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安靖《怕了寂寞才愛你》

出版日期: 2011年7月21日

如果寂寞是水,那麼我便在水中;
如果妳是寂寞,且讓我在妳心中。

她,方秋澄,外表俊俏瀟灑,個性率直認真,
女人見了迷戀追求;男人見了卻是自卑無奈,
連想泡她的念頭都沒有,只因帥氣的她是名飛機維修員,
成天在男生堆中打滾,儘管長得再美,總被當成了哥們。
可,在她大而化之的性格下,埋藏的卻是沒人可以傾訴的寂寞。
直到那個人的出現,霸道的教她懂得女人的嬌羞和柔媚,
杜伊凡,英挺逼人的五官、壯碩精瘦的體格,
彷彿是天使與惡魔的綜合體。
初見面,雖然他很蠻橫霸道,卻還是讓她感受到他的溫柔體貼,
一次次的溺愛,不用言語即強勢地宣告對她的獨佔慾。
本來單純的一場愛戀,卻是他怎麼都沒想過的權位鬥爭的開始,
因為暗戀多年,明知不能愛,可他依舊固執的不肯放手。
而且,他還要讓全世界都明白,方秋澄這女人,只有他能欺負,
只有他才能是她的男人,想要帶走她,那就拿命來換!

楔子

  口中叼著剛從麵包店買來的紅豆麵包,眼角瞄到麵包店牆右下方近地面的紅紙,方秋澄雌雄莫辨的俊美臉上有著片刻的迷惑。

  貼在那個地方,是怕人家看到不成?

  基於好奇心,她伸手撕起紅紙,湊近眼前仔細一瞧。

  原來是一張租屋啟示。

  原本她興致缺缺,只想隨手扔了紅紙,然後繼續吃她的紅豆麵包,一邊回家去睡她的大頭覺。但,紅紙底下的一行小字卻吸引住她的視線。

  歡迎同樣是寂寞的你加入。

  寂寞的……她?

  心裡有著一股說不出的衝動,教她緊握著手中的紅紙,朝那紅紙上的地址走去。

  「反正,瞧瞧也沒有問題吧?」她自我遊說著。

  當她來到紙上的地址,她的確有股衝動想租下這個地方。這是一幢三層高的小洋房,淺白色的外牆讓人有一種身處於國外的悠閒感覺,而且,教她最心動的,是門外那片綠油油的草坪。

  沒錯,雖然不像豪宅有著一大片的草坪,但這裡的的確確有一片草坪,讓十幾個人在上頭打滾也沒有問題。

  像被迷住似地伸出長指按下電鈴,那冷不防響起的命運交響曲教她不禁嚇了一跳,往後退了好幾步,錯愕地停住。

  「怎麼、怎麼會有人用這種曲子當電鈴,嫌嚇不死人呀?」她一手撫住胸口,只覺得自己這次嚇得不輕。

  在她還沒有回過神來,一個美麗的女人來應門了。

  女人的眼睛先是看了看她的臉,再瞄了瞄她手中的紅紙,好半晌後,才問這眼前難以分辨到底是男或女的傢伙:「請問……您是來租屋的?」她的聲音,很輕柔,令人如沐春風之中。

  方秋澄點了點頭,沒有開口回答她。

  「呃……您是……」女人支支吾吾,欲言又止。

  那副模樣方秋澄看得多了,女人應該是想問她,到底她是男人還是女人?但顯然女人是不知道如何開口是好。

  她的厚道令方秋澄刮目相看。

  因為大多數人從不在乎她會不會介意,直指著她的鼻頭質問她到底是男人還是女人……至少,她現在住的那個地方的包租婆是這樣的人沒錯。

  相比之下,她比較喜歡眼前的包租婆。

  「我叫方秋澄,二十四,是個女人。」基於她有股衝動想租下這裡,她主動對眼前的美麗女人解釋。

  聞言,美麗的包租婆喜滋滋地側過身,讓她進門。「歡迎歡迎,我叫做莫解語,是這裡的包租婆。方小姐喝茶嗎?」

  「不用麻煩了。」瞧她鬆了口氣的樣子,方秋澄揚起一個帥氣的笑。「請問你想分租給多少人?」見她看傻了眼,習慣人們驚豔目光的方秋澄也不以為然,逕自問出心中的問題。

  「三個,包括我在內。」美麗包租婆很爽快地回答了她。

  三個?

  那令她有充足的空間去做她的事,不會受任何人影響。這個條件,更吸引她了。

  所以,她馬上就做了決定。

  「我想租這裡的三樓,可以嗎?」方秋澄揚唇問,一邊想著用什麼樣的藉口才能退掉現在的房子,卻又不必被包租婆罵到臭頭。

  「可以、可以。」莫解語連忙點頭。

  「那,接下來的日子,請你多指教了。」方秋澄說。

  不久後,一個長得很可愛的女生也搬了進來,與她們成為了同居人,三人和和樂樂地住在一起,培養出一份莫逆之交的情誼。

TOP

第一章

  巨型的飛鳥從天際滑過,方秋澄抬頭,看著那架在藍天上翱翔的飛機,心中不禁泛起一陣驕傲。那架飛機,是她剛剛才親手檢查,將細微的小部分維修好。

  身為飛機維修員的她做事絕對不能馬虎,因為一有差錯,代價可是數百條珍貴的人命,所以她一定會一絲不苟地將機件檢查好,確定一切都無恙後,才肯放手讓猶如自己小孩似的飛機離開自己,飛往天際。

  因為她做事細心認真、絕不出錯,所以很快地,她能在一向為男性主導的維修部站得住腳,成為其中一名維修員。

  「讚喔!小方,只在短短半個小時裡頭就將機體維修好了!」她其中一名同事,陳強用力地拍向她的肩膀,大方地稱讚她。

  雖然她是女人,但絕不會用這個來做藉口。相反,她主動、有衝勁,有飛機要維修她絕對會跑第一,從不帶給其它人麻煩,還常常替人善後。就因她豪爽不做作的態度,以及對工作的熱誠,所以與她同組的維修員全都十分欣賞她,全把她當……「兄弟」。

  這全都是因為她那張臉。

  那張臉,俊帥得令同樣身為男人的他們都不禁自慚形穢,要不是為了她死真的很不值得,再想想家中上有老母、下有還未過門的嬌妻,他們還真想一頭撞向牆壁以了殘生。

  再加上她平日不是隨意的襯衫牛仔褲打扮,就是一身筆直的維修員制服,縱使她舉止很斯文,一點也不粗魯,但全組的維修員還是沒有辦法將她當成一個女人。

  這時一陣風吹過,拂過方秋澄額前的瀏海,她輕輕一撥,原本只是一個很簡單的動作,但由她做出來,瞬間魅力向上提升數百倍,帥得像漫畫書裡頭的美男主角,讓漫畫迷的陳強看傻了。

  微微上揚的鳳眼看向他,「你看什麼?」方秋澄淡淡地問,完全不自覺自己的動作有多吸引人。

  陳強用力地搖搖頭,暗自告誡自己:「我不是同性戀、我不是同性戀……」憶起阿母天天夜夜都在自己耳邊提醒,自己一定得帶一個「女」朋友回去當她的媳婦兒,他一定不能喜歡上小方的……

  他完全忘了,他口中的小方是一個女人。

  耳力不錯的方秋澄聽到了他在低喃些什麼,馬上轉頭不再理會他,再度抬頭,飛機已經消失在天際了。

  心中,泛起了一陣失落。

  這就是母鳥送走孩子的感覺嗎?

  自嘲地一笑,她開始走回維修區,完全不理會還跟在她後頭的陳強。

  「小方,你看完了喔?」跟她同組的維修員都知道她有一個習慣,就是每維修完一架飛機,她必定會去目送飛機離開。

  「嗯。」點了點頭,方秋澄回到自己方才工作的位置,開始收拾散了一地的零件以及用具。

  「小方,待會上頭會有人來巡,先跟你講一聲好了。」聽見她回來了,組長迫不及待地大喊,生怕她會聽不清楚。

  「知道了。」她敷衍地應了聲。

  那些管理層,三五天就會來巡一次,所以根本就不用理會;只有三八組長以為是什麼大事,非得大肆宣揚。

  收拾好了,再數了數工具箱裡頭的工具數目,她站起身,發現同組的人已經走得七零八落,剩下幾個在等下一組的維修員來接替他們的工作。

  她雙手扛著一箱沉重的工具回去儲物室,讓待會來替班的第二組維修員能夠迅速找到所需的工具。

  太過習慣儲物室的環境,她甚至連燈也懶得開,直接走進昏暗的房間中,一用力便將工具箱推上架子。

  轉過身,想要走出儲物室,不料卻撞上一具高大溫熱的男性身軀。

  黑暗中,她瞧得見有一雙眸子眨也不眨地看著她;而她,心跳不禁缺了一拍。只因這雙眸子中的專注及火熱,足以讓人全身發燙。

  「你是誰?這裡不是任何人都可以進來的。」意識到自己在想些什麼,方秋澄清了清嚨頭,啞著嗓子道。

  「找到你了。」沒有回應她的問題,男人低喃出聲。

  找到她?

  「先生,我很肯定我從沒有見過你,也不認識你,你認錯人了。」挪開身子讓兩人有點過分親近的距離拉開,她淡淡地道:「還有,請你離開這裡。」很不客氣地下逐客令。

  「不。」火熱的大掌握住她的手腕,將她拉近自己,也將兩人被她拉開的距離縮短為零。「我不要你再次離開我。」

  她有點嚇到,不敢相信自己遇上變態了,而且還是在自己工作的地方。

  「放開我!」她掙扎著,沒想到箝制自己的雙臂緊得像兩條鐵鍊似的,完全掙不開他。「馬上放開我!不然我要叫人了!」

  「別怕,我沒有想要傷害你。我只是……找你太久、太久了……」將臉埋入她的頸項中,他沙聲地低喃。

  「我並不認識你!放開我!」感到對方將炙熱的唇印上自己敏感的頸項,她不禁顫抖著身子。

  「你好敏感。」他讚歎地道,更加放肆地在她的頸項上印下輕吻,用著與他箝制她的霸道相徑的柔情。

  「不……」她咬著唇瓣,不想讓他得知,那一個又一個的輕吻,教她直想呻吟出聲。

  因為她不太與人有身體接觸,所以很少人知道,其實她的身體十分敏感,尤其是頸項與耳後的肌膚。

  男人的喘息在耳邊回盪,烙在身上的吻越來越熾熱。男性的大掌徐徐地撫上她的前胸,逗弄著她早已經有了反應的花蕾。

  她應該大聲尖叫、求救的,但他的吻、他的輕撫卻讓她感覺好舒服,不想他放開。

  她掄起的拳頭抵抗在他的胸前,可是雙手卻無力,只能緊貼住他,感覺他的心跳一下下地從相抵的拳傳至她的心窩。

  他的動作熟練而快速,在她意亂情迷之時,大掌擠進了她的工作服,掀開了她的貼身背心,直接握住她不算豐盈的胸口。

  「你居然沒有穿胸罩!」既似興奮亦似惱怒的咆哮,從貼住左耳的唇傳來。語氣雖然不善,但他掌間的動作卻更加邪肆。

  她緊咬著唇,不敢鬆開,因為她知道,她如果一鬆口,因他的揉撫而快要衝口而出的呻吟便會止不住的。

  她不是身材豐滿的女人,跑跳時激不起多大的洶湧波濤,而且她不喜歡被束縛的感覺,所以憑著工作服之寬鬆,上身只著了一件貼身背心便了事。

  但她從沒有想過,這背心居然如此方便男人的動作!

  「大家快一點!」驀地,麼喝的大吼聲響起,讓暫時出走的理智回到方秋澄的腦袋裡。

  天!她居然跟一個陌生的男人在做這種親密的事,而且她還不知道男人的長相!她低抽口氣,用力地推開他……這一回,可能沒有防備,她竟然可以推開他,逃離他的箝制。

  她連回頭看的勇氣也沒有,逕自低下頭跑出儲物室,甚至不敢抬頭看向進來儲物室放置工具的人。

  緊盯著她落荒而逃的背影,男人緩緩地步出儲物室,讓陽光直接灑到他那一頭銀色的髮上。

  他緩緩地握緊了手心,屬於她的柔膩觸感,以及那直接而可愛的性感反應,一再地教他放不開手。

  「這一回,絕對不會讓你逃的。」他喃喃地低語。

  夜,很熱。

  男性的大掌,撫過她赤裸的前胸,長指夾起她挺立的蕾果,肆意地挑逗、玩弄;而她,則是無措地迎合他的玩弄,口中發出一聲聲嬌媚的呻吟。

  「我想要……」她,拱起纖細的腰肢,小手搭上男人強壯的肩膀,柔媚卻不知羞地道。

  男人看了她一眼,分開她無力地的雙腿,而後……

  方秋澄驚嚇地睜開眼,喘息地在床上坐直身子。

  她將臉埋入雙手之間,不敢置信自己居然會作了春夢,而且,對象還是那個陌生人!她怎麼會、怎麼會這麼淫蕩?

  尤其,她能感覺到,她雙腿間最私密的地方,為了方才在夢中的纏綿而濕了……天!有誰可以告訴她,她到底是怎麼了?

  為什麼她會為了一個陌生人,甚至是不知道長相的陌生人而夢見這種事?難道她已經到了欲求不滿的地步,所以隨隨便便一個男人都足以讓她欲火焚身?

  自我厭惡地掀開被子,她赤著腳,走到房間中附設的小浴室,將自己從頭到腳地清洗一遍,尤其是雙腿間的體液。

  好羞恥!

  冰涼的冷水都無法沖去她的羞恥感,她站在浴室裡,只覺得自己快被一陣羞恥給淹沒了。

  不能再待在房間裡,她關上水龍頭,抓過毛巾快速地拭乾身子,再套上衣服,出了浴室,便掏起桌面上的機車鑰匙,衝出房間。

  「秋澄,這麼晚了還出去?」甫走到大廳,便遇上莫解語。

  迎上同居人擔憂的眼眸,有那麼一刻,方秋澄感到有那麼一瞬間,眼淚想要奪眶而出。但,她還是忍住了,「我……對!」匆匆地點了點頭,沒讓莫解語有機會再追問些什麼,她趕緊地離開屋子。

  騎上自己那輛帥氣無比的機車,她甚至連安全帽也沒有戴上地飛馳而出。

  自從一次偶然騎上機車,她便不可自拔地愛上這種風馳電掣的感覺。以不要命的時速在公路上飛馳,迎面拂來的盛夏熱風吹痛了她的臉,但她絲毫沒有緩下速度,反而更加變本加厲地加快速度。

  狂風卷起了她的長髮,模糊了眼前的景色,幸好現在路上沒什麼車輛經過,否則以她這樣的騎車方式,不出意外才怪。

  馳騁了一陣子,感到心中那抹鬱悶稍稍褪去,她才緩下車速,任由自己在無人的道路上繼續地前進。

  驀地,一拍又一拍的海浪聲傳入耳中。她大大地一怔,用力地踩下煞車,然後發現自己居然來到了海邊。真是見鬼了,剛剛她的車速到底失控到什麼地步,居然能騎到海邊來?

  不過,既然來了,就在這裡待上一會兒吧。因為除了飛機以外,能讓她平靜下來的,就只有大海了。

  跨下機車,她半靠在車身上,雙眸凝望著黑漆漆的海面,耳邊聽著一聲又一聲的海浪聲,感覺自己過於波動的情緒終於平復下來,回復到先前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的平靜。

  帶著特有海水味道的夜風吹來,一絲的清爽感覺取代了悶熱的空氣,她不自覺地脫了鞋,往那片無人的沙灘走下去。算不上細緻的沙滑過腳底,傳來一陣微微刺痛的感覺。

  有多久,沒有來海邊了?她蹲下身抓起一把沙子,然後任由其從指間的空隙滑落。

  應該是,自從外公外婆離開她之後,她再也不曾來過海邊了。因為海邊,乘載著許許多多她與兩個疼愛她的外公外婆的美好回憶,每次當她想來海邊時,她都怕睹物思人,怕忍不住流淚。

  不過,現在似乎她已經克服了這個困難。

  雖然,那些美好的回憶一再地浮上腦海,但除了雙眼微澀、鼻頭微酸之外,她的眼淚,並沒有一如自己預期中的掉下來。

  原來時間,真的可以淡化一切難過的記憶,這包括,父母離棄她的這件事。

  她的父母,是一對極度重男輕女的夫婦。所以從小到大,他們都只疼愛那個比自己小一歲的弟弟,不論她再怎麼努力,可是他們就是忽略了她。有時候,她不禁想,其實她只是撿回來的,所以才這麼不受重視。

  她喜歡機車的原因,就是因為那一種彷彿與風融為一體的感覺,既刺激,又能夠忘卻父母的冷淡態度,忘卻自己總是被冷落的強烈孤單感……

  說它要命,其實一點也不誇張。她國中的一個同學因孤單而跑去割手腕,說那種痛可以證明自己的存在……而最後,因為她割太深,救不回來了,白白斷送了一抹年僅十五歲的芳魂。

  而方秋澄自己,因為這樣的孤單感,差一點就誤入歧途;讓她清醒過來,沒有真正走上歪路的,是一場車禍。

  不是她受傷,也不是她闖禍,而是與她同行的一個男生,喝了酒又不怕死的騎車,結果撞上了人行道,還撞傷了一名路人。

  她親眼看著那具高瘦的身子被機車撞飛,而後將重重地掉回地上;腥紅刺目的血,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流出他的身體,染紅了一地。

  那名肇事的男子當下嚇得連滾帶跑,不敢留在原地;而其它的人,也跟著他跑掉,只剩下她。

  不知哪兒來的勇氣,她居然沒有逃掉,甚至顫抖地掏出手機,叫了救護車,而後走上前,看著躺在地上的他;她沒有扶起他,怕他會受到更重的傷,所以她只是在他的耳邊,輕道:「撐著點,救護車快到了。」

  那人,吃力地睜開雙眼,她能夠看見他眼中的痛楚,所以她不假思索地握住他的手,「你不會有事的,撐著!不要睡著,要撐著!」

  對方回握住她的手,力道不大,但足夠讓她知道,他有很強的求生意志。

  鼻頭沒由來地一酸,她微微施力,握緊了他的手,「對……撐下去,你不會有事的。我會在這裡陪著你。」她鼓勵著,用著自己從未使用過的溫柔以及堅定。

  不一會,救護車到了,帶走了他。她跟著去醫院裡,她與他的血型相同,所以當她知道醫院裡的血漿不夠時,自動地輸了一大袋的血給他;然後,因為未成年沒有駕照,她被人拎去警察局,等爸媽來領她回去。

  那一次以後,她變了。

  雖然那份孤單感依然存在,但她不再用一些愚蠢的方法來證明自己的存在,而是改用拚命的念書,拚命地參加課後活動,用一場又一場的比賽來證明自己的價值,改變得太過明顯了,連她自己也不能否認。她找不到自己改變的理由,或許是那個人的求生意志感動了她,或者是她怕了這種生死懸在一線的恐懼感吧?

  她怎麼會突然想起這些?

  這個認知,教她又無言了。

  因為,她已經很久、很久沒有想起這件事了,果然,今天晚上她做出這樣的春夢來,教她完全地失控了。不但想起種種的往事,甚至還用這種不要命的速度在公路上飛馳。

  或許,她需要來一杯烈酒,讓自己緊繃的情緒鬆弛一下。

  縱使酒對身體沒有什麼好處,但方秋澄也不得不承認一點,酒在某些時候,的確是一種讓人放鬆心情與身體的最好良藥。

  輕歎一聲,她重新跨上自己的機車。不過,這一回,她記得拿出置物箱中的安全帽戴上,省得自己待會真的吃上一張罰單。

  一切準備就緒,她才發動引擎,往最近的酒吧飛馳而去。

  夜神,是鬧區一帶最有名的夜店,也是出了名的男女尋找一夜情的著名地點。

  「帥哥,自己一個人會不會太悶了點?」打扮美豔性感的辣妹,一手撐在桌面半彎下腰,任由快要掉出衣領外的巨乳映入眾人的眼裡。

  那難得一見的SIZE讓方秋澄多花了三秒去看,然後在辣妹以為自己成功釣到「帥哥」時別過臉,「我對你沒興趣,去找別的男人吧。」她喝了口酒,淡淡地道,好心地建議辣妹別在她身上浪費時間。

  換作是其它的男人敢這樣對她,辣妹早就氣得翻桌子踹人了。可是,眼前這個中性的「美男子」,可是極品中的極品,實屬稀品一類,所以辣妹漾開一抹更豔、更逗挑的笑,塗上鮮橙色的十指往那俊美得不可思議的臉摸去。

  「我只對男人有興趣,別浪費時間在我身上。」在辣妹的指尖還沒有碰上臉前,方秋澄用酒瓶隔開那隻探過來的手。

  那僵在半空的十指,乍看之下還真的滿像鬼爪。

  抬起頭來,看了看辣妹的臉,那臉色只能用「精彩」兩字來形容。不過,那不干她的事,所以方秋澄繼續喝著手中的酒。

  接下來的大半夜,方秋澄的桌前,有過不少女人以及男同性戀者上前搭訕,卻沒有半個喜歡「女人」的男人駐足在她面前,這個結果,讓有了心理準備的她一點也不意外。

  喝了幾瓶的啤酒,瞄了眼手腕上的表,那快指向三點的時針讓她擱下錢,跟酒保打了聲招呼後便站起身,準備離開。

  兩道炙熱的目光,阻止了她的動作。她停下了腳步,停在原地,沿著那有點太過倡狂的目光看過去。

  那明顯是一個混血男子,有著一雙深綠色的眼瞳,配上一張東方味道極濃的俊美,但這些都不算什麼,最特別的,是他那頭隨著七彩霓虹燈轉動而變色的頭髮。

  是白髮嗎?他瞧起來,一點都不老,應該還不到中年的年紀。所以,那髮色是天生偏淺的。這樣的他,看起來一點都不詭異,相反,矛盾的組合讓他既神秘又性感,難怪剛剛被她拒絕的辣妹,馬上就將目標轉移到他身上。

  美豔性感的辣妹明明已經整個人快要黏到他身上了,可是他卻不為所動,他的眼,一直都在看方秋澄,就好像她才是他真正想要的。

  只有她,唯有她。

  這怪異的想法,教方秋澄無法控制地伸出手,修長的食指,像在召喚他似的,招了招。

  他會過來的,她有這種預感。

  那男人,看著她,好半晌都沒有動作。

  是她猜錯了嗎?她看了他一眼,然後毫不眷戀的轉身,佯裝看不到辣妹幸災樂禍的嘲笑目光。

  離開吵雜的夜神,她走到自己的機車前。

  她喝了酒,不可以騎車。拿起鑰匙,她偏過頭想著。

  可是,她還沒來得及將鑰匙放進自己的口袋,一隻不知打從哪兒來的手,搶走了她的鑰匙。

  車鑰匙被搶走了,理論上她應該馬上追著搶匪跑,將車匙搶回來,可是,今天晚上她沒有那個精力與興致,更因為,那個「搶匪」正直挺挺地站在她的身旁,連跑也沒跑半步。

  她狐疑地看向那個「搶匪」,居然是剛剛的那個男人。

  在略暗的街燈下,他的髮色看起來有點淡色,卻帶了點光澤,所以,那是銀髮?真是稀少的顏色,真不知道他是哪國混哪國的,能有這種美麗的色澤。

  「有事?」她淡著嗓問。

  「不是你叫我?」他反問著她,大掌還是握住她的車鑰匙不放。

  「我以為,你沒有興趣。」剛剛不就一副興致缺缺、非巨乳美女不可的樣子,怎麼一離開夜神,卻像變了另一個人似的?而且,她也還沒有決定要不要跟他來一個一夜情。

  「那麼現在我告訴你,我有興趣。」他的嗓,很低、很沉,是那一種用來說情話,絕對會讓女人腿軟的美妙嗓子。

  「現在有興趣了?」真是有夠紆尊降貴的用字,方秋澄挑起左眉,「剛剛黏在你身上的辣妹呢?我可對女人或者3P一點興趣也沒有。」她故意地說著,以為這男人是男女通吃的雙性戀。

  經過一整夜,她不會還天真地以為這男人把她當成女人,想跟她這個「女人」上床。

  而且,如果真的是把她當成女人又對她感興趣的話,剛剛在她朝他勾勾小指的時候,他早就應該撲過來了,她離開後才追上來,除了他突然覺得她很迷人,迷人到對著其它女人就有勃起的障礙之外,他這樣做就只能解釋他只不過是想掩飾他是個雙性戀的事實。

  她不會自大地以為自己會有這麼厲害的吸引力,教他非她不可。所以,他的舉動純粹是因為第二個原因囉?

  方秋澄不歧視同性戀或雙性戀者,但她鄙視不敢直接承認自己性取向的人,因此,現在是她大小姐對他,沒、有、興、趣了!

  聞言,她在昏暗的光線下,看到他額間的青筋浮起。

  她多想輕笑出聲,讓他知難而退,讓他滾得離她遠遠的,只不過,她從沒想過,這男人卻會說出如此教她驚訝的話來……

  「我知道,我也不打算跟另一個女人上床。」他說著,銀白色的髮被一陣夜風揚起,幾綹髮絲半掩住他那深若無底的眸瞳。

  心跳,失了拍。

  「另一個女人?」話中的意思,是她想的那一個嗎?

  他一臉不解的看著她,以為她聽不懂的再解釋:「我沒有興趣同時跟兩個或兩個以上的女人上床,我不玩多P性遊戲。」

  好了,她明白了。「你知道,我是女人?」她有點不可思議地問。經過多次的打擊後,她還真的有點不太敢相信會有人的眼睛沒有被蛤仔模糊掉了,看得出她其實是個女人。

  「為什麼看不出來?那很明顯不是嗎?」他反而一臉莫名其妙地反問她。

  很明顯?他知不知道,他這句話,她等了多久了?

  她朝他,露出一抹笑。

  「到你家,還是去旅館?」看著她唇邊的那抹笑,他直說重點,提出一個選擇題讓她做決定。

  看著眼前的男人,她該不該答應?

  她原本,就沒有打算跟一個陌生的男人發生關係,但是,他看出她真實性別的這一個認知,不知為什麼,讓她無法開口拒絕。

  「怎麼樣?」她的沉默,讓他禁不住地追問。

  他想要她,而且還是很想,否則不會用那麼專注的目光,一直盯著她瞧。

  該,或不該?

  「你不想?」等待了太久,他問。「如果不想,不勉強你。」

  「你會去找其它的女人?」她好奇地問。

  他不開口,僅是用著一種她看不懂的眼神看著她。

  他不會。

  一個難以言明的念頭,浮上她的胸口。

  「好。」她開口了,因為衝動,也因為那莫名其妙的念頭,「去旅館。」

  不知道是不是她看錯了,在她回答以後,她竟然,看見了他深綠的眼眸閃了一抹光亮。

  可是,他沒有給予太多的時間給她看個仔細,他牽著她的手,走進了距離他們最近的汽車旅館。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TOP

谢谢分享

TOP

谢谢

TOP

谢谢~~~

TOP

TOP

thank you

TOP

3q youi l ike

TOP

回復 3# dada


    謝謝分享

TOP

徵婚啟事套書

TOP

返回列表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