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米樂《清純惡妻》

出版日期: 2010年8月18日

每次妹妹的好友來家裏玩,他就會忍不住想逗逗她,
他喜歡看她白皙的小臉露出害羞又緊張的表情,
更愛她眼中的愛慕之情,他知道她喜歡他,但他只把她當妹妹,
然而,論及婚嫁的女友毫無預警地取消婚禮、離開臺灣,
她竟趁他傷心難過之際,設計上了他的床,還懷了他的孩子,
逼得他不得不娶她,他才知道看似單純的她這麼有心機,
好,既然她處心積慮想當豪門少奶奶,他就成全他——
故意不請傭人,讓她負責全部家事,一個人帶小孩,
每天早出晚歸,把她當空氣,視而不見、充耳不聞,
但她似乎不以為意,依舊溫柔以對,對他噓寒問暖,
當他看見她們母女倆相像的憨笑、香甜的睡顏,
他的心逐漸軟化了,慢慢接受為人夫、為人父的事實,
本以為夫妻倆的關係越來越好,一家三口可以快樂的生活下去,
豈料消失的前女友卻突然出現,還帶回一個令人震驚的真相……

第一章

  蝸牛,你家在哪里呢?

  陸詠欣蹲在一座大宅庭院裏的某處,看著地上的蝸牛慢慢往前爬。

  這裏是大學同班好友方孟庭家,剛剛孟庭當兵的男友趁休息空檔打電話來,她知道他們大概要熱線半個小時以上,所以她就到庭院走走,然後看著蝸牛,想知道蝸牛住在哪里。

  這只蝸牛爬得好慢,牠真的有在動嗎?

  “你蹲在這裏做什麼?”

  後方傳來熟悉的男聲,陸詠欣一驚,連忙站起來轉過身,看見站在她面前的男人,小臉蛋隨即浮現一抹羞怯,略帶緊張地微笑著。“睿、睿宇哥。”

  是孟庭的哥哥方睿宇,他身邊擁著美麗的女友高京琳,她向對方輕點了下頭,但她沒有理會她。

  方睿宇覺得眼前這個每次見到自己都很緊張的年輕女孩很有趣,一張略帶嬰兒肥的圓潤小臉,水嫩水嫩的,傻傻的模樣十分可愛,讓人忍不住想要逗逗她。“你在看什麼?”

  “我……”陸詠欣的表情不免有些尷尬,若是讓睿宇哥知道她是在看蝸牛住在哪里,肯定會被認為很幼稚、很好笑。

  “剛剛看你很專注地看著地上,連我們走過來都不知道,你到底在看什麼?”他和女友正準備要去車庫。

  “沒、沒什麼。”她搖頭。

  方睿宇低頭往地上一看。“你該不會是在看蝸牛,想知道牠住在哪里吧?”

  陸詠欣烏黑圓亮的眼眸倏地瞠大,“你怎麼會知道?”

  看見陸詠欣驚訝的表情,他英俊的臉龐扯唇一笑,笑容俊帥迷人。“為什麼我會知道?很簡單,因為我小時候也做過這種事,呵呵呵!”

  睿宇哥也做過這種事?陸詠欣有點不敢相信,因為他看起來很成熟,但知道自己和他做了一樣的事,內心不自覺湧上喜悅。

  “不過我從來都不知道蝸牛住在哪里,因為牠們實在爬得太慢了。”

  “對,牠爬得好慢。”陸詠欣也笑著。

  高京琳在一旁顯得有些不耐煩。“好無聊,睿宇,我們快走啦!”

  “好。”面對女友嬌嗲的抗議,方睿宇溫柔笑著,然後對陸詠欣說道:“我沒有一次有耐性看蝸牛回到牠家,如果你知道牠家住在哪里,下次記得跟我說。”

  “好。”陸詠欣點頭。

  兩人又相視一眼後,方睿宇便摟著女友轉身走向車庫。

  “睿宇,你該不會是對那種清純的女大學生有興趣吧?”

  “別吃這種飛醋,詠欣是妹妹。”

  “最好是這樣,我愛你。”

  “我也愛你。”

  陸詠欣看著兩人的背影,聽他們打情罵俏,感覺得出來睿宇哥真的很喜歡這個女朋友,這也難怪,因為高京琳小姐長得真的很美,和睿宇哥非常登對,兩個人熱戀不到一年,便決定六月要結婚。

  她想起第一次到方家,是在大一那年運動會之後,記得當時孟庭只說她爸爸開了一間公司,但她不知道方家這麼大,從大門口到屋子,距離至少超過一百公尺,她像劉姥姥進大觀園似的,驚訝之餘又覺得很新鮮新奇,因為這是她第一次走進只有電視裏才會看見的豪宅。

  之後,她遇到住在豪宅裏的英俊王子。

  “詠欣,他是我哥方睿宇。”

  他穿著白色的休閒衫,黑色的長褲,英俊的臉上帶著一抹瀟灑又不失優雅的俊朗笑容,沉定穩重,非常好看迷人,當那雙深邃的黑眸含笑地看著她,她頓時只感到額頭發熱,接著一陣暈眩,便失去意識了。

  十分鐘後她醒來,已經躺在好友的房間裏,額頭上覆著一條冰涼的毛巾,原來她中暑了。早上的運動會,雖然她不是參賽者,但因為是計分人員,所以也跟著在烈日下曬了很久,怪不得她一直覺得整個人熱熱昏昏的。

  她暈倒這件事,後來被孟庭取笑了好長一段時間,她開玩笑說因為她哥太帥了,當場就把她給電暈過去,而她也只能傻笑,老實說她也搞不清楚自己是真的中暑了,還是如孟庭說的,被電暈了。

  從此,她每次見到睿宇哥,就會莫名感到緊張,是怕自己又再度暈過去嗎?她也不知道,總之,她的心無法遏止地跳得飛快。

  只是一切將要成為回憶了,一想到這,陸詠欣的心頭略過一抹苦澀,六月,在她告別校園生活的同時,也將告別長達數年的暗戀。

  晚上十點多,陸詠欣坐在電腦桌前,看著求職網頁,雖然還有兩個月才畢業,但應該要開始找工作了,她念的是視覺傳達設計系,孟庭已經通過美國大學的申請,畢業後將出國念研究所。

  她走出房間,到客廳為自己倒了一杯茶,剛好表姊張華燕回來。

  “表姊,你回來了,辛苦了。”留著短髮,外型亮麗的表姊從小就很優秀,現在是個律師,她充滿自信的個性很適合當律師,只是工作很忙碌,幾乎每天都九點、十點才回來。

  這裏是舅舅的家。七歲那年,她們全家開車出遊發生了意外,坐在前座的父母傷重不治,而坐在後座的她,奇跡似地只受了點輕傷,之後她被舅舅和舅媽收養,他們都對她很好,長她五歲的表姊也很疼她。

  張華燕坐到沙發上,隨性地將公事包放到一旁。“是啊,今天快累死了。”

  “表姊,你肚子餓嗎?要不要我煮面給你吃?”

  聽到有美味的面可以吃,張華燕精神就來了。“太好了,我晚餐還沒有吃呢!我現在馬上去洗澡。”

  二十分鐘後,張華燕穿著睡衣坐在餐桌旁,一臉滿足的吃著面。

  “詠欣,你煮的面比外面賣的還好吃。”張華燕覺得下廚這件事,多少還是需要一點天份,像她就完全不行,但詠欣從小就很厲害。“萬一以後你嫁人了,我就吃不到這麼好吃的東西了。”

  陸詠欣甜甜地笑著。“表姊,嫁人的話,應該是你先吧!”

  “我?”張華燕噗哧一聲。“每天都有打不完的離婚官司,哪還敢結什麼婚哪,就算要結,也可能是很久很久以後的事,呵呵。”她繼續吃面。

  陸詠欣將雙手放在餐桌上,微低下頭,聲音有些無力。“我也是,結婚可能是很久很久以後的事了……”

  張華燕細眉挑了下,瞅著表妹。“你幹麼也要很久很久以後才結婚?孟庭她哥哥不是已經快結婚了嗎?”孟庭偶爾會來家裏玩,跟她也很熟。“你就快點忘掉他,知道嗎?”

  陸詠欣很單純,沒有什麼秘密,也不會藏秘密,每次只要去孟庭家,遇到孟庭她哥,便會高興好幾天,回家後便會開心地跟她說她的睿宇哥今天又跟她說了些什麼話,一看那情竇初開的模樣,就知道去煞到人家的哥哥了。

  傻傻暗戀人家這麼多年,現在人家要結婚了,新娘卻不是她,她也只能勸表妹看開點,畢竟她還很年輕,一定還可以遇到更喜歡的人。

  “嗯。”陸詠欣覺得心酸酸的。不忘記也不行吧,別說睿宇哥要結婚了,畢業後她應該也很少有機會再見到他了。

  此時張華燕放在一旁的手機突然響了,她拿起來掀蓋一看,表情有些不耐煩。“這傢伙傳了一整天的訊息不累嗎?真是吃飽撐著沒事做。”

  “表姊,是誰傳來的訊息啊?”陸詠欣好奇的問著。

  張華燕看完訊息,又將手機放回原處。“前陣子我不是說遇到一個國小男同學嗎,就是那個傢伙,當時我真不該給他名片的,跟他說沒空接電話,他就拚命傳訊息,快被他煩死了。”

  “表姊,那個男同學該不會是喜歡你吧?他長得帥嗎?”不喜歡怎麼會一直傳訊息呢?再說,表姊長得很漂亮也很有個性,很難不被吸引。

  “他長得很帥,還是個混血兒,好像外婆是外國人的樣子。”

  “真的嗎?”

  “可是那傢伙是個花花公子,我最討厭花花公子了。”意思是,她和那傢伙是不可能的,只要不理他,過陣子他就會覺得無趣了。

  之後兩人便聊到詠欣要找什麼工作的事,花花公子的簡訊就被拋諸腦後了。

  “你在墾丁?”

  陸詠欣上次從圖書館借了一本翻譯書,後來被孟庭拿回家看,今天到期,本來說好下午一起去圖書館的,沒想到孟庭卻突然去了墾丁。

  “詠欣,抱歉啦,我男朋友難得放假,所以昨晚我和他搭夜車到墾丁來玩,那本書我放在我房間的書桌上,你自個兒進去拿,後天我就回臺北了,到時會帶紀念品給你。喔,對了,如果你遇到我哥,不要理他。”

  “為什麼?”為什麼不要理睿宇哥?陸詠欣困惑。

  “我跟你說,他的婚禮取消了,這個星期他心情不好,常喝酒,我想今天也會喝酒吧,所以不要理他。”

  睿宇哥的婚禮取消了陸詠欣震驚不已。“婚禮為什麼會取消?”

  “因為他那個總是看起來很做作的美麗女友留了一封信給他,說什麼她還沒有做好要當人家老婆的心理準備,誰知道那女人葫蘆裏賣什麼藥,明明使出蜘蛛精的八爪功纏住我哥,現在卻又說不結婚,人就這麼離開臺灣了,總之,我回臺北後再跟你說,我現在要去衝浪了,再見。”

  陸詠欣掛掉電話後,手不自覺握緊手機,心跳加快,睿宇哥的婚禮取消,這是真的嗎?

  剛剛孟庭說他心情不好可能在喝酒,可見他一定很難過,她不懂高京琳為何要離開睿宇哥……

  一個小時後,陸詠欣來到方家。

  除了要來拿書之外,最主要原因是想看看睿宇哥怎麼樣了,她實在很擔心他。

  她正準備按門鈴,前方的鐵門便緩緩打開了,一輛高級轎車從裏面慢慢開出來,接著後座的車窗緩緩落下,是方伯父和方伯母。

  “伯父、伯母,您們好。”她和伯父伯母很熟。

  “詠欣,是你啊!”方家兩老笑著。他們很喜歡詠欣這個單純又長得秀氣可愛的孩子,特別是方母,她特地下了車,走到她面前。“詠欣,你來找孟庭的嗎?可是那丫頭去了墾丁,後天才回來。”

  “我知道,我只是來拿一本要還給圖書館的書,她說她放在書桌上。”

  “那你自己進去,我和你方伯父現在有事要出去,晚上才回來。”方母完全把詠欣當成自己人。事實上,她以前常要女兒邀請詠欣到家裏來玩,就是希望哪天她可以做方家的媳婦,只可惜兒子一直把詠欣當作妹妹。

  方母說完便坐回車裏,陸詠欣向他們揮手說再見,看著車子離開後,便轉身走進方家大宅。

  來到主屋,一名女傭幫她開門。

  “陸小姐,要幫您準備飲料嗎?”陸詠欣因為常進出方家,所以方家的傭人也都認識她。

  “不用了,你去忙你的吧,我上去拿了書就走。”

  “好的。”女傭笑著應了一聲,又走回廚房。

  陸詠欣上樓,進到好友的房間,拿了書後走出來,在經過睿宇哥的房間時,她不自覺的停下腳步。

  剛剛看見睿宇哥的車子停在車庫裏,但在客廳沒看到他的人,他會在房間嗎?

  “匡啷啷!”

  突然一陣像玻璃摔碎的刺耳聲響從他房裏傳了出來,陸詠欣緊張不已,不曉得裏面究竟發生什麼事,雖然孟庭交代過不要理她哥,可是,她真的很擔心。

  陸詠欣忍不住往前跨了一步,敲了敲房門。“睿宇哥,你怎麼了?”

  裏面完全沒有任何回應,這讓她感到更不安了,她不曉得睿宇哥怎麼了,緊張地直接開門查看。

  “睿宇哥?”

  陸詠欣走進方睿宇的房間,一陣濃烈的酒味立刻襲來,她看見桌上有好幾瓶空酒瓶,酒杯摔碎在一旁的地上,然後她看見睿宇哥高大的身軀半躺在沙發椅上,好像喝醉了,閉著眼睛,模樣看起來很頹喪,落落寡歡。

  她的心緊揪著,為他感到心疼。

  睿宇哥看起來好像很難過,她從沒見過他這個樣子,她真的不懂為何高小姐要取消婚禮,因為如果是她,不管發生什麼事,她一定都會待在他身邊,絕不會讓他這麼難過的。

  她將手上的書放到桌子上,小心翼翼地撿起地上的玻璃碎片,就怕方睿宇起來會不小心踩到而受傷。

  將地上的碎玻璃都整理好,陸詠欣蹲跪在沙發椅旁,輕聲叫喚,“睿宇哥,你醒醒,我扶你到床上去休息好不好?”

  聽到聲音,方睿宇稍微動了下,他坐起身,眼皮半睜,突然伸手抱住眼前的女人。“你回來了?我還以為你已經離開了……”

  陸詠欣知道他把她當成高小姐了,感覺到他將她抱得好緊,她的心也跟著緊緊揪著,眼眶濕潤,如果愛他,為什麼要讓他這麼難過?

  可是她畢竟不是他想擁抱的那個女人,因此她略微使勁推開喝醉的他。“睿宇哥,我扶你到床上休息。”躺在這裏,等他醒來後一定會很不舒服的。

  一臉醉醺醺的方睿宇跟著扶著他的人起身,走向大床,一坐到床上,他沒有立刻躺下,反而伸手環抱住身邊的女人,將臉貼在她胸前。“你別走,留下來陪我。”

  陸詠欣正想把他的雙手給拉開時,怎知下一秒,他突然站起身將她抱到床上,動作之快,她根本來不及反應,只能驚愕的張大眼睛,身子更因為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作而變得僵硬,看見他欺身而上,她緊張地立刻伸手抵著他的胸膛。“睿宇哥,請你看清楚,我是詠欣,我是詠欣—”

  “詠欣?”滿是醉意的黑眸,直直地望著身下的人兒,似乎是想看得清楚一點,但表情卻充滿困惑,看起來醉得挺厲害的。

  “睿宇哥,讓我起來。”陸詠欣邊說,邊試著要推開他。

  不過方睿宇似乎並不打算放人,反而伸手將她摟得緊緊的。“不要,不要起來,留下來陪我,留下來!”

  不曾和男人有過如此親密的貼身擁抱,陸詠欣很緊張,也有些害怕,身子微微顫抖著,但乍見他臉上露出的痛苦神情,眉心斂得死緊,她又覺得好心疼、好心疼。

  她伸出手,輕柔地撫著那繃緊的眉心,她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才能讓他不這麼痛苦難受,因為他這個模樣,她看了也很難過。

  陸詠欣不知道自己這樣安撫似的撫觸,會挑起男人的渴望,她只是很單純地不想見他露出這麼難過的表情……

  方睿宇拉下那撫摸的小手,低頭吻住身下的女人,紅潤的唇瓣,吻起來柔軟甜美極了,誘引得他更加狂熱的深吻著。

  帶著濃濃酒味的吻,讓陸詠欣明白,他把她當成某人了,也許她應該把他推開。

  但如果抱她,可以讓他不再那麼痛苦,那麼她願意,因為他是她第一個愛上的男人,她真的、真的很喜歡他。

  當男人開始脫她的衣服,青澀嬌嫩的身子儘管因害怕而抖得厲害,但她終究沒有拒絕,一心只希望自己能稍微安撫他的心,這樣就夠了。

  兩個小時後—

  陸詠欣輕手輕腳地下了床,穿好衣服,拿起桌上的書,看了眼躺在床上熟睡的男人,緩緩走出房間。

  來到樓下,正要走出大門的她,遇上剛剛替她開門的女傭。

  “陸小姐,你現在才要回去喔?我以為你早就回去了。”

  陸詠欣緊張不已,雙手緊抱著書,不敢多留一秒,只輕聲說了聲“再見”,便立刻離開方家。

  之後她一直不敢再去方家,期間孟庭曾說她哥問她什麼時候要去她家,他有話跟她說,但她一直找藉口推拒,因為她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

  不過……睿宇哥想跟她說什麼?

  雖然孟庭覺得怪怪的,一直問她跟她哥之間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可是她沒有勇氣向她坦白那天的事,因為事情發生得很突然,她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隨著畢業典禮的到來,陸詠欣不再聽到睿宇哥要她去方家,而那天所發生的事,跟她的校園生活一樣,即將成為回憶。

  如果畢業典禮那天她沒有暈倒的話……

  “醒了醒了。”

  陸詠欣緩緩張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床上,周圍站了不少人,舅舅、舅媽、表姊、孟庭和方伯父、方伯母也在,發生什麼事了嗎?因為大家的表情看起來有些怪怪的,而且,畢業典禮呢?

  “詠欣,這裏是醫院,你剛剛突然暈倒,把大家都嚇了一跳。”

  “對不起。”原來她暈倒了。她想起身,“我……”

  “詠欣,你先不要起來,醫生說你動了胎氣,得好好休息。”張華燕阻止表妹。

  “胎氣”陸詠欣震愕不已,身體顫抖,她、她懷孕了嗎

  “可憐的孩子,看來連你都不知道自己懷孕了,所以才會不小心動到胎氣。”舅舅擔心地握著她的手,詠欣是妹妹唯一的孩子,從小就很乖巧,沒想到卻突然懷孕了,他一定要問清楚才行!“詠欣,告訴舅舅,孩子的父親是誰,我們得馬上把他找來醫院。”

  孩子的父親?聽到舅舅追問孩子的父親,陸詠欣的小臉一陣慘白,另一隻手握得死緊。“我……”

  她真的很震驚,上個月她的“好朋友”沒有來,但她偶爾也會不準時,再加上要準備畢業考,她以為只是因為壓力太大,所以也沒特別放在心上,沒想到……

  她懷孕了懷了睿宇哥的孩子儘管很驚訝,但一想到肚子裏有著和睿宇哥的孩子,內心的害怕減去不少。

  “詠欣,孩子的父親是誰?”張華燕實在不懂表妹怎麼會突然懷孕,也沒聽她說過交男朋友了,她很擔心表妹是否遭遇到不好的事情。

  面對大家質問的表情,陸詠欣微微抿起嘴,沒有回答。

  “詠欣,說出來,大家可以替你作主。”

  方孟庭看著她低下頭去,怎麼也不肯說出孩子的父親是誰,看起來似乎很維護孩子的父親,因此她大膽地做了猜測,“詠欣,孩子的父親……是我哥吧?”

  前一陣子她就覺得詠欣和她哥之間怪怪的,像是發生了什麼事,她哥想找詠欣,但詠欣一直避著,她知道詠欣一直很喜歡她哥,怎麼可能會避不見面呢?肯定有鬼,而且傭人也說那天詠欣在方家待了很久才離開。

  結果沒想到兩人之間不是有鬼,而是有了孩子

  當方孟庭這麼說時,不只陸詠欣驚訝,其他人也都感到震驚,特別是方家父母。

  方母雖然不敢置信,同時卻又感到驚喜,立刻問道:“詠欣,孩子的父親真的是睿宇嗎?”雖然不知道詠欣什麼時候跟兒子走得這麼近,但聽到將要有孫子了,她欣喜不已。

  “我……”陸詠欣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媽,不用問了,看她的樣子就知道,孩子肯定是哥的。”詠欣不會說謊,從她沒有立刻反駁這點來看就知道猜對了。

  看到她默認,方母了然地笑了笑。“詠欣,你好好安胎,我會讓睿宇對你和孩子負起責任的。”

  聽到方伯母要方睿宇負責,陸詠欣連忙解釋,“伯母,其實不關睿宇哥的事,那天他喝醉了,他什麼都不知道,他……”只是把她當成某人的替身。

  方母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不用再說了。“詠欣,你好好休息就行了,剩下的,伯父和伯母會替你作主,就算睿宇那時喝醉了,但現在連孩子都有了,他還是得要負起責任,我看得儘快挑個好日子,讓你們結婚。”

  “結婚”陸詠欣愣住。

  “當然,我不能讓我們方家的孫子成為私生子,所以要在你肚子大起來之前趕快把婚事辦一辦。”方母看起來很開心。“詠欣的舅舅、舅媽,我先向你們兩位道歉,不過不知道兩位什麼時候有空,我們坐下來好好討論孩子的婚事……”

  一下子發生太多讓人震驚的事,陸詠欣只覺得腦袋裏轟隆隆作響,她有了孩子,而且將要和孩子的父親結婚

  她真的要和睿宇哥結婚了嗎?

  方睿宇神情陰霾,異常冷漠地看著躺坐在病床上的女人,曾經他自以為很瞭解她,但現在,她卻陌生得讓他感到非常厭惡和憤怒。

  “你為什麼要這樣設計我?”他咬牙切齒地說。“虧我還把你當成妹妹,你居然這樣對我”

  一個星期前,當他被告知陸詠欣懷了他的孩子,他難掩驚詫,而當他的父母親要他負起責任和她結婚,更教他完全無法接受。

  那天他醒來後,發現自己全身赤裸,床上還留有歡愛後的痕跡,驚覺不是夢,他問了傭人,才知道陸詠欣來過,那麼……他們發生關係了

  之後他一直想找機會向她問清楚,但她不再來他們家,還以為她想把一切當作沒發生過,結果兩個月後,她居然說她懷孕了,真是太好笑了!

  “我……”那張總是噙著笑的俊雅面容,此刻卻如此盛怒,陸詠欣感到很害怕。

  “你應該知道那天我喝醉了,為什麼還要進我房間?”他壓抑不住滿腔怒火。

  “我只是擔心你……”她顫抖著嗓音,小小聲地回著。

  “我和你一點關係也沒有,為什麼要擔心我?”方睿宇冷怒說著。“還有,為什麼事後不做處理,你不知道有種東西叫事後避孕藥嗎?還是說,你是故意要懷孕的?”

  一連串冷酷的指責,讓陸詠欣覺得心好痛—

  那天事情發生得太突然,她因為太過緊張,當下根本沒有辦法多想些什麼,好幾天後才想到有可能會懷孕,但已經來不及吃藥,只是她沒想到……不過睿宇哥這麼生氣,就算她現在跟他解釋,他未必聽得進去,就算聽了,也不一定會相信她。

  可是,她真的不是故意要懷孕的。

  “對、對不起。”她能說的,只有這個。

  “我不想聽這個!”他深吸了口氣。“我母親說你已經答應婚事了,看來你真是迫不及待,難道你就這麼想成為豪門少奶奶嗎?”他聽過太多女人用懷孕來逼婚,但沒想到自己也成為被設計的一個,而物件還是他平日當成妹妹般疼愛的女人。

  陸詠欣慘白了臉,她是答應了婚事沒錯,但她是因為伯母的話才答應的—

  “詠欣,就算你不為肚子裏的孩子著想,那麼就當作是伯母求求你,你就答應嫁給我兒子,做我的媳婦好不好?你也知道,他之前因為婚事吹了,心情一直很不好,如果結了婚,有了孩子之後,我相信他會慢慢忘掉以前的不愉快,況且你和睿宇一直處得很好,我相信以後也可以。”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可以答應,可是,她想幫他忘掉不快樂的事,想起那天他喝醉酒的樣子,依舊讓她揪心,而且她也有著小小私心和願望,希望可以待在他身邊。

  就算被討厭,她還是希望可以陪著他,她就是這麼喜歡他,只是被討厭的感覺,讓人感到好難過、好無力,因為一直以來,睿宇哥都對她很好。

  方睿宇不是沒有看見陸詠欣面無血色的模樣,他的大手在身側握得死緊,在心裏怒忖,就算她看起來一副很受傷的樣子,那也是她活該,不值得同情!

  “好,我會讓你如願成為豪門少奶奶,我會跟你結婚,但希望你不要後悔,因為—我不會愛你和那個孩子的!”

  發怒地說完,方睿宇頭也不回地走出病房,拒絕再看向那讓人看了會更火大的受傷表情,因為,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本書完】

TOP

谢谢分享

TOP

thx..

TOP

多谢分享!
人生何必轰轰烈烈.平淡也是一种享受

TOP

Thanks for sharing

TOP

谢谢分享:loveliness:

TOP

thanks for sharing

TOP

thx

TOP

谢谢分享

TOP

 看看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