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妮《隔壁來了傻小子》【亂情之三】

大鏢局二公子柳照雪,江湖排行第五,人稱文癡武絕照雪寒,
他人如其名是個武癡,為武癡狂簡直是走火入魔!
這天保完鏢,他瞧一套劍法瞧得入迷,居然餓到昏倒在地,
幸好荒山野地裡來了個姑娘為他送酒送菜,保住他小命,
不過這姑娘心地良善、五官嬌美如仙,性子卻比烈馬悍十倍,
武藝又強,不樂意之事,任憑天皇老子也無法讓她屈服;
這麼驕狂的女子,他從未遇過,跟她相處實在別有「滋味」,
真想把她放在身邊,日日伴著,只是他們之間還有個小問題──
她爹爹遺言有交代,要她務必找柳照雪決鬥,重振自家聲威!
等她知道他是誰,唉,不知是不是要一劍劈死他……

第一章

  蘆花蕩是江湖上出了名的鬼神莫進,此地水域複雜,居民悍勇,他們雖對一般人很好,但武林人在此行差一步,便有丟命的可能。

  往昔,蘆花蕩船隻往來、日進斗金,好似天天在過年,但今日卻一片死寂,渡口所有的漁、貨船都離岸三尺,船掛白幡,船員帶孝,再襯著滾滾似雪的蘆花,天地間彷彿只剩一縷蒼白。

  因為,蘆花蕩的頂樑柱、江湖十大高手榜排行第六的「三煞劍」盧封過世了。

  盧封遺言,令三煞劍傳人尋那第五高手「文癡武絕照雪寒」柳照雪決鬥,務必讓三煞劍重回前五的位置。

  可盧大、盧二都不是練武的料子,三煞劍十三招,他們學了三十年,十招都沒學完。

  「老爹哪怕是要我去考狀元,我都認了,為什麼偏偏是找柳照雪決鬥?」盧大兩行淚。

  盧二滿面悲。「爹啊~~您起來把遺言改一下吧?兒子寧願出家做和尚,爹,嗚嗚嗚……」

  「懦夫!」一聲嬌斥落下,一抹纖影走進靈堂,她是盧家三女,盧三娘。

  只見她一身錦衣素白,衣角壓金絲描銀線,襯得渾身如寶珠般光華。這女孩從小受寵,食金咽玉地長大,縱是服喪,家人也捨不得讓一絲粗布磨身,只在她衣袖上縫了一塊麻布,充當重孝在身。

  盧三娘滿頭黑髮以一根雪白的玉簪綰上,容顏似梨花那樣皙白,五官嬌美若仙,長眉斜飛入鬢,自有一股英氣勃然。

  此刻,她腰挎長劍,雙目凜然有光,煞氣寒亮。

  「爹爹遺言,做子女的只有照辦,豈能推托塘塞?大哥、二哥此言,分明不孝。」

  盧大、盧二同時縮了縮脖子。他們本就寵愛三妹,待得盧三娘越長,性悍如火,武藝高強,活脫脫一個混世魔王,寵愛便成了懼怕。

  「可三妹,三煞劍根本敵不過柳照雪,我們尋他決鬥分明是找死……」盧大哆嗦。

  「誰說三煞劍比不過柳照雪?」盧三娘鳳目圓瞪,把盧大嚇得差點雙膝發軟,跪倒在地。

  「高手榜上他第五,我們第六。」盧大小聲說。

  「連爹都打不過他。」盧二的聲音更細。

  「那是因為爹年紀大了,體力未逮,你我皆少年,精神正好,一定可以打敗柳照雪,得回三煞劍原本第五的位置。」盧三娘瞪眼。「待爹下葬,我便去找柳照雪,必讓天下人都知道三煞劍的威力!」

  江湖人,頭可斷、血可流,聲名不能拋,盧三娘雙膝落地,跪在靈前,九叩首,記記有聲,立下重誓。

  「若不能重振三煞劍威名,天讓盧三娘死無葬身之地。」話落,她轉身離開。

  盧大撲上去。「三妹別衝動--啊!」卻是盧三娘一腳踢飛他。

  「大哥,你怕柳照雪,三娘不怕;你不敢去找柳照雪,我敢。半月後,爹爹下葬,便是三煞劍重新揚威之時!」她大步往外走,一身威風。

  「三妹……」盧二怯怯喚了聲,卻不敢擋。盧大還抱著腳在地上滾,他不想自討苦吃,但有些話還是得說。「你找柳照雪決鬥的時候,可不可以別說自己姓盧?」他真怕惹火了那煞星,全蘆花蕩的人都會跟著倒楣。

  也沒見盧三娘怎麼動作,盧二已經飛出去,跟盧大滾在一塊。

  「你們兩個懦夫!以後出去別說自己姓盧,盧家的臉都被你們丟光了。」

  盧大、盧二同時想,與性命相比,面子值幾錢?

  盧三娘恨恨往外走,三個人拉拉扯扯地闖進來,擋了她的去路,卻是盧府管家及外孫女,和一名面色蠟黃的青衣男子。

  「靈堂前豈容喧囂?」盧三娘正在火頭上,也不客氣,一人賞一腳,把人踢去跟盧大、盧二作伴。  

  三煞劍盧封的脾氣已經是出了名的差,盧三娘卻比其父更加暴烈三分。

  「三小姐!」小姑娘倒在地上,抱著疼痛的腳邊哭、邊喊:「你要給奴家作主啊!這廝趁奴家爺爺不在時,將……奴家欺負了……嗚嗚嗚……」

  「老子玩你,是看得起你,你少不知足了!」青衣男子本就是橫行鄉里的主兒,來到蘆花蕩,依舊是那副天大地大我最大的脾氣,卻不知一言捅了馬蜂窩。

  「你有膽再說一遍。」盧三娘語出如冰。

  青衣男子聽得心口一縮,抬頭一見盧三娘,手腳都冷了。這是什麼人,目泛凶光,竟比山林裡的餓虎還可怕。

  老管家撲上去與青衣男子扭打。「你欺負我外孫女,我跟你拚了……」

  「住手!」盧三娘大喝。她最討厭軟弱哭喊,這世間事本就是這樣,人善被人欺,只有自己強了,才能立足天下。

  但她更痛恨惡霸欺人,凡見到,三尺劍絕不留情。

  「你!」她指著小姑娘道:「將事情清楚說了,三娘自有論處。」

  小姑娘又羞又怒,還是斷斷續續將青衣男子怎麼利用老管家外出時綁架她、打傷前來護衛她的小弟,又強行淫辱她的事訴了一逼,末了,深深磕頭,只求盧三娘開恩。

  一番悲泣,聽得盧三娘幾乎咬碎牙。

  「無恥惡賊,敢行姦淫之事,該死!」

  「三妹劍下留情!」盧大、盧二同喊。「那是知府公子!」

  「你……你不能殺我,我爹是知府大人,你……三小姐饒命--呃!」青衣男子求饒末完,已經被盧三娘斬於劍下。

  霎時,靈堂濺血,刺目的猩紅蔓延成一片慘烈的景象。

  「知府大人?哼,今天你就算是太子,敢在蘆花蕩裡犯事,我照樣殺你!」盧三娘冷笑,收劍。

  「啊!」靈堂內,所有的人一起尖叫。

  「三小姐……」小姑娘首先反應過來。「你怎殺了他?」

  「如此惡賊不殺,難道留著遺禍天下?」盧三娘喚來下人,將屍體收拾了去。

  「完蛋了、完蛋了……」盧大、盧二頭痛,知府公子被三妹殺了,怎麼向知府大人交代?

  小姑娘放聲大哭。「奴家的清白己毀在他手上,如今……他死了,奴家還能嫁誰?」

  盧三娘瞠目。「那人欺侮了你,你還想嫁他?」

  「他佔了奴家的身子,便是奴家的夫君,奴家……嗚嗚嗚,奴家除了嫁他,又能如何?」

  「荒唐!他今日會欺侮你,誰知異日會不會凌虐你,你嫁這樣的人,終生豈有幸福?」盧三娘大怒。

  「女子貞節比性命重要,奴家……嗚嗚嗚……如今夫君已死,奴家只好絞了頭髮做姑子了。」

  「胡說八道!世上焉有被害者要去替加害者承擔罪責的道理?」

  「可奴家清白已毀……」

  「狗屁的清白!你的終生,自有我負責。待爹爹下葬,我便為你尋一門親事,必讓你嫁得風風光光。」

  「何人肯要奴家這殘花敗柳的身子?」只怕她被欺侮的事傳揚出去,連鄉里都容不下她。

  老管家只能抱著外孫女掉淚。「這都是命啊,都是命,我可憐的孩子……」

  「哼,我倒想看看,是我盧三娘手段通天,還是那莫名其妙的命運磨人?」她怒哼,聲如響雷。「來人啊!傳我命令,凡在蘆花蕩行姦淫惡事者,殺無赦。被害姑娘,一律送由盧家莊看護,日後擇優婚配,夫君若敢因前事無故欺凌,盧三娘送他進宮做太監!」

  靈堂諸人皆把目光投向兩位少爺。按理說,盧封過世,接任莊主者必是盧大、盧二擇其一,但現在,盧三娘似乎隱隱成為下一任莊主,這個……兩位少爺承認嗎?

  但盧大、盧二哪有膽量反抗?

  他們兩個在盧三娘的沖天威勢下,除了發抖,也幹不出其他事。

  於是,盧三娘的話被遠遠傳了出去,不止震懾了蘆花蕩的居民,甚至江湖人、天下人都被深深地震撼--這世間有一處地方,可以收留那些失去清白的女子;這世上有一個人,願意單憑雙肩,扛起那些可憐姑娘的終生幸福。

  盧三娘大步離開靈堂。正午,太陽熾烈照在她頭上,很熱、灼人膚痛。不知道是不是這原因,在靈堂裡,一滴淚也沒有掉的她稍稍紅了眼,一股熱流堵住胸口。

  「爹爹在天之靈儘管放心,三娘不會丟你的臉……」她身形如鷹,飛掠離開,一轉首間,幾滴清淚滾落泥塵,轉瞬間消失無蹤。

  除了這茫茫天地外,她不讓任何人看到她的淚。

  「文癡武絕照雪寒」柳照雪,江湖人送他這個稱號,前四字讚的是他的本事,至於照雪寒則是形容他的外貌氣質。

  柳照雪天生一副淡然容顏,清清雅雅,就如萬物俱寂的曠野中,一株寒梅燦然怒放。

  他未及三十,便名列江湖十太高手榜第五,將那成名多年的三煞劍盧封硬是壓低一位,惹得盧封暴跳如雷,揚言要與他比出生死。

  但柳照雪並未真正和盧封交過手,偶爾幾回被逼到不得已動手,也是使計將人要過,讓盧封更加生氣,他自去逍遙快活。

  他不是不想見識三煞劍的威力,對盧封的武功其實也很有興趣,但盧封這樣的性子,惹上他卻是後患無窮。

  柳照雪從來只願意自找麻煩,卻是不願麻煩找上他的,所以他不跟盧封比武。

  他對盧封的迴避,已經到了聽見這名字就繞路走的地步。

  但此時此刻,他卻被困在蘆花蕩的蝦子坳中,餓得渾身無力,兩眼呆望向天空。

  為什麼會落到這步田地呢?

  這要從五天前說起。那日,柳照雪保鏢,護送一位姑娘到贏州投親,誰知親戚竟已舉家搬遷到蘆花蕩,做為一個鏢師,一個飽經訓練、信譽良好的鏢師,柳照雪不能將「鏢貨」扔著不管,於是,便將姑娘送到蘆花蕩。

  他本想這一趟快去快回,也不一定會碰到盧封,就算遇見了,頂多再要他一回,不算什麼大事。

  誰知卻撞上盧封過世,蘆花蕩整個封閉,柳照雪又是文武俱全,唯獨不會泅水,便被困住了。

  柳照雪在蘆花蕩附近晃了一圈,發現蝦子坳偏僻清幽、人跡罕至,便打算在這裡窩到盧封出殯、蘆花盪舟船開始行駛那日,再覷機離開。

  這主意本來極好,壞就壞在他在蝦子坳發現一塊石碑,碑上刻劍招。柳照雪這人什麼都好,就是見了武學便癡迷,當下便狂熱地練習起來。

  不知不覺,三日竟過,他粒米未進,手腳發虛,腦袋卻異常亢奮,明知該去尋些吃食了,但身體就是停不下來,手腳自行比劃,將那劍招練過一遍又一遍。

  熬到第五日,他累極,整個人往地上一栽,卻是小小昏迷了一下。可即便在不清醒間,他腦海裡的劍招依舊在比劃。

  等他再清醒過來,茫然望天,腹中飢餓,但滿心滿眼還是劍招。

  不怪親朋好友都叫他武癡,他真的很癡迷武學,不過……精神再滿足,肚子還是餓啊!

  去找東西吃吧!他腦海裡閃過一下進食的念頭,偏偏右手不小心觸到石碑,又捨不得走了。

  如此反覆數回,他餓到頭暈腦脹。

  「咦?」一記輕呼在他頭頂響起。

  柳照雪的目光轉了轉,彷彿見到一抹白影,有著天上雲朵的飄然,卻帶著北風的張狂。好極端,他想自己是不是腦子不清楚了?

  白影向他靠近,行進間,瀟灑出塵,不沾俗泥,果是天上白雲。

  來到他身邊時,一片蕭瑟漫開,他裸露在外的皮膚竟覺得冷。這秋,在一眨眼間被冬給取代了。

  他的腦子還是明白的,知道自己遇見一個既灑脫又寡寒的人。

  「你是誰?怎會在這裡?」白影出聲,話語也是冷得像冰。

  柳照雪搖了搖頭,他已經餓到沒力氣說話,就算還有力氣,也只會拿來練武,不會回答別人的問話。

  來人有些怒,手便摸上腰間長劍。

  突然,幾記咕噥聲響起,卻是柳照雪的腹鳴。

  「你……該不會是餓倒的吧?」言語間摻了一點笑意。

  柳照雪想了下,他到底是練劍太久累倒的,還是太癡迷武學,忘記吃飯而餓趴的?這似乎是一場因果,互為裡表,難下定論。

  而這時,他的腹鳴聲又加大了三分。

  來人哈哈大笑。「原來是個傻子。」

  對這評語,柳照雪愣了下,無奈地長歎口氣。一個人對某件事癡迷到連性命都不顧,還能不傻嗎?

  那人被他逗得樂不可支,笑彎了腰。

  「這麼有趣的傻子,可別餓死了。」她身影一閃,卻已不見蹤跡。

  好俊的輕功。柳照雪掙扎地坐起,心底微詫。

  隨即,他歎息更甚。

  他雖未細觀那人面容,卻發現對方的身法走的是三煞劍的路子--唉,武癡的缺點就是這樣,看人都先看武功--來人傳承了盧封的絕學,而盧封膝下二子一女,剛才來的是位姑娘,那就是盧封三女,盧三娘了。

  唉,他進蘆花蕩,本不想驚動任何人,想不到還是洩漏行蹤了。

  但願盧三娘不似其父,一知他身份,便要分生死。

  不過一盞茶時間,盧三娘便轉回來了,懷裡揣著幾顆野果。

  「吃吧!可別餓死了,叫人笑話我蘆花蕩虧待外人。」她拋了顆野果給柳照雪。

  柳照雪頷首道謝,吃將起來。

  盧三娘也跟著挑了顆野果吃。她嘴裡咬著果肉,雙眼卻不離柳照雪。這男人外表狼狽,一雙眼倒澄澈如碧,不似惡人。

  但她父親剛過世,一個陌生人突然出現,餓倒在蝦子坳裡,是敵是友,尚難分辨。

  她雖救人,但右手還是有意無意地摸著劍柄,提防柳照雪有任何不軌,她必殺之。

  柳照雪吃完果子,輕咳兩聲。「多謝……」僅只二字,卻啞得幾乎聽不見。

  他皺眉,這次真是把身體熬壞了,連說話都像在撕扯喉嚨。

  往後這種要武不要命的事,還是在家裡做比較好,畢竟,有哥哥照應著,餐食飲水齊備,不會真把小命搞掉。

  盧三娘笑著,又拋了顆野果給他。

  「吃吧,有什麼話等你填飽肚子、身體恢復後再說。」那時,他就算不說,她的劍也會逼他說。

  柳照雪接過果子,繼續啃。他雖看著盧三娘,嘴裡不停吃東西,右手仍不覺地在石碑上摸著,琢磨那劍招的起始。

  盧三娘也沒再說話,只是站在那裡,眺望遠山浮雲。

  蝦子坳就在盧家莊隔壁,卻是蘆花蕩中出入最艱難的地方,沒有一流好輕功,根本進不了蝦子坳,久而久之,這裡便成了她思慮心事、躲避世俗煩憂的所在。

  蘆花蕩的居民都知道,蝦子坳是她的禁地,沒人敢私闖,而這個滿身泥灰,髒得像乞丐的男人卻能踏過重重險地,深入其中,他不是蘆花蕩的人,到底是誰?挑這種時候混入,他有何目的?

  她斷定他來歷不凡,但偏偏這樣一個有大本事的人,竟將自己餓倒在地?真是傻子!

  但不管他真傻、假傻,盧三娘不懼任何挑戰。

  她吃完果子,逕自走了,來到出口,往地上臥龍石一拍,吱嘎聲響遍整個蝦子坳。她發動了這裡所有的機關陣法,且不論男子有任何目的,困住他,他什麼事也做不成。

  「離水龍,可能翻天?籠中鳥,無翅怎行?哈哈哈……」她高聲唱笑著離開。

  柳照雪也聽見了她的話。原來自己被耍了一記。

  但有什麼關係,在沒有把劍招鑽研透徹之前,他也不想走。

  次日清晨,盧三娘額上的青筋隨著門外一記高過一記的哭號暴跳起來。

  盧大、盧二又在號喪了,但他們為什麼不去靈堂哭,偏要在她的房門口號?

  昨天,他們也是這樣把她吵到頭痛,迫她避到蝦子坳,卻遇見那奇怪的男人。

  她一腳踢碎一隻茶几,出了火氣後,開始更衣洗漱。

  依然是一身雪白喪服,綢袍下擺以銀線繡著一圈「福」字,看著普通,其實華貴非常。兩位哥哥待她可謂盡心盡力,哪怕服喪,都要她穿得舒適美觀。

  哥哥們的心,她懂,但她的心,哥哥們不理解。

  「吵死了,都閉嘴!」她一腳踢開房門。

  盧二大哭。「三妹,你你你……你又用腳開門了。」明明是如花似玉一個美姑娘,為何性子卻比烈馬悍十倍?可他絕對不說妹妹粗魯,因為不管盧三娘行為再離譜,那天生的傲氣都給她的舉止染上幾分威風,只讓人戚覺爽俐,不見鄙陋。

  「我一向用腳開門。」盧三娘鳳目殺過兩位兄長。「你們很閒嗎?每天在我房門口大呼小叫?」

  「我們……」盧大瑟縮。他們只是希望盧三娘再好好考慮一下找柳照雪比武的決定,但他們不敢當著她的面說,只好每天到她房門口哭。

  唉,盧三娘畢竟是盧家三代以來唯一的女兒,家裡上下都把她當金枝玉葉,只希望她快快樂樂地成長,她何苦非要去沾染江湖上的血腥?

  「我決定的事,從來不會改變。」何況,盧封在世時,蘆花蕩行事是沒有顧忌的張狂,為此得罪不少人。盧封過世後,若無人撐起這片天,蘆花蕩絕對會被過去的冤仇和某些狼子野心之人的貪婪,撕扯得四分五裂,而盧三娘是絕不能容忍被人欺到頭上的。   

  「我看你們這麼無聊,不如去幫我收拾屋子吧!」她一腳一個,將兩位哥哥踢入閨房。

  盧大、盧二同時慘叫,發現自己淹沒在一片往生蓮花中。

  「這麼多?」蓮花滿滿蕩蕩地鋪滿了一屋子,這該花多少時間和心思,才能摺完成百上千的往生蓮花?

  自盧封過世,盧三娘沒在靈堂掉一滴淚,她的心傷都在這裡了。

  盧大和盧二各自撿起一朵蓮花,開始哭,妹妹掉不出來的淚,他們替她流了。

  悲傷像針,戳穿了心房。眼淚他們可以代落,但妹妹的終生幸福,誰又能替她找到?

  走出繡閣的盧三娘正把手中的劍往腰上掛好,行到後園,金陽烈烈灑灑,驕狂態意。

  又是一個讓人連呼息都覺得燙的天氣。

  她抬頭遠望,那天好高,襯得人更小,但是她盧三娘的心志絕不小,她要昂起下巴,一生暢快瀟灑地活在這世上,誰都不能阻擋她。

  她繞向廚房,提了兩籠包子,往蝦子坳掠去。

  飛揚的白衣在藍天下閃爍,每個遇見她的蘆花蕩居民都用驚艷和著畏懼的眼神看她,這就是蘆花蕩的新主子,繼盧封之後,將要震懾江湖的人物。他們為她驕傲,更憧憬擁有她的將來,必是更豪放壯闊的一頁。

  盧三娘鷹一般掠過懸高的山壁,然後輕盈地飄下來,前頭是一片湛藍的水,她雙腳在水面輕點,只畫出幾圈漣漪,人便遠遠地飛出去,直落河對岸。

  那裡還有一片流沙群,傳說鵝毛不起,舟船難渡,但盧三娘的身影卻化成輕煙,飄飄蕩蕩地,流沙群屈服在她腳下。

  來到蝦子坳入口,盧三娘看著那啟動的機關一眼。那陌生的男人發現自己被徹底困死後,是驚慌還是害怕?

  這也是警告他,無論盧封在不在,蘆花蕩永遠鬼神莫進,外人還是別放肆的好。

  她抬手,關了機關,走進蝦子坳。

  金陽越爬越高,天氣也更熱了,盧三娘鼻尖冒出一點汗珠。

  她來到昨日遇見男人的地方,看見一條頑然站立的身影。

  比起昨天的虛弱無力,他今天可有精神多了。

  她走近男人,依稀間,鼻子似乎嗅到一股冷香,清清雅雅,為這炎熱的初秋添入幾分清涼。昨日來這裡的時候,她也聞到了這股香氣,但那時,她以為是錯覺,今天,她又聞到了。難道這男人天生帶著異香?

  男人轉過頭,她有一瞬間的出神--在金陽燦烈中,她居然看到了梅花繽紛。她眨個眼,再望去,卻是男人清淡的容顏。他五官並不算突出,可貴的是那份冰寒氣質,傲傲冷冷,在萬物間,他獨放光華。

  今天,男人把自己收拾妥當了,布衣灰舊,卻整整齊齊。

  他朝盧三娘拱手。「柳二謝過盧姑娘救命大恩。」

  這番話不假,卻也不真。

  柳二,柳照雪,柳家二公子,誰能說是錯呢?

  「柳二?」盧三娘意味深長地揚了揚眉,把一籠素包子拋給他。「吃吧,等你吃飽,我們有更多的事可以談。」她自拎了一籠包子,飛身上樹,半躺在橫生的枝啞間,微風送來幾許清涼,嗯,還有淡淡的冷香,是他的味道。

  在秋老虎一樣的氣候裡,身旁有這樣一個人,倒是件不錯的事。

  但……他真叫柳二?盧家莊也有個盧二呢,這年頭,爹娘給子女起名都不太用心。

  不過,她還是不相信柳二真的叫柳二,可她也不排斥他。這個傻子雖不老實,但很有些趣味。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番外一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番外二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番外三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TOP

3q you i like

TOP

謝謝分享

TOP

thank u

TOP

thank u

TOP

thank u

TOP

好想看哦!謝謝樓主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