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陽光晴子《五毛錢換到好老公》【邱比特的獎賞之一】

出版日期: 2009年9月16日

天空下著大雨,紐約街頭的一座電話亭外,
她撐著把傘、手中握著銅板,等著裡頭的男人講完,換她。
「該死!又要投幣,又不是吃角子老虎……」男人嘟噥著,
接著門推開,他卻不是要離開,反而對她伸出手──
「妳有銅板吧?借一下。」
她想,自己只是一時好心,才給了他兩枚25分的硬幣,
絕對不是因為他長得超級帥,哪知這一給同情心氾濫成災,
她讓他共撐一傘,送受傷的他回到臨時借來會漏水的破狗窩,
還幫他打掃、買食物給他,最巧的是,
她是他鄰居,兩人房子後陽台對窗台,他順理成章的搭了伙,
養一個男人其實也有點好處,半夜睡著燈仍亮著,
他會爬過窗來關、把她抱上床──如果沒驚動警方會更理想,
她發誓對他沒非份之想的,可怎麼在飯店看到衣冠楚楚的他,
聽說他是來兼差賣肉,她想都不想就領出全部財產買下他……

幸福的畫面  陽光晴子
  
  不知道為什麽,可能是因為寫了這個故事後,晴子自己也起了一些小小的感觸。
  
  幸福不難,這句話很多人都會說,但其實,有時候幸福很難,可能因為一個誤會、一個要強的自尊,或是面子,幸福的門就關上了。
  
  不過在前幾天,睛子到一家頗負盛名的蛋糕店買蛋糕,就看到一個很幸福的畫面。
  
  兩個白發蒼蒼的老爺爺、老奶奶,手拉著手,笑容滿面的俯身看著玻璃櫃里造型不同的可口蛋糕,老奶奶的聲音很溫柔,她一一問著店員這款是什麽口味?那一款又是什麽口味?
  
  晴子看到老爺爺只是笑著凝盼著老奶奶,我不知道那眸中是不是有所謂的深情,但我絕對看到了寵愛。
  
  老奶奶回頭問老爺爺,「你比較喜歡哪一個?」
  
  老爺爺溫柔回答,「妳喜歡的那一個。」
  
  天啊,老實說,晴子在一旁感動得差點沒有噴淚,我總覺得年輕的愛情可以很濃烈、很激狂,但沒想到,兩個老人家這短短的交談就讓睛子感受到他們走過長長歲月的美麗愛情。
  
  當兩老拿著蛋糕離去時,晴子還很舍不得的看著兩人的背影。
  
  好羨慕啊!有沒有那麽一天,我的人生里也有這一幕幸福的畫面呢?!
  
  對了,這個系列還有一本書寶寶,書名也一樣很可愛,叫《一碗面拐到美艷妻》,晴子希望自己的筆功能更上層樓,可以寫出更多幸福的畫面。
  
  拜嘍!

TOP

楔子

  “快!在那里!”

  “快追!”

  “咦?那是在拍電影嗎?”

  紐約巿的五個行政區之一,也是擁有自然風光的史泰登島上,幾名觀光客困惑的看著對面街道上十幾名穿著黑色西裝的男子拔腿狂追前方一名身著灰色西裝的男人,灰色西裝男子是找到障礙物就踢,要不就抓起東西往後扔,好幾次都見到他差點要被逮到了,卻又有驚無險的拉開距離。

  更有不少人註意到那灰色西裝男子長得相當挺拔俊俏,甚至有不少女性觀光客拿起手上的相機調整鏡頭,拉近那男子的臉。

  “哇!好帥!”她們忍不住發出贊嘆聲。

  濃密的黑發、兩道劍眉、一雙竄著火花的黑眸、抿緊的薄唇,這是一張輪廓分明的東方臉孔,俊美迷人。

  但他可沒空管這些贊美聲,氣喘籲籲的拚命奔跑,還得不時回頭看那十幾個緊追不舍的鷹幫手下。

  真是可惡!他們不累,他這個大少爺都快累斃了!

  他邊跑邊將那條價值不菲的名牌領帶給扯下扔了,再解開兩顆扣子,終於好喘氣多了。

  繞過小巷道,沒想到竟轉進一條死巷,他氣憤的往四周看了看,只有一面高高的鐵絲網。

  撇撇嘴角,他無從選擇的跳了上去,開始攀爬,後面追上來的鷹幫手下也跟著爬上來,還扯他的褲腳,他火大的給對方的臉一記火鍋,再給另一個一腿,一連踢倒幾人後,他氣喘如牛的攀爬過去另一邊,一名留了一頭長發的鷹幫手下竟然掛在頂端,大手一撈的揪住他的西裝領子。

  “該死,放手!放手!”他氣得以英文大吼。

  但對方仍緊抓著不放,他咬咬牙,火冒三丈的突然又爬上前,用頭用力去撞那家夥的頭。

  “噢〜”那男子痛呼一聲,手陡地一松。

  慘了!他也沒站穩,眼看就要頭著地的摔下去,情急之下,他一手揪住對方的長發,順勢的轉了一圈。

  “痛痛痛〜”男子頓時痛得哀哀大叫。

  他這才松手往下跳,沒想到著地失敗,竟單腳跌跪,西裝褲子不僅磨破,膝蓋更是鮮血淋漓。

  痛啊!他悶哼一聲,正要站起身時,身後又有人沖上前抱住了他,害他又是往前摔了一跤,他痛得齜牙咧嘴,隨即眼神一凜,立即往後退,將那人推去撞墻,一回身,狠狠的往他肚子踹上一腳,再蹲下來,給他的肚子一拐子,讓對方痛得在地上打滾。

  還來不及拭去額上的汗水,有更多鷹幫手下攀爬著鐵絲網過來,個個虎視眈眈的瞪著他。

  “好!要玩是吧,我就跟你們玩!”

  他薄唇緊抿,黑眸閃過一道殘酷之光後,拳頭毫不客氣的以駭人的勁道,一拳又一拳的往這些搞不清楚狀況的笨蛋身上痛擊,有人的肋骨被打斷,更有人被狠踹掉腳骨,不過幾分鐘的纏鬥,那群人全倒在地上痛苦呻吟。

  灰西裝男子走到其中一人身邊,蹲下在他身上搜了搜。

  “該死,你就這些錢而已”

  他低低詛咒一聲,一跛一跛的把男人口袋里的兩、三張小額美金跟幾個銅板塞進口袋,走到馬路上,搭上巴士,隨即前往碼頭搭上前往曼哈頓的渡輪。

TOP

第一章

  紐約的曼哈頓下城區,摩天大樓林立,車水馬龍,刺耳的喇叭聲此起彼落,熙來攘往的人潮交錯而過,每個人的腳步都很快,尤其是此時,不過是下午五點,但天色陡地一黑,烏雲攏聚,眼看就要下雨了,行人的腳步更是加快。

  “轟隆隆——”天空突地劈下一聲雷霆怒吼,下一秒,嘩啦啦的傾盆大雨從天而降,整座城市頓時陷入一片煙雨蒙蒙中。

  一輛黃色出租車從南北向的百老匯大道一路疾駛直奔蘇活區的GrandSt,車門一開,一名高大英挺的男子跛著腳下了車,一拐一拐的跑到紅磚道上的電話亭內,吐了一口長氣,在一身濕的西裝外套及長褲搜尋一番後,竟只找到幾枚銅板。

  男人低低粗咒一聲,投了銅板、電話接通,就對著話筒另一方的人抱怨起來,隨著時間經過,他手上的銅板一個又一個的投入投幣孔里。

  電話亭外,夏芷瑩一手撐著一把碎花傘,一手握著幾枚銅板等待,一邊也看著手表。

  這男人講電話講好久了啊,至少也有十分鐘了。

  驀地,電話亭的門拉開,但男人的手仍抓著話筒,壓抑著怒火道:“讓那個八婆繼續胡鬧吧,仗著她爸是黑道想吃定我,我會讓她找不到我……”

  他說中文夏芷瑩來到紐約不過三天,耳邊全是嘰哩呱啦的英文,乍聽這熟悉的語言,她不由得側身想看清楚男人的長相。

  也在此時,渾身濕透的男人轉頭過來直視著她,邊聽電話邊朝她畫了個圓形,她既錯愕於他輪廓俊美的外貌,也對他的手勢感到困惑。

  “我知道……等等……又要投幣,又不是吃角子老虎!該死!”他低低的又粗咒一聲,咬咬牙,皺起濃眉看著這張在大雨中更顯得嬌小纖細的容顏,改以流利的英文道:“妳有銅板吧?借一下。”

  “哦。”

  她連忙伸出握住銅板的手,男人很不客氣的從她的手中拿了兩枚二十五分的硬幣,向她點個頭,又將電話亭的門拉上,再度隔絕了他的說話聲。

  她低頭看著被他弄濕的手及硬幣,只好從皮包里拿出紙巾擦拭。

  “好了,把地址給我,我今晚只能去窩你那個狗窩了……什麽?你這重色輕友,不對,輕上司的家夥,好吧,第二選擇就第二選擇……他××的,你的住址怎麽又臭又長……窩也不很理想……罷了,我認了。”

  電話亭內,雷克南另外又交代這個好友兼私人特助一些事後,這才掛上話筒,拉開門走出亭子,讓眼前這名嬌小的東方女郎收了傘走進去。

  看著仍然滂沱的雨勢,他只得努力的將身子貼靠著亭子,讓頭頂上方小小的凸出臺子替他遮風避雨一下。

  不一會兒,見那東方女孩走了出來,撐起了傘,他倒是不客氣的也鉆進她的傘下,雖然這把小雨傘在塞進他之後,感覺上幾乎塞爆了。

  “不介意送我一程吧?雨下這麽大,我腳又受傷。”他同樣以流利的英文跟她開口,沒想到,女孩卻靦觍的回以中文——

  “好。”

  他眼睛陡地一亮,“臺灣人?”他也改以中文交談。

  夏芷瑩點點頭,“你的中文很流利,聽來也不是大陸口音,也是臺灣人?”

  他露齒一笑,伸出手,“妳好,雷克南。”

  “呃,夏芷瑩。”她忙伸出手。

  兩手交握,他訝異於她手掌的柔嫩滑順,她則錯愕於他的厚實溫暖,而且,他的手極為堅定,有股她形容不出的自信。

  雷克南從小就是個萬人迷,在情場上也所向無敵,對自己的外貌他相當有自信,身旁這個氣質像是晴日微風般一樣迷人的東方女孩,或許可以調劑調劑他這兩天烏煙瘴氣的日子。

  這一想,他又想到黑道大亨的獨生女麗娜,說他被她囚禁兩天都不為過!

  兩人並肩而行,夏芷瑩得努力的拿高雨傘。

  雷克南大概有一百八十公分以上,對不滿一百六十公分的她來說,替他撐傘著實有些吃力。

  而思緒翻湧的雷克南似乎到此時才發現她的窘境,他笑著接過傘,“我來撐吧。”

  她暗暗吐了一口長氣,點點頭,“那雷先生要往哪里走?”

  “叫我克南吧。我要直走,妳呢?”

  “呃,我也是。”

  滂沱大雨下,傘中自成一個世界,夏芷瑩靜靜的走著,可以感覺到他的目光不時的看向自己,她的心跳莫名的加速起來,只得將自己的註意力放到他的膝蓋上,他的西裝褲已破了一個大洞,讓她清楚的看到幹涸的一片血漬,她柳眉一皺,“你的腳是不是該先去處理?”

  “不用,擦傷而已。”

  這話說得客氣了,他從鐵絲網跳下來時,差點沒跌個狗吃屎,而膝蓋這個傷在當下可是痛得他眼淚差點沒迸出來。

  直到兩人走到一棟大樓前,他才將傘收起來交給她,“謝謝妳,芷瑩,對了,留個電話給我,我把剛借的銅板還妳。”

  她搖頭,“不用了,不過是五毛錢而已。”

  “也是,我從沒想到我會有這麽窮的一天,連五毛錢都拿不出來!”他忍不住自我調侃起來,“只是,相逢即是有緣,留個電話聯絡?”

  “那個……我住的地方沒有電話,我的手機壞了,拿去修,所以才會出來打公共電話給我姊。”

  他一挑濃眉,黑眸中有饒富興味的促狹,擺明了他不相信。

  “我是說真的。”

  夏芷瑩尷尬的低頭,在她單獨從臺灣飛來美國前,她相依為命的姊姊是千交代、萬交代要她別跟男人有太多互動,就算是同校男同學也不可以,畢竟她是留職停薪前來進修的,為期只有三個月,短暫邂逅下的愛情遊戲不是她玩得起的。

  他竟然被拒絕了雷克南唇邊浮現狡黠的笑。

  臺灣女孩果真比較保守,若是熱情的美國女孩早就給他一個擁抱,甚至把他帶回家去讓他洗個澡、敷個藥,然後上演一夜情,而她竟然連電話號碼都不給,低著頭就想逃過他的狩獵。

  有挑戰性!他低頭,突然哀叫一聲。“噢〜”

  她一楞,連忙擡頭看他,“你怎麽了?”

  他濃眉一蹙,“我膝蓋突然抽痛起來,有點站不住,妳幫我個忙,陪我走回家。”

  “啥?”

  夏芷瑩還沒消化完他的話,他的手臂徑自一攬,扣住她的肩膀,身子有一半的重量就倚靠在她身上,她肩兒一斜、膝蓋一軟,差點沒被他壓垮了。

  “可以嗎?”他很有良心的稍微撐起一點自己的重量。

  她勉強擠出一個笑容,“呃,希望你家別太遠。”

  他差點忍俊不住的笑了出來,她真是個誠實又可愛的女孩。

  不過,雷克南很快就笑不出來了。

  他的好友潘大同給的住址竟是在一棟老舊的鑄鐵建築物中,里面的電梯十分破舊,坐上去像在搭碰碰車,搖搖晃晃、哢哢作響,好不可怕。

  他皺著濃眉,心里開始後悔,他應該堅持到潘大同的新窩去的。

  夏芷瑩則很錯愕,怎麽這麽巧這棟老舊建築物的後一棟就是她住的地方,兩棟樓距離相當接近,房東還特別交代她,窗戶一定要鎖好,百葉窗最好也拉上。

  由於蘇活區的鑄鐵建築物原就相當密集,加上處於最早開發的下城區,沒有規劃,街道狹窄,這種情況也不是異數。

  她思緒繁雜,頭大的雷克南則開始考慮要不要幹脆回自己那位於紐約近郊溫暖而舒適的宅第,就算麗娜派人把那里團團包圍了,就算她再次脫光光跳上他的床要跟他翻雲覆雨也不管,反正吃虧的也不是他!

  從刺耳又上下震動的貨梯走出來,他仍靠在夏芷瑩纖細的肩上,拐著腳,順著長廊上每一間房門上的門牌,走到盡頭的邊間,看著那扇斑駁的木門。

  他頭皮發麻,但仍照著好友的話,彎下身從腳踏墊里摸出一把鑰匙,夏芷瑩則趁此稍微揉揉自己酸麻的肩膀。

  雷克南打開房門,雖然早有預期不會是什麽豪華客房,但是,在打開電燈的剎那,他還是傻眼了。

  “滴滴答答!滴滴答答!”

  看來寬敞且沒有隔間的房間里,櫃子、家具、沙發及一眼就瞧見的雙人床都是老舊不堪,處處流露出像是從跳蚤巿場買回來的二手貨,沒有半件家具是搭軋的,但這還不是最大的問題——

  他擡起頭看了看,再低頭瞧了瞧,除了天花板上有好幾處正在滴水不說,整個地板已成了一片濕地,還能濺起小小的水花!

  外面在下雨,屋內也在下雨。

  夏芷瑩呆站在門口,一臉錯愕,她也和他一樣低頭看著還能濺起水花的地板,“這怎麽住?雨水滴個不停!你……你真的住在這種地方?”

  他吐了一口長氣,“沒關系,妳可以走了。”

  她一楞,“什、什麽意思?”

  “女人這樣是很正常的,就算長得再帥,但窮酸就是窮酸,就連普通朋友也做不來的。”他故意長嘆一聲,再看她一眼,她看來就是一只涉世未深的小綿羊,要拗到她家的沙發住上一晚,應該易如反掌才是。

  他說得這麽明,她馬上明白他的意思,急急搖頭解釋,“你誤會了,我沒有看不起你的意思,真的。”

  “那基於他鄉遇故知的同胞愛,我今晚可以到妳那里打擾一晚嗎?”

  她又是一楞,尷尬的拒絕,“呃,你渾身濕了,腳上還有傷,何不先去洗個澡,我先幫你整理一下房間。”

  她先是將房門拉得開開的,若是有什麽狀況,她可以很快的奪門而出。

  雖然同是臺灣人,可畢竟是陌生人,戒心還要有。她走到廚房,找了幾條幹凈的抹布,還有一些鍋碗瓢盆之類,拿來接水,接著開始擦拭地板。

  她仍是拒絕,他真的這麽沒有魅力還是落湯雞的模樣折損了他的陽剛魅力?

  不啰唆,他拐著腳走到衣櫥前,拿了一套換洗衣褲,邊走邊閃過滴水的地方走進浴室。

  潘大同的體格跟他差不多,他一點都不煩惱衣服會無法穿,只是,他竟有些擔心,即便他恢複清爽模樣,夏芷瑩的目光也不會在他身上多停留一些

  急著想知道答案,他洗了個戰鬥澡,吹幹頭發,看著鏡子里俊俏的五官,他嘴角噙著一抹笑意,吹了一聲口哨,轉身走出浴室。

  “等等!”

  他才想爬爬瀏海,帥氣的向她展現他卓爾不凡的男性魅力時,她竟然遞給他她那把碎花小傘。

  “這——”

  “這樣才不會又濕了。”她溫柔一笑。

  看著遮在頭頂上的這把小雨傘,他哭笑不得,不過,看著她熟練的在客廳跟廚房里忙進忙出的擰幹毛巾又跪在地上擦拭,一向輕佻的心竟然也跟著慢慢沈靜下來。

  窗外的雨不知何時停止了,天空灰雲慢慢散去,透出了點點暮色霞光。

  他收起了傘,淡然一笑,攝人心魂的黑眸則閃動起狡黠之光。

  真有趣!他雷克南長這麽大還沒碰過這樣的女孩,他的女伴都是來自上流社會的嬌嬌女,可沒有像夏芷瑩這麽吃苦耐勞,還對他的魅力免疫。

  “克南,你可能要幫我一下,把床移到沒有滴水的地方,你今晚才有地方睡……呃,如果晚上又下雨的話。”

  她的聲音打斷他的思緒,他朝她一笑,拐著腳,走到她身邊,幫她一起把那張濕答答的雙人床移了位置,把床墊拉掉,又看著她翻箱倒篋的找到幹凈的床單,一陣忙碌後,總算張羅好可以睡覺的床。

  這看在他眼里,覺得很不可思議。

  有多少女人在看到他這張臉跟身材後,頻送電眼,就急著上床,可她卻將所有的精力放在“能讓他有地方上床”這件事情上。

  “總算好了,對了,有醫藥箱嗎?”夏芷瑩吐了一口長氣,拭拭額上的汗水。

  “呃?”他眼睛朝四周晃了一下,他哪知道潘大同那家夥把醫藥箱放在哪里?

  但她的觀察力顯然比他好,“我看到了。”

  她從透明櫃里拿出一個小醫藥箱,走到他面前蹲下後,紅著臉兒擡頭看他。

  他一楞,隨即明白的將西裝褲管往上卷起。

  再看著她小心翼翼的替他消毒傷口,貼上紗布。

  他靜靜的看著她,“妳的動作好利落,妳不會是護士吧?”

  她嫣然一笑,“不是,不過我有一個做家事很笨拙,但很疼愛我、代替我早逝的父母照顧我這個唯一的妹妹,而老是弄傷自己的姊姊。”她突然臉兒一紅,喃喃低語,“我怎麽搞的?怎麽跟一個陌生人談那麽多……”

  她的臉飛上兩抹嫣紅,看來更加的粉嫩迷人,看著她尷尬的收拾好醫藥箱,轉身說道:“那個……請你好好休息,我要走了。”

  “等等!我肚子好餓,妳介不介意幫我煮個東西或買個東西吃?”

  天底下大概就他的臉皮最厚吧!

  然而他的腳在身體整個放松下來後,反而抽痛起來,而且,他的肚子也咕嚕咕嚕作響,有個現成的人選可以差遣,他自然不會錯過。

  何況,這說來還是她的榮幸,有多少女人排隊等著伺候他!

  夏芷瑩其實很想走了,處在一個陌生的屋子里,讓她很不安,可是看著他——

  同是臺灣人,又住在這種漏水的屋子里,可見他的生活過得有多困苦,她實在無法控制自己泛濫的同情心。

  “你等一等,我看看。”

  她轉身走到那個看來也挺危險的冰箱,表面都生銹了,不知會不會漏電?

  她有點兒害怕的打開來一看,不意外,里面空空如也。

  她轉身看他,“我出去買些食物回來給你。”

  她很快的走出去,不一會兒後,帶了一袋熟食回來,有面包、牛奶還有泡面加餅幹,整整一大包。

  “我有多買些,你可以留著吃。我要走了。”

  天生的軟心腸,不,是天使!雷克南的心魂隱隱的被這張溫柔的麗顏牽動著,他接過手,“謝謝妳,把收據留下,電話號碼也留下,我明天還妳錢。”

  她忙搖頭,“不用,再見。”

  “再見!”

  他直勾勾的看著她纖細的背影,一直到門關上,他露出邪魅一笑——

  夏芷瑩,妳已經引起我的好奇了,我們一定會再見面的。

  說再見,可兩個人都沒想到會這麽快就再見。

  同樣住在七樓,夏芷瑩住的是個人套房,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在她打開套房的電燈後,她驚愕的發現她的小廚房竟然就正對著雷克南的房間,也因為她所在的這一棟大樓都是隔成小間的出租套房,因此從大樓外觀看來都同個樣,她剛剛在雷克南的房間時,還沒瞧出來。

  可這會兒,透過拉了一半的百葉窗,她清楚的看到他就站在小陽臺上。

  莫名的心悸湧上心坎,她想也沒想的就急著上前要將百葉窗拉下。

  雷克南在看到對面的燈光一亮時,目光就被吸引過去,不意見到那熟悉的身影,眼睛跟著亮了!

  “嘿,我們真是有緣!”

  不過一臂長的樓距,聲音毫無困難的傳了過去,雷克南開心的站在小小的陽臺上,邊啃面包邊向她揮手。

  “是啊,好巧。”

  夏芷瑩抓著百葉窗拉繩的手一僵,心里頗為懊惱自己的手腳太慢,也有點兒小小的不安,這樣的巧合不怎麽好吧

  他的臉上帶著壞壞的笑容,看著她的魅惑眼神也很放肆,緊緊盯著,頻頻放電,從這短短的時間相處下來,她幾乎可以確定他在勾引她,但雖然清楚他是故意的,她還是莫名的被蠱惑、心跳加速,嚇得她只想趕快逃離這樣的目光。

  “呃,那個,我還有事,拜。”

  “拜拜。”

  黑眸帶著得意的笑,似乎很清楚自己灼熱的眼神對她的影響。

  她只能僵硬點頭,很快的拉下百葉窗,再關上廚房小燈,然而從百葉窗的間隙,她仍能看到對面的雷克南一派輕松的拉了把椅子坐在陽臺上,望著她這邊。

  她撫著發燙的臉頰,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湧上心頭,讓她的心跳更為紊亂。

  這樣的感覺是不應該有的,她看得出來,他是個對女人殷勤、可能是好玩男女遊戲的男人,即便他不富有,但依他的條件,要讓有錢貴婦包養也絕沒問題。

  她眉頭一擰,她在胡思亂想什麽?他跟她不會有太多交集的,她只會在紐約待上三個月,更不願意沾惹上不必要的男女關系。想到這里,她馬上轉身離開廚房,回到書桌前,拿出一本手工皂的書本翻看。

  不過,雷克南依然慢慢的啃著面包,目光看著對面。

  夏芷瑩,一名清麗動人的女孩,看起來不到二十歲,竟能抵抗他的過人魅力,真有趣,他開始期待明天了。

  他轉身回到室內,將落地窗關上。

  到浴室漱漱口後,他上了床,這才發現這張床好硬,連枕頭也不舒服,只是——他的目光望向對面的窗子,一想到夏芷瑩離他這麽近,這一切的不舒適好像都變得不重要了。

  他被麗娜強迫請到史泰登島上的豪宅去作客兩天,擔心自己“失身”,他幾乎都沒睡,這會兒,疲倦全席卷而上,他滿足的嘆息一聲,很快的墜入夢鄉。

  這一晚,夏芷瑩像個小偷似的在沒開燈的廚房里開著小火煮晚餐,本以為對面的雷克南又會步出小陽臺,但並沒有。

  莫名的失落湧上,她不由得對自己生起氣來。

  稍後,她甚至因此輾轉難眠,不得不先設好鬧鐘,免得自己睡過頭。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敬請期待女強人夏芯瑩甜蜜的美味戀曲,邱比特的獎賞之二《一碗面拐到美艷妻》,陽光晴子精心烹調,近期上市!

TOP

thanks! =]

TOP

thanks

TOP

回復 4# dada


    thanks

TOP

謝謝分享~

TOP

謝謝分享

TOP

thanks

TOP

 看看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