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吉祥《掠情707》[愛情酒店之二]

本帖最後由 shek 於 2012-2-25 01:25 編輯


出版日期:2011年9月1日

簡介
在眾人的眼裡,他是銜著鑲鑽湯匙出生的天之驕子
在異性的覬覦下,他是英俊又自信的黃金單身漢
在自我認知中,他卻是個一切都遭受控制的傀儡
儘管表面上驕傲霸道,其實內心脆弱又渴望愛
為了擁有心愛的那個人,不惜摧毀所有的障礙物
就連情感的開始還是結束,也都由他來決定……
就是她了,讓他莫名的有一股想要緊緊抓住的衝動
明知道他們像是兩條平行線,最多只有一次交集
偏偏不肯放開手,一再的闖進她平靜的生活裡
竭盡所能的悉心呵護,甚至願意將全世界獻給她
無奈她有太多顧忌和不安,又有放不下的牽掛
還來不及回報他同等的愛,便殘忍的給他致命一擊
呵……他當然明瞭她選擇分手的前因後果
所以她絕對逃不了,他不會讓她如此隨心所欲……


幸福吉祥寺

什麼叫做“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我在寫這個故事時,終於體會到了。
因為害怕,所以當認定某個人時,就像抓住浮木一般堅持不放手,深怕再度孤身一人,這種恐慌而使然的行為,會讓人窒息。
伊浩表面上驕傲、自我,其實心裡非常脆弱,因為從小到大對愛的渴望,相對的,也讓他用所有的愛去愛一個人。
碰上這樣的男人,可以感覺是幸福,也可以讓人覺得窒息。
而對於孫映蕊來說,伊浩是她的初戀,當她專心一意在學業上時,老天卻讓她碰上了這樣的天之驕子,一切頓時變樣。
在她享受著一個男人用盡一切的寵愛時,卻始終擔心著兩人的未來,心裡的不安一直影響她。
她愛伊浩,卻不得不做選擇,縱使知道自己的選擇會再度傷害伊浩。
這種愛情雖然甜蜜、刻骨銘心,卻也讓人有負擔……不過我想女人應該都很想碰上像伊浩這樣的男人吧! (笑)
有任何問題都可以寫信給我,實體信請寄到禾馬出版社,註明給吉祥,我就收得到嘍!
出版社地址:11083台北市忠孝東路五段五零八號四樓之一。
  臉書賬號:jshomer2005@gmail.com
幸福吉祥寺:http//blog.pixnet.net/jshomer,這是吉祥的部落格,歡迎大家光臨。
  噗浪PLURK:http//www.plurk.com/jshomer

TOP


楔子

  孫映蕊揉著癢痛的後頸,美麗的臉龐沒有光彩,只有疲累不堪的蒼白,深深的歎了口氣。

  「好累。」

  離開辦公大樓,她走向停在路邊停車格的機車。

  條地,身後傳來車子疾速行駛的聲音。

  她下意識地靠向旁邊,眼角瞄見一道閃電一般的紅色光影,一輛紅色法拉利停在她的面前,正巧擋在她的機車後面。

  「怎麼回事?」

  車門打開,身穿黑色皮外套的男人走出車子,他的身高超過一百八十公分。

  「你的車子擋到我的車……」她的臉色刷白,驚愕的看著男人。

  「好久不見。」男人微笑,沉冷的嗓音隱含著嘲諷,慢慢的走向她,挺拔的身子就像突如其來的颶風,帶給她恐懼與無比的壓力。

  面對四年不見的人,孫映蕊下意識的往後退。

  「伊……浩,你什麼時候回國的?」他的出現讓她措手不及。

  「聽你的口氣,好像很不高興我回來?」

  「不……」她直覺的搖頭,明眸深處藏著一抹苦澀,「你不該來找我。」

  伊浩迅速伸出手,攫住她的手臂,將她扯進懷中,她的馨柔、嬌艷,都讓這四年來盤踞在腦海裡的身影更加清晰,讓他的血液更加冰冷。

  「誰都不能阻止我做任何事,連你都不行。」

  「放開我。」孫映蕊出自本能的扭動手臂,想要掙脫他的箝制。

  他加重握住她手臂的力道,淺褐色的眸子閃現像是野獸看見獵物一般的嗜血光芒。

  「還記得我曾經說過的話嗎?任何妨礙我擁有你的東西,我會搬開它,移不走的,我就摧毀它,直到完全擁有你。」

  她的眼中閃過哀傷的情緒,快得讓他來不及捕捉到。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麼執著?你應該去找一個不會傷害你的人,而不是再來找我,我們就像是平行的兩條線,唯一的交集已經過了,不會再有了。」

  「是不是過了,不是由你決定,而是由我……是我開始的,就得由我結束。」

  她再也掩藏不住哀傷,「難道你還不明白?我們不可能在一起!」

  「是你不明白。」他傲慢的冷笑,「我從沒說過我們要在一起。」

  白皙精緻的臉蛋寫滿錯愕,孫映蕊不明白,若他不再像四年前那般執著的話,如今站在這裡又是為了什麼?

  洞悉她的疑惑,伊浩慢條斯理,語氣裡沒有半絲溫暖,甚至可以說蘊含著殘忍的開口,「我之所以回來,是要讓你嘗嘗我四年前嘗過的那種被惡意傷害的滋味。」

  她的心頓時漏跳一拍,慌張像籐蔓一般緊緊的纏住她,望著眼前熟悉的男人,卻再也看不見他臉上那熟悉的寵愛微笑。

  如今,她感覺不到一絲溫暖。

  他粗魯的推開她,好像她是什麼不潔之物,露出嫌棄的表情,上下打量著她,然後轉身,走向車子。

  驀地,他想起什麼,再次轉身,冷冷的睨著她。

  「這次,我將不會再悉心呵護你。」

  他坐進車裡,紅色法拉利隨即發出令人不安的轟隆隆聲響,揚長而去。

  孫映蕊嬌俏的臉蛋十分蒼白,一手虛弱的扶著機車,一手慌亂的摀著胸口,壓抑內心的恐懼。

TOP


第一章
  桀驁不馴。

  是全校師生對伊浩的評語。

  別人是銜著銀湯匙、金湯匙出生,他是銜著鑲鑽的湯匙出生。

  是所有的人對伊浩的羨慕。

  英俊、挺拔、充滿自信。

  是女孩和女人看見伊浩的剎那,腦海裡最常浮現的形容詞。

  伊浩,伊氏家族的第二順位繼承人,父親伊光祖是伊氏跨國集團的掌權者,集團的經營範圍涵蓋了食、衣、住、行、育、樂,資產難以估計;母親奧萊麗亞德*葛若林是伊光祖的第二任妻子,是法國貴族的後代。

  伊浩繼承了母親的貴族血統,再加上混血兒特有的立體五官,讓他從小就是眾人注目的焦點。

  「是伊浩耶!」

  「好帥喔!」

  教室走廊上,愛慕的耳語沒間斷過。

  伊浩的手插進褲袋中,面無表情的走著。

  人群看見他,自動退到兩側,沒人敢擋在他的面前。

  「少爺,你下堂課是經濟學。」跟在伊浩身後的保鏢兼貼身管家仔細的看著手中的行事歷。

  薔薇學院是台灣最貴的一所貴族學校,學生可以從幼兒園一路升到高中,而能進入就讀的學生,身世背景非富即貴,校方為了培養學生多方發展,有各式課程供學生選擇,也聘請國內外最好的師資授課,其中不乏國際級大師人物。

  伊浩抽掉領結,隨興的在手掌上捲了幾圈,「再下一堂呢?」

  林管家低垂著頭,「呃……是商業管理。」

  「嘖!」伊浩露出不屑的表情,逕自轉向通往地下室的樓梯。

  大理石的階梯光可鑒人,也在炎夏中多了些涼爽。

  「少爺?少爺,你要去哪裡?」林管家錯愕的看著他不斷的往前走。

  「游泳。」

  伊浩走進深色原木裝潢的更衣室,從專屬的衣櫃裡取出泳褲,然後進入小隔間。

  「少爺,萬一老爺知道你又逃課了……」

  「老林。」伊浩轉身,雙手擱在只到胸線下的木門上,皺起眉頭,看著管家,習慣性的以法語問:「我有個疑問。」

  「是,少爺請說。」

  「為什麼你會蠢到跟他如實回報?」

  「我……」林管家被堵得不知怎麼回答。

  伊浩冷冷的睞了他一眼,再次轉身,繼續換衣服,然後隨手將制服扔向他,轉開水龍頭,拿起蓮蓬頭,將全身淋濕後,打開門走出來。

  在燈光的照射下,他沾了水的淺褐色髮絲閃爍著耀眼的光芒,才高中而已,正在發育的體格因為喜好健身而有著好看的線條,古銅色的肌膚則歸功於每天游泳。

  「我游個幾圈就好,你去車上等我。」

  伊浩走到游泳池畔,做著簡單的熱身操。

  「可是我必須保護少爺的安全。」

  「你覺得這所學校裡會有誰想冒著被趕出去的危險,對我不利?」

  「不論如何,都不能輕忽,若是校外的人混進來,讓少爺出了什麼差錯,我無法向老爺交代。」

  伊浩停下動作,攢起眉頭,看著林管家。

  「要進來,得經過三個哨站檢查,就算要綁架我或是怎樣,也不會選在學校裡。」

  他縱身一跳,弧度優美的進入水中。

  林管家無奈的歎了口氣,轉身離開。

  偌大的游泳池裡只剩下水花飛濺的聲音,隱沒的身影矯健、流暢的在水中前進。

  最後,伊浩游累了,在盡頭停下,身子在水中載沉載浮,雙眼失焦的望著前方。

  在這裡,他的一切只能被控制住。

  雖然明白生在伊家,他有必須背負的責任,但不是像哥哥那樣,可以毫無怨尤的接受家族責任,就連婚姻都能夠犧牲。

  他要一個能夠自主的環境,而在法國,沒人會管他,他可以自由自在的過每一天,母親對他更是呵護備至。

  聽著身旁的人說著好聽的法語,優閒的過生活,那才是屬於他的地方。

  在這裡,每個跟他說話、阿諛奉承的人都是為了「伊家」這塊招牌,這些人能有多少真心?

  他不禁冷笑,抬起手,抹去臉上的水珠。

  倏地,嘈雜聲在門口響起,接著是一陣跑步聲,隨即看見三位男女同學追著一個女孩進來,將她逼到牆壁前。

  這裡的學生都是被家裡寵壞的小鬼,被這些人盯上,絕對沒有好下場。

  伊浩好整以暇的看戲。

  「這間學校真是越來越退步了,什麼人都能進來。」帶頭的男學生用鄙夷的口吻取笑。

  「就是說啊!我真該叫我爹地好好的跟校長反應一下,省得我的氣質被這些窮酸鬼降低了。」一名女學生雙手交抱胸前,配上質感極佳的制服與一頭烏黑秀麗的長髮,還真突兀。

  「你叫什麼名字?是怎麼混進來的?想做什麼?」另一名微胖的女學生咄咄逼人的問。

  長髮女學生突然發出銀鈴般的笑聲,「她肯定是市立高中的學生,想看看我們這些有錢人讀的學校是什麼樣子,過的是什麼生活。」她看向女孩,「對嗎?」

  女孩一語不發,心想,依你們的智商,還不見得考得上市立高中。

  伊浩清楚的看見女孩臉上那抹幾不可察的冷笑,挑起眉頭,繼續觀望。

  「那我們怎麼可以讓她失望?當然得讓她看看我們過得多麼奢侈,用的東西有多好。」男學生詭異的笑說。

  長髮女學生轉頭,使了個眼色。

  微胖女學生從裙子口袋裡拿出一瓶香水,不是拔開透明蓋子,而是將整個噴嘴頭旋開。

  女孩瞇起眼,「你想做什麼?」

  伊浩不動聲色,對於女孩絲毫不慌亂的口氣感到有趣,很好奇她會怎麼解決眼前的困境。

  「我想做什麼?」微胖女學生假裝訝異,看著長髮女學生,「原來她不是啞巴,可欣。」

  「我本來還覺得她好可憐,是個窮人,又不能說話,還想叫她乾脆死一死,重新投胎算了,沒想到她會說話,至少上帝沒有拋棄她。」陳可欣取笑的說。

  「我們也不會拋棄她,要把她打扮得像個Lady。首先,從洗掉她身上的窮酸味開始……」說時遲,那時快,男同學奪走微胖女同學手中的香水瓶,從女孩的頭上淋下去。

  女孩倒抽一口氣,透明的液體順著微鬈的髮絲滑下,滴滴答答的流過她白皙的臉蛋,刺鼻的酒精味與過分張狂又騷媚的香味瞬間在整個空間裡散開。

  「哈哈哈……你們看看她,像不像高級落湯雞?」

  「喂,你中文要說好,不然會變成高級雞喔!哈哈哈……」

  男學生和微胖女學生樂不可支。

  陳可欣站到女孩的面前,訕笑的瞅著她,「怎麼樣?有沒有覺得自己變得像是上流社會的人?」

  「臭死了。」女孩緩緩的抬起頭,平靜的看著長髮女學生。

  「你……你說什麼?」陳可欣的笑容僵住,無法想像眼前的窮人怎麼會一點也不害怕。

  「臭死了。」女孩面無表情的掃視眾人,「如果這是上流社會的人身上會有的味道,我真慶幸自己生活在現實世界。」

  「你……」陳可欣揚起手,甩了她一個響亮的巴掌。

  女孩白皙的臉頰馬上浮現清晰又艷紅的掌印,「我想,上流社會的人的品格也不怎麼樣,居然奉行動口又動手,跟野蠻人沒什麼差別。」她抓起袖子,嫌惡的擦掉臉上的香水,「也是啦!人家都說上流社會是個人吃人的世界,誰的資源多,誰就併吞誰;誰的人脈廣,誰就做掉誰。在你們的世界裡,找不到一個真心相對的朋友,你們交朋友的守則就是誰對我有利,我便跟誰當朋友;誰能幫我,我就諂媚誰。」

  伊浩微瞇起眼,緊抿著唇。

  「你這女人!」被說中心事,陳可欣惱羞成怒,一把抓住女孩的短髮。

  女孩吃痛的皺了下眉頭,也不反抗。

  她更加火大了,「你以為你是誰?羨慕就羨慕,不用嘴硬,把我們批評得好像一文不值,你又算什麼貨色?!還不是想偷窺,想過看看我們的生活,才會不知道用什麼方法溜進來!」

  「我看起來像是羨慕嗎?」女孩冷笑,「我在這裡的原因,全是你們自己想像的,但是我可以很肯定的說,我一點也不想偷窺你們這種天天霸凌別人的日子,更不用說成為裡面的一分子。」

  男學生也被女孩冷漠又挑釁的口吻激怒,迅速揚起手,「你這個女人欠扁……」

  「吵死了。」冷冽的嗓音突然響起。

  眾人嚇了一跳,那三位男女同學轉頭,望向聲音的來源,看見最不想見到的人,頓時露出驚慌的神情。

  「伊……伊浩……」

  伊浩利落的跳上游泳池畔,毫不在意的展露精實修長的身段。

  兩個女學生雙眼發亮,流露出愛慕的眼神,緊盯著他。

  「你們打擾到我游泳的興致了。」伊浩拿起放在躺椅上的毛巾,擦拭身上的水珠。

  「我……我們馬上離開。」男同學拉了拉同伴們的衣袖,隨即架住女孩的手臂,打算離開。

  伊浩的淺褐色眸子十分銳利,睞著他們,「你們離開,她留下。」

  「她留下?」陳可欣有些吃醋,迅即轉頭,瞪著女孩,「為什麼是她留下來?」

  「怎麼?對於我說的話,你有意見嗎?」

  「快走,還等什麼?難道你想得罪伊家?」男同學硬是拉著她。

  陳可欣有些不甘心,狠狠的瞪了女孩一眼,隨即氣呼呼的跟著其它人離開。

  游泳池再度安靜下來,只剩嘩啦啦的水流聲。

  女孩撥了撥頭髮,雖然含酒精的香水早就蒸發了,但是香味讓她渾身不舒服。

  「我不想問你是怎麼進來的,不過要提醒你,這所學校裡面沒有什麼好貨色,用『金玉其外,敗絮其中』這八個字形容這所學校只是剛剛好而已,以後沒事別再混進來了,不是每次都那麼好運,只被潑香水。」

  「不是每個人都像你們想的那樣,羨慕你們的生活,所以想混進來。」

  「所以你不羨慕?」伊浩訕笑的問,一臉不相信。

  她直視他的雙眼,完全不怕他。「錢與權的日子,只有你們這種早就習慣的人想過,但不要以為別人也是。」

  伊浩的表情僵住,然後扯動嘴角笑了,邁開長腿,朝她移動,直到與她只剩兩步的距離,伸手握住她的下巴,轉動她的臉,看著左臉頰上清晰的五指紅印,眸底閃過火苗,快得讓人捕捉不到。

  「你的世界沒教會你別逞口舌之快嗎?」

  她防備的揮掉他的手,「不用你管。」

  他蹙起眉頭,用毛巾摀住鼻子,「那裡有沐浴間,你把身上的味道洗掉以後再走。」

  「不用了。」她轉身,打算離開。

  他移動步伐,擋住她的去路。

  「你想做什麼?也想欺負『窮鬼』?」她抬起頭,不屑的看著他。

  「我救了你,雖然不期望會得到你的道謝,但是你不認為應該介紹一下自己,至少將你的名字告訴我嗎?」不知道為什麼,心底有個念頭一直催促著他去認識她,甚至不想看她離去。

  「有這個必要嗎?我們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永遠都不會有交集,又何必自我介紹?」

  她繞過他,走了幾步,驀地停了下來,轉身,看著他。

  「不過從小的教育告訴我,得到別人的幫助就應該道謝,雖然你什麼都沒做,但還是要謝謝你。」

  伊浩看著她挺直背脊離開的驕傲身影,耳邊不禁迴響起她說過的話。

  上流社會是一個人吃人的世界,誰的資源多,誰就併吞誰;誰的人脈廣,誰就做掉誰。在你們的世界裡,找不到一個真心相對的朋友,你們交朋友的守則就是誰對我有利,我便跟誰當朋友;誰能幫我,我就諂媚誰……

  「是嗎?人吃人的世界……」他冷笑,用法語喃喃自語。

  ***

  坐在車子後座,伊浩一手支著下巴,無聊的看著車窗外流動的夜晚街景,身上還穿著學校的純白色制服,只是深藍色斜紋領帶早已被拉松,凌亂的頭髮是游完泳後沒有梳理、自然風乾的傑作。

  林管家坐在駕駛座上,邊開車邊透過後視鏡看伊浩。

  「少爺。」

  「幹嘛?」

  「老爺說……」

  「如果是他的話就不必說了,省得影響我的心情。」

  「可是……唉,晚上有個工商界的宴會,老爺說你一定要出席。」

  伊浩抬起眼,睞了眼後視鏡上的老臉,「我什麼時候聽過他的話了?」

  「少爺,老爺很重視這個宴會,如果你不出現,老爺肯定會大發雷霆。」

  冷笑一聲,伊浩轉頭,望向窗外。

  遠遠的,有個女孩悠然愜意的在人行道上騎腳踏車,有時看看右邊長出圍牆的樹枝,有時伸長了腳讓腳踏車自行前進。

  女孩穿著白色T恤與及膝的牛仔褲,綁著短短的馬尾巴,流露出陽光、活潑的氣息。

  伊浩收回視線,凝望著後視鏡上的林管家,「停車。」

  「啥?」林管家雖然錯愕,但還是將車子停靠路邊。

  伊浩什麼也沒說,逕自打開車門下車。

  林管家以為他要落跑,隨即緊張的跟著下車,沒想到看見他往人行道上走去,擋在一輛腳踏車前,腳踏車上的女孩被嚇到,差點因為緊急煞車而摔下來。

  「欸!你……」孫映蕊怒瞪著眼前的人,眼中閃過一絲愕然,沒有預期他會突然出現。「你知不知道這樣突然出現在別人的腳踏車前面會出車禍,不是我受傷就是你受傷?」

  同一天遇到這個人兩次,真不知道是有緣還是厄運。

  「我下午救了你,所以我要你回報我。」

  她掏了掏耳朵,挑起眉頭,「是我聽錯還是你說錯?」

  「我是伊浩。」

  她像看怪物一樣的看著伊浩。

  可惜了,這人長得這麼帥,卻是個把妹白癡。

  她掉轉車頭,踩著踏板,就想從他身側騎開,沒想到他卻伸出手,緊抓著腳踏車不放。

  「喂,你……你到底想怎樣?」

  「我要你跟我走。」

  他以眼神示意林管家過來,自己則握住她的手,將她拽下腳踏車,往停在路邊的黑色賓利車走去。

  「放手!」孫映蕊甩著手臂,卻甩不開他握得更緊的大掌,她的體型與力氣根本敵不過他。「你快放手,我又不認識你,為什麼要跟你走?」

  伊浩將她推進車裡,跟著坐進去。

  林管家將腳踏車放進後車箱,隨即坐到駕駛座上。

  「你只要跟我去一個地方,時間到了,我會放你回去。」

  「但是我不要去啊!」

  她怎麼都找不到能打開門的開關,索性按下車窗鈕,打算從窗戶鑽出去。

  他按住她放在按鈕上的手,另一手搭在椅背上,將她困住。

  「你這是綁架!」她轉頭,對著車窗大喊,「綁……」

  他毫不猶豫的扳正她的臉,下一秒,冰涼卻堅毅的唇瓣封住她的紅唇……

  孫映蕊一把推開壓在身上的硬實身軀,皺起眉頭,瞪著他。

  伊浩的表情沒有比她好多少,甚至有些怔愣,有些不敢置信。

  「停車,我要下車。」她的表情過於平靜,慢條斯理的用手背擦去嘴唇上殘留的他的味道,原本束在腦後的馬尾巴早已鬆脫,微鬈的髮絲落在臉頰上。

  「遇到這種情況,你的反應倒是有點出乎意料。」伊浩靠向椅背,好整以暇的看著她。

  「你認為我應該像其它女孩子一樣,被強吻以後要放聲大哭?」她翻個白眼,大笑出聲,好像聽到了什麼笑話。「不會,我只當被瘋狗咬了一口。」

  伊浩哈哈大笑,手臂愜意的搭在椅背上,「我以為你會賞我一巴掌。」

  「或許打你一巴掌,在心理上,我會很爽;但是在生理上,我的手掌會很痛,而且那等於把我跟你們這些人劃上等號。」

  孫映蕊轉頭,望著窗外,心想,他大概鐵了心,不讓她下車了。

  雖然表面上裝作若無其事,把他的吻當成被蚊子叮了一下,但是她心知肚明,他的吻帶給她很多感覺,霸道、強勢,那麼的為所欲為,卻又……讓人怦然心動。

  她抖個不停的雙手抱住微微悸動的身軀,習慣性的故作鎮定、世故。

  「你到底想做什麼?一次說清楚吧!只要不是壞事……然後,我不想再見到你。」

  聽見她說不想再見到他,伊浩竟沒來由的感到煩躁與不高興,抬起頭,指示林管家,「老林,到Premiere。」

  她始終看著窗外,擺明了不想理他,這對從小被寵慣了、奉承慣了的伊浩來說,無疑是一種挑釁,他冷著一張臉,緊抿著唇。

  林管家透過後視鏡,看著後座的兩人,忍不住多瞧了孫映蕊幾眼。

  對於伊浩突然在街上「劫」走一個女孩,他其實是很訝異的。

  一直以來,他寸步不離的服侍伊浩,可說是將他的個性摸得一清二楚,知道他的朋友不多,也不容易對人敞開心房。

  從那個女孩的穿著和言行來看,應該是在一般的小康家庭長大,雖然看起來聰明伶俐,但是與伊浩是兩個世界的人,萬一伊浩想跟她做朋友……

  林管家的表情不禁變得凝重,實在不敢想像老爺會有什麼反應。

  很快的,車子在信義區的某間精品店外停住,林管家立即下車,替伊浩打開車門。

  伊浩下了車,雙手插在口袋裡,優閒的等候孫映蕊,超過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英俊深邃的容貌,站在豪華轎車旁,就是一個吸引人目光的發光體。

  孫映蕊跟著下車,晚風輕吹,揚起了微鬈的短髮,露出小巧的臉蛋,纖細的身材站在伊浩的身邊,一點也不會突兀,反而出乎意料的相配。

  她看著眼前的歐式店門,高級得讓人連伸手摸門把的勇氣都沒有,有點想打退堂鼓,覺得好像要進入異次元世界。

  「怎麼?沒有勇氣進去?」伊浩伸出手,擋住她後退的身體,不等她回答,拉起她的手腕,往店裡走去。

  她愕然的被拉著進入店裡,撲鼻而來的是舒服的淡雅香氣,這間精品店的裝潢十分時尚,成架、成櫃的衣服,每件衣服看起來都貴得讓人不敢摸。

  「伊少爺。」女店員看見他,馬上笑著迎了上來。

  伊浩將孫映蕊推到面前,「幫她打扮一下。」

  「是。請問伊少爺,是要參加普通聚會還是宴會?」

  伊浩一語不發,逕自走到一旁的圓形沙發上坐下。

  「是晚宴,麻煩你替她打扮得完美無缺。」林管家開口。

  「是,我們一定會將小姐打扮得完美無缺。小姐,請這邊走。」女店員示意孫映蕊跟她上二樓。

  「等……等一下,我為什麼要跟你去參加什麼宴會?」一想到要參加那種電視上才會看見的宴會,孫映蕊不禁膽怯,轉頭,看著伊浩,「我不要去。」

  「原來你還想再見到我。」伊浩笑說,眼神灼灼的瞅著她,彷彿從此再也不想移開。

  「我……」她本來想反駁,一看見他那令太陽都會自歎不如的笑容,就忍住了,轉身,跟著女店員上二樓。

  去了就可以不用再見到他了,誰怕誰啊?!

  不過去之前,她該打個電話跟靜怡說一聲,不然她會以為她出了什麼事。

  「小姐,可以跟你借電話嗎?」

  「可以請往這裡走。」女店員帶領她進入角落半封閉式的包廂裡,等她坐定後,便遞給她一支無線電話,「小姐,電話。」

  「謝謝。」孫映蕊馬上撥了通電話給死黨,「靜怡。」

  「小蕊?!你在哪裡?怎麼到現在還沒到我家?」

  孫映蕊歎了口氣,「我遇到了朋友,他有事情我幫忙,所以我今天就不去你家了。」

  「朋友?是我們班的同學嗎?」陳靜怡與孫映蕊從小學一直到高中,讀同校又同班。

  「不是,是一個……哎呦!電話裡說不清楚,明天去學校時再跟你說,不過可以請你幫個忙嗎?如果我十二點還沒回家,我媽打電話去你家的話,你就告訴她,我因為讀書讀太累,睡著了,今晚睡你家,明天一大早再趕回家換制服。」

  「你從來不騙你媽。」

  「我知道,反正一切事情我明天再跟你說,就先這樣嘍!」

  「好吧!如果有什麼事,你一定要打電話給我。」

  「好,明天見。」孫映蕊掛斷電話,鬆了口氣,卻又想到等一會兒的「鴻門宴」,心情更加沉重了。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 ☆☆☆☆http://www.happyfunnyland.com☆☆☆☆ ☆☆☆☆

TOP

有个小问题。咋么那些字怎么难看?@@
看到都头疼了>,<

TOP

thank you

TOP

thank you

TOP

多谢楼主分享!
人生何必轰轰烈烈.平淡也是一种享受

TOP

Thanks for sharing.

TOP

TOP

回復 5# shek


    Xiexie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