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琪《首席女傭》

裘朵兒有預感今天要是不包袱款款離開雷家,她鐵定就走不成了!‎
雷家對她很好,但是雷家大少爺雷斯野從小就愛使喚她,‎
他要她往東她就得往東,要她往西她就得往西,‎
她就像他私人御用的小傭人,任他擺弄。‎
她不想當被他捉弄的小跟班,就算他升她當首席女傭也一樣。‎
而且留在他身邊,還要抵擋他的魅力,那可是天大的考驗啊!‎
雷斯野不懂裘朵兒為什麼老想逃離他身邊,‎
哼!憑她那種爛招式也想逃走,未免太小看他的能耐了。‎
何況他對她這麼好,時時點召她在身邊調教,‎
就連他要去日本留學,也要「欽點」她同行。‎
就算他沒告白,她也應該懂他的心啊,如果不是真心喜歡她,‎
怎麼可能想時時都有她陪伴?‎
偏偏這小女人只會一直傷他的心,老是拒絕他,‎
要知道男人的忍耐力是有限度的,他就快憋壞了……‎

第1章

雷家後院的傭人房舍裏—‎
‎「動作快啊!裘朵兒……妳再不走就走不成了,快快快……」裘朵兒心急地把所有該帶的衣
服、日用品,全往黑色的大型垃圾袋裏塞。‎
她捨棄行李箱,改用黑色的垃圾袋,完全是為了避人耳目,而且她得從後門溜走,不知情的
人會以為她是出去倒垃圾,就不會多注意到她了。‎
她有預感,今天要是不離開雷家,鐵定就走不成了,雷斯野不知又要出什麼怪招來捉弄她。‎
他從小就喜歡使喚她,他要她往東她就得往東,要她往西她就得往西,大家都說她根本是他
大少爺私人御用的小傭人。‎
雖然她的老爸裘東和身為雷家的內務大總管,老媽柳素琴身為雷家的會計總管,她從小在雷
家長大,但她並不想留在雷家一輩子服侍雷斯野啊!‎
她和她的同學們「提拉米蘇」、「可頌牛角」、「陽光沙拉」和「鮪魚三明治」已計畫好了,大
家要合夥開一家麵包店,店名叫「快樂麵包工廠」,她們有錢的出錢,有力的出力,那才是她
想做的事。‎
她已經高職畢業,領有麵包師的證照,參加大小比賽也都得獎無數,光是做麵包和甜點的技
能就足以讓她獨力謀生,她才不當雷斯野的傭人。‎
‎「快快……動作快啊!裘朵兒。」她能塞的都往黑色大型垃圾袋裏擠,把袋子擠得鼓鼓的,‎
她今晚先到好友「提拉米蘇」家去避避風頭,等她們的快樂麵包工廠順利開張了,她再通知
老爸和老媽她的去向。‎
雷家大宅富麗堂皇的客廳裏—‎
‎「爸、媽,這次我到日本留學,兩年一定可以拿下建築系碩士。」雷斯野意氣風發地對父母
說自己出國深造的計畫。‎
他已大學畢業,並同時拿下國內的建築師執照,留學回來後就會立刻接任父親在雷氏地產公
司的總裁職務。‎
‎「兒子,我們都支持你,等你學成歸國我就退休,把總裁的棒子交給你,哈哈,我總算能光
榮隱退享清福了。」雷爸面色紅潤,氣定神閑地抽著雪茄,心裏以兒子為榮,很肯定兒子的
上進心。‎
‎「兒子,你一個人去日本怎麼行?得帶個傭人過去侍候你,生活起居得有人照料,我才放心。」雷媽關心兒子沒人照顧,雖然雷家在日本有獨棟的私人住宅,但傭人都是負責定期打掃,並
沒有專職的人可以照料雷斯野。‎
‎「這我想過了,讓朵兒跟我去就行了,一方面她可以申請學校再深造,還可以替我打理內務,‎
學費由我全權負責,將來回到臺灣,她就直接當我的私人秘書,一舉數得。」雷斯野早有打
算,轉而問站在一旁的雷家總管裘東和他的老婆大人柳素琴。「東叔,琴嬸,你們覺得如何?」‎
東叔和琴嬸面露驚喜,他們的女兒能受到雷家的重用,還要送她出國留學,他們作夢都會笑
吶!‎
‎「我們沒意見大少爺,你對朵兒實在太好了,朵兒能和少爺一起去日本留學是她的福氣。」‎
東叔和琴嬸感激得很。‎
‎「斯野這主意很好,我們從朵兒小時候就看著她長大,她是很聰明伶俐的孩子,現在好好栽
培她,將來正是接任公司秘書的最好人選了,就讓她跟著去。」‎
雷爸和雷媽也頻頻點頭,大表贊成。‎
雷斯野心情舒坦,裘朵兒跟著他,他出國去才不會無聊。‎
她人呢?‎
瞥了偌大的客廳一眼,她竟敢給他不在場,他明明提過今天她得寸步不離地跟著他,他有很
重要的事宣佈,她竟溜得不見人影?‎
‎「你們過來。」雷斯野隨手招來兩名男仆。‎
男仆快步走向雷斯野,傾身問:「大少爺有什麼吩咐?」‎
‎「去幫我把裘朵兒找來……不不,更正,無論如何把她架來。」雷斯野低聲吩咐,音量只容
兩名男仆聽見。‎
‎「是。」男仆立刻就架人去了。‎
雷斯野俊逸的臉綻著淡笑,耐著性子,就等朵兒出現。‎
他不能沒有朵兒,她從小就是他專用的小傭人,偶爾叫她跑跑腿去買東西,想到就逗逗她,‎
可說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解悶良品。‎
他一天沒見到她就做什麼都不順心,出國留學怎能不帶著她?她可是他最大件的行李了,哈
哈……‎
後院的傭人房舍—‎
裘朵兒背著超大包的黑色垃圾袋,躡手躡腳走出她和父母居住的房舍,關好門,打算用最快
的速度跑向後門。‎
‎「裘朵兒,妳要去哪里啊?」兩名男仆趕到,見她背著大垃圾袋,狐疑地問她。‎
裘朵兒倏然轉過身,大包垃圾袋撞到門,她險些跌倒。‎
‎「我……我要去倒垃圾。」她要穩住,穩住……‎
‎「待會兒再倒,大少爺急著找妳,不好意思了。」兩名男仆走向她,一人一邊架起她。‎
‎「你們做什麼?我要去倒垃圾啊!這麼大包的垃圾不倒會發臭……你們放我下來……我要出
去倒垃圾啦!」她哀叫,兩手攥緊大型垃圾袋,兩腳騰空亂踢,可惜她敵不過兩個男仆的力
氣,一路被架著到客廳入口,男仆才放開她。‎
她長髮微亂,豐盈的小嘴緊抿著,美眸顫動地看著客廳裏的人,她的老爸老媽滿臉笑容的站
在沙發旁,雷家的先生夫人坐在沙發上,也笑咪咪的。‎
雷斯野也在,高大挺拔的他舒服地倚著沙發,雙臂舒展,隨興地擱在沙發椅背上,模樣有些
酷,有些桀驁不馴,正用他那雙深邃如海的黑眸盯著她瞧。‎
她匆匆別開眼,不敢正眼瞧他,他益發有成熟的男人味,在眾人之中他永遠都是一顆閃亮的
星,有著令人無法忽視的力量,她害怕接近那股無形的力量,無端地怕著。‎
‎「還不過來。」雷斯野英俊無儔的臉對她漾開一絲笑。‎
裘朵兒恨不得化成一陣煙,消失算了,但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她不爭氣的雙腳還是走向他。‎
‎「朵兒,妳拿那麼大包垃圾做什麼?還不快扔了。」東叔提醒女兒。‎
‎「唔……」裘朵兒對老爸搖頭,她背的可不是普通垃圾,而是她的逃生包,她一有機會就要
離開雷家。‎
雷斯野真不曉得她固執個什麼勁,立起身,一把奪下她超大包的垃圾袋,看也不看就扔給男
仆。「拿去扔了。」‎
男仆接住了,就要往屋外走,去丟棄垃圾。‎
‎「不,別扔掉,那是……」裘朵兒哀求。‎
‎「那是什麼?」雷斯野問。‎
‎「是……我所有的家當,我……要走了,不想……當你的小傭人了。」她小聲地說。‎
雷斯野瞇起眼,震驚又意外,心底的衝擊強烈到難以言喻,她竟要偷偷離開他?‎
他不准,絕不准!‎
‎「跟妳打賭,妳一輩子都離不開雷家。」他唇上綻著幽冷的笑,眼神堅持。‎
‎「就……跟你賭……我……會離開的。」裘朵兒臉紅脖子粗地說,心裏毛毛的,她太瞭解雷
斯野了,當他出現這號表情,就是在打主意要捉弄她了。‎
‎「那就等著瞧。」雷斯野握住她的小下巴,黑眸深烙在她閃亮的雙眼中。‎
她看著他寶石般變幻莫測的雙眼,心頭猛打顫。‎
‎「妳聽好了,從現在起,我把妳升級了。」‎
‎「升級?」裘朵兒腳底涼涼的,還不明白他要做什麼。‎
‎「妳正式升級為我的私人首席女傭,跟我出國留學去。」雷斯野公然宣佈。‎
朵兒因過度的震驚而發不出聲音來。‎
‎「小朵兒妳安心的和斯野一起去日本留學,機票、學費和生活費,他都會負責。」雷爸和顏
悅色地對朵兒說。‎
‎「小朵兒,妳喜歡哪個學校儘管去申請,我們會盡力地栽培妳。」雷媽也說。‎
‎「不……不要啊……我不要去……」裘朵兒怔怔地看著雷斯野,小嘴發出蚊蚋般的拒絕,想
求他放了她一馬。‎
雷斯野瞪著她一副想抗拒又不敢大聲說的樣子,他的眼中驀然閃過一抹黯淡,大手放開她的
下巴。‎
‎「朵兒,還不快向大少爺和先生夫人道謝?」琴嬸催促女兒別光是呆站著,失了分寸,她雖
不是富家千金,從小卻也在雷家看慣了大場面,深諳大家閨秀的禮節,心知不能在大庭廣眾
前鬧笑話。‎
‎「這可是難能可貴的機會。」東叔也不知女兒是怎麼搞的,猛對女兒眨眼睛。‎
裘朵兒惶恐地看著爸媽、雷家先生夫人,他們都沖著她笑……只有雷斯野,他並沒有一臉勝
利的樣子,而是坐回沙發,冷冷地盯著她。‎
她從沒見過他如此冷絕的樣子,隱約察覺,他似乎是受傷了,因為她要不告而別,她要逃離
他,她不跟著他去日本。‎
她甩甩頭,甩掉自以為是的想法,他是雷家的大少爺,少了她一個小傭人,對他根本沒什麼
損失。‎
應該說是他早就料到在眾位大人的壓迫下,她不得不點頭吧!‎
唉!好無奈,老爸老媽在使眼色了,雷家的先生夫人也在等她。‎
可是……快樂麵包工廠怎麼辦?她都和同學們講好了,這下真教她左右為難,卻只能隱忍著
煩亂的情緒。‎
‎「朵兒,妳是怎麼搞的?」琴嬸見女兒遲遲沒有動作,走向她,低聲問她。‎
‎「謝謝先生、夫人。」朵兒萬不得已,向雷家先生夫人行禮,感激他們莫大的恩澤。‎
‎「好乖,好乖。」雷家先生夫人滿意地點著頭。‎
‎「怎沒謝我?升妳當首席女傭的是我。」雷斯野冷傲地問。‎
裘朵兒接觸到他不以為然的眼神,心底忽然湧上說不出的委屈,她一向都順從雷斯野,但那
並不是因為他是大少爺的緣故,而是她從小就喜歡他,仰慕他天生王子般的氣勢。‎
此刻他竟用大少爺的姿態對她,她難忍心裏的受傷,她告訴自己要忍住,但是她一點也忍不
住,眼眶裏盈滿淚水。她瞧見他的眉蹙緊了,她不曉得他的表情是否在生氣,很快地他的臉
變得模糊,這是她生平第一次在他面前掉眼淚。‎
‎「對不起。」她倉促地跑離客廳,抱起被男仆擱在一旁的黑色垃圾袋,一路奔回傭人房舍去。‎
‎「這孩子,我會說說她的。」琴嬸打圓場。‎
雷家先生夫人倒是不介意。「小朵兒重感情,一定是想到要出遠門,捨不得你們夫妻倆。」‎
‎「先生夫人說得是啊!朵兒從小沒離開過家。」東叔和琴嬸頻頻點頭。‎
雷斯野不發一語,他並不認為她掉淚是因為要離開家,應該是因為被迫得跟著他吧!‎
他從沒想過她不願意跟著他,見她委屈地哭了,他一顆心突然打了好幾個結,驀然地抽痛了。‎
雷斯野整晚感到懊惱、心煩,朋友約他到Pub玩,他獨自喝起悶酒,一想到朵兒哭著跑開的
樣子,他的心躁亂不安著。‎
他沒見過朵兒哭,在他心目中,她是個很單純的女生,就因為她單純,所以他常逗她,試著
看她會有什麼反應。‎
他猶記得小學時同校,他已經讀五年級,她才剛上一年級,她下課常往他班上跑,趴在窗戶
看他。‎
‎「妳這個低年級生跑來高年級這裏做什麼?」‎
‎「我在保護你,我爸叫我要保護你。」‎
‎「少來,妳比我小四歲,好歹我也混到小五,哪需要妳這小東西來保護?應該是我罩妳才對。」
不久後他就逮到她們班的臭男生欺侮她,拿粉筆在她座位上亂畫,在她書包裏放假蟑螂,他
氣得吼了一聲,他們全嚇壞了,從此沒人敢惹她。‎
他不允許別人招惹她,他自己卻常捉弄她,叫她去樓下福利社買吃的喝的,在家裏也一樣,‎
他一下使喚她做這做那,還命令她跟他一起爬樹,看她明明不敢爬樹卻鼓起勇氣往上爬,一
副很聽話的樣子,他就很想大笑。‎
其實在他心裏,她是個可愛得不得了的女生,全世界的女人他放眼看去,唯一順眼的就只有
她了。他眼中的朵兒無論是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好看,跟她在一起無論 玩什麼都好玩、吃
什麼都好吃,只要他一天沒見到她,他就像渾身長刺似的,做什麼都不對勁,這種奇妙的感
覺,隨著年紀愈長愈明顯。‎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他心底就有著不讓她離開雷家的念頭。‎
為了讓她跟著出國,他確實使了些小手段,故意讓爸媽和東叔琴嬸都在場,以眾人的力量,‎
讓她說什麼都得跟著他出國去,沒想到她竟然哭了。‎
跟她急著脫逃的原因有關吧!‎
一想到她竟要離開他,他心情就糟透了,這沒良心的,她就這麼不情願跟他出國嗎?‎
她可知她一哭,他心都碎了。‎
‎「我先走了。」他向友人告辭,不想待在吵雜的Pub,付了酒錢,他先打道回府。‎
回到家,他從房裏的窗戶看向後院,朵兒住的小屋一片黑暗,他好想看看她,不知她是否還
在哭?‎
最好是沒有,最好是……‎
傭人房舍裏—‎
裘朵兒沒時間哭,她忙著把黑色大型垃圾袋裏的東西一一的歸位,聽著老媽的疲勞轟炸。‎
‎「朵兒,妳實在太無情了,雷家先生和夫人對我們那麼好,大少爺又那麼器重妳,妳居然隨
便打包就要不告而別,連我和妳爸都不先知會一聲,妳怎麼可以這麼絕 情?我平常是怎麼教
妳的?妳這麼做,我和妳爸的臉都被妳丟光了,幸好先生夫人沒有怪罪,要不然我都不知道
要怎麼辦了。」‎
琴嬸數落著女兒的不是,她貴為雷家會計總管,平常為人嚴謹,除了算錢仔細,分毫不差,‎
目光更是不放過其他的細節,早在她瞧見女兒背著黑色垃圾袋時就覺得很詭異。‎
‎「朵兒,妳媽說得對,雷家要送妳出國留學,對妳恩重如山,妳一定要對大少爺盡忠,好好
照顧他懂嗎?那個麵包店就先擺一邊,別去想了吧!」東叔對女兒好言相勸。‎
裘朵兒無心去爭辯,也天生不會爭辯,爸媽怎麼說她都無所謂,她心煩著,要如何跟同學們
解釋才好?‎
‎「妳究竟是聽進去了沒?」琴嬸問女兒。‎
‎「我聽了,也懂了,爸、媽,時間不早了,你們該休息了。」朵兒開口求饒。‎
‎「有聽進去就好。」東叔和琴嬸相信說了那麼多,女兒自己會想,也就退出她的房間。‎
朵兒松了口氣,趕緊打電話給她的好友—綽號「提拉米蘇」的蘇心怡。‎
‎「厚~~我們的『快樂麵包工廠』這家店,少了妳來多無趣啊!妳家那少爺沒事幹麼拉著妳
一起去日本留學啊?」提拉米蘇無法接受朵兒要退出。‎
‎「我也不知道。」朵兒無奈地說。‎
‎「依我看,八成是愛上妳了。」‎
‎「不不……哪……可能?」朵兒才不敢想。‎
‎「妳太小看自己了,妳綽號叫『奶油泡芙』,簡直是人如其名,超級可口的那款,他到時不吃
了妳才怪。」‎
朵兒一聽有人叫她綽號就會起雞皮疙瘩,這都是「可頌牛角」害的,三年前一入學時就用麵
包和蛋糕的名稱替大家取了一堆綽號,她一直無法習慣自己的綽號。‎
‎「噢!妳想太多了啦,我跟他從小到大都在一起,一直相安無事,哪可能對我有什麼意思?」‎
‎「唉!總之事到如今,妳受到財大勢大的雷家迫害,我們這些升鬥小民也救不了妳,妳去日
本自己小心了,我看那個雷大少對妳是不安好心,搞不好在月黑風高的夜裏……嘿嘿嘿!」‎
提拉米蘇發出巫婆般的笑聲。‎
‎「不可能,不可能的,相信我。」朵兒心裏打顫,哀求提拉米蘇別胡說。‎
‎「我是相信妳,可怎麼信得了妳家的大少爺啊!那種有錢人家的大少爺最風流無情了。」提
拉米蘇就是堅持。‎
‎「他……不是那種人。」朵兒不是故意要維護雷斯野,而是他真的不是壞人,她也沒見過他
有任何風流的行徑,他到現在一個女朋友也沒有。‎
‎「哎呀!算了算了別說他了,總之等妳兩年後回來,到時我們不知開多少分店了。」提拉米
蘇嘮嘮叨叨地念她。‎
‎「對不起啦!幫我跟『可頌牛角』、『陽光沙拉』和『鮪魚三明治』她們說一聲,在出國前我
會去店裏幫忙的。」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情義相挺了。‎
‎「好吧!也只有這樣了。」‎
‎「拜嘍!」‎
‎「拜,一定要來幫忙哦!」‎
‎「我會的。」朵兒求得好友的諒解,才稍稍安了心。‎
她關了手機,躺到床上,心裏想著提拉米蘇的嘮叨,她還是難以相信雷斯野對她會有意思,‎
那是不可能的事,他只是要她跟著去日本當他的女傭而已。‎
什麼首席女傭,還不是女傭一枚。‎
唉!她歎了長長的一口氣,感到萬分無奈。‎
整整三天,雷斯野沒見到裘朵兒人影,打她手機也沒回,他簡直要抓狂了!‎
他有很多關於出國的事得跟她討論,她居然一直不主動出現在他面前,是故意回避他嗎?‎
‎「去把朵兒給我叫來。」他命令一名女傭去找她。‎
女傭到處找了半天,沒見到她。「少爺,朵兒好像不在。」‎
‎「不在?」‎
他親自出馬,去了傭人的房舍,逕自進了她家、她的房間,房裏空無一人,她的手機擱在書
桌上,連帶都沒帶。‎
他拿起她的手機,按了一按,跑出一掛奇怪的名字,什麼可頌牛角、陽光沙拉、提拉米蘇、‎
鮪魚三明治……她的朋友看來整掛都是怪胎。‎
他拿了她的手機走出房舍,矯捷地爬到後院的大樹上,仔細看過一封封簡訊,她們談的都關
乎一家叫「快樂麵包工廠」的麵包店。‎
拼湊線索,他發現她竟是為了麵包店要離開他,這可惡的麵包店,敢跟他搶朵兒,門都沒有。‎
他就在這裏等她,不逮到她,好好問個清楚,他一刻都不能安心。‎
約莫十點—‎
雷斯野斜倚在樹上,看見月光下她嬌柔的身影……‎
她總算回來了。‎
‎「朵兒。」他開口喚道。‎
朵兒抬眼往樹上看。「大少爺,那麼晚了,你在樹上幹麼?」‎
‎「等妳,上來。」‎
她有點累了,想回家去,但他都已經叫她了,她只好應他的要求,爬上去,在粗壯的樹枝間
坐著。‎
‎「去了哪里?」雷斯野問她。‎
‎「去附近走一走。」‎
‎「騙我,妳身上有股香濃的奶油味。」他傾身向前去聞她,濃郁的奶油香使他靠得更近,鼻
尖幾乎觸碰到她的鎖骨。「這種奶香味,教人好想吃一口。」‎
一股突如其來的熱氣拚命往她臉上竄,他溫熱的氣息害得她心怦怦跳,動也不敢動,身子僵
住了,全身只剩眼球可以動,驀地,她瞄到他手上有個發光的東東……‎
‎「我的手機怎會在你手上?還給我。」這個發現解救了她,他退開身。‎
‎「還妳可以,妳得告訴我,妳的綽號是什麼?我看妳朋友的綽號都是甜點和麵包,還有叫三
明治的,妳一定也有綽號。」雷斯野感興趣地問,並沒有把手機還給她。‎
‎「我說了你不要笑哦!」她困窘地說。‎
‎「嗯。」‎
‎「奶……油泡芙。」‎
他噗地笑了起來。‎
‎「不是說不笑嗎?」她咬著唇,紅著臉低喃。‎
‎「誰取的,真的跟妳很配,哈哈……」他很認同。‎
‎「是很要好的同學,本來大家要一起開麵包店,一起當老闆。」她老實地說了,既然他看了
她的手機,那她的事,他八成都知情了,她沒有什麼好隱瞞的。‎
雷斯野斂起笑,思忖了下。「妳那麼喜歡麵包店?」‎
‎「嗯!」她點頭。‎
‎「那要小心,出國的事要是妳敢給我落跑,我會在開張時送個禮物過去。」‎
‎「什麼禮物?」‎
‎「一大盒蟑螂、老鼠加螞蟻。」‎
‎「不……」她驚叫,猛搖頭。‎
‎「那就開口求我。」雷斯野要她認栽,她只能聽他的,其餘免談。‎
‎「拜託你。」她為了顧全好友們的心血只好開口求他。‎
‎「這才乖。」他把手機扔給她。‎
她雙手接住,心底感到好悲哀。‎
‎「跟我出國有那麼委屈嗎?」他正色問。‎
‎「沒。」她說得心虛。‎
‎「妳要知道,『首席』是最大的意思,我把妳捧上天了。」‎
‎「謝謝你。」‎
‎「妳的話聽起來並不是心甘情願。」他懷疑。‎
她說道:「我的確不甘願。」‎
‎「看不出來。」他握住她的下巴,很近的逼視她。‎
‎「這裏那麼暗哪看得清楚?」她屏息,無計可施之下她按了手機,青色的光照在自己臉上。「要
這樣看。」‎
嚇!雷斯野彈開,差點跌下去。‎
‎「大少爺……」她拉住他。‎
‎「妳太過分了。」他坐穩了,將她拉到他身邊,咬牙問她:「妳可以不管那個麵包店嗎?」‎
‎「她們會等我回來。」‎
‎「妳兩年後還要去當麵包師?」‎
‎「嗯!」‎
‎「我不會讓妳離開,絕不會。」‎
‎「我總有一天會離開雷家。」‎
‎「那是不可能的事。」‎
月光照在兩人臉上,她看到他臉上不可理喻的表情,他也看到她小臉上難得一見的堅持。‎
他心裏唯一的念頭是,無論用什麼方法他都要拴住她。‎
她心裏想的卻是,無論如何她都不讓他絆住自己。‎
兩個人的想法南轅北轍,完全沒有默契可言。‎

TOP

第2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3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4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5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6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7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8章

[HDIE]好香、好軟、好舒服……這柔軟如棉,香甜幸福的感覺像置身在天堂一般,好久都沒有睡得
這麼香了。‎
雷斯野一覺醒來,睜開眼看見自己就睡在朵兒臂彎裏,才知他感受到天堂般的幸福喜悅是來
自於她,他心愛的女人當真讓他枕著睡一整夜。‎
他多情的唇印在她雪白的胸波上,款款廝磨,輕嗅她甜美的香氣,多想再膩在她身邊,可是
他更擔心她纖細的手臂,承受他的重量恐怕都發麻了。‎
他緩緩抽身,深怕吵醒她。‎
‎「Baby……你醒了?」朵兒感到他在移動,緩緩睜開眼睛醒來。‎
‎「你叫我什麼?」雷斯野不可思議地問她。‎
‎「寶貝啊!」她燦爛地對他笑。‎
他驚訝又喜悅,這輩子沒被這麼叫過,備感受到「嬌寵」。‎
‎「你睡著的樣子好像個天使嘛,忍不住就想這樣叫你了。」她抬起小手摸摸他的臉。‎
‎「永遠這麼叫我,不要改變。」他扣住她的手。拜託她。‎
‎「足,寶貝。」她聲音輕盈如風地說。‎
他開心得快瘋了,抱著她又親又吻,也不忘揉揉她的手臂。‎
‎「感到發麻嗎?有沒有被我壓壞了?心愛的?」‎
‎「我沒那麼脆弱啦!」聽他一聲「心愛的」,她的心也茫了,笑得更甜了。‎
‎「來來,讓我多揉幾下我才安心。」他手指力道適中地為她的手臂按摩。‎
她呵呵笑,有點怕癢,但她忍住,好享受他的服務,直到她真的耐不住地大笑,阻止他。‎
‎「可以了,真的,好舒服哦!」‎
‎「真的嗎?一點也不麻了嗎?」他再三確認。‎
‎「真的,是真的啦!」她笑著躲到他懷裏,他關心的樣子讓她感覺好幸福,用心去體會,發
現他其實很溫柔,只是他用他獨有的方式愛著她,能瞭解他、包容他,才能體會他的感情。‎
他親她唇上可愛的笑靨,摟著她躺下,讓她枕在他臂彎裏,輕拍著她的背說:‎
‎「今天我們哪里也別去,就窩在這裏一整天好不好?」‎
‎「你不上班嗎?」她抬起小臉問。‎
‎「我想跟你在一起。」‎
‎「我也想,但是我們天天都可以在一起,又不只有今天啊!‎
要是因為我讓你把公事擺一邊,那並不好,你是總裁,公司的頭頭耶,不去公司不就群龍無
首了。」她理性地提醒他。‎
雷斯野難以置信地盯著她,挺欣賞她這番話,她在提醒他別讓愛情沖昏頭,忘情地想忙裏偷
閒。‎
他攥緊了她,嗓音低柔地問:‎
‎「誰教你的?這麼懂道理?」‎
‎「不用人家教,自然就瞭解了,萬一你只顧著跟我談情說愛,把正事擺一邊,那你怎能讓你
的部屬對你服氣?」朵兒同時也顧及雷家父母會怎麼想,只是她沒說出口,她相信以他的聰
明會想通的。‎
‎「好吧!我投降了,你說的都對,對極了,老婆。」雷斯野重重地吻她,疼惜地把她摟在懷
裏,心裏很佩服她,她真是他妻子的不二人選。‎
‎「走,我幫你洗澎澎,然後我們去吃早餐,你再送我去麵包店,你去上班。」朵兒吻吻他說。‎
‎「你少說了一樣。」‎
‎「哪一樣?」‎
‎「幾點去接你回家?」雷斯野熱切地問。‎
朵兒一笑,這裏就是他們今後共同家了。‎
‎「打烊的時候,我會把東西打包,慢慢搬來。」‎
‎「我會提早去的。」雷斯野滿意地起身,拉起她說:‎
‎「幫我洗澎澎,你說的。」她羞赧地點頭,止不住地想笑。‎
他渾身是勁地抱著她進浴室,兩人濃情地洗鴛鴦浴。‎
‎‎
一整天雖然忙碌,朵兒的心情卻格外快樂。‎
姊妹們得知她的喜訊也跟著開心。大家分配好了,在婚禮當天,依照習俗朵兒和提拉米蘇兩
個新娘是不能見面的,會沖喜,所以陽光沙拉和鮪魚三明治、可頌牛角分配好了時間,她們
上午參加提拉米蘇和何家榮的婚禮,下午參加朵兒和雷斯野的婚禮。‎
她們也決定了,為了慶祝兩個姊妹找到良人,快樂麵包工廠的總店連續三天舉行大優待的活
動。‎
‎「本店雙喜臨門,從今天起連續三天所有的麵包都半價優待,甜點蛋糕買一送一,要買要快
哦……」上午麵包出爐的時間,可頌牛角背著擴音器在店外宣傳,排隊搶購的人潮愈來愈多,‎
店裏擠滿人潮。‎
下午麵包出爐後,又是一陣忙,烘焙室裏的員工全都加緊生產香噴噴的各式麵包和甜點。‎
約莫七點,雷斯野一下班就到麵包店來看朵兒,朵兒輪職在櫃檯結帳,見到他的到來,滿心
歡喜地對他揮手。‎
雷斯野見店裏滿是人潮,外頭又排著長長的人龍,知道她完全走不開,他主動詢問:‎
‎「需不需要人手幫忙?」‎
‎「你要幫?」朵兒揚著美眸問,有點不確定他可以做得來。‎
‎「就是我。」雷斯野倒有自信。‎
‎「那我來打價錢。你幫忙用袋子替客人裝麵包,甜點要用小盒子裝。」朵兒立刻徵召他這個
幫手,讓他小試一下身手。‎
‎「沒問題。」雷斯野脫下西裝,挽起衣袖進到櫃檯裏,客人等著結帳的麵包都是滿滿的一大
盤,他雖沒裝過麵包,動作倒也俐落,在朵兒算了價錢後,他快速把各種面包裝進小袋子裏,‎
再以提袋一一的堆疊好,雙手送到客人面前,熱忱地說:‎
‎「謝謝光臨,歡迎再來。」朵兒很意外,他的臨場反應比她想像中更好,暗暗在心底為他加
分,兩人合作得很完美。‎
何家榮到達麵包店時,看見雷斯野這位大總裁親自在麵包店裏幫忙挺意外的,他聽未婚妻提
拉米蘇提起雷斯野和朵兒的婚事,但沒想到他會來幫忙。‎
‎「雷先生,見到你真高興。」何家榮白胖的臉堆滿笑容,主動向雷斯野打聲招呼。‎
‎「幸會,幸會。」雷斯野開朗地問候,對何家榮的敵意已不復見,應該說他已不當他是敵人,‎
而是老婆姊妹的老公,他自然地跟人家和平相處。‎
‎「我先進去裏面幫我老婆的忙了。」何家榮說,踅進烘焙室幫忙。‎
雷靳野招個手,和朵兒繼續忙,朵兒很滿意他的表現,他平易近人的樣子讓她毫無心理負擔。‎
‎「這位帥哥,是新來的嗎?怎麼以前沒見過?」一個老太太把麵包端到櫃檯上,好奇地看著
雷斯野問。‎
‎「他……」朵兒還不知道要怎麼說明他的身分。‎
‎「對,我是新來的。」雷斯野自己說了。‎
‎「那以後都會見到你了?」‎
‎「是啊!」朵兒眨眨美眸,他說得很順口,好像以後都會來當幫手似的。‎
老太太笑笑地走了,朵兒俏皮地問他:‎
‎「你不會以後真的都來幫忙吧?」‎
‎「下班後沒有應酬的話我都可以來。」雷斯野說得肯定,能進入她的工作領域他就能和她更
親近,他何樂而不為。‎
朵兒很開心他能接納她喜歡的工作,兩人互看一眼,笑意在他們的眼眉問流轉。‎
外面的車道上——薛嘉娜和連芬妮坐在車裏往麵包店看,見雷斯野竟然在櫃檯裝麵包,和女
傭朵兒有說有笑,眉目傳情,兩人很驚訝。‎
薛嘉娜更是一肚子鳥氣,她本來不想對雷斯野太絕情,背著連芬妮今天又約雷斯野,但不只
約不到人,他還透過他的秘書傳話,說請她以後別再找他,他就要結婚了。‎
她問秘書:‎
‎「他的對象是不是開麵包店的女傭人?」秘書根本沒說就掛她電話。‎
她萬念俱灰,打電話向連芬妮訴苦,不死心的要連芬妮陪她直接殺到麵包店來探看,原來他
還真的就在這裏,而且在幫忙賣麵包,她看了簡直想昏倒。看來他是決心不要她,要這個女
傭朵兒了。‎
‎「我的天啊!好好的一個總裁竟然跑來賣麵包?實在太離譜了吧!」薛嘉娜咬著唇,真不明
白怎麼會有這怪事發生?‎
‎「依我看這個女傭朵兒要不是給他吃了迷魂藥,就是對他下了咒。」連芬妮冷諷著,她也沒
想到雷斯野會做這麼離譜的事。‎
‎「他真不要我了,太可惡了那女傭,我好氣,真的氣炸了!」薛嘉娜咬得唇都快破了。‎
‎「別光是氣,這時候一定要冷靜,我叫你做的,你到底有沒有做啊?」連芬妮睨著她問。‎
‎「我已經吩咐我的傭人了,他們觀察過了,這家麵包店後門有扇窗戶是沒上鎖的,大約清晨
五點左右,會有送生菜和火腿臘腸的快遞車從那口窗送貨進去,我要他們就從那扇窗放老鼠
進去,並且預先叫我的記者朋友來等著拍精彩畫面,到時就有好戲看了。」‎
‎「要快點,最好今晚就替你自己出這口氣。」連芬妮永遠也忘不了當年的屈辱,她不服氣,‎
她不能輸給一個女傭,這也算替自己出了口氣。‎
‎「我知道,我也非把這麵包店搞砸不可。」薛嘉娜恨恨地說,開車離去。』☆‎
麵包店在九點打烊後,店內的麵包已被顧客一掃而空。‎
員工整理好烘焙室和店內清潔後,紛紛下班了。‎
朵兒和姊妹們在店裏的圓桌小休息,雷斯野站在朵兒身後替她揉揉肩膀,問她:‎
‎「累不累?我看你們的工作挺吃重的。」‎
‎「還好,我習慣了。」朵兒說。‎
一群姊妹們看雷斯野對朵兒那麼體貼。都羨幕得要命。‎
提拉米蘇見狀,對未婚夫何家榮說:‎
‎「你看人家服務那麼周到耶!」何家榮一經提點趕緊站起身,到未婚妻身後替她按摩。‎
‎「你們都有人服務真好哦!」可頌牛角和鮪魚三明治、陽光沙拉全都只能喝茶,望之興歎。‎
‎「寶貝,可以了。」朵兒溫柔地拍拍雷斯野的手,要他坐下來喝口茶。‎
雷斯野坐了下來。‎
大家都聽到了朵兒對雷斯野的昵稱,豔羨他們感情真好。‎
提拉米蘇看看時問也不早了,抬眼跟何家榮說:‎
‎「我們回去吧!」何家榮體貼地到收納櫃拿她的包包,兩人和大家道別,先回他們的愛巢去
了。‎
‎「我們也該走了,等我,我上去收拾一下。」朵兒對雷斯野說,上樓去收拾了些東西。‎
當她要和雷斯野去他們的新窩時,姊妹們在門口送他們。‎
‎「你們要結婚我們很高興,可是也有點感傷呢!提拉米蘇搬走了,朵兒也要搬走,樓上只剩
我們三人了。」姊妹們不免感傷。‎
‎「不會啦!上班時間,我還是一樣會回來的。」朵兒安慰姊妹們。‎
‎「看來,我們也要努力找個好男人才行,加油!」姊妹們相互加油打氣。‎
‎「加油!」朵兒也給她們打氣。‎
‎「我們走吧!」雷斯野提過朵兒手上的行李箱,和她的姊妹們說了再見,護著她走到路邊停
車格,他把她的行李箱放進後車廂。‎
‎「怎麼沒用黑色垃圾袋裝?」他開玩笑地問她。‎
‎「你還記得?」她都快忘了,以前要逃離雷家時,她就是用大型黑色垃圾袋裝行李掩人耳目。‎
‎「那一大包,真教人難忘。」他開車門讓她進車裏。‎
她等他上車來,俏皮地跟他說:‎
‎「其實那包正確的名稱不是叫黑色垃圾袋耶!」‎
‎「哦?」‎
‎「那是我特製的逃生包。」‎
‎「真有你的。」他大笑,她也笑著,車裏充滿笑聲,他捧著她醉人的笑臉吻了又吻,才甘心
開車上路。‎
一路上兩人說笑著,回到他們的家,他把她的行李提進屋。‎
‎「先說好了,我要一個人獨佔浴室先洗澡哦!」朵兒一進屋就想找浴室。.「那我呢?」雷斯
野摟著她問。‎
‎「你要不要先在客廳裏休息放鬆一下?」‎
‎「好,你先去洗,待會兒幫你檢查。」雷斯野不安分的手,從她的背溜到她的臀上。‎
‎「才不要。」她聽出他的語意,嬌笑躲開他,跑上樓去,忘了行李沒拿。‎
雷斯野看著她的行李偷笑,就先放過她,等會兒就去偷襲她。‎
他悠閒地坐在客廳的沙發,打開電視看財經新聞台,暗自算時問。‎
朵兒把自己洗得香噴噴的,連浴室裏都香氣宜人.浴室的門悄悄被打開來……‎
‎「送行李來了。」雷斯野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其實是來偷香的,心愛的女人在樓上,他在樓
下哪坐得住?‎
他灼熱的視線從她動人的雙眼,一路移到她細緻的鎖骨,柔軟的酥胸,細細的腰,平坦的小
腹……‎
‎「別這樣看著人家。」她無法遮住他燙人的雙眼,只好兩手遮在蓊鬱處。‎
‎「不用看的,可以抱嗎?」他性感地引誘。‎
她知道他才不是真的只提行李來而已,他很想擠進浴室裏。‎
‎「進來。」她害羞地說。‎
他就等著她的邀請。火速脫去衣褲,進到浴室,抱著她香滑的身子說:‎
‎「幫我洗澎澎,像早上那樣。」‎
‎「好……」她嬌笑,依了他,溜出他的懷抱在大型按摩浴缸裏放水,倒進香氛沭浴精,等水
位高了,按下開關,很快就有整缸的泡泡浴。‎
他沒浪費時間,在等水的時候就刷牙洗臉,視線離不開她唯美的身子,一想起她溫暖的手指
按摩著他身上每寸肌膚,心都癢了。‎
‎「寶貝,我準備好了。」她溜進浴缸裏,兩頰紅撲撲地喚他。‎
他用毛巾拭去臉上的水滴,看著她半露在泡泡外細細的雙肩,喉頭一陣乾澀。‎
‎「就來了。」他走向她,進了浴缸,擠到她身前。‎
她顫者跟睫瞥著他精實的肌肉一寸寸下沉到泡泡底下,溫柔地環抱他,沾滿泡泡的手從他的
腰間往上移到他的胸口,繞到背後,緩緩按摩到他的脖子……他低歎,享 受她滿足泡沫的手
指,遊移在他身上時絲滑的膚觸,皮膚變得敏銳,欲望可說是一觸即發,但他強忍著,不想
錯過她美妙的愛撫,在她的懷裏,他的身心總能完全放 松,他心裏的快樂與滿足是難以言喻
的。‎
‎「頭枕在這兒。」她以食指點點他的背,要他倚著枕墊造型的浴缸邊緣。‎
他轉身,頭枕下了,看著她倒了洗髮乳,雪白的手臂繞到他面前,撈起浴缸裏的水淋在他頭
上,為他洗髮,按摩他的頭皮,他的視線不禁往下移,她美麗的乳房在泡沫間若隱若現,他
的雙手也沒閑著,十隻手指頭也替她按摩……‎
‎「好軟。」他低啞地說道。‎
她任著他逗弄,他的手指在她感敏的暈紅上製造電流,小腹悄悄地緊窒了。‎
‎「心愛的,坐上來,我也幫你按摩……」他聲音低沉,充滿誘惑,雙手扶在她滑嫩的腰間,‎
讓她跨坐到他身前。‎
她柔潤的私密處接觸到他雙腿間的昂然,呼吸變得急促了,還不明白他要幹麼,他扣在她腰
間的手緩緩挪移,讓她的身子款款滑動,用昂然按摩她軟嫩的花蒂……‎
‎「這樣……會沒辦法幫你洗了。」她嬌喘著說。‎
‎「為什麼?」他凝著她豐盈的紅唇,用下巴磨蹭她的胸乳。‎
‎「手指頭沒力了。」他開懷大笑,吻她可愛的小嘴,纏著她,將她的唇吻得更紅豔,但他可
沒有停止按摩她,他持續扶著她的腰肢滑動。她低吟,身子裏的敏感電流,使她的手臂浮起
小小的疙瘩,她感覺,他的小兄弟愈益壯大,一股強烈的力量潛藏在水底下。‎
她的手悄悄滑進水底,拉掉塞子,讓水流掉……‎
‎「真的沒力了?不幫我洗了?」他發現水位迅速下降,啞聲地問。‎
她沒有說話,嬌笑著往他頭上揉出更多的泡泡。‎
‎「不喜歡嗎?」他擔心地問。‎
她搖頭。‎
‎「那為什麼把水放掉?」‎
‎「趕快幫你沖乾淨,好上床嘛!」她說得羞怯,拉來蓮蓬頭,開水試水溫,為他沖去頭上的
泡泡。‎
他對她的善解人意感到驚喜,等她替他沖好,接過蓮蓬頭為她沖去身上的泡泡,當水位下降
到他們交纏的雙腿,那直挺挺的愛火確實已禁錮不住。‎
他們洗淨彼此,不斷地吻著彼此,愛火在兩人的體內竄燒……他們出了浴室,轉移陣地到床
上。‎
兩人吻著,纏抱著在床滾了一圈,床單濕了,沒人理會,他們亟欲擁有彼此,他覆在她雪白
的嬌軀上,吻遍她每寸誘人的肌膚,以及她雙腿間迷人的地帶,富有魔力 的舌尖挑逗絲絨般
的花辦,吮吻細緻的花蕊……她的心激起漣漪,身子火般灼熱,腳趾因亢奮而微微蜷起突然
間她的小手被他緊密的握住,帶往他的昂然,她怯怯地 握住,才知他的溫度有多燙人。‎
她感到害羞,小手試著逗弄他,直到她快要包容不了他,他挪動體位。托高她的雙腿,放置
在他寬闊的肩上,將燒得熾旺的火炬,送人她濕暖的花谷,舒放的低吼聲從他喉頭發出……‎
‎「嗯……」她也耐不住地輕吟。‎
他俯身吻她,巨擎順勢往深處壓下,她的身子承受著被脹滿的火熱,而他沒有停下動作,他
持續以深入淺出的方式帶給她歡愉……‎
‎「這樣好嗎?」他的拇指撫著她微啟的唇,觸摸她醉人的小臉。‎
‎「嗯……」她半眯著性感的雙眼,喘吁吁地點頭。‎
他短暫的抽離,變換姿勢,放下她的雙腿,令她轉身側躺,再度進入緊窒的濕暖中,火速衝
刺……‎
‎「喜歡嗎?」他在意她的感受。‎
‎「嗯……」她用嬌柔的呻吟回答他,他讓她覺得他們不只是做愛,她同時也能感受到他濃烈
的情意和疼惜,而她願意綻放自己,迎合他的愛。‎
衝刺百回後,他抽開身,坐到床沿將她虛軟的身子抱到身。‎
前。‎
她在他的引領之下,以極親密的姿勢坐在他身前,用暖暖的愛潮,款款包容他的碩大。‎
他送來巨大的力量,硬實的頂端一再直抵她水澤的盡頭,震懾的狂潮從薄膜的底層浮上她的
小腹,她全身劇顫,冷蕩的在他身前款擺,小嘴不斷發出動人的呻吟……他含住她顫動的椒
乳,她的緊縮預告著即將來臨的高潮,他加速震顫般的動作,引誘她更多的愉悅……‎
‎「跟我一起……」他吻她的耳垂,攥緊她的身子火速衝刺。‎
她緊摟著他的脖子,腹下凝聚的快感終於按捺不住地傾泄而出,她像貓兒般的用身子磨蹭他,‎
隨著他的速度起伏,進射出無限的歡愉和喜悅……他感受到懷裏的人兒身子虛軟,更加緊速
度,將全數的精力注入她柔軟的深處。‎
兩人水乳交融,緊抱對方,空氣中回蕩著他們的喘息聲,他們都愉快地笑著,因能擁有對方
而感到無限快樂和滿足。‎[/HIDE]

TOP

第9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TOP

3q you i like

TOP

謝謝您的分享

TOP

谢谢分享

TOP

谢谢分享

TOP

謝謝分享

TOP

2# dada


謝謝分享

TOP

:)謝

TOP

2# dada

好像还不错啊

TOP

1# dada
kailychen 發表於 2010-5-30 16:49

嚴禁空白回覆

TOP

thanks~~~~~~~```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