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水 --《下屬多多包涵》 -- END

本帖最後由 koko 於 2010-7-23 18:29 編輯

鏡水 --《下屬多多包涵》

她不談戀愛。
尤其不可能跟他談戀愛。
他是她的可愛小幫手,
但,她卻「允許」他吻她?!這是……怎麼回事啊?
先前之所以挑選他當執行長第二秘書,
就是因看上他的工作態度和能力。
而他的表現確實令她滿意極了。
而且,工作之餘,他還很細心,細心到……
是因為他幾次的貼心行為讓她動了心?
看來,她和他要回到從前那種單純上司
和下屬的狀態是不可能了。
只是,能不能這樣繼續曖昧下去就好?
幹什麼一定要她「明白」給答案?
她知道自己不想拒絕,因為她確實動了心。
要怎麼辦才好?
唉!她現在才知道她的這個下屬有多麼不好對付……

出版日期:2010年7月16日

p.s.1.未睇,希望無亂碼啦~!:P
p.s.2.各位有100個帖子的朋友可以去威望中心申請加威望~!:loveliness: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涼風冬有雪
若無閒事掛心頭
便是人間好時節

楔子

    茶水間裡,傳來對話的聲音。

    「噯噯,你調去那邊也三個星期了,那個宋秘書是不是真的如傳說中那樣?」一名男子語氣輕浮地問道。

    另外一個男中音疑惑。

    「哪樣?」

    「就那個啊。」八卦男子壓低音量,道:「出賣身體換工作。」

    「什……什麼?」男中音語調略微訝異,隨即非常正經地道:「不要亂說,完全沒這回事。」

    八卦男子不死心。

    「可是你看她嘛,就一副會勾引人的樣子。看看那個身材,她還會穿那種很緊的裙子耶。很多人私下都傳說好不好,又不是只有我而已

,都說她——」

    「不要再講了。」男中音嚴肅打斷,然後認真地道:「第一秘書非常優秀,她的工作實力我很瞭解,這種無聊話不要再說了,對一個女

孩子傷害很大的。」

    「女孩子?她三十四歲了耶……」

    「……咦?宋秘書,你站在這裡做什麼?」拿著馬克杯正要到茶水間的打工小妹,望見走廊上的人影後,微笑詢問。

    身後的茶水間裡一下子寂靜無聲了。宋晨瑜雙手交叉抱胸,長指勾著自己的空咖啡杯,背靠著牆站在茶水間門口,一副老神在在待在那

裡很久的模樣。

    她轉頭望向小妹。笑道:

    「沒事。我正要試試新的咖啡機呢。」

    「喔,我也是耶。我們那裡有買下午茶點心喔,要來吃嗎?」小妹天真又可愛。

    說到吃,宋晨瑜就開心了。

    「好啊。」

    一道人影急急從茶水間走出來,背往另外一個方向走。小妹見狀,朝著對方的背影道:

    「啊,陳大哥,我們這裡有點心耶,你要不要——」

    「不要!」頭也不回地走了。

    小妹傻住。嘟起嘴:

    「欸,好凶喔。」

    「嘿嘿,他害怕吧。」宋晨瑜摸著自己下巴。

    「咦?怕什麼?」小妹不懂。

    「怕我啊。」宋晨瑜笑得瞇起眼眸。

    「啊?」小妹一頭霧水,望見又有人走出茶水間,便喚道:「啊,單秘書,我們這裡有點心喔,你要吃嗎?」

    西裝筆挺的男子轉過臉,望著她們。

    「不……我不吃,謝謝。」

    他說。男中音裡帶著一點歎息。

    宋晨瑜看著他。

    他是她的新下屬,剛從業務部門調來不滿一個月。因為原本的第二秘書被調走,變成副總特助,而她需要輔助人手,於是她閱覽公司人

事資料,從中挑選出語言能力和電腦能力都相當不錯的他。

    很明顯的,他在業務部的成績並不算好,可能是個性不適合那個部門,所以能力沒有展現,顯然被擺到了錯誤的位置。

    而她需要他的長才。

    三個星期了。起先,他只能勉強跟上她;因為她所交付的工作量,加上他是新手,其實這已經算是相當不錯的表現了;第三個星期開始

,他終於追上她的速度,成為良好的輔助。

    沒想到他會為自己仗義執言。

    下班的時候,宋晨瑜走到他的桌前,道:

    「今天有空嗎?」

    她的直屬下屬——第二秘書,抬起臉,一臉疑惑。

    「咦?」

    「我想找你去喝一杯。」她笑,道:「算是獎勵你最近的進步。」明明說是獎勵,可是眼神卻在暗示他不容拒絕。

    於是她看見第二秘書愣了一下,只能答應:

    「好的。」

    她帶他到一間酒吧共用晚餐,之間聊的都是工作。用餐完畢,他們一起飲酒,他似乎不大習慣這種地方,連要點什麼都遲疑不決,最後

選了一種看起來和喝起來都像果汁的雞尾酒。

    雖然的確像是果汁,其實卻是以烈酒伏特加為基底調製,是種後勁很強的酒。宋晨瑜不曉得他知不知道,不過總之,他喝完兩杯之後,

就倒在桌子上陣亡了。

    她支著頰,一邊慢條斯理地啜飲著自己的飲品,一邊睇著臉色泛紅且屈肘趴在桌上昏睡的下屬。

    她請店員幫她將人抬上計程車,對司機報上自己家的地址之後,往後靠向椅背,一路上,她的下屬都只窩在車窗邊,緊靠著車門,和她

離得遠遠的。

    到達她的住處後,她多付一千元車資,請司機幫忙把人抬進她家。司機將人丟到她床上之後領錢走人。

    她佇立在床沿,睇著躺在床上的男人一會兒。因為想到西裝會皺,所以她伸手過去,想要脫掉他的外套,不意才碰到他,他就往旁邊移

動。

    她眨眨眼,單膝跪上床,還是想要把他西裝外套脫掉,手指觸及他領口,就見他抬起手抓住自己衣襟,閉著眼睛,緊皺眉頭,低喃道:

    「不行。」

    宋晨瑜挑眉,下意識問:

    「什麼東西不行?」

    「脫……衣服……不行……」明明又沒清醒他模糊回答。

    她收回手,望住他沒有張開眼睛的臉龐思量幾秒,隨即道:

    「你叫什麼名字?」她想試試看。

    他的眉間皺褶深到快要可以夾名片,未曾再開口。本來以為他不會再回答了,宋晨瑜正想從床上站起身,身後的男中音又用那酒醉不夠

清楚的口吻道:

    「單……明穎。」

    聞言,她停住動作,然後轉過身。

    有趣。宋晨瑜瞇起美眸。

    「你有沒有女朋友?你幾歲?」雖然她知道,不過還是再問一次,看看他清醒時和酒醉時的答案是否一致。

    「沒有……我……今年……虛歲二十八歲……」他一副睡得很難過的樣子。

    為什麼是回答虛歲啊。她笑了出來。

    不過……很好。她揚起眉毛,因為她還有想問的事情。

    這個低調的下屬,不是屬於會主動跟人混熟的類型,和她一同工作三個星期了,但是好像一直都有隔閡。

    總是喚她「第一秘書」這種繞舌彆扭的職稱,雖然笑起來臉上會有一對不是太明顯的小梨渦,卻幾乎不曾以笑容面對她這個上司,就連

找他出來吃飯他也只會談公事。當然,他相當能幹又乖巧,是個得力的輔助,她沒看走眼且挑對了人;不過,她不容易滿足,她想多少瞭解

自己的下屬。

    「你對新的職位有不滿嗎?」坐在床沿,她交疊修長的雙腿,開問。

    「沒……有……」

    「工作的時候感覺困難嗎?」她一手撐在床鋪上,低眸注視著他。

    「……一開始……現在已經……沒事了……」

    這樣啊,的確感覺也是如此。宋晨瑜用手指捲著自己的長髮,想了下,還是問道:

    「那你覺得新上司如何?」她還是想知道這個。

    「嗯……」他蹙著眉頭,半翻過身側躺。「工作很快……厲害……優秀……從她那裡……學到很多東西……謝……謝……她……漂亮…

…」

    前面那些她都不意外,最後兩個字倒是吸引到她的注意。

    「喔……你覺得她漂亮?」

    「……嗯。」他應道。雙目依然緊閉,遲鈍點頭。

    雖然也不是第一次被人誇獎外貌,不過通常都是「美麗但看起來有風塵味」或「美是美,五官感覺有些不正派」等諸如此類雖然的確是

在講她美卻又在嫌她太艷的形容詞,像是「漂亮」這種單純的字眼還真是沒聽過。

    從這個正經八百的下屬口中講出來,更好像就是特別不一樣。因為相處的時候,他並不是把她當作一個外貌美麗的女性,而就只是直屬

的長官而已。

    和他一起工作的她,非常瞭解這點。

    不過,被人讚美,她還是覺得開心。宋晨瑜的豐滿紅唇滿意地畫出一道弧線。

    她下床,拿起掛在椅背的毛巾,進入浴室淋浴。沐浴完畢,她穿上睡衣和外套走出來,下屬還躺在她的床上昏睡,而且縮在角落,一副

異常防備的姿態。

    對於在酒醉不清明的意識之下,還好像在捍衛自己清白的下屬,她忍不住勾起唇角。

    本來是要讓他睡客房的,不過那裡床小,他太高大,肯定會睡到一半滾到地上。

    「這可是因為你的好表現才有的福利。」還有因為她是個好上司……才怪。宋晨瑜瞅住下屬那張緊皺著眉頭昏睡的臉容,有點壞心惡劣

地想,等他清醒,她可以要他加倍奉還這個人情。

    心情很好地走出房間,她到隔壁客房就寢。

    一夜過去,她在平常的時間起床,打呵欠經過自己臥房,探頭一瞧,卻見到她的下屬竟然維持著和昨晚的姿勢,動都沒動過,當然也沒

有醒。

    兩杯酒居然可以讓他睡這麼久。宋晨瑜好奇地走到床邊,用手指輕輕戳他,他縮了一下,還活著。

    這小子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她差點笑出聲音,就這樣充滿趣味地看著他,直到他眼睫輕顫,好像快醒了,她忽然露出惡作劇的笑容。

    將身上的長外套脫掉,她緩慢地爬到床被上。

    這個人太有趣了。

    所以,她決定嚇他一跳。

    呵呵。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涼風冬有雪
若無閒事掛心頭
便是人間好時節

TOP

本帖最後由 koko 於 2010-7-23 18:20 編輯

第1章(1)

    喝酒會誤事。

    單明穎從來沒這麼深刻地體驗到這句話的真諦。

    在望見自己的被窩裡,不對,正確來說是別人的被窩裡,躺著衣衫不整的直屬上司時,他吃驚地腦袋一片空白。

    在這之前,自己做了什麼?

    原本執行長的第二秘書,被調走成為副總的特別助理,第二秘書的位置空下,由執行長第一秘書親自挑選。他很幸運,或者說很倒楣的

,從業務部門被調去當執行長第二秘書。

    應屆大學畢業之後,順利拿到碩士學位,然後當了一年幾個月的兵,進入這個大企業,即使被分配到業務部這種他根本不擅長的單位,

他也很盡力地學習熟悉,想要慢慢進步。他談生意的技巧不是很好,可是語文能力佳,所以在業務部還算過得去,雖然真的不是很喜歡這個

部門,但是也努力過一陣子,沒想到就在他逐漸建立起自信心的時候,被調到樓上變成執行長第二秘書。

    所有的一切都要重新學起,他硬著頭皮做好心理準備。執行長第一秘書雖然美艷無雙,但全公司上下都傳說,她私下性格大剌剌的不拘

小節,唯有對食物和工作上的要求卻是嚴格挑剔到極點。

    前兩個星期他都在扯後腿,每天都好像有一堆永遠得做到下班前一刻的文書工作等著他;到了第三個星期,他終於勉強跟上第一秘書的

速度,幫上小小的忙,大概是因為這樣,第一秘書在星期五晚上,說要獎勵他,所以帶他去喝一杯。

    上司的邀請,他這個下屬只能遵從。雖然第一秘書的工作要求很高,不過在她底下,他其實也學到不少東西,可以說有點感謝和佩服她

這個前輩。

    然而,就在他想著,第二秘書的工作他也可以好好做下去的時候,他卻酒醉醒來發現自己跟第一秘書睡在同一張床上。

    隱約還記得當自己張開眼睛時,入目的就是直屬上司躺在他身旁,那艷麗的紅唇和火辣身材,但是自己做了什麼他卻完全沒印象。端正

地坐在房間內最遙遠的角落,他戰戰兢兢,好像等了一世紀那麼長,終於望見只穿著襯裙的第一秘書,悠悠然轉醒過來。

    她一手撐起身體坐在床上,一手撥開垂落的長髮,瞇起眼遙望著他。

    「……你在幹什麼?」她問。

    他立刻低頭致歉。

    「真的非常對不起。我昨天喝醉酒了,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如果有對你……對你失禮的地方……」他講不下去。

    只見不該緊張的人在緊張,該緊張的人卻老神在在。

    「嗯?喔。」

    他不曉得第一秘書那回應是什麼意思,抬起臉,就看見她下床朝他走來,絲質的襯裙掩不住她豐滿的胸部以及性感的身體曲線。

    像是睡衣的襯裙並不透明,似細肩洋裝,或許略微裸露,卻也僅只如此。但他就是覺得自己好像看到不該看的。

    他趕忙別開眼。只聽她懶洋洋地道:

    「不要那麼害怕。什麼事也沒發生,只是你酒量很差,雖然知道你住哪,不過跑來跑去太麻煩了,我家只有一張床,套裝穿著會皺,嗯

,所以,就這樣了。」她還安慰地拍拍他的肩膀,隨即打個呵欠越過他,走向浴室,留下一抹香。

    什麼事都沒發生?不對,先醉倒的是他?被拉上床的是他?

    他呆傻地坐著不動好半晌,直到第一秘書拿出兩支新的牙刷遞到他面前,問他道:

    「綠的還粉紅的?」

    「……綠的。」他無力地垂低首。

    之後他怎麼走出那裡?怎麼回自己家?他都沒有太多印象了,或許也是根本不想去回想。不過他身上衣服一件也沒脫,所以,應該,沒

有任何事情發生吧?

    度過一個戒懼謹慎又異常煩惱的週末假期,星期一早晨,他準時起床,如先前的每天那般,盥洗完畢換上襯衫與西裝,然後檢查領帶是

否有打好,他拿起公事包,出門。

    到達公司的時間是八點四十五分,雖然並不會每天都一分不差,但總是差不多是這個時候,而且他絕對不會遲到。

    上班不遲到是最基本該做到的事情。

    搭乘直達電梯到最高樓層,門一開就是一條長廊。這層樓只有一間辦公室,兩個秘書的座位分別在走廊的左右兩邊。他走到自己位置,

將公事包放下,對面的直屬上司,也就是第一秘書,還不見人影,但是他打開電腦,做好準備。

    九點前三分,電梯「噹」地一聲開啟了。穿著套裝的窈窕身影走出來,女音利落地開始說道:

    「要開盤了。我要跟代理執行長去開會,十一點才會回來,今天你來盯盤,收盤時我要日經指數分析,科技股漲跌資料,美金和歐元的

匯率走向圖,另外,繼續觀察央行有什麼動作。」宋晨瑜一連串地交代著,走至自己位置,她將桌面上的信件一封封快速過濾,一手從抽屜

裡取出文件,然後走到他桌前,遞給他。「紅色翻譯成英文,一個小時之後開發部會找你要;綠色做成圖表,藍色的寫成文書報告,兩個都

是下午三點要。」

    單明穎記錄著她所要求的一切,然後她回到座位拿起一本厚重的資料夾,望見她要走離,他不禁啟唇道:

    「那個……」

    高跟鞋的聲響停住,她轉過身。

    「嗯?」

    「不……沒什麼。」單明穎低聲道。她現在要去開會,不是好時機。

    只見她挑了下眉,跟著坐電梯離開了。

    她一走,單明穎就立刻開始處理她交給他的工作,將紅色文件翻譯成英文,在這之間,打字的時候眼睛還要隨時盯著另外一台筆電螢幕

,追蹤大盤走向,譯完之後他修飾潤稿,完成沒多久,開發部門就來找他要東西了,他將譯好的資料交給對方;然後,他開始處理綠色的文

件夾。

    將大量的數字鍵入軟體裡去做計算,接著繪製成圖表。電話響了,接起來,不是要找代理執行長就是要轉第一秘書的,他把要事記下來

,繼續看著盤中變化,隨手記錄,同時進行繪圖工作。

    十一點,宋晨瑜和代理執行長回來了,兩個人越過他,直接進入執行長辦公室。他則結束圖表作業,列印存檔。

    翻開藍色資料夾的時候,宋晨瑜也剛好從執行長辦公室走出來,她拿著一冊頗有份量的資料,打開她的筆記型電腦,然後戴上眼鏡,開

始劈哩啪啦地打起字來。

    手上也同時在做文書報告的單明穎,已經覺得自己打字不算慢了,但是宋晨瑜卻硬是比他快上許多。她的視線只在資料和電腦螢幕之間

移動,手指飛快地動作,只聽她的鍵盤像跳舞似地不間斷敲響著,放在桌面的資料就迅速減少了。

    先前接到的幾通電話裡,有些留言似乎必須先告知給她知道,他起身到她桌前,拿著記事本,道:

    「美國那邊的外商想找時間和代理執行長談合作計畫。」

    宋晨瑜手沒停,問道:

    「什麼時候?」

    「星期五之前。」他看著記事本說道。

    她還是在盯著電腦螢幕打字。

    「星期二下午兩點有半個小時空,星期三上午十點也是半個小時,星期四下午三點後到五點都有空。那就星期四下午三點吧,請他們的

代表來公司,確定之後再向我報告一次。」

    她終於停下來,翻開自己的記事本,將行程寫上去。

    那本紅色外皮的本子,密密麻麻的都是字。單明穎繼續道:

    「韓國有專利問題致函我們公司。」

    「聯絡律師。」她將打好的資料整理好。

    平常人可能要花一個小時處理的資料,她只用二十分鐘就完成了。不再是一開始剛見識到的訝異,現在的單明穎已經完全不會意外了。

    「還有,製造廠商想和副總見面。」他說。

    聞言,她一手輕支著下巴。抬起臉看著他。

    他一愣。

    「怎……怎麼了?」

    隔著眼鏡鏡片,她瞅著他。

    「小明,製造廠商想和副總見面,你覺得這個要怎麼回應?」

    小明?小明是指他嗎?單明穎一下子反應不過來。

    「……找副總特助。」雖然對小明感到疑惑,但是他仍舊回答道。

    「沒錯。請對方去聯絡副總特助。」她念出一串電話號碼。然後說道:「這種事不用跟我講,你自己居中處理就好。」

    「是。」他將號碼寫下。

    剛調來的時候,他什麼也不懂,要把接到的每一通來電都記下來,然後再告知她,其中會有要緊貴重的訊息或人士,也有很多根本是浪

費時間的電話,但是她一次又一次地糾正他,讓他去分辨什麼留言重要,記住什麼消息該剔除。

    雖然大家都傳說她公事方面挑剔到極點,可是其實只要認真工作,即使做錯了,她也不會給人臉色看。

    做事不拖泥帶水,處理明快有條理,會教導以及信任下屬。

    這就是這幾個星期以來,他所知道的,他的直屬長官。

    她的工作能力非常優秀,而他再瞭解不過。

    發現她好像暫時有點空,他啟唇道:

    「那個,第一秘書,我有事想跟你談。」

    她還是支著下巴,美眸盯著他。

    「私事還公事?」

    「呃……」沒想到她會這麼問,他頓了下,道:「私事。」

    她摘下眼鏡。

    「現在上班時間,那等一下午休再講。跟我吃飯吧。」

    變成一個午餐約定不在他的預想之內,單明穎微愣,最後還是應道:

    「……是。」

    回到自己座位繼續工作,半個小時之後午休,他跟著宋晨瑜來到公司附近一家西式簡餐店。

    「呼。」一坐下來,她馬上灌了一杯水,喝完還舒服地吐出一口氣。

    而他坐在她對面,打開筆電,繼續盡責地觀察即將收盤的股市。雖然她現在看起來好像很輕鬆愜意,但是等一下午休完畢她就會立刻要

他的簡報了。

    「……我要沙拉和起士肉排漢堡。起士加倍,附餐的薯條淋肉醬,謝謝。」

    翻弄著menu,她點了用聽的就很飽的餐。單明穎不禁看著她。

    察覺他的視線,她回望道:

    「怎麼?」

    「沒什麼。」他移開目光,掩飾般地望著自己手裡的menu。

    「這家食物算公司附近勉強及格的了,想吃什麼快點決定,午餐時間很短的,小明。」

    又是小明,他實在搞不清楚了。他忍不住抬起臉,問道:

    「小明是指我?」

    「是啊。」她回答得理所當然。「是我幫你取的暱稱,今天開始這樣叫你。很可愛吧?」

    為什麼?在這之前,她從來也沒有喚過他小明,為什麼突然要幫他取暱稱?根本一點都不可愛啊,不管什麼故事或笑話中八成都會有個

小明,而且小明都還很倒楣。

    即使在心裡這麼想著,但若只是拿他名字中間那個字稱呼他,他不需要反應過度。單明穎無言接受,然後跟服務生點了很普通的商業午

餐。

    「你就吃這一點?不吃飽下午怎麼工作?」她拿起桌上的玻璃水瓶,將自己的水杯注滿,丟了根吸管進去又開始喝起來。

    那不是一點,他的食量很正常。倒是她,點的餐點熱量都好高。他認識的女性都吃得比他少,第一次遇見這樣點餐的女孩子,因為她的

工作量真的非常大吧。

    和她共事三個星期,他幾乎沒有和她一同用餐過,所以當然不熟悉她的飲食習慣。除了這次,就是上個星期五……想到上個星期五,他

閉了閉眼。

    那天吃什麼喝什麼他幾乎沒有印象了,因為他只記得自己張開眼睛是躺在她的床上。

    單明穎坐正起來。

    「第一秘書。」他沉聲喚她,一臉嚴肅,態度非常認真地啟唇對她說道:「關於上星期週末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我想正式跟你道歉

,不然工作的時候我會感到困擾。」

    說完,他望著她。只看她用吸管喝著杯子裡的水,剛好見底後發出噗嚕嚕嚕的滑稽聲音。

    她往後靠向椅背,抬手將頸邊長髮往肩後撥,一副懶洋洋的樣子。

    「你什麼都沒做,幹嘛要道歉?」

    果然沒做,即使自己也是這樣推論,但是終於從她口中得到證實,單明穎還是鬆口氣。

    「不,一定要道歉的。」雖然什麼都沒做,可是,「我失禮了,居然會發生那樣荒唐的事,是我的不對,我的疏忽。」他道。不管怎麼

說,沒辦法對酒後發生的事情負責,就不應該喝酒。

    酒太可怕了,他以後再也不會喝。

    「如果……其實你只是被我捉弄而已呢?」宋晨瑜瞅著他問。

    他停頓住。不知道她講真還講假。

    「我喝酒失去意識是事實,這是我自己的責任。」不會改變。

    只見宋晨瑜白皙的手指輕擱在嘴唇上,一雙美麗的眼睛直看著他。半晌,她道:

    「你可以不要那麼可愛嗎?」

    聞言,他一怔。

    「什麼?」

    「你太可愛了這樣不行……」她好像說給自己聽。

    他不解,板起臉正經道:

    「我是個二十八歲的成年人。」一個二十八歲的大男人,可愛?

    「嗯,虛歲二十八嘛。我知道。」她勾起唇角。

第1章(2)

    不曉得她為什麼要笑,更不懂她為何要提虛歲,雖然的確是虛歲二十八。他家從小就是過農曆生日,雙親買的蛋糕上,蠟燭數字也總是

和實歲不一樣。

    不對,這不是重點。他重新整理思緒,嚴正莊重道:

    「我想要正式地為那天酒醉麻煩到你這件事跟你道歉,想說的就是這個。」

    她掩著嘴,好像在笑又好像不是。

    「……嗯。你不必道歉,也可以不用在意了。」她說,然後又補充道:「順便說一下,我也什麼都沒做,假睡的時候還差點笑出來。」

    雖然不大明白她後面那幾句什麼意思,但是聽到她要他可以別在意,他整個人稍微放鬆了。

    「謝謝。」就是因為擔心自己會一直介意這件事而耿耿於懷,所以才想著要處理做個結束,不然會影響工作的。

    服務生將餐點送上來,食物擺滿桌面,待服務生退走之後,他拿起餐具,正準備用餐,就見他的直屬上司,一手撐著面頰,然後有些煩

惱地看著他。

    「你真的很可愛啊……小明。」

    她說。

    太可愛,就會讓她想要……想要……嗯。

    ☆☆☆☆☆☆☆☆☆

    前幾日跟她談過以後,她可愛的小幫手不再流露出煩惱的表情了,恢復到跟之前那三個星期相同的狀態。做的說的想的,都只有公事,

不再是那個戰戰兢兢坐正跟她道歉的男人。

    真不愧是小明。

    早上代理執行長和外國人談生意,她跟在旁邊接待做記錄;之後代理執行長回辦公室,她忙著擋掉好幾家媒體,找公關出來搞定;之後

又接著處理大大小小的各種事情和文件,當然,比較基本的工作她都丟給單明穎去處理。

    他們公司狀況較為特殊,原本應該要成為執行長的人,是現在代理執行長的哥哥。本來應是哥哥為執行長,弟弟為親信特助,兩兄弟一

同攜手打天下,不過不曉得他們之間有什麼問題,總之哥哥放棄執行長位置跑掉了,而弟弟雖然接下執行長職位,卻又好像不想如他哥哥的

意那樣,始終只是個代理。

    既不願成為正式的執行長,也不請任何特別助理。就彷彿一直在等哥哥回來,而弟弟則會立刻退位到本來的位置。

    縱然在掌權者部分有些問題,不過還好公司營運毫無瑕疵,不管是品牌知名度還是產品市占率皆一年比一年進步,這幾年聲勢更是壯大

,股價來到令人驚艷的數字,在歐美地區的銷售量也已達創立品牌來的最高值,因此,董事會才沒有找麻煩。

    代理執行長用驚人的成績,杜絕所有異議和疑慮。白話的意思就是在告訴眾人,這個執著不容更改,統統閉上嘴不准囉嗦。

    而她這個第一秘書,也由於上頭長官缺少親信的特助,所以要做的事情比一般秘書多了下少。

    她是所謂的「機要秘書」。薪水與職等相對地會比普通秘書還要高出許多,這同時代表著她的工作能力十分優異,且備受肯定。

    雖然她對此還算滿意,但幾乎每日都是這種忙碌景況,偶爾,她也會覺得疲累。

    看著電腦螢幕,她輕輕吸了一口氣。將文件存檔,她拉開自己辦公桌最上層的那個抽屜,將一盒昨天去百貨公司買的進口巧克力拿出來

放在鍵盤旁邊,然後打開包裝吃了一顆。

    「第一秘書。」

    聽見單明穎的喚聲,她抬起眼眸。

    「嗯?」她又抓起兩三顆巧克力放進嘴裡。

    單明穎站在她的桌前,眼睛先是稍微望向那巧克力,然後轉回視線,將資料遞給她。

    「這是你要的前三年概略季報。」

    她接過,邊翻閱邊道:

    「好,謝謝。」從位置上起身,她拿著那三本報告書,對他勾勾手指:「小明,跟我一起去會計部繞繞。」

    他愣了一下。

    「是。」她走出座位,行至長廊底,按下電梯按鈕。他工作方面已經逐漸上軌道了,除此之外,她希望他能夠開始接觸公司所有部門,

讓主管熟悉他的面孔,並且知道他值得信賴,直接聯絡他,這樣以後會更方便做事。

    帶著他到會計部,將資料交給那邊主管,交代代理執行長的指示,再讓主管大概認識單明穎之後,她和單明穎離開部門。

    「會計部主管做事很利落,以後……」叮嚀著邊走到電梯前,要按鈕的時候,宋晨瑜忽然感到一陣暈眩,於是稍微停住動作,然後很快

地巧妙掩飾過去:「……以後有事情我會請他直接聯絡你,你要開始學會負責整合各部門消息。」按下電梯鈕。

    「……是。」單明穎在她身後應聲。

    呼。她暗暗吐口氣,手摸著腹部。

    回到頂樓,請小妹幫她買午餐回來,自己去茶水間泡了一大杯超甜的熱巧克力,吃完之後,下午又開始忙碌。

    時間飛快過去,五點下班了,但是因為明天突然有會議,所以她加班到七點。坐在自己位置上,她將整理好的資料全放進抽屜裡鎖好,

然後把那盒已經吃光的巧克力盒扔進垃圾桶裡。

    「你把這個影印好就可以回去了。」她拿著一個文件夾,交給和她一起加班的單明穎,看著他離去之後,她伸手摸向自己口袋。

    她走到執行長辦公室前,從口袋裡拿出一把鑰匙,插入鎖孔,將那扇厚實的木門打開。

    代理執行長在晚餐之前就已離開公司,去跟外國人應酬,所以裡面沒有人。辦公室裡有一面牆是落地窗,她走到窗前沙發,然後隨意地

甩掉穿了一整天的高跟鞋,坐了下來。

    這棟大樓算是附近建築當中最高的,從這片居高臨下的視野,早上時是忙碌的車水馬龍,一到夜晚,就變成燈光閃爍的美麗夜景了。

    抬起雙腿伸直,交疊跨在茶几上,宋晨瑜手肘靠著椅背,撥了幾次長髮後,支著面頰,注視著窗外。

    叩叩。忽然聽到敲門的聲音,她回過頭,只見單明穎站在沒有關起的大門旁。

    「你怎麼還沒回去?」她問。

    「……我影印完了。」他只是佇立在門口說。

    「是嗎?可以回去了啊。」她朝他揮手,表示再見。

    他瞅著她。

    「第一秘書,你在執行長辦公室做什麼?」

    「喔,我看夜景啊。雖然城市有光害,但是人工星星也不錯。說我是為了這個景色才選這間公司工作的也不為過。」嗯,其實好像還是

有點誇張。忽然想到他也許是在擔心什麼,她笑道:「放心,代理執行長不會介意這種小事的。」她的老闆跟她一樣,只要下屬把工作做好

,應得的獎賞一樣也不會少。

    包括在下班的時間,稍微欣賞一下美麗的夜晚景致。

    「是嗎……」單明穎還是杵在門口。沒有要進來,但是也沒打算走。

    因此,宋晨瑜啟唇問道:

    「怎麼?」什麼事啊?

    他似乎相當猶豫,不過最後還是開口道:

    「我沒有任何不良的意思,如果我太突兀,先道個歉。第一秘書,你今天……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她愣住。

    「……咦?」

    「那個……好像是女孩子的那種不舒服。」他表情非常尷尬地對她說道:「你臉色一直有些蒼白,還有你大概沒有意識到,你會有意無

意地摸著自己的腹部。另外就是,你今天一直在吃巧克力。」

    站立在走廊光源之下的單明穎,臉頰微微紅了。宋晨瑜一雙眼睛直望住他,好半晌,才道:

    「既然那麼不好意思,幹嘛還要跟我說?」

    被當面吐嘈,單明穎一臉為難。

    「這……我想說要是你不舒服,我可以送你回去。」

    她眨眼。這個正經八百的下屬要送她回去耶,哈哈。

    「好吧,你答對了。」她套上高跟鞋,站起身走向他。「我說你啊,哪裡學來這種女性知識的?」她停在他面前問道。

    他滿臉不想講的樣子。

    「我妹妹……以前常痛到請假在家休息。」

    「是嗎?」雖然是這樣,但他還是因為細心才會注意到她不對勁。她盯著他尷尬至極的面容,其實他並不想在下班後和直屬長官有交際

吧,不過又因為真的很介意她不舒服,大概還擔心她會昏倒在公司,所以無法當作沒這回事。「……我想到上一次對我這麼溫柔的男人,是

我弟弟呢。」她忽然說。

    「咦?」他露出不解的眼神。

    「我有個小兩歲的弟弟,我從小就把他教成一個要對女生溫柔的人。」她揚起嘴角,說道:「小明,你有點像我弟弟。」

    「我?」單明穎看著她。

    她定出辦公室,將門鎖好。

    「雖然明明完全不一樣,不過本質倒有點類似。」她說道。然後轉回頭望向他。

    他明顯一怔。

    「不,我並沒——」

    她只是笑咪咪地打斷他。

    「好吧。小明,你的車子停在哪裡呢?」

    「呃……我沒有開車。」他說。然後解釋道:「因為上下班開車有很大的可能會塞車,那會導致遲到,所以我不開車,搭乘捷運反而比

較能夠掌握時間。」

    她望住他。

    「所以……你打算要怎麼送我回家?」

    他認真地提出思考好的方案:

    「我會陪著你一起搭計程車,這樣送你回去。」

    就真的一副擔心她出事的樣子。她又道:

    「看著我進家門嗎?」

    他好像沒料到她會這麼問,答道:

    「咦?嗯。」

    「噗。」她忍不住笑出聲音,掩住嘴。睇著他又開始困惑的臉,她道:「好吧,那就請你送我,然後看著我進家門嘍。」

    她的小幫手,真的很可愛呢。

    太可愛,就會讓她想要……想要欺負……不,是疼愛他。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涼風冬有雪
若無閒事掛心頭
便是人間好時節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涼風冬有雪
若無閒事掛心頭
便是人間好時節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積分高於 1 才可瀏覽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涼風冬有雪
若無閒事掛心頭
便是人間好時節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積分高於 1 才可瀏覽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涼風冬有雪
若無閒事掛心頭
便是人間好時節

TOP

本帖最後由 koko 於 2010-7-23 18:18 編輯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積分高於 1 才可瀏覽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涼風冬有雪
若無閒事掛心頭
便是人間好時節

TOP

本帖最後由 koko 於 2010-7-23 18:19 編輯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積分高於 1 才可瀏覽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涼風冬有雪
若無閒事掛心頭
便是人間好時節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積分高於 1 才可瀏覽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涼風冬有雪
若無閒事掛心頭
便是人間好時節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積分高於 1 才可瀏覽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涼風冬有雪
若無閒事掛心頭
便是人間好時節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積分高於 1 才可瀏覽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涼風冬有雪
若無閒事掛心頭
便是人間好時節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涼風冬有雪
若無閒事掛心頭
便是人間好時節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積分高於 1 才可瀏覽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涼風冬有雪
若無閒事掛心頭
便是人間好時節

TOP

1# koko


thx

TOP

4# koko


thx

TOP

thank you

TOP

3# koko


謝謝分享:)

TOP

謝謝分享

TOP

3q you i like

TOP

谢谢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