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小雀《傷心大老婆》【好女孩快跑之二】

出版日期: 2011年5月12日

她叫貝念品, 不叫紀念品
不過對她結婚五年的丈夫來說
她這個妻子的存在的確像是紀念品擺設
唯一功用就是為他打理好一個家,讓他專心拚事業
除此之外嗷嘧嗾嘜,多數時間都將她拋到腦後不聞不問──
在這樁人人稱羨的婚姻裡,她看似什麼都有了
擁有英俊出色又精明能幹的丈夫嶆嵹嶇幓,富貴安穩的生活
但是,她的內心卻寂寥無比──
她嫁給他不是因為他的財富銡銅銣銔,而是她愛他
可他呢?待她冷淡疏離,刻意把她隔離在他的世界外
她只能欺騙自己嫖嫭嫜嫫,假裝一切都很好很幸福
直到有一天,他親手打碎她所有的美夢和希望
在她最需要他的時候,他選擇陪伴在另一個女人身邊
讓她連繼續維持這個空殼子婚姻的力氣都沒有……
既然她只是他用來填補失去最愛那段時間的空白
如今心愛的人重回他身邊,她這個配角也該退場了……

何必珍珠慰寂寥……蔡小雀
  
  柳葉雙眉久不描,殘妝和淚污紅綃。
  
  長門自是無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我記得當時還是個國中生,偶然在圖書館裡,從一本唐代傳奇中見到了這首充滿寂寥幽怨惆悵的詩。
  
  詩的作者是盛唐年代的江采蘋(梅妃),生性恬靜溫柔,如夜裡那一縷暗送幽香的梅花,在唐玄宗的後宮裡靜靜綻放。
  
  當年,玄宗深深為這個深諳詩詞歌賦、婉約清麗如謫仙的梅妃著迷,曾經專寵一時,直到艷麗豐潤如牡丹的楊貴妃眩了他的目、牽他的魂,自此之後,梅花的芳姿秀雅漸漸在君王心中褪了色。之後,梅妃被貶至與冷宮無異的上陽東宮裡,從此再也見不到那個曾經深愛過她的男人。
  
  只有一次,玄宗偶然想念起了那個笑容淺淺、眸光溫柔深情的女子,卻不敢前去相見,生怕惹得心愛的楊貴妃不快,只能命人送了一斛珍珠給她。
  
  梅妃看著那斛顆顆圓潤光華的珍珠,內心淒涼悵然可想而知,因此拒絕了那斛珍珠,只提筆回贈了君王這首詩。
  
  何必珍珠慰寂寥……
  
  人既已不願相見,不管送了什麼,也只是在對方心上傷口撒鹽罷了——
  
  對不起,我曾經愛過你,對不起,但是我不愛你了。
  
  最終,也就只有這樣,不是嗎?
  
  這本《傷心大老婆》裡的女主角貝念品,在某些處境與心境是和梅妃相仿佛的,看似什麼都有了,擁有高大出色又精明能幹的丈夫,富貴安穩平靜的家庭生活,但是,卻寂寥無比。
  
  人在身旁,心不在,又有什麼意思呢?
  
  縱然心一直在,可是每當需要他的時候,驀然回首,他都不在那兒,教人如何不備感悵惘?
  
  原來他的「愛」,也就僅是一個鐫刻在戒指之上的冰冷字眼罷了。
  
  ……而你我之間,曾經說好的幸福在哪裡呢?
  
  其實曾經有一度,我好想讓男主角胡宣原慘受報應打擊,讓他深深體會到付出感情卻一直被冷落踐踏漠視的那種巨大痛苦。
  
  但是心軟的貝念品,還是不爭氣地愛夫情深,她的性情,就算刁難也刁難不了太久。不過身為作者的我,還是很陰險的(嘿嘿嘿……)讓他嘗到了某些苦頭。
  
  因為有的人哪,就是一定要狠狠地給他大電特電一番才會清醒一點——我是這樣想的啦——就是絕對不能讓男人呼之即至,揮之即去,也絕對不能讓自己在對方心目中變得那麼沒有存在感,可有可無。
  
  總而言之,這是一個關於傷心的女人,在經過寂寥之後,終於找到自己的故事。
  
  也是一個關於粗心(欠扁)的男人,在經過失去之後,終於明白誰才是他此生唯一摯愛的故事。
  
  願,每個人都能記得珍惜身邊所有你(妳)愛的,以及愛你(妳)的人。
  
  幸福,如花綻放。

TOP

第一章
  
  又是新的一天。
  
  她輕輕地拉開淡藍色窗簾摳摺摵摭,隔在大片剔透玻璃窗外的陽光迫不及待透了進來,她細心的不教燦爛朝陽曬著了那靜靜躺在床上的沉睡男子嫠嫣嫗嫕,只稍稍明亮溫暖了寬敞卻冰冷的室內。
  
  花瓶裡那束淡粉色的阿卡百合花幽幽地綻放著香氣,她抱著花瓶到浴室裡換過了乾淨的水嵼嵾嶍嶀,然後用小剪子將含帶花粉的蕊心一一鑷下來,以免污染了素潔的花瓣。
  
  「早安。」她坐下來握住男子的手嵹嶇幓幛,輕緩地按摩著,柔聲道:「今天台北的天氣很好蒧蒱蒲蒪,雨已經停了,我知道你最討厭濕答答的天氣,現在太陽出來了,你也好醒過來了,好嗎?」
  
  她溫柔的聲音迴盪在房間裡,依然收不到任何回應。
  
  自他出車禍陷入昏迷以來,這已是第七天了。
  
  她凝視著他因沉睡多日而顯得有些憔悴蒼白的英俊臉龐,下巴新冒出的暗青色鬍碴,和那兩道平日就充滿威脅性的濃眉、緊抿的剛毅嘴唇……就算在凍結住時光般的沉寂靜默裡,也絲毫未減半分的霸氣。
  
  儘管醫生向她保證他一定會醒來,可是她心裡依然滿是煎熬。
  
  雙手又開始不爭氣地顫抖了起來,她忙別過臉龐,卻怎麼也藏不住眼眶突如其來的灼熱潮濕感,以至於沒能發現男子不知幾時已睜開了眼,深沉的黑眸灼灼地盯著她。
  
  「……妳是誰?」他口齒含糊不清的問。
  
  她心猛一狂跳,回過頭來,不敢置信地瞪著他。
  
  帶著霸氣的目光因久久等不到響應而顯得不耐了起來。
  
  「我問妳是誰?」
  
  「我……」她終於找回了聲音,「是你妻子。」
  
  男子不悅地皺起濃眉,面色緊繃而深思,彷彿試圖擺脫對狀況不明的混沌無力感。
  
  「你認不得我了嗎?」她聲音微微顫抖。
  
  「念……品?」久久,他才遲疑地吐出了一個不確定的名字。
  
  「是,我是念品。」她眸光溫柔卻悲傷地望著他,在欣喜著丈夫終於醒來的同時,卻也感到一股自心底深處升起的淒涼無力感。
  
  原來,她仍然是他生命中最沒有存在感的「另一半」。
  
  五年了。
  
  貝念品成為他胡宣原的妻子,已經五年了。
  
  過去一個星期是她在這五年內最貼近他的時刻,可是就在他甦醒過來的三天後,一切又恢復了冷淡如故。
  
  她抑下嘆息,親手為他整理出院的東西。
  
  就算他的特助、秘書都來了,他冷漠地指示她可以先走,她仍然執拗地捍衛著這份屬於妻子的權利。
  
  「隨便妳。」胡宣原高大挺拔的身軀已換上了雪白真絲名牌襯衫,意大利名師手工製合身西裝外套,黑色筆挺長褲,他習慣性地瞥了眼腕際的瑞士錶──又回到了那個在商場上運疇帷幄、呼風喚雨的企業大老闆角色。
  
  她也熟悉了他的疏離冷淡,就只是低著頭,長長的頭髮垂落掩住了半邊秀氣雪白的臉頰,努力將心痛和眼淚,以及同時令她難以承受的,特助與秘書那同情憐憫的眼神阻隔在外。
  
  「董事長,」特助清了清喉嚨,「您是不是先休息兩天再──」
  
  「我們到公司。」胡宣原斬釘截鐵地吩咐。
  
  「可您的身體才剛恢復……」
  
  「和倫敦那份合作書簽署完成了嗎?」他目光銳利如電,「還有上海申集團那筆物業開發案進度處理到哪裡了?」
  
  特助和秘書一凜,連忙一一報告。
  
  「是,合作書已簽署完成。」
  
  「李總經理日前來台,合約已擬定,關於細節部分都在報告書裡,請董事長過目。」
  
  貝念品只能目送丈夫高大的背影離去,他們談論著公事,尚未跨出病房就已踏回了熟悉的商場。
  
  他,再度遙遙將她拋諸於後。
  
  「貝念品,妳這個大笨蛋!」她喃喃自語,努力振作精神為自己打氣。「宣原這麼辛苦工作都是為了我們這個家呀,妳為什麼不能好好體貼他,還要在這裡胡思亂想呢?」
  
  他只是太習慣了唯我獨尊、發號施令的人生了,只要她繼續做一個體貼溫柔、替他把家裡打點得好好的妻子,也許哪一天,當他回到這個溫暖舒適的家裡時,就能夠真正「看見」她……
  
  一切,也都會變好的。
  
  只要她把這種惶惶不安的感覺拋開,把他是為了救初戀情人的小孩而發生車禍的事實忘掉,她就不會像腳下踩著一條隨時會斷裂、讓她由高處墜落的繩索般,那樣地害怕了。
  
  「夫人?」醫院院長一聽說胡宣原辦理出院,馬上火速趕來,沒想到還是慢了一步,撲了個空。「胡董事長已經出院了?」
  
  「啊,是的。」貝念品收拾好東西,聞聲連忙抬頭,歉然一笑,「張院長,不好意思,我先生工作比較忙,又掛心著公司的事情,所以沒能來得及和院長打個招呼……」
  
  「不不,夫人請千萬別這麼說。」張院長笑道,「我只是想董事長雖然公務繁忙,可畢竟傷才剛好,身體還是得多多休養的……還是讓我派一名醫師和特別護士貼身照顧董事長?」
  
  「謝謝院長。」貝念品猶豫了一下,靦腆地笑笑,「或者……我先問過我先生的意思,若他同意的話,我再麻煩院長安排好嗎?」
  
  「是,是,那當然也得遵照董事長的意願。」張院長連忙道,這才發現她手上拎著大包小包,「夫人,我叫護士們幫您吧?」
  
  「沒關係,外頭有司機在等我。」她嘴角梨渦淺淺,「院長你忙,我自己一個人可以的。」
  
  「這──」
  
  「院長請留步。」貝念品怕張院長當真大陣仗的命人一路護送她出去,連忙拎、帶、背著丈夫住院以來的所有衣物用品「落荒而逃」。
  
  一到醫院門口,她努力騰出手打開車門,先將東西堆了進去,這才坐入車內,鬆了口氣地對司機吩咐道:「你好,我到大直秀水路。」
  
  「好的。」司機按下跳表,油門一踩,出租車迅速駛離醫院大門。
  
  胡家位於大直豪宅區的新穎大廈第十四及第十五層樓,單層坪數六十五坪,十四樓是夫妻倆的居家空間,十五樓卻是胡宣原的私人空間,聽說內有三面大書櫃的寬敞書房和設備齊全的健身房。
  
  為什麼是「聽說」呢?因為十五樓貝念品從來沒有進去過,電子感應鎖也只有她丈夫才知道密碼。
  
  晚上,貝念品煮好了四菜一湯,都是些滋補卻清爽美味的藥膳,就等著丈夫回來吃飯。
  
  六點四十分,電話響了起來,她的心卻直直往下沉。
  
  「喂?」她接起電話,心知電話那頭又會是他秘書的聲音,通知她董事長今晚要開會,所以不回來了。
  
  「幫我開門。」胡宣原明顯不爽的低沉嗓音穿透她的耳膜而來,「我忘了帶鑰匙。」
  
  「好,我、我馬上開,馬上開。」她驚喜得幾乎摔掉話筒,顫抖著急急掛上電話,起身得太匆忙又甩脫了右腳的室內拖鞋,她顧不得撿,就這樣一腳穿鞋一腳光裸地去開門。
  
  門一開,胡宣原一臉疲憊地越過她走了進來,她趕緊伸手扶住他。
  
  「妳幹什麼?」他停下腳步,皺眉不解地盯著她。
  
  「我……」貝念品像做錯事的小孩般縮回手。「我只是怕你太累了,身體撐不住,而且你身上的傷也還沒全好……」
  
  「妳不需要操心,我沒事。」他的口吻疏離淡然。
  
  「那、那你餓了嗎?要不要先吃飯?」她充滿希冀地望著他,「我今天燉了你最愛喝的湯,我再去幫你熱熱──」
  
  「不用了。」胡宣原一邊往內走,一邊解開領結,「我只是回來洗個澡,馬上就要出去,妳自己吃吧,不用等我了。」
  
  「你還要出門?」她一愣。
  
  他沒有回答,只是徑自走向臥房。
  
  望著他拒絕的背影,貝念品心一痛,衝口而出:「你是去找蘇小姐她們母女嗎?」
  
  突如其來的岑靜凍結住了時光,血紅夕陽透過落地窗而來,將身形僵硬的兩人籠罩在昏暗曖昧難辨的沉沉暮色裡。
  
  漫長得彷彿一生之久,悔愧交加的貝念品雙手冰冷發顫,想先開口解釋道歉,喉頭卻乾澀得擠不出一絲聲音。
  
  「念品,妳似乎忘了自己的身分,」胡宣原不帶任何情緒地看著她,「這不是妳應該問出口的話。」
  
  「對、對不起,我不該這樣疑神疑鬼……」貝念品咬著下唇,嘴角努力想揚起笑。
  
  「我從來沒有忘記自己在這段婚姻裡許下的承諾,」他淡淡地開口,「只要妳還是我的妻子一天,我就不可能做出任何背叛婚姻的事。」
  
  「我、我當然相信你……」她結結巴巴的解釋著,「是我自己胡思亂想,也太小氣了……其、其實……蘇小姐是你多年的老朋友,你去關心探望一下她們母女也是應該的。」
  
  胡宣原凝視著她,看得她情不自禁心跳加速,莫名臉紅了起來,赧然地摸了摸自己發熱的頰。
  
  「我很高興妳這麼懂事。」他伸出手,替她因急迫而略顯凌亂的髮絲撥回耳後。
  
  她低著頭,屏住呼吸,不敢驚擾了他難得溫柔的這一剎那。
  
  「今晚早點睡吧。」他頓了下,又補了句:「我會記得帶鑰匙的。」
  
  「好,我知道了。」她眼神掠過一絲黯然,但仍然溫順地笑道:「開車小心。」
  
  他點點頭,大步走進臥房,砰地一聲關上了門。
  
  貝念品默默地走向餐室,默默地將他那副碗筷收回櫃子裡,默默地替自己添了小半碗飯,然後坐下來一口一口吃完。
  
  她機械式地吃完飯,全然沒有意識到面前的菜餚連動都沒有動過一筷子。
  
  她只聽見他穩健從容的腳步聲走出臥房,彷彿也聞到了他身上沐浴過後的清新香皂氣息,感覺到他走向大門口,然後沉重的關門聲再度將他和她隔開了兩個世界。
  
  在餐椅上坐了很久很久之後,貝念品捧著那隻早已空了的碗,再也沒有任何扒飯的動作可以麻痺催眠自己。
  
  她抬起頭茫然四望,這才發覺天色已經黑透了。

  布置雅致的挑高躍層套房裡,一盞剔透澄淨的水晶燈掛在天花板上,照亮了白色餐桌上看來美味可口的一大缽翠綠色生菜色拉,和三盤紅通通的肉醬意大利麵。
  
  「對不起。」身穿波西米亞刺繡長衫軟裙的清麗女子揚起微笑,微鬈的長髮鬆鬆地綰在腦後,僅垂落了幾絲在粉頸後,有些自我解嘲道:「說好要煮頓大餐好好感謝你的,可是我的廚藝這麼多年來還是不怎的,你就當進了黑店,隨便胡亂吃點吧。」
  
  「還是這麼不像女人。」胡宣原臉上帶著一抹自在的輕鬆笑意,用叉子卷起一團略嫌黏糊的麵條,「又忘了水滾的時候得滴上幾滴橄欖油?」
  
  「可惡,你就不能假裝一下我很棒嗎?」蘇紫馨睨了他一眼,不忘偏過頭去對抓著兒童叉戳麵條的四歲女兒笑道:「媛媛,宣原叔叔很壞對不對?」
  
  「爸爸是好人。」粉嫩可愛的媛媛吃得滿嘴都是醬汁,口齒不清地嚷著。
  
  胡宣原僵了一下,蘇紫馨卻是有些尷尬,皺眉對女兒道:「媛媛不可以亂說話,宣原叔叔不是爸爸,萬一給胡嬸嬸聽見誤會了怎麼辦?」
  
  「誤會是什麼?」媛媛天真地問。
  
  「就是──」蘇紫馨頓了頓,低聲道:「反正我們這樣會讓胡嬸嬸生氣的,以後不可以了,知道嗎?」
  
  胡宣原沉默半晌後開口:「念品不是那麼心胸狹窄的人。」
  
  「你對你太太真好。」蘇紫馨神情有一絲落寞,隨即揚起笑容,「對了,真的不要緊嗎?」
  
  他眼帶疑問地望著她。
  
  「如果媛媛在外頭又口無遮攔的喊你爸爸,當真不要緊嗎?」她強作爽朗,打趣地問,「喂,別忘了你胡大老闆可是商業週刊和八卦雜誌最愛追逐報導的對象,以現在媒體捕風捉影的超強編劇能力,說不定又會胡謅出幾大篇什麼豪門外遇秘辛、商業鉅子金屋藏嬌、投顧龍頭私生女流落在外……」
  
  「我從來不在意別人怎麼看我。」胡宣原望向吃得滿臉滿手都是醬汁的小女娃,銳利的眸光不禁柔和了起來,伸手取過亞麻餐巾替她擦臉。「媛媛是妳的孩子,而我們是朋友。事情就是這麼簡單。」
  
  也單純的,他就是喜歡小孩子。
  
  雖然嘴上不說,但是和念品結婚五年來,唯一令他感到遺憾的,就是至今還沒能有自己的孩子。
  
  胡宣原替小女娃擦拭的動作倏地一停,想起了今晚出門前,不經意瞥見貝念品孤零零坐在桌前吃飯的孤獨身影,心沒來由地一抽。
  
  要是他們有個孩子,那麼念品或許就不再覺得寂寞,也不會因為他忙於公事而感到被冷落,甚至沒事找事地胡思亂想……
  
  他陷在自己的思緒裡。
  
  蘇紫馨怔怔地看著他,忽然發覺有些莫名的心慌、不舒服起來。
  
  「嘿!」她伸手在他面前揮了揮,「胡宣原!麵都涼了,你到底還想不想捧場嘛?」
  
  胡宣原這才回過神來,盯著面前的意大利麵,唇角微微上揚,「老實說……我們不如出去吃吧?我知道一家還不錯的義式餐廳──」
  
  「吼,你很欠揍耶!」蘇紫馨杏眼圓睜,大發嬌嗔。
  
  他笑了起來。
  
  儘管食物夠不上一流水平,但是燈光明亮柔美,氣氛也算溫馨融洽,旁邊還有個咿咿呀呀的可愛女娃作伴,這一餐感謝宴,他還是吃得很愉快。
  
  午夜十二點。
  
  擁著輕薄羽絨被的貝念品背對房門,長長黑髮散落在枕上。她努力不再第一千零一次地起身檢查床頭櫃上鬧鐘的時間,努力命令自己閉上雙眼入睡。
  
  「睡吧,睡著了就不會牽腸掛肚,胡思亂想了。」她的聲音好輕好輕。
  
  別再去想,為什麼同樣舒適的一張大床,在缺少了丈夫溫暖的身軀之後,竟變得異常空洞冰冷。
  
  更別去胡亂揣測此時此刻的他們,正在做什麼?
  
  她將臉埋進柔軟的枕頭裡,死命抑下淚水湧現的衝動。
  
  可是騙得了誰呢?她明明就是那麼樣地害怕。
  
  黑暗中,一抹熟悉的男性氣息隨著房門無聲開啟而入,她心一顫,強烈地感覺到那陽剛而性感的存在──是胡宣原,她的丈夫。
  
  她的男人。
  
  每每他的出現,帶給她的震撼一如五年前初次見面那般地屏息心跳、令人暈眩。五年來,她從未真正適應過這個天神般高大強悍,堅毅英俊得教人心臟幾乎麻痺的男人竟然是她的丈夫。
  
  也許她這個妻子對他而言,只不過是生活中不可缺少,卻淡無滋味的白開水。
  
  然而她在他面前,就像是微不足道的小歌迷遇上了傳奇搖滾天王巨星,永遠只有匍匐於腳下、徹底投降的份。
  
  她心跳如擂鼓,渾身發熱,只能急急閉上眼假裝睡著。
  
  不能讓他知道她一直在等門,不能讓宣原感到有壓力,誤以為她是不信任他,才會到現在還遲遲沒睡。
  
  貝念品連大口呼吸也不敢,一動也不敢動,卻側耳傾聽他的每一個動靜:他舉手投足間有種大型貓科動物專屬的優雅,從容地拉開核桃木衣櫃門,取出衣物,然後緩步走向臥室左側的浴室裡。
  
  她熟悉著他的每一個呼吸,每一個動作,一如熟悉她自己的。
  
  他喜歡洗很熱很熱的熱水澡,在宛如尼加拉瓜大瀑布般的強力水柱下,衝擊著強壯矯健結實得毫半寸贅肉的高大身軀;他慣用「無印良品」的男性沐浴用品,擦拭身體的寬厚輕軟毛巾是從義大利進口的特定品牌……
  
  也許身體健康的人總是特別怕熱,他睡覺的時候總將冷氣開得很冷很冷,還有這張大床明明已經是最大的King Size,可他一八六的身材每每占據了大半張床,讓她隨時有被擠下床的危險。

  但說也奇怪,每當她睡在床邊岌岌可危時,他的手都會伸過來一把將她撈回身邊……

  應該只是出自於抱個什麼在懷裡的本能吧?

  每一次,她都得好努力地告誡自己不要太一廂情願的自以為是。

  貝念品自知愛慘了丈夫,卻又無時無刻無法忘記,自己是有多麼地高攀了他。

  一個輕如蝴蝶的吻落在她耳後,觸電般的感覺剎那間驚飛了她所有混亂紛雜的念頭,她渾身肌膚酥麻戰慄了起來,心頭小鹿亂撞,再也無法佯裝下去。

  「宣原?」她的輕喚在他蜿蜒而下的吻裡,宛若呻吟。

  「噓。」胡宣原輕輕囓咬著她敏感的鎖骨地帶,大掌溜入羽絨被底下,透過睡衣自背脊撫觸游移而落,直到修長指尖深入她赤裸光滑的股溝,她倒抽了一口氣,身子微微弓起。

  她無法呼吸、無法反應,只能緊閉著雙眼強抑著呻吟和喘息的衝動,全身每一寸都顫抖地感覺到那指尖誘惑探索的存在。

  他的手指按揉著她脆弱的蕊心,在她噎住般的喘息聲中,一根修長指頭長驅直入,邪惡地攪動,她兩手緊緊掐著枕頭,在背後那堅硬如鐵的熾熱猛力衝入她體內的剎那,也無法抑制地逸出了一聲喊叫。

  毫無例外的,嬌小的她每一次都幾乎無法承受那灼熱飽滿的入侵,可每一次他總是能夠不斷挑戰、占據、徹底燃燒她……

  「宣、宣原……」她哽咽著,在他一次又一次猛力地進占、衝刺中忘情地呼喊著,渾身嬌汗淋漓,感覺到他一手緊握住她的臀,另一手撩撥揉貼著她敏感的乳尖……

  這一夜,她從裡到外被愛得徹徹底底,再也未曾感覺到一絲空虛寂寥。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TOP

谢谢分享

TOP

THX~

TOP

th.x..

TOP

回復 1# dada


    想看想看想看

TOP

谢谢
我爱你,在海水里拥抱你!

TOP

 謝謝

TOP

thank you for sharing~!!!

TOP

3Q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