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梅貝兒《虎爺不威風》[唬來唬去之三]

出版日期:2010/2/11

要不是萬不得已,趙徽英才不願來關家當賬房,
畢竟她跟關軒海有過婚約,瞞著他不說,
是因為她不再是名門千金,更不願忍受被他回絕,
她寧可自食其力,也不願承受被拒婚的恥辱。
而這男人初見面時不只喝得醉醺醺,還誤當她是青樓女子,
之後還出難題,考她有沒有當賬房的能力,哼!等著瞧──
用不著多久,不只他、連同整個關家,她都能治得服服貼貼……
想他關軒海家大業大,為人海派,出手闊綽,
在外頭大家莫不「虎爺、虎爺」地尊稱他,好不威風!
但碰上模樣嬌滴滴、不把他當回事的新賬房趙徽英,
他的氣勢就弱了,威風不起來,男人的面子還常掃地。
這女人不只銀兩管得緊,連男人應酬逢場作戲也要管,
偏偏每回想找她理論,一見她可愛的臉兒他就氣弱。
既然都這麼喜愛她了,他決定使出渾身解數追求她,
可談情說愛她卻又不解風情,教他又氣又想狠吻她……

第一章
  杭州——
  「虎爺慢走!」福興酒樓的曹掌櫃親自送貴客步出店門口,臉上堆滿了笑意,就怕招呼不周,得罪了眼前「杭州關家」的掌權人關軒海,要知道關軒海不只是個普通商人,家中還出了個被皇帝欽點為探花郎的三弟,以及嫁給當今丞相之子的五妹,可說是相當風光。
  就見關軒海在店內和幾個朋友吃飽喝足之後,帶了些醉意踏出酒樓,隨意地擺了下手,不是很在意這些禮數。「曹掌櫃就不用客氣,別送了……」
  「這是應該的、應該的,虎爺有空可要常來,咱們福興酒樓全靠您了。」酒樓掌櫃迭聲笑說。
  「嗯,我那幾個朋友想要點什麼菜、喝什麼酒,就讓他們盡量吃,要是剛剛付的銀子不夠再跟我說!」關軒海豪爽地交代了幾句,便撐著高大魁梧的身軀踏下石階,在小廝的攙扶之下,走向停在店門外的馬車,對坐在前頭駕車的馬伕說:「咱們回去吧。」
  酒樓掌櫃搓著雙手,不斷哈著腰,目送馬車離開。
  「那個男人是誰?」一名正要進入酒樓的外地人困惑地問。
  身旁的人聽到不禁驚訝地問:「虎爺你都不認識?」
  「虎爺?」外地人自然是頭一回聽到。
  「那麼『杭州關家』你總該聽說過了吧?他就是關家的大少爺關軒海,因為生肖屬虎,所以在外頭,人人都尊稱他一聲『虎爺』,打他十八歲開始,『杭州關家』的生意就由他在主事……」說話的人用著無比欣羨的口氣介紹,多希望自己也能投胎到關家。「不只是在江南,就連在京師順天府,凡是茶葉、絲綢、藥材,大多是『杭州關家』在掌控,它還被稱為『江南三大商人』之首,所賺的銀子咱們可是幾輩子也花不完。」
  那名外地人瞪大了眼,也不禁跟著其它人的目光,望向馬車消失的方向。
  直到酉時將至,馬車才回到位在西湖附近的關家大宅。
  「大少爺走好……」小廝一面扶著主子,一面提醒。
  「我還沒醉到連路都走不穩……」關軒海醉眼迷濛的跨進大門,在府裡眾多奴僕的問候聲中,往自己居住的院落走去。「對了!你去跟蘭姨說一聲……就說我回來了,免得她待會兒又要嘮叨了。」
  說起這位「蘭姨」,他和下頭的幾個弟妹見了都不得不讓她幾分,雖然她是母親當年陪嫁過來的丫鬟,名義上是婢女,可是在關軒海十二歲那年,雙親在意外中身亡,便扛起照顧幾個小主子的責任,還幫忙看管關家的生意,對他和弟妹們來說,就像第二個娘,無不敬重順從。
  「是。」小廝回了聲,便轉身走了。
  「呃……」關軒海打了個酒嗝,步履有些不穩的走在樹影搖曳的穿廊下。「看來我真的有點醉了……可別讓蘭姨瞧見……」
  待他用手扶著樑柱,然後甩了甩愈來愈昏沉的腦袋,就在這時,耳畔傳來一個女子的嗓音,還略帶著些不贊同的口吻。
  「天都還沒黑,你就喝醉了。」趙徽英頗不以為然的打量著眼前的高大男子,只見他有著比江南男子還要壯碩的體型,身高更比自己高出許多,稱不上俊美,但是有著雙濃眉大眼,以及挺直的鼻樑和寬闊大嘴,這充滿陽剛味的英挺五官確實讓人見過一次就很難忘記,外表也相當出眾,但是對她來說,一個人的品性才是最重要的。
  聞言,關軒海不禁掀起醺然的眼瞳,望向站在面前的陌生女子,只見她梳著一頭挑心髻,髮髻上綴著珍珠髮釵,即便再怎麼醉,也看得出她有張嬌柔而不俗艷,纖弱中帶著優雅的五官,以及細緻清透的雪膚,可不是一般青樓女子比得上的。
  「我沒見過你……」他將曬成古銅色的粗獷臉孔湊上前去,想將這名陌生女子看個仔細。「你叫什麼名字?」
  趙徽英下意識地後退一步,和他保持適當的距離,也避開關軒海身上的酒味。「還是找個人扶你回房歇著吧。」
  「何必找別人,你過來扶我不就得了……要不然待會兒讓老鴇瞧見你沒有伺候好客人,可是會挨罵……」關軒海忘了自己已經回到家了,還以為此刻身在哪間青樓裡頭。
  聽關軒海這麼說,趙徽英俏顏微變,也有了些怒氣,想到從昨天到方纔,已經不知聽蘭姨誇讚過這位關家大少爺多少回了,現在見了面才發覺到未免言過其實,她還以為身為「杭州關家」最大的主子,應該更穩重些才對,結果也跟其它商人一樣酒色均沾。
  「快點過來扶我……」會到那種地方去的姑娘大多是不得已,或是被人賣掉,關軒海不希望見到她因此挨罵,於是開口催促道。
  眼看一條男性手臂就要伸過來攬住自己,趙徽英臉色一凜,馬上舉起右手,乾淨利落地甩了關軒海一記耳光。
  啪地一聲,讓關軒海登時傻住了,也僵住了,酒意更是全消。
  「你……」當他回過神來,想要質問對方,早已不見那名陌生女子的身影,讓關軒海一度以為自己看花了眼。「難道我醉得這麼厲害?不……不對……」他摸著自己的左頰,上頭還爇辣辣的,顯見方才真的挨了一巴掌。
  關軒海接著看清四周,這才想起他是在自己的府裡,那麼剛剛的女人又是誰?難道是新來的婢女?
  「奇怪……人呢?她走得還真快……到底跑到哪裡去了?」他急切地四處尋找,非要把人找到不可。
  就在這當口,負責伺候他的小廝回來了。
  見主子不停地東張西望,走路又搖搖晃晃的,小廝忙不迭地伸手攙住他,一面問道:「大少爺在找什麼?」
  「你有沒有見到……一個漂亮的姑娘?」關軒海劈頭就問。
  小廝愣了愣。「漂亮的姑娘?大少爺指的是九小姐還是十小姐?」在這座府裡,能被稱得上漂亮的就是這兩位主子了。
  「我自己的妹妹怎麼可能不認得……」他生起一股從未有過的強烈衝動,想要找到那名陌生女子,想要再見她一面。「是個之前沒見過的姑娘……剛才我明明還看到她……」
  「大少爺恐怕是喝醉了。」小廝只能這麼說。
  關軒海撫著還有些泛疼的左頰,這輩子還沒被女人打過巴掌,這筆帳得好好的算一算才行。「我現在清醒得很……她一定還在府裡頭……」不過轉念又想,在這座關家大宅內,幾年下來已經被幾個弟妹增建修改過好幾次,有時連自己都會不小心迷路,想找個人還挺不容易的。「對!問蘭姨就知道了……」
  「大少爺還是先回房洗把臉,換件袍子,小的好去準備醒酒茶。」以為主子是在醉言醉語,小廝連忙說道。
  「這樣也好。」要是帶著一身酒氣去見蘭姨,關軒海知道不只會挨罵而已,她會要他在祠堂跪上一晚。
  待關軒海回到寢房內,滿腦子都是方纔那名陌生女子的身影,想到他誤以為她是青樓裡的姑娘,是他有錯在先,但也犯不著動手打人,打從成年之後,哪個女人見了自己不是輕聲細語,只有她這麼不給面子。
  「哼!我非找到你不可……」他忿忿然地說。
  就這樣,關軒海在寢房內休息了半個多時辰,也喝了小廝送來的醒酒茶,確定身上的酒氣沒那麼重,才敢去見蘭姨。
  「蘭姨!」關軒海來到大宅的左側,有整排專門讓奴僕居住的屋舍,雖然他曾經撥下一處院落讓她能住得舒服,不過蘭姨堅持自己並非主人的身份,執意要跟其它下人住在這裡。
  被稱做「蘭姨」的瘦小婦人年紀還不到五十,卻已是滿頭銀絲,在這座宅子裡具有極大的份量和地位,沒人敢隨便使喚她。
  「大少爺昨晚沒有回來,是在哪裡過夜的?」蘭姨一臉的不贊同。「該不會又被哪個酒肉朋友拖去勾欄院了?」
  關軒海乾笑一聲。「既然蘭姨知道,就不要問了。」雖然他不是特別喜歡去那種地方,可是有些必要的應酬是非去不可,若是故作清高推拒了,就無法和想要來往的人打成一片,更無法從中獲得想要的東西。
  「青樓女子無真情,像大少爺這麼聰明的男人,應該不會這麼容易上當受騙。」蘭姨忍不住嘴裡叨念。
  「蘭姨說得是。」他不敢回嘴,乖乖地挨罵。
  蘭姨可還沒有叨念完。「還有大少爺結交的那些酒肉朋友,不就是圖著跟大少爺在一塊有吃有喝,連上勾欄院都可以不用帶銀子,大少爺做生意的眼光是很好,偏偏看人就不准了。」
  「我不是三歲孩子,朋友是好是壞自己可以看得出來,何況朋友之間請對方吃飯喝酒是再平常不過的事,不需要斤斤計較。」關軒海想到自己在外頭,人人都得稱他一聲「虎爺」,可以說既威風又神氣,但是在蘭姨面前,永遠都是長不大的。「你就不要擔那麼多的心了。」
  就因為體恤蘭姨這麼多年下來的辛勞,不想讓她再躁煩下去,所以關軒海才不想解釋跟那些「酒肉朋友」來往的目的,不想說為何冒著搞壞身體的風險,時常喝得酩酊大醉,上青樓更不是為了要尋歡作樂,這一切全是為了關家,為了弟弟們的將來,他這個大哥必須這麼做。
  「我要是能夠不擔心就好。」蘭姨看著坐在身旁生得高大健壯、英俊威武的關軒海,想到這些年來的辛苦,也有了代價,臉上有著無比的驕傲。「大少爺今年都二十有五,也該娶妻生子,好為關家開枝散葉了。」男人只要成了親,就能收收心,把心思放在家裡了。
  關軒海一聽,被寒在口中的茶水嗆到。「咳咳……關家有這麼多個兒子,蘭姨還擔心沒人可以開枝散葉嗎?」他就算要成親,也想娶自己心儀的姑娘,而不單只是為了傳宗接代。
  「大少爺身為長子,到現在都還不肯成親,其它幾位少爺自然有理由推托了。」蘭姨橫睨著他。
  關軒海最怕這個話題了,連忙轉移開來,先問最想知道的事。「先不提這個,蘭姨,最近府裡是不是又來了新的婢女?」
  「大少爺一向不管這種事,問這個做什麼?」蘭姨疑惑地問。
  「也沒什麼,只是剛剛在前頭遇到一位十分面生的姑娘,心想多半是新來的婢女。」他假裝隨口問問。
  蘭姨沉吟了下。「面生的姑娘?她長得什麼模樣?」
  「年紀大約十七、八歲,模樣生得是秀秀氣氣、纖纖弱弱的,不過打起人來倒是挺疼的……」關軒海咕噥地說。
  「什麼?」蘭姨沒聽清楚最後一句話。
  他連忙咳了兩聲,不想讓人知道自己挨了女人一記耳光。「我是說府裡的婢女雖然多,不過總有些印象,但唯獨她沒見過,所以才會覺得好奇。」
  「原來是這樣,讓我想一想……」蘭姨偏頭思索,好半晌都沒有說話,不過心裡大概有個底,知道關軒海指的是誰。
  「怎麼樣?想到了嗎?」關軒海急著想知道。
  「年紀大了,記性就會變差,怎麼也想不起來府裡有這麼一個婢女……」她佯裝左思右想。「等我想到再告訴大少爺吧。」等她確定是怎麼回事之後再說。
  聞言,關軒海不免有些失望。「那麼等蘭姨想到時再跟我說吧。」其實將府裡的婢女全都召集起來,一個個的指認會比較快,但又唯恐會把事情鬧大,被打了一巴掌這麼丟臉的事也會傳開,教他這個當大哥的在弟妹們面前如何抬得起頭來,要不然他還真想這麼做。
  蘭姨又提起之前的話題。「那麼大少爺的婚事……」
  「我突然想到還有事要處理,下次再談吧。」關軒海面露慌張之色,隨便找了個借口就開溜了。
  確定關軒海已經走遠,蘭姨才一臉好氣又好笑的折回屋內。「只要說到娶妻生子的事,這幾位少爺跑得比飛還要快……」
  「蘭姨。」隨著柔軟的女嗓輕喚一聲,珠簾被只雪白小手撥開,趙徽英嬌弱的身影也從內室裡出來。
  「你剛剛是不是遇到大少爺了?」蘭姨聽了關軒海的形容,心裡就在猜是不是她了。「發生什麼事了嗎?」
  趙徽英不想多談關軒海方纔的酒後失態。「也沒什麼,我倒是比較擔心昨晚睡在蘭姨的房裡,會不會太打擾了。」
  只要想到舅舅不只侵佔了趙家的一切,還要逼她嫁人,讓她不得不選擇逃走,直到昨天下午終於來到杭州,冒然的前來投靠關家,幸好蘭姨二話不說的便答應收留她,否則趙徽英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說什麼打擾,你剛出生時,我可還抱過呢。」蘭姨牽著她的小手,在桌案旁的凳子上坐下。「這關趙兩家的交情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如果你爹娘和大少爺的爹娘還在世,說不定就作主讓你們成親了,只可惜造化弄人,好人都不長命,而我這些年來也忙到把這件事都忘了,要不是昨天見到你,恐怕還想不起來。」
  「你們大少爺對這樁親事也不知情?」趙徽英問道。
  蘭姨回想一下。「我記得曾聽姑爺和小姐……就是大少爺的爹娘說過,想等過兩年大少爺再大一點才要跟他提這樁婚事,誰知道就在大少爺十二歲時,他們夫妻倆就在意外中過世,想說也來不及,現在趙老爺和趙夫人也都不在人世了,那麼就只剩下我知道。」
  「當年兩家不過是口頭上的婚約,並沒有正式提親下聘,而你們大少爺既然也不知情,那麼蘭姨就當作沒這回事吧。」趙徽英想到萬一說了,關軒海卻一口拒絕履行婚約,自己豈不是更難堪,也沒臉待在關家。「我只想先有個安身之處,其它的事就暫時不去想。」
  蘭姨也沒有勉強,想等她適應關家的生活之後再說。「我正在想要安排你住在哪裡比較適合,畢竟這兒是下人住的地方,你可是『揚州趙家』的大小姐,可不能受半點委屈。」這「揚州趙家」和「杭州關家」在江南可是數一數二的大商人,卻沒有因此同行相忌,反而交情好,還差點成了兒女親家。
  「『揚州趙家』早在三年前爹過世,所有的家產接連被舅舅給侵吞之後就已經不在了。」趙徽英眼眶泛紅地說。「所以才拜託蘭姨不要讓關家的人知道我是誰,因為同情和憐憫是我現在最不想要的。」
  「好,我不會說的。」蘭姨一口答應了。
  趙徽英收拾好悲傷的心情,準備好面對接下來要過的新生活。「蘭姨可以幫我在府裡安排份差事嗎?畢竟一個外人在這兒白吃白住的,總是說不過去,所以就算當個婢女也好。」
  「怎麼可以讓你來當婢女呢?」蘭姨思索了半天。「再給我一點時間好好想想,你就安心的住下來,反正這座宅子大得嚇人,就算多了個人也不會有人注意,幾位少爺小姐更不愛管事,要真的有人問起,就說你是我的遠房親戚前來投靠。」
  「謝謝蘭姨。」她知道目前只能這樣了。
  連著兩天,關軒海都待在府裡,不過卻是前前後後、裡裡外外的到處走動,遇到婢女就多看一眼,就是想揪出那天甩了他一巴掌的女人,卻不知道自己要找的人近在眼前,就住在蘭姨的屋子裡。
  「真是怪了……」為什麼都找不到呢?
  跟在身後的小廝完全猜不出主子到底在找什麼。「什麼事怪了?」
  「就是……」關軒海及時咬住舌尖,揮著大掌趕人。「好了,你去忙你的,不用在這兒伺候了。」即便真的讓他找到了人,也打算私下懲處,讓那個女人知道對主子動手會有什麼下場。
  小廝搔了搔頭走了。
  「如果她不是府裡的婢女,又怎麼會在這兒呢?」關軒海嘴裡低喃著,手掌又情不自禁地撫著自己的左頰,雖然那一巴掌傷的是他身為男人的自尊,可是……還有一種莫名的感覺,好像有蟲子往心口裡鑽去,讓他直發癢,全身難受得緊,這樣的滋味還是頭一回。「還是再去問問蘭姨好了,說不定她已經想起來了。」
  才這麼說著,就見他要找的人正迎面走來。
  「真難得大少爺今兒個沒出門,明天的太陽要打西邊出來了。」蘭姨略帶諷刺的話語中又帶著寵溺,這幾位少爺小姐可都是自己的心頭肉,一生未嫁的她把他們都當成自己的孩子。
  關軒海粗獷的臉孔透著一抹從未有過的渴切。「蘭姨,我正好要去找你,那天問你的事想起來了嗎?這府裡新來的婢女當中有沒有我形容的那一個?」
  「大少爺為什麼非找到她不可?她得罪你了嗎?」畢竟是自己帶大的孩子,哪見過關軒海這麼積極地追問一個姑娘家的下落,讓蘭姨覺得不太尋常,所以想要問個清楚。
  「呃……我只是想確定她是不是府裡的人……」關軒海刻意避重就輕,粗聲地說:「要是蘭姨想不起來就算了。」
  「這樣啊……」蘭姨斜睨著他臉上的不自在,兀自揣測著原因。
  「大少爺!」門房從另一頭走來。「有人送這封信來說要給大少爺的。」
  「給我!」關軒海伸手接過那封信,很快地拆開來看。
  「又是大少爺的哪個朋友捎信前來找你幫忙?」蘭姨不用看也知道大概是什麼樣的內容。「該不會又有人賭輸了,欠了一屁股的債,結果被押在賭坊裡,要被斷手斷腳,希望你拿銀子去救人?」
  關軒海將信折好收起。「蘭姨,拿一百兩的銀票給我。」
  「大少爺……」她就知道是這樣。
  「我自有道理。」關軒海淡淡地說,他在意的不是那些銀子,而是交往的這些朋友有他們的重要性,必須費盡心思與他們交好,所以不能置之不理。
  蘭姨歎了口氣。「他們就是吃定大少爺一定會拿銀子去救人,久而久之更是有恃無恐了,要知道這賭可是個無底洞。」
  「蘭姨。」他半乞求地低喚。
  「我這就去拿。」說著,蘭姨無奈地轉身走了,誰教她拒絕不了自己帶大的孩子的請求,不過也就在這一剎那,腦中閃過了個念頭,或許她該找個可以拒絕得了大少爺的人,來掌管府裡的金錢支出。
  對!正好有個合適的人選……
  就這麼辦!
  一直到翌日,太陽都要下山了,關軒海總算把事情解決,將朋友從賭坊中帶走,這才滿身疲憊的踏進家門。
  來應門的門房朝主子行了個禮。「大少爺回來了。」
  「嗯。」此時的關軒海只想好好地睡上一覺。
  不過有人不肯讓他如願,關軒海才走沒幾步路,一名家僕就過來說蘭姨有事找他,其它幾位少爺和小姐也都在。
  關軒海挑高一道濃眉。「有說什麼事嗎?」
  「奴才也不清楚。」家僕搖頭。
  「我知道了。」於是,關軒海一臉疑惑的前往內廳,果然見到除了當上探花郎的三弟,和嫁為人婦的五妹之外,其它五個弟妹全都在座,除非發生大事,否則他們很難得聚在一塊。
  「二弟,你不好好待在房裡,來這裡做什麼?」他憂心忡忡地對著從小身子骨就不好的關家二少爺喝道。「快點回房去!」
  二少爺淡淡一笑。「大哥不用緊張,我等會兒就回房。」
  「到底發生什麼事?」關軒海沉聲問著眾人。
  聽到兄長這麼問,五個弟妹有志一同的望向蘭姨,要關軒海直接問她。
  「蘭姨?」關軒海看懂他們的意思,於是來到這位宛如親娘的中年婦人跟前。「府裡出了什麼事嗎?」
  蘭姨歎了好長一口氣。「府裡沒事……只是我覺得自己老了,辛苦了這麼多年,如今少爺和小姐們都長大了,所以想要享享清福。」
  「原來是這樣。」他粗獷臉上緊繃的線條霎時放鬆了許多。「蘭姨是該享享清福了,這點我自然贊成。」
  「可是我偏偏最不放心的就是大少爺,就怕大少爺讓外頭的那些酒肉朋友給拖累,最後把整個關家都敗光了……」蘭姨用手巾拭著眼角,哽咽地說。
  關軒海嘴角怞動一下,不知該哭還是該笑。「蘭姨,我還不至於愚蠢到那種地步,你要對我有點信心。」
  「我是對大少爺交往的朋友沒有信心……唉!就算想要享個清福,又怕大少爺老是把銀子拿出去白白送人,偏偏我又阻止不了……」她愈說愈是傷心。「要是關家就這麼敗了,我怎麼對得起死去的姑爺和小姐……」
  五個弟妹全都用指責的眼光看著兄長,要關軒海自己想辦法安撫蘭姨,可不關他們的事。
  「那麼蘭姨的意思呢?」關軒海在心中輕歎地問。
  蘭姨就等這句話。「我打算請個新的賬房來管理府裡的開銷支出,她是我的遠房親戚,前幾天才來杭州投靠我,所以打算在府裡幫她安插份差事,不過又擔心你們會反對,覺得外人不能信任,所以才請少爺和小姐們過來。」
  「蘭姨決定就好!」關家五個弟妹異口同聲地說。
  「大少爺呢?」蘭姨希冀地問。
  關軒海細細斟酌了片刻。「我不反對請新的賬房來,只要對方真的有能力,能夠管理這麼大一家子的帳目就好,何況蘭姨也相信『他』的為人,那麼就讓『他』 來府裡工作吧。」
  「謝謝大少爺。」她破涕為笑地說。「她此刻就在府裡頭,我這就去叫她過來見過幾位少爺小姐。」
  蘭姨一掃方纔的長吁短歎,腳步輕快地走出內廳,過了好一會兒之後,便領著趙徽英進了廳門。
  「大少爺,我把人帶來了!」她笑嚷地說。
  聞言,關軒海抬起稜角分明的英挺臉孔,下意識的望向廳口,當他乍然見到那道纖盈嬌柔的女子身影,而所謂的「眉目如畫」在她身上便能得到印證,只見一襲月華裙隨著移動,猶如在月光下綻放的花朵,足以吸引任何男子的目光……他高大的身軀也出於本能地從太師椅上跳了起來。
  「你……你……」那天他雖然是喝醉了,可是還沒有醉到忘記打他一巴掌的女人生得什麼模樣,關軒海可以對天發誓,就是她沒錯。
  趙徽英冷著俏顏,迎視著正用一根手指比著自己的高大男人,同樣想起那天被他誤認為青樓女子的舊恨。
  「見過大少爺。」她盈盈的福了個身。「還有二少爺、四少爺、七少爺、九小姐、十小姐。」趙徽英照著蘭姨所交代的,一一上前見禮,這也才知道關家的十個孩子當中,六少爺和八少爺在襁褓中就因病夭折,不過府裡的奴僕還是習慣按照排行來稱呼幾位主子。
  「你……你……」關軒海還沒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原以為蘭姨所說的新賬房是個男的,卻萬萬想不到會是個「她」,而且還是自己遍尋幾天不著的女人。
  「大少爺要不要先坐下來喝口水再繼續說?」趙徽英淡諷地說。
  關軒海總算恢復正常,重新落坐,然後咳了咳。「你……就是蘭姨的遠房親戚?」原來她根本不是府裡的婢女,難怪會找不到。
  「是,小女子姓趙。」她站著回話。
  「可……你是個女的……」讓個女人來當賬房,尤其還這麼年輕,關軒海總覺得有些不妥。
  趙徽英面不改色地回道:「這應該是顯而易見的事吧。」難不成她看起來像個男人?
  「你……」關軒海心想她口氣應該好一點,畢竟現在是她有求於他。「我的意思是女人當賬房可不多見。」
  「女子也有腦袋,做起事來更可以不輸給男子的,這世上可不光只有大少爺經常光顧的那種行業的女子。」趙徽英涼涼地回道。
  關軒海哪聽不出她的暗諷,也不甘示弱地回敬道:「對我來說,那種行業的女子才懂得風情,才是真正的女人。」他並不是真的這麼認為,而之所以這麼說也是不想落居下風,在口頭上輸給趙徽英了。
  兩人激出的煙硝味讓關軒海的五個弟妹不禁面面相覷,他們還是頭一回見到有女子不買兄長的帳,這位新來的賬房有意思。
  「那也是因為大少爺有得是銀子,若是乞丐,那可就連門坎都踏不進去。」趙徽英同樣還以顏色。
  「你……」關軒海臉孔因怒氣而泛紅。
  趙徽英也明白自己態度不佳,只是想到那天被關軒海錯認為青樓女子,顯見他經常出入那種地方,胸口就燃起一把無名火,知道自己不該有這麼強烈的情緒,因為她和關軒海並沒有正式訂親,更不算是未婚夫妻,委實不該有一絲不滿或醋意,何況那天他又喝醉了,可是……就因為這個男人是關軒海,不是別人,所以才會這麼生氣,而在衝動之下打了他一個耳光。
  「小女子無禮,還請大少爺見諒。」她稍稍收斂起方纔的不馴。
  「其實徽英說得沒錯,大少爺往後還是少往那種地方跑,那種地方的女人看上的無非是銀子,可不是大少爺的人。」蘭姨也在旁邊幫腔。
  「蘭姨!」關軒海不敢相信她會幫外人說話,就算是遠房親戚,也沒自己來得親才對。
  「就讓這位趙姊姊來當府裡的賬房吧。」年紀最小的十小姐嘴甜地說。
  「就這麼決定了!」關軒海的其它弟妹也大表贊同。
  「你們……」自己的弟妹們居然也幫起了外人,關軒海知道留下趙徽英的話,他往後只怕更是勢單力孤了。
  四少爺拉攏圍在脖子上的毛裘,眸光半掩著道:「我早就說該有人來管管大哥了,對待朋友太過仁慈,只會跟自己的銀子過不去,那樣的朋友大可絕交,何況都是些不值得深交的人。」
  「老四!」關軒海低喝。
  趙徽英不希望因為自己讓他們兄弟之間起了口角。「如果大少爺認為我無法適任的話,那麼我會馬上離開。」
  「我……」其實要趙徽英離開很簡單,只要開口就好,可是關軒海卻有一絲猶豫不決,他不明白這是什麼樣的心情,只當是還沒跟她把那天的帳算清楚,當然不能就這麼讓趙徽英離開了。
  蘭姨忙用手巾掩著唇鼻,用力吸了吸氣。「算了!我看我還是再辛苦個幾年,等大少爺成了親,再把賬本交給未來的大少奶奶吧……這是當年我在姑爺和小姐的靈前發下的誓……要為關家盡心盡力……直到我死為止……」
  「大哥!」關軒海的五個弟妹眼看蘭姨哭得好傷心,大有一發不可收拾之勢,全都瞪向罪魁禍首。
  「我沒說要她現在就走。」關軒海連忙開口,好止住蘭姨快要決堤的淚水。「不過能不能成為關家的賬房,還是要等她通過考驗才知道。」
  「大少爺是說真的?」蘭姨擦乾淚水地問。
  關軒海瞥了站在蘭姨身邊的纖弱身影一眼,告訴自己答應她留下來只是想為自己討回面子,可不相信趙徽英有多大的能耐能管理這麼一大家子的帳,他就等著看好戲。
  「就讓她暫時留下來,不過……她要在十天之內瞭解每一房的開銷用度,要是辦不到就馬上走人。」他擺出一家之主的架勢,拍板定案地說。
  蘭姨瞠大眼睛。「十天?怎麼可能?」
  「我並沒說全部的賬本,至少最近半年的都要看完。」關軒海自然也不會強人所難,把規則說得更清楚。
  「多謝大少爺。」趙徽英接受挑戰地說。
  「好了,我要先回房歇著了。」關軒海從太師椅上站起來,情不自禁地又覷了下低垂螓首的趙徽英,現在知道她是誰,不怕找不到人,只要等時機到來,再好好地跟這個女人算那筆帳。
  待關軒海前腳離開之後,五個弟妹也跟著走了,內廳裡只剩下蘭姨和趙徽英兩個人在。
  「大少爺不是真的瞧不起你,只是擔心你太年輕,又經驗不足,要管理府裡這麼複雜的帳目會很吃力,所以才想先考驗你。」蘭姨連忙為關軒海說幾句好話,因為她也是頭一回見到大少爺對人說話這麼無禮,而且對方還是個姑娘家,所以令人費解。
  趙徽英美眸中閃著自信的光芒。「我不會跟他一般見識的,再說打從十歲那一年,我娘走了之後,爹就開始教我怎麼記帳,怎麼看賬本,所以不會有問題的。」 要不是爹過世,她悲慟逾恆,無心管裡家中的生意,也不會讓舅舅有可乘之機。
  「我就是相信你有這份能耐才這麼做,這十天可就要辛苦你了。」蘭姨看著眼前這位「揚州趙家」的大小姐,無論教養和容貌都足以配得上大少爺,暗地裡希望能撮合他們,完成姑爺和小姐生前的心願。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 http://www.happyfunnyland.com ☆☆好 ☆☆☆☆

TOP

後記
  這本《虎爺不威風》是2010年的第一本作品,又有個很應景的書名,加上農曆春節只剩下幾天,所以在這裡就先拜個早年,祝大家在這個虎年裡,台灣的景氣能夠好轉,每個人都能擁有一份想要的工作,相信這也是絕大多數人的新年新希望,不要再有裁員和無薪假了,更希望新流感能夠消失在人類世界中,不要再有人因它而喪命。
  回顧整個2009年,寫了九本古裝,兩本現代,總共十一本作品,其中清朝就佔了五本,寫得真的很辛苦,而且要找的資料比現代多上好幾倍,花的心思更不用說,卻還是樂此不疲。
  其實我是個很懶的人,若非有股強大的動力驅使我去學習,我是寧可把腦袋放空,因為平常已經用腦過度了,只有在寫古裝作品時,就會自動產生一股衝勁,在尋找資料當中,很積極地去吸收更多知識,等到完稿的那一剎那,那種成就感比寫現代作品還要來得大,或許這也是讓我想寫的原因。
  不過這麼一來,想要開現代稿的話,反而會變得格外謹慎小心,若沒有好的點子,確定自己可以發揮得很好,實在不想輕易地去寫,所以忍不住想將它訂為今年努力的目標。
  回頭再來聊這一本《虎爺不威風》,它的朝代雖然沒有刻意標上,不過我是用明朝來當成雛型,我真的很少特意去挑這個朝代來寫,只是寫慣了清朝,有點擔心寫不出屬於明朝該有的味道,不過每一本稿子都有值得挑戰的地方,自然這本也不會例外,預計關家這個系列會先寫三本,然後再來開現代稿,希望自己能依照這個計劃來走,不要又有變化。
  寫完了生肖屬虎的關家老大,接下來要先寫生肖屬兔的關家老二,還是生肖屬蛇的關家老四,我去跟他們商量一下再來告訴大家。
  沒意外的話,我們四月見!


☆☆☆☆好☆☆ http://www.happyfunnyland.com ☆☆好 ☆☆☆☆

TOP

哇~~可以直接看啊 第八章就完了??

TOP

謝謝您的分享

TOP

Thanks for sharing

TOP

回復 1# shek


    3q

TOP

thx

TOP

謝謝分享

TOP

thanks!

TOP

thanks! =]

TOP

謝謝分享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返回列表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