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媛《浪子吃乾也抹淨》【月老有點忙之六】

  她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傻的女人了
  明知道他討厭她,卻忍不住要去注意他
  為了接近他,她特意成為他的學妹
  卻在他面前驕傲地藏住自己的心思
  直到他因為失去親人而一蹶不振
  她決定獻出自己來安慰他,還逞強假裝不在意
  從此之後,他就把她當成床伴
  徹底地吃干抹淨卻吝於施愛
  這段見不得人的關係,就這樣持續了十年
  當她發現自己懷孕,卻撞見他帶別的女人回家
  這下肚裡的孩子沒了爸
  身邊有名無實的未婚夫又是妹妹的地下情人
  這場暗戀的下場實在太淒涼……

楔子

  今天是小她三歲的異母妹妹十歲生日。父親開心地為異母妹妹舉辦生日宴會,不顧異母妹妹的敏感身份,邀請各方好友來家裡。阿姨微微笑著,溫婉地站在父親身旁,暫且當個安靜又有禮的女主人,而她母親……早不知和哪個男人約會去了。

  這就是她的家,父母因利益關係而結婚,他們感情冷淡,相敬如賓,各自有各自的娛樂生活。

  身為他們唯一的女兒,他們算疼她,可是各自有生活要忙,根本沒有時間陪她。

  到六歲為止,她幾乎都是一個人居多,陪她的只有家裡的傭人和保母;直到六歲那年,父親帶回一個女人和三歲小女孩,自此之後,家裡多了個阿姨,她多了一個妹妹。

  其實沒什麼不好,因為阿姨對她很好,對她就像對自己女兒一樣,而父親也幾乎天天回家,她不再獨自一人,她有人陪了。可是,她卻覺得更寂寞。

  站在樹下,孟宛蕾看著被父親抱著的異母妹妹,父親臉上的疼愛是那麼明顯,阿姨則站在父親身旁,拿著紙巾幫女兒擦嘴邊的髒污,父親拿起東西喂妹妹吃。

  多幸福的一家人。

  而她,就像個外人。

  她看向妹妹,那天真幸福的笑容多刺眼、多讓人厭惡啊!

  孟宛蕾別開眼,不想再看。她轉身背靠著樹,獨自一人望著眼前的泳池,從頭到尾,她都是這場宴會裡的外人,這場快樂的生日宴會沒有她立足的地方。

  啪啪啪!

  急速的腳步聲突然來到她附近,她轉頭,看到妹妹來到泳池旁,蹲下身,抱起掉在地上的球。

  妹妹沒看到她,抱著球蹲在地上,看著泳池發呆。孟宛蕾也不想理她,轉頭看別的地方。

  「喬喬,別離泳池太近。」父親的聲音傳來。

  「好。」妹妹聽話地蹲著往後退幾步。

  孟宛蕾不禁覺得生氣,她消失這麼久,父親卻沒發現,可是妹妹一到泳池附近,父親就關心地叮嚀。

  她也是父親的女兒不是嗎?為什麼父親的注意力卻不在她身上?

  孟宛蕾瞪著妹妹,臉上有著嫉妒和憤怒,見妹妹抱著球不穩地站起身,她轉頭看向父親,見他們離這裡有點距離,她咬著唇,就像被惡魔附了身,偷偷地從後面用力地推她一把。

  「嘩!」水花聲響起。

  她趕緊躲到樹後。

  「啊嗚……」

  她看到妹妹哭喊掙扎,心裡感到一絲痛快,可才一瞬間,她霎時清醒。

  老天,她做了什麼?

  「喬喬!」

  她趕緊衝上前,想要跳下泳池,可另一道身影卻比她更快,迅捷地跳下泳池。

  「怎麼了?」有人發現泳池邊的動靜。

  「喬喬!」父親和阿姨衝了過來,一名少年抱著喬喬上岸。

  「走開!」少年吼開圍觀的人,將喬喬放在地上,雙手交迭置放喬喬胸口,幫她急救。

  「喬喬……」阿姨急哭了,幾乎快崩潰了,軟倒在父親懷裡。

  孟宛蕾白著臉,看著臉色蒼白的妹妹,她嚇得不敢吭聲。怎麼會這樣?

  她不是故意的……

  「咳咳……」喬喬突然嘔出水,一睜開眼就哭了。「媽咪媽咪……」

  「喬喬!還好你沒事……」阿姨用力抱住女兒,痛哭失聲。「嗚……你嚇死媽咪了……」

  沒事了……喬喬沒死……

  孟宛蕾鬆口氣,虛脫地跪倒在地。

  「阿奕,謝謝你,還好你救了喬喬,不、不然……」阿姨哭著看向少年。

  「姊,還是送喬喬去醫院檢查一下。」少年開口。

  「對、對……」阿姨點頭,父親急忙抱起喬喬,「抱歉,宴會先到此結束,我得帶女兒去醫院。」父親轉頭示意管家處理送客的事,然後跟著阿姨一同往外走。

  不一會兒,所有人都離開泳池,除了一個人。

  孟宛蕾抬起頭看向少年。

  少年的眼神冷漠,看著她的眼神有著鄙視。

  從他的眼神她知道他看到了,她不禁心驚,他是誰?他和阿姨好像認識,他會告訴阿姨和父親嗎?

  她好怕,可是愈怕,她的神色卻愈冷淡,冷傲地回視他。

  「有事嗎?」她慢慢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塵,狀若無事地撥著頭髮。

  「再有下一次,我絕不會饒你。」少年冷聲警告,俊美過人的臉龐是讓人畏懼的冷意。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她直視他,即使害怕也不能流露出來,只要她不承認,沒人會信他的話。

  她知道自己的優勢,即使他和阿姨認識也無所謂,她在父親和阿姨面前表現得很好,乖巧安靜聽話,品學兼優的她,沒人會相信她會做這種事。

  是的,孟宛蕾,你不需要害怕。

  少年瞇眸看她,為她傲然的模樣勾唇,漂亮的臉龐因微揚的笑容而勾人心神,可是如冰般的黑眸卻也讓人心驚。

  「孟家大小姐是吧?」五指爬梳濕淋的發,少年深邃漂亮的五官因往後梳的黑髮更是鮮明出色。

  「我不得不為你的鎮定拍手,可惜你似乎忘了這裡有監視器。」看到她的臉色泛白,眼眸閃過一抹驚慌,少年笑得愉悅又冰冷。

  「逞口舌之時,最好動用一下腦子,想想自己是不是留了什麼證據。」

  孟宛蕾難堪地抿唇,可臉上仍維持住驕傲,不肯示弱地看著他。

  「快去掩滅證據吧,孟大小姐,我放過你這次,不過……以後喬喬要是出任何事,我都會算在你身上,」會饒過她,是看到喬喬醒過來時她臉上的如釋重負,讓他再給她一次機會。

  就希望這位孟大小姐最好不要再做這種蠢事。

  少年轉身,舉步離開。

  看到他消失,孟宛蕾立即失了勇氣,雙腿無力地滑坐在地上,一直偽裝的驕傲早已消失,剩下無人看見的軟弱。她抖著手,隱忍許久的眼淚一顆接著一顆滾落,無人的庭院,寂寥得如同孤獨的她。

  「還好……」還好喬喬沒事……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她哭著低語,將歉疚吐出。

  卻不知少年折了回來,看見獨自哭泣的她,他停下腳步,黑眸注視了她一會兒,然後又安靜無聲地轉身離去……

TOP

第一章

  前方,是一大一小牽著手的身影。孟宛蕾透過車窗看著前方的身影,不一會兒,車子呼嘯而過,將兩個身影拋遠,可是她還是能從後視鏡看到他們。女孩穿著國中制服,嘻嘻哈哈地比手畫腳,熱切地和身旁的男人說話,而男人側著臉,專注地看著女孩。

  她看不到男人的臉,卻可以想像男人臉上的神情。

  一定是溫柔的、帶笑的,充滿濃濃的寵溺。

  斂下眸,細緻的小臉沒有一絲表情,唯有唇淡淡勾起一抹幾不可見的笑,像似嘲弄,又似什麼都沒有。

  「小姐,到了。」司機開口,隨即下車為她打開車門。

  孟宛蕾不急著下車,仍然靜靜地坐在座椅上。

  司機似也習慣了,也不催促,安靜地站在一旁,直到嘻笑聲從門口傳來,孟宛蕾才拿起書包,跨出車門。她站直身子,目光沒看向門口,耳朵聽見更近的笑聲,她垂眸,背脊挺得更直,僅僅站著,可優雅的站姿美如一幅畫。

  「姊姊。」發現她,笑聲停止,轉為疏離而客氣的稱喚。

  「回來啦?今天在學校還好嗎?」側過臉,孟宛蕾對妹妹露出溫婉的笑容,雖是看著妹妹,可眸光卻是不著痕跡地掃過一旁的男人。

  「不就那樣?」孟若喬聳肩皺鼻,漂亮的小臉蛋掛著客氣的笑,可當她轉頭看向男人,臉上的笑容立即轉為甜膩,不像面對孟宛蕾時疏離。

  她拉著男人的手,嬌聲撒著嬌。「小舅,明天是姊姊的生日宴會,你會不會來?」

  聽到妹妹的話,孟宛蕾垂眸。明天是她十八歲生日,身為孟家公主,舉辦一場生日宴會是每年必有的。

  男人笑了,輕捏孟若喬的俏鼻。「又不是你生日,我來做什麼?」

  「哎呀!」孟若喬拉下男人的手,繼續撒嬌。「陪我和媽咪嘛!而且媽咪最近身體不太好,你不看看她嗎?」

  「你媽咪的感冒還沒好嗎?」男人蹙了蹙眉。

  「誰教小舅都不來看她,媽咪的病當然不會好。」孟若喬對他哼氣。

  「胡說!」男人笑了,沒好氣地彈了她的額頭一記。「明天我會來,行了吧?」

  「真的哦!」孟若喬笑瞇眼。「那我會請李嫂準備一頓豐盛的,咱們和媽咪一起吃晚餐。」

  每年孟宛蕾的生日或其它重要的宴會,她和媽咪都會乖乖待在後屋,不會跑到前面的大屋來。

  這情形男人也知道,黑眸微沉,唇瓣卻仍噙著笑。「好,我會準時到,進去吧!」

  「嗯,小舅拜拜。」孟若喬揮手,轉頭看向一直站著一旁的孟宛蕾,她不解地搔頭,不懂她幹嘛不進屋一直站在這?不過算了,這不關她的事,她聳聳肩,禮貌地開口。「姊姊,我先進去了。」

  說完,她背著書包跑進屋,想要趕緊跟媽咪說明晚小舅會來一起吃晚餐,媽咪聽到一定會很開心的。

  男人將手插在口袋中,見孟若喬跑進屋了,他才旋身踏步離開,而目光自始至終都沒落在孟宛蕾身上。孟宛蕾也沒叫住他,神色冷淡地見他走遠,她也轉身走進屋裡,上了樓,就聽見阿姨的聲音。「真的?阿奕明天會來?」

  她停下腳步,安靜地站在微掩的門後。

  「真的,小舅答應我了,他明天會來陪我們吃晚餐。」孟若喬的聲音上揚,聽得出來她的開心。

  「咳……那我要先準備一下,明天要煮你小舅愛吃的東西……咳咳……」

  「媽咪,你別急啦!你病還沒好怎麼可以煮東西?讓李嫂準備就好了啦!」

  「可是……咳咳咳……」

  「媽咪你先喝水……你先顧好你的身體啦!以後還怕沒機會煮給小舅吃嗎?哼!媽咪你有小舅就忘了喬喬了!」

  「怎麼?跟你小舅吃醋呀!」

  「當然……」

  孟宛蕾垂下眸,聽著房裡溫馨的對話,阿姨最近身體似乎愈來愈不好了,她知道阿姨本來就身體差,這陣子更是常常生病,幾乎天天都躺在床上休養。父親也很擔心,每天回家就看顧著阿姨,自從有了阿姨後,父親很少鬧花邊新聞,看得出來他真的很愛阿姨。而喬喬也總是黏在一旁,一家三口在一起,歡樂的氣氛就像甜蜜的一家人,而她,總站在幸福家庭的外頭。

  至於她母親,根本很少回這個家,她知道母親在外頭也有男人,而且感情還不錯的樣子。

  以前她不懂,為什麼父母明明彼此有另外喜歡的人,卻還是結婚了,平時都像個沒交集的陌路人,可是一到重要的日子,卻又會在外人面前扮演感情很好的夫妻。

  不喜歡,為何要在一起?

  等長大了,她才知道很多事不是自己能選擇的,尤其是像他們這種人,政策婚姻是習以為常的。

  她想,自己總有一天也會過這樣的日子吧?有了丈夫,可是在外面也能養個看得順眼的小男人。

  不期然地,某個男人浮上腦海。

  她怔了怔,轉身離開,走進自己的房間。將書包放到椅上,她伸手解開頸上的水藍領結,解到一半,就忍不住笑了。那個男人,她不以為他會被人包養,尤其還是被他討厭的孟家人。

  「嚴君奕。」她輕喃,念出男人的名字。當年,她心驚膽戰,害怕那個少年會將一切說出,可沒有,他什麼都沒說。

  而喬喬早嚇呆了,根本無法回想一切經過,大人們只能用意外解釋,而她也暗自鬆了口氣。

  後來,她才知那少年是阿姨的弟弟,卻只大她五歲,他很討厭孟家,尤其是她父親。

  聽說是因為父親的關係,阿姨被逐出家門,不得父母的諒解,可阿姨卻還是甘心待在父親身邊。

  五年前的那一天,因為喬喬的生日,所以他第一次踏進孟家,誰知道就那麼巧,讓他看到一切經過。

  當知道他是阿姨的弟弟時,她不禁錯愕,她看得出他對父親的厭惡,也看得出他對她沒好感。可是,他竟然沒說出一切。

  這五年來,他偶爾會來孟家,最常的就是去接喬喬放學回家,後來聽阿姨說,她才知道他在台北唸書,聽說是音樂系……她想著他牽著喬喬的大手,五指修長分明,是一雙很好看的手;他也長得很好看,五官深邃而鮮明,就跟喬喬一樣,他們看起來都像混血兒,聽說是遺傳自有荷蘭血統的曾祖母……

  她還聽說他是音樂系的高材生,彈得一手好鋼琴,而他拉的小提琴悅耳如夏天夜曲;聽說他很受女生歡迎!那是正常的,他那張太過俊美的臉到哪都引人注目。

  還聽說……

  孟宛蕾笑了,她聽說的事還真多,而這些事都是透過喬喬和阿姨的對話才知道的。

  不知為什麼,她就是會去留意。

  一開始是怕,怕他會說出她推喬喬下水的事,可時日久了,卻像是習慣了,只要是他的事,她就會習慣去留意。

  這個習慣不太好,可她卻好像改不了。

  「明天……」他會來,如同往年一樣。

  不過她想,他一樣會忽視她,如同每一次相遇那樣。誰教她是他討厭的孟家人呢?

  前頭是熱鬧的宴會,孟家公主的生日宴會是上流社會注目的焦點,先不論孟家是台灣食品業的龍頭,孟宛蕾的美麗優雅也是有目共睹,雖然才年僅十八,可自小接受良好的教養學識,她的氣質不同於一般人,細緻的容貌如白玉珍珠,晶瑩無瑕卻又不似寶石那般光彩迫人。她的美是溫婉的,如一襲淡然流洩的月光,讓人震撼,也讓人想接近,手觸碰月光的美;因此雖然才小小年紀,卻早已引起那些名流少爺的注意,

  追求的人數絡繹不絕。不同於前方的喧鬧,後方的大屋卻是一片寧靜。嚴君奕站在欄杆前,注視著前屋的熱鬧,好看的唇角嘲弄地勾起,他可以想像那裡的畫面。

  拐跑他姊姊的那個男人,此刻應該是挽著他的正牌妻子,接受眾人對自己女兒的生日道賀。

  而他姊姊,卻是一個人單獨守在後屋,每一年,她都是這樣度過。他為姊姊不值,姓孟的那男人有什麼好?值得姊姊為他這樣犧牲?

  「阿奕……咳咳!」

  「姊,你出來做什麼?」嚴君奕皺眉轉身看向姊姊,看到姊姊纖弱的身體,臉色微沉。他跨步走向姊姊,脫下身上的外套,溫柔地幫她披上。

  嚴君儀笑著接受弟弟的關懷,攏緊肩上的外套,抬頭看向小弟。「你呢?一個人站在陽台幹嘛?」

  「沒什麼,姊,我們進去,外面風大,你感冒還沒好,不要在外面吹。」嚴君奕不想談,攬著姊姊的肩膀走進屋裡。

  嚴君儀也不拒絕,可畢竟是自己弟弟,她哪會不知道他在想什麼。「阿奕,我心甘情願的。」

  嚴君奕沒說話。嚴君儀歎了口氣,笑著拍著弟弟的臉。

  「你呀……我都跟你姊夫那麼多年了,你怎麼還看不開?」

  「他不是我姊夫。」那男人可沒娶過她。

  「阿奕……」嚴君儀搖頭失笑,卻拿這個寵愛的弟弟沒轍,她知道他一直不諒解她當年的選擇。

  她這個弟弟小她十六歲,從小就黏她黏得緊,兩人的感情向來好;當年她選擇跟個有婦之夫,氣得父母將她趕出家門,而疼愛的弟弟也氣得不想理她。這些痛苦,她全咬牙吞下,甘心當個見不得人的情人,和家人斷了聯繫;幾年後,阿奕卻單獨來見她。

  她又驚又喜,開口問阿奕家裡的情況,卻在他口中得知父母過世的事,而她竟連最後一面都沒見到。

  她哭,她痛,可是這是她的選擇,她怨不得任何人,她只剩下唯一的親人,她想照顧他,可她這個倔強的弟弟卻拒絕,他說他不用那男人任何一毛錢。

  她知道自己弟弟的個性,也不勉強,只要求弟弟要與她聯絡,不要再氣她,她這個姊姊只剩他這個親人了。

  幸好阿奕答應了,她知道他對孟家沒好感,可因為她和喬喬,他卻願意踏進孟家,再怎麼厭惡她選擇的男人,還是忍下脾氣,視而不見。

  想到丈夫和弟弟相處的情形,嚴君儀不禁覺得好笑,這兩個人看到對方都沒好臉色。

  「你最近身體還好嗎?」不想繼續這個話題,嚴君奕知道她又會講一些讓他聽了不爽的話。

  哼!那些話他都聽到不想聽了,要不是姓孟的那傢伙待姊姊還不錯,要不是姊姊愛慘那男人,他早把那男人拖去埋了。

  「好多了。」知道他想轉移話題,嚴君儀順著他的話,對他溫柔一笑。

  「你的臉色太差了。」嚴君奕緊皺著眉,姊姊的身子本來就弱,最近更是常常生病,讓他實在不能放心。

  「別擔心,我沒事的。」嚴君儀拍拍弟弟的手。「你呀,要想我病好,就給你姊夫一點好臉色。」

  「他不是我姊夫。」嚴君奕再次重複。「再說,他看到我就有好臉色嗎?」那傢伙的臉色比他還難看好嗎?

  「誰教你都忽視他。」嚴君儀瞪弟弟一眼。

  嚴君奕挑眉。「我怕我正視他會控制不住我的手。」忽視是為大家好,他不怕打死那傢伙,就怕姊姊生氣或哭泣。

  他就怕姊姊哭,當年她就是哭著求他要跟她聯絡,不要獨自一個人讓她擔心,他才軟了心,再怎麼氣她的傻,心還是軟了,誰教她是他最愛的姊姊。

  「你呀!」嚴君儀沒好氣地瞪他,卻也拿他沒轍,只能微惱地輕拍小弟俊美的臉。「你呀,愈大愈好看,可個性還是一樣固執。」

  她這個弟弟從小就長得漂亮,明明是黑髮黑眼,可卻像個混血兒,輪廓深刻分明,五官深邃又好看,從小就迷死一堆小女生;現在長成男人了,挺拔的身子總要她抬頭看他,俊美的模樣就像雜誌中的模特兒。

  不!比那些模特兒還好看,至少她這個弟弟少了那種娘們樣,明明長得太過漂亮,可看起來還是很男人。

  「阿奕呀,你也要升大四了,有沒有要好的女朋友?有的話要帶給姊姊看哦!」她相信弟弟在學校一定是風雲人物。

  「姊,你這話說很多遍了。」每次看到他就提一次。

  「誰教你都不帶女朋友來給我看。」嚴君儀溜了弟弟一眼。「你念音樂系,女生不是很多嗎?沒一個你喜歡的嗎?」

  「我對那些花癡沒興趣。」嚴君奕輕哼。

  「什麼花癡?沒禮貌,姊姊是這樣教你的嗎……」

  「姊,晚了,我要走了。」不想聽她嘮叨,嚴君奕急忙打斷她的話,「你快回房休息,拜!」他揮揮手,準備離開。

  「等等,你的外套。」嚴君儀將身上的外套遞給他。「真是的,每次我念這個你就想逃。」她白他一眼。

  「那你別念不就行了?」嚴君奕聳聳肩,見姊姊又想開口,忙說:「我走了,拜!」

  大姊年紀愈大愈愛念人了……嚴君奕搖頭,踏出後屋,也不打算走向前門,他一點也不想走進那裡的熱鬧,更不想看到那個姓孟的男人。

  他爬梳微長的發,旋步走向後門,他的車就停在後面,來孟家時,他也是從後門進來。

  「宛蕾,你今天好漂亮。」

  他停下腳步,聲音是從右邊傳來,牆壁擋住他的身影,只要再走出一步,他相信右邊的兩人絕對會發現他。

  要打擾嗎?

  「謝謝。」溫柔的女聲輕輕淡淡的,聽不出來有任何一絲羞意。

  他背靠著牆,那冷淡的聲音讓他決定還是先別走出去好了。

  雙手環胸,嚴君奕優閒地看著四周環境。

  幽暗、寧靜,真是偷情的好地方,這孟家大小姐要不是故意給人機會,就是沒大腦。

  嗯……以後他得教喬喬千萬別做這種蠢事,就算對人家有意思也一樣,男人禽獸起來不管白天黑夜都會變成狼人。

  「宛蕾,我……我很喜歡你、跟我交往好嗎?」告白的聲音有點顫抖。

  「對不起,我……」

  「別拒絕我,我真的很喜歡你……」

  「李具廷!你別這樣!」

  「宛蕾,你好香……我想親你……」

  「李具廷!不……走開……」

  嗯……嚴君奕從口袋拿起一根煙放到嘴巴,然後找找口袋。

  咦,打火機到哪去了?

  「不要!啊……」

  哦,找到了。

  從外套口袋拿出打火機,他慢條斯理地點煙,輕吐口煙霧。

  「咳咳,對不起,打擾一下。」他跨出腳步,挑眉望了兩人一眼。

  沒想到會有人,李具廷嚇了一跳,「你……」

  而孟宛蕾則縮著身子,身體緊貼著牆,頭髮早已亂了,身上的白色禮服被半扯落,小臉有著蒼白,看到嚴君奕,她愣了下,沒想到會被他看到這情況,覺得好狼狽,緊抿著唇,美麗的小臉強撐著驕傲。

  嚴君奕又吐了口煙,見她不說話,他聳聳肩,也不說什麼,踏步繼續走。

  見他要離開,孟宛蕾一驚,來不及想,聲音已經脫口而出。「嚴君奕!」

  這是她第一次叫他的名字。

  嚴君奕停下腳步,轉頭看她。

  孟宛蕾深吸口氣,拉好衣服,走向他,然後轉頭看向剛剛想侵犯她的人,是她太天真了,竟給了他機會。「李具廷,以後別讓我看見你。」

  「宛蕾,我……」李具廷羞紅了臉。

  「再出現在我面前,我絕對會讓我爸毀了你家。」孟家絕對有這個能力,他剛剛的舉動讓她驚怒,若不是她蠢,以為他不敢對她怎樣,跟他走到這裡,她也不會差點被侵犯。

  她憤怒,可她自己也有錯,是她蠢得給他機會。

  李具廷低下頭,不敢再說什麼,趕緊低頭離開。

  「真威風。」咬著煙,嚴君奕開口嘲諷,不愧是孟家大小姐,威脅人的氣勢讓人驚歎。

  她聽出他話裡的諷刺,抿著唇,沒說什麼,也不想看他,舉步就想離開。

  見她想這麼就走,嚴君奕挑眉。「你不用道謝嗎?」

  孟宛蕾冷淡地看向他,明明一身凌亂,可高傲的模樣卻絲毫未減。「你有做什麼讓我道歉的事嗎?」

  「若不是我,你早被強暴了。」她該感謝他佛心大發,走了出來。

  「你只是剛好經過罷了。」她可沒忘記,他剛剛可是直接忽視她狼狽的情形,打算走向後門離開。

  「錯!」他朝她搖搖手指。「我可是站在那裡好一會兒了。」他用下巴點了點自己方才站的地方。

  孟宛蕾臉色一僵,抿著唇,眸光閃過一絲怒火。

  啊!生氣了嗎?看到她眼裡的怒意,嚴君奕勾唇笑了。

  他來孟家總是會碰到她,尤其他送喬喬回家時,絕對會遇到她。

  不過因為討厭孟家人,他總是忽視她,加上她當年推喬喬下水,讓他對她更是沒好感。

  若不是……

  他想到他那時折回泳池看到的畫面,她單獨哭泣的身影是那麼孤獨,哭泣的歉語讓他心軟,也就不與她計較,見她年紀還小就算了。不過算了歸算了,他還是離孟家人很遠,當然,他家喬喬例外。知道他一直站在角落,可是卻不出現救她,孟宛蕾抿著唇,心裡有著惱怒,她走向前。

  「幹嘛?」嚴君奕挑眉。

  「啪!」她伸手快速打了他一巴掌。

  臉上的刺痛讓他怔愣,怒意隨即而起,「孟宛蕾!」他轉頭瞪她,揚手準備回她一巴掌。

  孟宛蕾抬頭,也不怕他打她,高傲地與他回視。

  嚴君奕瞇眸,瞪著她冷傲不馴的神情,月光下,襯得巴掌大的小臉更細緻,削肩的白色禮服讓她看起更高貴典雅。

  他知道她長得美,不是那種野艷的美,是像陶瓷般細緻,不過那張臉總是太冷太淡,無形間與人拉開距離。

  而此時,冷淡轉為傲然,眸裡的挑釁像火花,告訴他,她不怕他,這巴掌是他該得的。

  他放下手,而她則冷冷扯唇,身子一旋。還沒踏出腳步,她的手臂就被抓住,用力往後一扯。

  「做……」唇,被覆住,她瞠大眼,瞪著眼前過於俊美的臉龐,清楚看到他眸裡的惡意,來不及反應,他的舌卻已撬開唇瓣,將舌頭探入。

  「唔……」回過神,孟宛蕾開始掙扎,他的手卻扣住她的後腦,齒尖用力一咬,然後放開她。

  「你!」她摀住唇,下唇被他咬出血絲。

  嚴君奕舔去唇上的血漬,狹長的黑眸閃著惡劣,姿態浪蕩卻又勾人,「這是回報你剛剛的巴掌。」

  「嚴君奕!」她怒視他。

  他卻不在意,轉身就離開。

  聽到機車離去的聲音,孟宛蕾站在原地,心裡有惱有怒,被咬破的唇還流著血,除了血之外,還有著屬於他的味道。

  她摸著唇,心神微亂,氣得用手背用力擦著唇瓣,想將他的味道擦去,「可惡!」

  她氣極了,嘴唇被她粗魯地擦腫了,而凌亂的氣息卻怎麼也揮之不去……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TOP

3q you i like

TOP

謝謝分享

TOP

thaks for sharing

TOP

thank you

TOP

4# dada


好看

TOP

内容好看

TOP

嘻嘻…好喜欢她的书哦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