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謝上熏《說好了不結婚》

出版日期:2011年2月23日

要她做床伴可以,要她做情婦──免談!
女人一旦成為男人的情婦,拿了男人的錢,甚至被男人包養。
那就完全失去自由了!她才不願淪為那樣可憐的女人。
她有工作能力,可以養活自己,絕不會為男人捨棄最珍貴的自由與尊嚴。
既使這個男人是許許多多名媛千金追求的年輕總裁也一樣。
想要和她在一起,就要照她的遊戲規則走。
否則她會狠狠的將他踢開;
而他找盡理由留錢給她花,她看也不看一眼直接退回。
他藉故想留在她的住處過夜,她想也不想的直接SAY  NO。
因為她習慣一個人睡,那會讓她睡不好!
只要他想進一步攻佔她的私人領域,她都會全力抵擋。
畢竟,她早就和他說好了不結婚,就維持這樣的關係就好!
她以為自己可以堅守原則下去,可當事情產生變化,她卻再無把握……

序 謝上熏

    寒假又來了,小朋友歡欣鼓舞,大人忙著思考要如何安排小孩的假期生活。

    我家田寶寶念小三,功課日重,之前的暑假他拒絕上安親班,只上游泳課和英文課,這學期的成績便往下滑,小考分數常在八十分徘徊,我一看嘖嘖嘖,下功夫督促了兩個月,總算又攀上九十分的平均值。眼看寒假來臨,為了避免他又從一條龍變成一條蟲,安排他上寒假冬令營,有教學也有玩遊戲、運動課,避免太長的假期使精神太鬆散。

    我並非「教育型媽媽」,沒耐心盯著孩子做功課,都教田寶寶自行負責,我每天只做最後的功課檢閱。我之所以希望他的分數能平均在九十分左右,是因為我認為國小是基礎教育,分數好不是為了父母的面子(我們從不在親友面前討論孩子的分數),而是代表老師教你的你有吸收進去了。我擔心的是基礎若打不好,上了國中又該怎麼辦?

    回頭一想,孩子念幼兒園的三年,反而是父母最開心、最輕鬆的三年,只是小孩總會長大,他開始感到有壓力,父母又何嘗不是呢?

    祈願新的一年勝舊年,大人、小孩都能夠更開心、更滿意自己的生活。

TOP

序幕

    男人說:「你說你願意當我的情婦?」

    女人說:「不是情婦,是床伴、性伴侶,隨便你說,但不是情婦。」

    男人看女人完全沒有扭捏之色,不知情的人會以為她經驗老到,但他知道不是,知道得很徹底。

    「有什麼不同?」

    「情婦是拿錢提供性服務,不能隨便拒絕金主,還要盡心盡力的巴結金主。」女人一臉認真的說:「你也曉得我最不會巴結人了,演情婦一定演不好。我喜歡自己賺錢花,高興跟你上床就上床,不高興就踢你下床。」

    「什麼?」男人以為自己聽錯了。

    非常的大逆不道嗎?

    水亮杏眸卻非常之認真,「為了保有『踢你下床』的自由,我不當情婦。」

    「你不愛錢?」男人不信。

    「我愛錢,但我更愛自由,心靈上的自由。」

    男人不是完全瞭解女人的邏輯,但這不是重點。

    「我不會跟你結婚。」

    「我知道。」

    「我和你都必須避孕,雙管齊下,以防萬一。」

    「可以。」

    「我不過節。」什麼情人節、聖誕節、生日,NO!NO!NO!

    「我也不想跟你過,光想就很無趣。」

    「不要愛上我。」

    「你以為你可『愛』嗎?」

    「女人,你想跟我吵架是不是?」

    「男人,在這裡,你只是我的床伴,記住了!」

    某日的深夜。

    「你要回去了?」女人慵懶的聲音從棉被裡傳出。

    「嗯,我妹妹在家裡。」

    所以,再累也要爬回家去?好有責任感的哥哥。

    「下次不要再送禮物給我。」

    「我高興。不喜歡的話,你可以轉送給別人!」

    「可憐的男人,這麼怕被我賴上嗎?我可以寫一張『切結書』給你,真的。」

    「少囉唆!」

    一向冷靜的男人,難得發火的摔門而去。

    又,某年某月某日的深夜。

    「你今天不用回家嗎?」

    「嗯,我妹妹結婚了。」

    「所以?」

    「什麼所以?你不知道我妹妹結婚了?」

    「我當然知道,這跟你賴在我床上有什麼關聯?我習慣一個人睡!」

    「我也習慣一個人睡,所以我們一起適應吧!」

    男人摟住女人,睡著了。

    女人瞪著他老半晌,終究沒辦法踢他下床。

TOP

第一章

    春日暖暖,陽光透過蕾絲窗紗,喚醒在床上相擁而眠的男女。

    男人先睜開眼睛,好半晌才意識到這不是自己的臥室,奇怪自己居然睡得這麼沉。但現實不容許他想太久,趕緊下床穿上昨晚脫下來的衣物。

    女人翻個身繼續睡,粉紫色的床單往下滑,柔滑的髮絲披散在白皙無瑕的雪背上,教任何男人見了都忍不住想伸出大手撫著她滑膩的身體曲線。

    男人第一個反應是拉上窗簾,後來才想到這裡高達十六樓,又有誰能偷窺她無意中流露的春光?

    「我到底在做什麼?」男人咒罵自己一聲,他不應該花心思在女人身上。

    從西裝口袋裡掏出支票,填上數字,擱在梳妝上,知道女人不收錢,附上一張字條,「用這些錢幫我買刮鬍刀等日用品」。

    男人離開臥房,自己鎖上大門離去。上班之前,他必須先回家一趟換衣服,真是不方便,下次記得帶兩套衣服過來。

    幾乎他前腳一走,她便睜開了眼睛。

    岳春帆的貓樣大眼有些疲憊,實在是一夜沒睡多少,她太習慣一個人了,床上多躺一個人反而害她失眠。

    下不為例!絕對下不為例!

    床伴也好,情夫也好,都別想晉陞當她的同居情人。

    她活到二十五歲,沒有跟男人生活過的經驗,以後也不想跟男人在一起生活,她最大的遺憾就是自己不是同性戀,所以,只能找一個絕對不會愛上她、同時也不是她的菜的男人,在寂寞時互相安慰一下。

    「真想蹺班一天,好好的補眠。」她抱著薄被好依戀。

    可惜她的魔頭上司沒血沒淚的,管理屬下完全是鐵腕作風,這可從同一層辦公室的女職員沒人請過「生理假」可見一斑。

    大老闆搞不好完全不清楚女人有這種困擾。

    「啊~~我真是想太多了,趕快起床吧!」可是她怎麼全身酸痛啊?都是那天殺的男人不好,害她一夜淺眠,落得腰酸背痛的下場。

    岳春帆嗚嗚咽咽哭了兩聲。沒人知道她其實很愛哭,打死她也不會讓人知道。出門在外,她可是有完美的秘書形象,冷靜、理性、一絲不苟。

    手機鈴響,她伸長手拿來聽。

    「喂。」有氣無力的。

    「呵呵呵,你被搾乾啦?」又嬌又嗲的聲音嫵媚極了,「需要咖啡嗎?」

    「我要。」

    「等你喔!」不輸給0204女郎的嗲音曖昧地說。

    岳春帆總算有動力下床了,快速的梳洗過後,換上利落的套裝,對著梳妝鏡上淡妝時,終於看到支票和便條紙,她猛翻白眼。「教我用十萬元幫他買日用品?開什麼玩笑!這是完全屬於我的生活空間,才不要被另一個人佔領,尤其是男人。」

    將支票和便條紙全撕了,當作沒那回事。

    男人若企圖侵略她的領地,她會反擊的,甚至不惜分手。

    堅定了信念,她拿了皮包出門,下一層樓去按范絲絲的門鈴。

    「春帆~~」大門洞開,一陣香風襲來,身材火辣辣的美人兒整個撲過來,春帆手腳利落的靠邊閃,也不管辣美眉差點撲到地板上,越過她直接進屋裡去,直達與客廳相連的小廚房,往餐椅上一坐。

    「咖啡呢?早餐呢?」春帆拍著桌子「哭夭」。

    范絲絲美得妖嬈嬌媚,標準的「情婦」樣本,聲音可以嗲到使男人腿軟,可惜對岳春帆不管用。

    「你今天是女土匪上身啊?」沒好氣的關上門抱怨。

    「再不給我吃的喝的,我直接丟刀子!」春帆打了老大一個哈欠,她需要喝兩杯黑咖啡,否則沒力氣應付一天的工作壓力。

    「形象!形象!拜託你注意一下好不好?就算要打哈欠也要美美的掩住小嘴,流露出慵懶的風情……」連說帶比兼示範。

    「刀子呢?你把刀子收到哪裡去了?」

    「好、好、好,咖啡來了。」美得前凸後翹,當然很懂得享受生活、愛惜生命,一壺熱騰騰的咖啡往桌上擺,不忘附上美美的咖啡杯,再從烤箱裡取出現烤的焦糖吐司。「服務夠好了吧!」

    「還不錯,你最大的優點就是煮咖啡好喝。」

    「喂,吃人的嘴軟,講話不可以這麼賤。」范絲絲以纖纖食指抬起自己的尖下巴,媚眼如絲,甜嗓如蜜,「你瞧我,美得禍國殃民,全身上下都是優得不能再優的優點,煮咖啡只是彫蟲小技好不好?」

    春帆大口咬著焦糖吐司,對花癡言論一概當放屁。

    「你你你……有點氣質行不行?瞧瞧你的吃相,活像吐司跟你有仇,吃得咬牙切齒,真醜。也不曉得公司那些男人的眼睛是怎麼長的,居然票選你是『最有氣質的女秘書』!你知不知道,你已經犯了詐欺罪。」

    春帆終於賞她一個注目禮。「我是跟他有仇。」

    范絲絲美目眨巴眨巴的。「跟吐司有仇?」

    「不,我是將吐司當成他的化身,恨不得咬他的肉,啃他的骨,害我沒睡飽的罪魁禍首,不能原諒。」

    「哇哇,你們昨晚那麼激烈啊?」

    「收起你的色女眼神,是他賴在我床上不滾回家去睡,結果害我失眠。」

    范絲絲吃吃竊笑,最重視睡眠質量的春帆,沒睡飽的話便活像吃了炸藥,她倒要看看春帆今天怎麼ㄍㄧㄥ出女秘書的氣質。

    「帆~~小帆兒~~」火上加油最好玩了。

    春帆狠瞪她一眼。「我不想浪費食物,別害我吐。」

    「呿,你這麼不懂情趣,居然還有男人要,應該咬牙切齒的人是他吧!」

    「他大可不必咬牙切齒,想分手大可言明。」

    「岳春帆,你是不是女人啊?」

    「如假包換。」

    一杯香醇的咖啡下肚,心情好了一咪咪,春帆一邊幫自己倒第二杯咖啡,一邊抱著「回饋」的心態打量范絲絲今天的妝扮,嗯,一樣很騷包,好心的讚美兩句:「你的阿娜答喜歡買性感的衣物送你,不怕你出門招蜂引蝶,可見對自己十分有自信。」

    范絲絲果然笑得花枝招展。「那是因為我人美、善良、感情忠貞,阿娜答完全瞭解我的優點,性感的只是我的外表,內心其實很『閉思』(台語)。」

    春帆連連點頭,表示認同,口吐蓮花當作付餐費。「難得遇上一個懂你的人,也要你會珍惜才行。看你外表草包,其實很聰明。」

    「我哪裡草包?不曉得多精明世故!」范絲絲化的眼妝比模特兒更完美,翻白眼瞪人也顯得媚。「草包的是你,小帆帆,遇到一個鑽石單身漢也不會使手段巴住不放,即使結不了婚,也要敲一間豪宅少奮鬥二十年。」

    春帆掀眼一睨,「男人這種生物,只要花錢供養女人,就會開始對女人予取予求、索情索愛,等他膩了,劈腿找別的女人也不會感到羞愧,因為他有付錢啊!付錢等同於交易,美好的感覺也變質了。」

    范絲絲吃吃一笑。「哦喔~~你愛上他了?!」

    春帆嗤笑。「沒有,他不是我的菜。」

    「那你還管它變質不變質?能撈多少算多少,女人的青春寶貴啊!」

    「你傻了你!尊嚴、自由才是最寶貴的,我不想像我媽活得那麼可悲。」

    范絲絲只好閉嘴,她太清楚春帆的「罩門」在哪兒,不敢去碰。只是,心裡不免替她可惜了,明明是鳳凰女,卻活得像小麻雀。

    「春帆,今天坐我的車吧!明天換你當司機。」

    「可以。」

    兩位不同型的美女搭電梯至地下停車場取車,一位超時髦性感,隨時處於放電狀態;另一位清新可人,溫婉優雅,人畜無害。只有她們自己內心清楚,外表呈現出來的全是假像、假像,男人沒事別亂招惹!

    她們居住的大樓位於生活便利的商圈裡,保全做的好,離公司也近,閒來沒事走路去上班也只須十幾分鐘,不過,岳春帆是大老闆的秘書,另當別論,范絲絲是公關部的經理,常須外出洽公,沒車實在不方便。

    她們最捨得投資的是漂亮又好穿的高跟鞋,即使踩著去逛大街也不會腳痛,貴一些也值得。因為她們的人生信念,以不虐待自己、不虧待自己,為最高指導原則。

    「春帆,魔頭下周要去日本公幹,你必須跟隨嗎?」

    魔頭,指的是「德昕集團」現任總裁楊立昕,三十歲,單身,俊美非常,不怒自威,最大的優點是思慮周密、冷靜沉著,缺點是太過冷酷。傳聞剛接手公司業務的頭兩年,有「無情刷手」的稱號,凡是不適任、跟不上他的要求與腳步的員工,立即無情的刷掉,即使是老功臣也不例外。

    岳春帆是在他接任總裁寶座之後才進公司,當了他兩年女秘書,她很快瞭解到他肩上的重擔有多重,他沒有多餘的心力去體諒老功臣的跟不上時代,不如直接給一筆優渥的退休金省事。

    不過私底下,都以「魔頭」暗指大老闆楊立昕。

    「老闆沒特別交代,應該是沙特助和高主任隨行。」春帆以常理推斷說。特助沙震和安全室主任高泰,是最常陪楊立昕出國洽公的人,其餘各分公司總經理則視情況而定。

    「嘖,我說魔頭的習慣要改,進進出出跟隨在他身邊的全是一群臭男人,不曉得外頭已經開始有不好的流言。」范絲絲一臉揶揄的神情。

    「什麼流言?」

    「呵呵,有人懷疑我們大老闆是Gay,真是太妙了。」

    春帆不為所動,只是微微一笑。

    「喂,你都不在乎啊?」

    「我是秘書,只要上司每個月付我薪水,不過分機車難搞,我只管做好自己分內的工作,管他是男是女還是Gay。」

    「算你狠。」

    范絲絲挑釁不成,遇上一位不夠「忠誠護主」的女秘書,真是無趣。

    枉費楊立昕有「最俊帥的總裁」之稱,居然激不起女秘書的護主本能,到底是楊立昕從不亂放電太失敗,還是岳春帆太理性?太無聊啦!

    范絲絲好想攪亂一池春水哦!偏偏遇上兩攤死水。

    車子很快抵達總公司大樓,趕著上班打卡的男女職員非常多,奇怪外面騎樓居然圍了一圈的人,發生了什麼事?

    「春帆,你快下車幫我打聽第一手消息,我停好車就來。」

    「我怕遲到耶!」不是每個人都對八卦有興趣。

    「還有十五分鐘,快去!」

    幾乎是被趕出車子的春帆,反正也要從大門進入,就順便瞭解一下好了。

    哇,這是怎麼回事?

    一個大男人就跪在那裡,眉頭鬱結,幾乎是傷心欲絕的表情。

    演的是哪一齣戲啊?

    圍觀的男男女女嗡嗡私語。

    「他是誰呀?」

    「不知道,我一來就看到他跪在這裡,快半個小時了,警衛請他走,他死也不走,說要等他女朋友出現,求她原諒。」

    「他做錯了什麼,要跪在這裡?」

    「不知道。」

    「他女朋友是誰?」

    「好像是總裁的秘書……」

    有人發現到岳春帆的存在,目光一致掃向她。

    「我不認識他!」她媲美「竇娥喊冤」的高聲道。

    好死不死的,總裁大人駕到,高高的個子,冷冷的眼神,如秋風掃落葉,大家一古腦兒湧進公司大門,騎樓頓時變得好空曠。

    感覺有一股冷風吹過似的,春帆在心裡打個寒顫,對魔頭上司愈發的肅然起敬,真是了不起啊,只一個冷冷的眼神就可以讓大家抱頭鼠竄,活像跑得慢一點就會被「恐龍」抓住。

    真想問候他老爸老媽,這是哪一國的養成教育?

    不過這一切全是腹誹,靠薪水過日子的女秘書絕對是理性、優雅、親切的向老闆打招呼,「總裁早安!今天的天氣真好,不冷不熱的很舒服。」

    沒反應。

    太好了,沒反應等同於沒意見,春帆轉身便要進公司,冷不防,身後傳來一聲冷哼,哦~~對對對,總裁大人最大嘛,應該恭迎他走在最前頭。

    春帆立刻機伶的側身站到一旁去,立身恭候。

    楊立昕沒動,冷眉冷眼的掃一下跪在公司大門口的男人。「他是誰?有礙觀瞻。你不處理?」

    春帆連忙喊冤。「報告總裁,他不是我的問題。」

    楊立昕眉眼不動,盯著她不放。

    門口傳來一連串嬌笑聲,「如果不是秘書室該負責,就是我們公關部或安全部門的事了。」停好車趕到門口的范絲絲,眼見門前冷落,還以為曲終人散了呢!幸好還趕得上第二幕好戲。

    「大白天的,就有一位挺帥的大男人跪在我們公司門口,這種事關公司門面與形象的事,我一定處理得妥妥當當,請總裁放心。」

    范絲絲眨眨明艷的大眼,彷彿朝楊立昕猛放電。

    將多金總裁勾引為枕邊人!全公司上下都在盛傳范絲絲呼之欲出的野心。

    「立刻請他離開。」楊立昕轉身進公司,春帆和隨行人員立即跟上。

    范絲絲笑得像偷腥的野貓,上上下下打量跪在公司門前的陌生男人,這麼有趣的畫面,怎麼可以放過呢?

    因為那個男人,像饞貓似的不斷偷瞄她白皙光潔的大腿呢!

    春帆一直認為,她的上司是一位悶到不行的男人。

    對「德昕集團」而言,楊立昕是理所當然的領導者,是他的外公所留下的龐大產業,因母親胃癌去世,跳過他的父親楊彥甫,直接由楊立昕接下重擔。

    真是個可憐的傢伙,沒時間享受富豪子弟混夜店、泡名模、倚紅偎翠的享樂生活,留學回國便直接進公司擔起重任,埋首工作中。因為沒有父母撐著,妹妹楊多安又比他小了七歲,所有的壓力他只能自己承擔。

    只要略知楊家內幕的人,都可以理解楊立昕對父親楊彥甫的冷淡所為何來,對繼母林亞築所生的妹妹楊多麗,從不承認那也是他的妹妹。

    看似冷酷無情的傢伙,其實是悶到不行的人,他自己都不會覺得人生無趣嗎?──岳春帆常在心裡偷偷罵。

    當然,搞不好埋首工作正是他人生最大的樂趣!岳春帆你不能因為自己胸無大志而想偏,畢竟沒有老闆哪來的薪水過日子?孤雁豈瞭解鴻鵠之志!

    是呵,她不過是個小秘書而已。

    她嬌唇淺笑,突然覺得自己的人生比他美好多了。

    她一向自我感覺良好。

    楊立昕眼神一凜,迅速閃過些什麼,始終無語。聽說他的秘書被公司同仁票選為「最有氣質的女秘書」,當真?他心中存疑。

    拜化妝品與塑身產品之賜,現在的女人有些「騙很大」,卸妝與拆彈後,一代艷後變成平庸相貌,魔鬼身材也可能變成天使身材,讓很多男人有上當的感覺。但,氣質,也能騙人嗎?

    楊立昕躲在平光鏡片後的犀利瞳眸,快速掃了她一眼,清雅秀美的容貌應該不至於差很大,連他都看得出來岳春帆和他妹妹一樣懶得天天戴假睫毛。今天仍是專業女秘書的套裝打扮,只是裡面換了一件酒紅色的絲緞襯衫,帶出早春的氣息。

    至於氣質這玩意兒,向來見人見智,他只須在乎她的工作表現,不是嗎?

    跪在公司門口的那個男人,他的女友當真是總裁室的秘書?

    他深感不愉快而擰眉。

    莫名其妙,他何須在意?又不舒服個什麼勁兒?

    步出電梯後,楊立昕決定將那件插曲拋之腦後,越過秘書室進入總裁辦公室,沙震先進去作業務報告,二十分鐘後岳春帆進入,報告今天的行程。

    楊立昕安靜的聽完,沒多交代什麼,春帆趕緊乘機告退。

    她定了定神,隱隱感到不妙。

    「小心一點,今天總裁的心情不好。」她低聲告誡助理秘書柳儀。

    「有差嗎?我看不出來他有哪一天心情好。」柳儀比她小一歲,才調上來半年。「古人說『君威難測』,他根本連測也不用測,就是一號表情用到底。春帆姊你真厲害,到底如何看出他今天心情好或心情不好?」

    春帆一怔,眨眨眼。「只要是人,一定有心情好與心情不好的時候,看久了就猜得出來。」

    「比方說?」

    「我報告完畢,他卻一言不發,就表示他心情欠佳,不想開口。」

    「哇,這樣也猜得出來?」

    「你再多待個一年,自然就學會了。」

    「不要吧!我好想調回原單位哦!」柳儀苦著臉說:「想當初我要被調上來時,嫉妒死了一大票女同事,誰曉得這工作有多辛苦啊!」總裁長得帥,多金又單身,有個屁用啊!每天工作累得像條狗,還得不到一個讚美的笑容,濃度百分百的愛慕之心很快便消失不見了。

    「拜託你千萬要撐下去,想想薪水和福利,當作存嫁妝吧!」春帆用心鼓勵,柳儀是撐得最久的助理秘書,好不容易上了軌道,不想再換人。

    「春帆姊也是抱著存嫁妝的心情在工作嗎?」

    「不是,我在存養老金。」

    「什麼?」這是芳齡二十五的女生該有的想法嗎?柳儀覺得她好怪。有時真搞不懂岳秘書的思考模式,她到底是熱衷工作呢?還是單純為了薪水?

    春帆卻利落的展開一天的工作,知道老闆今天心情欠佳,更該把皮繃緊一點,小心不要被雞蛋裡挑出骨頭。

    半晌,算準了楊立昕和沙震去開會,范絲絲上門來哈啦。

    「小帆帆~~」范絲絲「聲不嗲人死不休」講話喜歡拉長尾音。「我調查清楚那個男人的來歷了。」

    「哪個男人?」春帆接不上她天外飛來一筆。

    柳儀皺皺嬌美的鼻尖,低啐:「又來發騷了,可惜總裁不在。」

    范絲絲迅速旋身,媚眼掠過一絲亮芒,「就是你!柳儀,一大早跪在公司大門口的那個男人,Paul,就是你的男朋友。」

    春帆「咦」了一聲,大出意外。

    「Paul?」柳儀的面頰莫名染紅,「哼!那個背叛我搞劈腿的負心漢,我以為他只是做做樣子,沒想到居然做到連你都知道了。」

    「好驕傲哦!男朋友為了求你原諒,不惜尊嚴掃地的跪在公司大門口向你賠罪,可見他對你是真心的,跟其它女人純粹是逢場作戲,你會原諒他吧?!柳儀,一個男人沒尊嚴到這種程度也不容易了。」范絲絲的語氣好嬌好媚,嗲柔得近乎詭異。

    她在嫉妒嗎?柳儀心思略轉,下頷卻驕傲地揚起,「我必須慎重考慮才能下決定。」她不是可以隨便哄哄的女人。

    「你還沒原諒他啊?」

    「如果原諒了,就不會看他在那裡跪。」

    「那就好。」范絲絲應了一聲,轉向春帆嗲聲道:「小帆帆,你一定要向總裁報告人家我為了探出Paul的底細,差一點被吃了豆腐呢!」

    「嗄?」春帆又是一怔。現在是什麼情況?

    「什麼?Paul居然吃你的豆腐?」柳儀銳聲道:「氣死我了,他居然眼光這麼低,連你的豆腐也吃?他是存心氣我嗎?」

    「講話客氣一點!我的魅力是凡人無法擋,從小身邊狂蜂浪蝶沒少過。」范絲絲一甩波浪長髮,又跩又辣。「你那個Paul雙腿跪在地上,兩隻賊眼卻滴溜溜的黏在我的大腿上,呵呵呵,可真忙。」

    「你……你故意賣騷,也怪不了男人。」

    「喲!開始幫Paul講話,我看你沒藥可救囉!」

    范絲絲嗆聲完,轉身走人。

    柳儀氣不打一處來,開始狂叩男友Paul,臭罵了一頓,也不知男人如何的花言巧語,她轉怒為笑,還交代Paul來接她下班。

    春帆看在眼裡,明眸掠過一絲感歎。看來柳儀要辜負范絲絲的一番「好意」了。Paul只是人跪在那兒,眼睛卻忙著偷瞄美女的大腿,可見內心根本沒在懺悔自己犯下的錯,真的只是做做樣子而已。

    這樣的男人,逮到機會一樣會劈腿,即使是嫦娥下凡或西施轉生當他的女友,仍舊戒不掉一劈二劈三劈的習性。

    柳儀卻覺得討回了面子,男友都做到這程度了,哪會有異心?

    她此刻生氣的反而是范絲絲的挑釁與勾引。「春帆姊,范絲絲是你的好朋友嗎?拜託你勸勸她,既然想勾引我們總裁大人,就不要隨便對別人的男朋友出手,感覺很差耶!」

    春帆望了她一眼,靜靜微笑。「我們上同一所高中、大學,剛好又住同一棟大樓,彼此還算談得來,我所認識的范絲絲,不會去勾引別人的男朋友。」

    柳儀唇角一撇,「那她每天打扮得那麼風騷、火辣,是想勾引誰呀?」

    「柳儀妹妹,你這麼說已經流於情緒囉!」春帆有點不悅,還是要忍住想拍桌罵人的衝動。她是有水平、有氣質的女秘書,切記!「女孩子身材好、喜歡打扮,那是她的自由,不能將男人眼睛不老實的錯加在她身上。」

    柳儀認為她在袒護朋友,沒好氣地嘟嘴,不再說了。反正,她會管好自己的男友,讓他沒機會再遇見范絲絲。

    一個小時後,楊立昕從會議室回來。

    「岳秘書,跟我進來一下。」

    「是。」

    春帆將整理好的三份公文順便拿進去讓他簽,只見他取下眼鏡,揉了揉高挺的鼻樑,然後很仔細的將公文看過一遍才簽名。

    分明沒近視,幹嘛戴眼鏡虐待自己?只怪他太年輕便接掌公司,更需要建立權威性。

    春帆還是覺得他不戴眼鏡就夠酷了。

    「范經理有上來報告嗎?」通常這種小事他不會多問,但他還是問了。

    「有,她已經請那位先生回去。」她約略述說范絲絲的報告。

    「果真不是你的男朋友?」

    優雅的笑。「我的行情沒那麼好。」

    他諷刺地掀唇。「你希望有男人為你這麼做?」

    「絕對不要,我不想出名。」她氣定神閒地說:「雖然我不相信男兒膝下生得出黃金,但只要下跪便可以解決問題,這種感情基本上就有問題。」

    他凌銳的眼神溫和多了。「出去告訴柳儀,這種事再有第二次,請她一起離開公司。」

    「是。」她拿起他簽好的公文,轉身要出去。

    「春帆,」他突然換了稱呼,沒瞧見她偷偷翻白眼。「有看到我留下的字條和支票嗎?」表情一派冷靜。

    「老闆,你犯規了。」她回身笑望著他,那笑容又嬌又俏,又帶著幾分玩味。「我看到了,也撕掉了。」

    楊立昕冷冷瞪她,一言不發。

    空氣,突然沉重得像千斤頂,壓在春帆身上。

    他彷彿想看穿她,看穿她到底在想什麼。

    她卻不動如山,意志力不受影響。

    她不怕他,也不愛他。這一刻,他看得很清楚。

    「為什麼?」依然是平淡的口吻。他告訴自己,並不是非要她不可。

    「在公司,我們是總裁與秘書的關係。在我家裡,我們是彼此慰藉的床伴,不是可以公開關係的情人,對吧!那你怎麼可以賴在我床上,害我失眠呢?」春帆索性頭一揚,心一橫,被fire也不在乎。「不,我不跟男人同居,我的家是我的城堡,任何男士用品一律不許入侵,佔用我一丁點的空間。」

    「連一把刮鬍刀都不行?」

    「不行。」不會只有簡單的一把刮鬍刀,附帶而來的會是刮鬍膏、毛巾、化妝水、牙刷、牙膏……沒完沒了。

    「你這個女人真是……」

    「與眾不同!我知道,如果你受不了我,我一點也不意外。」

    居然敢打斷我的話,真有你的!楊立昕緊盯著她,幾乎想在她身上看出兩個洞來。沒見過這麼不懂得把握機會「順籐摘瓜」的女人!

    現在的女人想抓住金龜婿,不是講求快、狠、準?她這算什麼?

    他到底該生氣,還是鬆了一口氣?

    可是當初他看上的,不正是她的不忮不求?兩人心裡都清楚,他們之間的鴻溝太深,不可能有未來。

    那他心裡的不痛快,根本師出無名,他只是不習慣被拒絕罷了。

    對,一定如此。

    「總裁如果沒別的吩咐,我先出去了。」

    「嗯。」

    春帆很清楚他的視線仍盯在她身上,即使心裡有一絲絲忐忑不安,也絕不能被他發現她其實滿在意這份工作的,硬ㄍㄧㄥ著也要優雅的告退。

    呼~~終於回到自己的座位了。

    春帆真佩服自己有勇氣對著那張冷臉直言抗議,堅拒他入侵她的小天地。

    不過,感覺好爽喔!

    她簡直是女英雄,勇敢扞衛自己的家園。

    柳儀小聲道:「春帆姊,總裁有沒有提到Paul的事?」她已經接到兩通昔日同單位女同事艷羨的向她求證,那個公開跪地求饒的帥哥是她的男友?!

    春帆淡淡地說:「下次如果再吵架,罰他到你家門口跪吧!總裁說若再有第二次,請你一起走路。」

    柳儀吐吐小舌。「不會了啦!Paul已經得到教訓,不敢再背叛我。」

    是嗎?「但願如此。」

    「呵呵,春帆姊,你是不是有點嫉妒我?」

    「嫉妒你什麼?」

    「我男朋友什麼都肯為我做啊!連公開下跪都肯。」柳儀覺得走路都有風。

    春帆搖了搖頭,不做評論。

    好蠢的女孩,下跪有什麼難的?什麼才是真正的好男人,你了不了?簡單一句話,就是不會做出令你傷心、需要下跪求饒的事的男人。

    柳儀卻喜歡這種被人羨慕又嫉妒的感覺,淡忘男友劈腿的傷害,相信他只是一時被壞女人迷惑了,如今迷途知返,真心懺悔,不妨原諒他一次。

    春帆知道勸也沒用,徒增磨擦,影響工作情緒,那可不划算。

    接近午休時間,春帆正想詢問需不需要幫總裁訂餐,他今天沒有商業午餐之約。正想按室內分機,一抬眼,啊,不用忙了。

    迎面走來一對稍有年紀的漂亮男女,可不是總裁的父親──Empire百貨公司的董事長楊彥甫,和讓總裁厭惡莫名的繼母林亞築伉儷嗎。

    就是這個女人,林亞築,教楊立昕從此對第三者、情婦有莫名的厭恨,連帶的也討厭第三者所生的私生女。

    所以,楊立昕絕不會愛上岳春帆。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編註:欲知楊多安與高步璽的愛情故事,請看——

    玫瑰吻561《甜蜜壞美眉》

TOP

THK

TOP

謝謝分享

TOP

thank you

TOP

 看看

TOP

thx..

TOP

thx……八错哦~

TOP

Emmazhou5960 發表於 2011-3-15 00:45


嚴禁只用表情符號作回覆

TOP

ths~~~~~~

TOP

謝謝

TOP

返回列表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