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妍《狂傲同居人》【獵男追緝令3】

她從來沒看過這麼狂傲的男人
仗著對她們母女有恩,對她頤指氣使也就罷了
他怎麼可以拿她對亡母的思念做為要脅
硬是要她當他全天候的「貼身女傭」?!
她覺得這男人真是自大又可惡到無可救藥的地步
無奈他真的抓著了她的弱點,她也只有低頭的份──
她可以乖乖伺候他的生活起居、忍耐他陰晴不定的脾氣
但他還要來撩撥她純真的少女芳心,就真的太超過了!
想也知道,青澀的她怎麼會是這個花花公子的對手
可當她開始對兩人之間美好的未來有了憧憬
他身旁卻出現了別的女子,還自稱將是她的「女主人」
她才知道,原來在他心裡,她真的只是一個「女傭」
至於那些耳鬢廝磨、令人臉紅心跳的激情
不過是他用來「調劑身心」的娛樂而已…

楔子

  三個分別來自不同高中,但同樣擁有「校花」頭銜的美女齊聚在「咖啡點心屋」裡。她們三人是國中三年的死黨,雖然分別考上不同學校,但是每年寒暑假她們都會相約出來聚會一次,而「咖啡點心屋」位處她們的母校附近,是她們從國中時期就喜歡來的地方,當然也就是指定聚會的不二場所囉!

  她們三個人的身世相近,因為,她們的親人都先後離異死亡,而她們都還在讀書,除了唐語詩滿十八歲以外,其它兩人都尚未年滿十八歲,然而,她們的親人都掛懷她們的未來,把她們託付給她們根本就不熟悉的陌生人。

  雖然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她們的親人都是為了她們好,但是,這種不經過她們同意就自作主張為她們找好監護人的方式,讓她們的心裡多少有點不好受。

  商璃煙啜了口卡布其諾,放下咖啡杯的她一臉煩惱的說:「我真不曉得,為什麼我的監護人會是那個邪佞、邪惡、邪氣,集三邪於一身的大男人?他太會做表面了,我的父母臨死前將我託付給他,我一直覺得他對我不懷好意!我真想趕快滿十八歲,趕快脫離他的魔爪之下!」

  藍蕙心看著商璃煙,悶悶的說道:「如果他眼中有妳,妳算是最好運的了!哪像我,那個男人又傲又狂,把我當成女傭使喚,真讓我不高興!偏偏寄人籬下,我又身無分文,不然說什麼我也不要跟他同處在一個屋檐下!」

  商璃煙替藍蕙心憤憤不平,她義憤填膺,「臭男人,天底下的男人都不是好男人,只會欺負我們這些軟弱的女流之輩,我們應該一起想辦法讓他們知道我們的厲害,我們也不是省油的燈。」

  唐語詩幽幽的輕嘆,「我的他是個責任心重但冷漠的男人,我真後悔聽從父母之命嫁給他!他不自由,我也不自由!」

  「那就想辦法讓他愛上妳!」商璃煙與藍蕙心異口同聲的說,說完,兩人還面面相覦。猛地,藍蕙心單手擊右掌,「對!我們有最強的武器,就是愛。」她興致勃勃的提議道:「我們一起比賽,看誰先獵到男人!獵到之後再狠狠甩掉,報復他們對我們的不合理對待!」

  「為免有人中途心軟,最好再增加獎懲方式,嗯… … 贏的兩個人可以向輸的一方要求一樣禮物!這樣比較刺激,大家才會努力。」

  商璃煙笑得燦爛,彷彿勝利在望。

  藍蕙心也不遑多讓,笑容可掬,她可沒有輸的打算。

  唐語詩落寞的點頭,她已經有輸的準備了!

  然而,愛情這玩意,並不一定是按部就班的走,認為會贏的人不一定會贏,以為會輸的人也不一定會輸!

  而且,她們忽略了最重要的一點,想贏得對方的真心,一定要先管住自己的芳心,若自己的心守不住,那結果不是男女雙方皆贏,就是全盤皆輸了… …

TOP

第一章

  藍蕙心從小就沒有見過父親,依她母親的說詞是她的父親已經死了!可是,她看過母親偷偷的看著一張神秘照片掉淚,讓她很好奇照片上到底有什麼,她母親卻一直不讓她看那張照片。她十歲那年,她媽待的小工廠因為經營不善而惡意倒閉,不只事先沒預兆,公司負責人也沒有給員工遣散費跟該有的當月薪資就連夜偷偷的出國了。

  藍母得知後宛如青天霹靂,但為了支撐家計,她咬緊牙關繼續找工作。

  時機差,好工作總是僧多粥少,不好找,連要勉強養家蝴口的低工資都不一定找得到!

  藍母捉襟見肘,房東太太又是個尖酸刻薄的人,付不出房租就把她們母女倆的東西統統丟出屋外。藍母帶著稚氣嬌小的藍蕙心走在街頭,已經是無家可歸,無處可去。

  「媽媽… … 我肚子餓餓 … 」藍蕙心撫著咕嚕作響的肚腹,扁著嘴說道。

  「媽媽帶妳去吃面。」

  「我想吃那個!」她看到一旁的攤販在賣熱騰騰的紅豆餅,忍不住指著紅豆餅,眼光充滿祈求的看著母親。

  藍母搖了搖頭,「吃那個不會飽,而且… … 」她壓低聲音,附在藍蕙心的耳邊說道:「媽媽已經沒有多餘的錢讓妳吃零食。」

  「那我吃一個就好,我可以不吃面,多的錢可以省下來。」藍蕙心天真的說道。

  省也省沒多少!藍母還是搖頭。藍蕙心小小年紀還在發育中,她不能讓孩子吃不飽!

  「心心,媽以後有工作,賺了錢再買給妳吃,現在,妳要乖一點,好不好?」

  藍蕙心睜著一雙眼眸注視著母親,她發現母親似乎很疲累很憂愁的樣子,便不再發言,靜靜的跟著母親的腳步走進一間小吃店。藍母看著裡頭的食品價目表,點了同等價位,又是店裡最便宜的湯麵跟肉燥飯,要求藍蕙心要多吃一點,至少飯、面都要各吃一半。

  看著正努力吃食的女兒,藍母的腦海里卻煩惱著下一步該怎麼走,她們母女兩人該落腳何方。

  難道,真的要去投靠藍蕙心完全毫無印象的外公外婆嗎?他們還會要她這個女兒,還會接受他們的親外孫女嗎?

  她年少無知,為了愛情,已經跟父母撕破了臉… … 他們還會期待她回家嗎?

  說真的,她不敢想,也沒有那個臉去想!

  但,除了這條路,還有其它的路可以去嗎?

  對了!還有蕙心的爺爺、奶奶… … 可是,他們十年前不相信,十年後又怎麼會相信?

  想不到年輕時憧憬的愛情,居然害她到這步田地!回想過往,她感到百味雜陳,酸味與苦味最為深刻。他跟她是高中的學長學妹關係,兩個人同姓,他叫藍正華,不愛讀書愛放蕩、愛遊玩,偏偏卻讓她愛上了,而愛情毫無道理可言,年少輕狂,他帶她■車狂歡,兩人經歷了一陣子的放蕩刺激生活,後來,她畢業後跟著他在外頭同居一個多月,她被她的家人找到帶回,他也沒來找過她,整個人從此失去了消息。

  她未婚懷孕,讓她的父母傷心狂怒,逼她墮胎!

  她不從,她的母親天天以淚洗面,她的父親每次見她一定狂怒,某天一怒之下說出要跟她從此斷絕父女關係的狠話!

  她母親跑出來當和事佬,要她別相信氣話。但她真的沒有顏面再在這個家裡待下去,選擇一個月黑風高的夜裡,帶著襁褓中還未取名、才剛滿月的女嬰離家出走,為的是要尋找到他,要讓孩子可以認祖歸宗。

  只是,離鄉背井的她,最後是身心俱碎… … 他已經死了!他的父母未曾聽他生前提起過她,因此不認女嬰… … 她沒有顏面回家鄉,就帶著孩子在外頭流浪,靠著自己的能力到工廠上班,含辛茹苦的把她撫養長大… … 藍母看著稚氣純真的藍蕙心,這孩子從小跟著她一起吃苦,她真的覺得自己太沒用了!

  藍母的心裡好掙扎,她的腦海里閃過千百個想法,卻都無法突破目前的困境。

  看來,除了這條路,她已經無計可施了!

  可是,他們願意讓她們這兩個可憐的母女投靠嗎?

  當年她父親決絕的話語言猶在耳,她回去會不會是自取其辱?

  還有,藍蕙心可以接受突然蹦出來的親人嗎?萬一她的父親依然憤怒,一個不小心出口傷人,藍蕙心幼小的心靈不是就會因而蒙上了陰影?

  藍母突然感到一個頭兩個大,她的容顏不禁罩上了憂鬱與煩惱。

  「媽媽-- … 我吃飽了… … 妳都沒吃!」

  「好,媽媽吃。」藍母心事重重,眉間的憂愁快要載不動了。

  「媽媽,我們晚上要睡哪裡?」

  「呃……媽媽會想辦法的。」走投無路,真的讓她無計可施了!

  「嗯。」藍蕙心重重一點頭,笑得很開心。「我相信媽媽,媽媽最厲害了。」

  望著女兒單純無邪而漾開的一朵笑花,藍母心虛的垂下頭,默默吃著面。

  在十字路上,藍母覺得她的人生也正面臨十字路,不知道要往哪邊走的窘境。

  「媽媽,還要走很久嗎?」藍蕙心已經陪著母親走了一個小時,她的雙腳好酸,好想要停下來休息。「媽媽,還沒到嗎?我好想睡覺,好累好累哦!」

  「對不起,心心。再等一下。」

  「媽媽,妳為什麼停下來呢?那是綠燈,可以過馬路。」

  「喔,好。」藍母牽著藍蕙心的小手慢慢的往前走,因為腦子裡還在想著晚上要睡哪裡而沒有注意到已經變換的行車號誌。已經紅燈了,藍母才走到路中央而已!藍蕙心松脫了母親的掌握,加快步伐要往前跑,藍母看到一輛轎車正往女兒的方向急駛而來,她的心臟差點停止。

  「心心!」藍母大叫一聲。

  「啊?」藍蕙心還轉過頭來,「媽媽,快一點。」她已經快走到對面街道了。

  藍母快步的跑向她,沒料到本來在外車道的轎車突然轉入內車道,而她突然跑過去,轎車一時閃避不及,刺耳的煞車聲音頓時響起!

  藍母被一輛高級轎車撞到了!

  「媽媽… … 媽媽!」藍蕙心看著倒地不起的母親,心裡好害怕,她不停的叫喚著。

  「媽媽!媽媽!」她輕搖著母親,但她緊閉著雙眼,鮮紅的血液從她的額頭流了下來。藍蕙心一看,嚇了一大跳,當場尖叫一聲,也跟著昏厥過去了。

  「糟了!撞到人了!」司機緊張的從車上走下來察看。「少爺,現在要怎麼辦?」司機頻冒冷汗,真怕會出了命案。

  這時,車上走下來一個一身名牌的少年,他看了看躺在地上的一對母女,輕輕踢了踢小女孩,「一起帶回去吧!然後快去請劉醫生過來看看,這件事你任何人都不準提。」劉醫生是他們家的家庭醫師。

  「是!少爺。」

  「小女孩因為驚嚇與疲累而昏迷,睡飽了之後自然會清醒。」伍司塵目光緊盯著睡容天真無邪的藍蕙心,下巴微微抽搐。

  「比較棘手的是這位婦人,她身上大多都是皮肉傷,沒有什麼生命危險,但她有輕微腦震盪的情形,需要多觀察幾天。」

  伍司塵聽著劉醫生謹慎的措詞,兩道濃眉往中間聚攏。「她們兩個必須住多久?」劉醫生是富可敵國的伍家最稱職的家庭醫生,醫術也是一流,他的話有一定的可信度,只是伍司塵不太喜歡讓陌生人住進家裡。

  伍家代代單傳,伍司塵年紀雖輕,但他在十四歲那一年已經把高中三年的知識全數灌進腦海里,而且難得一見的是他有過目不忘的本領,對於股票操作也得心應手,每回進場必能賺錢。

  他的父母為了經營伍氏,時常忙得不見蹤影,他也已經習慣一年裡要跟他的父母面對面的見面、說說話不超過十根手指頭的數目了。

  從小住在這間大屋子裡,他有一票僕佣陪伴,生活上倒也便利無缺。

  「要等這位婦人清醒過來,我才能進一步確認。」劉醫生為自己留個台階下。

  「她何時才會清醒?」伍司塵凌厲的目光帶著不悅。

  「最慢明天傍晚前就會清醒。」

  「好吧!我就暫時讓她們母女住在這間上等客房。」伍司塵睨了劉醫生一眼,「她們的安危由你照料,我希望你以最快的速度讓她清醒,然後沒有任何問題的盡速離開這裡。」

  「我盡量。」劉醫生也無法百分之百的保證,「我需要等病人真正清醒後才能做進一步觀察。」

  「就交給你了。」伍司塵往外走去,「我還有好多事要忙。」

  他忙的不外乎是他的父親用視訊考他對伍氏公司的內部了解狀況,因為只有他一個兒子,伍父努力的栽培他成為下一任的接班人,對他的視訊訓練毫不手軟,也極有難度,但他總能無畏的接受挑戰。

  現年十七歲的他,讀的是私立貴族學校裡的跳級大學資優班,在學校裡,他是非常出名的風雲人物,也難免他有睥睨一切的傲與狂!沒辦法,誰教他有傲視群倫的本錢呢?

  伍司塵直接走進書房,打開計算機液晶屏幕,伍父已經在地球的另一端睡眼惺忪的等候了。

  「兒子,你今天遲到了五分鐘。」伍父那張嚴父的臉孔出現在一收晶屏幕上。「是什麼事讓你耽擱了?」

  「爹地,我願意多上半小時的課。」他不願解釋原因,只想用多一點時間來接受父親的嚴格考驗。

  「很好,那要開始了。」

  伍司塵點點頭,聆聽著父親的詢問,不卑不亢的響應,胸有成竹的答案從他的嘴裡不疾不徐的吐出,字字千金,句句直點要害,讓伍父頻頻點頭稱讚。

  「很好!關於前兩天我交給你的所有公司內部數據,你綜合整理出來了嗎?」

  「是的,爹地。」

  「告訴我你對公司各部門體系的檢討有何觀感?」

  伍司塵冷冷一笑,「業務部長的報告資料猶如紙上談兵,公關部門說的話都很虛假無誠,除此以外,我別無他話。」

  伍父點點頭,他也有這樣的感覺,這兩個部門的老將都跟他良久,久到懂得混水摸魚,有點倚老賣老,而他就是念舊,才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容忍到現在。

  「爹地,他們也該退休了。」

  「爹地自會請人事部門安排。司塵,爹地要出點習題給你,該給你的公司資料都給你了,為了明年的營運企畫,爹地要限你在最短的時間內做出公關部與業務部最有效的結論。」

  伍司塵抿抿脣,點點頭,算是接下了挑戰。

  視訊結束後,他稍微閉目養神,然後睜開一雙極有精神的眼眸,拿出所有資料,打算做全盤了解,發揮優點、淘汰缺點,打算盡快切中利弊做出最有效的決定。

  「媽媽?媽媽… … 」

  藍蕙心全身嶺顫的驚醒過來,看著母親近在身邊,她趕快起身飛奔過去。

  藍母面無血色,嘴脣極乾,對於她的呼應置之不理。她好怕 … 她真的好害怕!「媽媽… … 媽媽妳醒一醒-… 媽媽 --… 」她想起昏厥前的那一幕,她的媽媽… … 被車子撞到了!

  媽媽會不會死啊?不,她不要媽媽死,她不要跟媽媽分開!

  藍蕙心的眼底裝滿驚恐,小小的身子不斷的戰慄著,她的脣也顫抖著,整個人陷入極深的恐懼裡頭。

  她兩隻小手抓著藍母不放,就怕放開藍母就會消失不見。

  「媽媽… … 妳不要一直睡了,媽媽,妳醒過來,醒過來啊!」

  「媽媽,心心好怕,心心不要一個人醒著,媽媽,妳陪心心,陪心心好不好… … 媽媽… … 」

  藍蕙心窩在母親的身邊不停的啜泣哭嚎著,哽咽的嗓音帶著濃濃哭意,她不斷的說著,稚嫩好聽的柔音隨著時間流逝,只剩下沙啞失聲。

  伍司塵把伍父交代的事情忙到一個段落後,他離開書房走過長廊,聽到斷斷續續的小孩哭音,看了看壁鐘,已經快要清晨了、不可能是光怪陸離的事情。

  「嗚嗚… … 媽媽… … 醒過來… … 心心好怕… … 」聲音愈說愈小聲,而且粗啞得像石子刮到什麼似的聲音。

  伍司塵盯著客房門板。

  他知道是誰半夜不睡在作怪了!

  伍司塵突然把門打開,裡頭哭累了卻不敢睡著的藍蕙心被猛然打開的門板嚇了一大跳,再看到門外巨大而背光的身子,她直覺想到是妖怪,整個人瞬間嚇呆了,毫無反應。

  伍司塵看她一臉呆樣,忍不住鄙夷。

  「長得真醜,模樣真拙!」

  她像是沒聽到他的聲音,並沒有響應。

  伍司塵走進去,「喂!」他不客氣的喚她。

  她沒有回答,顯然還沒回神。

  他沒有耐性,大叫一聲:「妳叫什麼名字!」

  藍蕙心大大一震,睜著一雙失焦的眼直覺大叫,「有妖怪!」伍司塵兩道眉毛立即緊緊揪結在一起。居然敢說他是妖怪!他是一個會記恨的人,馬上把這張天真卻可惡的小臉給記了下來。

  「我不是妖怪,是我讓妳住進來的,妳要感謝我才對。」

  「你… … 」藍蕙心迷惑的看著他,一時之間聽不懂他的話是什麼意思。

  「要不是我,妳跟她!」他指著床上的藍母,「妳們不會這麼安穩的睡在這裡。」

  「你… … 你是誰?」

  「妳們的恩人。」他大言不慚。

  「我媽媽… … 被車撞了,她會不會死?」一雙清澈大眼骨碌碌的看著他。

  「她不會死!」伍司塵眉毛一挑,他才不會讓死人住進來,而且以劉醫生的醫術,只有把死人救活的本領,沒把活人醫死的難題。

  「真的?」藍蕙心笑得好開心,忙不迭的奔向床邊,「媽媽,媽媽,媽媽快點醒醒,心心在等妳醒來,媽媽… … 」

  星星?猩猩?

  伍司塵看她在患者的身邊轉來轉去,活潑而聒噪,是不像猩猩啦,不過,倒是像一隻靜下不來的小猴子!

  他忍不住揚起脣角,笑得很嘲弄。

  藍蕙心轉身就看到他來不及掩藏的嘲諷,不過,她以為他在替她高興,馬上向他報告,「我叫藍蕙心,你也可以叫我心心。」

  噗嚇一聲,他真的忍不住了,馬上掩口也止不住眼裡發噱的笑意。

  她滿臉不解的看著他。

  她有說過什麼好笑的笑話嗎?

  「妳叫猩猩?我覺得妳比較像猴子。」他說完又笑得很恣意。

  小小年紀的她終於聽出來了,他在取笑她的名字!

  「不好笑。我叫藍蕙心,不是動物園裡的猩猩,也不是猴子。」她鼓足腮幫子,氣呼呼的瞪著他。

  「妳現在的樣子更像河豚了!」他爆笑出聲。

  藍蕙心嘴裡漲滿的氣一下子全消了,她用雙手使勁的推他,「你出去,你出去,不要吵我媽媽睡覺。」

  伍司塵暗暗使力,讓她推不動他。

  「這裡是我家,妳趕不走我,要走,妳可以自己走。」

  「不要,我要陪我媽媽。」

  「等妳媽媽醒來,妳們一起離開!我這裡不歡迎陌生人進來住。」

  他的語氣極為狂傲,藍蕙心聽完後心裡好生氣又好悲傷。

  她兩手改成抓他的衣服,「不要趕我走,也不要趕媽媽走,我們沒有住的地方了。」

  「那是妳們的事情。」他酷酷的說。

  藍蕙心的眼圈再度泛紅,抽抽噎噎的哭訴著,「我可以幫你做事,我會洗碗,也會掃地,還會晾衣服,你別看我年紀小、力氣小,我真的會做很多的家事,把我留下來,對你很好很有幫助。」

  「是嗎?」他睞了她一眼,「我這裡傭人很多,而且個個有經驗又有專長,妳太小了,要應徵等十年後再來吧!」

  伍司塵把她的雙手扳開,但她馬上又黏過來,「我沒時間再跟妳蘑菇了,妳放手!」

  「媽媽好累了,不要趕媽媽,也不要趕我。」

  伍司塵不想再跟一個小女孩周旋跟廢話,他補眠的時間不長了,直接把她推開,然後頭也不回的離開。

  小小的藍蕙心根本就不敵他的力氣,被他重重一推,軟軟的身子撞到一旁的桌角,痛得來不及悶哼,就軟趴在地,痛暈了過去。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TOP

谢谢分享~!!!

TOP

thank your sharing

TOP

3Q

TOP

回復 1# dada


    谢谢

TOP

回復 1# dada


    谢谢

TOP

谢谢分享

TOP

看看
gde

TOP

 看看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