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月《管家條款》【女上男下3】

本帖最後由 dada 於 2011-7-8 09:49 編輯

出版日期: 2011年3月3日

負債累累、被老闆fire、債主上門討債
他的人生已夠淒慘,怎麼還有人以整他為樂?
這一切,要從他莫名其妙招惹到那位大小姐開始……
說來這女人真是不可理喻
相遇那一天,他喝醉酒不小心「滾」到她面前
從此她就陰魂不散的接近他、找他碴
老是不按牌理出牌,讓他差點招架不住
這回還搬出條件超優的「管家條款」誘他上鉤……
嘖!天上掉下來的果然不會是好禮物
說什麼她家都是好人?正確說法應該是怪咖才對!
這家裡有健忘症的老管家、老眼昏花的廚娘
還有戀姊癖嚴重的二小姐,以及人格分裂的三少爺
這群人一鬧起來雞飛狗跳,搞得他一個頭兩個大──
不過真正傷腦筋的,是他竟然對大小姐起了興趣
但他也知道和她之間的差距就是花一百年也追不上
不該喜歡上的人,偏偏,心不由自主受到吸引……

管家條款

  立約人──
  徐梓晴(以下簡稱甲方)
  沈曜(以下簡稱乙方)

  茲就乙方聘請甲方擔任管家,雙方議定條款如下:

  第一條:自簽約當日起,甲方即成為乙方的管家,時效五年。
  第二條:甲方必須負責乙方屋子里外的清潔、秩序,以及負責照顧乙方屋內所有生物的飲食。
  第三條:甲方必須學習所有管家必須具備的禮儀、知識。
  第四條:甲方有事要請假,必須在前一天提出。
  第五條:甲方不得違背、抗拒乙方所提出的任何正當命令。
  第六條:上述條約,若與第五條抵觸,則以第五條為優先執行。

  附註:甲方薪資固定每月十萬元整,不包括支付其它開銷。

TOP

第一章

  故事的開頭有時候是這樣發展──

  家道中落、身世淒涼、悲慘至極,不僅父死母亡,在學校被同學欺負,回到家被叔叔、嬸嬸當作僕人使喚的女主角,在飽受多年的痛苦折磨與摧殘之後,又經歷了一場絕對是意外伏筆的車禍,終於不支倒地昏厥送進醫院,醒來之際,居然看見一位穿得十分體面、卻哭得老淚縱橫的阿伯叫了聲“大小姐”。

  從此女主角的生活一夕間由地獄跳級到天堂,好不快樂。

  完畢。

  聽來很幸福,但畢竟只是故事,現實生活根本無法與故事相提並論,尤其是當這種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時候──

  此時此刻,有著淒慘人生的徐梓晴,在嘗盡人情冷暖之後,更不可能對這種不切實際的白日夢有一丁點的期待。不過當這個穿得十分體面、卻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老人家對著他露出微笑,並且雙肩激動的微微顫抖時,心底還是一個不小心冒出了白日夢的泡泡,難道真的……

  “你、你誰啊?”盡管有做夢的權利,徐梓晴仍然保持機警,不會輕易上當受騙,要知道現在詐騙集團的詐騙手段可是愈來愈高招,窮光蛋也是有可能被利用。

  “兒、兒子……我、我終於找到你了,嗚嗚嗚……”老人一說完,就牢牢抱住眼前這個落魄的男子。

  徐梓晴當場傻了眼。

  雖然他十分不願意承認他還有個父親,但當年父親拋家棄子的時候才四十出頭,怎麽十年過去了,竟然老得這麽快,除了有一頭斑白的頭發外,身材貌似還長高了不少?總之,無論橫看豎看,這位老人家絕對不可能是他父親,說是爺爺倒還有些可能,只要他爺爺能夠死而複生的話。

  等等!這什麽跟什麽啊?

  因為被老板fire,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找到另一條活路,心底一團亂的他只好選擇喝酒,喝得醉醺醺忘記所有的煩惱,眼下看來一樁麻煩還沒結束,另一樁倒是直接找上門。

  “那個……”老人還在哭,他也不好意思一下子就潑他冷水,環顧四周,發現自己躺在一間陌生的房里,心底的疑問也就愈來愈大。“我怎麽會在這里?”他只記得自己喝了不少酒,然後呢?

  老人搖搖頭。“我也不知道你怎麽會在這里,一進來看見你就忘記其它事情了。兒子啊,爸好想你……”

  徐梓晴頭痛欲裂。罷了,他決定先解決眼前這樁麻煩。

  “停!我真的不認識你,你確定我是你兒子?”

  “當然,你叫徐梓晴不是嗎?我也姓徐,我們都姓徐,我不是你爸難道是你兒子?”老人拿起桌上的身分證,斬釘截鐵地問。

  徐梓晴再次傻了眼。這什麽邏輯?同姓就一定是父子的話,那他的國小體育老師、國中美術老師,以及那個老是把他叫到面前念經的高中校長豈不全都是他爸了?

  “徐伯伯……”

  “大家都叫我徐伯。”老人有所堅持。

  徐梓晴決定從善如流,立刻改口:“是,徐伯。我非常肯定確定篤定我不是您兒子,因為我有爸爸,雖然他失蹤多年,但我相信只要他站在我面前,我還是認得出來,所以您是認錯人了,同名同姓的人其實不少,您要不要再找找看?”他有點同情這位心焦如焚找尋親生兒子下落的老人家。

  徐伯傻傻地看著他,老臉上掛著從困惑到不解再到濃濃的失落,最後變成堅定不移的執著。

  “不可能!大小姐說你是我兒子,大小姐從來不會騙我,你一定是我兒子!兒子,爸爸找你找得好苦啊……”

  有人信觀世音菩薩,有人信耶穌基督,徐伯則是信仰他的大小姐。

  徐梓晴當下無言以對了。

  拜托,行行好,隨便來個人把這位老人家拖走吧!

  “徐伯。”

  輕柔的低喚,終於讓徐伯“千里尋子”的熱情暫時打住。

  徐梓晴擡頭望著站在門邊的女子,她有張精致中性的臉蛋,嘴角掛著淺笑,雙眸透出的無辜教人不敢褻瀆,一頭利落短發加上穿著剪裁合宜的淺灰色套裝,並沒有讓她看起來精明幹練,反而像是個誤闖大人世界的單純小女生。

  他相信眼前這個女子應該比徐伯還理智,還有點腦子才對。

  “大小姐。”徐伯立刻起身,必恭必敬地朝她頷首。

  這個動作足以顯示徐伯口中的大小姐有多麽尊貴了。

  嘖,現在到底在演哪一出,怎麽身為主角的他一點頭緒也沒有?

  “你怎麽在這里?”大小姐納悶地問。

  徐伯經這麽一問,楞了下,看看躺在床上的徐梓晴,再看看門口的大小姐,滿臉困擾。

  是啊,他怎麽會在這里?

  思索良久,桌上的托盤讓他想起來了。

  剛剛二小姐說今天有客人,為了成為一個稱職的好管家,所以他切好水果,並泡了一杯頂級紅茶端上二樓,想好好款待這位客人,然後呢……他就不記得了。

  “我是端點心上來給客人。”找來找去僅有這個答案。

  徐梓晴聞言,心底可郁悶了。剛剛一直“盧”他的老人家,怎麽一下子就全推得一乾二凈?

  “徐伯,謝謝你,你先去休息。”

  “是,大小姐。”徐伯再次欠身,然後轉頭笑咪咪地說:“先生,晚安。”

  徐梓晴有種難以言喻的感受,這還是他長這麽大第一次被人玩弄,而且對象還是個老人家,簡直讓他哭笑不得。

  “他……”

  “徐伯年紀大了,記憶力有點差,無論他剛剛跟你說了什麽都請別放在心上。”這位大小姐仿佛知道他想問什麽,立刻開口解釋。

  “喔,那我……”

  “你喝醉了在店里鬧事,從店門口滾了出來,正好滾到我的腳邊。”大小姐不疾不徐的說。

  徐梓晴頓了一下。“所以……”

  “所以我就把你帶回家了。”

  這位大小姐明明說得那麽簡單明了,為什麽他卻是聽得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大小姐,妳要的醒酒湯,我煮好了。”

  徐梓晴還來不及追問清楚,又一名中年婦女走進來。

  “江嫂,謝謝,放著就好。”

  江嫂笑容可掬地放下醒酒湯,走近床邊,摸了摸徐梓晴的頭,仿佛將他當成兒子,徐梓晴心底不禁吶喊:別再來認兒子了!

  “我剛剛聽三少爺說大小姐又撿了只流浪動物回來,沒想到居然是這麽大只的狗!”江嫂近乎驚奇的口吻。“大小姐,這只狗看起來臟兮兮,應該好幾天沒洗澡了,讓牠睡在床上好嗎?”大小姐心地善良,經常撿回一些小動物,健康的就轉送,不太健康的就留在家里照顧,這只大黑狗臟歸臟,看起來卻很健康,如果能轉送就太好了,這麽大只的狗她很怕照顧不來。

  等等!現在又是什麽情形?

  一個當他是兒子亂認一通,一個又把他比喻為狗?

  到底是他瘋了,還是這些人根本就想整他?

  “我不是……”徐梓晴正想澄清自己是人類,那位大小姐又快他一步。

  “江嫂,妳眼鏡又放在頭上了。”

  江嫂摸了摸頭頂,果然有眼鏡,她立刻戴上,定睛一看這才發現自己搞了個大烏龍,眼前的龐然大物是人不是狗……真尷尬。

  “呃……呵呵,真不好意思,年紀大了,老花眼太嚴重,經常看不清楚,呵呵呵……”江嫂邊笑,邊慢吞吞朝著門口的方向移動,最後消失在徐梓晴眼前。

  這會兒,徐梓晴已經無力再探究下去,他只希望自己還在醉,醒了就回到現實中。

  “你醒著嗎?”大小姐問。

  “不然呢?”他看起來像是睡著了嗎?

  “喝點醒酒湯,這樣比較舒服。”她好心建議。

  如果不能繼續醉,還是清醒一點比較好應付突發狀況。

  徐梓晴一口氣喝光醒酒湯,腦子有沒有比較清晰他不確定,只覺得這醒酒湯真好喝。

  “我叫沈曜。”

  對方報上名字,徐梓晴不以為自己需要禮尚往來,畢竟他身分證都被翻出來了,叫什麽名字、住在哪里都被看光了,不是嗎?

  “沈小姐,謝謝妳。”

  “不客氣,舉手之勞而已。”

  “我睡多久了?”

  “我不清楚你睡多久,現在是一點鐘,你自己算一下。”

  “真抱歉,沒想到打擾妳這麽久。”他記得是下午開始喝酒,沒想到這一醉竟然醉了快一天?

  “不算打擾。”沈曜一雙迷人的眸子上下打量他,“其實……”

  察覺她的視線,徐梓晴可不以為對方對自己有意思,相反的,他從沈曜的目光中感受到一股淡淡的……敵意。

  “其實什麽?”

  “這還是我第一次發現原來『滾出去』不是誇張的說法,而是真的可以滾出去,呵呵……”一想起走在路上,真的有人滾至腳邊的畫面,她就忍不住想笑的沖動。

  沈曜笑起來很美,他其實大可不必在意,可不知怎地,他就是覺得她的笑容非常刺目,似乎專門針對他,他們曾經有過節嗎?

  “很高興能夠讓沈小姐笑開懷。”

  “我沒什麽惡意。”她淡淡解釋。

  “我知道。”完全聽不出來。

  “改天我也來試試,叫人真的『滾出去』,應該會很有趣。”她看著他,一字一字慢慢輕吐。

  有趣?他可不這麽認為。

  這位大小姐似乎存心刺激他,但他也懶得探究他們之間有什麽過節,因為還有比這件小事更棘手的問題等著他去處理。

  “我該走了。”他頭還有些暈,不過他可以忍得住。

  沈曜盯著他起身的動作,笑了笑,好心地說:“我幫你叫輛出租車。”

  “不必了……我想走一走清醒腦袋。”實際上是口袋已經空了,他也不想對她坦承,好讓她又找到機會嘲笑他。

  “這里離市區還有一段路。”

  “沒關系。”他曾經從內湖走到臺北市中心。

  沈曜又笑了,笑得非常開心,仿佛惡作劇得逞一樣。

  “好吧,既然你堅持,我也不勉強你。我送你到門口。”她領著徐梓晴走下二樓,來到玄關,等他穿好鞋子,替他開門前又說:“慢走,不送了……晚安。”

  “謝謝……”等等,意識到聽到什麽特殊的字眼,徐梓晴馬上提出疑問:“晚安?!”

  “哎呀,可能是我疏忽了,我忘了告訴你現在是淩晨一點。”沈曜打開門,倚著門板,神情滿是虛偽至極的愧疚。

  門外果真一片黑,幸好有路燈,還不算太慘。

  這下子,徐梓晴不再懷疑他們之間有無過節了,而是非常肯定他們有過節,只是不知道自己幾時得罪過這位大小姐,而且剛才一路走來,他發現這間房子很大,更加確定他們之間相差懸殊,那麽,他又是怎麽得罪她的呢?他百思不得其解。

  “真的不需要我幫你叫出租車?”沈曜揚起嘴角,好心又問一次。

  “不用了,晚上走路安靜點,我喜歡一個人走夜路。”

  沈曜歪著頭看他,佯裝無辜地說:“那你要小心點,夜路走多了會撞鬼。”

  “我生平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

  “因為鬼都敲錯門了,做你鄰居真可憐。”

  這女人……徐梓晴咬牙。

  “再見。”最好永不相見。

  沈曜微笑目送他離開,有意無意地又補上一句:“對了,我好像又忘了跟你說,這里是桃園。”語畢,大門輕輕關上。

  “……”

  他奶奶的,那個女人真的跟他有仇是吧?

  幸好口袋還剩一個十元銅板,讓他打了求救電話,要不然真的要從桃園走回臺北了。

  一想到昨天的混亂,徐梓晴忍不住爬爬頭發,試圖用這個動作看看能不能將手邊的麻煩事給一一弄平,不過看樣子是不可能。

  工作沒了,得立刻找到下一個,因為他得支付龐大的醫藥費,房租也不能再欠繳,要不然就得流落街頭。

  原本一日兼三份差事的徐梓晴,因為找到一間保全公司的工作,薪水還不錯,就辭去其它兼差專心做保全,哪知一名女客人愛慕他,色誘不成居然誣告他對她性騷擾,老板也腦袋有洞,查都不查就立刻fire他,真是一群豬頭!

  好不容易有公司不介意他只有高中畢業的學歷,沒想到那麽簡單就被人給毀了。

  徐梓晴愈想愈火大,一把抓起枕頭往門口扔,無巧不巧,房門打開,徐妃羽的臉剛好接到這個枕頭。

  “哥,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窗戶在那里,枕頭往下丟也砸不死人,可是我這張俊臉再這麽被你砸下去,遲早有一天會變形。”他哥心情不好,就會拿枕頭砸門,而他也不知是不是運氣太差,五次砸門就有四次被砸中。

  “男人靠的是身材不是臉。”

  徐妃羽瞄了眼大哥超過一百八十公分的好身材,再看看自己僅一百七十的身高,推了推眼鏡,“男人當然靠的是這張臉,要不然你以為逢年過節,那些吃不完的食物是打哪里來的?”

  徐梓晴搖頭嘆氣,“原來都是靠你招搖撞騙。”

  “這不叫招搖撞騙,全都是女信徒們心甘情願獻給我,因為我長得人見人愛。”徐家弟弟認定男人決勝負的關鍵點,除了腦袋之外當然就是長相。

  長得帥是基本配備,不過若要讓上至七八十歲的老人家,下至剛出生的小嬰兒都喜歡,可就不是那麽容易的事情了,而他剛剛好是奇才,無論是誰都無法抗拒他的長相,他天生就是萬人迷。

  徐梓晴感嘆地拍拍弟弟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我很怕有一天會同時有好幾個女人上門來要求你負責。”

  “放心,不可能會有這種事,當萬人迷的首要條件就是不可以名草有主,我要讓她們人人有希望,卻又個個沒把握,這樣才會對我死心塌地,完全犧牲奉獻。”徐妃羽發表扭曲的理念。

  再次,一個枕頭又砸中他的臉。

  “快去上課吧!”

  “那你呢?今天不用上班嗎?”這世上誰都不能拿枕頭丟他,除了他大哥以外。

  “我下午的班。”不想讓弟弟擔心,徐梓晴隱瞞被開除的事實。

  “那我先走了,早餐在桌上,記得吃。晚上見。”

  直到徐妃羽離開,徐梓晴又倒回床上,望著因為漏水而泛出黃漬的天花板。

  這是間三十幾年的五層老公寓,他們住在鐵皮屋加蓋的頂樓,冬冷夏熱,屋子里沒裝冷氣,每到夏天晚上都睡得滿身大汗,恨不得扒掉身上的一層皮,可是沒有錢,他們也只得忍耐,這一忍也快五年了。

  他們身上背著一筆不知何時才能還清的債務,親戚視他們如洪水猛獸般不敢往來,幸好在走投無路時,房東願意幫助他們,每月僅收五千塊的房租,然而他經常連五千都付不出來,好在房東從不跟他計較,但他內心有愧,實在不願意再欠下去,只是屋漏偏逢連夜雨,現在又丟了工作,真是雪上加霜。

  閉上眼,腦海的記憶如同潮浪席卷而來──

  二十歲那年,母親過勞死,剩下他們父子三人,縱使悲傷也得咬牙撐下去,可惜後來父親放棄工作,沈迷賭博,起初贏了不少,怎料那是賭場設下的陷阱,故意引誘父親投下更多的賭資。

  最後,他們的屋子也失去了,父親自知理虧,決心痛改前非要努力工作。

  房子沒了,至少父親回來了,無論如何,他們始終是一家人。

  讓人欷籲的是,父親找到開車送貨的工作,第三天上班就撞死人,當警方通知他父親開車肇事逃逸時,在那一瞬間,他的世界終於崩毀了,維系這個家的重擔就落在他肩上,再也卸不下來。

  妃羽就說他很像母親,情願把所有的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攬,也不想增加旁人的負擔。或許吧,明明不關他的事,他仍然咬牙扛下了,就為了母親耳提面命的三個字──責任感。

  因為父親沈浸在自己的興趣之中,對這個家始終沒有付出多少心力,從小母親就期許他要有責任感,不要造成別人的負擔,他也謹記在心不敢忘記。

  為了這三個字,他吞下所有困難。

  好不容易弟弟大學快畢業,肩上擔子可以減輕許多,沒想到意外失去工作,讓他不得不感嘆命運瞬息萬變。

  但嘆歸嘆,現實的世界仍然在眼前,一文錢可以逼死一條好漢,他可不想落到這種淒涼的下場。

  徐梓晴翻身坐起,活動了下筋骨後,離開房間。


  上帝說:當這扇窗關起來的時候,勢必會有另一扇窗為你而開。

  高薪的保全工作沒了,他的前老板好心收留他,所以他再度回到吉福搬家公司,由於是之前待過的公司,人員又沒什麽變動,徐梓晴很快便和老同事打成一片,薪水或許不高,但至少穩定。

  眼下,他最需要的就是穩定。

  上班第十天,公司接到一個很輕松的案子,是幫一個單身男人搬家。

  現在的搬家公司可不比以前,一切老板說了算,如今為了保障雙方的權利,必須簽下合約,以免日後有紛爭,簽合約之前徐梓晴也親自去看過,對方只有幾件家具,他一個人綽綽有余,這案子便交給他負責。

  當天早上,他開車前往客戶家,把家具搬上車固定好,隨即前往目的地,雖然房子在七樓,幸好有電梯,要不然背著家具爬樓梯可是種折磨。客戶之前怕臨時有事,早已把鑰匙交給他,等他搬好,客戶正巧也趕過來了。

  “孟先生,東西都搬好了,請你點收一下,確認無誤後請在這份文件上簽名。”徐梓晴自認非常小心,不可能碰壞家具,很有信心地把文件和筆都準備好,就等客戶簽名。

  孟先生卻一臉無奈地說:“很抱歉,我們必須再搬一次了。原本這里朋友要租給我,不過他的家人臨時要用,所以不能租了,這件事我也是剛剛才知道,就立刻趕過來了,真的很抱歉。”

  人家都道歉了,他還能怎麽辦?況且這也不是孟先生的錯,他也不好意思找他麻煩。

  徐梓晴淡淡一笑,“沒關系,事情難免有意外。”

  “真的很不好意思,我會加倍付錢給你。”

  客戶都如此阿莎力,他更沒什麽好說的了。“孟先生,你已經找到房子了嗎?”

  孟先生點點頭,神情仍有幾分愧疚。“已經找到了,離這不遠,很近很近。”

  於是,徐梓晴再次將家具搬下樓裝上車固定好,孟先生因為是上班時間偷跑出來,不能待太久,在說完地址後便匆匆離開。他說的沒錯,地點確實很近,不過卻……很高很高。

  十二層樓高。

  電梯還好死不死地挑在這個時候維修。

  真他媽的夠倒黴了!

  倒黴歸倒黴,該做的事情也不能省,徐梓晴評估了一下自己的體力,決定在五趟內完成。三個鐘頭過後,他終於不辱使命,氣喘籲籲地蹲在地上。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眼看這趟本來一個小時可以完成的工作,四個小時過去了他竟然還沒回到公司,因為客戶還沒來點收,他等不下去了,隨即打電話給孟先生,但孟先生的手機沒開機,他只好留言,並繼續無奈等下去;這份簽約規定今天必須完工,如果沒有達成,公司必須賠償五倍的違約金。

  左等右等,終於等到孟先生的電話。

  “不好意思,剛剛在開會,我手機沒有開。你搬好了是吧?”

  “孟先生,我在等你點收,你方便過來一趟嗎?”他根本沒力氣跟這個看起來似乎是個好客人,卻狠狠折磨了他的孟先生抗議電梯壞了這件事,只想快點完成工作好回公司交差。

  “抱歉!我待會還要繼續開會,恐怕下班才能過去,你能等到那時候嗎?”

  “……好吧,那你回到家大概幾點?”如果可以,他真想直接殺到孟先生的公司逼他簽名,無奈合約上有規定,客戶必須要確認家具都無誤之後才可以簽名,唉。

  “八點吧。那就麻煩你了,為了賠償你等候的時間,我願意支付三倍的工資,真不好意思。對了,鑰匙要記得帶,我只有那一把。”意思是沒有你,我進不了家門。

  “沒問題。”

  以客為尊──這是吉福搬家公司掛在辦公室墻壁上,聘請知名書法家所寫的四個字,一字五千,名副其實的金字招牌。

  八點的時候,徐梓晴準時來到客戶新家門口,卻接到孟先生的電話說他要加班,差不多十點才能回到家,在默念了十遍“以客為尊”這四個字後,他繼續等。十點的時候,孟先生又打了一通電話,說十一點一定會到,結果,十二點五十分的時候,他沒等到孟先生,卻等到了一個女人──

  沈曜。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番外篇之一    沈曜的明查暗訪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番外篇之二    徐伯的諄諄教誨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番外篇之三——江嫂的老花眼鏡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TOP

作家條款  楚月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thanks

TOP

謝謝分享

TOP

谢谢分享

TOP

多谢分享!
人生何必轰轰烈烈.平淡也是一种享受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