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彤《欽差大人耍心機》

出版日期: 2010年4月16 日

深夜突來的一陣大雨,逼得剛辦完「正事」的她,
不得不躲進這間破廟裡,沒想到還沒換下濕答答的一身黑衣,
就被人家來了一記鎖喉功,讓她差一點就這麼過去了。
「公、公子……你我並不相識,何以、何以出手傷人?」
她努力裝出柔弱的樣子,雖然心中很想對他大罵00XX$@,
但基於武功根本不如人,她也只能大大呼出一口氣--忍!
本以為自己是失風被逮,身分曝了光,正要怨嘆流年不利,
這個欽差大臣卻對她猛道歉,還一直編派著自己的不是,
看來他對自己看到黑影就乎伊死的職業病,相當有自知之明。
甚至還罵了自己一句--「我簡直就是個王八羔子,是吧?」
讓原本點頭如搗蒜的她,慢半拍的愣住,疑惑望著他。
聽說,他這個欽差大臣可是來逮捕「詭影」回去交差的耶!
她這個頭不會點著點著,就這麼不見了吧!?
但他似乎完全不覺她的可疑,甚至還要她提供線索、幫忙抓賊,
哇咧!她可不是傻子,才不會傻乎乎跳出來承認自己就是詭影。
既然他沒發現,她就帶著因他而受的傷,來博取他的愧疚,
等到自己全身而退的時候--嘻!嘻!嘻!他就等著當傻大頭吧。

第一章

    夜深沉,荒野的林間有著低低的蟲鳴,輕風一陣一陣吹過,樹影搖曳,增添幾分詭色。

    湛黑的夜空裡,無月、無星,只有黑雲厚重陰沉,灰濛濛的罩住整片原野,像是隨時會降下雨來。

    輕輕的、細細的,有個輕巧的聲音從遠處踏樹而來--像只落在樹梢的鳥,著力之後又迅速跳開,動作間沒有振翅的響聲,只有風拂過布料發出的輕微聲音。

    隨著些微的細響而來,一個纖細高瘦的身影飛縱在黑夜裡,一身夜行衣讓那身影在夜裡像是隱了身,臉頰上刻意顯露的刀疤痕跡,也顯得不那麼嚇人了。

    行色匆匆,來人明顯在趕路,手裡握著原是遮在臉上的黑布--那是「刻意」被人挑下的,只因蓄意讓人看到自己的長相,是個可怕的男人。

    「他」在逃命。

    因為「他」的懷裡,正揣著價值連城的東方夜明珠,那是今晚的「戰利品」,身後約莫十人正加速追趕,想奪回這難得的寶物。

    由於已經脫離「案發地點」,「他」決定在最快的時間內,將身上「犯行」用的夜行衣脫去,才能成功躲過追殺,不過,要脫離犯行時的打扮,眼前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

    那人伸手往臉上一抹,臉皮突地以一種詭異的角度撕扯開來,唰地一聲,竟拉下一張假人皮,露出一張清秀的小臉。

    她就是江南地區,為富不仁的富商們,人人聞之色變的「詭影」--樂靈。

    從沒人見過她的真面目,她不停的易容,讓人們對「詭影」的身份充滿疑惑,又驚又怕。

    也虧得她高於一般女人的身高優勢,加上足下高靴增加高度的效果,讓她在喬裝起男人時,更像上了幾分。

    犯行之後,她只要改回女性裝扮,便不會讓別人對她與犯行者之間,產生任何可能的聯想。

    靠著這一套功夫,她橫行在江南三年,曾偷走許多富商家中名貴的物品,在銷贓之後,救濟了不少貧苦的人家。

    那些被偷去財物的人,都是些為富不仁的渾球,仗著有錢有勢,就連官府也拿他們沒辦法。因此,她決定用最直接的方式,來處置這些渾球。

    她從不覺得自己有錯,而且,她還會繼續這麼做下去。

    不過,前提是,她得先逃過這一關才行。

    她的懷裡揣著價值不菲的東方夜明珠,想到夜明珠在銷贓之後能填滿的飢餓肚子,她笑得好不得意。

    突地,轟隆一聲,響雷在夜色裡格外嚇人,樂靈看著天際閃過的一道閃電,美眸一沉,想來再不加緊腳步,她鐵定淋成落湯雞。於是她提氣再奔,上好的輕功在此時展露無遺,讓她迅速的往既定目標--三里外的隱密石洞奔去。

    早在行動之前,她已做好萬全的準備,如何動手、如何撤退,她甚至做好最壞的打算,將任何情況都沙盤推演一遍,就是為了確保萬無一失,她能全身而退。

    她提氣直衝,速度快如流星,轉眼已來到事先探好的石洞前,一個縱身閃入,她足尖一點,往洞頂上一跳,攀著一顆小石,穩住自己的身形,接著小手往裡探了探,撈出一個小布包,她露出笑容。

    她往下一跳,立即脫下夜行衣,換上一身鵝黃色的衣物,將一頭利落的黑髮解散,再用纖指梳開,讓長髮柔順的披散在肩上。再脫下增高數寸的長靴,讓身高恢復正常,此刻的她雖談不上千柔百媚,但也很難將她與一名竊賊聯想在一起。

    變裝完成之後,她沒忘將布包裡邊一個裝滿珍貴藥材的紙包,一同揣進懷裡,那可是她進那富商家裡,另一個重要的目的,取得這千年靈芝,等著救人命呢。

    變裝完成的她看著昏暗的天色,決定再趕上一程,她必須拉開自己與敵手的距離,愈遠愈好。

    瞬間,天雷乍響,洞外忽地下起傾盆大雨,嘩啦嘩啦,聲勢驚人。

    心想這場大雨不只會拖慢她的腳步,更會拖慢那班追兵,她得利用這場雨,讓自己更佔優勢才是。

    她樂靈,功夫有,但是不強,不過她有個做賊的優勢,就是輕功極佳,逃得極快,每每總能化險為夷,從追兵手中逃脫。

    只是,輕功再怎麼高強,也不能輕敵,於是,不管外頭的傾盆大雨,她衝出洞外,疾奔如風,一身鵝黃色的窄袖勁裝不失嬌媚,更便於利落的活動。

    滂沱的雨直下,迅速淋濕她的身體,樂靈在雨中急奔,約莫一個時辰之後,她看到前頭有一間野寺,決定緩下腳步,重新偽裝,就算追兵來到,也不會認出她。

    進到野寺裡,她還沒來得及喘口氣,正遍尋古寺裡是否有乾柴可以燒燃時,就聽到傾盆的大雨裡,傳來沉著穩重的腳步聲。

    來者的腳步聲落地穩,卻不沉,沒有在大雨裡急奔時的倉促,聽來不疾不徐,從容自在,像是淋在他身上的不是一場突來的大雨,而是春夜裡輕柔拂人的細雨。

    樂靈將纖細的身子更往裡縮,只不過,她雖然瘦,卻不嬌小,要將自己完全隱藏在樑柱後有些難度,她只能保持警戒狀態,等候外頭的人進入荒寺。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把黑色的木傘,一身藏青色的長袍,黑色靴子在踏進荒寺時,有著幾難察覺的停頓。

    躲在梁後的樂靈,憑著她在武學上的粗淺認知,能輕易察覺來人氣沉,呼吸吐納平穩,若非地上的水窪讓他的腳步聲露出破綻,憑著此人內斂的氣息,只怕同處一室,還難以察覺他的存在。

    來者不是簡單的人物,這讓樂靈心中戒備更深,她小心的躲在梁後,看著男人收起木傘,略整衣袍,撣去身上水滴。

    由他的背影看來,他是個身材頎長,雙肩寬闊的男人,高大卻不至於魁梧,那一雙手看來雖然充滿力量,指間卻沒有長繭,似是不常握兵器,看來不是個勤於練武的男人,或許,是她太高估這個男人了……

    心裡才對他下了定論,沒想到下一瞬間,那背著她的身影突地一閃,她還沒回過神,喉間就多了一隻手,夾帶冰冷的殺氣直撲而來,緊掐住她的喉間。

    「呃……」樂靈驚愕得杏眼微瞠,被緊掐住的喉口,一句話也吐不出來,又驚又慌的眸裡,望進一雙精光迸射的黑眼。

    迎向眼前這一雙清澈的眸,向槐聰明的腦袋有著短暫的停滯,雖然沒有馬上鬆手,卻也鬆開手勁,勉強讓空氣能竄進樂靈的肺裡。

    「公、公子……」樂靈勉為其難的發聲,裝出柔弱的樣子,雖然她很想對著他大罵,但基於武功並不如人,她也只能壓下怒氣。「你我並不相識,何以、何以出手傷人?」

    向槐見她吞嚥艱難,知道是自己突來的手勁傷到了她,雖然出門在外得萬事小心,但這一次,他怕是小心過頭了。

    「抱歉,向某失禮了。」向槐隨即收手,斂下精光迸射的黑眸,彎身真心道著歉。

    樂靈也不管他的歉意,握住被掐得發疼的喉嚨,努力吸氣,補足適才被截斷的空氣,還不停的猛咳著。

    向槐見自己無意中犯了錯,朝前走了一步,想運氣替無辜的她療傷,但樂靈一朝被蛇咬,備受驚嚇,才見他靠近,就心慌得連忙退了幾步。

    「你再過來,我可真要斷氣了。」樂靈黛眉緊蹙,以為他又想做些什麼。

    向槐見狀一愣,看來自己真的嚇到她了。

    「失禮了,姑娘……」向槐搖搖頭,感到抱歉。「是向某的錯。」

    他知道自己身為一品護衛,長年隨侍在皇上身側,早已養成注意暗處是否有人偷襲的習慣,直鎖喉頭,是為了要在最短的時間內讓有異心的刺客斷氣,不料出了宮,這習慣一時改不了,差點兒就要鬧出人命。

    「荒郊野外,姑娘可有侍從?」向槐站在原地,不想讓她再感到有任何壓力。

    樂靈搖頭,看著他提防的態度,加上他高強的武功,她在最短的時間裡,替自己孤身在此找到一個合理的理由。

    「我到村裡幫個婆婆拿藥,待會兒要返回『響石村』,但是因為藥材稀少,我在藥鋪等了近三個時辰,於是耽擱了時間,我自恃懂得一些武功,心想趕些夜路無妨,誰知又遇上這一場大雨……」樂靈看著窗外,大雨始終沒有暫歇的跡象。「我只好找間古寺躲進來,誰知道……」

    「誰知道我闖了進來,你一慌就只能躲在梁後……」向槐接了她的話,俊臉上有著理解。

    「是啊。」樂靈點頭應和,明眸盈著急切。

    「卻怎麼也沒想到,我出手就直鎖你的喉嚨……」

    「是啊是啊。」樂靈更加用力的點頭,紅唇彎彎,大眼裡閃著狡獪的光芒,心想,這人比她還入戲呢。

    向槐見她點頭如搗蒜,忍不住逗趣地補了話,替她罵了自己一句--「這人簡直是個王八羔子。」

    「是啊是……呃?」樂靈又要點頭,卻慢半拍的愣住,疑惑的眸子透過長長的眼睫望著他。

    「你……你怎麼……」說得這麼好啊!

    心裡那句話,樂靈沒敢說出口,她可不敢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公子知道小女子並沒有那個意思。」樂靈斂下慧黠的眼,沒忘記要繼續扮演溫柔的角色。

    「就算姑娘真的這麼想,也是向某罪有應得。」向槐莞爾一笑。

    他自知方纔那一出手,起先沒有半點留情,若非見到眼前是個女人,趕忙斂下五分力道,只怕她的頸項已經斷在他的雙指之間。無辜的她莫名遭受攻擊,就算自己被她在心裡臭罵,也是應得的。

    樂靈只是笑,心裡仍是防著眼前來路不明的男人。

    「公子也是來避雨的?」這樣的三更半夜,不只他要懷疑她,連她都要好奇他出現在這裡的原因了。

    「原本打算在入夜前進城辦點事,沒想到被大雨耽擱,看來,得在這古寺裡度過一夜。」向槐避重就輕,沒有說出他出現在此的真正目的。

    「這樣啊……」樂靈垂眸,在心裡琢磨著此人是否會對她的逃命造成影響時,隨著大雨傳來一陣急切紛亂的腳步聲,吸引兩人的注意。

    竟然來得這麼快?

    樂靈訝異著這些人的腳程,想來是城裡富商對「詭影」已有了提防,於是請來高手相助,才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追上她。

    她下意識的往後傾,直覺就要縱身跳起,逃離這些追兵,眼角卻瞄到向槐正看著她。

    就在她以為自己不小心露出破綻的同時,向槐朝她走過來--

    「姑娘別怕,不會有人傷害你。」向槐眼色堅定如石的開口。

    樂靈回視他的眼,將計就計的朝他走去,直接躲在他的身後,小心探出頭去觀察著來人的狀況。

    須臾,幾個手擒大刀的人,急急闖進寺裡,神色急切且慌忙,見著寺裡有人,第一動作就是要動手--

    「且慢,幾位壯士也是來避雨的?」向槐沉聲開口,藉著此句話提醒來者,他們只是在此避避雨,可別傷及無辜。

    為首者才舉起了左手,眾人便一致停下攻擊的動作,看來是批訓練得不錯的打手。

    那人左顧右盼,先是衡量著寺裡的狀況,見無其它人等,加上眼前的男人一派斯文,便拱手開口。

    「在下乃城東首富汪大城家的武師,奉命追回小賊,不知兄台是否見到臉上有疤的男人經過?」為首的男人半點也不拐彎抹角,直接導入正題。

    「小賊?」向槐想著來人報上的名諱,是江南城內響噹噹的大地主,加上來人口中所提的男人長相,他的腦中隨即閃過一個人影,濃眉微微的蹙起。「壯士指的可是惡名昭彰的『詭影』?」

    「兄台也知道詭影?」為首的男人搖了搖頭,嘲諷的開口。「想來這詭影不但賺到了『利』,還得了不少『名』。」

    「此話怎講?」向槐好奇的開口。

    「利,指的是『詭影』偷去的金銀珠寶;而這『名』指的是,臉上有刀疤的『詭影』,幾乎已經是整個江南地區家喻戶曉的人物,都說『他』是個劫富濟貧,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好人,是富人們的惡夢,卻是貧窮人家的救星。」武師臉上有著複雜的表情,不知對這「詭影」是厭惡,還是帶著一些敬佩的成分。

    向槐微挑眉,訝異著從武師的口中聽到這一派言論。

    光是看來者的反應,向槐就知道,這「詭影」果然不簡單,能讓這班追兵露出這般複雜的神情。

    而向槐身後的樂靈,白淨的臉上先是一愣,而後清靈的大眼閃過一抹狡光,看著眼前是敵,卻也彷彿是「友」的武師們。

    沒有注意到她的表情,話已至此,為首的武師知道還得完成未完的工作。

    「兄台,抱歉打擾了,我等得繼續追下去,否則恐難交差,告辭了!」武師拱手,帶著一派人來匆匆、去匆匆,荒寺裡再次剩下他們兩人。

    「姑娘,現在你可以放心了。」向槐一派溫文的回首,對著樂靈露出溫和的笑容。

    樂靈點點頭,此時臉上的表情是真心的微笑。

    想來,「詭影」的行為,也不是每個人都不認同嘛……想到此,她的臉上不由得露出得意的笑容。

    「姑娘看來心情極好。」向槐雖不知道原因,但他能清楚的感覺到,眼前女子的情緒倏變。

    「是呀,我剛剛被那些人一嚇,心都快停了,不過現下知道沒有危險,心情當然好極了。」樂靈隨意找了個理由,不掩臉上的愉快。

    「原來如此。」向槐表示瞭解的點了點頭,有禮的不多追問,只是找尋著寺裡是否有乾枯的樹枝可供點火。

    他是個練武的人,內力充沛,並不畏寒,只不過眼前的姑娘一身濕衣,怕是體溫早已流失。

    樂靈看著他彎身拾起乾柴,輕而易舉的就點燃一室暖火,不僅替荒寺裡添了不少溫度,也讓她的心裡暖了不少。

    「謝謝。」她輕輕的開口,看著他在火光中的側臉,她有著淺淺的感動。

    他們倆素不相識,甚至連話都沒說幾句,但是他的體貼她看在眼裡,簡單的小動作說明他這個人,是個秉性善良的好心人。

    向槐清出火堆旁的位置,讓她坐在距他一步之遙的地方,用竹枝撥弄著火堆裡剛燃起的火苗,主動的開了口,想趁機打聽一下此地人的想法。

    「剛才那些人口中所談到的『詭影』,不知姑娘可有耳聞?」向槐回過身,看著火光映著她的臉,無辜大眼一眨一眨的。

    「呃……有啊,江南各大小城鎮,大概都聽過『他』的名號。」樂靈覺得說沒有聽過,實在是太矯情,決定要真話、謊言參半。

    向槐點頭,對這個答案並不意外。

    「那麼姑娘,你對這『詭影』,可有什麼看法?」他往火堆裡丟了幾根竹枝,讓火燒得更旺些。

    樂靈看了他一眼,眼中有著疑惑。

    雖然,人人皆有好奇心,但是身為「詭影」,她的確該對任何對「詭影」有好奇心的人,多幾分提防與小心。

    「公子對『詭影』很有興趣?」樂靈小心的開口。

    「倒也不是。」向槐先是否認。「只是接連到過兩個城鎮,都曾聽見有人談論這一號人物,加上鄉野間對這個人毀譽參半,我很想知道姑娘的想法罷了。」

    「這……」樂靈有些遲疑,這理由聽來正當,只是仍不免有些顧忌。「在我看來,詭影不是壞人。」

    「喔?」向槐一副願聞其詳的表情。「據我所知,這詭影似乎偏好珍貴的金銀財寶和輕巧好拿的銀票,每每挑城裡富商下手,偏偏輕功極好,人人惡之,卻沒人能捉得住他,官府十分傷腦筋。」

    聞言,樂靈忍不住輕輕的笑了。

    「我說了笑話?」向槐好奇的看著她露出淺笑的臉,在火光下映得美麗非凡。

    「倒也不是。」樂靈搖頭。「誠如剛才的武師所言,『詭影』的確是個讓富人恨之入骨的人物,卻也是窮苦人家的救星,所以,聽到你說官府因為要捉『他』而傷腦筋,我忍不住覺得欣喜。」

    向槐支著下顎,看著她頗……「引以為豪」的神情,知道她並不是「官家」或「富家」那一派的人。

    「這麼聽來,姑娘倒挺認同『詭影』的作法?」向槐沒想到,才到江南,打聽到的關於詭影的消息,竟以正面的評價居多。

    樂靈輕咬唇,思考著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小小的疑惑出現在她精緻的臉上。

    「就拿汪大城一家來說好了,賣米出身,手下有不少農地,都出租給城裡的貧苦人家收取佃金,去年江南大旱,許多農家都收不了稻,別說佃金交不出來,耕稼甚至都還餵不飽家裡的人……」樂靈輕輕的說出這陣子以來,隱藏許久的不滿。

    而向槐則認真的看著她,沒有遺漏她臉上的任何表情。

    「汪家有個大米庫,收藏上萬白米,人人都倚仗著他,看他是不是能發揮一絲絲的善心,哪怕是只捐出米庫中十分之一的米糧,都能讓城裡的人好好過個年,但是……」樂靈咬著牙,想起去年年關時,多少人的除夕年夜飯桌上,連白米都湊不出來。

    「汪大城並沒有這麼做。」向槐接續她的話開口,看出她晶瑩透亮的大眼裡,對那些貧苦人家們,無意中流露出來的心疼。

    「他不但沒有這麼做,還哄抬米價,趁著這天災人禍,滿滿的賺了一筆,簡直是豬狗不如!」樂靈掩不住滿心的憤怒。

    這樣聽起來,向槐有了基本的瞭解,知道為什麼這些人對「詭影」會帶著如此複雜的情緒了。

    「再怎麼說,搶人錢財總是不對。」向槐身為官府中人,是非對錯早已深鑿在心,小善小惡都有其公斷的標準。

    「我倒認為食人不吐骨、見縫插針的人,才該遭天譴。」樂靈想也不想的駁斥了他的話。

    向槐聞言,微微的勾起嘴角,轉頭看著她,黑眸深不可測,筆直的望進她的眼底。

    被他瞧得有些不自在,樂靈懷疑自己是不是對「詭影」支持得太明顯了……

    「我說錯話了嗎?」樂靈擰著眉頭瞅他。

    「食人不吐骨,見縫插針的人,的確該遭天譴,不過律例仍在,官府會做好自己的事……」向槐仍不認同執行「私法」。

    官府?!

    講到官府,樂靈就生氣,握緊拳頭,她考慮著要不要揍他一拳,藉著疼痛讓他的腦袋清醒一點兒。

    「官府能做些什麼?民不聊生的時候,官府還不是跟著富商們一鼻子出氣,只會搜刮民脂民膏,弄得怨聲載道,什麼忙兒也幫不上。」樂靈氣得小臉發紅,連聲低罵,雖沒有什麼不堪入耳的批評,但不認同的情緒顯而易見。

    向槐挑起一道眉,視線沒有移開,聽著她氣呼呼的指控,輕描淡寫的回了話。

    「看來,姑娘對官府的所作所為有諸多不滿。」向槐雙臂環胸,薄唇仍保持笑容。

    他雖不是個會聽片面之辭的人,卻也因為她激動的表現,對江南城裡的官員抱持著懷疑的想法。

    看著他臉上泰然自若的神情,樂靈倒抽口氣,頸後的寒毛倏地豎了起來。

    自己竟然這麼激動,在陌生人的面前,連命都不要似的大放厥詞,剛才所說的那些話,要是傳入官府耳裡,她有九條命都不夠死。

    「剛才你聽到的話……」樂靈清了清喉嚨,小臉泛紅,想叫他把好看的唇閉緊一點,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剛才,向某什麼都沒有聽到。」向槐倒是很清楚她想說的話,眸底的笑意,簡直要滿溢出來。

    在紅紅火焰的前面,樂靈那張臉,不受控制的紅成一片。

    向槐看著真性情的她,他的薄唇又再次微微的勾起。

    人說江南女子多風情,性子好,脾氣佳,既溫柔又體貼……他覷著眼前小臉火紅的她,雖見不到一絲溫柔的性子,卻見到她對平民百姓的真實關懷。

    會提醒她要收斂言行,是因為怕她惹來殺身之禍,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聽得進這般直諫的言語。

    她的真性情,他很欣賞,不過,他可不希望她逞一時口舌之快,而惹上麻煩。

    「謝謝公子。」樂靈也不是不懂事情輕重,她只是一下子忘了自我控制。「不過……」

    向槐挑起眉,好奇的看著她,等著她未說完的下文。

    「既然公子都聽了那麼多,介不介意再聽上一句?」她噙著略帶興味的笑容,徵詢著他的意見。

    「姑娘請說。」向槐點點頭。

    「也不是什麼大事,只是,我還是想強調一次。」樂靈圓滾滾的眼珠子繞了一圈。「就這麼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

    「喔?」聽她這麼賣起關子,向槐倒是好奇她想要強調的事究竟是什麼。

    「那就是……」樂靈壓低聲音,湊近他的耳邊,柔柔軟軟的腔調,輕輕的吐出了幾個鏗鏘有力的字句--「我覺得……『詭影』做得好、極、了!」

    呃!

    向槐先是一愣,然後豁地冒出一聲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姑娘真是有趣,真是有趣極了!

    樂靈看著他的表情,眼兒晶亮,紅唇微勾,輕輕咬唇,抑制自己同樣想放聲大笑的念頭。

    暖暖的笑意從心口湧上,慢慢擴大至她的眼,在彼此對視的眼裡,她看到一種說不出的默契。

    本來想說,道不同不相為謀,但實際上,他們雖在認知上不同,卻還能包容彼此的歧見。

    他是男人,卻不是一般短視、視女人為無物、不把女人的意見當意見的自大男人。

    樂靈很慶幸,在她失控的時候,遇上的不是一個深怕被女人佔上風的渾球,更不是一個是非不分的傻蛋,要不然今天這番言詞一流出去,她的麻煩也大了。

    「很高興今晚遇上的是你,公子。」樂靈真心的說道,對他微微頷首致謝。

    「我也是。」向槐回禮,對她的印象同樣深刻。

    樂靈看著門外大雨稍歇,心想不該再繼續耽擱下去。

    「趁著雨停,我該趕路了。」樂靈起身,對著他微微福身告別。

    「姑娘一路小心。」向槐也同樣起身,看著纖細高瘦的她,目送她到門口。

    樂靈回眸,迎視他的眼,深吸了一口氣之後,轉身離開,沒再多說什麼。

    向槐站在門邊,看著她消失在視線之外,目光仍久久沒有移開。

    萍水相逢的這一段偶遇,在他心裡留下了痕跡,未留名、未留姓,只怕下次再也沒有相見的機會。

    一思及此,向槐的心裡竟湧起一陣陌生的遺憾感受。

    只是,緣起了,緣滅了,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待他去處理。

    朝著她離開的方向再看一眼,向槐起身,往另一個方向出發。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TOP

谢谢分享

TOP

謝謝分享

TOP

謝謝

TOP

thanks...

TOP

thx

TOP

3q

TOP

謝謝分享

TOP

thanks for sharing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