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晶 《休妻,門都沒有》

【內容簡介】
求婚前,男人總愛在床上搞出人命,就怕女人反悔;
求婚後,男人總愛在床上裝傻,就怕女人翻舊帳。

童子瑜,高貴優雅童家長女,她是童氏繼承人,
於是白慕軒卑鄙地逼迫童家,讓她成了自己的未婚妻,
訂婚夜更直接強要了她的初夜。十年相識,五年婚約,
她與他的相處模式永遠沒有變過,他強勢主宰,她乖乖聽話,
誰知乖乖女第一次頂嘴,竟然是對他說,她要解除婚約!
白慕軒,體格棒,長相養眼,雖然性格強硬得讓人不敢接近,
不過身為公司的執行長,權傾半邊天,女人愛他的人更愛他的錢。
儘管他不去聲色場所,不愛逢場作戲,身邊還有未婚妻,
那又如何?有錢的男人哪個不花天酒地,可惜,
白慕軒偏偏哪個女人都不要,就要童子瑜這女人夜夜幫他暖床!
只是這個被他嬌寵慣養的女人,對他總是一副不冷不熱,
從來不會貪心,不會要求,惱得他渾身不對勁。感情這東西,
他付出多少,就要回收多少,既然聯姻是他逼的,
人是他強要的,那他再對她霸道一次又如何?
想跟他解除婚約?她這輩子想都別想!

第一章

    清晨的陽光透過落地窗灑了進來,照亮了整個房間,房間正中央的大床上,一個小小的身影埋在薄被之下,一雙玉足露在了白色被單外,刺眼的陽光喚醒了床上的人兒。

    童子瑜緩緩地翻了一個身,纖細的手臂從薄被中伸出,下意識地摸了摸一旁帶著淡淡褶皺的位置,接著手往一邊伸去,拿過鬧鐘一看,已經是早上九點了。

    任由空白佔據大腦好一會兒,她才慢騰騰地掀開被子,一股難以言喻的酸麻瞬間從腿間泛開,酸麻感喚起了她的思緒,低頭一看,雪白的胸脯上有著淡淡的粉色。

    一手以被子裹住身子,一手無意識地放在腰後輕輕地揉捏著,這種酸麻感對她而言並不陌生。

    放在床頭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拿過來按下接聽鍵。

    「喂?」喉嚨啞得很不舒服,她緩慢地移動著,企圖倒一杯水喝。

    「起床了?」男人低沉的嗓音透過手機傳了過來。

    「嗯。」心兒忽然蹦跳了一下,她微微張嘴,好緩過這種難受的壓力,端著水杯啜飲一口。

    「中午一起吃飯。」專制又簡潔的決定。

    童子瑜想了想,正要回答,電話已經掛了,她無聲地歎了一口氣,傻傻地坐在那裡,不由地想傻笑。

    他們在一起這麼久了,相處模式永遠沒有變換過,一個發號施令,一個乖乖聽話,可她對於這樣的模式,卻已經習以為常了。

    從他們在高三認識的時候開始,一切都已經成了定局,她注定成為他的附屬,一個總是附和他,專屬於他的女人。

    今天是星期三,父親允許她休息一天,而她本來想約妹妹們出來聚一聚,可白慕軒這個小霸王發話了,看來今天是沒有時間了。

    她走到浴室裡,快速地沖了一個澡,又舒服地泡了一個玫瑰澡,在那個豪華的自動按摩浴缸裡頭折騰了好一會兒,她才施施然地離開浴室。

    離開浴室之前,她想,白慕軒真的挺會享受的,不僅僅他的公寓整個裝潢得很有品味,就連裡頭的東西也是,昂貴卻實用。

    童子瑜有時會這樣揶揄他「有錢人的奢侈生活」,但她往往忽略自己也是一個家庭背景不差的富家小姐。

    她熟悉這裡的每一個擺設,每一個角落,來到廚房,打開冰箱,看著那品種繁多的肉類、蔬果類,她快速地決定了菜單。

    一起吃飯,不是說他們要一起去高級餐廳吃飯,而是由童子瑜做好飯,帶到公司裡,和白慕軒一起享用。

    照理說,像童子瑜這樣的千金小姐,該是不沾廚房事物的,可由於白慕軒不喜歡吃外食,這才讓她從一個不會做菜的女人,成長為現在做中、西餐都沒問題的女大廚師。

    十年磨一劍,而她的廚藝則是在他的挑剔中不斷地成長,現在想來,她跟他都認識十年了呢,從不認識到認識,再到熟悉然後到親密。

    快速地將馬鈴薯切成丁,她動作熟練地烹飪著,他不挑食,他只是挑剔食物好吃不好吃,至於一些人不喜歡的蔥、蒜之類的食物,他都沒有異議。

    這說明他很好養嗎?很難說。

    因為白慕軒是一個非常幼稚的男人,一切皆以心情決定。

    ◎◎◎

    當童子瑜拎著兩個便當走進黑石集團的時候,已經有人為她打開門。

    「童小姐。」櫃檯小姐揚著甜美的笑容。

    童子瑜不冷不淡地點點頭,淺笑地走進電梯,這裡是她熟悉的地方,因為他,她踏入這裡的次數多到無法想像,好似她是黑石集團的員工,在這裡上班一樣。

    中午的時候,辦公室的人已經都去吃午飯了,出了電梯,她緩步地走向標著「執行長」三個字的辦公室,也沒有敲門,逕自走了進去。

    辦公室裡只有一個埋頭苦幹的男人,白慕軒抬了一眼,又低下頭,繼續工作。

    童子瑜坐在沙發上,等著他休息。

    過了一會兒,白慕軒停下了手中的筆,走到沙發旁,冷冷地抱怨:「好慢。」

    童子瑜笑而不語,賢淑地打開便當,當白慕軒看見那份便當裡裝的是什麼時,他臉色像一隻變色龍一樣,變來變去,「怎麼煮這個?」

    「不要吃嗎?」她淡淡的問。

    他一聲不吭地坐在她的旁邊,拿過她手裡的便當,勉為其難道:「算了,下次不要做咖哩牛肉飯了。」

    他很喜歡吃她做的滷肉飯,十次有八次是給他做滷肉飯,而咖哩牛肉是她的愛好,一般情況下,她會竭盡所能地滿足他的口味,但鑒於他昨天晚上過於放縱的行為,她決定要讓他明白「衝動是魔鬼」這句話是非常有道理的。

    童子瑜優雅地小口小口地吃著,看著他快速地吃著飯,輕聲道:「吃慢一點,午休時間不是有一個半小時嘛。」

    白慕軒,別人眼中的天才,但是在童子瑜眼中,他就是一個幼稚男,一個非常非常幼稚的男人,即使他的相貌堂堂,斯文儒雅,行為舉止皆是紳士的模範。

    白慕軒可不想一個半小時都花在吃飯上,和她一起吃飯,最美味的當屬是「飯後甜點」。

    他的食量是她的兩倍,當他大口大口地快吃完的時候,童子瑜還只吃了三分之二不到,男人有點難耐不住了,「怎麼吃個飯都要這麼久?」

    拿著湯匙的手一頓,童子瑜好整以暇地瞟了他一眼,看著隱藏在他深眸之下,躍躍欲試的深沉,修得精緻的眉頭突然一皺,「白慕軒!」

    無視她警告的口吻,白慕軒冷著臉,聲音是比冰山還要冷:「童子瑜,妳去美國出差了兩個星期!」

    整整兩個星期,他一個人孤枕難眠,他又不是一個喜歡夜生活的男人,既然身邊已經有一個固定的女人了,而他們也都習慣了彼此的身體,他也就不用勞心勞力地再去招惹另一個女人了。

    多嚴重的控訴呀!童子瑜啼笑皆非了,不是說男人一個星期來個兩、三次就已經是不錯了嘛,那他這種情況是怎樣?再說,昨天她不是非常聽話地被他壓在身下,為所欲為了一個晚上嘛,他還非要搞得像個慾求不滿的男人。

    童子瑜才暗下臉,男人不帶感情的聲音又傳了過來:「妳就是千金小姐脾氣,說不得。」才說了她幾句,就給他臉色看。

    現在到底是誰的問題?童子瑜感覺自己的太陽穴隱隱作痛,吃飯的胃口一下子就沒了,「我不吃了。」

    「跟了我這麼久,妳怎麼一點變化都沒有。」白慕軒蹙著眉,看著眼前的女人。

    沒有變化嗎?童子瑜抬眼看著他,說她沒有變化的人只有他,她的父親,她的妹妹們,一個個都說她變了,變得一點也不像是以前的童子瑜。

    她非常好奇,什麼叫以前的童子瑜?

    二妹說:「大姊以前是一個自主獨立的職場女性,不是攀附男人的菟絲花。」

    而小妹說:「大姊竟然會下廚,好厲害!」

    但是這些話都不及父親童飛宇說的話重。

    他說:「白慕軒已經成了她生活中的第一位。」

    可她還是認為,家人和工作才是自己生活中的第一位,只是夜深人靜的時候,她不得不承認,他真的成了她生命中的第一位了,為了他,她真的改變了不少。

    看著空空的便當盒好一會兒,她毫無徵兆地開始收拾。

    「別理了。」男人的氣息從她的身後包圍住了她,一雙堪比石頭般堅硬的臂膀圈住了她,火熱的氣息噴在她的脖頸處,帶來一陣陣耐人尋味的心悸。

    是了,就是這種心悸,從第一次看見他起,她就一直懷著這種奇妙的感覺,直到現在,她仍然一如當初,不過,現在除了這種心悸,她多了一些些煩躁。

    身後的男人已經變得很衝動,抵著她臀部的某物已經蠢蠢欲動,分不清自己到底是怎麼了,她一把推開了他不斷靠近的身子。

    「童子瑜!」白慕軒以為她是臉皮薄,可他們又不是第一次了,她現在才不好意思是不是太遲了。

    「我要回去休息了。」童子瑜也沒有心情整理東西了,拿著包包就要走。

    「晚上我要看到妳。」白慕軒鬆口了,到嘴的小白兔就這樣放開了。

    童子瑜頭也不回地邁出辦公室,白慕軒站在那裡沒有阻止,他知道她的性格,即使她的性子溫順,可她的體內仍是有著被嬌寵慣養的劣根性。

    離開的童子瑜沒有注意到身後白慕軒嘴邊噙著的笑,她也許不知道,如果她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女人,他白慕軒還看不上眼。他喜歡的就是她這時而溫柔,時而發發小脾氣的模樣,與當年兩人相見時一模一樣,還是教他如此心動。

    身子裡的燥熱未熄滅,但女主角已經走了,他點燃手指間的香煙,坐在原位上,好心情地抽煙。

    袁平業正好走了進來,看到的就是某男一臉的春意蕩漾,「怎麼了?嫂子走了?」

    「嗯。」被他給氣走了。

    「話說,你們都訂婚這麼久了,什麼時候才完婚?」袁平業跟白慕軒多年的朋友,自然是知道他們之間的事情的。

    「得看她心情了。」這婚也不是他想結就結的。

    「嘖嘖!」袁平業嗤了一聲,「你別裝了,你會這麼好講話?」

    袁平業不懂自己這個好友的想法,既然都已經訂婚了,就差最後一道程序,結了婚,就真正擁有對方了。

    白慕軒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你認為童飛宇會這麼輕易地答應嗎?」

    袁平業這時想起了童飛宇,然後偷偷地看了看白慕軒,心裡腹誹,難道白慕軒還鬥不過童飛宇?當初不就是他讓童飛宇同意這婚事的嘛!

    「找我什麼事?」白慕軒熄滅了香煙,冷峻的臉在裊裊煙霧中充滿著神秘。

    「有關你要的那塊地……」袁平業拿出報告。

    即使是午休,白慕軒的休息時間並不多,剛剛腦海裡醞釀的香艷場景立即被丟開,拿出他專有的冷靜和精明。

    ◎◎◎

    童子瑜跟白慕軒的孽緣……童子瑜是這麼認為,他們是在高中時期開始的。

    那時大家都準備要聯考了,而她氣定神閒,並不只是因為她成績好,而是童子瑜早就準備要出國了,父親都安排好了一切。

    下了課,三個女孩子坐在校園的草地上,聊著天,望著天邊的日落。

    「子瑜,妳想考哪裡?」好友阮綿綿一邊吃著冰淇淋,一邊問。

    「子瑜上次不是說要出國嘛!」舒穗接過話,順便偷咬她一口冰淇淋。

    「妳們呢?」童子瑜一邊看著染紅的天邊,一邊聆聽著好友們的對話。

    「我不打算讀了。」阮綿綿大剌剌地笑著。

    「那妳要做什麼?」舒穗眉一揚,略微吃驚,阮綿綿雖然看起來很愛吃,可是她並不是那種空有胃口,沒有頭腦的人。

    像她跟阮綿綿兩個人都是一般家庭的孩子,不像童子瑜是個富家千金,可以出國繼續讀書,對她們而言,出國的經濟負擔就太大了。

    「我準備拜師學藝。」阮綿綿咧開嘴一笑,一口白白的牙,格外的整齊。

    「當廚師?」童子瑜笑著說:「當廚師不錯,不過油煙之類的,對女孩子不是很好吧,很容易變成黃臉婆。」

    舒穗聽了阮綿綿的雄心壯志,頓時被潑了冷水,是她把阮綿綿想得太好了,結果阮綿綿還是脫離不了吃的行業。

    「我是要學甜點蛋糕呀,子瑜,不會變成黃臉婆的。」阮綿綿也被講得心慌慌的,臉色一變,立刻糾正。

    「這一堆是什麼?」舒穗一臉嫌棄地指著她肚子上一坨坨的脂肪,因為還年輕,所以還不是很明顯,但難保以後不會變得更壯觀。

    「討厭!」吞下最後一口冰淇淋,阮綿綿笑著說:「妳不知道男生就喜歡我這種不中看,卻中抱的女生嘛。」

    童子瑜靜靜地看著她豐滿的身材,想起了那軟軟的觸感,贊同地點點頭,「沒錯,抱著是舒服。」

    「子瑜,男人是膚淺的,當然都先看外表啦!」舒穗不贊同地反駁。

    「呿,又不是所有男的都這麼膚淺。」阮綿綿其實長得也不差,白白嫩嫩的,看起來挺可愛的。

    「綿綿的外表也不差。」童子瑜望著她豐腴的身材,手碰了碰她的胸部,「光是這球,就足以讓男人眼珠子掉出來了。」

    這麼流氓的話從童子瑜的嘴裡講出來,還真的很嚇人,阮綿綿被嚇得忘記拍開放在自己胸脯上的爪牙,而舒穗則是聽得目瞪口呆。

    「怎麼了?」童子瑜絲毫不覺得自己哪裡說錯話了,張著大眼看著她們。

    「子……子瑜……」阮綿綿嚇得不輕,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哈哈……」舒穗在一邊大笑,笑到眼淚都出來了,「子瑜,妳也太會裝了吧,要不是我們是妳朋友,誰都想不到讀書和容貌一級棒的妳,會說出這種話。」

    「就是就是!」阮綿綿後知後覺地拿掉童子瑜放在她胸部上的狼爪。

    童子瑜被她們的話給鬧紅了臉,「我……不是……」

    「好了好了,我們懂的。」舒穗笑得頭都抬不起來了。

    童子瑜傻傻地坐在那裡,聽著她的話,臉頰都被染得緋紅一片,白皙的肌膚上透著難以遮掩的紅暈,使得她嬌美的容顏更是容光煥發。

    「呃?那個男的……」阮綿綿發覺在不遠處有個男的往她們這邊看,嗯,準確地說,應該是在看童子瑜,她的手肘推了推童子瑜,「子瑜,那個男妳認識嗎?一直在看妳耶。」

    聞言,童子瑜抬頭看去,那個男的……

    「我不熟。」不是不認識,而是不熟。

    舒穗也轉過頭,「他不是白慕軒嗎?」

    「他很有名嗎?」阮綿綿皺著眉頭問。

    「每次都是全年級的第一名呀。」舒穗敲了敲她圓圓的額頭。

    「哇!這麼厲害!」阮綿綿兩眼立刻放出仰慕的光彩。

    「是呀,不過很奇怪,他本來是在國外讀書的,後來又轉回台灣就讀,年級和我們一樣,不過比我們大兩歲哦。」舒穗有時候真是弄不懂有錢人的想法,既然都在國外這麼多年了,還回來做什麼。

    童子瑜直直地看著白慕軒,她見過他,在一次宴會上,他是她妹妹同學黑箬橫的叔叔,一個黑家主事者在外頭的私生子,他的身高很高,比起同齡人,他有著超然的成熟,但是他看著自己做什麼?

    他站在樹蔭之下,淡淡的陽光透過茂密的枝葉,在他的身上投射下陰暗的一圈,不仔細看,沒有人會發現那裡站了一個男人。

    他的目光很幽暗,不知是光線的問題,還是天生的,阮綿綿只瞧了他幾眼,心裡有點怕,怕什麼,她也不知道,便低下了頭。

    舒穗則是好奇地打量那個男人,可不一會兒她便別開了眼。

    童子瑜不帶任何情感地望著那個男人,直到男人先側過臉,轉身離開,任由夕陽拉長他離開的身影。

    童子瑜慢慢地收回目光,看了看兩個低著頭的好友,「妳們怎麼了?」

    「走了?」阮綿綿抬起頭,發現那個男人已經離開了。

    「走了就好。」舒穗也跟著看了看,還誇張地拍拍胸口。

    她就是討厭這種氣場比較大的人,童子瑜也是一個比較有氣場的女人,可她的氣場不會讓她壓抑得喘不過氣。

    「子瑜,妳不覺得有壓力嗎?」阮綿綿一臉不敢相信地看著她。

    「壓力?」童子瑜看了看兩個好友,一臉的無辜,又想起白慕軒那狂傲的神情,搖了搖頭,「不會呀。」

    怎麼會有壓力呢?白慕軒看起來高傲了一些,不過對她而言,她是沒什麼感覺。

    「傻瓜。」舒穗拿起阮綿綿白嫩嫩的手,啃了一口,「他們是同一個層次的,哪有壓力。」互相抗壓了啦。

    童子瑜淡淡地一笑,適當地扯開話題:「舒穗,妳呢?以後有什麼打算?」

    「哪有打算,反正先上大學,再工作,結婚生子囉,千篇一律的人生。」舒穗歎了一口氣。

    白慕軒的小插曲暫時告一段落,三個女孩繼續聊著天。

    ◎◎◎

    發榜後的某一天,舒穗說要來一個畢業旅行,當然童子瑜和阮綿綿是必須到場的,而舒穗認為只有三個女人的畢業旅行實在是太無聊了,於是,一個非常大的計劃隨之誕生。

    而童子瑜完全不知情,直到那天她背著大大的旅行包,來到集合的地方,很巧的,她看見了幾個同年級的男、女們。

    她笑著打招呼:「好巧,你們也在這。」

    其他人一聽,都是一愣,而大老遠就看見童子瑜的舒穗則是立刻衝了過來,一把將她拉到角落,「子……子瑜。」

    「妳怎麼了?」童子瑜同樣也被她拉著跑,喘著氣問。

    「不巧不巧,一點也不巧啦!」深吸一口氣,舒穗不好意思地說:「子瑜,我忘記跟妳說了,其實這個畢業旅行,我邀請了好多人,而且,男生女生這樣一對一搭配……」越說到最後,舒穗越是心虛,偷覷了童子瑜面無表情一眼,聲音越來越小。

    「舒穗。」她輕輕地喊了一聲,「為什麼我覺得這個畢業旅行聽起來,像是……聯誼?」

    「什麼像,擺明就是嘛!」不知道哪裡竄出來的阮綿綿,一副氣嘟嘟的模樣,說好了是專屬於美少女的獨有畢業旅行嘛,結果……

    「呵呵。」舒穗摸摸頭,傻笑著,「妳們不會就這樣丟下我吧?」

    童子瑜瞥了她一眼,「都來到這裡了,能走嗎?」

    「妳先跟我們說,這三天兩夜的旅行,是怎麼樣的?」阮綿綿一想到自己要被太陽曬得黑炭一樣,心裡就苦不堪言了。

    「嗯,就是一路走呀……」舒穗小聲地說。

    「請問,一路走,是如何個走法呢?」童子瑜亮出白白的牙齒,就知道舒穗是一個不可靠的人。

    「就是……從台南開始,一路往下走……」

    「嗯,也就是說,要去妳最喜歡的墾丁?」童子瑜笑著問。

    「那當然。」

    「最好呢,是留一個星期?」

    「必須的。」

    「綿綿?」

    「在!」

    「我們回去吧。」童子瑜拉著阮綿綿就要走人,她的暑期課程都安排好了,為了友誼,她特意空出了三天,可事實證明,三天根本不夠舒穗玩。

    「不要啦!」舒穗以最快的速度抱住童子瑜,像一隻即將被丟掉的小狗似的,明知命運不堪,卻還要掙扎,「就這一次,是人家錯了……」

    「子瑜。」阮綿綿於心不忍了,「要不就……」

    童子瑜其實不是真的生氣,只是她不喜歡這種無法掌控的感覺,「妳……」

    「我就知道子瑜最好!」話落,舒穗見好就收,立刻站好,「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趕緊抽籤。」

    敢情她是早就知道她們不會反對太久?童子瑜無語地拉著阮綿綿的手,兩人無力地相看一眼,同時搖搖頭。

    「子瑜,如果妳真的擠不出時間……」阮綿綿猶豫地看著童子瑜。

    「沒事的,我等等告訴我爸爸一聲就好了。」身為童家的長女壓力是很大,不僅要做好姊姊的榜樣,讀書要努力,做事要積極,還要做一個聽話的女兒,不過呢,偶爾的放鬆,還是需要的。

    「那好吧,對了,舒穗剛剛說的抽籤,是怎麼回事?」阮綿綿歪著頭,看著舒穗神奇地「變」出一個箱子,讓女生們抽。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畢業旅行。」童子瑜感覺自己的額頭在痛。

    「不會是抽中的剛好是某個男生的名字吧?」阮綿綿感覺自己嘴邊的笑快要撐不下去了。

    「賓果!恭喜妳答對了,不過沒有獎品。」童子瑜也是一副要笑不笑的模樣。

    「我跟妳一起坐就好了。」阮綿綿一臉驚嚇,她一點也不想跟不認識的男生一起坐車。

    童子瑜的眼睛瞄到周圍越來越多的人,突然歎了一口氣,快要變成全年級的畢業旅行了,舒穗她到底是在想什麼。

    「哎喲,子瑜、綿綿,妳們不要這樣子嘛,如果妳們抽到一個大帥哥不就爽死了。」不知何時,舒穗已經端著抽籤箱過來了。

    「子瑜,妳先。」阮綿綿難受地想哭,好好的姐妹遊,嚴重的變調了。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谢谢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谢谢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谢谢分享

TOP

Thanks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thanks

TOP

回復 1# 芋頭豆花


    tks

TOP

3Q

TOP

thank you

TOP

谢谢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