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孅《男大十九變》【戀の門之二】

  模範大家閨秀楊雅築說──肥男有三寶,人好、耐打、吃到飽,
  想她這個做作到了極點的女人,從上高中的第一天,
  不小心撞到身材很有份量的學長,就深刻體認到肥宅宅的優點,
  他見義勇為,不畏惡霸同學,捨身就拳解救她於豬頭男的糾纏,
  他慷慨大方,有什麼好吃的,絕對她有一份,
  他慧眼獨具,居然說:「我喜歡食慾好的女生。」
  就是他了!她決定跟他一起度過,她十六歲的生日,
  可沒想到他竟放她鴿子,然後一聲不說的轉學,徹底消失……
  十年後,越來越美的她深陷被母親逼婚之苦,
  偶然間聽到熟悉的名字──康宇誠,她馬上指名要他來相親,
  但,他怎麼跟她記憶中的樣子不太一樣?
  變得相貌堂堂、身材挺拔、舌燦蓮花,標準的桃花帶原者,
  最可惡的是還想跟她撇清關係當路人?!哼,他道行淺得咧,
  先賞他「天譴」為當年的過錯贖罪,他倆再來「重新開始」……

楔子

    骨瓷茶杯沿殘留一辦櫻色唇印。那淡得幾乎看不見的顏色,卻深深地映入他眼簾。他長指有一下沒一下地輕敲桌面,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凝望眼前的纖巧人兒。

  柔美的唇瓣彎彎的,帶著靦腆的笑,欲語還羞地偷瞄他,雙頰微紅,迷人可愛,黑亮的直髮披在身後,束起美美的公主頭。

  是個溫婉的大家閨秀啊。

  「呵呵,呵呵呵……」不過閨秀身旁傳來的笑聲,突兀得令他不得不把視線轉過去。這名打扮貴氣的婦人,對著他猛笑,那笑法令讓他覺得毛毛的。「我們家宇誠高中就出國了,在加拿大待了十年,是他哥哥要他回來幫忙,他才不甘不願的回來,呵呵呵。」而這個抖出他來歷的女人,是他媽。

  「真是一表人才呢。」是那種越看越滿意的語氣。「哎呀,崔夫人,這是我們家雅築。」「哎呀,楊小姐真是大美人,氣質出眾呢。」他媽也是那種很滿意的語氣,朝坐在對面的那位大美女微笑。「沒有男朋友真是太可惜了,你說對不對啊?宇誠、宇誠……呵呵呵,這孩子,看美女看到呆掉了,呵呵呵呵。」

  他媽笑得花枝亂顫,對方母親也笑得闔下攏嘴,兩人非常合拍的聊了起來,康宇誠卻覺得頭好痛……坐在他面前的那個女人,雙頰酡紅,好幾次被他逮到她在偷瞄他——楊雅築。他的相親對像——他別開視線,面向以淚逼他來相親的媽。

  「媽,我……」公司還有事要忙——不知道用這藉口能不能放他走?

  「好了、好了,你閉嘴,小姐害羞了。」他母親用手肘拐他的腰,雖是笑著,但眼神卻帶著恐嚇意味。

  「幹麼像個木頭人?邀楊小姐去散散步啊。」很好,他連藉口都來不及說,就被打了回票。

  「媽?!」叫我不要說話因為小姐會害羞,現在又要叫我跟她去走走,這樣就不會害羞嗎?!康宇誠有苦難言,因為他媽擰他的大腿,讓他到嘴邊的驚呼全數吞回肚子裡。

  「對嘛、對嘛,年輕人別跟老人家一起,去外頭走走什麼的,快去呀!」對方的媽也很心急,頻頻催促女兒。

  因為是乖巧的大家閨秀,當然不會反抗母親,羞澀的朝他一笑,在雙方長輩的注視下,兩人雙雙離開餐廳,決意在飯店附設的美輪美奐花園,友善地散步給各自的母親看。

  這是相親嘛,當然要做做樣子,否則回去絕對不得安寧。

  「楊小姐,小心。」康宇誠帥氣的伸出手,很有魅力的微笑,扶著美美的教授千金下台階。這點基本的紳士風度,他還有。

  楊雅築看著眼前這男人,康宇誠─Paulsmith淺灰色夏季西裝,襯出他的身材,顯得高大挺拔。

  她的相親對像——跟她記憶中的他不太一樣。嘴角的笑意更深,小臉不自然的酡紅,牽著他伸過來扶持的大掌,緊緊的握住。康宇誠被那力道嚇到,臉上的笑容瞬間動搖。

  「楊小姐……」這麼主動不好吧?你是大家閨秀耶!

  楊雅築抬頭,凝望他俊朗的五官,帶著含怨的口氣道:「你為什麼放我鴿子?不要告訴我你忘記了!你最好給我一個交代,為什麼沒來接我?你說啊你!」

  「我……你認錯人了。」他俊顏一黑,想不到這樣也被認出來,連忙否認。「我認錯人?」她笑容甜美溫婉,但那甜美的眼神中卻有股殺氣。「宇誠。」甜膩的口吻,親密的喊著他的名字。「看著我的眼睛,說你不認識我啊。」

  「……」康宇誠,堂堂崔氏集團炙手可熱、能言善道的行銷專案經理、此刻無言以對,很沒種的不敢直視這溫婉小女人的熱切眼神。這就是他不想赴這場相親宴的原因,但又不得不來。他臉一垮,想起了不太愉快的回憶,那份回憶跟她有關係,很大的關係。

  其實十年前,他們……似乎……嗯,算是交往過……吧?

TOP

第一章

  刺耳的鬧鐘聲在六點四十分響起,滴鈴鈴鈴,不停的響著,鬧鐘的主人沒有起床關掉的意思,就這麼響了五分鐘,第二個鬧鐘鈴響加入了,超高分貝的鈴聲,努力扮演叫床的工作。

  陽光透過窗簾,微微透進房間,依稀能看見房間裏的擺設,電腦、電動游樂器、模型、機器人,牆上貼著寫真女星的海報——這是一個年輕男生的房間。

  當第三個鬧鐘響起時,時間已經過了十分鐘,死命賴床的傢伙總算甘願起床,按掉所有鬧鐘,認命的,睜開眼睛。

  「啊……真不想起床。」掀被起身,拉開窗簾,刺眼的陽光令他畏光的眯了眯眼。

  六點五十分了,街上陸續出現趕車的學生,暑假過得太愉快,康宇誠都快要忘了,今天是開學日。

  「又開學了……」他愁眉苦臉的五宮全擠成一團,垂頭喪氣的走出房門,去浴室梳洗準備上學。

  他握著牙刷,看著鏡中反射的自己——大又圓的臉,雙下巴,簡單一個字形容——胖或肥。

  「我又胖了?」他忍不住仔細端看自己的臉,說話時露出他戴了兩年的銀色牙套。「夏天冰淇淋吃太多,完蛋了。」青澀的臉龐上有著懊惱。

  那是青春期的特有煩惱。

  「宇誠、宇誠,你醒了沒有?」浴室門被輕敲,是媽媽的聲音。「早餐放在餐桌上,你準備好了快點出來,上課要遲到了哦。」

  「噢……」康宇誠輕應一聲,行屍走肉般的刷著牙,看著鏡中的自己,眉毛揪成一直線,五官扭曲很難看。

  上學……為什麼又要上學?他真的不想去學校……

  隨便洗了臉,游魂般走出浴室,回房間換上制服,差點爆開的褲頭讓他再度發現自己增胖的事實,他非常沮喪。

  拎著書包下樓,在餐桌上看見媽媽為他準備的早餐——超大份量三明治,足足有八片土司,夾了他吃的漢堡肉、火腿、蛋、起司和小黃瓜,還有一杯五百西西的冰牛奶。

  咕嚕,肚子餓了。

  他氣勢洶洶地邁開步伐,走向餐桌一屁股坐下,泄憤似的吃著早餐,猛灌牛奶,不到五分鐘,吃光一般人兩倍食量的食物。

  「媽,我吃飽了。」

  「款,宇誠,等一等,你的註冊單,喏,拿好。對了,還有沒有錢吃中飯?晚上我要加班,會晚點回來,餓了自己出去吃,嗯?」陳愛佳喚回正欲出門的兒子,拿出皮夾,抽了一張五百元鈔票塞進他肥厚的手心。

  「媽,我……」可不可以不要上學?好想這樣對媽媽要求,但是他開不了口。

  低頭,看著身高只到他胸口,體型只有他一半的媽媽,手中握著鈔票,他心一緊。

  「嗯?怎麼啦?」陳愛佳抬頭,微笑的替不修邊幅的兒子調整他沒翻好的衣領,拍拍微皺的襯衫,一副慈愛的模樣。

  媽媽很辛苦,自從爸爸過世後,她一人獨立扶養他,工作、養家,兩頭忙,他從小就不敢讓媽媽太操心,當然也不敢讓媽媽知道,他不快樂。

  上學,就像打仗一樣,他不想上學,不想面對那些人。

  「沒,早點回來,不要加班加太晚。」

  「好。」陳愛佳微笑點頭。「你也是,別在外面玩太晚啊。」

  「噢。」他搔搔頭,回頭對母親說:「媽,我出門了。」揮揮手,再說一次再見,提著書包趕車去。

  走在艷陽下,他熱出一身汗,他要走過兩個紅綠燈路口,校車會停在那裏。

  他趕不上綠燈,距離一個路口,看著一群學生擠上校車,司機也發動引擎,準備開車。

  「疑,等等我啊!」康宇誠不禁緊張的高喊,要是沒趕到這班校車,他要搭捷運再搭公車,他會遲到的啦!

  心急的站在路口,祈禱校車不要太快開走,還有紅綠燈快一點!

  當綠燈一亮,他立刻使出吃奶的力氣,邁開大步往前跑,在校車開走前,從後門擠上。

  「好擠哦,擠死人了,是誰啦?擠什麼擠啊!」

  「什麼味道?很臭耶!」

  「康宇誠,你離我遠一點啦,你身上很臭。」

  他臉紅,羞愧的低下頭,搖搖晃晃的被擠來擠去,不敢還嘴,只會不斷的說「對不起、對不起」。

  十八歲的他,高中三年級,他常常覺得他十八年來的人生,他這個人的存在,是一場笑話。

  他不受歡迎,沒人重視他,沒有優秀到令老師刮目相看且疼愛的學業成績,沒有特殊才藝,體育課從來沒有及格過,一個資質中等,沒什麼才能的十八歲男生。

  從上國中起,他就覺得上學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喂,我擠不上車啦。」外頭有個身材中等的男學生,氣得跳腳。「康宇誠,把你的肚子收起來啦!很占空間耶你。」

  「對不起、對不起。」他用力吸氣、縮小腹,努力挪出空間讓其他學生上車。

  「要關門了。」校車司機朗聲提醒。「不要站在門邊,很危險,同學往裏面擠一擠,給其他人上車。」

  趕搭校車的學生越來越多,到了最後一刻,還有兩名男學生擠不上車,不太爽快的站在校車外頭罵三字經。

  就在康宇誠以為自己平安無事時,沒注意到外頭的同學和校車內的同學,交換了一個詭異的眼神。

  「康宇誠,暑假作業寫好沒?」車內的一名學生問道。

  「寫好了啊。」

  「那還不拿出來?你找死啊!」

  「是是是,對不起、對不起。」他慌慌張張的翻找書包,拿出其中一份被委托代寫的暑假作業,雙手遞上。

  「你寫的字很醜耶,這哪像我寫的啊,在幹嘛啊你?故意要害我是不是?豬腦袋,氣死我了,你滾啦你!」那惡霸學生抽同怍業.隨意翻看兩頁,惡聲惡氣的咆哮,最後突然推了他一把。

  「啊啊啊啊——」一時措手不及,無法保持平衡,他就這麼往後倒栽蔥跌了下去。

  「快上車!」惡霸學生對外頭等待的兩名同學高喊,那兩人一擠進校車,立刻對司機大喊,「好了,關門,開車!」

  「等等我,我還沒上車啊……」沒時間哀叫自己摔痛的屁股,康宇誠看著校車車門在眼前闔上。

  把他推下校車的同學,對他露出惡意的訕笑,嘲笑他此刻的狼狽。

  「我就說……我不喜歡上學。」他眼神黯然,起身拍拍髒了的制服褲子,看著校車絕塵而去。

  他沒有哭,因為習慣了,如果遇到這種小事就哭,那接下來在學校發生的一切怎麼辦?

  現在重點是用別的方法去學校,要是遲到了,就很不妙了啊!

  康宇誠調轉方向,往最近的捷運站走去,肥胖的身影融入行色匆匆的人群之這是他平凡無奇,日復一日校園生活的開始。

  早上七點三十分,校門口滿是趕著最後一刻到學校的學生,每個人都是腳步快速的往前走。

  最後一班校車進入大門後,一輛黑色賓士轎車緩緩停在大門前。

  後座車門打開來,一雙白晰勻稱的小腿露出,穿著黑亮的黑皮鞋、小短襪,接著出現的,是一張白裏透紅、秀氣的美顏。

  一個身高一六五公分左右,頭髮扎成公主頭、身材纖細的女孩,站在校門前,粉唇微揚,看著學校。

  賓士轎車的車主下車,是一名五官冷峻嚴肅,頭髮有些花白的中年人,冷硬的五官與少女有一些相似。

  「雅筑,過來。」他朝少女喚道。

  「是。」楊雅筑恭順地跟隨父親走,乖巧聽話的站在他身邊,一同進入學校。

  她考上這所公立高中,不算辜負父親對她的期望,爸爸是嚴謹的大學教授,聽說這所高中的訓導主任,是父親的學生。

  「老師,什麼風把您吹來?請坐、請坐。」一臉橫肉的訓導主任看見楊方漢親自前來,立刻跳起來問好。

  楊雅筑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看著有些年紀的訓導主任,心想著她爸爸,還是真是一視同仁啊,不只當他女兒不輕鬆,當他的學生也沒太好過呢,看到她爸就跳起來,可見這位年過三十的訓導主任,曾經被她爸爸整得很慘啊。

  她是獨生女,爸媽就她一個女兒,雖說爸爸是個嚴肅、嚴格的男人,但對妻子體貼溫柔,至於女兒嘛,嗯……有疼,有寵,不過要求也很多。

  儀態、學業、談吐、交友,一切的一切,都被父親嚴格要求,要有大家閨秀的風範。

  所以楊雅筑很小就懂得要怎麼「做作得很自然」來瞞過父親耳目,那也是她的保護色。

  當一個柔柔弱弱,受歡迎又沒有威脅性的教授千金,其實,還挺方便的。

  「張老師、張老師,這是你班上的學生,楊雅筑,這位是學生家長,大名鼎鼎的楊方漢教授!」

  「您好、您好,我是雅筑的班導師。」

  大人寒暄問好,不就是一種……嗯,社會型態?

  爸爸特地送她來上學,是要囑咐他的學生好好關照她吧?!爸爸好像很怕她會在學校被欺負的樣子呢。

  其實就算沒有爸爸為她打通關節,她也有自保的辦法——柔美的唇,綻放出一抹美麗的笑靨。

  「爸爸,老師,我先回教室,早自習的鍾響了,再見。」她有禮的向父親和師長們道別,等到父親頷首同意,她才欠身離開。

  「雅筑真是美人胚子,像師母呢。」

  身後傳來奉承的話語,楊雅筑聞言笑得更為燦爛。

  轉出教職員辦公室,走向川堂,眼睛直視前方,無視經過她的學生們露出驚艷的神情。

  她知道自己長得不錯,天生就有一張古典美的五官,與她的個性其實不太符合,天生適合用來欺騙社會大眾和迷惑善良百姓,稍加打扮後,乾淨、清爽,再配合她恰到好處的笑容,人見人愛。

  對,她就是一個做作到骨子裏,用優雅、美麗外表當保護色的女孩。

  看似親切好相處,其實她誰也下相信。

  拐個彎,就到她的教室了,但是她卻不小心撞到了人,還被反彈出去。

  「啊——」這不在預期中的狀況,讓她花容失色,驚叫連連,因為她飛出去了啊!「好痛。」跌在地上,她嬌聲埋怨,其實心裏正痛罵三字經——哪個王八蛋走路不長眼啊?

  「啊,對不起、對不起。」康宇誠楞住了,雙手一鬆,他雙手環抱著的麵包、飲料全部掉了一地,連撿也沒撿,他立刻上前把人給扶起來。

  是個女生,死定了,有沒有受傷啊?

  「你……沒事吧?」他小心地問,覺得下一秒就會被罵得狗血淋頭,這學校的女生都很凶悍,好可怕的說。

  小心翼翼地偷覷,她身上的制服很新,從新繡的學號來看,是新生。

  「學妹,對不起啊,我沒看到你,你還好嗎?有沒有受傷?」他把人扶起來之後不敢再碰人家,像無頭蒼蠅般在她身邊繞來繞去。

  「我沒事。」只是痛到覺得像被人痛打一頓——儘管這麼不舒服,她還是要維持她美美的笑容,對他說:「學長,沒關係,我沒受傷。」

  「對不起、對不起啦,我不是故意的——呃?」怎麼沒罵他?康宇誠不禁錯愕,心想著這怎麼可能?

  這學校的女生討厭死他了,他多看一眼都會被使白眼,這個學妹真好心!原本只顧著低頭道歉沒看清她的長相,突然被這麼溫柔對待,讓他不自覺的把垂到胸口的頭抬起來,望向小學妹……這一看,他呆了。

  「是我不小心,趕時間沒走右邊,學長,真的不是你的錯。」楊雅筑柔聲說道,對他微微一笑,眼中沒有一絲排斥的神色,還蹲下身來幫他撿拾掉了一地的食物。「是我不好,害你東西都掉了,對不起哦,學長。」

  麵包、蛋糕、飯團、三明治……都是食物,她眼神閃了閃,笑著把東西全數幫他撿起。

  「那個、這個,不是我一個人吃的,不是!」他不知道為什麼要對她解釋,臉都漲紅了,一句話說得零零落落。

  康宇誠知道自己臉紅了,這個學妹……真的很漂亮,是他見過最漂亮的女生,乾乾淨淨的,扎了一個公主頭,臉好小,是傳說中的巴掌臉,笑起來有一點點害羞,超可愛!

  楊雅筑微笑著,看著他臉紅脖子粗的解釋,淡淡的說:「我先回教室嘍,開學第一天遲到不太好,學長,小心點,再見哦。」

  她還很體貼的幫忙扶了一下他手上快要掉下來的飲料,然後揮揮手,轉身走人。

  「等、等一下,學妹。」康宇誠覺得,應該要對她表示一下歉意,但很少跟同齡女孩接觸的他,十分笨拙。「這個給你,這個、這個。」他很努力的揮著手上其中一個白色紙袋。

  她眨眨眼,疑惑地偏頭。「給我?」

  「對,這、這很好吃哦,一天只賣十條,香蒜麵包,本來我自己要吃的,可是剛剛撞到你很不好意思……啊,沒啦,你收下就是了。」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塞給她。

  鐘聲在此刻響起,康宇誠一楞,想到他被派來跑腿買的東西還沒有送到那些人手上,他死定了!「再見,我來不及了。」拔腿狂奔。

  楊雅筑握著那紙袋,從紙袋中散發出非常誘人的蒜味,掂了掂那塊大麵包,嗯,是硬的哦。

  她沒有嫌棄丟掉,反而放進書包中,一掃剛才被撞倒的不悅,快樂的去上課。

  一整個早上,那麵包在她書包中散發出誘人的味道,某節下課,她故作習以為常的離開教室,甩開藉故糾纏的男同學和來「認識學妹」的豬哥學長們,她用小外套包裹著那塊麵包,來到無人的頂樓,把紙袋打開。

  「光明正大買那麼多食物在路上走來走去,這種行為根本就是一種犯罪!」她口水流滿地,趁著四下無人,張嘴,用力咬了一口又硬又香的麵包,滿足的嘆息。

  她絕對不會讓人看見她大開吃戒的模樣,她就是一個這麼愛面子的女生。

  就在她津津有味的吃著好心學長送她的麵包時,一個突兀的聲音傳進她耳中。

  「哇,聞起來好香哦……那個,同學……楊什麼……啊,楊雅筑,對,楊雅筑同學。」

  誰?是誰?竟然認出她!

  楊雅筑花容失色的轉頭,看見躲在水塔旁,拿著畫筆不知道在紙上撇什麼的圓臉女孩。

  那女孩,笑得有夠燦爛陽光。

  「我是路小雨,你吃你的,不要管我,我只是被香味迷惑,同學,你可以繼續背對我嗎?我還沒畫完,謝謝你哦。」

  楊雅筑差點嚇得掉下巴,十六年來,她從來沒有犯這麼嚴重的錯誤,被人看見她狂吃的一面,而且,還是她的同班同學。

  這一天,她認識了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的「好朋友」——路小雨。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TOP

3q you i like

TOP

谢谢分享

TOP

謝謝您的分享

TOP

thank you

TOP

3# dada


看下文
qhm

TOP

看下文~~~~~~~~

TOP

感謝樓主的分享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