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歡《愛上沉默名媛》【大小姐出清4】

真是太不公平了!
同樣都是父親的女兒,她的妹妹從小受盡寵愛
她享有的卻像是「陌生人」的待遇!
為了讓父親重視她的存在,她等了好久
終於等到一個大好的機會──
聽說這個男人是父親為妹妹挑選的丈夫
如果她和他被「捉姦在床」
父親肯定會對她「印象深刻」吧?
雖然她未來的「妹夫」看起來似乎不太好惹
但是為達目的,她只好先豁出去,再想辦法開溜──
呃,是男人恐怕都不能接受自己被利用吧?
所以當他找上門來興師問罪
她也知道自己是「惡有惡報」,沒得抵賴……
男主角:傅岩峻
女主角:辜雨

楔子

  「呼!」辜雨掛上電話,輕輕吐口氣。
  「怎麼啦?妳的臉色很難看。」經過她身旁的衛茵好奇的問道。看到小雨的眉頭蹙得好緊,似乎是被某件事情所心煩,「是因為剛才那通電話?」
  「今天晚上我得參加宴會。」辜雨無奈的說。
  「宴會?!」衛茵挑起眉。
  「什麼宴會?」祁晴突然跳出來,十分感興趣的問。
  「妳該不會想跟去吧?」衛茵丟個白眼給祈晴。小晴就是愛去湊熱鬧,尤其是人多的地方。
  「可以去幹嘛不去?說不定還可以釣個金龜婿。」祁晴露出嫵媚的笑容。
  「小心妳的愛人找妳算賬。」丁妍在一旁提醒祈晴,要是被她的男人抓到,她鐵定死得很慘。
  「哼!我要把那個男人登報作廢。」祁晴沒好氣的道。
  「你們又吵架了嗎?」辜雨笑著問。
  祁晴與喻智齊兩人是對歡喜冤家,喜歡吵架之後又和好,看得四周的人從一開始的窮緊張,到現在已經變麻木了。反正兩人打是情、罵是愛,旁人管不著。
  「沒錯!」祁晴理直氣壯的道:「在他道歉之前,我是不會理他的。」
  「你們又怎麼了?」辜雨看到祁晴臉上滿是倔強的神情,但眼中卻流露出一絲落寞,辜雨想,祈晴只是逞強罷了,心中還是很愛喻智齊。
  「他說我老愛招蜂引蝶,既然如此,我就要惹一隻更大的蜜蜂,氣死他不可。」祁晴怒氣衝衝的道:「小雨,帶我去宴會,我要去勾搭男人。」
  辜雨搖搖頭,「不行!」
  「為什麼?」祁晴不滿的嘟起紅唇。
  辜雨輕敲了下祈晴的腦袋,「說是宴會,倒不如說是家族聚會。我不希望妳們跟去,結果招惹來異樣的目光。」
  外人怎麼看她,她都無所謂,可是她不想她們因為和她在一起,引來許多敵意及指指點點。
  祁晴拍拍辜雨的肩膀,「就是如此,我才要跟妳去呀!」
  怎能讓小雨一個人去面對那些蜚短流長呢?
  「我也去!」衛茵點點頭,「有我們保護妳,看誰敢在妳背後亂嚼舌根。」
  看著兩位好友,辜雨心中充滿溫暖,她緩緩露出笑容,「不用了,這場戰,我會自己打,我不希望牽連你們,畢竟這是我自己該去面對的問題,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
  「這樣的話,我就不能去釣男人了,真是可惜!」祁晴唉聲歎氣的道。
  「小雨,妳放心,要是有人膽敢欺負妳,我一定找他算賬。」衛茵摩拳擦掌的道。
  「妳放心好了,再怎麼說,找也是辜家的一分子。」辜雨幽幽的歎息。
  他們總不會將她生吞活剝吧?

TOP

第一章

  她的存在很微妙。
  傅岩峻注意到她,她穿了一襲黑色洋裝,露出雪白修長的小腿,直順又漆黑的秀髮沒有任何裝飾的被在微露的香肩上,兩隻眼睛宛若夜空下閃爍的星子,微卷的眼睫低垂,看不出裏面的心思,甜美的小臉蛋上肌膚閃爍著誘人的光澤,紅唇不點而絳,目光在看向會場中的人們時,總是帶著淡淡的疏離感。
  她人在這,心卻不在這。
  傅岩峻很清楚那位女子根本沒把心思放在這場宴會上,要不然她不會把自己窩在角落,用淡然冷漠的神情掃視全場。
  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
  照理來說,來這裏的人應該都是政商名流,但是他從未在任何正式場合見過她。
  傅岩峻感到興味盎然,他撫著下巴,眼睛像獵豹緊盯著獵物般,窺視著她的一舉一動。
  她似乎感覺到不安,有所警惕,睜著碩大眼眸四處張望。她秀眉微蹙,仿佛察覺到有人在盯著她。
  傅岩峻勾起一抹淡然慵懶的微笑,不慌不忙的等待她發現,然而還沒等到她把視線投過來,一名男子突然走到她的身邊。
  他打從心底感到深深不悅,他微瞇著眼睛,注意到與她說話的男子正是辜正行!
  兩人親密的模樣,引起傅岩峻的好奇。
  看得出來辜正行與她很熟稔,他逗她開心,讓她終於露出一抹笑容,那抹笑容像是在雪地裏綻放的豔色花朵般,教人無法把目光從她身上移轉開。
  傅岩峻瞇起眼眸,心一動,內心深處升起一股詭異的感覺。
  他想要瞭解她。

  有人在看著她!
  辜雨蹙起眉頭,感覺一道灼熱視線停留在自己身上好久,令她渾身不自在。她忍不住四處張望,看是哪名無聊男子……
  「妳窩在角落做什麼?」
  辜正行突然從身邊冒出來,把她嚇了一大跳,她瞠大眼眸,無言以對。
  「妳怎麼不說話?」辜正行在她面前揮動手掌,「瞧妳呆滯的模樣,我把妳嚇傻了嗎?」
  「才沒有!」辜雨打掉在眼前不停晃動的手掌,擺出沒好氣的臉孔道。
  「沒想到妳這麼容易就被嚇到。」辜正行眉峰微挑,臉上有一絲促狹。
  「我並不是被你嚇到。」辜雨冷冷反擊。
  「是嗎?」辜正行一副不相信的表情,「妳應該照鏡子看看剛才妳錯愕的模樣。」
  「你找我到底有什麼事?」辜雨並不打算在這個話題上繞圈子,她質問著。
  「唉!妳有必要擺出這張死人臉孔嗎?是人都會被妳嚇到。」辜正行打趣的說,想逗她開心。
  「哦?這麼說的話,你不是人嗎?」辜雨嘴角露出一抹笑容,目光斜睨著他。
  「終於笑了。」辜正行輕笑,「看妳板著小臉,嚇得在場所有男人都不敢接近妳。來!笑一個。」他用手指戳戳她的臉頰。
  辜雨把他的手指打掉,目光瞪著他,露出又好氣又好笑的表情,「我來這裏又不是為了釣男人。」
  「妳二十五、二十六歲了吧?」
  「那又怎樣?」辜雨不懂他為何提起她的年紀。
  「照理來說,這個年紀也應該有個男朋友……」辜正行沈吟著,「需不需要我幫妳介紹幾個男人?」
  「不要!」辜雨把頭別過去,毫不領情。
  「為什麼?」辜正行好奇的問。
  「我不想交男朋友。」她冷冷的拒絕。「我對男人沒興趣。」

  「什麼?」辜正行張大嘴巴,露出錯愕的表情,「為什麼妳不想交男朋友?難不成……」他用詭異的眼神盯著她,欲言又止。
  看他的神情就知道他想歪了,辜雨蹙起眉頭,「你想說什麼就直接說。」
  「妳該不會……喜歡女的?」
  「你在胡思亂想什麼!」辜雨頓時沒好氣的斜瞪著他。
  辜正行替自己喊冤,「是妳說妳對男人沒興趣。」
  「沒興趣並不代表我對女人有興趣。」辜雨抿著嬌豔的紅唇,清冷眼眸睇向他,嘴角微微一勾,皮笑肉不笑的道。
  「為什麼對男人沒興趣?」辜正行摸摸下巴,一臉深思。
  「我父親是個活生生的例子,你認為我對男人應該抱有任何期望嗎?」她淡然的道。
  她的目光注視著會場,突然間,與一雙深邃的眼眸對個正著,她心一動,兩雙眼睛隔著一段不算遠的距離遙望著彼此,誰也不讓誰。
  辜雨不想就此認輸,卻看到男人的眼眸躍上一抹興味,薄利雙唇微勾起來。
  看到男人的笑容,辜雨起了一身雞皮疙瘩,耳邊響起辜正行苦口婆心的話。
  「小雨,別太灰心,世界上跟我一樣的好男人多的是,妳別擔心會找不到好男人。」辜正行安慰時,還不忘往自己的臉上貼金。
  辜雨把視線從男人身上移開,她白了辜正行一眼,感到又好氣又好笑。
  「要是像你這種花心大蘿蔔叫好男人,那世界上的好男人一定全死光,不然就是窩在媽媽的肚子裏還沒出生。」
  「什麼?妳瞧不起堂哥嗎?」辜正行捏捏她的小鼻頭。
  「別捏我的鼻子。」辜雨打掉他的手,瞪了他一眼,然後漫不經心的問著,「對了,我左前方的男人是誰?」
  「左前方?」順著她說的方向,辜正行看到那個男人投射過來的目光,臉色一變。
  「小雨,最好離他遠一點。」辜正行神情凝重的警告。
  「為什麼?」辜正行慎重的表情引起她的好奇,她能感覺到那個男人灼熱的視線一直在自己的身上徘徊。
  「他是……」辜正行欲言又止。
  「他是誰?」辜正行表現得越是反常,越是引起辜雨的興趣。

  「反正妳離他遠一點就是了。」辜正行沒有回答她,只是苦口婆心的勸她遠離那個男人。
  「不!」辜雨嘴角微勾,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吐出威脅的話,讓辜正行頭痛不己,「如果你不跟我老實說的話,無所謂,但我不能保證我不會找上他。」
  「妳說什麼?」辜正行快抓狂了。
  「我遲早會知道那個男人是誰,與其從別人口中得知,倒不如你直接跟我說比較快,難道不對嗎?」辜雨巧笑倩兮的道。
  辜正行頓時無言以對,手拍了下額頭,翻了個白眼,無語問蒼天。
  「好吧!我說就是了。」他無奈的道。
  「既然知道早說晚說,還不是一樣要說,你一開始就應該告訴我才對。」辜雨臉上露出嫵媚的笑容,眼中閃爍著笑意。
  「我只是怕……」
  「怕什麼?」辜雨眨眨清純的眼眸,一臉無辜的表情,「我都沒怕了,你為什麼要怕?什麼時候你的膽子變這麼小?」
  「因為我瞭解妳的個性。」
  「哦?」辜雨柳眉輕挑,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你瞭解什麼?」
  「如果妳知道那個男人是誰的話,妳一定會主動跑去撩撥他。」
  「聽你這麼說,我更好奇了。」
  辜正行苦笑,「早知道我不應該跟妳說才對。」這樣反而勾起她的興趣,簡直是自掘墳墓。
  「但就算你不說,我還是有辦法知道。」辜雨笑得又無辜又嫵媚。
  辜正行舉起雙手投降,「好吧!我說就是了,不過妳要答應我一件事。」他的表情霎時變得嚴肅。
  「什麼事?」辜雨微偏著小腦袋,「為什麼要我答應?」
  「因為我不想妳因為他受傷,更不希望妳去招惹他。」
  「這就是你的條件?」辜雨柳眉微挑。
  「是的。」辜正行點頭。
  「可以呀!」
  她回答得很輕鬆,反倒讓辜正行懷疑。他蹙起眉頭,一臉懷疑,如火炬的眼眸緊盯著她。
  「妳答應得這麼快,反而讓我有不祥的預感。」
  「你在擔心什麼?」辜雨微笑的問:「怕我會受到什麼傷害?難不成那個男人比毒蛇猛獸還可怕?」
  「他是……」辜正行最後宣告放棄,「好吧!我直接告訴妳他是誰好了。」
  「他是誰啊?」辜雨好整以暇的追問。
  辜正行臉色凝重的道:「他是傅氏集團的少東,叫傅岩峻,是妳父親看中的女婿,最近老一輩的在強力撮合妳妹妹辜晴和他的婚事,所以他勉強算得上是辜晴的男朋友。」
  「原來如此。」辜雨臉上的笑容消失,眼眸變得幽黯,「親愛的堂哥,你怕我會做出什麼傻事?」
  「這個嘛……」辜正行摸摸鼻子。
  看他乾笑的表情,辜雨乾脆說出他內心的話,「你是怕我跟那個男人有糾纏,會惹火長輩,甚至我父親?還是你認為我會去勾引那個男人?」
  「妳會這麼做嗎?」辜正行反問她。
  「這個嘛……」她低頭輕吟。
  「小雨,妳沒有必要把麻煩攬上身。」辜正行顯得一副緊張兮兮的模樣,讓辜雨忍不住逗弄他。
  「如果我說我想認識他呢?」
  「小雨……」辜正行眉頭蹙得更深,滿臉憂鬱。
  辜雨忍不住輕笑,「你別擺出這種表情,好象我做了什麼一樣。」
  「小雨,答應我,離他遠一點。」辜正行要求道。
  「為什麼?」
  「妳明知道妳接近他,叔叔一定會生氣……」
  不等他把話說完,辜雨就仰起小臉蛋,淡淡的挑釁道:「我為什麼要怕他生氣?」
  「小雨,答應我,別去找他,離他遠一點,他不是妳能玩得起的男人。」辜正行看著她淡漠的表情,心裏忐忑不安,很怕她去找麻煩,更何況傅岩峻那個男人並不是那麼好招惹,他怕她會玩火自焚。
  「好啦!瞧你擔心的模樣。我答應你,離他越遠越好。」辜雨沒好氣的道。
  不過就算她不去找他,她有預感,他也會主動找上門。

  「爸。」辜雨輕喊了一聲。
  眼前的中年男子是她的父親,只見他淡淡的掃了她一眼,見到是她後,便把頭轉開。
  他的動作教她感到寒心,父親眼中根本沒有她的存在。
  「有事嗎?」辜正天不冷不熱的道,對女兒的態度仿佛她是個陌生人。
  辜雨聽父親這麼一問,心迅速往下沈。
  「沒……沒事。」她眼瞼低垂,小拳頭緊握,指甲深深刺進手掌心裏,心底充滿一片涼意。
  對父親而言,她這個女兒有與沒有似乎沒什麼分別,既然如此,又為何要生下她?
  只因為父親和母親是政策婚姻?還是因為母親的要求,才把她留下來?
  許多的問題得不到答案,辜雨曉得,只怕問了,父親也會老羞成怒。
  看到父親的目光不放在自己身上,而是落在會場間,笑容可掬與人打招呼,根本不理會她,除了心酸外,她還湧起一股憤怒。
  「爹地!」辜晴像只翩翩小蝶兒飛奔進父親的懷裏。
  辜晴,是她同父異母的妹妹,是父親深愛的女子替他所生的孩子,自然與她這個在政策婚姻下的產物待遇不同。
  辜正天用憐愛的眼神看著小女兒,「小晴都這麼大了,動作別孩子氣,都要給人看笑話了。」
  父親的動作既溫柔又充滿呵護,讓辜雨見了,心中有著又酸又痛的感覺。
  同樣都是他的女兒,態度卻差了十萬八千里。
  辜雨已經分不清心裏充滿的是嫉妒還是羡慕,滿滿不是滋味的感受充斥在胸口,瞧他們兩人其樂融融的模樣,自己仿佛成了多餘的。
  「啊!妳也來啦?」辜晴這才注意到她的存在。
  辜晴沒有喊她為姊姊,在辜晴的心中,辜雨的存在有點討人厭,又因為辜雨和辜雨的母親的關係,害得她與她的母親成了別人眼中的第三者。
  就算辜雨的母親死了,她和母親也不能扶正,只因為辜雨的母親想不開而自殺,在辜雨外公強力的壓力下,父親根本不敢有所違背,所以辜晴討厭辜雨這個姊姊,更何況又不是同個母親生的孩子,她更討厭辜雨。
  辜雨向她微微點頭,維持著不冷不熱的態度。
  辜正天忍不住皺眉,冷冷的斥了一聲,「妳這是什麼態度?小晴跟妳打招呼,妳這個做姊姊的也不會應一聲嗎?」
  看到辜晴裝無辜又得意的表情,辜雨心一痛,繼續保持沉默,小手緊緊握拳,指甲深陷掌心裏。
  「妳幹嘛不說話?道歉也不會嗎?」辜正天眉頭皺得更緊。
  「爹地,別在這裏生氣,會讓人看笑話的。」辜晴在旁邊安撫道。
  辜雨在臉上戴上冷漠的面具,關上心扉大門,目光冷冷的注視著氣憤的父親和假好心的辜晴,不發一語。
  「妳難道沒什麼話好說嗎?」辜正天沒好氣的問著。
  「我該說什麼?」辜雨漠然的道。
  「道歉!我要妳道歉。」辜正天用冷硬的語氣命令著。
  辜雨注視著父親,心一片冰涼。
  辜正天被她黑白分明的眼眸看得有些心虛。她這張臉讓他忍不住想起前妻,她緊盯著他的模樣,像是怨魂無聲譴責著他的負心。
  良久,四周只剩下呼吸聲,眾人紛紛朝這裏投射過來好奇的目光。
  「怎麼啦?」辜正行出聲打破這片沈寂,他走到辜雨身後,手搭在她的香肩上給予她勇氣。
  然而這個舉動看在躲在暗處男人眼中,他的臉色微沈,清冷眼眸中閃過一抹寒光。
  「沒什麼。」辜雨頭低了下來。
  她不想讓任何人看到她臉上的落寞,她早該習慣了,不是嗎?

  辜雨嘴角輕輕往上揚,露出一抹苦笑。
  辜正行拍拍她的肩膀,在她耳邊輕聲低語,「妳先離開,這裏交給我處理。」
  辜雨輕點了下小腦袋,看了盛怒的父親一眼,她的心如槁木,眼瞼低垂遮住清冷的眼神,掩飾內心的期盼和寒意。
  明知道她渴望的是不可能給予的親情,她還是把希望寄託在父親身上,哪怕只要他一句話,就能撫平她這些年來的委屈。
  她不怪父親的負心,畢竟父母的婚姻只是商場上的利益交換,可是再怎麼說她也是他親生女兒。
  為什麼他能給辜晴的疼愛,就不能施捨她一些呢?
  辜雨背對著父親,隱約聽見他的咆哮聲,她的心好冷!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TOP

谢谢分享

TOP

謝謝您的分享

TOP

謝謝

TOP

謝謝lz

TOP

謝謝

TOP

谢谢分享

TOP

好睇的一本書!支持!

TOP

thanks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