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妍《誘夫》【寵妻俱樂部4】

家裡這幾位老人家真是想要他結婚想瘋了
連這種看起來未滿十八歲的嫩草也推給他
他可沒有殘害國家民族幼苗的習慣!
為了表示自己對這樁婚事的排斥
他跑回法國去整整逃避了三年
沒想到老人家亂點鴛鴦譜的執念如此的深
竟然把新娘子直接打包送到法國來
再讓他在毫無知覺的狀況下,和她生米煮成熟飯……
哎,事已至此,再抗拒也沒有意義
他就認命點,和她認認真真地做一對夫妻吧!
沒想到當他想再次「重溫」與她有過的旖旎熱情
卻赫然發現,她根本就還是一個清白的小處女!
看來這個外表單純又害羞的小女人也頗有心機
才會答應加入老人家所設下的「誘夫」陷阱……

楔子

  由上流社會的貴婦們聯合舉辦了一個俱樂部,叫做「寵妻俱樂部」,意思就是娶妻之後就要疼惜妻子,當然,這些貴婦們也都獲得了丈夫全部的寵愛,就連俱樂部的資金都是由貴婦們的先生們,也就是大企業家們出資創辦的。

  貴婦們每當從電視新聞中看到那些慘遭家暴的婦女們鼻青臉腫的模樣,莫不心疼而無法苟同。

  同為女人,她們是何其幸運的獲得好姻緣,有美滿的家庭跟寵妻的老公,她們想要把這種幸福散播出去,才會成立這個俱樂部。

  要進入「寵妻俱樂部」成為會員很簡單,沒有多大限制。

  只是,唯一教條一定要服從。

  教條:寵妻無罪,憐妻有理。冷落嬌妻,罪不可赦!

  剛開始,有些大男人是嗤之以鼻的,但是,許多小女人們紛紛參加,凡是加入會員者,俱樂部每月都會到對方的家中例行巡邏,若遇有冷落妻子、打罵妻子等情事發生,俱樂部成員們都會團結一心,幫忙受害會員扳倒對方,而方法有捉弄、設計等不傷大雅,卻是十足的丟人現眼就是了,另外,也有「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招,目的是要讓對方體驗被害者心中的苦楚,而若是對方敢反抗,俱樂部成員們就會拿出證據如驗傷單給對方,要求鉅額賠償或是移送法辦、據理力爭、雙方私下簽定合約書等方法,對方不想愈鬧愈大,成員們也懂得和氣生財,在雙方平心靜氣且理智冷靜的情況下,事情到最後都能圓滿落幕。

  能夠成就更多美滿的姻緣、幸福的家庭,讓成立但樂部的貴婦們平凡的日子過得更充實,她們也更加覺得成立這個俱樂部真是太對了,不僅自助,更能助人。

  貴婦們發現成員日益增加非常開心,卻發現男性成員實在太少了,讓她們皺起眉頭。

  最後,她們想起一個好方法,就是把她們的兒子、孫子、未婚的親友鄰居們統統叫進來參加,而且是只能加入,不能退出。嘿嘿嘿……

  想不到效果奇佳!

  她們的兒子、孫子個個俊逸非凡,光是那俊美的外表就吸引了更多人跟著加入,貴婦們喜上眉梢。

  「寵妻俱樂部」成立才一年而已,在台灣就破了一百萬的會員數,其中女性足足占了七成!

  最近加入的女性會員中以未婚女性居多,看來都是為了這四個企業家後代,也就是年輕的青年才俊而來。

  這四個年輕人,也正是企業家年輕一輩中風頭最健的四個人,四個人不僅是好友,更是「寵妻俱樂部」犧牲者的患難之交。

  這四個年輕有為、讓未婚女子們個個妄想攀上的金龜婿,分別是「煌樓飯店」董事長的獨生子紀文淵、「冠軍銀行」總裁的長孫冷厲宸、「揚信集團」總裁的小兒子許瑞麟及名牌女裝創辦人的孫子,也就是國內外時裝界翹楚,有名的服裝造型師古之問。

  這四個炙手可熱的黃金單身漢,不只本身的條件優秀,身後的地位更是讓人望之不及。

  他們這四個當事人對於他們那倍受丈夫疼愛的母親大人所聯合成立的「寵妻俱樂部」,根本就不關痛癢。

  寵妻是嗎?

  他們若不娶妻,又怎麼需要寵妻呢?

  他們雖然也有男性的需求,然而只要不讓女人懷有身孕,他們照樣可以風流。

  對他們而言,這是長輩們希望他們結婚所設下的一個圈套,他們當然也有應變之道。

  只是,姜還是老的辣!

  天有不測風雲,人也難保會時時順利,第一個跌進婚姻裡卻大呼過癮的「煌樓飯店」總經理紀文淵居然也改變了想法,直叫著:「結婚快樂!」

  接著是冷厲宸,他也掉入了愛情漩渦裡不願起身;連標榜著要整座森林也不要屈就一棵小樹的許瑞麟都被愛情網住了,現在,就只剩下古之問這個孤家寡人了……

  古之問依舊熱中於服裝設計的工作,把女人當成工作的靈感看待,絲毫不帶色欲,是個嚴以律己的好老板,也被媒體暗示他可能是同性戀,但他一點都不在意,反而覺得「同性戀」真是讓女人自動遠離他最好的方法。

  雖然他們都逃不出愛情的魔力,但古之問卻認為自己極有可能是愛神遺漏的對象。

  他並不知道,愛神即將對他出箭!

  而當愛神出箭,絕對無人幸免。

  古之問的愛情故事,在不久後也即將登場……

TOP

第一章

  古之問結束了畫下完美句點的秋裝發表大會後,還來不及參加當晚的慶功宴,就被古氏夫婦緊急電召回國。

  他風塵僕僕的一路趕回來,竟然發現一件可笑的事!

  「之問,這是我們古家的新成員,禹可薰!」

  當一名羞澀年輕的少女只敢用頭皮面對他時,他心裡是嗤之以鼻的。

  「嗯。」輕應一聲當做回應,他犀利的看向古氏夫婦,「爸、媽,你們就為了這種無聊事而緊急要我回來?」

  禹可薰的心裡一揪,感到難過,頭垂得更低了。

  古山河暴怒,「你說這什麼話?你多久才回國一次?每次回來跟我們聚沒多久就又離開了,我們要見你就這麼難嗎?要你回來全家人聚一聚算是無聊事嗎?」

  古之問頭一低,頓時噤若寒蟬。

  「小薰,把頭抬起來。你不用怕他!對爺爺而言,你比他更像我的家人。」

  禹可薰怯怯的把頭抬高,露出一張清麗絕俗的容顏。

  她的臉蛋白裡透紅,頸部肌膚細白如雪,一雙水靈靈的眼眸像會說話似的,長長的睫毛輕輕眨動,宛如黑蝴蝶停佇其間,她有一張鵝蛋形的臉蛋,兩彎細細的柳葉眉、一管挺直小巧的瓊鼻、一張紅潤閃著淡淡亮澤的櫻唇,她對他微微一笑,露出了淺淺的梨窩,十分可愛,令人怦然心動。

  古之問微一閃神,但他很快的收回視線。

  她美又如何?他見過比她更美的女人,但都只限於欣賞,然而若是能網羅成他服裝設計上的模特兒,對他而言就是一項榮耀!

  至於婚姻,他這輩子根本就不想要結婚!

  當回來一看到她,他心底就明白,他最重視的三個家人想逼他快點成婚娶妻!

  只是,她會不會年紀太小了?她看起來幾乎不滿十八歲,要他老牛吃嫩草他可是咽不下去的!

  家裡這三個人真的是想要他結婚想瘋了!

  他忍不住歎口氣,輕輕搖頭。  

  難道他們都不明白嗎?他現在只想繼續發展自己的事業,開創更高一層的極致巔峰!

  「爺爺、爸、媽,我有點累,想回去洗個澡……」

  「回去哪裡?這裡不是你的家嗎?」古山河急急插話,語氣一貫的威嚴。

  「是啊!你就上樓去你以前住過的那間房間休息一下,盥洗設備齊全,要吃晚飯的時候我會請管家去叫你,你再下來。」古母應和道。

  古之問提著行李向古山河、古氏夫婦點了個頭,就動作俐落的上樓回房了。

  禹可薰看著把一頭過肩黑發隨意束在腦後的古之問,第一次發現,男人留長發也可以這麼好看……

  很瀟灑!很有個性美!

  「小薰,覺得怎樣?我孫子長得還不賴吧?」古山河興匆匆的看著兀自發呆的禹可薰。

  她靦腆的點了一下頭,微微笑了。

  「當你的老公你不會不要吧?」古父加入詢問行列。

  「我……」禹可薰羞赧得把頭顱垂下,輕輕說出她的顧忌。「他……他好像不太喜歡我!」

  「沒有這回事!」古母一下子就否決了,「他只是太累了,從小到大他只要感到疲倦說話就會不太好聽,他是有口無心,你不要想太多。」

  「嗯。」

  「之問這次回來,無論如何都要多留他幾天。」古山河心裡有個計畫,希望能夠增加兩個年輕人的見面相處機會,伺機擦出愛的火苗。

  「我們會努力的。」古氏夫婦交換默契的眼神,異口同聲的說道。

  雖然禹可薰年紀輕,甚至才剛滿十八歲,但這麼好的兒媳婦人選他們並不想放過,寧可先讓兩人培養情感,等到禹可薰滿二十歲了再舉行婚禮也無妨!

  而為了能夠把禹可薰跟他們家古之問送作堆,期待著要含飴弄孫的古氏夫婦是不會說不願意的!

  「叩叩……」

  「什麼人?」古之問沉穩的聲音響起。

  通常,會這麼禮貌敲門的人絕對不會是家裡那三尊難纏的家人!

  「我是小薰。」禹可薰嬌柔羞怯的嗓音傳了進來。「我可以進來嗎?」

  古之問開了門,一雙眼眸直視著她,「有什麼事?」

  「呃……我打擾到你了嗎?」

  「沒有。」

  「我……我對服裝方面有點興趣,想要向你討教一些疑問,不知道可以嗎?」

  他這才發現到,她手上拿了一本厚厚的服裝方面書籍。

  「進來。」他先走到椅子上坐下。「你就隨便坐。」

  房門微敞,是古之問為了避嫌養成的習慣。

  「謝謝。」她坐在他身邊的另一張沙發椅上,雙手微微發顫。「呃……我該怎麼稱呼你?」

  「我的朋友都會直接叫我的名字,你看起來年紀好小!你到底幾歲?讀國中嗎?」

  「我現在讀大一,我已經滿十八歲了。」

  「我二十八,你足足小我十歲。你可以叫我大哥。」

  「之問大哥!」

  「嗯。」他沉穩的輕應一聲。

  「我想請教你這個地方……還有這裡……」她攤開書籍,指出她的疑問。

  原來,她想多了解他一些,也想跟他有共同的交集、話題,因而到學校圖書館、市內文化中心找了許多有關服裝設計的書籍,但因為初學,有些專業用語讓她茫然,但她仍很用心的把問題記錄下來,之前都是問古爺爺、古母,但今天他們似是有志一同,不約而同的要她硬著頭皮來問古之問!

  古之問有問必答,言簡意賅,但都能切中核心,一語驚人。

  「嘩!你好棒!」禹可薰從兩人的交談中發覺到他飽讀詩書、歷練豐富,忍不住對他充滿崇拜。

  「十年後,你也可以跟我一樣棒。」古之問淡淡的說道。

  「之問大哥,這裡……你去過嗎?」

  「我去過許多先進國家。」

  「好棒喲!可以跟我說說嗎?我好想知道。」禹可薰那夢幻憧憬的眼神十分迷人,古之問不忍心拒絕。

  他侃侃而談他在世界各地游歷所發生的趣聞、插曲。

  禹可薰聽得入迷,逗趣地方她可以哈哈大笑,感人處她可以淚流滿腮,十足是個單純而情緒化的可人兒。

  古之問完全把她當成小女孩般看待,就算輕而易舉的從她的眼神裡看出她對他的迷戀,他也不當一回事。

  在他的個人認知中,兩個年紀相差十歲的人是永遠都不可能會結婚的,對他而言,她真的是太小了!

  但若是當他的妹子,她倒是可以勝任!他還滿喜歡她自然流露、毫不造作的真性情。

  古之問從古山河口中得知了她令人為之鼻酸的遭遇,也明白她的奶奶是古山河的初戀情人,兩人年輕時因中日大戰而分離,要不是禹可薰的智慧讓兩人可以見上一面,只怕他永遠都會遺憾不能再見初戀情人一面。

  古之問滿同情禹可薰的,也喜歡她這個喜歡學習新事物的小妹,但是,愛情這兩個字,他依然不願意去接觸。

  他在台灣待了一星期後,就又飛回法國窩在他的工作室裡忙碌了。

  在送機時,禹可薰感到依依不捨,古山河拍了拍她的肩,「小薰,只要你肯努力,之問那小子一定會愛上你的!」

  「爺爺……」她鑽進他的懷裡淚灑他的胸前。

  她好喜歡之問大哥,也明白兩人之間有好大好大的鴻溝,若說相差三歲是一個鴻溝,她需要跨越三個半的鴻溝才能跟他有所交集,她想要追趕上他,她想要讓他的眼中有她的存在……

  時光荏苒。禹可薰從大學畢業後,生活被一大堆的模特兒訓練排滿。

  在這幾年裡,她學了禮儀課程,也學習服裝設計,但可能是她在服裝這方面真的沒有什麼才能吧!她總覺得自己無法勝任,完全沒有靈感,只是這幾年來她看了那麼多有關服裝的書籍,無形中讓她對穿著打扮的品味提升了不少。

  古氏夫婦經營的服飾連鎖事業需要擁有衣架子的模特兒,她在大二時就被古母相中而去擔任平面雜志裡的服裝模特兒,身上穿的服裝都是名牌服飾,帶動了一股流行新潮流。

  古山河認識一些知名度頗佳的經紀公司,他從中擇優聘請了一位既專業又有能力的女經紀人幫她安排工作、處理工作上的所有雜務難題。

  因為她的模特兒之路是從古氏開始,許多雜志的平面廣告也紛紛向禹可薰邀約,甚至斥資高額的代言廣告也找上她。

  禹可薰從沒想過自己會把模特兒當成職業,她誠惶誠恐,古山河不斷鼓勵她,說她可以經由平面廣告、電視廣告增加經驗,等到她的火候夠了,古家人會推薦她到工作時十分嚴格、嚴肅、六親不認的古之問的時裝發表會上走秀,她就能夠一償走上伸展台的宿願。

  不知從何時開始,她就以成為古之問最好的幫手、最佳的妻子人選為最大的心願。

  他是個服裝設計師名人,她唯一能幫他的,就是穿上他新設計的時裝走秀,

  站在聚光燈下,讓觀眾把她的人與他設計的衣服看成一體,相得益彰,她想成為他眼中的焦點。

  古家每個人都對她很好很好,但她的內心還是有種空虛,一種付出的情感無所回應的空虛!

  古之問看她的眼神從來就沒有很重視過,他一直把她當成小妹妹看待,在她心靈深處,她一直很渴望能夠讓他用熱切的目光注視她,即使是幾秒也好,一瞬間也好,然而,到目前為止,她的希望還是空!

  她從來就沒有實際走秀的經驗,她知道她要經過許多磨練,才能夠在伸展台上發光、發亮,讓他注意到她。

  為了讓他正視她已經長大,她甚至不惜一切點頭表示願意拍攝內在美廣告。

  只是,當廣告拍出來時,她足不出戶,有好長一段時間不敢在外頭走動。

  因為,被人指指點點、竊竊私語,甚至前來問她一句:「你是不是魔鬼胸衣的最新代言人?廣告中那個模特兒就是你對不對?」都會讓她感到壓力好大、無所遁形。

  當廣告在各有線、無線頻道上播出時,古之問在廣告播出的第十天才來電說了一句:「小薰,你不適合拍這種廣告!」

  一句話就否決了她所有的努力與心血,禹可薰感到挫敗沮喪,那晚,她痛哭了一夜。

  隔天,她不願認輸的韌性出現了,她更努力於平面、電視廣告拍攝,為的是經由不斷的曝光,讓他可以常常看到她,就算來電只說一句話也好,至少他有在關心她!

  對她而言,這也算是另一種被重視、被注意的感覺。

  古山河不禁有點擔憂。

  禹可薰對古之問的癡心愈來愈重了,這樣對她究竟是好,還是不好?

  古山河是個明眼人,也看到了他們全家人努力將兩人送作堆的想法被古之問看穿了,而他自始至終就悠然處之,對待禹可薰就像對待一個小女孩般,眼裡毫無男女間的情意。

  禹可薰愛他,可以肯定!

  他對異性依然一視同仁,真是令人心急。

  禹可薰已經二十二了,古之問也三十二歲了,兩人都老大不小、適合婚嫁了,古山河撫著下巴,心裡盤算著……

  他一定要想個方法,一定要讓他跟初戀情人無法成為夫妻的遺憾在年輕一輩的身上實現……  

  這是他唯一想到能夠彌補他對她多年來的虧欠,與永無止盡懷念的方式。

  「爺爺……我不能答應!」禹可薰為難而恐慌的說道。

  「爺爺看得出來,你愛我們家那小子!」

  禹可薰的臉上立現紅雲,她赧然羞叫一聲,「爺爺……」

  「之問年紀也不小了,我早就說過你是之問妻子的不二人選。」

  「爺爺,之問大哥只把我當小妹妹看待。」她眉宇間的輕愁因此而不散。

  「所以你更要接受爺爺的提議,讓他知道你已經是大人了!」

  「可是……我有試過……沒有用……」她期期艾艾的說道。

  「你試過?你試過什麼方法?」古山河可好奇了。

  「拍內在美的廣告……」她愈說愈小聲。

  「那一招對他沒有用!」古山河肯定的搖頭,「他的工作時常在看模特兒,因此女性的裸體在他眼中習以為常,他早就已經麻痺。」

  「啊?那該怎麼辦?」禹可薰有點洩氣。

  她可是以自己所能接受的最大尺度在盡責的拍攝內衣廣告,好幾次為了在試拍過程中差點走光而天人交戰不已,想不到他完全沒有看在眼裡,完全無動於衷。

  「用爺爺的方法,包准你可以引誘成功!」他敢打包票。

  「爺爺……他知道會很生氣……」禹可薰遲疑不決。

  「不要讓他知道不就好了?」

  「他總有一天會發現……」她羞紅了臉。

  「放心,有爺爺當你的靠山!到時若是真的能生米煮成熟飯,他更加賴不掉了。」古山河信心十足的說。

  「我……我……」她面紅耳赤,連頸部都羞赧得泛紅泛熱了。

  「你不愛他?不想做?」古山河試探性的詢問。

  「不是這意思……」她靦腆赧顏,無法正面回應。

  「那就照爺爺的方法,我們一起請君入甕!」

  看著古山河眼中那抹自信的光彩,禹可薰的芳心卻不禁沉重了起來。

  這樣……真的好嗎?

  「小薰,你退縮了?」古山河注意到她眼中的矛盾為難。

  「我……」

  「你不希望引起之問注意嗎?你要一直浪費青春,永遠只能停留在暗戀他的階段嗎?」

  「不!我當然不希望。」

  「那就聽話。爺爺的方法雖然速成,有點風險,但爺爺不會害你的。」

  「我知道……我是怕他知道後會無法原諒我……」

  「不會的!之問從小就是個重感情的人,就因為太重感情了,每當他養的小狗、小貓、小兔、小白鼠病了、死了,他就會沉痛許久,到後來,他怕生離死別就不再養小動物了。之問對一個人愈在乎,他就會把感情藏得愈深,我相信他是還沒有發現到自己的感情歸屬,才會對自己的婚姻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爺爺,我……我行嗎?我是他的感情歸屬嗎?」

  「別害怕!別迷惑!小薰,我跟之問的父母都看得出來,你們不論外貌或是個性都很適合,夫妻是需要長久經營的,而你這麼善良、這麼聰慧,爺爺相信你會是之問的好幫手、好賢妻。」

  「爺爺……那先不要用你剛才說的方法,我想嘗試其他……我想學習走秀……爺爺,你可以告訴我該怎麼做嗎?」

  「小薰,走秀是活的,不像拍平面廣告、雜志封面那樣隨便擺幾個,只要符合攝影師需求就行了,走秀對你而言是很辛苦的。」

  「爺爺,只要能讓之問大哥注意到我,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爺爺很高興聽到你這麼說,你對之問真的用情很深。」

  「爺爺,別取笑我了!」她羞紅滿面。

  古山河撫著下巴,呵呵的輕笑出聲。

  古之問與禹可薰……他是怎麼看都速配啊!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TOP

THANK   YOU

TOP

THANK YOU

TOP

thanks

TOP

thank your sharing

TOP

回復 1# dada


    谢谢

TOP

谢谢楼主,辛苦了~~~

TOP

thanks~~~~~

TOP

谢谢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