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蜜見《傲總裁的冤家》[愛上干物女之一]

出版日期:2008/7/25


  簡介

身為懶得惹麻煩、放棄戀愛的「干物女」
她成天只想用力賺錢養活自己,也不覺得日子有什麼不好
哪知這個高傲的總裁沒事登門來嗆聲
誤以為她是灌他奶奶迷湯、想嫁入豪門的「金光黨」
接著他女朋友也來砸店,罵她是狐狸精──
拜託哦!她對嫁入豪門一點都沒有憧憬
對這個傲總裁,更是從頭到腳擠不出一丁點興趣!
但她不懂,她明明已經表白了自己的立場
這男人為什麼還是一再來招惹她
一邊說絕不接受奶奶中意的對象,卻又和她挑情兼上床
而她,雖然很享受他的「服務」,卻只能翻臉不認人
完事後就把他踢下床,以武裝自己再也不平靜的心………

楔子
  
  某日,幾個好友聚在新竹山區一間咖啡廳--『世界的盡頭』。那是一楝被大片波斯菊環繞的白色小木屋雖然木屋有點歷史,重新上漆卻讓它煥然一新裡頭的擺設簡單而溫馨。
  
  這裡原本是樓凡的老家,父母過世後將這片土地和老房子留給她,空了好幾年,兩年前樓凡才將它改成咖啡廳,也是一票好友的聚會處。
  
  因為非假日,樓凡特地掛上『暫停營業』的牌子,將時間和空間暨給好朋友們。她一向是個很隨性的跑堂兼老闆娘,不想營業時就這麼做。
  
  『啊一能像這樣坐擁花田,品嚐上好的咖啡,感覺好幸福哦!』柏寧滿足地伸伸懶腰。她專門在網絡上幫人訂製衣服,訂單已經接到明年每天窩在工作室裡的她難得能夠偷閒出外透氣因此非常珍惜這優閒的片刻。
  
  『是不錯啦,只是天氣這麼好,如果能帶了BOBO出來透透氣該有多好!』因為樓凡禁止大型寵物入園,莫優只能將所養的拉布拉多犬留在家裡。
  
  她開了家寵物美容用品店,雖然請了兩個店員,但她仍放心不下店裡那些貓狗寵物。『也不知道小潔和阿寬能不能應付那些小寶貝……』
  
  正翻閱雜誌的莊淨忍不住抬頭模她:『你呀對那些小貓小狗比對男人還有興趣!』
  
  莊淨人如其名,白白淨淨的,靜靜坐在那兒時看來極為優雅,一開口卻完全破功。她在高中時是跆拳道校隊,也是四人之中最大刺刺、最白目的一個。
  
  她現在接手家裡開的按摩館,前陣子才將店面大肆整修,弄成明亮現代的按摩會館。
  
  『我們這幾個哪個對男人右興趣?唸書的時候大家也沒交男朋友,畢業那多年了,各自忙著念大學或工作,這中間你們有跟誰交往嗎?』樓凡提出一個大家都很少細想的問題。
  
  她在幾人裡頭個性最沉穩,思想也最成熟。
  
  她們高中念女校時,樓凡可是學校裡的風雲人物因為身材高姚,又長得十分英氣,因此話劇公演時都是演男主角,迷倒好多學妹。
  
  『對耶,我們這群好朋友還真怪,大家畢業後都沒進入職場,反而開了店當老闆娘,也沒交男朋友耶……』柏寧恍然大悟,顯然很少想過這個問題。
  
  『可能是因為平姊的關係……』莊淨偷瞄了樓凡一眼,幾乎是自言自語地說著,但大家都聽到了,包括樓凡。
  
  『喂,你哪壺不開提哪壺呀?』莫優用手肘撞她一下,大家同時偷覦樓凡的反應。
  
  樓凡臉色變了一下,卻很快恢復灑脫的笑容。
  
  『沒關係啦,我姊都走了很久了……』樓凡的姊姊樓平從小就是個優秀的學生,卻在念台大外文系二年級時因為感情的事輕生,當時她們才高二。這些好友一起陪伴樓凡走過那段傷痛,但因為樓家兩老太過傷心,幾乎忽略了還有一個小女兒的存在。
  
  或許因為這樣,那時幾個小女生潛意識都對愛情產生莫名的排斥,一直對談感情這件事沒有興趣。
  
  即使樓凡表示不在意,現場還是一片靜默。
  
  莊淨為自己的失言懊惱不已,只好低頭假裝翻閱雜誌,剛好翻到一頁探討目前最熱門的話題於是故意提高聲調以轉移大家的注意力。『喂,你們看!日本最近出現一個新名詞,叫作『干物女』哦……』
  
  『什麼東西呀?』柏寧和莫優興致勃勃地呼應,意欲藉此沖淡哀傷氣氛。
  
  莊淨大聲念出雜誌的某一段話:『所謂干物女(莎也刃北左牧)就是形容『放棄戀愛,凡事都以不麻煩為原則的年輕女子』,她們假日時幾乎都在家裡睡覺,穿著高中時代的體育服,斜躺在家裡喝啤酒,看棒球轉播、口州口等,完全進入懶散舒服的生活。因為像乾貨一樣漸漸乾枯,所以不足以吸引男人的注意……』莊淨不管其它人臉上正冒出三條線,仍自顧自念著:『你們看,這裡列了十點,只要符合六項就具備『干物女』的條件哦!』雖然這段定義讓眾人心裡挺不是滋味,大家還是湊上前看著雜誌裡提到的十點條件:
  
  一、追求懶散閒適生活的年輕女人。
  
  二、不管額頭看起來有多高,在家裡一定把頭髮隨意夾起。
  
  三、愛穿寬鬆的運動彈性布料,整體看起來不搭也無所謂。
  
  四、會隨便站在廚房吃東西。
  
  五、最近只有爬樓梯讓自己心跳。
  
  六、忘記東西不脫鞋就直接以腳尖踩地板到房間拿。
  
  七、假日不化妝也不戴胸罩。
  
  八、一見半年沒上美容院:只有夏天除毛。
  
  九、一個人也敢上飯館吃飯。
  
  十、認為在家看漫畫也比跟男人談戀愛有趣。
  
  每個人愈看臉色愈沉,看完後很有默契地望著彼此,臉上明白寫著『心虛』兩字。
  
  『我才不是『干物女』咧!』莫優首先發難,卻是抵死不承認,也對那樣的報導不以為意。
  
  『我們打扮是為了自己,覺得舒服就好,又不是為了男人!況且,他們還不如狗狗忠實……』
  
  『我同意,戀愛太麻煩了!尤其搞曖昧的階段,真的很煩耶!又不知對方想些什麼,等到確定彼此心意,又覺得不好玩了!』柏寧鼓起圓嫩的臉頰附和著,『我們工作那麼忙,哪有時間浪費在男人身上?而且一個人上館子有什麼不對呀?』
  
  樓凡笑得極為淡然,她根本不在意別人怎麼看或定義自己。『好,我承認我是『干物女』那又怎樣?我覺得一個人過很好呀!愛情那東西就像煙火,幾秒鐘的燦爛然後化為灰燼,不如平平淡淡過日子,為自己而活……』
  
  『沒錯!我們真不愧是好朋友耶,大家的想法都一樣!朋友是一輩子的,男人未必會一輩子對你忠實。像我們這樣很好呀!平時抽空出來聚聚,老了以後大家一起作伴,誰需要男人?』莊淨的口氣極為豪氣,卻說中大家的心思。
  
  『對!女人要自立自強!我們好歹算是個老闆娘,工作事業都是自己的,自己最可靠!』
  
  『好,我們就這麼說定了,老了一起作伴!』四個女人異口同聲說著,濃濃的友誼隨著咖啡香飄散在空氣裡。
  
  雜誌被丟在一旁,斗大的『干物女』三個字好像默默為她們的生活下了註解。

TOP

第一章

   台北西區的餓老社區巷子裡,一個小小的白色招牌靜靜立在撩亂的老舊建築群裡,更突顯它的素雅。

  不大的招牌上有著大片留白,僅在角落上頭以灰色細明體寫著英文單字Simple,簡單得好似故意不讓路人發現它的存在。

  這是家低調得不行的服飾店,裡頭的擺設除了白色還是白色,偶爾點綴淺淺的灰,如同它的名字一般,為這老舊複雜的街市注入一股簡單氛圍。

  口李媽媽早!柏寧一也就是Simple的老闆娘勤快地擦拭著玻璃櫥窗,露出潔白的牙齒向隔壁西藥房老闆娘打招呼。

  那張圓圓的臉頰上印著兩坨紅暈,讓白嫩的肌膚看來更加吹彈可破,尤其嘴角笑出淺淺的梨窩,模樣極為清新可愛,彷彿可以從中嗅出陽光的氣味。

  「早呀!柏小姐。」李媽媽對這位年輕老闆娘好奇極了,探頭探腦地望著看來冷清的店面,「最近生意好嗎?」李媽媽對隔壁這家服飾店充滿疑惑,這店裡貨色不多,也沒見過幾個客人上門看衣服,只是偶爾有些奇怪的人進進出出,這樣的店居然撐了快一年!

  「馬馬虎虎啦!」柏寧依舊笑瞇著眼眸。事實上,她一個人快忙不過來了!

  李媽媽這話匣子一打開,似乎沒有立即關上的打算,只見她不斷望著那個看來多餘的招牌搖頭,顯是對它有很意見。  「我是認為你應該換個招牌,做得活潑一點,字大一點看得比較清楚……我看哦,順便改個名字,這個英文字人家看不懂啦!這樣做生意是不行的……」柏寧臉上依舊掛著笑靨,對李媽媽的好心建議只能虛應以對。  「這樣就好,我比較不喜歡太多人上門……」這些話不知從這些熱心的鄰居口中聽過幾次但柏寧不想解釋太多。自己想過的人生,為何要依照大家的想法去走?

  事實上,柏寧在網絡上已被譽為「手工訂製服」達人,由服裝設計科系畢業後,她進了國內知名服裝品牌當了三年的助理設計師,卻很不喜歡制式化上班生活。之後她決定自行創業,這比較適合她不受拘束的個性。

  礙於資金不足,她選擇先由網絡營銷開始,租下這個店面當作工作室,也讓客戶前來量身時有個活動空間,店面的擺設只是當個裝飾。

  柏寧很安於這種可以自己安排工作的生活,她不想給自己太多壓力,只希望樂在工作,而非為工作而活。

  「不喜歡太多人上門?哎唷,哪有這樣做生意的?」李媽媽只覺這小女孩根本不懂做生意,把開店當作扮家家酒一般。

  柏寧很怕李媽媽繼續這個話題,玻璃還來不及擦好便假借忙碌退場,進屋後偷偷扮了個鬼臉暗自鬆了一口氣。

  想到櫥窗邊那幾盆剛開花的非洲董還沒澆水她拿了水罐細心地灌溉它們。

  正當她欣喜地觀賞非洲董開出的淡紫色花朵她注意到有位老婆婆正扶著她的櫥窗,模樣不像是欣賞衣服,瞧她撫著胸口的模樣顯是有些不舒服。

  柏寧趕緊放下水罐走出去,關切地問了聲「這位婆婆,您還好嗎?」老奶奶不斷用手帕編著臉,圓圓的臉頰紅咚咚地,勉強擠出笑容:  「沒事……可能走太多路了,這兒又沒有可以坐下來休息的地方……」「那……要不要先進我店裡休息一下,喝杯水?」柏寧熱心地邀請。今天天氣稍熱,老婆婆可能被陽光曬昏了。

  她一向很喜歡老人家,尤其眼前的老奶奶看來很慈祥,和已過世的奶奶有幾分相似。

  「小姐,你人真好……那就打擾了!」老奶奶蹣跚地移動腳步,柏寧趕忙上前攙扶她進店裡,讓老人舒服地靠在沙發上,接著又遞上茶水。

  「謝謝呀……」老奶奶接過茶水飲了幾口重重地鬆了好口氣,才有力氣露出笑容。  「小姐怎麼稱呼你呀?」「我叫柏寧,朋友都叫我寧寧。」柏寧毫無戒心地報出名字。基本上她對老人和小孩都熱著一張臉,還有甜甜的笑容。

  「那婆婆也叫你寧寧好嗎?」老人親暱地喚著柏寧的小名,好似和她相識已久。

  柏寧極喜歡老人家的親切開朗,再為她倒上一杯麥茶。「那麼我該怎麼稱呼婆婆?」「我夫家姓安,大家都叫我安奶奶。」安奶奶一臉慈藹,頻頻對柏寧露出讚賞的眼神。

  柏寧自小由奶奶帶大,又長得肉肉的,既可愛又甜美,所以一向很有長輩緣。  「安奶奶,您住這附近嗎?」「我在這兒出生長大、結婚生子,但也搬走幾十年了……」安奶奶輕聲細語地響應,表情陷入回憶之中,  「小時候,我家在這兒開布莊,也嫁給開布莊的鄰居,後來我夫家改為經營紡織廠就搬走了……我對這裡有很深的感情,年紀大了,常想回到生長的地方看一看……」「這樣呀……」柏寧理解安奶奶的心情。

  這個地方以前布莊林立,在成衣還沒盛行之時,這裡可是全台北最熱門的布料集散中心。隨著此區的沒落,現在只剩下幾家布莊或轉型為連鎖店的窗簾行。

  柏寧之所以將工作室開在這兒,也是考慮布材和配件取得方便。

  「那您住哪裡?待會兒怎麼回家?」瞧安奶奶比自己還要矮小的身軀顯得弱不禁風的,柏寧不禁擔心她的安危。

  「我住天母。別擔心我,會有人送我回去…」安奶奶對柏寧露出感激的笑容,語重心長地說:  「你真是個好女孩呀!現在像你這種會關心老太婆的年輕女孩很少哆!」安奶奶放下茶杯,顯然恢復了體力,起身開始欣賞柏寧擺在店裡的作品,還不時翻看,  「嗯這些衣服的工很細哦!布料花色質材也選得很好剪裁嘛……也沒話說!」她不斷地點頭,顯是對眼前所見相當滿意。

  「謝謝奶奶誇獎,您果然是個行家……」柏寧開心地笑瞇了眼。細膩的作工一向是她引以為傲的賣點,能從老行家口中昕到讚美,比網絡上的高分評價還令她欣喜。  「我只是努力完成每一件作品。」「這都是你做的嗎?」安奶奶這才注意到工作台上擺放若剛裁好的衣料,如同見到老朋友一般,她走近工作台,感動地觸摸著上頭的工具,「真懷念呀,我已經幾十年沒摸這些東西了……」「安奶奶以前也幫人做衣服嗎?我奶奶也是耶,所以我從小就接觸這些東西,對裁衣服著了迷!」柏寧像遇到知音,滔滔說出自己對服裝的熱愛,包括開店懷抱的夢想,聽得老人不斷點頭微笑。

  「好好……像這種慢工出細活的好東西愈來愈少了!」安奶奶望著柏寧的眼眸滿是欣賞,「不如這樣,既然都來了,就請你幫我做一件夏天的宴會服,算是很正式的服裝,樣式花色都讓你決定,怎樣?」「您要訂做夏衫呀……」柏寧望著牆上的白板,上頭貼滿了訂單,工作已經排到年底,她顯得有些為難。

  「怎麼?你不幫我這種老太婆做衣服嗎?」安奶奶的表情顯得很失望,  「既然這樣就算了!」柏寧不忍見老人失望。  「那……沒關係,我可以挪出一點時間,但是可能要等到八月,可以嗎?」安奶奶立即露出滿意的笑容,樂呼呼的模樣極為可愛。  「可以!再久奶奶都可以等!明年也可以……」柏寧被她的誇張惹笑了,「瞧您說的……寧寧這就努力趕工,讓你今年夏天能夠穿得美美繁榮參加宴會。

  接下來的量身,柏寧專注地詢問安奶奶的需求,這才知道那是她八十大壽時所要穿的禮服,更不敢輕忽每一個細節。

  「奶奶八十大壽呀……你看來好年輕耶,寧寧以為你還沒七十呢!柏寧仔細記下每個尺寸,並很快在素描本上畫下好幾款式樣,尋求老人的意見,更讓安奶奶佩服她的專業。

  「寧寧呀,你真的很厲害,以後就當奶奶專屬的設計師好了!安奶奶逕自開心地決定。口奶奶的衣服都是定制的,我可是個大戶哦!

  口可是,我這兒離天母挺遠的,你來這邊應該還要換車……柏寧好像沒辦法拒絕,但她擔心這樣來回奔波對老人家不方便,尤其老人家大都捨不得坐計程車。

  「沒關係,有人會載我來!見柏寧為自己設想周到,臉上的關切是那麼地真誠,安奶奶更覺喜愛萬分。

  此時,安奶奶提袋裡的手機響起,她接起電話說了幾句,連忙問著柏寧店裡的地址,然後掛上電話。

  「對了,我要不要先付你訂金?她打開錢包準備拿錢,柏寧卻不收她的訂金,還遞給她一張店卡,並要她留下電話。

  安奶奶接著往外頭一看,口接我的人來。很高興認識你呀!寧寧。

  「也很高興認識你,安奶奶!等我畫好詳細的設計圖再打電話給你。柏寧也很高興遇到這麼投緣的老人家。

  「不用等到那時候,我會常來的!安奶奶很認真的說。

  兩人出了門,柏寧突然發現門口停了一輛超大的凌志房車,一名身穿西裝的男子已打開後座的車門,恭敬地對安奶奶彎腰。

  「歡迎再來!柏寧望著豪華轎車緩緩駛離窄小的巷道,完全沒昕到落難的老奶奶竟是有司機接送的豪門貴婦!

  人不可貌相呀……只是,她會喜歡自己做的衣服嗎?柏寧有些不敢相信這天的奇遇,開始懷疑老人家會不會只是隨口說說?

  這天午後,柏寧正專注地裁製一件洋裝。

  陽光從窗外的天井灑落?映照得她的兩頰透著粉光,飽滿的額間沁著薄汗,她卻沒空擦拭,浸淫在美麗光線中的精緻面容顯得沉靜無爭,世界彷彿只剩她一人存在。

  仔細裁剪布料後,她啜飲了一口咖啡,聆聽著由廣播流洩而出的古典音樂,不禁陷入沉思。

  與安奶奶的相遇讓她困惑了好幾天,老人也沒再出現。她最後選擇相信老人的真誠,並開始幫她設計禮服,只是方向要做大幅度的修正。

  一暈門之家的壽宴必然是冠蓋雲集,壽星所穿的衣服必須喜氣、大氣且貴氣……從未設計過這樣的衣服,她的客戶大多是「平民」階級,還真讓她有些傷透腦筋。

  正當絞盡腦汁之際,店門口的鈴鐺忽然晌起擾亂了一室的寧靜,也令沉思中的柏寧嚇了一大跳。

  趕緊放下手上的杯子,她對著剛進門的男人露出微笑,朝他走去。  「您好,歡迎光臨!」光臨小店的客人一向不多,大多是預約好來取衣或試身的客人,男性客人更是少之又少。看清來客的面貌,柏寧烏黑的眼眸亮了一下,卻也帶著些許詫異。

  那是她所見過最帥氣的男人!不過,板著臉的表情卻也是她所見過最傲氣的一張臉。

  「想看看怎樣的衣服,我可以幫您建議……」柏寧流露一貫的親切熱心,沒有因客人的表情有所退縮,但她的心是困惑的。

  職業敏銳度讓她觀察到男人身上所穿的西裝所費不貲,瞧那合宜的剪裁和優美的曲線,該是出自意大利名家的手藝。像他這種人怎會對她這小店的衣服感興趣?

  安克讓深邃的眼瞳直盯著眼前那張笑臉,濃眉微皺。

  那張帶笑的圓臉看來極為和善,甚至帶著些須稚氣,不似他之前所預設的那種包藏禍心的女人。但人不可貌相,愈是厲害的女人看來愈單純。

  男人的審視眼光看得柏寧極不舒服,她開始心生戒備,臉上雖然掛著笑容,但她的語氣加了些須強硬。「先生,請問你有什麼事嗎?

  她悄悄後退一步抵著工作台,右手慢慢探向身後摸到一把剪刀。

  一個弱女子獨自守著這家店還真有些危險,尤其樓上是她的住處……面對男人不明的意圖柏寧第一次對自己的處境感到害怕。

  安克讓看出她的驚懼,嘴角揚起嘲諷的角度。

  他不斷朝柏寧逼近,然後以迅雷之姿出手攫住她背在身後的手,動作之快讓柏寧來不及防備,就這麼被壓制在他和工作台之間。

  「你……想幹什麼?老天!她該不會遇上什麼之狼,還是來收保護費的黑道吧?

  柏寧極力壓抑狂猛的心跳和驚恐,仰著頭露出無畏的表情。  「你別亂來!我……我已按下警民聯機的按鈕,警察馬上就到!」膽怯和屈服會讓歹徒更加興奮,她只能硬撐起勇氣;她……還真嬌小!安克讓俯身瞧著只到他肩膀的圓潤身軀,對她的虛張聲勢只覺可笑。

  他輕嗤一聲,低沉的嗓音由緊抿的唇間逸出傲慢且無禮。  「你到底灌了我奶奶什麼迷湯?」這是一句包含濃濃輕蔑的質詢。

  「啊?」沒頭沒腦的指控讓柏寧傻眼。她根本不知道他說些什麼,仰望他的杏眼裡滿是疑惑。

  安克讓只覺她裝傻的功夫一流,再次搖下不客氣的話語。  「我警告你,別想從我奶奶身上得到任何好處,我會看著你!」安克讓再次投來一個警告眼神,在柏寧還來不及響應時,放開她轉身大步離去。

  柏寧手拿著剪刀,一雙圓眸瞪得好大,小嘴也來不及合攏。

  這……到底怎麼回事?

  沒有人能告訴她答案,玻璃門的鈴鐺聲迎蕩在小店中,男子的警告也在她耳邊纏繞著,她才意識到腳軟,全身力氣彷彿被抽乾。她慢慢扶著桌沿找到椅子坐下,顫抖的雙手捧起茶杯,才發現自己有多緊張。

  小店的午後不再寧靜,如同她那久未狂跳的心臟?再也找不回原先平緩的節奏。

  轎車緩緩駛出老小區,安克讓手托著下顎凝視著窗外街道。小區的巷道太過狹窄又並排停車前方有車子等待卸貨,便硬生生阻斷通路。

  「不能走別條路嗎?」他問著司機阿昌,等待讓他不悅地皺眉。

  阿昌帶若歉意回頭,  「報告總裁,後面還有車等著。」安克讓揮揮手繼續盯著窗外,內心暗自詛咒若:都怪那個女人,浪費他這麼多時間!

  深深吐出一口氣的同時,那張帶笑的圓臉悄悄映入腦中。尤其當他推門而入時,沐浴在自然光線下的那張笑靨竟讓他的心臟起了一陣騷動,他沒有忽略印在薄唇邊的兩顆小酒窩。

  見鬼了!那種女人都是包裹著糖衣的毒藥笑容或許也是她達成目的的武器之一!

  安克讓換了姿勢,隨著車子的順利前行將柏寧那張笑臉拋諸腦後,但困擾並未因而消除。

  前天用餐時、奶奶突然當著大家的面,以興奮的語氣宣告著:  「小讓,奶奶已經幫你找到一個最理想的結婚對象了!」安克讓手中的碗差點滑落,望著家裡的老寶貝差點說不出話來。  「奶奶,您……剛剛說什麼?」安奶奶開始滔滔不絕敘述著那天與柏寧的相見歡。  「奶奶已經幫你相中一個很棒的女孩,她叫作柏寧,是個很熱心的女孩,對人很親切,尤其是老人家……而且她很能幹,在以前我們老家那邊開服飾店,專門幫人訂做衣服……」「哎唷!媽,您怎麼又自個兒回去老家那邊那裡很亂耶……」安克讓的姑姑安玉華皺著眉,似乎對那種沒落的老小區極為不屑,  「而且隨便遇上阿貓阿狗就娶來當孫媳婦,您當小讓這麼沒行情嗎?」安玉華自多年前丈夫過世後,便帶著兒子袁承熙回娘家住,說好聽是為了陪老母親,幫忙打點安家的大小事,實則不斷幫兒子爭取在自家企業「聯安集團」中出頭的機會。

  「什麼阿貓阿狗?我告訴你,寧寧絕對比那些社交名媛或明星還有資格成為安家孫媳婦!」安奶奶極看不慣女兒那副狗眼看人低的嘴臉,「而且老家那邊安全得很,我倒覺得那邊的人都很親切,很有人情味一這件事你別管!」安奶奶瞪了安玉華一眼,要她別隨便發表意見。

  「是是……您寶貝孫子的婚姻大事,我這個嫁出去的外人可管不著!」安玉華悻悻然地端起飯碗,語氣酸不溜丟的。

  「知道就好!」安奶奶深知女兒的個性,也不想搭理她,隨即朝著一臉無奈的安克讓露出慈愛笑容。  「小讓,你有空的話去看看寧寧,看一眼就好……」對於奶奶不只一次的擅作主張,安克讓只能歎氣。他捺著性子對這位將她拉拔長大的老人解釋:  「奶奶,我剛交了一個女朋友,記得我上次提過的那個模特兒艾莉絲嗎?」艾莉絲是新崛起的名模,中美混血的她有著天使臉孔及魔鬼身材,是所有男人夢寐以求的女人。他蠻喜歡艾莉絲的熱情主動,兩人在床上尤其合拍。

  「哼!那種什麼麻豆的女人我不喜歡!當女朋友玩玩還可以,若要娶來當孫媳婦,奶奶可不同意!」她對那些明星沒什麼好感,偏偏孫子這些年所結交的女友都是那種人,讓她急得直跺腳。

  因此她決定出手親自幫他物色對象,生怕哪天孫子真的娶個這樣的女人回來。

  男人在外頭玩玩沒關係,一旦考慮結婚對象就得慎重!這是安奶奶的想法。

  「我現在還沒有結婚的打算。」安克讓知道老人的固執,只能這麼拖延。

  孫子不急,她這做奶奶的卻比他還急。「你都三十了,也該考慮成家,讓奶奶早點抱曾孫……」安玉華又忍不住插話。「媽,小讓如果要找對象,至少也要門當,不就是出自名門?人長得甜美,個性也很好呀!人家前陣子還幫連爺爺生了個胖小子哦…「誰說娶媳婦一定要名門?我們家也不是名門出身,雖然現在聯安集團資產上千億,但是當年我們也只是一家小布莊,你爸爸和我從不敢忘記自己是在哪裡發跡的!」想起過世才幾年的老伴,安奶奶聲音變得好輕柔。想起自己的獨生子和媳婦,「小讓的媽媽也不是出自名門,卻比任何名門媳婦還要乖巧貼心,可惜……」老人的聲音微微哽咽。

  「奶奶……」安克讓不願見老人傷心,趕緊轉移話題,  「目前我們的服裝品牌成長速度很快我打算在歐美多開幾家分店。我保證,等這一切穩定下來,我會考慮結婚的事,好嗎?」「你去年也這麼說!」她安呂舜英可不是省油的燈,隨便幾句話就想打發!

  雖然八十歲了,但她這精明的腦袋還管用得很。閱人無數的她深知什麼樣的女人會是好老婆當年的媳婦也是她找來的,事後證明她沒看錯,兒子夫妻婚後恩愛得很。

  見孫子執迷不悟,她決定拿出當年老闆娘的氣魄。  「奶奶再活也沒幾年了……八十大壽最大的願望就是見到你和我相中的寧寧在一起,而且盡快結婚,這樣我死了才會瞑目!」「奶奶!您別這麼說啦……」安克讓無奈地抗議,開始對老人口中的那個女人產生反感。

  到底是什麼樣的女人,讓奶奶才第一次見面就執意讓他娶她?該不會是專門迷昏老人的金光黨,或是時下流行的詐騙集團,奶奶才會被哄得一愣一愣的吧?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安克讓直覺地這麼看待柏寧。

  但他又無法違背奶奶的意思,尤其當她使出哀兵政策時。自從十歲那年父母親相繼過世後,是爺爺奶奶將他帶大,奶奶給了他加倍的愛,彌補失去母愛的傷痛,他無法看到老人傷心。

  安奶奶看出孫子有些心軟,趕緊由口袋掏出從柏寧那邊多要來的店卡。這是她店裡的地址,你先去看看那個女孩,相信我,你第一眼就會喜歡上她……」「我會去,但我無法保證結果會如您所想的那樣。」他暫時的妥協只是對奶奶有個交代,一方面也想親自探探柏寧的底細。

  他抱著對付詐騙集團的心態前來,此刻卻後悔走這一趟。他望著窗外,感覺心煩氣躁,奶奶的話不斷在他耳邊迥響:相信我,你第一眼說會喜歡上她……莫非,這是詐騙集團最新的手法?催眠加洗腦讓人不知不覺失去防備,落不知名的陷阱,而他……竟也成了受害者?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 http://www.happyfunnyland.com ☆☆好 ☆☆☆☆

TOP

謝謝您的分享

TOP

谢谢分享

TOP

谢谢分享

TOP

要回复才能看  希望不负所望

TOP

4# shek


jixuekan

TOP

谢谢分享

TOP

怎样?
gde

TOP

谢谢分享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