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庭妍《邪氣監護人》【獵男追緝令2】

她的監護人是一個邪佞、邪惡又邪氣的男人
涉世未深的她和他住在同一個屋檐下
就好像把天真的小白兔送到大野狼的懷裏!
對於他流連花叢間的糜爛生活,她是百般不順眼
可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她竟在意起他的一切
為此,女人于他不過是「服侍」生理需求,無情無愛。
丟臉的是,“身經百戰”的他並沒有被青澀的她吸引
三番兩次在“緊要關頭”將她推得遠遠遠
氣不過的她乾脆隨便找個男的施展性感魅力
這一招果然奏效,當場把她的邪氣監護人激得大變身
她也嘗到了整晚被惡狠狠“懲戒”的滋味……
本來她應該為兩人關係的“突破”而感到欣慰
但她心裏一直存在著一個難堪的猜測
那就是──當他看著她、吻著她、愛著她時
他心裏真正想著的,其實是她早逝母親的容顏……

楔子

  三個分別來自不同高中,但同樣擁有「校花」頭銜的美女齊聚在「咖啡點心屋」裏。

  她們三人是國中三年的死黨,雖然分別考上不同學校,但是每年寒暑假她們都會相約出來聚會一次,而「咖啡點心屋」位處她們的母校附近,是她們從國中時期就喜歡來的地方,當然也就是指定聚會的不二場所囉!

  她們三個人的身世相近,因為,她們的親人都先後離異死亡,而她們都還在讀書,除了唐語詩滿十八歲以外,其他兩人都尚未年滿十八歲,然而,她們的親人都挂懷她們的未來,把她們託付給她們根本就不熟悉的陌生人。

  雖然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她們的親人都是為了她們好,但是,這種不經過她們同意就自作主張為她們找好監護人的方式,讓她們的心裏多少有點不好受。

  商璃煙啜了口卡布其諾,放下咖啡杯的她一臉煩惱的說:「我真不曉得,為什麼我的監護人會是那個邪佞、邪惡、邪氣,集三邪於一身的大男人?他太會做表面了,我的父母臨死前將我託付給他,我一直覺得他對我不懷好意!我真想趕快滿十八歲,趕快脫離他的魔爪之下!」

  藍蕙心看著商璃煙,悶悶的說道:「如果他眼中有妳,妳算是最好運的了!哪像我,那個男人又傲又狂,把我當成女傭使喚,真讓我不高興!偏偏寄人籬下,我又身無分文,不然說什麼我也不要跟他同處在一個屋檐下!」

  商璃煙替藍蕙心憤憤不平,她義憤填膺,「臭男人,天底下的男人都不是好男人,只會欺負我們這些軟弱的女流之輩,我們應該一起想辦法讓他們知道我們的厲害,我們也不是省油的燈。」

  唐語詩幽幽的輕歎,「我的他是個責任心重但冷漠的男人,我真後悔聽從父母之命嫁給他!他不自由,我也不自由!」

  「那就想辦法讓他愛上妳!」商璃煙與藍蕙心異口同聲的說,說完,兩人還面面相覦。

  猛地,藍蕙心單手擊右掌,「對!我們有最強的武器,就是愛。」

  她興致勃勃的提議道:「我們一起比賽,看誰先獵到男人!獵到之後再狠狠甩掉,報復他們對我們的不合理對待!」

  「為免有人中途心軟,最好再增加獎懲方式,嗯……贏的兩個人可以向輸的一方要求一樣禮物--心迫樣比較刺激,大家才會努力。」

  商璃煙笑得燦斕,彷佛勝利在望。

  藍蕙心也不遑多讓,笑容可掬,她可沒有輸的打算。

  唐語詩落寞的點頭,她已經有輸的準備了!

  然而,愛情這玩意,並不一定是按部就班的走,認為會贏的人不一定會贏,以為會輸的人也不一定會輸!

  而且,她們忽略了最重要的一點,想贏得對方的真心,一定要先管住自己的芳心,若自己的心守不住,那結果不是男女雙方皆贏,就是全盤皆輸了……

TOP

第一章

  商璃煙睡不著!

  她打開房門,想要到樓下沖泡一杯溫牛奶來幫助睡眠。

  一定是下午睡太多了,而且,在夢中,還讓她夢到最疼愛她的爸爸跟媽媽,使得她想要一直夢下去,不由自主的就連睡了五個多小時。

  現在,她的現世報來臨了。

  失眠,真是惱人!

  一步一步緩慢的走向樓梯,她隱隱約約聽見到奇怪的聲音,這聲音……柔柔媚媚的……專屬於女人的……感覺好像發情的小貓在嗚咽……

  她感到疑惑,不由得往聲浪的方向走去。

  咦?那不是那個集三邪于一身的男人的房間嗎?

  他的門扉半掩,根本就沒有完全關好,難怪會有聲音傳出來。

  不過,到底在做什麼啊?

  她難掩滿腹的好奇心,不由得鬼鬼祟祟、躡手躡腳的想要偷窺一下。

  門縫太小了,什麼都看不到。

  商璃煙伸出手指輕輕的碰了一下門,門板居然不動!

  她再大力的推了一下,啊!不好,太大力了。她閉了一下眼又睜開。

  門被整個推開了!

  她也被裏頭的景象給震懾住了。

  大床上,一個全身赤裸的女人一雙玉腿勾住男人的勁腰,男人也是全身赤裸,他正努力的動作著……

  很顯然的,他們兩人正在翻雲覆雨,而她,差點打斷了這兩個人的好事!

  「有人在看。」一臉濃妝豔抹的妖嬈女人伸出擦著紅色指甲油的手指戳了一下男人的肩,往他的背後指去。

  男人輕輕回頭,瞄了眼不知所措的商璃煙一眼,眼神邪得過火。
  「許平藍!妳這是什麼意思?妳不甘願做是不是?」剛才消失的護士小姐怒氣衝衝地冒出來。
  她一張小臉立刻窘紅得像要燒起來似的。

  他勾勾唇,輕笑,「沒關係,讓她看,她還是個小娃兒,這成人的一課她遲早會認識,我們可以讓她提早瞭解。」

  女人嬌笑著,「你喲……啊……」

  男人的下身重力一擊,讓女人的浪吟逸出口中,然後他突然一頓,瞇起眼望了一眼商璃煙,似笑非笑。

  商璃煙頓時心跳如擂鼓,大力的跳躍著,也莫名地揪痛著,痛得好難受。

  「對不起!」冒冒失失的她急促的關上房門,杜絕一切不該聽到的聲音。

  可是,腦海裏兩個赤裸的成年人在床上打滾的那一幕就這麼清晰的刻在她的腦版裏。

  她感到痛徹心肺!

  她覺得自己無法接受。

  她背對著門,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想要哭?

  裏頭忽高忽低的女人淫叫聲不絕於耳,她知道自己不該再待在這裏。

  只是,一口悶氣讓她不吐不快,不說出這句話她會心裏難受。

  她突然把門打開,大聲吼叫一聲:「靖非凡,你遲早有一天會縱欲過度!」

  床上的兩人愣住,她飛快的跑離開,趁靖非凡生氣之前直沖進自己的房間,並且把門鎖上。

  她坐在床上,攬著被單,心中百味雜陳。

  爸,媽,您們不該把我託付給靖非凡那個色鬼!

  商璃煙憤恨不平。

  他根本就不值得託付,她好怕哪一天會被他給吃了……

  猛地,她又回想起那比看限制級影片更加刺激驚異的一幕。

  她的心頓時又澀又苦,連淚水也不爭氣的滑落了下來。

  她怎麼會哭了呢?

  自從她爸媽死後,她就不願意再掉一滴眼淚了,現在的她怎麼可以莫名其妙的哭了出來?

  而這淚水,竟然會酸楚得讓她難以咽喉。

  「不……」

  夜闌人靜,房裏微弱的女音輕輕喘息著,猶如一隻美麗粉蝶被蜘蛛網給纏住,動彈不得。

  「嗚……不……」

  仔細一聽,床上的可人兒雙眸緊閉,紅潤的小嘴輕逸出哭嚷,原來,她正陷入夢境裏進退兩難。

  她的柳眉輕輕皺起,表情為難又帶點靦腆,彷佛這個夢讓她難以敵齒,也難以掙脫。

  「好好感受就好。」那低醇的嗓音,那性感的唇形,在她的夢裏真實呈現。

  一隻大掌帶著炙熱燙人的溫度撩弄著她的頸項,指尖輕輕緩緩的碰觸像是不經意似地,卻讓她緊張得快要忘了呼吸。

  他的手指撩開她的衣領,伸進她的胸口,撫揉她柔軟豐盈的胸部。

  她快要昏了。

  「你……」

  「噓!我的女人在床上不用多話。」

  他邪肆的笑容挂在臉上,微瞇的眼閃動著欲光。

  「我不是……」

  「妳太多話了。」他頭一低,唇欺上她的,先是輕舔,接著嬉弄她的香唇,鑽進她的嘴裏找到調皮的粉舌,逗弄著她,欣賞著她生澀的反應。

  他的味道,融化在她的嘴裏。

  她的唾沫,與他的唇舌交織在一起。

  她的身子顫抖,被他的熱力所燙的身軀快要化為一攤春水。

  他的大手迫不及待的爬上她的嬌軀,將她扒得一絲不挂。

  他的唇吻著她的臉頰,她的鼻尖,她的眉毛,她的耳窩,然後輕嗅著她的發香,緩緩咬住一方耳垂。

  「嗯……」難耐的輕吟出聲,她被自己的聲音嚇到了。

  「放輕鬆,這是自然現象。」他嘎著音,神情興奮。

  「妳會喜歡我為妳製造出的這些感覺的。」他在她耳畔呵著熱氣,故作慵懶的輕聲道。

  她感到癢麻難耐,不禁脖子一縮,躲避他的挑勾技巧。

  他兩手攫住兩方渾圓,恣意的撫弄下,她的一雙蓓蕾很快就尖挺了。

  「瞧妳,敏感得很。」

  她看到自己尖挺的乳尖在他的撫摸下呈現玫瑰的色澤,羞不可當。

  她扭動著身子,有些退怯。「不……」

  「都已經被我脫個精光了,妳不能再逃。」

  他捉住她的腳踝,把她拖向他,然後用雙膝壓制住她。

  「不……你不能……」

  「妳看過了,妳知道我能不能。」他意指著她親眼目睹過的活春宮。

  她驚呼,他用唇封緘。

  她扭動,他用身子壓住。

  他的大掌往她細緻光滑的大腿處移動,指頭直接碰觸她嬌嫩的花穴週邊。

  她大大一顫。

  他邪邪一笑。

  「不……別……」她輕推他,但是推不動。

  他的長指在她腿間的秘密花叢裏來來回回、徘徊流連,粗糙微礪的指腹輕輕摩掌著她嬌嫩敏感的花瓣,讓她泌出動情的花津。

  「不要……不要……」她被這突如其來的激情給嚇到了。

  他的指頭找到脆弱的核心,直接按挾住,她羞紅臉,全身的細胞在剎那間像是復蘇一般,不斷的叫囂著、鼓噪著,而春潮從體內源源不絕的泌出,讓她怎麼想要停也止不住。

  她急叫著,尖嚷著,無措又慌張。

  「不可以……你不能那樣……」

  「妳明明就很舒服。」他看著她承受歡愉的豔麗神情,邪笑著。

  她的雙頰猶如兩團烈火在燃燒,小嘴吐著熱氣,佈滿嫣紅的身子性感撩人。

  「這樣的妳,真美。」他讚歎著,激情像電光石火般迅速燎原。

  「我會好好疼妳。」

  他分開她的雙腿,要求她兩腿勾住他的勁腰。

  她掙扎著,不想學其他女人在他身下的嬌媚姿態。

  她是她,不是其他女人!

  他抬起她的一條腿,壓在她的胸前,她的私處因為這樣的舉止整個暴露出來,春情恣泌,水穴洞開。

  「不……不要看!」

  她的身子被他弄成這樣羞人的姿勢,讓她想要跳腳又不能如願。

  「妳真的很美。」

  「有比其他女人還要美嗎?」她說出最在意的話。

  「美,還要美。」他一臉陶醉的看著她水穴微露的嫩芽兒。

  他唇角輕扯,直接刺入她未經人事的處子之地。

  她痛擰著眉,整個人尖聲大叫。

  「不……啊啊啊--」猛地,她驚坐起身。

  夢……一場夢……

  一場春夢……

  不!是一場噩夢!

  商璃煙咬牙咒道,「都是他的錯!讓我看到不該看的畫面,才會有這種不該有的夢魘!」

  她居然會夢到他對她做這麼露骨、這麼激情的戲碼……而且,太過逼真了,逼真得讓她心跳加快,全身顫悸。

  她不由得摸摸額頭,發現自己流了好多汗,身子也汗濕了。

  「商璃煙!妳在叫什麼?」門板被大力而急促的敲響著,靖非凡的聲音在外頭又急又慌。

  商璃煙清楚的看到自己的棉質上衣已經濕透,整個貼在身上,裏頭的胸衣若隱若現。她可不想引人犯罪,更不想讓夢境成真!

  「我沒事!」她一臉凝重的表示。

  「妳真的沒事?」靖非凡十分狐疑。

  「我沒事。不用管我。」商璃煙急急說道。

  可是,靖非凡卻無法放心。「把門打開。」他要求道。

  「我要睡了,我不想下床。」她故意這麼回答。

  門口毫無動靜,一會兒,靖非凡離開的腳步聲響起。

  商璃煙起身,她需要衝個澡,換下一身的汗濕,才有辦法睡個舒服的覺。

  只是,她沒想到他會去而複返,拿著備份鑰匙不顧她的個人隱私,擅自把門打開。

  她正在拿衣櫥裏的衣服,看到他沖進來,直接把衣服放在胸前護衛著自己。

  他居然只穿一件睡褲就跑進來了……她的額頭上浮現三條黑線。

  「妳真的沒事。」靖非凡一顆七上八下懸在那裏不放的心微微安了。

  「我已經說我沒事,你為什麼要打開門?」商璃煙不喜歡他的霸道作風。

  「妳剛才為什麼大叫?」

  「我……我作了噩夢……」她吞吞吐吐的說。

  「什麼樣的噩夢?」他步步逼近。

  「不要再過來了!」商璃煙不由自主的喊停。

  天!近看他的體魄,她有種口幹舌燥,想要大口大口喝水的衝動。

  好結實的肌理!好精壯的胸膛!他一定有運動的習慣,他的上半身毫無贅肉,看起來好健壯。

  商璃煙不禁伸出舌尖,輕抿著乾燥的下唇瓣。

  靖非凡察覺到她的注視,心一突,輕咳一聲。

  「妳沒事就好!」他邪氣的看她一眼,「我還要回去抱我的女人。」

  「色胚!」她咒駡一聲。

  她真不該作那種春夢,他這種熱愛床事的男人不值得她去作那樣的夢,真是便宜了夢中的他。

  他睨視著她,「還是妳這乳臭未乾的身子也在渴求我?」

  商璃煙馬上把自己抱得緊緊的,不露絲毫春光,然而,在他的視線掃過時,還是忍不住戰慄。

  靖非凡邪惡的說道:「可惜,我還沒有饑不擇食到這種程度。」

  他說著違心之論。其實,她的外貌已經在引人犯罪了,更別說她完美無瑕的嬌軀能夠讓和尚想要馬上還俗,只是,他寧願找其他一轉身就忘了長相的女人發泄,也不願意褻瀆了她的清純。

  聞言,商璃煙的臉色一變。「可惡的靖非凡,出去,出去啦!」她氣憤的大聲趕著他。

  他走出門後,她馬上把門鎖上,並且對著門板直吼:「以後你要是再進來,我就搬出去住!」

  「我答應過妳媽媽,我有照顧妳的責任,而妳也答應過妳媽,妳要跟我一起住,妳忘了嗎?」

  「我沒忘。」商璃煙咬緊牙根一字一字重重的說道。

  「所以 ,沒有我的同意,妳不准搬出去住。」靖非凡對著門板威嚴的說道。

  商璃煙兩手放在胸前,兀自生著悶氣。

  真是氣人!他每次都拿她媽媽死前的要求來壓她,而她,就是屈服在這點上面。

  唉,真是沒轍!

  從小,商璃煙就長得嬌麗迷人,尤其是青春期之後,穠纖合度的嬌軀是多一分則太肥,減一分則太瘦,窈窕比例媲美伸展臺上的模特兒。不過,可別以為她的身材剛好,胸前就不偉大,如果這麼想,那就大錯特錯了,她擁有令男人噴鼻血的好身材,胸前的D罩是多少女人夢寐以求卻無法擁有的,而偉大的胸前也更突顯出她那不盈一握的腰肢,往下看,她的翹臀結實有彈性,長腿勻稱雪白,連腳趾頭看起來都乾淨潔白得可愛極了。

  她跟藍蕙心、唐語詩從國一開始就在同一班,三個人都各有美麗之處,唐語詩美在氣質,美在清靈;藍蕙心美在坦率真誠,美在笑容如蜜;至於商璃煙,她有一頭自然松的長髮,還有隨著年齡增長愈來愈嫵媚嬌豔的臉蛋,臉上鑲嵌著一雙勾魂的電眼,帶著一種媚人的姿色,能夠讓人墮入花不迷人人自迷的濃霧之中,讓人不由自主的對她動心。

  在商璃煙的心裏,她希望自己能夠長得像唐語詩,讓人一看就會覺得她的身上有種清靈不可褻玩的高貴,她也希望自己能夠像藍蕙心,可愛、俏皮又清純,自然而然的讓人不會產生邪念。

  可惜,她的容貌是承襲自母親的,甚至,她比她的母親還要豔麗逼人,還要豔光四射。

  然而對她而言,她真的不喜歡這樣子的外表,因為這外表造成了她的困擾。

  她成了異性矚目的焦點,時常一個沒意義的微笑,一個不起眼的舉動,就會引來一群寧願自欺的擁護者,而她收過的情書是三人中最多的,只是,情書的內容大多粗俗不堪,讓她皺緊眉頭,無法舒懷。

  來信的異性都很大膽,不是要求跟她交往,就是要求她的一個吻,甚至,還有人寫著想要跟她好好的愛一次!

  她真的很生氣,非常非常的生氣,因為,她不是那樣隨便的女孩,雖然她的外表很搶眼,看起來很嬌媚,但是,他們也不能夠以貌取人,認為她一定是可以隨便跟人上床的女孩。

  她問過藍蕙心,也問過唐語詩,她們的情書內容都比她好多了,唐語詩是柔情浪漫的情詩居多,藍蕙心是俏皮有趣的詼諧文句或是笑話居多,只有她,大多都是不堪入目的性趣。

  為此,她曾經大發雷霆,甚至,她對於異性都不假辭色,因為依她愛恨分明的個性,她容不得讓人污蔑。

  而在她的內心裏,從此產生了大多數的男人追求女人為的都只有性,並不是為了真愛的陰影。她的心靈深處一直這麼的告訴自己:男人討好她,要的只是她的身子,並不是真心為她付出……

  所以,她討厭除了最愛她媽的爸爸以外的男人!

  尤其是第一次看到的那個男人--靖非凡!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TOP

回復 3# dada

xiexie

TOP

thx~

TOP

多謝分享

TOP

謝謝分享

TOP

看看

TOP

谢谢分享~!!

TOP

thanks for sharing

TOP

返回列表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