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寶萊《單挑狂老闆》[搶手貨之二]


出版日期:2012/01/05
嘖嘖!瞧瞧那些公子哥兒自以為高尚的嘴臉
不過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有什麼好跩的!
在公關公司待了幾年,她早已打造出金剛不壞之身,
很清楚派對上大部分多金帥哥「用過即丟」的惡習
若是想麻雀變鳳凰而跟他們攪和,最後只會死得很慘!
這回跟她搭訕的是以低調著稱的酷帥大少爺
出乎她意料的是,他打算和她私下談個交易──
只要她把手機號碼給他,就能和他平分百萬賭金!
原來她在眾家貴公子的口中也是出了名的難搞
才會有這個賭局,看她這回是否還能不為所動
沒想到她和他會因為這場賭注而進一步認識彼此
人們茶餘飯後最愛談論的八卦戀情就在他們之間展開……
明知愛上金字塔頂端的男人,最終下場可能換來心碎
但她這隻小麻雀還是奮不顧身的朝不屬於她的天空飛去
直到她意外得知他會和她交往,只是為了氣他父親
雖然被傷得極深,她還是決定先狠狠的把他甩了再說……


第一章
     馮順心一身幹練的套裝,整張臉幾乎貼近桌沿,正全神貫注地觀察老師煮咖啡的動作。

  「記住,放棄虹吸式的方式煮咖啡,改用滴濾壺滴漏,減少咖啡與水在一起的時間,可以藉此達到減低咖啡因的目的。」

  老師說得認真,同學們則頻頻點頭,勤做筆記。

  馮順心的同學們以家庭主婦爲主,年輕人不多,從頭到尾幾乎隻有她一個。

  她沒有寫筆記,因爲她其實已經上過一次同樣的課程,内容也早就背得滾瓜爛熟,現在,她密切學習的是這位老師煮咖啡時漂亮的動作,深深覺得那簡直就像一種藝術。

  難怪老師說,有些人到她的店裏喝咖啡,有時候也是爲了要看她煮咖啡,所有的動作有條不紊,每一次注水或是等待咖啡膨脹的細微動作,老師都是以一種近乎神聖的心情嚴肅對待。

  當咖啡煮好時,濃郁又熟悉的香氣飽滿了整個靈魂,對馮順心來說,這就是咖啡最迷人的地方。

  「好了。」老師朝空中拍了兩下手。

  馮順心像是被咖啡勾離身軀的魂魄瞬間回到體内,清醒過來。

  唉!美好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别快。

  「這學期很謝謝各位同學們的熱情參與,希望大家以後研煮各種咖啡時,都能帶着美麗的心情,因爲那份心情可是會注入你們手中的咖啡裏喔。好,這學期辛苦大家了。」

  接下來,同學們紛紛離去,有些則圍着老師閑聊了幾句才走,馮順心則慢條斯理地收拾着東西,貪戀地聞着空氣裏濃郁的咖啡香。

  平常工作時的她可不像現在這樣,是标準的慢郎中一個。

  如果要她形容自己白天在公關公司上班的模樣,她會用橫沖直撞的火車頭來形容。

  「順心,妳留下來一下。」老師突然開口叫住她。

  之後,等同學們都離開了,馮順心才走到老師面前。

  「順心,我記得之前聽妳說過,打算離開公關公司,想找個煮咖啡的工作?」老師一放下咖啡達人的身分後,換上女強人的利落姿态。

  「嗯,我是有這個打算。」馮順心直言不諱。

  「妳學得很不錯,如果願意,可以打電話給我,我那間*****頂級咖啡的店可以提供妳工作。」

  馮順心興奮的漸漸睜大雙眼,不敢相信她都還沒正式辭職,甚至還沒上網謀職,新的工作機會就翩然降臨,而且是她最想要的工作。

  重點是還可以在她欣賞的老師身邊學習,這個無價!

  「老師,謝謝妳!」馮順心的聲音裏充滿了喜悅與感謝。

  「我等妳電話,要盡快作決定喔。」

  ※※※

  又有一個在電視上光鮮亮麗的名女人喝到挂,那個把她帶走的男人也不知道是朋友,還是她新釣上的男人。

  馮順心站在遠處冷眼看着這一幕。

  所謂時尚的公關派對有時就是這樣,辦個活動,找一些政商名流來拉擡聲勢,或者隻是純粹爲了打開某些知名度,接着,媒體就會争相報導這次派對所要傳播出去的訊息。

  回想起第一次站在這樣的場合中,那份驚奇到現在她還記憶猶新,時間才經過三年,她就已經感到膩了。

  笑聲、音樂聲、酒杯碰撞聲盈滿雙耳,面對許多名人前所未見的荒唐行徑,從一開始的瞠目結舌,如今她已完全麻痹。

  馮順心很清楚,她不喜歡這樣的工作,隻有煮咖啡時,她才能獲得真正的快樂跟平靜。

  這裏十分奢華,供人們盡情享受,但置身其中的人大都不珍惜,也毫不在意眼前所擁有的一切。

  他們将眼前的朋友、财富視爲理所當然,甚至利用身邊的朋友與自身條件,達到任何想要的目标,有時候是爲名,有時爲利,有時隻是一時的意氣之争。

  她痛恨這種彼此利用的感覺,那讓她覺得人們的真心好廉價。

  這也是她想要離開這份工作主要的原因之一。

  「順心,聽我老爸說,妳好像想辭職?」公司老闆的女兒辜芷亮端了兩杯酒來到馮順心身邊。

  辜芷亮也在公司裏工作,由于兩人年紀相近,對許多事的看法也類似,所以比起其它員工,她們走得比較近,私底下的互動也比較像朋友,而非同事。

  馮順心搖搖頭,婉拒了她端來的雞尾酒。「芷亮,妳一直知道我喜歡煮咖啡。」

  「我知道,而我老爸覺得那個根本賺不了什麽錢。」辜芷亮聳聳肩,把其中一杯雞尾酒一口飲盡,然後放下酒杯。

  「在不餓死的前提下,我想要的是種熱情投入的感覺。」

  而且,她已經受夠了這類場合虛假的氣氛跟虛僞的談笑。

  這裏所有的人,腦子裏唯一想着的一件事就是,面前這個人能爲我帶來什麽利益,或者是,我能利用對方來爲我做些什麽。

  「我了解,但我老爸他才不懂,還一直說妳是個人才,工作态度又認真,從來不被這絢爛的世界迷惑,面對這麽多英俊又多金的男人,仍嚴守不跟他們搭讪、不調情的原則。」辜芷亮說到這裏,突然頓了一下,看着馮順心,眨眨眼補充道:「喔,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妳從不在工作中喝酒。」

  「芷亮,妳可不可以幫我跟老闆提一下我想離職的事?」馮順心想要離職,但老闆當初願意雇用完全沒有經驗的她,一路将她栽培到現在,她始終覺得欠老闆一份恩情。

  她想離開這份工作,但前提是必須在老闆的首肯之下,否則她的良心會過意不去。

  「他不會肯的。」辜芷亮原本正無聊的東瞧西瞧的眼神突然鎖定在某一點,目光瞬間一亮。

  「我知道,可是,如果由他的寶貝女兒幫我一把,老闆可能……」馮順心遊說的話剛說到一半,突然被辜芷亮打斷。

  「順心,妳看看那個男人。」

  「誰?」順着她的手指看去,馮順心快速瞄一眼便轉開視線,以免給自己惹來麻煩。

  「那個坐在最頂級包廂裏的男人。周遭圍了一堆女人,卻沒有半個敢上前跟他攀談的那個。」

  辜芷亮說這些話時,故意背對着包廂,不斷朝她擠眉弄眼。

  「喔,那是『向氏集團』唯一的繼承人向宣狂,平常他都不太出席這種場合,附帶一提,他那個媲美美國地産大亨,号稱台版川普的老爸今天也有到場,不過,他向來低調的繼母沒有出現。」馮順心流暢地背完對方的身家背景。

  「真的?」辜芷亮睜大了眼。

  「八成是被他老爸逼的。」馮順心又快速瞄了一眼,赫然發現對方銳利的視線正筆直地看向她。

  她心跳漏了一拍,一陣熱氣直沖上臉頰,于是趕緊轉開目光。「看他一副『别靠近我』的樣子就知道了。」

  馮順心努力穩住呼吸。她通常不會因爲被人盯着看就臉紅心跳,但他的視線很不一樣,非常熾熱且無比專注。

  「也還好吧,至少他跟那些富二代們聊得還不錯。」辜芷亮不經意轉過身,忽然瞪大雙眼驚呼,「來了!」

  「什麽東西來了?」馮順心微微皺眉,一絲不好的預感頓時掠過心頭。

  「就是……」

  辜芷亮來不及說完,向宣狂修長挺拔的身影已直接來到她們身邊。

  「妳好,我是向宣狂。」他準确地站定在馮順心面前,從容不迫的朝她伸出右手。

  「你好。」馮順心大方地伸出手與他交握。

  他的手掌好大、好厚實,尤其當他們輕松交握的剎那,從他手掌傳來的穩定力道,令她難以自制的怦然心動。

  「我想再去拿點酒。」辜芷亮從容的跟他打完招呼後,發現他感興趣的對象是馮順心,便忍住竊笑,迅速走開。

  「需要我幫妳拿杯酒嗎?」向宣狂薄唇勾着一抹若有似無的淺笑,炯亮的黑眸盯着馮順心,彷佛帶着一絲研究的意味。

  「工作中我不喝酒,還是我去幫你拿一杯?」

  馮順心看不出他究竟爲何來找她,在這種場合跟女人搭讪的男人她見過不少,但沒有一個像他這麽輕松自然的。

  「我不是來喝酒的。」向宣狂的嘴角露出惡魔般的邪肆笑容。

  「喔。」她屏氣凝神,等他自動說明來意。

  「事實上,我剛跟朋友打了個賭。」

  看着他像是力道十足的眼神,馮順心的胸口頓時難以自抑地微微發燙。

  「打賭?」她皺眉,有些茫然地問。

  這些有錢沒事做的公子哥兒又在玩什麽把戲?最令人不高興的是,他們居然還打算拖她下水?

  「聽說妳是出了名的公私分明?」向宣狂往前一步,更加接近她,清楚聽見她倒抽口氣的聲音。

  呵,這個女人比他想象中還純情嘛!

  「我隻是把份内的工作做好。」馮順心要自己立在原地不準後退,隻以眼神冷冷的盯着他。

  她很了解,隻要她立場不夠堅定,這些得天獨厚慣了的男人就會開始得寸進尺。

  「我完全同意。」盯着她漂亮又慧黠的眸子,向宣狂忽然揚唇一笑,模樣顯得狂放不羁。

  「謝謝你的體諒。」看見他電力十足,令人目眩神迷的帥氣微笑,馮順心的胃部突然一陣翻攪,說話的嗓音低啞了許多。

  向宣狂是何等觀察力敏銳的男人,見她深受他的魅力影響,頓時,他臉上邪肆的微笑更加肆無忌憚。

  女人對他而言,向來不是太棘手的問題。

  「但也正因爲如此,對他們來說,妳就成了一種挑戰。」

  她是一項挑戰?

  馮順心被他的話一激,挑高雙眉,聲音力持平穩的提出建議,「那邊的舞池裏有很多比我漂亮一千倍的……」

  「這不是重點。」向宣狂抛給她一個充滿嘲弄的微笑。

  「重點是,你現在會過來,隻是因爲我比較……」馮順心漸漸瞇細水眸,冷然地問:「難搞定?」

  「完全正确。」

  聞言,她立刻沉下了臉。

  「你們打賭的内容是什麽?」這些有錢沒處花、老愛拿人尋開心的有錢臭男人!

  沒有錯過她小臉上的憤怒,向宣狂毫不慌亂地誠實招供,「我可不可以要到妳的電話。」

  「聽起來還滿容易的。」馮順心抿緊了唇,嘴角有抹冷笑。

  「賭金是這件事裏頭唯一比較有看頭的。」他睨着她微笑,神情十分惬意,有着置身事外的從容不迫。

  雖然高大的他看來威脅性十足,但真正令馮順心忌憚的是他慵懶的姿态和放松随興的态度,彷佛正在看好戲的人是他,而不是那些正坐在包廂裏等待結果的男人們。

  「喔?」她表面上文風不動,冷靜以對。

  「賭金湊起來有一百萬。」向宣狂快速瞥往熱鬧喧嚣舞池的黑眸中,頓時充滿濃濃的諷刺。

  馮順心看着眼前那張帥氣的臉龐,困惑地微微皺眉。

  不曉得是不是錯覺,她總覺得他似乎對眼前這一切充滿冷眼旁觀的不屑。

  「一百萬?」玩這麽大!她微感詫異。

  「給我妳的電話号碼,我跟妳對分賭金。」向宣狂狹長的黑眸眨也不眨,直接提議,一百萬從他嘴裏說出來像隻是一百元。

  馮順心沒有回複他的提議,隻是靜靜地望着他,想确定他是不是開玩笑,或是正在試探她什麽。

  「你好像很笃定我一定會給你?」她的眸光在他臉上來回審視。

  「我不是笃定。」他垂下眼眸,晶亮的黑眸直盯着她。「但我想給妳一個建議,沒有必要爲了無聊的原則斷了自己的财路。」

  「無聊的原則?」一陣惱火猛然直沖腦部,她趕緊有耐心地命令自己開始做深呼吸。

  别被激怒,這個時候她絕對要鎮定!

  「這種像中了獎的機會不是天天都有,再說,幾十萬的金額對那些家夥來說隻是無關痛癢的數字。」

  「就算這樣……」

  「妳很固執,對吧?」向宣狂冷冷的瞥看她一眼,無禮地打斷她未完的話,臉上盡是嘲弄。

  「沒你想的固執。」她咬牙怒哼。

  「喔?」他毫不忌諱的直接露出「我根本不信」的使壞神情。

  馮順心冷冷盯着他臉上略帶挑釁的微笑。「我是擔心……萬一被他們知道我們之間的『協議』,到時候我還要把吃進去的錢吐出來,很、麻、煩。」

  「那這樣吧。」向宣狂眸底挑釁不減,提議道:「妳給我電話,等這裏結束,我們在巷口的咖啡館碰面,我直接把五十萬的支票給妳,不管後續發展如何,我都不會向妳要回這筆錢。」

  「我爲什麽要相信你?」她的語氣顯得并不熱中。

  「妳不必相信我。」

     他此話一出,立刻換來她兩道高高挑起的眉。她這模樣映入他眼簾,不禁讓他覺得像看見了兩個坦白的驚歎号般可愛。

  向宣狂臉上笑意更深,慢條斯理地說下去,「但妳應該知道我有多有錢,我不會爲了拿回區區五十萬找上門,相同的,他們也不會,好玩才是重點。」

  「真複雜。」馮順心瞪着他,眼裏燃起熊熊火焰。

  她實在對此難以苟同,他有錢是他家的事,他那些朋友愛撒錢也與她無關,他們不該把她當成消遣的對象。

  馮順心又想到,那些錢甚至不是他們自己賺的,心裏便像翻倒了許多調味罐,五味雜陳。

  既然他們亂花錢花得這麽心安理得,她到底在堅持個什麽鬼?

  套句向宣狂說的,那些男人根本不在乎這點「小錢」。

  不管是金錢、事情或是人,事實上,她很懷疑他們是否真心在乎些什麽。

  「這是窮人玩不起的遊戲,其實遊戲很簡單,大家在乎的不是錢,隻爲了尋個開心跟好玩而已。」

  他這番話像是火上加油,瞬間,馮順心的腦袋突然轟一聲爆燃開來。

  他們根本什麽都不在乎,隻在意自己開不開心?

  「好,我答應你。」

  馮順心朝他揚起身爲公關的招牌微笑,然後接過他遞來的iPhone,快速按下一串數字。

  向宣狂拿回iPhone後,莫測高深地注視她兩秒鍾,然後舉高手中的iPhone揮了揮,接着,包廂裏傳來一陣低低的笑聲。

  像是要确認什麽般,他定定望着她,視線沒有一刻從她身上移開過,「派對後見。」

  「OK。」

  馮順心不斷強撐着臉上訓練有素的微笑,她要看看這些有錢的小開們到底可以玩多大!

  ※※※

  五十萬居然就這樣到手了?

  就這樣?

  馮順心手裏拿着一張五十萬台币的支票,微微瞠大水眸,滿臉難以置信。

  「這是現金支票,等同現金。」

  向宣狂坐在她對面的座位上,身上有着淡淡的酒氣,不難聞,與他身上獨特的香水相融,成了另一種充滿蠱惑的氣息。

  分不清是他身上的味道,或者隻是因爲他這個男人,還是由于手中這張現金支票上的金額,她一直微微顫抖着。

  「這是給我的?」實在一點真實感也沒有。她原本以爲這不會是真的,就算現在坐在這裏,手中拿着五十萬支票,她依舊覺得腦子裏一片空白。

  事實證明,這世界上什麽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一組電話号碼,加上和一個富二代合作,就可以輕輕松松拿到超過許多人一年年薪的錢。

  她原以爲這隻是個玩笑,但顯然她錯了,在某些人的世界裏,這就是尋常的生活,一種令她感到不可思議的生活。

  向宣狂沒有回話,隻是淡淡的瞥她一眼,同時點了杯義式濃縮咖啡,像是一杯好咖啡比五十萬還要重要得多。

  馮順心點了杯卡布奇諾後,把支票還給他。

  向宣狂垂下眼眸,然後看她一眼,遲遲沒有伸手接過支票。

  「我不能收。」她搖搖頭表态。

  「這是妳的。」他面無表情的盯着她,「我們協議過了。」

  「我知道我們的協議是什麽。」她露出「我已想清楚」的神情,「不過,我隻是個貧窮的小老百姓,玩太多這種遊戲,萬一養成闊氣的态度,會要了我的命的。」

  聞言,向宣狂撇撇嘴,輕哼一聲,「有趣的說法。」

  「所以你現在了解了吧?」其實,馮順心說這句話時,一點也不覺得他真的能了解。

  「了解什麽?」他往後靠向椅背,姿态輕松自在。

  「我不能收。」

  「妳确定真的要這樣做?」他皺起眉道。

  「對,百分之百确定。」她可不想欠他人情。

  「妳給我的電話是真的吧?」

  「是真的。」馮順心看他一眼,輕皺眉心。「你現在才想到要懷疑我?」

  「對,因爲妳不收這五十萬還滿奇怪的。」

  「一點也不奇怪,這就是窮人跟富人不同的邏輯,你不用來了解我的,我也不想弄懂你的。」

  「邏輯哪裏不同?」

  「對窮人而言,必須摳住每一分錢,才有辦法把人生這輛車子開往自己想要的道路,但有錢人不必。」她分析道。

  向宣狂的黑眸快速閃爍了一下,沒有反駁。

  也許他在金錢方面的确占有極大的優勢,但相對的,對人生的自主權,他則必須不斷反抗、發動攻擊,才能一點、一點從充滿控制欲的長輩手中拿回。

  就像他今晚會出現在那場派對上,就是由于老頭的命令,會跟朋友們打起那個無聊的賭,有一小部分原因也是因爲老頭在場。

  他痛恨人生被人操控,尤其是來自父親的力量,他們父子之間一直存在着隐形的拉鋸戰,從他懂事以來就始終存在着。

  但向宣狂并未打算跟她解釋什麽,現在他感興趣的人是她,而不是爲自己澄清。

  「妳想摳住每一分錢,卻不要這五十萬?」他倏地撇嘴一笑,輕蔑地冷哼,「窮人的邏輯,嗯?」

  「心安理得的上路,可以讓我得到更多快樂。」馮順心聳聳肩道。

  很少有人可以單憑一句話,便點亮向宣狂眼底的驚歎。

  他放肆的眸子毫不客氣地緊盯着她臉上燦亮的微笑。這個女人,已經成功勾起他的興趣。

  她不但能夠抵擋金錢的誘惑,更明白快樂必須建立在心安理得之上。

  她雖然不夠有錢,卻很有自己的想法!瞬間,他體内湧起一股想要更認識她的欲望。

  「妳想開上哪條路?」向宣狂專注的眼神裏多了一絲認真。

  「不關你的事。」見狀,馮順心滿心戒備,起身欲走。

  他站起身,一手拉住她的手腕,沉定的眸子瞅着她,緩緩開口。

  「這也是窮人的習慣?隻是問一下妳的人生方向,就可以把妳吓得立刻想逃?」

  看着那雙誠摯的黑眸,她困難地咽了咽唾沫。明明他的語氣充滿挑釁,偏偏她就是陷進那雙深邃眸子裏。

  「請坐。」他放開她,張開雙手,做出「妳保證絕對安全」的手勢,朝她揚起一道淺笑。

  察覺他軟化的态度,馮順心又看看他臉上的微笑,心底無聲的歎口氣,在他略帶懇求的視線下,重新坐回原位。

  兩人之間沉默了幾秒鍾後,她才不疾不徐地開口。

  「咖啡。」她的眼神飄向遙遠的某處,談到她的最愛,嘴角忍不住往上彎起。

  「開間咖啡館?」向宣狂眼神一閃,多了幾分銳利的評估之意。

  「不是,隻想單純煮咖啡,玩各式各樣的拉花。」

  「但妳現在的工作與這個完全無關。」他皺起眉,明白的指出這一點。

  她收回飄遠的視線,看進他眼底。「我說過了,我是窮人,所以必須先有一份可以糊口的工作,再抽空去學煮咖啡。」

  馮順心很快的轉開視線。他炯利的黑眸像會灼人,她不懂,他幹嘛突然一臉熱切地盯着她看?

  「這是個好策略嗎?」他問道。

  這是個好策略嗎?

  馮順心在心裏咀嚼了一遍他的問題,突然覺得有些好笑,哪有人會像他這樣問?

  「應該還算不錯吧,提出辭呈後,我可能會到教我煮咖啡的老師那裏工作。」她不認爲這有什麽好隐瞞,于是直言道。

  「聽起來,妳正準備轉換跑道?」向宣狂半垂着眼眸,腦子開始快速運轉。

  「是啊,正要轉到我喜歡的跑道上。」

  向宣狂凝望着她臉上既驕傲又充滿期待的笑容,唇邊始終勾着的微笑悄悄地消失。

  他的神情變得嚴肅,但沉浸在自我世界裏的馮順心沒有察覺。

  「妳沒有問題要問我嗎?」他拿起服務生剛送來的咖啡,輕啜了一小口,随即快速皺了一下眉頭。

  唔,不夠順口。

  「什麽?」馮順心有些愣住。

  她對他忽然提出的怪問題完全沒有心理準備,隻注意到他喝咖啡時的表情。一種「職業病」,她心想。

  「約會的禮貌。」向宣狂眼底有抹男性特有的神采,「通常我們不是都要問一些關于彼此的問題?妳不想知道我的人生方向?」

  「如果沒有意外,你應該會繼承父親的事業,和另一個有錢人結婚,好讓手中的事業更有保障。」她把沒那麽問的原因坦白告訴他。「我有說錯嗎?」

  「大緻上是這樣沒錯。」向宣狂不否認,眼睑下覆蓋着深深的諷刺神情。

  這就是他的人生?連一個剛認識不久的女人也能猜個八九不離十,還真是悲哀。

  但,認識向宣狂的人都知道,基本上,他本身就是個充滿變量的「意外」,絕對強勢的硬脾氣充分遺傳了父親在商場上霸氣的作風。

  在國外讀大學時,他曾利用每個月的高額生活費與好友一起創業,開了一間餐館,由于提供的餐點物美價廉,風靡當時附近兩所大學所有的學生。

  直到大學畢業前夕,他們旗下的餐館已經擴充了十一家分店。

  在他的觀念裏,餐飲業是最容易切入的行業,但要經營得有聲有色并不容易,因爲競争者太多,所賣的不僅是餐飲,還有風格和服務。

  當時,他對餐飲業的興趣大于父親手中的房地産事業,但是,畢業後他想嘗試不同的可能性,也想知道自己的能耐,于是答應父親回公司從基層做起。

  那時候,他光是餐館的年營業額已經上看兩億。

  他抱着玩玩的心态,在房地産業玩了三年,結果,他父親居然在暗地裏策畫着,近期内要把公司交給他接手。

  這是他們父子最近沖突越演越烈的主要導火線。

  他直接表明不想馬上接手,現在他有興趣的是開幾間不同風格、講究飲食美學的餐廳,完成自己與大學時代好友的夢想。

  但父親完全不懂他的人生規畫,也懶得弄清楚。

  而且,父親單方面認爲隻要他成家就可以定性,所以着手安排一連串更令他反感的相親。

  向宣狂的唇不着痕迹地抿緊。他跟父親的這場硬仗還有得打,而且他非赢不可!

  「這杯咖啡有那麽難喝嗎?」馮順心見他表情突然變得很難看,眉心微蹙,于是問道。

  他沒有回答她的問題,銳利的眼神筆直地盯着她看了幾秒鍾,突然起身丢下一句話,「等我一下。」

  她看着他往裏頭走,以爲他是去洗手間,因此輕聲說了句,「OK。」

  幾分鍾後,向宣狂大步走回她身邊,二話不說便抓起她的手臂,拉着她往吧台走去……

     「你做什麽?」馮順心不曉得他現在又哪根筋不對了。

  直到站在吧台後方的咖啡機前,他才松開手,對一頭霧水的她比了個「請」的動作。

  她朝他挑起雙眉,神情顯得有些不以爲然。

  「你不是會煮咖啡?」他說得一臉理所當然。

  現在是什麽狀況?她按兵不動,發現自己完全無法理解這個男人的思緒。

  「煮一杯來喝喝看。」

  「我會不會煮咖啡,跟現在要不要煮咖啡是兩回事。」她很不高興,用力地這麽說。

  向宣狂雙手優閑地插在口袋裏,斜靠在流理台邊,把高大的身軀當成最佳的障礙物,直接大刺剌的擋住她唯一的去路。

  馮順心仍然拒絕。好端端的,她幹嘛一定要煮咖啡給他喝?

  「我不能随便動别人的……」

  「老闆說可以。」他粗魯地打斷她的話,朝她露出得意的淺笑。「動手吧,先警告你,我的嘴非常挑剔。」

  「你剛剛就是跑去征求老闆同意?」

  對于她的問題,他面無表情地點點頭。又朝她比出一個「請」的動作。

  「如果我堅持不煮呢?」馮順心直瞪着他。他以爲他是誰!

  面對她充滿挑釁之意的問題,向宣狂不怒反笑,雙肩一聳,「我可以等,放心,我們有一整晚的時間。」

  「這是威脅?」馮順心不服輸的個性在她體内各處點起怒火。

  很好!她生平最恨有人威脅、挑釁,或是欺騙她,他在短短的時間裏就囊括了前兩項,他父親其實還滿有先見之明,剛好給他取名叫向宣狂。

  「不,是告知。」望進她的眸底,他斂起有些輕佻的神情,自然的朝她揚起魅力滿分的微笑。

  但看在怒火狂燃的馮順心眼裏,那無疑是極具挑釁且無賴的可惡笑臉,她想,如果可以親手把那張笑臉揉爛,一定很、過、瘾!

  兩人四目相交,頓時,他們四周像是迸出炫目的火花。

  「在我開始動手之前,有件事要先跟你說。」她抿緊了唇,「那五十萬我沒碰,所以我的電話号碼你就當作從來不曾知道。」這是要他永遠不能打電話給她的意思?向宣狂不置可否,僅以挑高一眉當作回應。

  沉默等同默認,是嗎?馮順心盯着他的臉看了兩秒,也跟着挑起眉。

  剛才他說他的嘴很挑剔,她倒想看看他是否真能分辨出其中的差異。

  她輕哼一聲,「希望你的嘴真能分辨優劣。」她有自信,她煮的咖啡,絕對好喝得讓他什麽話也說不出來。

  聽見她這麽說,向宣狂忍住浮至唇邊的笑意,仍舊沒有表态。

  他的每個行爲都有其用意,隻是現在還沒有必要跟她說明,未知的變數還太多,他懶得多費唇舌解釋。

  馮順心轉過頭,輕輕閉上眼睛,像努力要将剛才的壞心情趕走一樣,輕輕吐出一口氣。

  向宣狂靜默地注視着她,一語不發。

  再度睜開眼時,她眼中仿佛隻剩下面前的咖啡,從頭到尾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完全沉浸在咖啡的世界裏。

  馮順心專心地研磨、燒水,将滾水倒進細口壺,放入溫度計,等水溫降到九十度左右,鋪好濾紙,輕輕吹去咖哜膜,緩緩自中心倒入熱水。

  水流穩定的自中心往外繞圈,起泡脹飽,等上二十秒後,她再專心的以相同的水流和速度,以繞圈的方式注入咖啡裏。

  靜谧的空間漸漸飄起越來越香濃的咖啡香,連原本窩在廚房裏的老闆也好奇地探出頭。

  向宣狂閉上雙眼,輕吸幾口靜谧的空間與咖啡香氣結合的動人時刻。

  這女人煮咖啡的手藝簡直無懈可擊!

  不管是技巧或是态度,都完全令人無從挑剔,從她每個細微的動作,都可以看出她有多麽熱愛咖啡。

  聞着她變化出的咖啡香味是種享受,看着她煮咖啡時的姿态則是一種視覺藝術,足以令人大爲贊歎。

  不知道她回絕老師邀請的可能性有多大?

  向宣狂緩緩眯細眸子。他的餐廳裏一定要有位像她這樣能創造出如此香濃咖啡的人才,必要時,他可以不擇手段,重金禮聘,把人搶過來。

  幾分鍾後,馮順心将咖啡端到他面前。「好了。」

  向宣狂靜靜地看她一眼,接過咖啡,輕啜一口,立即獲得極大的滿足。

  很好喝,甚至遠遠超乎他原本的預期。

  一樣的咖啡、一樣的場地,人的手藝居然可以讓原本普通的咖啡化腐朽爲神奇。

  完全不必再考慮,他一定要把她挖過來!

  「怎麽樣?」馮順心擡高下巴,知道自己這局赢得漂亮,雖已從他的表情裏讀出他十分滿意,但她就是想聽他親口說出來。

  向宣狂對她心裏所想的那些事一清二楚,倏地,他揚起一道自信滿滿的微笑,不說話,隻是莫測高深地看着她。

  他有強烈的預感,他跟這個女人還有得耗。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http://www.happyfunnyland.com☆睇☆☆☆

TOP

謝謝分享

TOP

thx

TOP

thank you

TOP

3q

TOP

謝謝分享

TOP

thx

TOP

Thx

TOP

看看

TOP

thank you

TOP

回復 2# shek thank

TOP

返回列表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