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心_(惡魔黨之三)惡魔的吻痕

文案
        死定了!  
        黎千吻看入杜鷹揚那雙陰鷙的黑眸,心中清晰的浮現這三個大字。  
        多年前利用這英挺俊帥的男人初嘗禁果,  
        拐得他一夜「服務」後,她就腳底抹油逃之夭夭,  
        誰知道冤家路窄,如今竟被他逮個正著!  
        她是很想來個抵死否認,厚著臉皮說他認錯人,  
        反正那晚一片黑漆漆,他說不定也不記得摸的是誰……  
        絕世集團的武器設計師「武者」,竟然是個女人!?  
        更讓他錯愕的是,她根本就是他尋找多年的可人兒!  
        而那夜纏綿的「證據」就跟在她身邊活蹦亂跳,  
        且壓根和他是一個模子印出來,  
        她竟還想賴帳,嚷說純屬巧合!?  
        他可沒那麼好騙!哼,就是偏要抓著她不放,  
        非要連本帶利跟她算清這筆延遲多年的「服務費」不可!

楔子   
  月黑風高,「偷」人夜。  

  郊區坐落著精緻小巧的日式別院,小小的身影窩在牆角,全身繃得緊緊的,豎起耳朵密切注意別院內的動靜。  

  日式紙門上映出兩道人影,一個高大健碩,一個纖細修長。  

  「想得到情報,其實很簡單的。」嬌媚的笑聲響起,甜得讓人筋酥骨軟。纖細的人兒伸出裸露的手臂,在不動如山的男人身上遊走,這邊摸摸、那邊揉揉。「只要你能答應,好好的陪我一夜,情報就是你的了。」黎恬恬嘟著水嫩紅唇,吐氣如蘭,媚眼如絲。  

  男人深邃陰鷙的眸子,像是兩塊寒冰,沒半分感情。  

  「出去。」他冷冷的說道,下逐客令。  

  恬恬尷尬的咬咬唇,女性魅力竟然宣告無效,想她千嬌百媚,多少人求之不得,如今還跳樓大拍賣,附送一樁昂貴的情報,這男人竟不買帳,一口就回絕。  

  她氣得想掉頭就走,偏又想起自己是受人之托。  

  硬著頭皮,恬恬笑得更誘人。「別這樣嘛!美人自動送上門來,你難道一點都不動心?」她摸著指下胸膛,暗暗咋舌。哇,好結實的肌肉,這麼生猛的男人,千吻禁受得住嗎?  

  屋外的小小身影,正全神貫注的傾聽,為堂姊捏了一把冷汗。  

  黎千吻的心兒怦怦跳,舉起水壺仰頭灌了一口。液體一入口,活像是一把火,僻哩啪啦的往胃裡直燒。那不是水,是酒,而且還是烈酒!  

  「哈!哈!」她握住喉嚨直喘氣,克制著不要發出聲音,在牆角下做無意義的扭動,試圖減低烈酒造成的刺激。  

  天啊,水壺裡裝的竟是陳年高粱!老媽特地準備了這個,不知是想幫她壯膽,還是助「性」;難道不怕她喝得爛醉,錯過「辦事」的大好機會?  

  她苦笑著收起水壺,卻因為動作太大,晃動了幾乎滿溢的酒。滋剌一聲,液體濺在地上,發出些微聲音。  

  裡頭的對話停住,冷戾的目光轉向窗口。  

  屋裡屋外兩個女人作賊心虛,同時全身僵硬。  

  騙人的吧?那聲高粱落地的聲音,他也能聽見?這個男人的耳朵構造是異於常人嗎?

  千吻屏氣凝神,連呼吸都格外小心,深怕暴露了行蹤。  

  「怎麼了?」恬恬不安的問,紅唇在他的薄唇上摩擦著,想把他的注意力勾回來。該死,他是不是性冷感,不然為何對她這個萬人迷的大美人沒半點反應?  

  男人沒有回答,任由她胡亂吻著。她伸手又想探進他的衣服裡,卻發現那雙冷凝的寒芒望著她,她全身僵硬,連呼吸都停住了。  

  老天,好冷酷的眼睛,暗示著她敢再動手,就絕不輕饒她。  

  黎恬恬的嘴角顫抖,哪裡還敢再亂碰,迅速收回雙手。男人她看得多了,卻沒見過哪個男人有這麼冷戾的目光,真是的,千吻為啥偏要挑上他來當「生日禮物」?  

  「滾。」簡單俐落的單音節,顯示他的不耐。  

  黎恬恬保持僵硬的笑,卻以最快的速度跳離他身邊,住門邊摸索而去,只差沒聽話的滾出去。  

  「你考慮看看嘛,不會讓你吃虧的。這樣吧,我先關燈,這樣比較有情調。」她的笑容只維持到燈光熄滅。燈光一暗,她動作神速的悄悄拉開紙門,俐落的翻身竄了出去。  

  「換手、換手!」恬恬低聲說道,手腳發抖。  

  她可沒有勇氣在屋子裡多待一秒鐘,光是那雙凌厲的眸子,就足以讓人嚇得全身發軟。這麼可怕的男人,她可是敬謝不敏。  

  「……我、我想,今晚還、還是,還是算了吧,我們改天再、再……」事到臨頭,千吻沒種的想臨陣脫逃。  

  「給我進去!」恬恬低嘶一聲,把她踹進屋裡。  

  為了生嫩的千吻,她才會去誘惑那個酷酷的男人,她已經犧牲這麼多了,說什麼都要促成這件事。  

  千吻在黑暗中把頭搖得像波浪鼓,大眼睛裡含著淚水,克制著喊救命的衝動。  

  當恬恬毫不留情把紙門關上時,她只能吸吸鼻子,鼓起勇氣轉過身去。  

  日式屋子裡一片漆黑,她的心跳聲大得像雷鳴,聽得仔細些,屋內還有綿長沈穩的呼吸聲;那個男人坐在角落裡,就算不言不語,存在感仍舊強得驚人。  

  不行了,逃不掉了!好歹人是她自己挑的,已經有人幫她打過先鋒,現在該換她親自上陣了。  

  趁著一片黑暗,千吻手腳發抖的趴在日式榻榻米上,緩慢的爬動。  

  雙手先是摸到他的衣角,她深吸一口氣,一雙小手連摸帶捏,測試掌下所摸的部位。

  啊,很結實,這是什麼?大腿嗎?呃,那麼上方一些的部分就是──她的臉突然變得又紅又燙,不知道是因為高粱作祟,還是其他原因。  

  克制著害羞的情緒,她一鼓作氣的從對方大腿一路住上摸。柔軟滑嫩的小手途經窄而有力的腰,滑過平坦寬闊的胸膛,到了堅實的肩膀,然後雙手牢牢圈住他的頸子,整個人往他懷裡送。  

  有意無意的,她避開了他腰下的那處「禁地」。  

  「來……來……來吧!」天啊,這是她的聲音嗎?怎麼抖成這樣?  

  他凝望著她,沒有任何動作,邢雙深邃的眸子在黑暗中發光,揪著她良久良久。  

  「怎麼了?」她鼓起勇氣問,沒發現嘴中呼出濃濃酒氣。她心中七上八下的,大眼睛眨啊眨。  

  他該不會是發現臨時「換角」了吧?這會兒黑得一塌糊塗的,暗得連烏鴉都會去撞樹,難道他看得清她的長相?要是他發現,如今抱在懷裡的不是成熟嬌艷的大美人,而是生嫩青澀的蒲柳之姿,會不會把她往窗外扔?  

  為免夜長夢多,她湊上前去,顫抖的紅唇貼上他,笨拙的吻著他。堂姊先前是怎麼教的?她需要張開嘴嗎?還是需要把舌探進他嘴裡……  

  「啊!」她發出一聲低呼,眼睛陡然睜得老大。  

  火燙的舌已經探入她口中;朝道的享用她的嫩唇柔舌,他接手了主動權,終止了她的猶豫不決,圈住她纖細的身子,狂烈的吻著她。  

  感謝老天,他沒認出來!千吻在心中吶喊著,連帶整個身子也放鬆了。  

  是因為黑暗刺激了他的獸性,呃,不,是刺激了他的本能嗎?這男人怎麼先前酷著臉拒絕,這會兒卻突然興致勃勃了?  

  衣服的聲音窸窸窣窣,她轉眼被剝個精光,沒辦法思考細節問題。明知四周暗得很,睜開眼睛也看不到什麼,她還是緊閉雙眼。  

  千吻沒有發現,在黑暗中那雙眸子仍舊閃爍如星辰,注視著她因羞怯而顫抖的嬌軀。

  他的手臂強而有力,圈得好緊,高大健碩的身軀將她往榻榻米上壓去。沉重而紮實,她在他的熱吻下喘息,感受著種種陌生的刺激。  

  他的呼吸好燙,灼熱的滑過她的肌膚;他的雙手也好燙,滑進內衣裡,掌握她胸前的柔軟;讓她發出一聲低呼;他的唇舌也好燙,吻著她的頸項、胸前,不顧她驚慌嬌柔的抗議,分開她粉嫩的雙腿,往下吻去──天啊!強烈如火的快感,讓她的腦子全亂了,她用力咬著手背,害怕自己會喊叫出聲。  

  「別咬著自己。」男人沉重的呼吸靠得好近,在黑暗裡包圍她。  

  粗糙的指撬開她的牙關,將赤裸而顫抖的她抱緊。千吻將頭埋進他的頸窩,全身香汗淋漓。  

  嗯……他的嘴……呃……他的手,他沉重又紮實的重量、他全身結實的肌肉……  

  等等!他用什麼東西頂著她?  

  她充滿好奇心的伸手摸索,柔嫩的小手圈住那熱燙的「東西」,很有冒險精神的輕撫著,繼而又握又捏。  

  耳邊傳來沙啞的男性低吼,不知是在抗議,還是鼓勵。  

  她臉兒一紅,立刻明白摸到了什麼,真糟真糟,她那一摸,等於是按下危險武器的開關,壓在身上的男人呼吸更加濃濁,眼看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  

  啊!他用那個東西對她……對她……啊──

TOP

第一章   
  陽光普照,平靜社區的早晨,看來與平時無異。  

  火腿被煎得香酥的誘人氣味,由兩層樓的獨棟洋房窗口溢出,荷包蛋被拋上半空,來了個大翻身,接著落回平底鍋裡,在熱油裡獲獲作響。  

  「小釉,荷包蛋要幾分熟?」清脆的男聲問道,還沒有變音,聲音好聽得很。  

  原來,動鍋揮鏟的人不是家庭主婦,而是年約八歲的男孩。他穿著凱蒂貓的圍裙,左手握鍋,右手持鏟,動作熟練。  

  餐桌上坐著四歲左右的小女孩,粉雕玉琢的模樣,煞是惹人愛,粉嫩的蘋果臉,讓人忍不住要伸手捏一把。她穿著連身裙裝,繫著淡藍色的圍兜兜,烏黑的頭髮披在肩上,雙手捧著一大杯的牛奶啜著,雙腳在空中晃啊晃。  

  聽到詢問,小釉抬起頭來,粉嫩臉兒上的紅唇微嘟。  

  「小釉不要粉粉的蛋黃。」粉粉的蛋黃會讓她噎著,她不愛吃。  

  「好好好,不要粉粉的蛋黃。」男孩連聲應道,把荷包蛋鏟進盤子裡,端到小釉面前。蛋白嫩嫩的已經熟透,蛋黃卻只有八分熟,完全符合要求。  

  他替荷包蛋淋上醬油,讓小釉以小湯匙享用。接著,他拿起木梳子,嘴裡咬著粉紅色的緞帶,幫小女孩梳起頭髮。兩個小孩站在陽光下,美得像是一幅畫。  

  男孩的模樣也是漂亮極了,深刻的五官有如鬼斧神工,寬闊的額上深嵌著一對斜剔揚銳、似要破壁飛去的劍眉,眼睛深邃而清澈。即使年紀還小,卻已能迷倒為數眾多的女人,從三歲到八十歲,全對他言聽計從。  

  「今天想綁什麼樣式?兔耳朵還是馬尾巴?」他梳順黑髮,沒有弄疼小釉。  

  小釉嘴裡含著湯匙,偏頭考慮一下。  

  「要梳辮子。」她揮動湯匙宣佈,兩滴醬油落在圍兜兜上。  

  男孩迅速用濕紙巾擦掉污漬,確定沒有留下痕跡後,開始俐落的為女孩編起辮子。  

  「睿睿,火腿硬硬。」小釉皺著眉頭,吐出已經嚼爛的一坨粉紅色不明物體。  

  「乖,明天用水煮的,好不好?」他哄道,已經綁好一個辮子,用緞帶綁上蝴蝶結,煎的火腿雖然香,但是對小釉來說還是太硬了些。  

  沒辦法,誰教老媽一早就點餐,言明要吃又酥又香的煎火腿,他忙著準備送小釉趕幼稚園專車,分身乏術,沒時間再弄一份水煮火腿。  

  還沒開始編另一條辮子,電鈴在這時候響起,整棟屋子頓時充斥著「歌劇魅影」的女高音。  

  「誰啊,一大早就來按門鈴?」他咬著緞帶,翻翻白眼,不想去理會。鈴聲卻持續著,女高音愈來愈像是殺雞似的鬼叫。「早知道就動些手腳,電鈴按超過一分鐘的,就自動釋放電流,電焦這些不識相的傢伙。」他喃喃自語,不論來者是推銷員、或是親朋好友,都打算先「電」之而後快。  

  內室裡的人首先不耐噪音騷擾,率先投降。  

  「黎定睿,去開門!」激昂的女聲吼道。  

  瞧瞧,投降還要別人去豎白旗呢!黎定睿歎了一口氣,認命的往門口走去。誰教他是個孝順的兒子呢?老媽頤指氣使,早成了家常便舨。  

  先是從窺視孔瞧見來人身份,他挑起眉頭,手握著門把,無法決定開不開門。  

  來人微笑,紅唇輕張,無言的以唇語道:「不敢開門嗎?」  

  定睿隔門扮了個鬼臉。笑話,有啥不敢的?這魔女要找的是他老媽,又不是他。  

  黎定睿退開一步,打開了門。一個風情萬種的女人站在門前,巧笑倩兮的望著他,嬌媚的明眸裡有著笑意。她的長髮以髮簪盤繞;路出光潔的頸,懷中還抱著一隻雪白的波斯貓,有著令人驚艷的美貌。  

  「上官小姐,歡迎光臨,時值清晨,請恕寒舍不供應早餐。」黎定睿挑挑眉頭,看著絕世美人身後的幾個人。  

  乖乖,一大早就這麼大的陣仗,是發生了什麼大事了嗎?  

  「還是這麼刁鑽,伶牙俐齒的,不怕我告狀嗎?」美女笑問,輕撫著波斯貓。  

  貓兒喵了一聲,輕巧的落下地來。看見貓咪,小釉可就樂了,她從餐桌邊跳了下來,連忙往貓咪靠過去。  

  「貓貓來,吃蛋蛋。」她慷慨的用小湯匙端起一小塊蛋白,湊到波斯貓面前,打算跟它分享早餐。  

  貓兒嗅了嗅,很不給面子的撇開頭,優雅的在屋子內漫步,不理會亦步亦趨,很努力想撫摸它的小釉。  

  黎定睿先偏過頭,確定貓兒不會傷害小釉後,才又轉過頭來,繼續端詳這一票不速之客。  

  來人是上官媚,「絕世」拍賣集團創立人的妹妹,在兄長遠赴歐洲的這段時間,掌控集團在遠東的所有動作。這龐大集圍的所有行動,不論檯面上下的一切,全都是出自於她的指示。  

  站在上官媚身後的高大男人,是專司輔佐之職的「智者」,深邃的銀眸裡累積了無數的智慧。而帶著甜美微笑,纖細如花的,則是上官家的養女火惹歡。至於那個穿著黑衣,又酷著一張臉的老兄,可就是生面孔了。  

  雖然確定從沒見過這男人,但他卻又覺得,這男人長得有點面熟,像是曾在哪裡見過這張臉似的。  

  那男人十分高大,有著逼人的氣勢,冷冽如寒星的眸子,任何人都不敢跟他在視線上有所交集。深刻的五官上,只能尋見嚴酷的表情,看不出其他情緒。  

  黎定睿皺著眉頭走到內室,在門上敲了兩下。  

  「你的老闆找上門了。」他宣佈道,目光仍是盯著那男人的臉直瞧。  

  門內傳來低咒聲,細微的儀器聲響在砰然巨響後戛然而止,顯然是被人以粗暴動作關上的,接著是砰砰的腳步聲,迅速來到門前。唰的一聲,門被猛然拉開。  

  「該死,她又來做什麼?」一個穿著寬大工作服的女人,從漆黑的內室裡走出來,頭上頂了個觀看精密儀器的專用頭盔,一雙眼睛在頭盔後方瞪得老大,那模樣活像是降落在羅斯威爾的外星人,身上還罩著寬大的襯衫,腳上踩著卡通拖鞋。  

  「你們母子倆的歡迎詞怎麼都如此熱情?」上官媚微笑著,口吻諷刺的頂了回去,沒被這點小小的不友善嚇退。  

  「沒有把你擋在門外就已經算是客氣的了。」女人頂著頭盔,坐到餐桌旁,用雙手支撐著沉重的頭部。「老天,我的頭好重。」她抱怨著。  

  「把頭盔拿下來,是不是會好一些?」火惹歡提議道。  

  「跟頭盔無關,大概是太累了。」她偏過頭去,看向寶貝兒子。「煮些咖啡來,不加糖,濃一點。」  

  「你等一下就該去睡了,不能喝咖啡。」黎定睿不甩她,跟在小釉身後,繼續幫小女孩編辮子。  

  「還有天理嗎?竟然連杯咖啡也不讓我喝。」不讓她喝咖啡提神,她哪有精神應付上官媚?轉過頭去,她看向不請自來的一票人馬。「我們約定的時間還沒到,武器本體已經完成,剩下的是較精密的手工雕制部分,還要幾天的時間才能完工。」她簡單的解說進度。  

  「那還不急,我來找你,是為了別的事。」上官媚抿唇一笑,優雅的坐在沙發上。  

  「你又要訂做別的東西?」

  「不用了,你專心製作手上的這個就行了。」上官媚搖頭。  

  她鬆了一口氣。「那麼,還記得我們的協議嗎?在工作時間內不許打擾我,尤其是清晨。我是夜貓子,清晨時腦袋最不清楚,等一會兒就要上床去睡了,恕我不能招待你們。」頭盔晃啊晃,透過護目鏡望去,那些人的臉也晃啊昆,看不清楚長相。  

  黎千吻其實也懶得管那些人長啥樣子,一心只想著快些轟走不速之客,好回內室把工作處理完畢,接著上床夢周公去也。  

  「早睡早起對身體比較好。」火惹歡溫柔的勸說著。  

  千吻吁了一口氣,知道暫時趕不走這些人了。而且就算有再大的火氣,當著火惹歡那甜美的笑容,也發作不起來啊!  

  「說吧,有何貴事?快些說完了,就請離開,我還有一堆事情沒做。」她認命的坐下來。這些人大清早來,是為了來勸說她恢復正常作息嗎?天啊,傳教士也沒他們這麼勤勞。  

  「『智者』,你來解釋。」上官媚喚道,十指交握,笑而不言。  

  銀眸的高大男人走上前來,遞來一疊資料。「這是日本方面最新的情報,最新上市的VS2電玩主機,已經列為管制商品,受制於外國交流、與外國交易管製法。  

  頭盔後發出一聲呻吟。「被發現了?」她最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  

  「多虧令堂多方宣傳,消息傳得很快。目前不少人都得知,你擁有將VS2的八百萬位元記憶卡改裝為飛彈導向系統的能耐,日本官方擔心VS2轉化為武器,已經提出應變措施。」智者實事求是的口吻,聽不出什麼情緒起伏。  

  要將電玩主機轉化為殺人武器,聽來似乎很是匪夷所思,但是放出消息的可是黎家的成員,對像又直指任職於「絕世」內的神秘「武者」,就讓人不得不相信了。  

  黎家是個傳奇性家族,百年來族內只有女性成員,從不曾有過男性成員。這群女子各有奇能,例如黎千吻的母親,就是名震江湖的武器設計師「百手生」,擅長於製作刀劍一類、使用時不需動用火藥的傳統冷兵器,不少大人物都是忠實客戶。  

  千吻繼承母親的能力,不但善於製作冷兵器,就連最新科技的武器,她也能力卓越。只是她知悉武器的殺傷力,不願隨便替人設計武器,幾年前就棲身在「絕世」集圍裡,負責製作集團內所需的兵器,代號「武者」。  

  上官家的人雖然詭譎莫測,但是最起碼不會把武器用在為非作歹上。  

  「百手生後繼有人,她高興得很呢!」上官媚火上加油似的說道。  

  「她高興的到處嚷嚷,我就必須倒楣了。」千吻用手捧著頭,感覺頭盔變得更重了。

  「你擁有獨門技術的消息一旦洩漏,肯定會有不少人感興趣,特地找上門來。」智者分析著。  

  是啊,其中又以恐怖份子最會對這技術感興趣,到時候只怕不只是被人干擾作息時間這麼簡單了,說不定一家三口都會有性命之憂。  

  想到這裡,一顆頭可不只是沉重了,千吻開始感到頭疼。老媽啊,炫耀女兒能幹的同時,沒想到這會替女兒招來殺身之禍嗎?  

  上官媚微笑著,抱起被騷擾得快尖叫的波斯貓。  

  「我希望將這技術保留在集團內,最起碼要保護你免遭『洛爾斯』的騷擾。『洛爾斯』對軍火生意似乎很感興趣,說不定會在近期對你出手。」她以平淡的語氣,無意的揖下威脅。  

  「又是『洛爾斯』,他們幹麼老是找我們麻煩?」  

  上官媚聳聳肩,姿態優美,沒有說出原因。  

  「你又為什麼這麼關心技術的流向?」千吻把矛頭轉向上官媚,懷疑的瞇起眼睛,不相信她會擔憂她的性命安危,聽到她有危險,就馬上趕來。  

  上官媚紅唇微張,露出震驚的表情,一手按著胸口。  

  「你在說什麼?技術若是流入恐怖份子手中,勢必挑起戰端,戰爭發生,就會影響『絕世』的生意,這是最簡單的道理啊!」  

  千吻皺了皺眉。雖然連篇理由完美得找不出破綻,但是為什麼她老是覺得,上官媚那雙漂亮的鳳眼裡閃爍著狡詐,不知道在算計些什麼?  

  「我不該相信你。」千吻喃喃說道。  

  「為什麼?」  

  「你今天看來格外無辜。」  

  「無辜不好嗎?」美麗的鳳眼眨啊眨,嬌媚而柔弱,看來像是沒有半點殺傷力。  

  「你上次露出這種表情時,哄了我到中東去出差,破壞那個國家的武器製作系統。」那次的經驗,她至今餘悸猶存。  

  「出公費讓你去旅行,不好嗎?」  

  幾句髒話滾到舌尖,礙於兩個小孩在場,千吻很用力的把那些話吞回肚子裡。  

  「沒人會到交戰中國家的武器研發中心去旅行的,好嗎?」身為武器設計師,千吻卻對戰爭沒半點興趣,所製作的武器全以防衛為主,用來抵制野心份子的武力擴張。  

  「別翻舊帳,那次我至少是安全把你接回台灣了。」上官媚甜笑著,看不出任何反省的意思。「你看,為了補償你,我這次聽到你有危險,就火速的趕來,還想好了應變措施,務必把你保護得嚴嚴實實的,不讓任何危險接近你。」她打蛇隨棍上,理所當然的說道。  

  「什麼應變措施?」不只是千吻,連黎定睿都露出警戒的神情。  

  被上官媚算計過幾次,早已是一朝被蛇咬、「九」年怕井繩,如今就算是她開口說要送禮物來,他們都必須用防爆裝置先測試過一遍,才能決定收或不收。  

  「為了保護你,我決定請『護衛』留在你身邊,貼身保護你。」她宣佈道,垂下長長的眼睫,掩飾眼中閃爍著狡獪。  

  「貼身保護?」千吻懷疑自己聽錯了。  

  她早就聽過「護衛」的名字,此人負責「絕世」的安全問題,是個了不起的狠角色,雖然算起來是「同事」,但是她從沒見過這傢伙。  

  此舉雖然是出自關心,不過,貼身保護?上官媚是糊塗了嗎?難道忘記她對男人敬而遠之的態度?  

  「沒錯。」  

  「住在這裡?」她求證,用卡通拖鞋踱踱地板。  

  「沒錯。」上官媚走到一個高大男子身邊,盡職的幫忙介紹。「他是杜鷹揚,記得要好好相處。我相信,你們會一見如故的。」她特別強調那個「故」字,紅唇泛起詭異的笑。  

  角落裡的黎定睿吹了聲響亮的口哨,視線轉到另一旁。這個看來面熟卻又陌生的男人,就該是「護衛」嘍?  

  也難怪傳說中,「護衛」的保護如同銅牆鐵壁,有著這種目光,誰還敢接近一步?想長命百歲的人,大概早在他出現的那一刻,就自動清場完畢了。  

  「等等,我才不要讓一個男人住進我家裡。」千吻抗議著,雙手一推,做出免談的手勢。她住在小社區裡,在外人眼中還是尋常的單親媽媽,要是讓一個陌生男人住進來了,外頭耳語不傳翻天才怪。  

  「那麼,你是想死了?」低沉的男性嗓音響起,冰冷而沒有情緒。  

  只是一句簡單的話,就讓整間尾子氣氛降至冰點,讓人懷疑室內是否突然刮起瑟瑟寒風,否則為何他一開口,就能讓人不寒而慄?  

  好個狠角色!  

  黎定睿迅速挪動雙腳,湊到杜鷹揚面前,以崇拜的眼神看著對方。只是一句話,就有無限壓迫感,這能耐要怎麼訓練啊?他可從沒見過這麼酷的男人。  

  不過這個立刻羸得他崇拜的男人,卻明顯的很礙千吻的眼。  

  就見她那大頭盔抖啊抖的,伸出的食指也跟著顫抖,不難看出她的憤怒。  

  「我想死也不關閣下的事吧?」半晌之後,千吻才咬牙切齒的擠出這句話。  

  「那也別拖著兩個孩子下水。」杜鷹揚維持冰冷的語調。  

  空氣中像是有火花,嘶哩啪啦的響。  

  千吻握緊拳頭,已經氣到說不出話來了。她忙了一夜,正準備要去睡,上官媚卻領了一群人上門,硬是擋在她與柔軟的床鋪之間,這已經夠讓她心煩的了,這男人偏又一開口就惹她嫌,讓她更是七竅生煙。  

  一見如故?哼,誰會跟這傢伙一見如故?!  

  她猛的拿下頭盔,準備好好的來一場唇槍舌戰,也順便瞧瞧這個不識相的杜鷹揚,到底是長得什麼樣子。  

  一束烏黑的長髮先是滑了出來,接著出現在陽光下的,是一張白皙的粉嫩面容,五官雖然說不上艷麗出色,但是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卻能深深吸引住旁人的視線,讓人看過一次,就很難忘記。  

  千吻砰的一聲丟開頭盔,轉過身來瞪著杜鷹揚,準備來一場轟轟烈烈的大吵。  

  紅唇雷霆萬鈞的張開,就要開罵──  

  咦,這男人怎麼這麼面熟?  

  所有的咒罵卡在嘴裡轉啊轉,她皺起彎月般的眉,側著頭思索,卻想不起曾在哪裡看過這張臉。  

  不對啊,要是見過這討人厭的傢伙,她怎麼可能不記得呢?  

  那雙陰鷙的眸子端詳著她,先是緊瞇,接著陡然睜開,精光四處迸射。他所散發的驚人氣勢,令所有人震驚,就算不用語言,也能感受到他情緒的波動。  

  噢喔!雖然想不起在哪裡見過杜鷹揚,千吻卻本能的知道,自己的麻煩大了。她連退數步,眼睛瞪得大大的,眼裡充滿了問號。  

  杜鷹揚突然一把抓起黎定睿,把手腳修長的男孩舉到面前,以銳利的目光仔細端詳,將男孩的五官掃視過一遍。  

  「呃,嗨……嗨……」黎定睿尷尬的打招呼,不習慣被人這樣拎著。  

  他望著手中的男孩,從入門以來的,藏在陰鷙黑眸內的困惑,終於豁然開朗。極為緩慢的,有力的手放下全身僵硬的定睿,凌厲的目光轉向呆若木雞的千吻。  

  「是你。」從薄唇中,迸出一句讓眾人困惑的話。  

  那低沉的聲音,意外的竄進千吻回憶的最底層,讓她奇跡似的陡然想起──她的臉色刷的猛然變得慘白,差點沒有嚇得跪倒在地。  

  是他!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3Q
我爱你,在海水里拥抱你!

TOP

回復 1# zoe92130

TOP

回復 3# zoe92130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TOP

thank your sharing

TOP

谢谢…

TOP

回復 3# zoe92130


    xiexie

TOP

Emmazhou5960 發表於 2010-11-24 22:51


嚴禁只用表情符號作回覆

TOP

thanks! =]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