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庭妍《冷漠枕邊人》【獵男追緝令1】

這真是太惡劣、太荒謬、太令人抓狂了!
沒想到老爸臨死會對他使出這樣狠毒的暗招──
老人家的遺囑上寫得很清楚,只要他願意簽名
就可以接收老人家留下來的龐大家產
但同時他必須一併照顧老爸領養的義女
而他唯一可以「照顧」她的方式,就是娶她為妻!
對這種莫名其妙的要求,他當然可以選擇不答應
可如果他拒絕,全部財產都將留給這個陌生的女人──
該死!想當年他就是不滿老爸的獨裁才會離家出走
沒想到老爸就算是死了,仍然妄想著主宰他的一生!
說真格的,他很想把這份遺囑撕個稀巴爛
但理智告訴他,不能那麽衝動,和錢過不去──
好,他會按照老爸的要求,娶這個陌生女人為妻
可如果她期待的是少奶奶的舒適生活、丈夫的疼愛
他很快就會讓她明白,最好趕快死了這條心…

楔子

  三個分別來自不同高中,但同樣擁有“校花”頭銜的美女齊聚在“咖啡點心屋”裡。

  她們三人是國中三年的死黨,雖然分別考上不同學校,但是每年寒暑假她們都會相約出來聚會一次,而“咖啡點心屋”位處她們的母校附近,是她們從國中時期就喜歡來的地方,當然也就是指定眾會的不二場所羅!

  她們三個人的身世相近,因為,她們的親人都先後離異死亡,而她們都還在讀書,除了唐語詩滿十八歲以外,其他兩人都尚未年滿十八歲,然而,她們的親人都掛懷她們的未來,把她們託付給她們根本就不熟悉的陌生人。

  雖然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她們的親人都是為了她們好,但是,這種不經過她們同意就自作主張為她們找好監護人的方式,讓她們的心裡多少有點不好受。

  商漓煙啜了口卡布其諾,放下咖啡杯的她一臉煩惱的說:”我真不曉得,為什麼我的監護人會是那個邪佞、邪惡、邪氣,集三邪於一身的大男人?他太會做表面了,我的父母臨死前將我託付給他,我一直覺得他對我不懷好意!我真想趕快滿十八歲,趕快脫離他的魔爪之下!”

  藍蕙心看著商襪煙,悶悶的說道:“如果他眼中有你,你算是最好運的了!哪像我,那個男人又傲又狂,把我當成女傭使喚,真讓我不高興!偏偏寄人籬下,我又身無分文,不然說什麼我也不要跟他同處在一個屋簷下!”

  商漓煙替藍蕙心噴憤不平,她義憤填膺,“臭男人,天底下的男人都不是好男人,只會欺負我們這些軟弱的女流之輩,我們應該一起想辦法讓他們知道我們的厲害,我們也不是省油的燈。”

  唐語詩幽幽的輕歎,“我的他是個責任心重但冷漠的男人,我真後悔聽從父母之命嫁給他!他不自由,我也不自由!”

  “那就想辦法讓他愛上你!”商漓煙與藍蕙心異口同聲的說,說完,兩人還面面相覷。

  猛地,藍蕙心單手擊右掌,“對!我們有最強的武器,就是愛。”

  她興致勃勃的提議道:“我們一起比賽,看誰先獵到男人!獵到之後再狠狠甩掉,報復他們對我們的不合理對待!”

  “為免有人中途心軟,最好再增加獎懲方式,嗯……贏的兩個人可以向輸的一方要求一樣禮物!這樣比較刺激,大家才會努力。”

  商漓煙笑得燦爛,仿佛勝利在望。

  藍蕙心也不遑多讓,笑容可掬,她可沒有輸的打算。

  唐語詩落寞的點頭,她已經有輸的準備了!

  然而,愛情這玩意,並不一定是按部就班的定,認為會贏的人不一定會贏,以為會輸的人也不一定會輸!

  而且,她們忽略了最重要的一點,想贏得對方的真心,一定要先管住自己的芳心,若自己的心守不住,那結果不是男女雙方皆贏,就是全盤皆輸了……

TOP

第一章

  “太荒謬了!實在是太荒謬了!”

  一份遺囑的內容讓一名向來冷靜自持的男人不禁升起了怨慰跟怒火。

  “實在有夠荒唐的!他居然死了還來這一著棋!”

  氣急敗壞的男性嗓音裡充滿了不敢置信,他原本平靜的生活因為這一份遺囑而即將有顛覆性的改變。

  “他以為我就一定會任由他擺佈嗎?憑什麼要我娶一個我根本就不認識的女人?”

  再迅速流覽一遏遺囑內容,只要他願意簽名,就可以接收他老爸留下來的產業,一間價值數億的企業與兩幢分別在天母與陽明山,合起來也是價值近億的別墅。不過,他必須要一併擔負起他老爸領養的義女,一個將成為他妻子的陌生女子的責任。

  唐語詩!

  他咬牙切齒的念著這三個字,心裡有許多的憤恨不平。

  為什麼都死了的人,還妄想著要主宰他的一生?

  年輕時,他就是不滿他的父親想要主宰他的人生而一氣離家出走,在外地求學、工作,雖然目前只是一間小公司的課長,至少他都是穩紮穩打的一路打地基上來,也算做得問心無愧。

  遺囑最後有表示,若他不願意在三個月內跟唐語詩結婚,就無法繼承全部的遺產,而遺產將全部留給唐語詩。

  他不照辦,就要將全部的財產留給一個八竿子打不著的陌生女人?

  他覺得這份遺囑相當的刺眼,不願意接受,很想狠下心來撕個稀巴爛。

  然而,他深吸幾口氣,暫時按捺下滿腔的怒焰。

  他不能那麼衝動!

  這個唐語詩究竟是什麼樣的人?憑什麼獲得他們潘家全部的資產?

  在他不在父親身邊的這段時日裡,她究竟是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

  遺囑上言明是“義女”,但,真有這麼簡單嗎?她是不是賣弄風騷?否則向來對他不假辭色的父親怎麼會這麼顧及她的權利?

  她究竟是有什麼本事,能夠迷倒他的父親?

  她究竟是何方神聖,跟他父親之間真的只是父女間單純的感情嗎?

  他實在是很懷疑。

  無論如何,他不會將潘家的全部財產拱手讓人,而且,還是這麼一個毫無血緣關係的外人!

  唐語詩……她那麼想要跟他結婚是不是?

  他忍不住對“唐語詩”這三個字產生了不屑跟輕蔑。

  她……究竟在他父親的人生中扮演著什麼重要的角色?

  會不會是……情婦?

  不然,憑什麼她能獲得他父親的垂憐跟疼愛?

  十年前,他的父母離婚,他苦苦哀求,他的父親還是無動於哀,一個原本幸福的家庭就此拆散。

  而他的母親後來改嫁,也有了自己的家庭,對他的關懷也少了。他雖然有父親,但是他的父親一天到晚都忙著工作,他成了爹不疼、娘不愛的小孩,雖然他有父母,他卻覺得自己比孤兒更像孤兒,也因此,讓他對自己的父親更感到深惡痛絕。

  於是,他在滿二十歲那一年扔下一封信,自己離家出走,從此不再回到潘家。

  他的父親並不是沒有出來找過他,只是,他們父子倆一見面總是火爆脾氣相沖,猶如兩座活火山,戰得天崩地裂,不歡而散。

  想不到,事隔多年,他一人在外頭奮鬥,早已快要忘了父親究竟是長什麼樣子,甚至,早就遺忘了他還有一個富可敵國的父親……

  在他二十八歲的現在,他居然收到了這樣震撼的消息——他的父親居然死了……

  現下,這份遺囑對他猶如燙手山芋,他不想接,是因為不想要莫名其妙多了一個妻子,但是,若他不接,潘家全部的產業將落人一個外來的女子之手,這實在是太對不起他自己了。

  再怎麼說,家產是潘家的,怎麼樣也不能夠落人外人手裡!

  他決定了,他要會一會唐語詩這一號人物,看清楚她究竟有哪些狐媚的把戲!

  在他面前,她休想作怪!

  他父親要他娶她是吧?若真的非要如此才能拿回潘家產業,他可以答應。

  當然,他也絕對不會讓她太好過日子!

 
  “你就是唐語詩?”

  她的外貌長得跟他想像中完全不同。

  第一眼,他就不得不推翻她可能是他父親豢養的小情婦這個可能性。

  她渾身的氣質高雅而清純,就像一朵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的純淨白蓮。

  她身穿著雪白色的方領雪紡紗上衣,搭配及膝的白裙,一張容顏清麗動人,微鬈的長髮斜束在腦後,使她整體看起來俏皮又不失大方。

  她面對著他,一雙星波流轉的明眸裡只有好奇跟尊敬,對他沒有畏懼,甚至也不覺得陌生。

  “是的。”她笑容可掬的說道。“潘大哥,好久不見。”

  潘大哥?

  他對她沒有任何印象,無法接受她攀親帶故的稱呼,在心裡頭對她的稱謂嗤之以鼻。

  他有見過她嗎?瞧她一臉愉悅的神情,他對她倒沒有多大反應。

  唐語詩始終微笑的看著他,雖然眼底有一抹失落,但她沒有表現出來。

  他忘記她了!這是必定的事實,她早在見到他之前就有這樣的猜測了,只是,這樣的猜測她並不希望成為真的,她還是渴求著他對她有一丁點的印象。

  小時候,她常常來找他玩的。

  小時候,她喜歡黏著他的。

  小時候,她的父母都說要她長大嫁給他的……

  可能,那時真的很小吧!她才五歲,他對她只有不耐煩,所以,對她也沒有任何的印象。

  後來,他們搬家了,不再住他家隔壁了,他松了一口氣,她卻哭得驚天動地。

  原以為兩家人再也沒有任何的牽扯,誰知她的父母會因為一場砂石車失控追撞的連環車禍而過世,而她當時一個人被放在保母家裡逃過一劫,後來,被親戚們送到了育幼院……

  想到這裡,不免一陣感傷,她垂下了頭,沉默而憂鬱。

  潘毅的回應是莫測高深的睨了她一眼,然後抿緊唇辦不發一語。

  她長得很清靈,氣質很美,只是,若她不出聲,會讓他以為她是一尊雕像。

  她究竟在想些什麼,他並不想推敲,不過,見到她眼裡的愁緒百結,他的眉頭不禁也跟著緊攬。

  一旁的尤律師在他們已經見過彼此後,先看著潘毅,然後從公事包裡拿出一疊文件交給潘毅,公事公辦的說道:“這些檔是潘老總裁要我親自交給你的,請你過目後若是沒有任何問題在尾末簽個名。”

  潘毅一臉的精明幹練,確實是承襲了他父親年輕時的樣貌,年過半百的尤律師一點也不敢大意的看著他。

  唐語詩偷偷覷著潘毅。

  他長得好高!

  他長得跟年輕時的潘爸爸好像,不過,他比潘爸爸更俊逸非凡,更讓她一顆芳心跳躍難止。

  在育幼院生活時她本以為以後都要這樣子了,可是潘爸爸就像救世主般來解救她,把她帶離被大孩子欺負的育幼院,讓她像個小公主似的被呵護著。

  原以為回潘家可以見到潘毅,她心目中的白馬王子……

  雖然見不到潘毅,但潘爸爸對她非常的好,把所有的父愛都給了她,也跟她承諾會信守跟她父母間的約定,讓潘毅娶她為妻。

  說穿了,她父母並沒有跟潘爸爸有任何約定,但是,她暗戀潘毅的少女情懷潘爸爸一直看在眼底,也看好她成為他未來的兒媳婦。

  潘爸爸對她灌輸不少潘毅的優點、長處,也很熱心的提供許多潘毅從小到大的照片、成績單、獎狀給她看,更常說一些有關潘毅小時候的趣聞給她知道,讓她忘情的把感情寄託在潘毅身上。

  潘爸爸一直教導著她,她的任務就是好好的長大,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等著當潘毅的新娘。

  潘爸爸過世之前,她從未見過潘毅一面,多少也知道這兩個父子間有很大的誤會,而潘爸爸一臉滄桑,卻不要她主動通知潘毅,只交代律師在他過世後讓潘毅回家。

  唐語詩看著潘毅,往後,他會代替潘爸爸跟她一起生活嗎?

  潘爸爸說他會好好照顧她,是真的嗎?應該只是安慰她的話吧!

  雖然潘爸爸從未騙過她,也一直把她當成小公主般呵疼長大,她卻可以從潘爸爸失落的眼裡得知,他們父子倆處得不好。

  她好想盡一份心力,讓眼前嚴肅冷凝的潘毅可以瞭解到潘爸爸的苦心,可以不要再跟已故的潘爸爸賭氣、生氣!

  可是,她該怎麼做才好?

  她從他的眼裡看不出任何快樂的情緒,他看她的眼神好像不太喜歡她……不,她說錯了,是根本就不喜歡她。

  他的神態很明顯的把她排除在他的心房之外,她說的話,他會聽進去多少呢?

  他看完整份檔後輕睞了她一眼,她趕快微笑以對,他卻面無表情的把視線重新放回檔上。

  潘爸爸明明說她是人見人愛的好女孩,可是,為什麼她用微笑向他釋出善意,他卻要板起面孔對她不理不睬?

  她有做錯任何事情嗎?若真的有,她希望自己能有改進的機會,因為,她已經失去了潘爸爸,不想再失去眼前這個即將成為她親人的人。

  她渴求家庭溫暖,也希冀能給一直流浪在外的他一份安定。

  不論之前他們父子間有多少嫌隙,人死不能複生,她真心冀求,他對潘爸爸的誤會能因為潘爸爸已經入土而煙消雲散。

  她會盡最大的努力,在這個家裡好好的跟他相處。

  見她的表情時而哀傷、時而堅強,潘毅挑挑眉,不禁仔細地看著眼前這個長得嬌媚可人的小女人。

  “你今年還沒滿十八歲?”

  “下個月的第一個星期六就是我的生日,我就正式滿十八了。”她誠實的回答。

  看來,他爸真的做了善事,領養了這個孤兒。“你來這裡幾年了?”

  “快八年。”她據實以答。

  潘毅嗤笑一聲,感到滑稽。

  他父親在他離家出走後不久,就領養了她。

  他這麼做是怕一個人孤單寂寞嗎?還是,只是單純的想要做做好事?

  看著一臉稚氣未脫的她,他的心裡有點不爽。

  遺囑上言明他必須要負責她的未來,必須要娶她為妻,才能夠繼承理所當然該屬於他的遺產。

  對他而言,她只是個小女孩罷了!

  娶她?這點讓他有點無法苟同。

  而且,他死去的父親分明就是要他去照顧眼前這個大麻煩。

  他父親對眼前這個女孩的未來設想得未免太過周到了,比對他這個名實相副、血緣關係極深的兒子還要好,讓他不免感到吃味。

  “我爸要你嫁給我,你願意嗎?”他微微抬起一道劍眉,扯唇輕道,微變的臉色給人一種難以親近的疏離感。

  “我……”唐語詩潔白的貝齒微微輕咬著粉嫩的唇辦,對於他近乎咄咄逼人的神情有點不知所措。

  他輕蔑的眯起眼,眼底閃爍著一抹危險而狡黠的光芒,“你不會說你完全都不知情吧?”

  他神色嚴峻冷酷,淩厲的目光駭人,讓她一臉惶恐。

  “我……我……我知道,潘大哥,你對我完全沒有印象了嗎?我們小時候一起玩過……”

  他冷冷的緊盯著她張惶無措的臉蛋,淡漠的撇撇唇說:“是嗎?”

  “嗯!”她重重一點頭,“我是詩詩……潘爸爸都叫我小詩詩……我小時候住你們家隔壁,我……我很黏你。”

  好像有這麼一點印象。潘毅偏頭想道,但模糊的小人兒影像在腦海中一閃而逝,他也不是那麼的在意。

  “我問你,你想跟我結婚嗎?”

  “我……”

  他的問話好直接,教她臉紅心跳,垂頭不語,整個人不知所措!

  “你很年輕,對我而言,你就像一個小妹妹,我們的年紀整整差了十歲,對你而言,我也太老了,我可以給你一些錢,你滿十八歲後可以自立門戶,也可以讓我幫你安排看是要出國進修或是另外安排出路,金錢上我會供給你直到你遇到喜歡的物件跟對方結婚。”

  他惱她,她從話裡聽得一清二楚,

  可是,她無法接受他把她當成“麻煩”的不耐煩態度!

  唐語詩如遭雷殛的慘白著臉,她渾身震動,抿了抿乾燥的嘴唇,期期艾艾的顫著聲音道:“你……你是在趕我走嗎?”

  “難道你那麼想跟我結婚?還是,你嫌我給你的部分太少,想要把遺產全部據為已有?”

  潘毅的話像一根劇烈無比的毒針,狠狠的刺進了她的心頭,她尖銳的大喊一聲,“沒有!我從來就沒有想過要拿什麼遺產!請不要冤枉我。”

  潘毅一臉古怪而僵硬,一雙黑眸犀銳的眯起,細細的研讀她臉上的每十個細微表情。

  他的視線太過淩厲,唐語詩根本就招架不住,她垂下眼眸,一臉的蒼白與驚慌顯露無遺。

  潘毅面色深沉,嗓音低抑,“我冤枉你?”他譏諷的笑著,笑得十分刺眼而虛偽。“我是不曉得你如何神通廣大的讓我爸把你當成心肝寶貝般疼惜呵憐,不過,現在我回來了,我就不會輕易的讓你拿走不屬於你的潘家資產!”

  唐語詩大力搖頭,頭搖得像博浪鼓似的,她有很多心裡話要說,一古腦地全數脫口而出,“我從來都不想要任何財產,最疼我的潘爸爸過世了,我再也沒有父愛,又是孤獨一個人了……”

  她邊說,淚水邊從她的眼角滑落,在她那瓷玉般的面頰上婉蜒而行,“我從來就不貪求潘家的財產,我只是在等你回來,潘爸爸跟我說過你是一個很好的人,他希望我們能夠相處愉快,不過,顯然的,你一點也不歡迎我,甚至,你排斥我、誤解我,給我一堆莫須有的罪名,不過,我不會怪你,因為,你一定是認為我鳩占鵲巢,霸佔了八年來該屬於你的父愛,我承認,我確實是霸佔了,也確實是對不起你,所以,我會離開,我本來就是一個孤兒,這裡最令我留戀的潘爸爸已經不在了,

  她已經被他的誤解逼得束手無策,只能帶著一顆被他刺得汩汩流血、酸楚難當的心離開。

  很好,這就是他的目的!

  他跟她的第一次見面,他就是要跟她唇槍舌戰,刻意讓她狼狽而逃。

  在來之前,他早就算計過了,稚嫩年輕的她絕對不會戰贏在商場上冷酷無情的他!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TOP

多謝分享

TOP

谢谢分享

TOP

回復 1# dada


    thanks!

TOP

回復 3# dada


thx~~

TOP

謝謝分享

TOP

看看

TOP

看看

TOP

thanks for sharing!

TOP

返回列表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