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布叮《老闆,別拉我上床》

出版日期: 2011年11月10日

妳說,簡簡單單的愛,才是幸福;
我說,細水長流的愛,更是永久。

盧芳菲,不只美還美得很優雅,不只追求者眾多,
還個個都大有來頭,可惜情商不高的她,
卻傻氣的對林天羽動了真心,誰知盧美人一路倒追,
這一追就是十年,她不斷告白,他一再搖頭,她拚命示愛,
他繼續搖頭,明知道該放手,可她卻傻得不知該怎麼結束。
林天羽,不只是鑽石公司老闆,還是個帥氣多金的黃金單身漢,
這樣顯赫的家世,養得他霸道強勢,說一沒有二,
誰知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迫使他與盧芳菲同居,
而十年來不曾有過的心動,卻勾起了地火,教他情難自禁,
想獨嚐她的嬌嫩。盧芳菲怎麼都沒料到,十年來對她無感的男人,
竟一反常態地對她又咬又啃,連哄帶騙的只為了哄她上床,
然後,粗暴狂野的他體力驚人,欲拒還迎的她半推半就。
可她知道,有性無愛的交往不會長久,為此在她決心想結束這段情時,
霸道慣了的林天羽哪肯放手,儘管他的愛來得晚,
但專情的他,一旦愛了,這輩子給她的,就只有獨寵!

第一章

  中秋剛過,一年一度的國際鑽石展覽盛會,在臺北的展覽中心舉行。前來參加展會的十三家國際鑽石公司,都帶來了本年度最新設計的鑽石首飾。

  當夜,展覽中心裡裡外外布滿了嚴密保全守備,凡是進入的各界人士,都必須持有獨特設計的桃粉色邀請函。

  七點剛到,本屆大會的名譽主席,國際鑽石協會理事長查理舉杯慶賀,各界人士包括邀請的媒體在內,在音樂聲中,輕鬆自在地欣賞著來自全世界各地鑽石公司的頂級設計。

  羽菲國際,臺灣本土唯一一家鑽石公司,不僅成為國際盛會的主辦方之一,更是原創設計享滿國際盛譽的公司,自然成為了大會的絕對焦點。

  在展覽大廳的中央,有一方兩平方米大小的展臺,這裡聚集了許多觀眾,男人稱讚,女人驚歎,四方的透明玻璃罩裡展示的,正是羽菲鑽石公司首席設計師盧芳菲的最新設計,十年驚鴻。

  「盧小姐,請問您設計這款項鏈,最初的靈感來自哪裡?」一位來自法國的鑽石公司總裁提出他的疑惑。

  一束燈光恰巧將盧芳菲照在光暈裡,一襲白色露肩晚禮服使她的舉手投足間,更加優雅溫婉,嘴角勾出淺淡的笑容,眼神落在不遠處的一角,緩緩開口:「靈感倒是沒有,只是一種對愛的感悟。」

  盧芳菲的聲音軟軟的,聽進耳朵裡似有一種沁人心脾的春風劃過水面,再看上她那柔美的容顏,心中泛起片片漣漪。

  盧芳菲在國際鑽石設計界裡有兩樣最出名,一是她美輪美奐的設計,二是她的優雅溫婉。

  在場的所有人順著她的目光看向展臺後方的男子,瞬間明白了所有,那位就是傳聞中盧芳菲心儀了十年的男子,林天羽。

  林天羽站得位置偏暗,眾人看得並不清楚,不過據傳聞,當年盧芳菲和林天羽是大學同班同學,她對他一見鍾情,並很快表明心意,不料卻被林天羽當面拒絕。

  可是兩個人後來怎麼成了朋友,又怎麼成了工作上的合作夥伴?這就讓人不得而知了。

  鑽石圈裡的事情,說起來並不大,更何況像盧芳菲這麼美麗優雅的女人,自然引來不少愛慕,可是卻無人能打動她,盧芳菲的事在這個圈子裡也漸漸成為眾人茶餘飯後的話題,久而久之,她堅定的愛意也得到了眾人的感動和讚許。

  可是,就連所有男士都為盧芳菲堅定的心放棄追求,而感動她這份堅定不移的愛意的時候,那個叫什麼林天羽的傢夥,竟然有了未婚妻。

  也許想到了這點,已經有不少男士,向林天羽投去敵意的目光,盧芳菲似乎察覺到現場有些尷尬,又在這時張嘴說話:「正如陳奕迅所唱,十年之前,我不認識你,你不認識我……十年輪迴的一眼,竟如十年前一樣,翩若驚鴻……」

  許是聽到盧芳菲真情的表述,看她有些落寞的垂下眼簾,已經有不少人似有感悟的唏噓不已,又將目光落在那方玻璃罩下的鑽石項鏈。

  耗時超過三十八小時,運用九十九顆總重十克拉的鑽石、十二顆紫水晶圓珠及二十四顆藍色寶石鑲嵌,以雙顆粒的方式鑲嵌於纏綿的常春藤上而成的華美項鏈。

  最傳統的手工切割鑽石配合鉑金鑲嵌工藝,光影流動而令人目眩神迷,設計簡約卻不失優雅得展示在所有人的面前。

  藍色寶石的光芒籠罩著鑽石,透過閃亮的光暈折射進眼睛裡,讓人驚覺這小小的設計,一眼怦然心動,兩眼翩若驚鴻……久看之下,彷若這世上萬物都暗淡無光,失去它原有的顏色,唯獨有它,眼裡只有它。

  以因癡纏彼此,其必須一生相伴而生,永不分離,從而賦予這條項鏈堅定、永恆之愛的寓意,用「驚鴻」來形容盧芳菲設計的項鏈,實在不足以來形容它的美,這條鑽石項鏈所表達的寓意,震撼著每個人的心靈。

  「十年,過得真的很快。」

  不知何時,林天羽趁其他人走遠,來到盧芳菲的身後。

  盧芳菲單手抱臂,沒有回頭,淡淡一笑,她總是這樣,笑容永遠掛在嘴邊,淺淺的勾起嘴角,臉頰上就會出現兩個小小的酒窩。

  「剛才很抱歉,讓你覺得尷尬了。」

  聽盧芳菲這麼說,旁邊的林天羽卻笑不出來,「芳菲,妳這麼說,我會自責的,公司一直以妳為榮,卻總讓妳成為別人的話題。」

  「沒關係。」盧芳菲優雅地轉過頭,媚眼裡藏不住的愛意,她從來不掩飾,也從來不裝傻。

  「你是知道的,那些傳聞都是真的,十年如一日,驚鴻如昨日。」盧芳菲的目光掃過她苦思了半年所設計出來的項鏈,「十年過的很快,我從沒有改過心意,你接受也好,拒絕也罷,都無法改變它。」

  林天羽微微蹙眉,他已經許久沒聽過盧芳菲說起她對自己的情感,哪怕他一直都知道,哪怕他們在生活和工作上都是最親密的夥伴。

  可是愛情是一件很奇怪的感覺,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即使盧芳菲真的很美,她的優雅能酥進男人的骨子裡,他對她還是不來電。

  然而盧芳菲實在是一個情商和智商都很高的女人,她懂得在什麼場合下做什麼事情,當時他拒絕了她,她卻只是要求和自己做朋友,這麼多年過去,他們雖然沒有成為情侶,卻因同樣的興趣合夥開辦了現在的公司。

  這麼多年,憑藉盧芳菲敏銳的藝術嗅覺,和對鑽石珠寶獨特的設計,接連在國際珠寶大賽上獲得風光榮譽,以林天羽和盧芳菲名字命名的鑽石公司,也在國際銷售市場上贏得一席之地。

  他們的父母同是生意人,且互相認識,他們的朋友也是相互認識的,每個人都以為林天羽和盧芳菲在一起是水到渠成的事,更何況盧芳菲對林天羽是出了名的癡情,可林天羽卻在去年公司成立五周年之際,宣布自己有了未婚妻。

  只有盧芳菲知道,林天羽自始至終都不曾喜歡自己,不管她如何努力,如何表白,自己都不是他所喜歡的類型。

  林天羽的未婚妻就是他所喜歡的類型,大方、性感,走在人群中讓人驚豔。

  就在林天羽遞給盧芳菲一杯紅酒的時候,展覽的人群中傳來尖銳的笑聲。

  在上流社會的會展中,出現這樣的笑聲很是突兀,兩人一起回頭,盧芳菲透過高腳杯一眼就看到,站立在男人中間的女人。

  不同於盧芳菲的優雅得體,那女人的美,驚豔得讓人目不轉睛,渾身火辣的裝扮,燃燒進每個男人的心裡。

  盧芳菲勾起嘴角,衝林天羽笑了笑,「原來你邀請了亞寧,怎麼沒有和她一起來?」

  「我並沒有邀請她。」林天羽的聲音冷得掉渣,他的眉頭又皺緊一分,「我認為她並不適合這樣的場合,現在看情況是我多慮了。」

  話雖說如此,他的目光一寸也沒離開火紅女郎的身上,森冷地透出寒意,冰與火的交融,讓人不敢親近。

  盧芳菲卻早已經習慣了他的脾氣,慢條斯理地端起紅酒搖了搖,優雅抿了口,「看來你們是吵架了。」

  林天羽微笑,硬朗的稜角緩和了些,緊抿的嘴角一張一合,「什麼都瞞不過妳,前幾天有了點小摩擦,她就玩起了失蹤,這是十天來,我第一次見到她。」

  連一向冷峻的林天羽都有無奈的時候,看來他和周亞寧之間確實有了矛盾,盧芳菲看了眼在男人中左右周旋的女人,秀眉也不自覺微微蹙起,想起一些事兒來。

  主辦方之一的羽菲鑽石公司,主要負責本次發放嘉賓的邀請卡,林天羽沒有給周亞寧邀請卡,那麼周亞寧是怎麼進來的?

  林天羽見周亞寧玩得似乎挺開心,這幾天的思念和懊悔也化為烏有,連打招呼的想法都沒了,他轉了個身,背對著周亞寧,對盧芳菲幽幽說道:「我以為亞寧挺了解我的,結果這次吵架後,我發現我們連最基本的信任都沒有。」

  笑聲越來越近,盧芳菲看向林天羽身後的周亞寧,似乎有所感應,周亞寧抬起頭也看向了她,目光在空中交會的那一剎那,盧芳菲讀懂了她目光裡的妒恨。

  盧芳菲微微詫異,在印象中她和盧芳菲說話的次數都屈指可數,她又怎麼會對自己有這麼大的排斥感?

  正納悶時,周亞寧挑釁似的揚了揚脖子,貼向旁邊的男人,挽著他的胳膊向她走來。

  「芳菲,妳在看什麼?」

  久久得不到回應的林天羽,看著盧芳菲難得皺起了眉頭,越來越近的笑聲他也有所察覺,想來是周亞寧已經走近了,他奇怪地想要轉過頭,卻突然被對面的人一把抱住。

  「芳……」

  一切發生得實在很快,快得讓林天羽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灼熱的唇堵進嘴裡,他不可思議地瞪大眼睛,看著撲進自己懷裡,毫無章法地啃著自己嘴唇的盧芳菲,一時間竟然忘記推開她。

  這實在算不上一個吻,盧芳菲踮起腳尖,雙手扣住林天羽的後腦勺,舌尖拚命往林天羽的嘴裡鑽,氣息只出不進,小臉因緊張憋得通紅。

  最初吻上的一瞬間,盧芳菲的腦袋是空白的,她什麼都沒想,只是一味地不想讓林天羽看見周亞寧挽著其他男人的胳膊,她下意識想去保護、顧慮林天羽的心情。

  這幾天她是有所察覺的,十年來她幾乎天天和林天羽在一起,他的喜怒哀樂早就深入她的骨髓,也許就連林天羽自己都未察覺到自己的心情,她卻可以從他森冷的目光中,讀懂他的情緒。

  可是,當她碰觸到林天羽冰冷的紅唇時,她空白的腦袋裡「轟」地一聲炸開來,盧芳菲想不起自己的初衷,更加不可思議,一向冷靜自持的自己,竟然會如此貪婪地吸吮著自己愛慕多年,覬覦多年的紅唇。

  「夠了!」尖銳的笑聲化作一道淩厲的叫囂。

  周亞寧一把扯開盧芳菲的胳膊,毫不留情地一巴掌甩向她的臉頰。

  「啪」地一聲,清脆而俐落。

  還在意猶未盡的盧芳菲,右臉頰瞬間紅腫了起來,優雅如她,在人前向來不落人口舌,這下被人當眾給了一巴掌,她倒沒有半分落魄的樣子。

  她只是淡定地攏了攏散落的髮絲,依然淡淡掛著笑容,「周小姐,別來無恙。」

  「收起妳虛偽的笑容吧,盧芳菲。」周亞寧盛氣淩人地叉著腰,指著林天羽的鼻子吼了過去:「還有你林天羽,你不是說和盧芳菲沒有一腿嗎?今天你們這又是幹什麼?你是不是沒想到我會來這裡,這樣就看不到你們的姦情了?」

  越來越多的人圍了過來,雖然這是大型的國際展會,其中卻不乏臺灣本地著名的企業家,其中不少人是相熟的。

  「周亞寧,妳在幹什麼?」

  林天羽想都未想,下意識裡第一個動作便是跨步走到盧芳菲的身旁,捏起她的下巴皺眉查看了一番,咬牙切齒地吐出兩個字:「腫了。」

  他真沒想到周亞寧居然可以無理取鬧到這個程度,甚至在這樣的場合當眾打了芳菲一巴掌,芳菲向來知分寸,剛才她突兀的吻確實讓他出乎意料,不過十年的相知相隨,他對她的脾氣秉性還是有所了解,她剛才一定事出有因。

  盧芳菲倒是坦然地迎著林天羽複雜的眼神看去,她當然讀得懂他的目光,他一定不理解,卻對她充滿沒理由的信任,這種信任盈滿了他的目光,讓她心中一動,就連臉上火辣的感覺都蕩然無存。

  她對他笑了,這種笑和平常不一樣,是發自內心地欣喜林天羽的信任,即使眼前這個男人不喜歡自己,衝著他的這份信任,她受到什麼待遇和其他人的誤會,也都值得了。

  「你們……」周亞寧氣得叫囂:「你們……好得很,好得很!」

  林天羽聽到周亞寧的聲音,終於鬆了手看向她,他已經找不出語言來形容自己的憤怒,現在這麼多人,也不是說話的地方。

  「芳菲,這裡先交給妳了,我和亞寧有話要說。」

  說完,林天羽抓起周亞寧的胳膊,毫無憐惜之意地向外拖去。

  前一秒還略有歡喜的盧芳菲,在看到兩人離去的背影後,黯淡地垂下眼簾,心中歎道:他喜歡的人終究不是自己,哪怕片刻的憐惜,也不過是十年的情誼,而此情誼也許是友情,頂多是親情,與愛情絕無關係。

  九月臺北的夜晚微風徐徐,卻吹不散愁人的心緒。

  林天羽不顧周亞寧的叫喊,一路拖拽著她的胳膊走到展館外的巷子裡,「有什麼話,妳現在可以說了,想說多大聲就說多大聲!」

  「呵……呵呵……」周亞寧怒極反笑,用力掙脫開林天羽手心的桎梏,眼淚止不住地流了下來,「上次我質問你是不是和盧芳菲那女人有一腿,你當時是怎麼說的,要不要我原話不改地再說一遍?」

  「不用。」林天羽平靜地打斷她,「我記得。」

  十多天前,為了國際鑽石展覽會,盧芳菲連續加班幾夜,忽然昏倒在辦公室,她的助手打來電話彙報情況的時候,他正在和周亞寧吃飯,接了電話,他當即就要趕去醫院,卻被周亞寧攔下,毫無道理地亂吃飛醋,偏要說他和芳菲有一腿。

  當時他也是心急,氣極之下說了重話。

  「我當時說,我和芳菲的事從來就不需要解釋,信任是戀人之間最基本的條件,若連信任都沒有,那麼愛情是件可笑的事,即便是到了現在,我還是會說同樣的話。」

  「信任!」周亞寧笑得更加癲狂,「你讓我怎麼信任你,你要我信任你,可是眼睛怎麼騙得了自己!我剛才看到了什麼,你剛才做了什麼,你現在還有什麼話可解釋的?難道又要編出什麼狗屁的話,讓我選擇去相信你!」

  周亞寧咄咄逼人的語氣,讓林天羽一時間無法反駁,他雖無法解釋剛才盧芳菲的舉動,但對盧芳菲的信任卻是毋庸置疑的。

  「對於剛才的事,我很抱歉。」林天羽自知理虧,緩了口氣,放低身段,拉起周亞寧的手,放在嘴邊輕輕親了親,「我和芳菲只是朋友和工作關係,並不是妳想的那樣,如果非要定義剛才的吻,希望妳能把它定義為一個慶祝的嘉獎。亞寧,我對妳的感情,妳還不清楚嗎?」

  周亞寧不動聲色地看著自己的手被林天羽握在他的手心裡,像他們戀愛時的每次約會,他總會這麼把自己捧在心裡。每一次,她的心都會流淌過無限暖意,可是這一次,他的手心是涼的,她的心亦是如此。

  她感覺不到了他的愛意,她的心也早就悄悄變了。

  「我不清楚,不過我想,你應該比任何人都清楚盧芳菲的情意吧。」

  「妳到底要我怎麼解釋,妳才肯相信我,我對盧芳菲沒有任何感情,妳為什麼總是在懷疑我對你的感情,我要是不愛妳,又怎麼會和妳訂婚,我要是喜歡盧芳菲,又怎麼會有妳的出現?」林天羽又抓緊了幾分周亞寧的手,「妳要是還不相信,我這就打電話叫盧芳菲,我們當面把話說明白。」

  林天羽的聲音實在很大,大到匆匆趕來的盧芳菲,即使是躲在遠遠的角落裡,也聽得一清二楚。

  雖然林天羽拒絕自己的話早在十年前她就聽過了,可是這次聽見,她發現自己還是如十年前一樣,痛徹心扉,逼得她眼淚都快掉下來。

  她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讓這個男人愛上自己?

  十年了,她能做的不能做的通通都做了,可是林天羽的眼神裡從來沒有一分一毫的愛意與眷戀,他們交纏的目光裡永遠是一冰一火。

  可是就算她是火,這麼熾烈燃燒的愛意,十年的時間,也該融化整座冰山了吧。

  盧芳菲吸了吸鼻子,苦笑了起來,也許她真的不夠好,哪怕全世界都覺得她美若天仙,她最在乎的那個人不愛自己,她的世界裡也是暗淡無光的。

  周亞寧冷笑一聲,一點點從林天羽握緊的手心裡抽出手,「林天羽,別再自欺欺人了,這麼多年來,你一直都知道盧芳菲是喜歡你的,可是你卻一直利用她對你的這份感情,讓她心甘情願地陪你完成了你的夢想,利用她的才華,讓你的鑽石公司名揚國際。說起來我還真的有點同情盧芳菲那傻女人,可是林天羽我告訴你,我沒有盧芳菲那麼傻,我不會被愛情蒙蔽了雙眼……」

  在鑽石圈裡,人們對羽菲鑽石公司的總經理並不算熟知,談話裡也頂多會說那個是盧芳菲愛慕的男人,林天羽行事很低調,工作嚴謹也向來冷酷無情,不然他對身邊愛慕自己十年的女人,又怎會做到滴水不露,沒有半分私情。

  可是即使冷靜如林天羽,在聽了周亞寧喪失理智的那番話的時候,也有一種被雷劈的感覺,他沒想到,自己愛的女人,竟是如此看待自己。

  他不自覺退後一步,像是不認識眼前的這個女人一般,恢復冷靜如陌生人般地審視著周亞寧。

  巷子裡的燈光很暗,不過他還是看清了周亞寧眼裡妒恨的目光,像針一樣刺痛了他的心。

  林天羽是愛周亞寧的,不是因為她美豔的容貌,而是她的潑辣和心直口快,愛情就是一種妙不可言的事情,一旦來了,便如洪水之勢,淹沒了人的理智。

  可是愛情這東西,一旦想通了、看明白了,局中之人便有了種解脫的感覺,林天羽換了個站姿,斜靠在牆上,此刻的他並不急於去解釋什麼,他倒是想聽聽,周亞寧的想法,他想她的想法應該會讓他很意外。

  「妳應該有話對我講,說吧,妳到底想怎麼樣?」

  林天羽平靜的聲音讓周亞寧一時有森冷的感覺,全身上下的汗毛都不自覺豎立起來,不過是九月的夜晚,巷子裡的風陰冷冷的。

  可是事到如今,有些話必須挑明。

  周亞寧把心一橫,想說的話到了舌尖,卻變軟了語氣,歎了口氣:「天羽,事到如今,我只有一句話問你。」

  事到如今?

  林天羽不動聲色地看著她,「什麼話問我?」

  「在我和盧芳菲之間,只能選一個,你選擇誰?」

  這話一出,倒是讓躲在牆角偷聽談話的盧芳菲愣了愣,繼而無聲苦笑,這麼顯而易見的問題,怎需要問呢?

  不過她心中一想,周亞寧這個問題怕也是尋個心理安慰罷了,女人不就是喜歡聽承諾嘛,同樣身為女人,哪怕是林天羽一個溫柔的眼神,她都是欣喜的。

  她以為周亞寧會和自己不一樣,不料她也和自己一樣逃不開愛情的俗套,如此揣測林天羽和自己合開公司的目的,足以證明她不了解他。

  可是……盧芳菲背靠在街角的牆上,了解一個男人又能怎麼樣呢,了解得再多都無法得到他的愛,她比周亞寧還要可悲,俗套的很。

  巷子裡的兩個人還在對峙,沒人注意到街角的盧芳菲在苦笑,時間一秒秒流失,周亞寧久久得不到答案,也許並不是很久,但是這空白的時間裡,已經讓她知道了答案。

  「不回答的意思,是選擇盧芳菲了。」周亞寧有些頹然,「既然這樣,林天羽,我想我們分手吧。」

  雖說這話已經醞釀了許久,然而如今說出來,難免也會傷情,周亞寧低著頭,黑夜掩去她黯然的神色,錯過林天羽身邊時,她的胳膊突然被拉住。

  她定在原地,就聽林天羽在身後說道:「這話妳終於還是說了,告訴我為什麼?」

  現在是什麼情況?

  盧芳菲吃驚地豎起耳朵,雖然她不是有意聽到他們的談話,也向來不八卦,但是有關林天羽的事情,她就不能不關心,這兩人只不過是鬧了點小矛盾,怎麼就到了分手的地步。

  按理說,周亞寧提出分手,她應該高興的,可是一想到林天羽也許會受傷,可能會難過,她的心就糾結在一起。

  認識林天羽這麼多年,她還是第一次見到他為了一個女人這麼上心,還當眾宣布周亞寧未婚妻的身分,以她對林天羽到了解,他必定是喜愛至極,已有了和她分享一切直到永遠的打算,他才會作此決定。

  林天羽不喜歡自己,盧芳菲早就做好了失敗的準備,正如她所說,愛一個人是自己的事,無論對方接受也好,拒絕也罷,都無法改變她的心意。

  可是這一刻,她的心莫名的緊張起來,尤其是聽到林天羽清冷平靜的聲音,她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我要聽實話,為什麼?」林天羽的聲音確實平靜的,讓人捉摸不透他在想什麼。

  周亞寧猛地抽出手,她的聲音抑制不住地顫抖起來:「沒有為什麼,我說了,我們分手吧……」

  「叭叭……」兩聲尖銳的喇叭聲打斷她的話,一輛紅色奧迪跑車不知何時停在巷子口,車裡坐著染了黃髮的男子。

  周亞寧頓了頓,說了句:「我已經不再愛你了,再見。」便頭也不回地向外跑去。

  當林天羽看到巷子口的男人,和周亞寧不尋常的反應,瞬間都明白了。

  不管怎麼說,他對周亞寧是動過感情的,可是當自己喜愛的女人因另外的男人背叛了自己,湧上心頭的只有憤怒而已。

  「周亞寧!那個男人是誰?」

  盧芳菲聽到一聲怒吼,就看見林天羽像離弦的箭一樣,朝著周亞寧的背影追了出去。

  車已經漸漸啟動,林天羽追趕的腳步卻沒有絲毫停下的意思。

  盧芳菲覺得,漸行漸遠的紅色奧迪跑車,在黑夜裡如一團熾烈燃燒的火焰,後面追趕的男人則是一隻憤怒追趕的黑豹,它們在街角追逐,跨過欄桿,穿越十字街頭……

  忽然一束耀眼的燈光猛地射來,盧芳菲瞬間瞪大了雙眼,腳步已經不受控制地向前跑去,大喊一聲:「天羽,小心……」

  「吱……嘎……」汽車緊急煞車戛然而止,接著重物撞擊的聲音。

  「砰!」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TOP

回復 2# dada


    thank  you

TOP

Thanks for sharing.

TOP

多谢分享!!
人生何必轰轰烈烈.平淡也是一种享受

TOP

THX

TOP

回復 1# dada


    ths a lot~

TOP

:)thx for sharing...~!

TOP

谢谢

TOP

good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