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凌兮兮《 寵你上了癮 》【愛人不乖之一】

【內容簡介】

以綿羊的外表,誘騙同情,就是愛慘妳!
以野狼的姿態,掠奪純真,就是吃定妳!

淩家大少爺,淩邵,其人性情古怪、冷僻不近人情,
大至公司決策、小至餐巾折數,全是他大少爺說了算。
雖然長相俊美挺拔,可惜卻是個有著嚴重潔癖的冷酷美男;
如此龜毛又難搞的他,卻獨獨不排斥盧月月的接近!
人家她一開始的用意,不過是想找一份打工,
誰知竟被淩邵這隻假綿羊、真色狼的臭男人給拐騙,
不只要一日三餐餵飽他這位大少爺、把他服侍得服服貼貼;
就連太陽下山也不得閒,不但得陪看電視,還得陪睡!
甚至人家淩少爺一聲令下,小女僕不得不獻身充當「教材」,
讓他仗著學習之名,對自己敏感的身體進行各種調教課程……
直到被大少爺連皮帶骨啃乾淨後,傻傻的盧月月才驚覺,
自己的心,竟在不知不覺中,被淩邵這看似披著羊皮,實際上,
卻是隻不折不扣的一夜七次,大野狼給叼走了……

楔子

    我是凌家的管家,住在凌家已經有好些個年頭,我最主要的任務,就是照顧凌家唯一的少爺,凌邵;凌少爺自幼身體孱弱,大病、小病不斷,由於長年生病的原因,他的身體很瘦弱,也很少出門。

    他的臉色蒼白,唇上幾乎沒有什麼血色;他行動極不方便,稍微多走了一段時間,就會顯得很疲憊,除了不得不出現在公司外,更多的時候他會待在家裡,坐在輪椅上看書、發呆。

    少爺沒有朋友,連唯一的親人,他的母親,也在國外,所以也幾乎沒有可以說話的對象;每次看到他呆呆地望著遠方,面上露出一種迷茫的神色時,我總是覺得很心疼;可是他生氣的時候很暴躁,陰鬱的臉會讓整個凌家的僕人都不敢說一句話。

    直至有一天,少爺突然問我:「盧月月今天會不會來?」

    我突然就想起了,那個總是帶著笑的女孩子,我一臉惶恐地看著少爺,「莫非她又做錯了什麼事?」

    少爺輕輕地動了動唇,似乎在念叨她的名字,快得讓我幾乎都看不清楚。

    不知道是從哪一天開始,少爺都會在相同的地方坐一會兒,時間久了,我也就明白了,想必,少爺是喜歡上盧月月的笑容了吧!這是少爺內心陰暗角落裡盛開的一朵花;又或許,少爺喜歡上了那個女孩吧,否則為何他總是留戀著這個地方?

    身為凌家管家,我有必要讓少爺親自留住這朵純淨的小花、這抹純良的笑容;這不只是身為一名管家的職責,也是我最大的驕傲;只要能夠看到少爺開心的笑容,一切都值得……

TOP

第一章

    身為現今商界最神秘、年輕的總裁的私人管家,年紀不過三十歲的黎默表示,壓力很大!雖然凌邵少爺是他看著長大的、雖然他的薪水年年遞增、雖然他無比滿足現在的生活……但,他最近實在是有些擔心受怕!

    最近,凌少爺的脾氣很差,動不動就會黑著一張臉、一聲不吭,卻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管家將凌邵的椅子推到餐桌前,一杯現搾新鮮果汁、一份總匯三明治,再簡單不過的早餐擺在黑胡桃木餐桌上,雪白的餐巾折了三折,安靜地躺在他的右手邊;餐桌上沒有水晶花瓶,也沒有鮮花點綴,更沒有那種傻兮兮的田園桌布;管家再次檢查一遍,滿意地開口:「少爺,請用餐。」

    最近,凌邵的心情很不好,所以他做的工作要比平常更加仔細;每天早晨,他都會對下面的傭人訓話,免得誰不小心惹惱了凌邵。

    凌邵因為身體不好,幾乎不太出現在公司,大多在家裡處理文件;每天處理完文件之後,他會稍事休息,看一會兒書,或者上床睡覺;他的作息十分規律,照理來說,這樣的主人,應該很好服侍。

    可,凡是在凌家幹活的人,全然不敢懈怠,只要凌邵在家,每個人都得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心裡忐忑不安,擔心自己今天會不會被點名!

    這一切全都是因為,凌邵對身邊事物有相當嚴重的潔癖!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常年與醫生接觸的原因,他絲毫無法忍受讓他覺得「髒」的事物;在別人眼中很正常、沒什麼問題的人和事,只要是他覺得「髒」,那便是一眼都看不下去。

    凌家大到傢俱擺設、小到餐巾紙折幾折,都是有規定的,誰都不得擅自打破規定;家裡的服務人員全都受過專門的培訓,就是為了避免觸犯他的規矩,否則的話,只有一個下場,那就是走人。

    凌邵今天的胃口不是很好,對著食物皺起了眉頭,隨意地說:「待會我要出去,你準備一下。」

    管家的臉上浮現一絲欣慰,他也經常勸慰凌邵應該多出去走走,可不知道什麼原因,少爺總是不願出門;他應了一聲:「好的,少爺。」

    就在管家以為今天早上會有驚無險地度過時,凌邵突然把果汁舉到眼前,認真地看了一下,臉色驀地一沉,皺起眉問:「誰跟我解釋一下,杯子裡怎麼會有一顆糖?」

    一顆被嚼得變形,明顯只剩下半粒的軟糖,正靜靜地躺在杯底。

    這……管家欲哭無淚,他每天把早餐端上來之前,會進行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的檢查,還會以專用的餐巾擦拭杯盤表面,連指印也不曾留下一個,可此時居然有一顆吃剩的糖在裡面!

    然而,負責少爺用餐的是蘭嫂,她已經在這裡待了兩年,不可能會犯這種錯誤。

    「對不起,少爺!我馬上……」管家話未說完,凌邵已經扔下手裡的餐巾,讓旁邊的僕人推著他遠去了。

    廚房裡,蘭嫂無比委屈地向管家辯解道:「不是我!除非是我不想做下去,否則怎麼會在少爺的早餐裡動這種手腳?借我十個膽子我也不敢啊!」

    管家頭痛地問:「那會是誰?」

    「這……」蘭嫂苦惱地思索了一番,總算想到了什麼,「對了!我作好早餐之後,只有廚娘的女兒來過……一定是她!我就說奇怪了,剛剛她怎麼一臉賊樣……」蘭嫂可捨不得這份好工作,連忙提供了一個「嫌犯」。

    管家還得準備凌邵出門的事情,顧不得再問,趕出去送少爺出門;凌邵看到他,再一次想到早上那些不乾淨的東西,臉色更加臭了,再也沒有看他一眼。

    ◎◎◎

    凌邵不喜歡出門,可今天是公司的季度會議,他不得不出席;他的雙腿有些不良於行,走起路來有一拐、沒一拐的,不甚雅觀,凌邵不願意讓人看到他走路的樣子,所以每次參加這種會議,他都會提前到達。

    季度會議之後,還有一個酒會,凌邵從來不參加這種場合,打算直接回去;今天凌邵沒有吃早餐,胃部有些抽痛,疼得令他感覺難受,然而他也沒有在其它地方用餐的習慣,午餐的便當還躺在辦公桌上沒有動過。

    此刻因為兩餐沒有進食,他的唇色慘白,人已經變得十分虛弱,可就在這個時候,辦公室的門被推了進來,一名女人朝他走了過來,有意無意地用自己飽滿的胸部去蹭凌邵的手臂,她彎著身子低著頭,「凌總,您怎麼還在這裡呢?要不要一起來參加酒會?我們公司裡的人都很想您呢!」

    凌邵皺起了眉頭,他實在是很討厭她身上的味道,幾乎忍不住要打噴嚏。

    「凌總……」林沫兒進公司之後,這才第二次見到凌邵,她對凌邵可謂是一見鍾情,她喜歡他的長相,也喜歡他的錢;她自認為自己這樣的長相、這樣的好身材,是足以匹配凌邵的。

    「出去。」凌邵淡淡道,見她不動,打了通電話叫人進來,冷冷地指著林沫兒,「把到目前為止的薪水算給她,讓她馬上給我滾蛋。」又接著道:「給我找一套衣服來,我不喜歡這種噁心的味道,還有,馬上替我將房間打掃乾淨。」

    林沫兒臉色霎時蒼白,出總裁辦公室的時候,旁邊那名男人歎了口氣,「好像是第四十三個女人了吧?都說凌邵是不能接近的,還是不聽。」

    凌邵這是一刻都都待不下去了!他要回去洗澡,他不喜歡被人觸碰,只要一觸碰,他的身上就沾染了病菌。

    凌邵回家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因為空腹了一天,此刻又洗了個澡,整個人更加虛弱,幾乎快要暈厥過去;在這種體虛的狀態下,他低聲道:「管家,給我一杯熱牛奶。」

    盧月月縮在客廳沙發的旁邊,聽到他的指示,忙慇勤地跑去廚房倒了一杯牛奶來,臉上掛著一抹怯怯的笑;想起管家和蘭嫂的眼光,以及他們的威脅,心中忐忑不已,貌似這位主人很嚴厲!

    只不過無意中把一顆糖掉在果汁裡,應該不算十分嚴重,為什麼大家都是一副替她哀悼的模樣?她家很窮,媽媽目前在凌家當廚娘,很需要這份工作,她不可以讓媽媽丟掉這份工作,只好親自來向凌少爺道歉認錯。

    然而,此時的凌邵太虛弱了,竟然就著她的手將牛奶喝完,盧月月愣了一下,將空杯子放到一邊,低著頭說出想了一整天的說辭:「凌少爺,對不起!早上的事我真的很抱歉,請你不要開除我媽媽,我發誓再也不會出現這樣的事了。」她誠心誠意地道歉,可是卻沒有得到響應,她悄悄地抬起頭,打量著凌邵。

    凌邵喝完牛奶,不知道是昏迷過去,還是睡過去了,由於才剛洗完澡,他的頭髮還是濕漉漉的,因為喝了牛奶,他的唇畔邊還帶著了些奶漬;可是他的臉色蒼白,一副很虛弱的樣子,盧月月只是盯著他看。

    他的雙腿修長,濃濃的眉緊緊皺著,英俊的臉讓偷偷打量的盧月月忍不住心中微動,這是她見過最好看的男人!盧月月盯著他許久,都沒有見他睜開眼,「唔」了一聲,估計他是睡著了吧?

    可是,這樣子睡覺會著涼的……她從旁邊的沙發上拿了一條毛巾,慢慢地替他擦著頭髮,他的頭髮又黑又濃密,她擦了很久,都沒有擦乾。

    ◎◎◎

    不知道過了多久,凌邵的眼睛緩緩睜開,就看到一個穿著粗糙衣服的女孩子,站在他的面前,正在替他擦頭髮。

    他皺起眉頭,發出冷冷的聲音:「妳在做什麼?」

    「凌少爺,您醒了啊?」盧月月看著他笑了起來,凌邵的眼神在觸及她笑容的時候,感到有一瞬間的暈眩,他看著她那燦爛的笑容,突然覺得有一道陽光照進了他那陰霾的心裡,他覺得心臟的某處跳了一下,可很快就將自己的視線轉移回來,「妳是誰,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唔……對不起!那個……」盧月月手上的動作不停、臉上笑容不減,可聲音卻結結巴巴起來,她剛才都道過歉了,可是現在看到凌邵這個樣子,她有點害怕,不知道怎麼繼續坦誠自己的錯誤,他的眼睛又黑又亮,唇上還帶著些薄怒。

    「我、我現在去給您端點吃的!您應該還沒有吃飯吧……」盧月月轉身還沒有走幾步,就不小心撞翻了茶几,上面的水果都滾了下來,還有一個杯子也被摔碎了。

    盧月月瞪大了眼睛,旋即轉身回來,忙低頭道歉:「對不起、對不起!凌少爺,我、我不是故意的……」她這下是真的想要哭了。

    蘇蘇說她這些天會走桃花運,可桃花沒有碰到一朵,霉運卻滾滾來,這是為什麼呀?盧月月幾乎想給自己打幾個巴掌了。

    盧月月就用這種神色,呆呆地看著凌邵,眼睛一閉,心想,要處罰就直接來吧!

    她現在真的是好無力……凌邵的眼睛很深邃,比剛剛閉著眼的樣子還要帥很多,卻也讓她覺得危險,盧月月的心怦怦直跳,就在她以為心臟就要跳出來時,凌邵緩緩地問道:「妳是誰,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我是來道歉的。」盧月月忙低著頭回答。

    「道歉?」

    「對、對啦!」盧月月低頭收拾著碎片,處理完碎片之後,又將自己的手洗乾淨,然後才在他的面前坐定,「是這樣的,就是今天早上……」盧月月顫顫抖抖地將早上發生的事情說了,然後才緩緩道:「凌少爺,您不會怪我吧?不會開除了我母親吧?」

    凌邵突然微笑起來,他平時很少笑,如今笑得有些僵,可對於盧月月來說,這已經是極大的恩賜;他對著她招了招手,「妳過來,靠近一點。」

    盧月月走到他的面前,低下頭來,他的聲音低低啞啞的:「似乎,真的很香。」

    凌邵說不清自己在做什麼,只是覺得很奇怪,自己並不排斥她,她的味道不像那些女人身上的味道,那麼難聞,她的身上有股淡淡甜甜的奶香,像極了小時候聞到的奶媽身上的味道。

    他伸出手來抱住她柔軟的身體,馨香的女性氣息充斥著鼻端,凌邵突然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因為一個笑容而著魔了,居然做出這麼奇怪的事情來;他很快地將盧月月放開,說了一句連他自己都無法相信的話:「妳不用害怕,我不是凌少爺。」

    「啊?」

    「我姓邵,邵凌,凌少爺的朋友,今天沒有地方住,就過來借住一晚。」

    「邵凌?」

    凌邵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扯這個謊言,也不知道這個謊言什麼時候會被拆穿,可他就是希望自己能以一個普通人的身份面對她,因為他似乎在一瞬間,就愛上了她的笑容,而且他不想見到她那慌張的神情。

    盧月月在震驚之後,大大地鬆了一口氣,「你應該早點告訴我的,我可嚇死了!」她隨意地坐到一旁的沙發上,剝了一顆橘子,然後抬起頭來看他,「我可以吃嗎?我好餓喔……」

    她可憐兮兮的樣子,讓凌邵覺得很可愛,他點了點頭,「分我一半。」從她手中接過剝乾淨的橘瓣,慢慢地塞到口中,很甜。

    隨即,他又問道:「妳很怕凌少爺嗎?」

    盧月月用力點頭,「怕呀,很怕呀!我知道今天早上得罪了他,整整害怕了一整天!我媽媽很需要這份工作,這裡待遇很好,工資高又不累;我媽媽身體不好,如果被辭掉這裡的工作,我不知道到哪裡才能找到一份這麼好的工作了。」

    「喔……」

    「所以,邵先生,你看起來那麼善良,能不能在凌少爺回來之後,幫我說說好話呀?」

    「我為什麼要幫妳呢?」

    「唔……對喔!為什麼呢?」

    凌邵見盧月月一副懊惱的樣子,輕笑了一聲,「好,我幫妳,讓他不要責怪妳,也不責怪妳的母親;還有什麼要求嗎?我都可以替妳轉達的。」

    「唔,還有、還有就是……我每個週末都有空,可不可以在這裡打工啊?」盧月月說起這件事的時候,臉也有些紅了。

    凌邵輕抿著唇,「妳會什麼?」

    「我會很多啊!我也會作菜,還有園藝、打掃……」

    「妳可以種一些花。」

    「謝謝你,邵先生!」盧月月激動得雙唇哆嗦,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站起來對著他深深地鞠了一躬,激動過後,才覺得困了,緩緩地打了個呵欠,「邵先生,那我先走了,你也早點睡,以後洗完澡記得把頭髮擦乾喔!」

    凌邵看著盧月月離開的背影,唇畔帶了些笑意,拿起旁邊的電話打給管家,「以後在盧月月面前見到我,改稱我為邵先生;順便放話出去,凌少爺出國度假去了。」

    「呃……是的,少爺!」管家不明所以,卻也只能按照他的吩咐辦事。

    ◎◎◎

    盧月月隔天一早便接到管家的電話,表示凌少爺已經同意讓她來凌家試用,盧月月聽完,開心得差點跳起來;她平時需要上學,只有週末才有空,很少有適合週末的工作,如今就這麼輕易地找到了,心裡對邵凌的好感陡然增添,心想,什麼時候好好感謝他。

    可他只是凌少爺的朋友,她還是不要去打擾人家好了,母親已經跟她說過,在凌家做事就是要遵守自己的本份,不要去惹麻煩,若是有空碰上邵凌,再感謝他也不遲。

    自從上次凌邵與盧月月見上一面之後,便再也沒有見到她了,直至半個月後的今天,他站在二樓的窗戶往下看,只見盧月月正將袖子挽得高高的,手裡拿著一隻小鏟子在奮鬥。

    原本空蕩蕩的土地,不知何時圍上了一圈小小的木柵欄,而沿著木柵欄上,則長著許多半攀爬的花莖,遠遠看著像是細株的玫瑰,剛開了小小的淡色花苞。

    從園藝的角度來說,這個設計十分地雅致,還很講究,凌邵靜靜地看著那些美好的花苞,視線又落到她身上;她似乎很開心,臉上的笑容如同天上的太陽一般,那麼溫暖,她還在哼著歌,看起來是那麼快樂。

    然而,他卻很少這麼快樂過,在他的記憶中,他總是孤孤單單的,孤獨一個人,不只被迫繼承凌氏公司,最後連身體都虛弱成這樣,卻連個發洩的地方都沒有。

    「少爺。」管家如幽靈一般出現在他的身後,「盧小姐有一雙巧手,種的花也很好看。」

    「是啊。」凌邵靜靜地看著在草地上忙碌的那抹身影,專注得連時光的流逝都遺忘了,直到她從自己的眼角視線消失,才悵然地回神,原來,他已經看著她一個下午了。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hk

TOP

谢谢分享

TOP

谢谢分享

TOP

謝謝分享

TOP

great!!!

TOP

回復 3# 芋頭豆花


    thx

TOP

谢谢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