馥梅《前夫要更名》【黑白配3】

本帖最後由 dada 於 2011-4-12 09:41 編輯

出版日期:2010年4月2日

她以為自己再也不會見到他,
這個三年前留下一張離婚協議書之後,就從此人間蒸發的男人,
這麽久不見,他帶來的見面禮竟然是失憶癥,
但奇怪的是,連自己是誰都忘了的他,卻知道她叫“蘋”,
害她倒黴的被他的保鏢強迫要日夜照顧他、幫助他恢復記憶,
抗議無效後,她只能嚴正警告自己這次絕對不能再讓心失守,
只要他這個惡質前夫一恢復記憶,她就立刻將人送走,
可是,她怎麽不知道失憶也可以讓人徹底的轉性~
以前的他冷酷又惜字如金,現在則話多到讓人想狠狠K他一拳;
以前的他絕對君子遠庖廚,現在則好笑的穿起圍裙樂意當煮夫,
三年前他已經寵壞她了,讓她改不掉超會賴床的壞習慣,
現在他又想要再寵壞她,讓她吃了他煮的菜就忘不了他的廚藝,
心,不設防的再次淪陷時,他的未婚妻卻登門的對她嗆聲,
她又再當了一次傻瓜……

第一章

  昏暗的屋內,除了家電用品運轉的聲音之外,沒有其它聲響。

  桌上的電話被切換成靜音模式,錄音機上的紅燈一閃一閃,小小的LED屏幕上顯示著留言數“13”。

  臥房裏,昏黃的夜燈將室內妝點出一股朦朧,大大的床上蜷縮著一個纖細嬌小的人,幾乎淹沒在柔軟的被褥之中。

  時間一分一秒往前進,窗上漸漸透進白光,床頭櫃上的電子時鐘從06:59跳到07:00時,滴滴、滴滴的聲音響起,由慢、斷續的,到快速、不間斷的,足足響了三分多鐘之後,床上的人兒終於有了反應。

  白細的手臂伸出被窩,緩慢地朝床頭櫃伸去,在上頭摸索了一陣子之後,摸到電子時鐘,手指在時鐘上移動,終於按到開關,將擾人的鳴叫聲給關掉。

  收回手臂,嬌小的人兒一個翻身,抱著柔軟的被褥,正待繼續睡到天荒地老時,一個更響亮的鈴聲響了起來。

  “喔!”姜婉蘋呻吟一聲,幾番掙紮,終於敵不過那尖銳的“起床號”,倏地從床上坐起來,下床沖到化妝臺前,按掉另一個鬧鐘,時間顯示07:17。

  “很好,這次只賴床十七分鐘。”她低聲的說。

  習慣是很可怕的,養成非常容易,想改掉卻很困難。

  她的賴床功力是被人寵出來的,只用三個月時間養成,兩年的時間坐大,等沒人寵之後,花了三年的時間還是沒辦法完全改過來。

  擡高手臂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活動一下四肢之後,她走進浴室梳洗。

  三十分鐘之後,衣著整齊的她,容光煥發的走出臥房,來到廚房為自己泡一杯咖啡當早餐。

  端著咖啡來到客廳,看見閃爍著紅燈的錄音機,想起自己到日本玩了半個月,昨晚半夜才回到住處,根本沒註意到錄音機有留言。

  會打家裏電話找她的人,一只手的手指頭就算得出來,留言數卻有十三通,顯而易見的,應該是有人打了好幾通。

  還有,她到現在才想到,她好像忘了告訴任何人她出國旅遊的事了……想到這點,她突然背脊發寒,趕緊按下開關播放留言。

  “婉蘋,你的手機是不是又沒電關機了?一直聯絡不上你,家裏的電話也不接,聽到留言馬上回我電話。”

  是大哥。姜婉蘋微窘地抓抓頭,她手機的確經常因為電量不足而關機卻沒發現,可是這次大哥猜錯了,她是在機場準備搭機到日本的時候,手機不小心掉進馬桶裏,報銷了,還好SIM卡沒問題。

  她從抽屜深處翻找出一支老手機,插上充電器充電,決定在買新手機之前先頂著用。

  “姜婉蘋,你到底死到哪裏去了?你手機是裝飾用的嗎?為什麽老是打不通?你知不知道我打了幾百通電話了?聽到留言,馬上回電話給我,我有事找你!”

  第二通留言讓姜婉蘋渾身一抖。嗚嗚……她就知道留言裏一定有李秀映這個火爆女人。

  留言時間是十二號晚上10:45分,聽背景聲音,無疑是在機場,秀映是空服員,不知道現在在不在國內?

  在她開好手機,正打算先回個電話給李秀映的時候,發現第三通留言很安靜,只有背景聲的留言,讓她知道對方並沒有掛電話。

  她疑惑地看著錄音機,對方為什麽不說話?就算一時不知道該怎麽啟口,總會先報上名字吧?再不然支吾幾聲也才正常啊!

  查看來電顯示,這通來電並沒有留下號碼,只顯示時間是十三號的淩晨3:30分。

  突然,留言裏傳來兩聲簡短的“嘟嘟”聲,緊接著響起一個男性的聲音——

  “Boss……”

  電話掛斷,留言終止。

  Boss?姜婉蘋蹙眉,是誰?而且淩晨三點半打電話也未免太奇怪了吧!

  就在她疑惑思考時,第四通留言響起——

  “又是錄音機,該死的錄音機!姜婉蘋,你知道我討厭跟機器說話,你竟然三番兩次讓我對著錄音機像白癡一樣留言!我警告你,再不出現,你就死定了!”

  李秀映的語氣比上一通更火爆,接下來幾天也都固定有李秀映的留言,語氣一次比一次火爆,讓姜婉蘋猶豫著是要逃避裝死,還是認命的趕快回電?

  一邊聽著留言,她一邊又想起那通奇怪的電話。

  於是她又重聽一次留言,那嘟嘟聲是對講機的聲音嗎?那聲Boss好像是從對講機裏傳出來的?為什麽她會覺得這個聲音似曾相識?

  滿腦子的問題讓姜婉蘋煩躁得抓亂發,最後她甩開那種古怪的感覺。算了,不想了,只是一通沒有留言的電話罷了,幹麽那麽在意!

  她一口氣灌完已經不燙了的咖啡,將杯子拿進廚房清洗後就出門上班去。

  粉綠色的五門小轎車在辦公大樓附近找到了一個停車位,姜婉蘋熄火下車,擡手看了眼時間,嗯,時間還很充裕。她踩著輕松的步伐走進騎樓,往公司所在的大樓走去。

  整條街的店家幾乎都還沒開門,騎樓沒幾個路人,冷冷清清的,有一種孤獨的感覺,比起身處熱鬧之中更顯自身形單影只,她還是比較喜歡這個時候顯得孤獨的街。

  她拿出手機先回電話給大哥,想報平安,但電話轉入語音信箱,她決定晚一點點再打。

  至於秀映……她將手機收回包包裏。根據以往的經驗,回電給秀映絕對需要更充裕的時間才夠讓她訓話,所以只能等中午的休息時間了。

  反正已經等了十幾天,也不差這幾個小時啦!

  突然,她背後莫名遭到撞擊,下意識的驚呼一聲,踉蹌的往前撲,身子被人壓在地上,同一時間,吊在店家門邊的一個盆栽裂開,破碎掉了下來。

  “對不起,對……對不起……”壓在她身上的人結結巴巴的道歉,是位女性。

  “沒關系,可以請你起來嗎?”姜婉蘋忍下痛楚,有點無力的說。

  “對不起,我……我馬上……馬上起來……”女孩說歸說,可是卻沒有動作。

  “小姐?”趴在地上的姜婉蘋被壓得動彈不得,只能無奈又無力的喚。

  “好……我起來……起來了……”女孩說話結巴,聽起來很膽怯,可眼神卻銳利的掃向對面大樓的某處,表情是冷凝警戒的,直到看見對面大樓某層樓的窗口一道黑影打了一個手勢之後,她才終於爬起來,伸手把姜婉蘋扶起。“真的很對不起。”

  姜婉蘋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塵土,看著衣服上的臟汙,心裏嘆了口長長的氣。

  算了,她在公司置物櫃裏有放一套備用的衣服,到公司再換就行了。

  “沒關系,你還好吧?”姜婉蘋詢問,眼前的女孩看起來很年輕,大約二十出頭而已,臉上是一片尷尬和驚慌。

  “我很好,我太不小心了,心不在焉……”女孩手足無措的解釋,緊張的反問:“你……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啊!你的衣服臟了,對不起、對不起,我……”

  “沒事,你別緊張。”姜婉蘋微笑,雖然手腳有些疼痛,不過應該只是一些小擦傷,這女孩已經驚慌得像要昏倒了,她不忍再給她壓力。“既然都沒事,那就再見了。”

  “哦,再……再見……”女孩結結巴巴的道再見。

  姜婉蘋對她微微一笑後轉身離去,視線不經意地掃向店家門邊那個碎裂的吊盆。奇怪,吊盆怎麽會突然裂開?

  她聳聳肩,繼續往前走,沒有留意到身後的女孩擡手朝對面大樓的方向打了個手勢,接著便閃入暗處隱匿了蹤影。

  才剛踏出電梯,包包裏的手機就響起,姜婉蘋趕緊掏出手機。嗯……沒有顯示號碼。

  “餵?”她接通電話,走到樓梯間,在階梯上坐下來。

  “請問是姜婉蘋小姐嗎?”男人的聲音客氣地問。

  對方的聲音低沈,很有磁性,中文說得不怎麽標準,但很好聽,可以靠聲音吃飯,而且他的聲音讓姜婉蘋覺得似曾相識。

  “是,我就是姜婉蘋,請問你哪位?”她客氣地回應。

  “姜小姐你好,我是蓮川。”

  姜婉蘋一楞,握著手機的手一緊。

  是啊!她想起來了,那通沒有留言,只傳來一句Boss的電話留言,就是蓮川先生的聲音,暌違了三年,她一時之間聽不出來也是理所當然的。

  難怪Boss這個稱呼會讓她特別註意,因為蓮川先生都是叫那個人Boss,所以……那通沒有留言的電話,是……那個人打來的?

  “姜小姐,你還記得我嗎?”蓮川望不確定地問。

  “很難忘記,蓮川先生。”姜婉蘋回過神來,暗暗地深吸了口氣,穩下自己受到沖擊的情緒。“請問有什麽事嗎?”她語氣僵硬的問。

  “姜小姐,Boss發生了嚴重的車禍……”

  她面容瞬間刷白,拿著手機的手微微地顫抖著,呼吸也急促了起來。

  “你……說什麽?”

  “十三號清晨五點多,Boss在返回住處的途中發生重大車禍,送到醫院時已無生命跡象……”

  她的心臟重重收縮,引發一陣抽痛。

  她剛剛聽到什麽已無生命跡象……

  所以……所以他已經……已經……

  “後來經過搶救,目前已脫離險境,不過這十幾天都處於昏迷狀態,昨晚……不,應該說是今天淩晨,今天淩晨Boss終於醒過來了。”

  姜婉蘋松了口氣,沒事就好。

  “蓮川先生,我不懂你為什麽通知我,我和他已經沒有任何關系了。”

  蓮川望沈默了一會兒,才緩緩地開口,“我知道,原本我也沒打算打擾姜小姐,不過……”他再次沈默下來。

  “不過什麽?”有話幹麽不一次說完啊?

  “姜小姐,這件事電話上不方便談,可以請你到醫院一趟嗎?見過Boss之後,你應該就能理解我為什麽會打電話通知你了。”

  “我不想……”

  “姜小姐,從Boss的手機通話紀錄中,他最後撥出的電話,是你家的電話,難道那時Boss沒有告訴你任何事嗎?”蓮川望打斷她。

  姜婉蘋心一緊,那通留言,是在十三號淩晨3:30分,相隔不到三個小時,他就……

  “我沒接到電話,我不在家。”

  “是嗎?”蓮川望嘆氣,徑自告知她醫院名稱和病房,最後道:“姜小姐,請你務必來醫院一趟。”

  她沒有給他答案,機械地按下按鍵結束通話,低垂著頭,動也不動。

  那個人早就和她沒有關系了,在那個人那樣無情冷酷的傷透她的心之後,他是死是活都與她無關,可是……可是……

  三年來完全沒有任何聯絡的他,那天為什麽會打電話給她?

  她站起身,決定到醫院一趟,她不是擔心他、關心他,她只是……只是想知道,他為什麽要打電話給她,以及蓮川先生到底要告訴她什麽罷了。

  待走進公司,同事們大部份都已經到了,打過招呼之後,她寫了假單,送到老板桌上。

  她知道請了半個月的年假加事假之後,銷假上班的第一天竟然又要請假,老板一定會不高興,可是她真的必須過去一趟,否則這件事一定會一直掛在心上。

  “你不用請假了,薪水和遣散費會計會直接轉入你的薪資賬戶。”老板面無表情的說道。

  姜婉蘋一楞,“我被開除了?”

  “姜小姐,我這裏只是一間小公司,每個員工都負責不同的工作,你這樣一請十幾天,不是叫整間公司的作業全停置在你那裏嗎?我已經找到人了,這幾天她也做得不錯,你這麽需要常請假,實在不適合本公司,請你另謀高就吧!”

  “我知道了。”她冷下聲音,離開老板的辦公室。

  走到自己的位置,發現桌上都不是她的東西,她的東西已經被整理好放在紙箱裏,置於桌下。

  苦笑地接收同事們同情的眼光,她抱起紙箱離開公司。

  將紙箱放進後車箱裏,姜婉蘋坐在車上,額頭抵著方向盤,疲累的嘆了口氣。

  好吧!她知道她的工作不用什麽專業,不是非她不可,卻不能沒有人做,所以她請長假,老板找人替補是正常的,小公司養不起冗員,她被開除也是她活該。

  算了,工作再找就有,現在還是到醫院一趟吧!

  一個小時後,她人已經在病房裏,站在床尾,望著病床上閉目躺著的人。

  真的……是他!

  頭上纏著繃帶,臉上還有些淤青和小傷口,右手和雙腳都打著石膏,至於看不見的地方,她不知道有多嚴重。

  心臟又是一陣緊縮,讓她幾乎無法呼吸。

  “Boss現在看起來已經好很多了,事發當時趕到現場,根本認不出來是他。”身後傳來低語。

  她回頭,來人是蓮川望。

  “姜小姐。”蓮川望打了聲招呼。“可以借一步說話嗎?”

  她點點頭,和他一起步出病房,走到走廊角落。

  “姜小姐,謝謝你過來,因為Boss的狀況需要絕對保密,所以我不能冒險在電話裏和你談論,請見諒。”他神情凝重的說。

  “你的說法好像我的電話被監聽似的。”姜婉蘋輕嗤。

  蓮川望只是沈默而嚴肅的望著她。

  她微微蹙眉,“我的電話不會真的被監聽了吧?”

  “不無可能。”他保守的表示。

  “不可能,我又不是什麽大人物,怎麽可能會被監聽!”太離譜了,她才不相信。

  蓮川望再次沈默地望著她。

  “是因為……他嗎?”一個想法閃進腦海,姜婉蘋驚疑地問。

  他垂下眼,沒有說話。她不知道這樣算是默認,還是只是單純的不想回答這個問題。

  “為什麽?”她才問出口,便馬上擡手制止,“算了,不必回答,以前我什麽都不知道,現在的我也不想知道,反正我已經來了,有什麽事就說吧!不必再拐彎抹角了。”

  “醫生說,Boss的外傷基本上不會有什麽大礙,傷勢痊愈之後,只要做一些復健,手腳都能恢復正常,唯一的問題是……這裏。”蓮川望指了指腦袋。“因為腦部受傷,接下來醫生還要做些檢查才能評估他腦部損傷的程度。”

  “所以?”姜婉蘋疑惑,直覺認為蓮川先生還沒有說到重點。

  “我在電話中說過,今天淩晨Boss醒了。”

  “是。”她點頭。

  “其它進一步的檢查,院方正在安排中,目前已知的狀況是……”蓮川望看著她,停頓了一會兒,才又繼續,“Boss失去記憶了。”

  他……失去記憶了?

  姜婉蘋舉步踏進病房,輕巧無聲地來到床邊,看著病床上閉眼睡著的人。

  就算他失去記憶,和她又有什麽關系?

  她和他已經……已經離婚了啊!

  床上的人,是她的前夫。

  她的婚姻,從一開始就不被看好,好友秀映打從她第一次介紹他們認識,就看他不順眼。

  “他來歷不明,你小心惹禍上身!”

  “他看起來冷酷無情,一定不是什麽善類,搞不好是混黑道的,哪天他的仇人找上門,你小心受池魚之殃!”

  “他也許是個殺手,受委托來這裏殺人,等任務結束他就會離開,你小心到時候他殺你滅口!”

  秀映總是對她說些誇大的猜測,要她小心。

  她也總是笑她電影看太多,說她不了解他,說他很好。

  所以,當他向她求婚的時候,她毫不猶豫的就點頭應允。爸媽、大哥苦口婆心的勸她多考慮,不要倉卒做決定,然而被愛情沖昏頭的她根本聽不進去,竟把話說絕了,硬是和他結婚,那時她相信,他們一定可以“從此以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來證明大家都是錯的!

  她也的確是幸福快樂的,可這樣的日子只維持了兩年。

  當他毫無預警的丟出離婚協議書,用著他慣常的冷酷表情對她說“我們離婚”,然後什麽解釋也沒有便消失了,把“談判”的事全交給蓮川先生和律師處理,她的幸福快樂在那一刻破滅。

  她震驚不解、焦急慌亂的想要見他,想要問清楚,可是蓮川先生除了軟硬兼施地要她盡快簽名之外,什麽都不告訴她。而她也到那時才發現,她雖然知道他的喜好、懂他的眼神、了解他的習慣,但是卻不知道該去哪裏找他,也不知道他來自哪裏,更不知道他有什麽親人朋友。

  誠如秀映一直擔憂的,他來歷不明,她對他……一無所知!

  她焦急等待,從心亂、心急、心傷,到心死,最後在離婚協議書上簽下名字,終於領悟,原來“從此以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這句話,只存在於童話中。

  所以……在他那樣對待她之後,不管他發生什麽事,也都和她無關啊!

  那她為什麽還在這裏?

  是啊!她根本沒必要留在這裏,趁他還沒醒來,趁他還不知道她來過,快點離開吧!當作她沒來過,也不知道這件事,反正……他失去記憶了,他已經……忘了她了!

  眼前緊閉的眼驀然睜開,黰黑的眸一瞬也不瞬地對上了她的。

  姜婉蘋的心臟一陣猛烈緊縮,呼吸一窒,她撇開頭,就在她準備轉身離開時,他開口了——

  “你是誰?”低沈的聲音帶著粗嗄的沙啞,頓住了她的動作,煞白了她的面容。

  知道是一回事,但是當她聽見他這麽問時,她竟然還是無法接受!

  她擡眸望向他,看見他臉上疑惑的表情。

  以前的他向來是面無表情的,現在卻一臉明顯的疑惑,他真的……真的……

  淚水不聽使喚地開始凝聚。以前的他,雖然不愛說話,不曾對她說過一句甜言蜜語,但他對她的好,是直接付諸於行動,縱使之後突然與她離婚、消失,但在那段短暫的婚姻裏,她很幸福、很快樂是事實。

  她含淚瞪著他,無法接受他竟然……忘了她!

  “你是誰?”他再次問,語氣有了些許急切。“你認識我嗎?”

  “我去請蓮川先生進來。”她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轉身準備離開。

  “不。”他拉住她的手。“告訴我,你是誰?”

  “放手。”她冷著聲低斥。

  他一僵,放開她的手。

  這倒讓姜婉蘋有些意外,以前的他是不可能這麽聽話的。

  “我叫姜婉蘋,姜太公的姜,婉約的婉,蘋果的蘋;你叫夏佐,夏天的夏,輔佐的佐。”她輕聲的說。“你……不記得自己是誰了嗎?”

  “嗯,聽說我失去記憶了。”他說話的語氣,好像是在談論他人的事似的。“你和我是什麽關系?”

  “……朋友。”姜婉蘋沈默了一會兒才說。

  “朋友?”夏佐望著她,心裏充滿疑惑。

  真的只是朋友嗎?那為何看她含著淚,一臉要哭的表情時,他會這麽難受呢?為何他心裏對“朋友”這種關系,直覺產生抗拒?為何他覺得,他們應該不只是朋友?

  “對。”她語氣冷淡。

  “原來……是朋友啊……”夏佐低喃。

  明明是她自己說的,可是一聽到他相信了,她眼裏的淚水竟不受控制的滑落。

  “別哭……”他有些焦急。

  可他的勸說,卻讓她哭得更厲害,眼淚掉得更兇,一顆顆像斷了線的珍珠般,撲簌簌的往下掉。

  夏佐見狀,吃力的坐起身,擡起沒受傷的左手,輕柔的拭去她的淚。看她哭,他的心真的好慌,悶悶的發疼著。

  姜婉蘋驚慌的退後一步,手肘重重的撞上床邊櫃子的直角,痛得她低呼一聲,抱住手肘。

  “受傷了嗎?”夏佐皺眉,伸手拉住她的手查看,看見手肘略微紅腫的痕跡,心裏莫名的覺得懊惱,痛恨自己嚇到她,讓她受了傷。

  “只是撞了一下而已,是我自己不小心,和你沒有關系。”她低聲的說。

  夏佐訝異的望向她。她怎麽會知道他在想什麽?

  “我也不知道為什麽,很自然的就是能猜到,不過你不用擔心,我不是真的能讀心,只是從你的表情、眼神和肢體語言解讀出可能的心思而已。”她回答了他未出口的疑問,看到他更驚訝的模樣,她心裏忍不住莞爾。

  想到當初初識,她第一次解讀出他的心思時,他的表情可不像現在只是單純的驚訝,而是警戒冷冽的,好像在下一秒,他就打算殺她滅口似的。

  而關於她這個“特異功能”,秀映也是非常驚訝,因為在她看來,夏佐的表情和眼神,除了冷酷之外,根本可以說毫無表情,偏偏她就是能猜到他的心思。當初初識時猜中的機率大約是一半一半,相處越久,機率就慢慢提高了。

  想到過去,讓她鼻頭又是一酸,趕緊壓抑下來。

  夏佐若有所思的望著她。

  “你說我們是朋友,是什麽樣的朋友?”

  “就是很普通的朋友,只比點頭之交好一點點,看到會打聲招呼的那種。”姜婉蘋覺得這個答案很好用,既可解釋她不知道他的過去,也可以解釋她來探病的舉動。

  再說……若說他們曾是夫妻,那如果他問起他的過去,她要怎麽回答?為何曾經身為妻子的她,完全不知道他的過去,這不是很奇怪嗎?

  當然,可以說是他故意隱瞞沒有告訴她——這也是事實,可是那不也就代表,他不信任她,對她沒有那麽的在乎。

  那……如果他又問,既然這樣,他為什麽和她結婚,又為什麽離婚呢?她能回答:我也想知道為什麽嗎?

  她真的不知道當初他為什麽突然說變就變,用那種方式和她離婚,也不知道前幾天那通電話他到底要說什麽?如今他變成這樣,恐怕也不能給她答案。

  她不想追究了,但是那種被背棄的痛,那種希望下一秒自己就死去,那種度秒如年,那種每一次呼吸都覺得撕心裂肺的感受,她不想再經歷一次了。

  反正他們已經離婚了,所以就當成普通朋友吧,這樣關系單純多了,而且她以後也不會再來,不想再與他有所糾纏。

  “夏佐,知道你沒事就好,我還有事得回去了,改天有空再來看你。”姜婉蘋拿起放在椅子上的包包,客氣地說。

  “什麽時候?”夏佐問。

  “什麽?”她不解。

  “你什麽時候會再來?”

  她一楞,沒想到他會問得這麽直接。

  “我也不知道,有空就會過來。”她敷衍。

  “不,你不會來了。”他直言。

  她呼吸一窒,不知道該怎麽接話。

  “我以前對你很壞嗎?”夏佐認真的望著她。

  “嗄?”她一臉錯愕不解。

  “雖然我不記得了,不過我感覺得到,你不想見到我,是因為我是壞朋友,對你不好嗎?”他專註的凝望著她,等待她的回答。

  姜婉蘋有些語塞。他向來擁有異於常人的敏銳力,顯然這點並沒有隨著失去的記憶一起消失,又或者……是她表現得太過明顯?

  “我沒有不想見你,我說過我們只是普通朋友,我接到消息,來看看你,就只是這樣而已。我也不是不想來看你,但是我還要上班,沒有太多空閑時間,所以才說有空會過來。”她盡量委婉的說明自己心裏那“對!我就是不想再和你有瓜葛”的話。

  “你都是這樣為一個交情普通的朋友哭嗎?”

  “我同情心泛濫,看見被車撞的流浪狗,我都會忍不住哭,更何況你還是我認識的人。”她強自鎮定的回復。

  夏佐抿唇,沒有再說話了。

  “我還有事,必須離開了。”她再次表示,抓緊包包。

  他沒有響應,只是靜靜的看著她。

  她等了一會兒,最後又看了他一眼,垂下頭,“我真的……很高興你沒事,請你保重,再見。”說完,便轉身倉卒離去。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TOP

回復 3# dada

谢谢分享!

TOP

谢谢

TOP

谢谢分享

TOP

感謝樓主的分享

TOP

thx..

TOP

感恩感恩~

TOP

Emmazhou5960 發表於 2010-10-8 23:04


嚴禁只用表情符號作回覆

TOP

thanks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