返回列表 發帖

一 團 泥 的 困 惑


一 個 瓷 娃 娃 穿 了 一 身 漂 亮 的 衣 裳 , 臉 兒 紅 紅 , 眼 睛 烏 亮 , 嘴 巴 小 巧 , 秀 髮 如 雲 , 面 帶 笑 容 , 神 采 飛 揚 , 腰 板 挺 直 。

大 家 見 了 , 都 稱 讚 說 : 「 好 美 麗 的 小 公 主 ! 」

 

有 一 團 泥 聽 了 , 嗤 之 以 鼻 , 說 : 「 我 早 認 識 她 呢 ! 她 從 前 不 過 是 一 團 泥 , 和 我 一 樣 。 」

 

旁 邊 的 人 低 頭 看 看 地 上 這 一 團 泥 , 答 : 「 可 她 現 在 是 一 個 非 常 漂 亮 的 小 公 主 了 , 不 再 是 一 團 泥 了 。 」

 

這 一 團 泥 很 不 服 氣 , 說 : 「 那 有 甚 麼 了 不 起 ? 山 雞 變 鳳 凰 ! 小 人 得 志 ! 記 得 那 時 , 我 們 一 起 躺 在 地 上 , 爛 泥 一 團 , 打 成 一 片 , 無 分 彼 此 。 」

 

旁 人 說 : 「 英 雄 莫 問 出 處 。 只 要 她 現 在 不 是 一 團 泥 , 就 不 是 一 團 泥 了 。 有 道 : 士 別 三 日 , 刮 目 相 看 。 你 怎 能 老 拿 過 去 損 人 ? 」

 

這 一 團 泥 說 : 「 豈 可 輕 易 忘 記 微 時 ? 我 們 一 同 出 生 , 一 起 成 長 。 過 去 的 烙 印 怎 麼 也 抹 不 掉 。 我 們 的 一 生 都 是 由 過 去 編 織 成 的 。 任 她 現 在 再 漂 亮 , 再 高 貴 , 她 還 是 出 身 卑 微 。 」

 
旁 人 見 封 不 住 它 的 口 , 只 好 搖 頭 嘆 息 , 勸 慰 瓷 娃 娃 , 說 : 「 千 萬 別 和 它 計 較 。 大 人 有 大 量 。 」

這 一 團 泥 聽 了 更 氣 , 說 : 「 甚 麼 大 人 小 人 的 , 水 鬼 升 城 隍 了 ! 一 朝 得 意 不 認 人 啦 ! 從 前 她 不 過 和 我 一 樣 , 都 是 一 團 泥 罷 了 。

還 不 是 窯 匠 拿 起 她 來 , 又 揉 又 搓 , 運 轉 打 磨 , 給 她 添 上 顏 色 , 模 造 捏 弄 , 然 後 一 筆 一 畫 替 她 勾 上 眼 睛 、 鼻 子 、 嘴 巴 , 又 放 進 窯 中 高 溫 燒 熱 , 再 給 她 穿 上 美 麗 的 新 衣 裳 , 她 哪 能 出 落 得 如 此 標 緻 ? 」

大 家 都 同 情 瓷 娃 娃 , 說 : 「 且 別 理 它 。 」

 

瓷 娃 娃 依 舊 微 笑 , 溫 和 的 說 : 「 不 , 它 說 得 對 。 我 不 應 該 忘 記 微 時 。 不 應 忘 記 我 原 來 怎 麼 出 身 , 從 哪 裡 來 , 那 艱 苦 的 歲 月 是 怎 麼 走 過 來 的 。 這 樣 我 方 能 體 恤 疾 苦 , 憐 憫 貧 賤 , 並 常 存 感 恩 、 謙 卑 的 心 , 知 道 一 切 原 非 我 所 有 。 」

眾 人 都 說 : 「 妳 的 痛 苦 沒 有 白 受 。 」

又 說 「 痛 苦 也 給 妳 熬 煉 了 一 顆 美 麗 的 心 。 」

瓷 娃 娃 仍 舊 溫 和 微 笑 , 說 : 「 可 我 比 以 前 更 易 碎 了 。 請 當 心 別 把 我 放 得 太 高 。 最 好 放 在 地 上 。 我 現 在 很 怕 摔 倒 。

做 泥 巴 的 日 子 , 可 沒 有 這 個 顧 慮 。 」

* * *

 

泥 巴 見 眾 人 歡 天 喜 地 簇 擁 著 瓷 娃 娃 離 去 , 把 它 冷 落 撇 下 不 顧 , 心 裡 著 實 委 屈 淒 酸 。 思 前 想 後 , 不 禁 悲 嘆 , 說 : 「 唉 ! 都 是 窯 匠 偏 私 。 瓷 娃 娃 有 甚 麼 好 處 ? 我 甚 麼 地 方 不 如 她 ? 到 底 都 是 一 團 泥 而 已 。 當 然 , 現 在 她 已 是 個 瓷 娃 娃 了 ,今 非 昔 比 , 飛 上 枝 頭 變 鳳 凰 了 。

可 是 , 她 過 去 還 不 是 和 我 一 樣 ? 都 不 過 是 一 團 泥 巴 。 都 是 窯 匠 偏 心 , 提 拔 她 , 壓 抑 我 , 讓 我 一 生 抬 不 起 頭 , 被 人 踐 踏 , 仰 人 鼻 息 , 好 像 很 沒 出 色 似 的 , 其 實 我 和 瓷 娃 娃 一 樣 , 都 是 泥 。 」

 它 這 些 話 , 窯 匠 都 聽 厭 了 , 這 天 終 於 說 : 「 你 想 我 為 你 作 甚 麼 ? 」

 泥 巴 說 : 「 我 希 望 你 用 同 一 個 模 型 , 把 我 造 成 一 個 和 她 一 樣 漂 亮 的 瓷 娃 娃 。 」

  窯 匠 說 : 「 你 何 必 要 和 別 人 一 模 一 樣 ? 」

 

可 是 不 和 別 人 一 樣 又 能 怎 樣 ? 泥 巴 想 不 出 一 個 滿 意 的 模 式 來 。 它 和 大 多 數 人 一 樣 , 欠 缺 創 意 - - 除 了 破 壞 原 有 的 和 諧 秩 序 與 規 律 。 但 這 種 以 破 壞 為 創 新 的 所 謂 創 意 , 它 不 欣 賞 。 太 容 易 了 ,只 要 甚 麼 都 破 壞 , 甚 麼 都 南 轅 北 轍 , 朝 相 反 方 向 走 便 成 了 。 它 又 不 笨 , 不 是 看 不 透 , 它 也 有 自 己 的 標 準 ,不 輕 易 稱 心 如 意 。 可 是 如 果 不 做 瓷 娃 娃 , 它 又 能 做 甚 麼 ? 一 個 瓷 碗 嗎 ? 花 瓶 嗎 ? 一 隻 瓷 狗 嗎 ? 那 更 不 行 ! 還 不 是 一 樣 抄 襲 ? 況 且 這 些 都 不 真 會 微 笑 , 沒 有 天 姿 國 色 , 不 能 穿 漂 亮 的 衣 裳 。 泥 巴 說 : 「 我 希 望 做 個 瓷 娃 娃 。 」

 

窯 匠 一 聲 不 響 , 拿 起 它 來 , 混 和 揉 搓 。 初 時 它 還 覺 得 挺 舒 服 的 , 好 像 按 摩 推 拿 。 只 是 , 它 習 慣 自 作 主 張 , 一 向 自 以 為 聰 明 , 主 意 很 多 , 因 此 連 連 建 議 , 說 : 「 推 推 這 裡 。 捏 捏 那 兒 。 這 裡 須 多 按 幾 下 , 那 裡 須 加 把 勁 兒 。 這 處 不 要 太 用 力 … … 。 」

  漸 漸 地 它 覺 得 窯 匠 好 像 不 聽 他 的 , 不 大 合 作 。 它 說 東 來 窯 匠 做 西 。 它 很 不 滿 意 , 越 來 越 不 信 任 窯 匠 。 它 對 窯 匠 說 : 「 你 到 底 是 不 是 真 想 幫 忙 ? 想 幫 忙 為 甚 麼 不 依 我 的 ? 你 應 該 順 著 我 的 意 。 這 樣 子 捏 不 對 。 」

 

窯 匠 沒 有 作 聲 。 把 它 放 進 機 器 裡 疾 轉 打 磨 。

  泥 巴 大 叫 大 嚷 : 「 喂 ! 喂 ! 你 到 底 搞 甚 麼 鬼 啦 ? 你 把 我 轉 得 天 旋 地 轉 , 昏 頭 轉 向 , 七 顛 八 倒 。 噢 ! 趕 快 住 手 ! 我 要 死 了 ! 啊 ! 你 還 不 停 手 嗎 ? 你 要 把 我 怎 麼 啦 ? 要 把 我 折 磨 死 嗎 ? 唉 ! 我 信 錯 了 你 。 我 現 在 才 知 道 ,你 是 想 害 死 我 。 唉 ! 罷 了 ! 罷 了 ! 我 再 不 想 做 甚 麼 瓷 娃 娃 了 。 你 趕 快 住 手 罷 ! 你 要 害 死 我 方 滿 足 嗎 ? 我 與 你 何 仇 何 怨 ?你 為 甚 麼 這 樣 恨 我 ? 害 死 我 對 你 有 甚 麼 好 處 ? 」 泥 巴 大 喊 大 跳 , 從 轉 盤 裡 跳 了 出 來 。

 窯 匠 把 泥 巴 拾 回 來 , 再 放 進 機 器 裡 轉 動 。

 

這 時 泥 巴 完 全 灰 心 絕 望 了 。 它 見 苦 苦 哀 求 , 窯 匠 不 聽 。 它 靠 自 己 , 盡 了 最 大 的 努 力 , 逃 出 生 天 , 可 是 窯 匠 竟 又 把 它 拾 回 來 , 重 新 放 進 機 器 內 , 繼 續 轉 動 折 磨 它 。 窯 匠 個 性 的 殘 忍 狠 心 , 於 此 可 見 。 泥 巴 看 看 自 己 , 它 已 失 去 了 原 有 的 模 樣 , 任 由 窯 匠 搓 弄 打 轉 模 捏 , 令 它 失 去 了 自 己 的 個 性 。 它 一 切 的 主 張 、 建 議 , 窯 匠 一 概 漠 視 不 聽 。 他 是 一 個 獨 夫 、 一 個 獨 裁 者 。 可 它 得 著 甚 麼 ? 直 到 現 在 , 它 都 快 要 死 了 , 卻 還 不 成 人 形 , 一 點 兒 沒 有 瓷 娃 娃 的 模 樣 兒 連 個 影 子 也 不 見 。

窯 匠 到 底 是 不 是 要 把 它 造 成 一 個 瓷 娃 娃 ? 往 後 的 日 子 怎 樣 ? 無 了 期 地 受 苦 嗎 ? 它 不 能 再 忍下 去 了 , 它 不 能 再 信 任 窯 匠 , 它 決 定 靠 自 己 。 它 伺 得 一 個 機 會 , 逃 離 窯 匠 。

  這 團 泥 仍 舊 是 一 團 泥 - - 一 團 被 搓 過 , 揉 過 , 轉 動 過 , 白 白 受 了 一 半 苦 , 卻 沒 成 為 瓷 娃 娃 的 泥 。

 

信 息 :

 

上 帝 是 窯 匠 , 我 們 是 泥 , 我 們 不 了 解 祂 的 心 意 , 我 們 有 很 多 主 張 - - 也 許 太 多 心 願 、 慾 望 ; 我 們 希 望 「 成 器 」 , 卻 害 怕 受 苦 ; 更 要 緊 的 是 , 我 們 不 信 任 上 帝 , 因 此 常 有 許 多 埋 怨 、 猜 疑 。

 

人 若 自 潔 , 脫 離 卑 賤 的 事 , 就 必 作 貴 重 的 器 皿 , 成 為 聖 潔 , 合 乎 主 用 , 豫 備 行 各 樣 的 善 事 。 」 (提 摩 太 後 書 二 2 1 ) 「 自 潔 」 包 括 肯 受 苦 - - 「 基 督 既 在 肉 身 受 苦 , 你 們 也 當 將 這 樣 的 心 志 作 為 兵 器 。 因 為 在 肉 身 受 過 苦 的 , 就 已 經 與 罪 斷 絕 了 。

你 們 存 這 樣 的 心 , 從 今 以 後 , 就 可 以 不 從 人 的 情 慾 ,只 從 上 帝 的 旨 意 , 在 世 度 餘 下 的 光 陰 。 」 ( 彼 後 前 書 四 1 至 2 ) 」 「 卑 賤 的 事 」 包 括 不 信 任 上 帝 、 自 己 為 主 、 自 作 主 張 、 隨 從 人 的 情 慾 。

我 們 都 是 人 , 同 是 一 樣 , 好 像 沒 有 分 別 , 分 別 在 我 們 受 考 驗 時 , 反 應 如 何 。 苦 難 可 以 建 立 人 ,也 可 以 摧 毀 人 , 在 乎 我 們 怎 麼 選 擇 。 「 然 而 祂 知 道 我 所 行 的 路 , 祂 試 煉 我 之 後 , 我 必 如 精 金 。 」 ( 約 伯 記 廿 三 1 0 )
<=快d申請入來做會員,同我地一齊吹下水~Happy Funny Land 歡迎你~!!

返回列表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