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湘《極品護衛》【少主難為之二】

「姑娘,我看妳身手不錯,不知有沒有興趣做我的護衛?」
嘩,這位少爺手執玉扇,一身華貴純白錦服,風度翩翩,
簡直是仙人也似,看得起她、能當他的護衛也是種榮幸呢!
況且他還心地良善,好心幫她找大夫診治病重的義父,
只是兩人是雲泥之別,這份恩情既然不能以身相許來報答,
那當他的護衛也好,反正都是她出人出力嘛!
但……怎麼她一上工之後,主子就變得跟她印象裡的不同,
做的全是不學無術、鎮日留連花街柳巷之事,
又喜歡說些似真似假的話逗她,連上花樓也帶著她!
雖說主子就是天,可跟了這麼個愛玩樂、喜女色的主子,
她也不能眼睜睜看著他自甘墮落,有責任將他導回正途!
再怎麼說她也已確定了,這輩子她都是主子的人,
將主子從頭到腳照顧好,就是她身為護衛的最高原則……

出版日期 / 2009/08/18

楔子

“你真的要走?”上官昊猶疑地開口。

  子夜,星月黯淡,萬籟俱寂。

  江南一帶最大的客棧“福興樓”的後院小門前,一位芳華正盛的嬌俏女子背著簡單包袱,手提老舊燈籠,一雙眼散發盈滿愛戀的光芒,璀璨亮眼,彷佛可以照亮 四周。

  他與她自幼一起長大,兩人僅相差三歲,他是客棧老闆的獨生子,而她是跑堂下人的女兒,但他們青梅竹馬,沒有身分之別。

  她對他來說是亦姊亦友,在他的印象裡,她始終是個溫柔且善解人意的女子,彷佛流水般細細深入人心,他若有心事,第一個就想對她傾訴。

  他以為自己非常瞭解她,但現下看來,似乎不是如此。

  相識這麼久,他從沒見過她這般光采奪目,那雙幸福且燦亮的眼眸,就像會熾人的火焰般,讓他無法直視。

  “是的,我要走了。”趙巧雲略微高昂的聲音含有濃濃的期待。

  “那……那我呢?”十四歲的少年,嚴格算來還是個大小孩,他有股即將被拋下的恐懼,同時也氣憤著。“我也喜歡你!”

  他激動地雙拳握緊,拚命想表達心意。

  趙巧雲恬柔一笑,輕輕搖頭。

  “我也喜歡你,你永遠是我最可愛的弟弟。”

  “我不想當你弟弟!”上官昊怒吼。他想要一直和她在一起!

  當他遇到挫折,她會溫柔地告訴他,一點挫折不算什麼,你可以做到的。

  當他讀書讀到心煩意亂,她會漾起春風般的微笑,坐在一旁陪伴他,安撫他的心。

  當他默書默得好,連夫子都誇讚,他第一個想與之分享的人,也是她。

  她對他這麼重要,她若走了,他該怎麼辦?

  “小聲點。”趙巧雲雙眉一凝,擔憂地四處看了看。“時候不早,我得走了,阿昊,你要保重。”

  “不,我不讓你走。”上官昊擋住她的去路。他無法眼睜睜地看著心愛的女子跟別人私奔。

  他一直喜歡她,因此當他無意間發現她要私奔時,心頭有多痛苦,可想而知。他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她應該瞭解他的情意,可事情就在眼前發生,所有的希望都 破碎了,讓他幾乎發狂。

  “別鬧了,南哥還在等我。”

  “為什麼?為什麼你執意選擇他?”他曾天真地以為他們會這樣一直相持到老,從沒想過兩人會分開。

  那個該死的陸天南,居然搶走了她!

  沒了她,他該怎麼辦?當他遇到挫折時,誰來鼓勵他?他開心時,跟誰分享?

  在她的激勵下,他勤於讀書,奮發向上,他已規劃兩年後先考鄉試,接著會試,再來直闖殿試……

  她說她期待他能早日考取功名,他便聽她的話,努力念書,三更燈火五更雞,為的就是獲得她燦爛笑顏和一句“你真的好厲害”的崇拜話語。

  他一直如此相信,為什麼到最後竟然會得到這樣的結果?

  “因為南哥是我心中的大俠。”趙巧雲說起心上人,俏臉上有藏不住的喜悅。“即使全天下人都反對,我也要跟他走。我要隨他四處行俠仗義,説明所有需要幫 助的人。”

  神智清醒的父母,都不會將女兒交付給一個浪跡天涯的俠客,但她偏偏就是愛上了,誰也阻止不了。

  “大俠?你喜歡大俠?”上官昊這才明白個中原因,一時間,他就像溺水而快要窒息了般,急急地想抓住機會。“只要你喜歡,我也可以努力成為大俠。”

  他本來就不愛讀書,是因為她和父親的期許,他才勉強自己,只要能留住她,他願意放棄考取功名,開始學習武藝,努力成為她心中的大俠。

  “傻瓜,你還是得努力讀書,千萬不要辜負上官老闆對你的期待。”趙巧雲殷殷叮嚀。“你別將心放在我身上,沒用的。”

  就算他考取了功名,他們之間的差距,也只怕會更遠,況且她已心有所屬。

  “將來你會遇到跟你匹配的女子,你快把我忘了吧!”

  “胡說,我怎麼可能忘了你?我喜歡你,誰都無法阻止我!”他情緒激動,只想要留住她。

  “傻瓜主子,你還小,等你長大,你就會知道,不是你想要怎樣就可以怎樣的。”

  “我也不小了!”他氣她以年齡拉開彼此。“我就算不讀書,還是可以做別的!相信我,只要是我想要的,我都能做到,即使是武藝,給我幾年時間,我也不會 輸的——”上官昊呐喊。

  “唉,跟你說不清。”趙巧雲認為他只是小孩子心性,跟他解釋感情的事,他根本不會懂。

  可看他癡癡纏纏,她心裡也難受得緊,兩人畢竟有深刻的情誼,她不想給他虛幻的希望,讓他繼續傻傻等待。

  她只好故作冷漠,狠下心用力地推他一把,匆匆離去。

  她的力氣小,無法推動上官昊分毫,但是她臉上的絕情徹底地撕碎了他的心。

  為了她的期許,他是這麼努力,沒想到換來這結果。

  上官昊心裡只想著——

  當大俠嗎?行俠仗義嗎?只要你喜歡,我就可以辦到,我不會比那個男人差,只要給我機會,給我機會……

  可惜,等他回過神,芳蹤杳杳。

TOP

第一章

  六年後

  “來喔來喔!比武招護衛就要開始了,快去湊熱鬧——”

  近年來最熱門的話題,就是江南一帶最大的客棧“福興樓”,又在為自家的少東招聘一位武師當護衛。

  這是幾乎每兩個月就來一次的戲碼。

  看臺上,上官昊面目俊逸,笑容清朗,氣質不凡,身穿華貴白衣,手執玉扇輕搖,安適地端坐在位於最上方鋪著華麗毯子的大椅上,看來好優雅,好瀟灑,好有 魅力,讓人……好想保護他。

  是以,台下觀看的可不只想爭取護衛一職的人,未出閣的懷春少女、熱愛三姑六婆的大嬸,懷有英雄夢的大叔……全都想擠到最前方,誰也不讓誰。

  每回選護衛活動開始,街巷總被擠得水泄不通,今兒個也沒有例外。

  “開始——”上官家的總管敲了下鑼,比賽正式開始。

  臺上,兩個虎背熊腰的男子開始過招。

  “看我奪命閻羅的厲害——”

  這位號稱奪命閻羅的男子果然了得,一開始就連續解決了五位參賽者,招招致命,若不是總管適時制止,恐怕後果不堪設想。

  “還有人敢上來嗎?”奪命閻羅左臉上有道從額頭延伸至下巴的刀疤,隨著他張狂的大笑,那道刀疤顯得更嚇人。

  台下眾人議論紛紛,這位刀疤兄……不,這位奪命閻羅好恐怖啊,那張笑起來格外猙獰的臉孔果然比閻羅還可怕,不要說出手,光站出來就嚇壞一堆人。

  “都沒有人了嗎?老子打得很不過癮,真的沒有人敢上臺跟我較量了嗎?”奪命閻羅淩厲的目光四處查探,嘴角還勾出邪笑。“如果沒有——”

  就在他吐出更倡狂的字句前,突然,一把玉扇朝他面容急襲而來。

  奪命閻羅心頭一驚,趕忙出招應付,誰知道對方的玉扇宛如影子般,他擊往左邊,他就閃向右邊攻他要害,當他警覺往右邊抵抗時,那把玉扇又往左來,如影隨 形,他氣喘吁吁,越打越驚駭,越打越手軟,怎麼也掙脫不了——

  “什麼奪命閻羅,說是躲命小蟲還差不多。”好聽的聲音,就在刀疤男的哀號中傳出。

  白影在風中翻了翻,瞬間又重回到最上位的椅上,上官昊端起一旁丫鬟準備的香茗輕輕品嘗。嗯,入喉清甜順口,而後喉韻回甘,果然是頂級好茶。

  “好身手!”

  “好——好帥啊!”

  常來看熱鬧的鄉親們大多知道上官昊本身就武藝不凡,可每回親眼見識,仍會忍不住驚歎。

  懷春少女更是個個眼冒愛意。唉呀!好俊的身手、好俊的外表、好俊的神態……關於他的一切都太俊了,怎不教人心底小鹿亂撞?

  一旁,上官老爺見狀,非但不開心,反而還額冒冷汗。

  “你在做什麼?你出這種鋒頭,其它人怎敢上來?”他低聲責怪。

  該死的,主子武功這麼好,還有人敢上臺“獻醜”嗎?

  “誰要他那麼吵,長相又礙眼。”那種人別說是當他護衛,連讓他多看一眼,他都嫌煩。

  “你你你——”上官老爺真會讓他給氣死。

  雖然他看那個什麼閻羅的也很討厭,可他們畢竟是主人家,兒子每次看不順眼的就親自出手教訓,讓他也很為難,偏偏講又講不聽。

  唉,想想,這一切只能說是他自找的——

  上官家數代經商,“福興樓”正是代代相傳的祖業。但事業經營得口袋滿滿,說起來總是很市儈,俗氣得很。

  是以,上官家從上官昊的祖父那一代起,就興起了當官的念頭,可惜上官興是個商業奇才,一大迭的帳本他可以很快算得分毫不差,偏偏只要看到書,就會想打 瞌睡。

  他只能感歎,讀書這種事也是講求天分的。

  於是,上官興便將自己未能完成的心願,轉至獨生子上官昊身上。

  原本上官昊也是乖乖地照實讀書,但好景不常,六年前他生了場大病後,也不知道著了什麼魔,突然說要學武藝,當個行俠仗義的大俠。

  上官興傻眼了。學什麼武?只有粗魯莽夫才去學武!

  為了安撫兒子,他花了少許銀兩,替他找來一個功夫不錯的年輕武師當護衛,就是想告訴上官昊,學武只值幾兩銀子,什麼當大俠?能夠糊口就不錯了,還是做 文人比較有出息,將來求得一官半職,何等風光?

  上官昊的確是安靜了一段時日,可就在上官興以為兒子終於聽勸,願意“回頭”而高興之余,第一任的護衛竟然敗在上官昊的手下,引咎辭職。

  上官興這才知道,原來兒子竟是陽奉陰違,沒有好好讀書,反而跟護衛學武,也不知道他是天生奇才,還是特別努力,總之沒幾個月便贏過了護衛。

  後來上官興再度找來許多護衛,為的就是讓兒子明白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可惜那些護衛們的下場都一樣,在跟主子上官昊“切磋”武藝輸了之後,自動離 職,很少人能夠在他身邊待超過三個月。

  願望沒達成,兒子的武功反而越練越高,越來越不象話。頑固的上官興哪肯就此作罷?只是事情一再上演,他發現兒子在學武這方面確實有天分,開始思考,若 兒子能就這樣練好武藝,至少能保護得了自己,那……也算是“意外之喜”。

  畢竟他只有這個獨根苗,絕不希望他受到傷害。

  但做父親的也有自己的面子在,要是認輸,怎麼面對兒子?他只得繼續故作頑固。

  因此這六年來,上官家來來去去換了不少護衛,唉……

  “你給我乖乖坐著,好好地仔細挑選,不許再鬧事。”上官興氣急敗壞地低聲警告。

  “鬧事的不是我。”上官昊俊朗的臉上滿是無辜。

  “你——總之不准再強出頭。”

  上官昊唇角輕勾,回以一個令眾女子心醉的微笑,可心底在想什麼,無人知曉。

  而場上的比試,依舊持續著——

  “咳咳咳——”

  城郊的小屋裡,不時傳來嚴重的咳嗽,那聲音像是要撕肝裂肺般,讓人不忍。

  “爹,你沒事吧?”韓絮擔憂地看著義父越來越糟的臉色,心裡焦急,淚水不停地掉。

  “傻……傻孩子,有什麼好哭的,咳咳……人有生就有死,咳咳咳……不用過度傷心,咳咳咳咳——”說罷,又是一陣的狂咳。

  “爹,您別再說話,我去為您請大夫。”韓絮哭得鼻頭紅腫,眼淚直流,一張小臉全給哭花了。

  更讓她傷心的是,捏捏扁平的錢袋,找大夫只怕是有心而無力。

  “咳……別忙了,爹知道,我這病是沒藥救……”

  “不會的,爹,你不能拋下我,爹你一定會好——”

  “先聽我說……咳咳咳!”病榻上的老人無力地揮手打斷她。“好孩子,爹真高興……咳咳,真高興有你這個好孩子,你彌補了我的遺憾,只可惜我沒能多陪你 一段時日……丟下你,我真不放心……”

  “既然不放心,就繼續陪著我呀……爹,你不要死,我不要你死啦……”韓絮立刻痛哭失聲,活像義父已經死了般。

  韓老爹苦笑。這孩子這麼傻氣,真教人擔心哪……

  “呵,好好好……爹不死,爹陪你,永遠陪著……咳咳,陪著你……”韓老爹講完這段話,像是用盡了氣力,臉色更加死白。

  “爹……”韓絮更是擔心。“不管了,我這就去請大夫來幫你醫治,大夫不會見死不救,爹,等等我!”

她只有少少的幾文錢,家裡幾乎快斷炊,幾天以來,她吃不到半碗飯,遑論請來大夫,但是她相信這個世間必定是有好人的,就像她兩、三歲時跟父母失散,餓了好 幾天,奄奄一息地躺在路邊,是韓老爹經過、收留了她,教她武功鍛煉身體,還賜給她姓名,將她當親生女兒般對待。

  韓老爹原本是個到處流浪的劍客,為了照顧她,便在附近買了間屋子,他除了武藝之外,沒什麼其它才能,可帶個孩子,實在不適合再打打殺殺過日,因此只能 找些如築牆或搬運等粗重工作,盡力撫養她長大。

  韓老爹會在這裡落地生根,也是因為他在此地撿到她,希望有朝一日,她的親生父母會來找她。

  可惜她的父母始終沒有出現。韓絮並不在意,因為兩、三歲時的事早已不復記憶,唯有身邊真心待她的老好人,才是她心中最重要的人。

  可韓老爹竟在一次築牆時,意外從城牆上跌落,受了重傷,從此長年臥病在床。獨身老人帶著個小孤女,日子頓時陷入困頓,為了醫治韓老爹的病,他們最後連 房子都賣掉,只能搬到這偏郊的小舊屋,如今,荷包也僅剩下幾文錢。

  但韓絮不氣餒,天無絕人之路,像她義父這麼好的人,一定會有好報,也一定會有好心人願意伸出援手相助。

  就算沒有,她跪也要跪求個大夫前來!

  韓絮說做就做,也不管自己哭得涕泗縱橫的臉實在不宜見人,火速飛奔出去。

  韓老爹伸出孱弱且顫抖的枯瘦手臂,卻來不及、也無力阻止,而後,他的眼睛慢慢地合下,蒼白的臉上帶著一抹安詳的笑意……

  前方敲鑼打鼓的,熱鬧非凡。

  韓絮知道那是“福興樓”在選護衛,原本就不是啥新鮮事,她也沒興趣,偏偏這幾乎沒多久就上演一次的“戲碼”,圍觀的人群還是很多,大夥兒嬉鬧地指指點 點,讓急於奔去找大夫的她很是煩亂。

  嘖,這些人是怎麼了,不過就是選個護衛,沒本事的人怎不走遠一點,看什麼熱鬧?

  “對不起,請讓讓——”為了義父的病,她一定要儘快找到願意出診的大夫。

  就在這人群哄鬧之時,眼尖的她突然發現扒手竟然也來湊熱鬧——前方一個一臉猥瑣的男子趁著混亂,摸走一位身材胖碩、模樣看來頗為貴氣的婦人的錢袋。

  真是太可惡了!

  那個男子好手好腳的,人又年輕,居然不好好工作,卻當個偷兒,讓人看不下去。

  “可惡的竊賊!還不快把銀兩還給那位夫人!”韓絮指著對方大罵。

  一旁,看熱鬧的眾人聞聲轉移了目標,鄙夷的目光看向扒手,並立刻動手檢查自己的錢袋是否安在。

  男子沒想到會被發現,神色慌張地便想逃離。

  “哪裡走——”韓絮看出對方意圖,一個縱跳,攔住了去路。

  “你這礙事的婆娘,快閃——”男子看她是個年輕姑娘,沒放在心上,用力一揮,想一拳揮開她。

  幸好韓絮也不是好惹的,她靈巧柔軟的腰肢一彎,不但迅速閃過他的攻擊,還以一招擒拿手法,反掌將人制伏,把男子推向牆壁,無法脫逃。

  “還不把銀兩交出來,還給這位夫人?”

  “哎喲……”被制伏在地上的竊賊痛喊失聲。沒想到這位看似平凡的姑娘,竟然會武功。“好好好,我還、我還就是,你先放開我。”

  “好。”韓絮不疑有他,聞言立刻放手。

  誰知道這男子居然耍詐,在她放手後,冷不防地一拳襲向她,試圖再脫逃。

  韓絮反應快,面對這突來的襲擊,險險閃過,但對於這種冥頑不靈的可惡扒手,她不再客氣,直接一腳踹他去撞牆,待他頭昏眼花之際,再度制伏他。

  “好耶,姑娘好耶!”

  “太厲害了!”

  “女俠好身手啊——”

  這時,原本圍觀比賽的眾人幾乎全部掉轉了目光,見到她兩度力擒竊賊,忍不住大聲拍手叫好。

  “這種人應該抓去見官!”

  “是啊是啊,報官府將他抓起來嚴辦!”

  “沒錯。”韓絮也這麼認為。“好手好腳的,當什麼扒手,太可惡了,理應抓去官府嚴辦。”

  這時,可能有人報了官,官兵們趕來,接手捉拿了竊賊。

  “多謝姑娘。”官兵向韓絮道謝。

  “是啊,多謝女俠仗義,我的錢袋才能保住。”那位貴氣夫人從錢袋裡拿出了些銀兩遞向她。“這點小意思,姑娘就收下吧!”

  “夫人不要客氣,竊賊本就該受罰,我只是出了點力而已。”看到銀兩,韓絮想起自己還有正事未辦。“對不住,我還有事。”

  雖然她很缺錢,但是抓賊這種小事,路見不平者都會拔刀相助,倘若她真的拿錢,反而過意不去。

  “不好意思,請讓讓、讓讓——”

  韓絮推開了圍觀的民眾,想要趕快去找大夫。

  這時,她突然又被人給攔住了——

  “這位姑娘,我看你身手不錯,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擔任我的護衛?”

  一張俊朗如玉的男性面孔噙著善意笑容出現在韓絮眼前,他手執玉扇,一身華貴純白錦服,舉止爾雅,風度翩翩,端得是仙人之姿,讓她看得有些癡傻。

  這麼一位元氣質斐然的俊公子需要護衛?

  怪了,怎麼有錢人都流行找護衛嗎?她懷疑地抬頭看向臺上,發現臺上還有人正在比試。

  雖然眼前她急著要找大夫,但有工作自動找上門,她不如先答應下來,若能當上護衛就有收入,那義父接下來的醫藥費便不用愁了。

  俗話說:好人有好報。老天爺果然是眷顧她的,再說,若能夠保護這麼一位翩翩佳公子,也算是她的榮幸。

  她二話不說,立刻興奮地用力點頭。

  “我願意——”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TOP

看看,谢啦

TOP

支持
幸福是个比较级,要有东西垫底才感觉得到

TOP

謝謝分享

TOP

3# dada


thx

TOP

thanks for sharing

TOP

謝謝分享~~

TOP

谢谢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