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光《兼差陪睡》【女人我最大2】

到底是哪個不長眼的女人?!
否則像他這麼優質的好男人,
怎麼可能在見面前就慘遭退貨,
而且自此開始走衰運,
還因打賭輸了,得客串什麼一日公關,
哈!沒想到第一個要伺候的,
就是他那個無緣的相親對象,
哼!就讓他粉墨登場會一會她,
至少也要問出被退貨的理由,
平復他受創的心靈,
可是人家好像不認得他耶!
包下他整晚也只因他聲音很像某人?
後來甚至大膽開口要他當陪睡!

楔子

  位於某地下室一樓的夜店因為正逢萬聖節,舉辦了場化妝舞會。

  不到十點,裡頭已經擠滿精心裝扮而來的男男女女,舉凡是童話世界裡的人物,甚至是迪士尼人物,或者是中外鬼怪、國內外知名藝人,都有人裝扮前來共襄盛舉。

  幾百坪大的夜店,飄著淡淡暈黃的燈光,偶有銀白色雷射光線在其中掃射打轉,添增幾分詭魅氣息。

  「我要回去了。」在吧台較暗的一隅,清亮的女音淡淡地拋下這句話。

  「子頤,別急著走,遊戲都還沒開始。」坐在她身旁,一身瑪麗蓮夢露打扮,臉上戴著古怪面具的女子忙扣住她。「幹麼,不是你說要來的嗎?我可是特地瞞過你哥才把你帶出來的,你不要忘了,你還未成年耶,你要是在這裡走散了,我回去會被殺的耶。」

  戴著遮去半邊臉面具的徐子頤噘起粉嫩的唇,不悅地坐回原地。「可是,我不想扮成茱麗葉啊。」很俗耶。

  「有什麼關係,絕對不會撞衫。」為了不撞衫,她可是很努力地構思呢。「瞧,那邊的吸血鬼至少有十個,白雪公主也出現兩個,就連裝扮成灰姑娘的也不只一個人,多沒創意啊,哪比得過我們兩個?」

  「宇姊,我們是為了不撞衫才扮成這樣的嗎?」

  「是啊。」杜心宇點了點頭。「你沒發現打從我們進店到現在,都沒有出現跟我們一樣裝扮的人嗎?化妝舞會嘛,就是要別出心裁,要不然老是那幾種小兒科裝扮,多無聊啊。」

  「可是我扮成這樣很彆扭。」真不知道宇姊到底是上哪找到這些服裝的,居然連假髮都有。

  舞會上人好多,還好戴著面具,不然她會覺得很丟臉。

  「才不會,說不定你待會還能遇到羅密歐。」

  「又看不到臉。」這場化妝舞會規定要戴面具,管他是什麼樣式的都可以,反正就是一定要戴就對了。

  她不懂為什麼,但既然是遊戲規則,她就照辦。

  「反正好玩就好,你別忘了是你強力跟我推薦,我才勉為其難陪你一起來的。」虧她還唬弄她大哥,說是為了幫她補習才把她借調出來的。「別忘了,你可是明年要考高中的人。」

  她下次模擬考要是沒進步,她就掐死她。

  「是是是。」別在這個時候提那麼掃興的事嘛。

  兩人聊著,突地聽到舞池中央傳來主持人的聲音,「遊戲開始。」

  霎時整間夜店歡聲雷動。

  「第一關,找彩蛋,最快找到五顆彩蛋的人回到舞池這裡,就可以換到一樣精美禮物。」主持人拿著麥克風高分貝地喊著,「彩蛋總共有一百顆,散佈在夜店裡的每個角落,所有包廂都可以入內尋找,現在,遊戲正式開始!」

  主持人聲落,待在舞池,甚至是各個角落的人,立即毫無目的地全速衝刺著。

  「走,我們也去找。」杜心宇拉著徐子頤就要往裡頭走廊跑。

  「等、等一下。」跑沒兩步,她突地蹲下身子。

  「怎麼了?」

  「姊,我的腳扭到了。」

  「就跟你說不要穿那麼高。」杜心宇蹙起金黃色的眉。

  「高一點,才不會讓人家發現我年紀小啊。」

  「算了、算了,我扶你到吧台休息。」現在就數那個地方沒有人,而且也安靜一點。

  「不用了,你去找彩蛋吧。」

  「那怎麼行?把你一個人丟在這裡,要是出了什麼事,我怎麼跟你大哥交代?」她可不敢想像後果。

  「不會啦,反正吧台那邊又沒有人。」安全得很。

  杜心宇忖了下。「不行,最近家族裡頭問題多多,放你一個人,我不放心,姑姑和姑丈前陣子才出了事,我不能不小心。」杜家雄厚的黑道背景,時常引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儘管現在已經漂白成媒體集團,但有些恩怨還是會無可避免地落在下一代身上。

  身為杜家的女兒,她有辦法自保,但她這個可愛的表妹,怕是一點縛雞之力都沒有。

  「可是,我想要精美獎品。」徐子頤扁起嘴。

  「你以為會是多好的禮物啊?跨年活動中,送得最好的也不過是一克拉美鑽,現在離過年還很遠,禮物不會那麼好。」杜心宇不由分說地扶著她走回吧台,再替她點了杯無酒精飲料。

  「姊,彩蛋。」

  「嗄?」杜心宇才放下飲料,便見她自一旁的盆栽裡頭掏出一顆彩蛋。「不會吧,藏在這種地方?」

  「姊,那邊也有!」她驚喊著,指著另一隻盆栽。

  「哇,兩顆了耶。」杜心宇放聲大笑著。「真不敢相信,光是這裡的盆栽就藏了兩顆,那群人要是知道,絕對會嘔死。」

  「姊,去找啦,只剩下三顆而已,把五顆湊齊了。」她抓著杜心宇薄薄的衣角。

  「可是……」這裡龍蛇混雜,留她一個人在這裡,感覺就好像把一隻小羊丟進狼群。

  「沒問題的啦,我會乖乖坐在這裡等你。」

  「你那麼想要獎品啊?」

  「送什麼倒無所謂,重要的是參與遊戲的過程。」她老是被綁在家中,哪裡都不能去,難得這一回可以出來,雖然腳扭傷了,她還是希望宇姊可以玩得開心,順便把這一份開心傳遞給她。

  「好吧,那你可千萬別亂跑。」

  「姊,加油。」

  「沒問題,看我的。」不過一眨眼的工夫,杜心宇高挑的身影隨即消失在左側的長廊底。

  笑眼目送著她,隨即,便乏力地趴在吧台上。

  嗚,她難得能夠出門,居然背得扭到腳,坐在這裡,面對著不認識的酒保,感覺好悶哦。

  排除萬難來到這裡,到底是為什麼?

  自艾自憐地歎息著,突地發覺身旁有片陰影襲來,她下意識戒備地側眼探去,發覺身旁多了幾個戴著面具的男人。

  「你是杜心宇杜小姊?」帶頭的男人問著。

  「……我不是。」找宇姊?這男人橫看側看都不覺得是善類,找宇姊做什麼?

  最近舅舅家好像很不安寧,連帶的爸和媽都出了事,而眼前這些人,該不會是跟那些事有關吧?

  「那麼,你是徐子頤了?」男人咧嘴笑著。

  糟,不妙!

  不安的念頭一湧上心頭,徐子頤跳下椅子忙往出口跑,但才跑了兩步,便被人整個人扛起。

  「救命啊、救命啊!」她大聲喊著,向一旁的酒保求救。

  「不好意思,我妹喝醉了。」帶頭的男人隨口說著,立即命令幾個大漢將她扛到外頭的停車場,硬是將她塞入一輛休旅車裡。

  「你們到底要幹什麼?」她死命掙扎著,一雙腿卡在車門邊,就是不肯坐進椅子裡。

  男人不語,一記火辣的巴掌往她粉嫩的頰面招呼過去,但見她唇角微滲血絲。

  她痛得放棄掙扎,一隻鞋掉在車門外,然後被人推進裡頭,關上車門。

  完蛋了,她怎麼會遇到這種事?

  要是她真被人擄走,出了什麼事,宇姊豈不是要自責死?

  不行、不行,她一定要逃,至少不能害到宇姊。

  她張眼睇著四周,發覺身旁各坐著一個大漢,前後亦是,根本是將她的生活給堵死了,她要怎麼逃?

  徐子頤咬住下唇,淚水在眼底打滾,突地──

  叩叩叩,有人敲著車門。

  「不好意思,我撿到了一隻鞋,是不是你們的?」前座拉下車窗,外頭有個男人拿著她掉落的鞋。

  她聽見聲音,張大眼,放聲喊著,「哥,救我!」

  是大哥的聲音,儘管不懂他怎麼會跑來這裡,但能遇到他真的是太好了。

  車門外的男人戴著面具,朝她瞅了一眼,隨即笑道:「嗨,我的茱麗葉,我總算找到你了。」他一身羅密歐的打扮。

  她聞言,微怔。不是大哥,可是聲音好像。

  坐在駕駛座的男人,立即踩下油門,瞬間卻又放掉,因他的脖子上頭架了把西洋劍。

  「別動,這是真的劍。」站在車門外的男人好心地提醒著。「千萬別動,我已經喝了不少酒,一個不小心就會刺傷你的。」

  「喂,發生什麼事了?」車門外有人問著。

  「三劍客,過來幫幫忙吧。」站在車門外的男人往後笑喊著,手一偏,西洋劍微微刺進開車的男人胸膛。「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有點醉了,手偏了,但是應該不會很痛吧。」

  些微的血滲透了襯衫,開車的男人嚇白了臉,坐在駕駛座上動也不敢動,眼看著其他三名手上也拿著西洋劍的男人將車子包圍。

  「麻煩把車打開,把我的茱麗葉還給我。」男人笑著下令。「快,我沒有耐性。」

  手上微微施壓,開車的男人立即喊道:「開門!」

  車門刷的一聲打開,裡頭走出一個大漢,三劍客之一立即上前,確定裡頭的女孩下車,立即將她包圍在身後。

  「拜拜。」羅密歐打扮的男人給了記飛吻,而車子已經揚長而去。

  他回過頭,睇著被救下來的女孩,漾起滿臉笑意。「嗨,茱麗葉,你怎麼沒等我來呢?」他拿著她的鞋子走到她的跟前。

  餘悸猶存,徐子頤戒備地看著眼前的四個男人。

  突地,羅密歐打扮的男人在她面前單腳跪下,幫她穿起鞋,教她不由得瞠圓眼,意外他突來的舉動。

  「下次要小心一點。」男人輕勾笑意,好看的唇挑起漂亮的弧形。

  「你、你是誰?」她認識他嗎?

  他抬頭,黑色的皮革面具遮去他大半的臉,但還是可以看出他有一雙迷人的眼,以及一張好看的唇。

  「我是你的羅密歐啊。」他回答得理所當然。

  「啐,你什麼時候成了人家的羅密歐了?」三劍客之一極為不齒他的行徑。

  「你不知道今天的最後主題是配對遊戲嗎?」羅密歐依舊笑著,隨即站起身。「我是羅密歐,她當然是我的茱麗葉,這是我們的緣份。」

  「那你不進去了?」

  「好歹也先送茱麗葉回家啊,她一定嚇到了。」男人面對她,正要問她住哪裡,卻聽到遠方有人喊著──

  「放手,你們在做什麼?!」

  徐子頤朝聲音來源探去,脫口喊出,「宇姊!」

  「你認識的人?」男人瞥了幾十公尺外的影子一眼,回頭瞧她瑟縮地點點頭,他勾起邪魅笑意。「那麼,我就不打擾了。」

  「等等,你叫什麼名字?」見他要走,她不由得抓住他。

  男子回頭,依舊是慵懶得教人難以忽視的笑。「有緣我們會再見面的,再見了,我的茱麗葉。」話落,他在她的唇上輕輕地偷了香吻,像是一陣風地輕拂去她唇角的血漬,然後和三劍客消失在停車場的另一頭。

  「子頤,你沒事吧?」杜心宇氣急敗壞跑來,壓根顧不得假髮都快掉了,模樣十分狼狽。

  「我沒事。」她恍惚地瞪著早已不見人影的停車場一隅。

  她是不是在作夢?如果是,感覺為何是恁地真實?

  微顫地撫住唇,感覺那一閃即逝的淡淡溫熱摻著酒意殘留在她的唇上,鐫鏤進她的心版深處。

TOP

第一章

  大樓淡灰色的強化玻璃將外頭陰霾的天色襯得更糟,而坐在這間辦公室裡的男人,更是打幾天前便一直陷在空前絕後的陰鬱之中。

  他,華元靖,華東金控董事長。

  五年前在美跳級修完企管和財經雙博士,而後空降到華東金控,擔任董事長一職,原以為青澀的他,只是家族企業底下的一枚監控棋子,不少企業家正等著看笑話,豈料他才接掌,立即以鐵腕作風,大刀闊斧地整頓整個金控體系,再以柔性姿態拉攏體系裡頭幾個高級主管,共同推出數件亮眼方案,甚至還合併兩家銀行,短短五年之內,交出教前輩也咋舌的成績單。

  此外,外形俊俏的他,以他與生俱來的魔力和家族財團的光環,輕易地打進社交圈裡,他迷人多情的笑,更讓他成功地擄獲名門千金和貴婦的心,成為社交圈內的寵兒。

  在企業界和社交圈裡,可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而一切皆一帆風順的他,為何此時此刻顯得如此陰鬱?

  只因,在家族壓力底下,他不得不完成政策聯姻。

  華元靖微挑起濃飛的眉,似笑非笑地看著手上的相親資料,上頭除了對方的身家資料,還附上一張照片。

  長相好、身段好,學歷更是幾乎能與他匹敵,家世背景也是好到無可挑剔,他可以理解長輩們為什麼硬要促成這段姻緣,只是,這個女孩……長宇媒體集團的徐子頤,目前擔任長宇電視台節目部的總經理,她可以算是這一輩的名門千金裡,最令人激賞的一位。

  她是長宇集團的小公主,老總裁是她的舅舅,而其他的高級幹部則是她的表姊妹們,而現任的聘請總裁則是她的親哥哥,對她寵溺有加。

  只是,儘管身處媒體圈,卻不曾見她參加過任何宴會,或者是出現在媒體面前,更別提聽她傳過任何的緋聞,事實上,他沒和她交談過,甚至根本沒見過她。

  難道說,她是一個無趣的工作狂?

  要是跟這種個性的女人交往,有什麼樂趣可言?他可以想見,未來的日子會有多麼灰暗。

  他要的女人,不一定要有頂級的面貌和身段,但是一定要有共同的興趣,要不然怎麼有共同的話題?沒有共同的話題,要怎麼產生共識?

  這樁婚事,美其名是相親,實際上根本就是強迫中獎,無論他接不接受,根本無法改變事實,說真的,這門親事他真的好想退,卻礙於長輩們。

  要是對方能夠主動拒絕,不知道該有多好,可惜的是,他太過完美,對方不可能放過他吧。

  正想著,辦公桌上的電話通話鈕突亮──

  「董事長,長宇媒體集團董事長徐照廷來訪,但是他並沒有預約,您要見他嗎?」電話傳來秘書姚麗言有些為難的軟音。

  華元靖長指輕敲著桌面,微忖了下,道:「讓他進來吧,把接下來所有的行程住後延。」

  才想著相親一事,對方的哥哥就找上門來了?

  怎麼,是怕他跑了不成?

  不,基於捍衛家族面子,他是絕對不會逃的。

  生在這個家族裡,自己未來該貢獻什麼,他很有自知之明。

  華元靖淺勾著魅惑眾生的笑,在門板打開的瞬間起身,並伸出手來。

  「你好。」

  徐照廷緩步走向他,伸手與他相握。「你好,今天真的很抱歉,打擾你了。」

  「怎麼說是打擾呢?徐先生極有可能成為我未來的大舅子,今天是來探望我,不算打擾。」華元靖笑意依舊,領著他走到一旁候客專用沙發坐下。

  徐照廷聞言,微露出為難的笑。「我來,要談的便是這一件事。」

  「嗯?」

  「關於相親一事,還是請男方取消吧。」儘管很難開口,徐照廷還是開門見山的說明來意。

  華元靖表面上不動聲色,暗地裡可樂得很呢。「你的意思是說,你們要拒絕這門親事?」好極了,今天晚上絕對要好好的大玩特玩不可。

  「是的,這一件事,我已經跟華老談過,他老人家也體諒了,不過,我認為還是該親自跟你說一聲,以示尊重。」

  「是嗎?」老爸已經答應了?這麼輕易的罷手?「不過,你能夠告訴我,為什麼令妹會拒絕相親?」

  雖說拒絕相親正好稱了他的心,但是,他不懂自己有什麼被拒絕的理由。

  「舍妹說她配不上你,而且她的年紀還輕,暫時不想談婚事。」徐照廷簡單說完,隨即起身。「真的非常抱歉,也請你別將這件事放在心上。」

  「不會。」

  目送著他離開,華元靖獨自坐在沙發上。

  不過短短幾分鐘,便讓他數天來的陰鬱一掃而空,一切盡如他意,照道理說,他應該覺得開心,但是不知怎的,他卻有種自己被狠狠拒絕的挫敗感。

  他這一輩子一帆風順,此際更可說是意氣風發,真的還沒嘗過什麼叫做挫敗,感覺不太舒暢,有點悶。

  不過無妨,今天晚上,他非要大玩特玩一頓不可。


  「這是什麼玩意兒?」

  「願賭服輸。」

  「誰說我不服?可問題是,你叫我穿這種衣服?能不能有點品味?」

  董事長辦公室裡,兩個男人正在互相拉鋸著。

  「亞曼尼還不夠有品味啊?」鄭威邦不禁發噱。

  「重點不在品牌,而是設計。」華元靖瞪著拿在手上,有著荷葉領的絲質粉紅襯衫,再瞪著一旁緊身亮皮黑色皮褲,好看的臉黑了大半。「有哪個男人會穿這種夾服啊?」

  「你是瞧不起設計師嗎?你不知道今年除了走狂野路線,也走古歐式的紳士風,又不是要你全裸上陣,不過是要你穿個衣服,你也能囉唆這麼久,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

  「誰說我不是男人?!」

  「那就穿啊!不要忘了,你昨天可是賭輸我,是你自己說願意聽我差遣一日的。」鄭威邦動作快速,隨即將他身上質感極好的襯衫脫下。

  「天曉得你竟然要我當一日男公關!」

  「我開的是男公關店,不找你當一日男公關,難不成要找你當一日女公關啊?」鄭威邦硬是幫他套上襯衫。「拜託,不就是要你見習一夜罷了,又不是要你去死,你這麼抗拒做什麼?」

  「我能不抗拒嗎?」華元靖瞪著身上的絲質襯衫,質感是出奇的好,但一貼上身,還是讓他很難不抗拒。

  不完全是因為這一身打扮,更因為鄭威邦開的男公關店Touch,是采會員制,而能夠入會的,不是名門千金,就是豪門貴婦,再不然便是事業女強人。

  說到底,裡頭有八成以上,會是他熟識的女人。

  他要是以這一身裝扮出現,就不知道要被笑多久了。

  一想到自己即將淪為笑柄,他便忍不住想哭,都怪他昨天酒喝得太多,玩得太瘋,以至於落到今天這種下場。

  「少囉唆,你就算抗拒,我也一樣會推你到外場。」鄭威邦在旁吆喝著。「快快快,動作快,別像個娘們扭扭捏捏的。」

  華元靖沒好氣地瞪他一眼,隨即換上黑皮褲,如壯士斷腕般的,大步朝外走去。

  「這才對嘛。」鄭威邦拍拍他的肩,隨即搭著他的肩往外走。

  辦公室外是條鋪著地毯的長廊,直走到底,向右轉到底,有扇門,過了那一道門便是外場,而除了外頭的數十桌,裡頭更備有包廂,是供客人休息兼玩樂的。

  正值糜爛的午夜子時,外場燈光昏暗,僅以一盞盞燈火代表桌數,各桌則以奧地利毛霧藝術玻璃所製成的圓形屏風相隔。

  場內飄揚著頹廢藍調樂風,時而可聞低低的交談聲,更夾雜著刻意壓制的笑聲。

  走到吧台邊,一桌桌的客人皆被圓形屏風給擋去面容,但光聽到聲音,華元靖便猜得出對方是誰。

  「放心,我絕對會幫你找個好客人,不會讓你被欺負。」鄭威邦很義氣地表示,隨即要人調來今日入場的客人名單。

  「唷,真夠義氣哪。」華元靖酸酸地嘲諷著。

  要是真夠義氣,就該一筆勾銷,別要他真的當一日男公關。

  「放心,交給我吧,況且,你明天又不用上班,你就好好地放開心胸,大玩特玩吧。」鄭威邦邊說,邊查看名單。「我是不知道你先前在煩什麼啦,不過,既然危機已經解除,那當然要好好地放鬆一下嘛。」

  「多謝啊。」是啊,就因為徐子頤拒絕相親,他才會邀三、五個好友一道到夜店玩,結果現在可好玩了。「你看那麼久做什麼?」

  華元靖不耐地朝他手的名單一探,乍見上頭寫著徐子頤三個字。

  「徐子頤?」他不由得脫口而出。

  「欸,你跟她熟嗎?」

  「不熟。」他想也不想地回答。

  只是,那個從未傳過緋聞或者負面新聞的女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不太符合她的形象啊。

  「我跟她可熟了,她是我店裡的常客。」鄭威邦又繼續翻著名單,突地又停下手上的動作。「就這樣吧,別說我對你不好,把你玩得太難看,既然你跟她不熟,我就介紹你坐她的檯,這樣你就放心一點了,是吧?」

  話落,便推著他住徐子頤那一桌前進。

  「喂,等等!」華元靖低聲喊著。

  他跟她是不熟,但是她肯定瞧過他的照片,現在走到她面前,豈不是要丟臉丟到姥姥家去了?

  「放心,她很靜的,頂多要你陪她喝酒而已,連聊天都免了。」話落,鄭威邦輕敲著圓形屏風。「可以打擾一下嗎?」

  但見圓形屏風底下的輪子微動,露出些許內景。

  華元靖斜眼睨去,裡頭是圓弧狀的沙發,大概可以容下十個人,而沙發兩旁有兩盞淡藍色藝術燈,在簡約的古歐風帶著奢華,但是又不至於到令人作惡的地步,氣氛拿捏得恰到好處。

  而眼光微軟,瞥見徐子頤就坐在正中間。

  有別於相親照片上的她,此時的她,將一頭長髮隨意盤起,露出飽滿的額,而放任幾綹髮絲自頸間滑落,增添了幾分嫵媚,而臉上的淡妝,微微顯露她的青澀,但是她的眼神──那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彷彿要看穿人心般的犀利,有著超乎年紀的內斂。

  她讓人很輕易地感覺到,她待在這個地方並不快樂。

  既然不快樂,又何必來?

  聽威邦說,她還是這裡的常客呢。

  「喂,我在說話呢,你神遊到哪裡去了?」鄭威邦輕撞著他,他才回神。

  「什麼啊?」

  「跟徐小姐自我介紹,由她決定要不要留下你。」

  「哦。」華元靖爬了爬發,下意識地閃躲著她,然,四目交接的瞬間,他驀然發覺──「你不認識我?」

  那眼神,跟看個陌生人沒兩樣。

  徐子頤微挑起不掃而黛的柳眉。「我應該認識你嗎?」她見過的人不多,若見過他,她一定會記住他的臉,畢竟,長得這麼出色的男公關並不多見。

  而他的聲音,真像她要找的那個人。

  「不。」聽著她冰冷的聲調,華元靖不禁笑了。「不認識我很正常,你好,我是華……你可以叫我威廉。」

  既然她不知道他是誰,他更沒必要在她面前暴露身份吧?

  只是,什麼叫做她配不上他?

  那一份相親資料,她連看都沒看過吧,甚至可能連相親的對象是誰都不知道,要不然,她怎可能對他如此陌生?

  這女人究竟是怎麼搞的,居然捨得拒絕他?

  難不成是因為這家店裡頭有著她極為喜愛的男公關?

  有趣,他會查清楚的。

  面對著她,他笑得蝕魂,令人難以忽視他的存在。

  「威廉?」徐子頤頗感興味地咀嚼他的名字。「你能轉一圈嗎?」

  「當然。」華元靖當場轉了一圈,笑容可掬。

  「你可以留下。」他的笑容像是種病毒,飄散在空氣中,教她不由得也跟著笑了。

  「謝謝。」就說了,沒有女人拒絕得了他,尤其是嘗過他的好之後,絕對要她抱著他的大腿求他別走。

  坐在徐子頤的身旁,華元靖努力地鼓起三寸不爛之舌與她閒聊,可也不知道是他的口才退步了,還是選的話題不對,總之她的反應極為冷淡,不過視線卻是異常熱情。

  打他坐下來到現在,差不多快要一個鐘頭了,她的視線始終停留在他臉上,從眉滑到眼,再從眼滑落到唇,有時又突地閉上眼,像是在聆聽他的聲音,再張開時,又是虎視眈眈的目光。

  讓他有種自己成了上等肉片,而她化身為惡狼的異樣感受。

  好露骨的眼神,與他認知中的她出入真大。

  不過,倒也不至於令人討厭。

  「不再多說點什麼嗎?」徐子頤支手托腮,清麗的面容淡漾笑意。

  還說啊?他已經演獨腳戲演很久了,還要他繼續嗎?

  「徐小姐,兩個人說話才叫聊天,如果只有一個人說話,那叫做自言自語。」他苦笑著,趁隙替她倒了杯酒,也給自己倒了杯。

  包廂裡頭就只有她跟他,從頭到尾都是他在說話,東聊西聊,說些不著邊際的話,她聽得開心,他也覺得很滿意,只是,總不能這樣下去吧?

  他不相信男公關只需要坐在這裡,靠一張嘴說到天荒地老。

  「我花錢,並不是來聊天的。」她淺嘗一口。

  他豈會不懂她的意思?「那麼,你想做什麼呢?」是,她花大錢就是大爺,要他做什麼就做什麼。

  基本上,他對自己的體力還挺有把握的。

  她偎在沙發椅手上頭,慵懶地提議,「聊聊你的事吧,關於娛樂和財經的新聞,我已經聽太多了。」她可不希望自己的休閒時間還得要和工作連在一塊。

  特地留下他,是想聽他的聲音。

  截至目前為止,他的聲音是相似度最高的,但卻好像少了什麼特質。

  十年了,她的記憶已經有些模糊了。

  「我的事?」他微愕。

  難道她早已認出他是誰,只是蓄意不說?而現在,則是故意要讓他難堪?

  她不會這麼惡劣的吧?

  「嗯。」她理所當然地點點頭。「說說你喜歡什麼、家裡有幾個人、為什麼會當男公關,又或者……」

  「又或者什麼?」他表面上不動聲色,依舊笑容可掬,實際上,他的腦袋卻在快速運轉當中,暗忖著該要怎麼應對。

  她的表情沒有顯露太多情緒,從他坐下到現在,她的表情始終沒有什麼變化,讓他看不出端倪。她看他的眼神明明就很陌生,看起來也不像是心機深沉的人,但問題就出現在她剛才的話。

  是他想太多了,還是她真的在暗示他什麼?

  「我能請教你今年幾歲嗎?」

  他不以為意地揚起眉。「過完年,三十歲。」她何時成了戶口普查人員了?居然連他的年紀都要過問。

  「是嗎?」真是白問了。

  就算問了年紀也沒用啊。想了下,徐子頤才道:「在你的記憶中,你有沒有救過人?」

  「嗄?」

  「就是你有沒有救過人?」她沒好氣地道:「大約在十年前。」

  那是什麼眼神,好像她說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樣。

  「沒有。」他小心翼翼地回答。

  十年前?他應該不在台灣吧。

  她到底在問什麼?為什麼話題一下子又拉得那麼遠?

  輕歎口氣。她就知道,光靠著聲音找人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事。

  「那就聊聊你為什麼會當男公關吧。」隨便找個話題,她只是想要閉上眼聽聽他的聲音。

  華元靖一頭霧水地瞪著她,突地發覺,她根本沒認出他是誰。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想知道妙點子精靈綠光還有什麼突發奇想的浪漫故事,請看──

  *新月纏綿系列283女人我最大之一《付費床伴》

TOP

3q you i like

TOP

謝謝您的分享

TOP

:)

TOP

3Q

TOP

thank your sharing

TOP

2# dada [/谢谢分享

TOP

3# dada


thanks

TOP

thz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