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雪兒《先婚後戀行不行》


出版日期:2013/7/12
他們的緣分起於一場雨中的車禍
這個外表嚴肅、看似冷漠的高大男人
走下車來,細心的為她撐起了一把傘……
那雙深邃的眼眸,彷彿藏著無數的祕密
讓她的心不由自主地墜跌其中,渴望一探究竟
而命運也真的為她安排了一個機會,代價是──
接受那樁名為聯姻,實際上是債務交換的婚約!
或許是她太不爭氣了,明知道兩人之間沒有愛情
明知道像他這樣的男人,就算溫柔也只是霸道的偽裝
目的是為了引誘她交出自己,徹底掏空她的身與心
她還是沉溺於他的一切,傻傻的成為他的俘虜……
在這段婚姻中,她早已陷入情網,不能不愛
卻始終不敢問他,有沒有可能也愛上她?
直到他的緋聞曝光,而她被丟到異國獨自生活
她終於明白,這個問題的答案有多麼殘酷……


楔子

    寒流來襲,今晚的台北下起毛毛細雨,氣溫直直落,逼近十度以下。

    司機小邵將高級座車內的溫度設定在舒適的二十四度。

    小邵在盛寰車業的辦公大廈前接小老板上車後,听從小老板的指示,直接開上位在陽明山的別墅。

    盛寰車業是一家跨國際的上市上櫃公司,主要辦公大廈位在台灣。這家公司在台灣、香港、日本、歐美等地,皆網羅了不少汽車零件與性能提升的設計人才。至于工廠,除了維修部門外,大部分的生產線都已移到海外,有大陸廠區和南美廠區。

    盛寰車業目前有兩位老板,員工們私底下戲稱他們是大老板和小老板。

    大老板是盛寰車業的創辦人葉景富,今年剛度過他的七十歲大壽。

    葉景富年輕時曾有兩段婚姻,但前後兩任妻子都沒有為他生下孩子。他的第二段婚姻結束在他四十七歲那年,之後他千挑萬選,領養一名十歲的男孩,將男孩當成未來的接班人教養栽培。

    如今男孩能獨當一面了,成為盛寰車業掌權的總座,更是員工們口中的小老板,這個人正是葉承洋。

    葉景富五年前開始將管理的主導權漸漸移交到養子手中,老人家現在算是掛名董事長,除了一年一度的尾牙大會外,已甚少公開現身。

    今晚葉承洋要回別墅陪葉景富吃飯,順道跟養父討論進軍北美租車行業一事,如果能拿下那塊大餅,盛寰車業今年年終分紅將十分可觀。

    另外還有歐洲賽車大賽一事,盛寰車業有自己的參賽車隊,最新型的賽車已設計出來,雖說大部分的事他皆下了決策,老人家也信任他,但他還是會親自跟養父作完整匯報。

    下班時間的車流量較大,小邵車子開開又停停,三十分鐘左右才離開交通擁擠的路段,開往陽明山區。

    葉承洋原本檢視著自己的平板計算機,一會兒之後,他上半身往後靠,閉起眼楮休息,眉間一直都淡淡蹙著,似乎閉起眼楮也在思索公事。

    砰──

     一聲異響後,車子突然緊急煞住!

    葉承洋張開雙眼,問︰“怎麼了?”

    瞪大眼楮注視前方路況的小邵調回視線,從後視鏡看了老板一眼,連忙回答︰“前面出車禍了,撞人的那輛車肇事逃逸,我們前面那輛車停了下來,有人下去察看傷員,嗯……是一位小姐。”

    這個路段的車輛沒有市區那麼多,不過還是有不少車子經過,但大多數都是減速慢行而已,沒有人停下來幫忙,只有他們前面那輛小車的女駕駛例外。

    “老板,需要我下去看看嗎?”小邵問。

    “車上有幾支雨傘?”葉承洋邊問邊解開安全帶。

    小邵咧嘴笑了笑。“有兩支放在後車廂,都很大支。”小老板表面嚴肅冷峻,其實也挺熱心啊。

    葉承洋下了車,從已解鎖的後車廂拿出傘,小邵趕過來要幫忙,他淡淡指示︰“打電話報案,叫救護車。”

    “是。”

    葉承洋打開傘,手中拿著另一支傘,腳步沉穩卻迅速地走向倒地不起的那名路人身邊。

    那位下車幫忙的女子也蹲在受傷的路人身側。他本來想把另一支雨傘遞給她,但她似乎沒察覺有人靠近,只顧著安撫傷員。

    被撞的是一名上了年紀的老先生,意識沒有喪失,但臉部表情呆滯,顯然受到極大的驚嚇。

    地上沒有大片血跡,外傷應該不嚴重,可是老先生一動也不動地躺著,就怕是骨頭或脊椎出問題。

    “沒事,別怕,沒事的……”

    那聲音很年輕、很柔和,好像還帶著淺淺的溫暖感覺。

    葉承洋低頭看那女子邊哄著,邊小心翼翼地檢查老先生的頭顱、四肢和軀干,確定沒有大量出血的傷口後,才從外套口袋掏出手機,準備打119。

    他在這時候開口說話︰“已經聯絡救護車過來了。”

    “啊?”黎雅薇臉蛋一揚,這時候才發現有人站在她身後,而且對方手里的大傘就籠罩在她和傷者的上方,替他們擋雨。

    她看他又打開另一支傘,舉在老先生的身體上方。

    “救護車趕來之前,不能隨便搬動傷者,先等在這里。”葉承洋手里撐著兩支傘,表情和語氣都十分沉穩。

    他看著那年輕女子站了起來,發現她的身高只到他下巴,被雨水淋濕的發絲黏在臉頰和額頭上,臉蛋好小好秀氣,五官說不上多漂亮,但眼神清澈得讓他心口重重撞了兩下……這張純真干淨的女性臉龐,好像有種療愈的力量,那樣的力量美得不可思議。

    他斂下目光,有些嚴肅地問︰“是肇事逃逸嗎?”

    “嗯。”她點點頭。

    “妳車內有安裝行車記錄器嗎?”

    “有。”她再點頭,柔聲說︰“應該都有拍下來。”

    “嗯。”這次換他點頭。

    “謝謝你。”黎雅薇這才記起要對這位“酷男”道謝。“謝謝你的傘。”

    不好意思再讓他為自己撐傘,黎雅薇主動接過一支雨傘,為自己擋雨,也幫老先生擋雨。

    葉承洋注視了她幾秒,沒再說話。

    過了片刻,救護車的聲音由遠而近,終于趕來了。

    幾分鐘之後,警車也到了,接下來就是一陣忙碌。

    “老板,是不是該走了?何媽剛才打電話來,問我們是不是快到了?”小邵走過來低聲詢問。

    葉承洋衡量一下眼前狀況,確實沒他什麼事了,他對小邵淡應一聲,轉身往自己的座車走去。

    “啊,先生──先生!”

    傷者已經被醫護人員抬上擔架,黎雅薇原本是在向一名警察講述事發當時的情況,眼角余光瞥到那抹高大的身影就要離開,她不禁追了過來,輕聲叫住他。

    “先生,你的雨傘。”她微微一笑,想把傘還給對方。

    明明是一張被雨淋濕的狼狽臉蛋,卻看不出半點狼狽的模樣,清亮的眼楮,小巧挺直的鼻子,紅嫩的唇瓣,溫柔的淺笑……

    葉承洋不禁蹙起眉心,對自己莫名浮動的內心皺眉。

    “傘妳留著。”他語調平板得很。

    這面無表情的男人,體型比一般亞洲男人高大許多,頭發梳得一絲不茍,深刻的五官有種貴族的高雅,黎雅薇定下心一看再看,越看越覺得眼熟,最後她小臉微偏,終于認出他了。

    “那……算我跟你借傘,我會把傘送到貴公司,再請櫃台接待人員把它交到葉先生手中。”

    會被認出來,葉承洋已不覺得奇怪,畢竟自從養父將經營權下放給他,他就越來越常面對媒體。

    采訪過他的記者不少,喜歡寫他一些有的沒的小道消息的記者更多,由于他沒什麼花邊新聞,猜測他是同志的記者也大有人在。

    前幾天小邵還告訴他,說他被某家娛樂周刊評選為年度最佳黃金單身漢。

    “隨便妳。”他依然面無表情。

    黎雅薇輕應了聲,似乎感覺到他變得更疏離。

    她退後兩步,臉上那抹溫柔笑意一直未曾褪去,對他點了點頭,算是再次道謝也算是說再見,她轉身走開。

    “老板?”

    直到小邵叫他,葉承洋才發現自己盯著那小女人的身影發呆。

    他在發什麼神經?!甩甩頭,他深呼吸,冬雨的寒涼瞬間鑽進肺葉中,也讓他的大腦清醒過來。

    他坐上車,車子再次上路,離開了事故現場,也把她的身影拋在後面。

    抵達山上的別墅差不多還需要二十分鐘,他重新啟動平板計算機,把精神再次投注到工作上。

TOP


第一章
     那一晚冬雨里的邂逅,葉承洋早就拋諸腦後。

    每天每天,不斷有新信息進來,有工作必須評量,有會議必須商討,他很忙碌,也早就習慣這樣的日程,腦筋轉動迅捷,行動力更是絕佳,他的生活就是這樣了,從未想過改變,也從不覺得需要改變。

    這一天是好天氣,冬天的陽光露臉了,很適合辦戶外活動。

    葉承洋上午去拜訪一位商界前輩,向對方討教了一些時事,而後才坐小邵的專車到市中心辦公大廈。一下車,他就發現自家辦公大廈外的私人空地正在舉辦捐血活動。

    現場來了兩輛捐血車,另一邊還有某慈善基金會的義賣活動。

    這時候剛好是中午休息時間,不只盛寰的員工,還有許多出來用餐的上班族經過,不少人都去響應捐血活動,有些也會湊到義賣的攤子逛逛。

    公關部經理人在現場,一見到葉承洋立刻迎過來。

    “總座,慈善基金會跟我們借場地,活動預定在下午四點半結束,他們承諾會把場地收拾干淨,不會拖到五點半過後。”五點半之後會遇上下班人潮,怕現場會變得太混亂。

    關于今天這場活動,葉承洋當然知道。

    之前消息就有匯報到他這邊來,但因為被他歸類于芝麻小事,所以批準後就丟給公關部去處理,他也沒記住活動日期。

    听了公關經理的報告,他點點頭表示明白,筆直往大廳走去。

    公關經理和兩名特助跟在他身後,他人都走進大廳了,腳步突然頓住,害跟在後面的人差點煞不住腳。

    “總座,怎、怎麼了?”穩住身體,公關經理連忙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鏡。

    葉承洋沒有回答,臉龐微微轉向外面。

    盛寰車業的一樓大廳設計了好幾幕特殊的玻璃牆面,能有效阻隔紫外線也相當耐震,此時他正透過厚厚的玻璃牆往外看,在義賣的攤位上發現一抹似曾相識的身影。

    心髒突然被撞了一下,呼吸不太順暢,尤其是看到那人對前來攤位閑逛的男男女女露出溫柔笑意,讓他一下子記起她──

     冬季寒流來襲的雨夜里,那張濕漉漉卻帶笑的臉蛋,對傷者輕啞溫柔的安慰語氣,還有那雙清澈的眼楮……

    “……總座?咦?咦咦?!”

    公關經理被搞混了,才跟著老板走進大廳,這時又跟著老板走出自動旋轉門,重新回到捐血和義賣的活動現場。

    葉承洋沒有想太多,身體很直接地行動,一直走走走,走到那個攤位前。

    被他目光鎖定的小女人,正盡心盡力向一位粉領族介紹義賣的產品。

    “……這些手工香皂的原料都是純天然的,保證絕對不含化學香精,我們有自己的小工廠,目前在工廠做事的員工大多是單親媽媽、未婚媽媽或家暴婦女,『信馨基金會』希望集合大家的力量,讓這些媽媽們在經濟上可以慢慢獨立,這些香皂很溫和的,可以拿來洗身體、洗手,也能用來清潔臉部。”嬌柔嗓音忽然放輕,像在說悄悄話,“還有,因為它的PH值控制得很好,用來洗女生的『小妞妞』剛剛好呢。”

    “呃……喔!”听她解說的那位小姐先是一愣,隨即明白地眨眨眼,心動地笑道︰“好,我要三盒……不,五盒好了,我要玫瑰兩盒,燻衣草兩盒,然後洋甘菊的一盒。”

    “謝謝您。真的很感謝您。”黎雅薇真誠地道謝,隨即動作利落地將香皂裝盒並結賬。她工作得太認真,沒發現周遭陷入一種古怪的氛圍,等她抬起頭一看,不由得也怔了怔。

    葉承洋來到攤位前,就站在那位買香皂的小姐旁邊,後者抱著剛買的一大袋手工香皂,抓著皮包,眼楮瞪得大大的。

    “總……總座?”原來那位小姐正好是盛寰車業的員工,而且還是總裁辦公室的專用秘書。

    “李秘書買香皂嗎?”葉承洋淡淡地問,“買了不少。”

    “是、是啊,我家里人多,多買些才可以用久一點,洗臉、洗手、洗身體、洗小妞妞……啊!啊啊──”她說了什麼啊?!李秘書兩眼瞪得更大,驚覺自己的“口誤”,整張臉

    紅得快冒煙。

    也不曉得葉承洋知不知道“小妞妞”的暗喻,他表情很正常,眉毛一根也沒動,又問︰“李秘書吃過飯了嗎?”

    “嗚唔……吃、吃過了。”

    “那先回秘書室休息吧。”

    “是……”李秘書很哀怨地回答,垂著臉,紅通通的臉蛋都快埋進那袋香皂里,轉過身拔腿狂奔,一副恨不得永遠別再見的樣子。

    “請”走“第三者”之後,葉承洋調回目光,自然而然地迎向黎雅薇那雙清澈的眼楮。他外表嚴肅鎮定,心里的浮動只有自己清楚。

    黎雅薇當然認出他了,不僅如此,四周一些離攤位較近的人,很多都認出這個高大又西裝筆挺的男人是誰。

    光明正大地看著的人不少,偷偷瞄著的人更多。

    想到李秘書剛才的模樣,黎雅薇不禁抿唇笑了,率先打破沉默,“謝謝葉先生免費提供場地,貴公司的公關部門還特別幫我們宣傳,真的很感謝。”

    跟在葉承洋身邊的公關經理在這時開口︰“總座,這位黎雅薇小姐是『信馨基金會』活動組的專員,關于這次借用場地的洽談和申請,都是由黎小姐跟我們聯系。”

    黎雅薇對公關經理點頭笑了笑,神態有幾分靦。

    葉承洋深深注視著她,突然問︰“黎雅薇……薔薇的薇嗎?”

    她再次點頭,跟著瞄到擁有好媽媽形象的小組長孟姊,眼楮抽搐似地拚命對她使眼色。

    她秀眉挑了挑,一時間不能理解,沒想到孟姊竟然搶了她的話,替她進一步說明︰“葉先生,我們小黎專員的名字是黎明的黎,高雅的雅,薔薇的薇,黎雅薇三個字合起來,

    就是『黎明時高雅的薔薇』,好听又好記。”

    “孟姊……”

    葉承洋望著那張雙頰紅撲撲的秀美臉蛋,暗暗品味她的名字,再開口時,語氣維持一貫的沉靜。“我收到你送來的傘了。”

    黎雅薇一听,唇邊的梨渦蕩漾,柔聲說︰“那天來洽談借用場地的公務,我把傘帶來,請接待人員幫我轉交給你。”

    “嗯。”葉承洋低應一聲。

    “那位受傷的老先生已經出院了,警方也逮到肇事逃逸的駕駛。”

    “那很好。”他簡單又應了一句。

    “嗯……”

    接下來,好像找不到理由繼續待下來了。葉承洋眉心淡蹙,抿著薄唇,臉部輪廓突然有些陰郁。

    黎雅薇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能感覺到他心情的變化,他表情一沉,她胸口也跟著沉了沉。

    她深吸一口氣重振精神,對著他笑,眼里閃動光輝。“葉先生對我們義賣的產品有興趣嗎?除了手工香皂外,我們還有──”

    “手工香皂很好,給我五百盒。”他看都沒看擺在攤位上的各式香皂一眼,直接就要貨了。

    周遭此起彼落地響起抽氣聲,五百盒不是小數目啊!

    黎雅薇也是怔住,但很快就又笑了,誠摯地說︰“五百盒沒問題,但可能要請葉先生多等兩天,現場沒有那麼多貨,我們必須跟其他據點調貨過來,這樣可以嗎?”

    “你親自處理嗎?”他問。

    “當然。”她點點頭,被他盯得有些不好意思。

    “好。”

    黎雅薇低下頭找著訂貨單,拿起原子筆,詢問︰“香皂有六種香味可以選擇,有玫瑰、燻衣草、洋甘菊、橙花、梔子花和玉蘭,葉先生想要怎麼搭配?有沒有特別喜歡的氣味?”

    “你作主吧。我都可以。”

    “啊?!”她微愣,揚起臉蛋再次看他,那張男性臉龐上的表情雖然貧乏,但他是英俊的,尤其眼神那樣深邃,藏著許多秘密似的。

    孟姊見她像傻瓜般直直望著葉承洋,趕緊出聲︰“那好那好,葉先生願意響應我們基金會的義賣活動,真的太感謝了,等我們這邊貨調齊全了,一定讓小黎親自『押送』過來。”

    葉承洋說︰“這是以個人名義購買的,看金額多少,等一下到我的辦公室來,我再開張支票給貴基金會。”

    說這話時,他目光沒有離開過黎雅薇那張小臉。

    說完話之後,他又深深看她一眼,然後轉身大步離開。

    圍觀的人很快地分開成兩邊,讓出一條路讓他走進盛寰車業的大廳。

    他一離開,攤位這邊就議論紛紛了,幾位員工和志工媽媽們開始七嘴八舌地討論,眼光還一直飄向黎雅薇這邊。

    “呼……”孟姊吁出一口氣,跟著就呵呵笑,也跟大家一樣用曖昧眼光盯著黎雅薇。“小黎,總裁難過美人關,有你就搞定了呀!”

    黎雅薇被“虧”,一句話都答不出來,臉蛋紅到快滴血。

    今天會見到他,原本就是個驚喜,沒想到他……他會做出那麼高調的事。

    心髒還怦怦跳得好響,她深呼吸,努力要恢復正常。

    孟姊湊過來,用手肘輕輕撞她,笑得眼楮都眯成彎彎的線了。

    “你跟他之前就認識了,對不對?”

    “唔……也不算認識啦。”黎雅薇小聲嘆氣。

    “胡說,明明就認識啊。”孟姊繼續發揮探听八卦的能耐。“快說,你們是怎麼認識的?在哪里認識的?快說快說啦──”

    敵不過孟姊的糾纏,黎雅薇只好將那晚的車禍,包括後來借雨傘和還雨傘的事情全都說了,好不容易才稍稍滿足孟姊的好奇心。

    但是人除了好奇心之外,還有超豐富的想象力──

     “呵呵呵,小黎,葉大總裁剛剛說了,等一下到他的辦公室領支票,這項無比『艱辛困苦』的任務,你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所以,就是你去啦!加油加油!孟姊永遠支持你!”

    這……什麼跟什麼?!

     黎雅薇頭都暈了,簡直有理說不清。

    她心里苦笑著,咬咬唇,沒辦法推諉,畢竟她剛才跟那個男人承諾過,會親自處理他的訂單。

    一想到等一下又要見到他,她全身竟然莫名發燙。也許啊也許,她真的有些發燒了。

    弄妥訂單,也結算好價錢,黎雅薇先去跟盛寰車業的公關經理接洽,沒想到對方跟她打官腔,只說那是總座私人的事情,錢也是總座的錢,不是公司的公款,直接就把她轉到葉承洋那兒去。

在接待人員的安排下,黎雅薇進了直達總裁辦公室的電梯。

    叮咚——

    電梯門一打開,迎接她的正是熱烈響應義賣活動的李秘書。

    “黎小姐這邊請。”李秘書掛上專業的表情,卻偷偷對她眨眼楮。

    黎雅薇抿嘴笑了笑,不安的心情稍稍被安撫了。“謝謝你。”

    “不客氣。”李秘書替她敲門,接著又幫她開門,然後小小聲、語帶戲謔地說︰“我們總座在等你喔。”

    黎雅薇深呼吸,鼓起勇氣走進去那間大到不像話的辦公室。

    “坐。”見到她進來,李秘書退出去了,葉承洋起身從辦公桌後面走出來,領著她來到成套的沙發座椅前。

    “要喝點東西嗎?”他低聲問,鎖住她的又是那種炯炯有神、惹人心跳臉紅的深邃目光。

    黎雅薇搖搖頭,一頭光滑黑亮的長發隨著她的動作輕輕晃動,貼著她白嫩的臉蛋,讓她看起來有種荏弱的感覺,好像一片才生長出來的小嫩葉,沾著露珠,無比的清新可愛。

    胸口又出現緊繃的感覺,葉承洋深呼吸,試著緩和那種不適感。

    兩個人對坐著,中間隔著一張大理石桌面的長幾,空氣中有緊張的分子,也有淡淡甜甜的香氛,嗯……好像是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沉靜而柔和。

    “葉先生,這是預購單,我幫你填好了,地址就寫著盛寰車業辦公大廈,電話也是。價格寫在上面,總共是四十二萬,你看看有沒有問題?”黎雅薇將手里的單子放在長幾上滑到他面前,柔聲說明。

    葉承洋看也沒看那張單子一眼,起身回到辦公桌前,迅速開了一張支票,蓋好印章,拿了過來。

    “你看看。”

    “嗯。”黎雅薇接過他遞來的支票,臉蛋一直很紅,心跳一直很快,腦袋瓜還有些暈暈的。她檢查了一下票面和背面,點點頭微笑道︰“謝謝……那、那我就不打擾—”

    “你喜歡目前在信馨基金會的工作嗎?”葉承洋有些粗魯地打斷她的話,問題也問的好突然。

    黎雅薇一怔,小嘴微張,幾秒之後才反應過來,眼里閃動光彩。

    “喜歡啊,很喜歡的。”她老實回答,不介意被他插話。

    葉承洋沒有響應,好像還等著她繼續說下去。她收好支票,兩手交握,縴秀細嫩的柔夷看起來應該是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小姐,但她卻說,她很喜歡目前的工作。

    葉承洋知道,她的工作絕對不輕松,尤其又被編制在活動小組,少不了到處奔波,但她說……很喜歡。

    “為什麼?”他又問。

    黎雅薇小臉微偏,實在沒想到他會一問再問,想對他說明又不知道從何說起,結果就是想了想,眸光淡淡垂落,只剩嘴角輕抿著淺笑。

    “為什麼?”他再追問。

    “沒有為什麼啊,就是很喜歡,做起來有成就感。”她在這時抬起臉蛋,再次與他四目相接,溫柔嗓音一直未變。“就像葉先生這樣,在事業上有成就感,就會覺得很開心。”

    “你不是我,怎麼知道我是開心的?”

    “啊?”他突如其來的反問,讓黎雅薇怔住了。

    說的也是,她又不是他,怎麼傻乎乎的以為自己了解他呢?

    臉蛋一下子爆紅,她咬咬唇瓣,表情看起來有些懊惱。

    “對不起……”她誠懇地道歉。“我該下樓了,攤位那邊還有好多事要做,總之……很謝謝葉先生的慷慨響應,真的很謝謝,我—”她忽地從沙發上站起來,接著就頭昏眼花的,

    暈眩感擴大,眼前一片黑,她往前栽下去,身軀被一雙強而有力的臂膀及時抱住。

    她聞到男人身上淡淡的清爽氣味,听到他的心跳聲。

    她的意識並沒有完全喪失,知道自己被打橫抱起來,躺在長沙發上,頸後還被塞進一個小抱枕。

    “黎小姐?黎雅薇!”他叫著她,語氣緊繃,大手輕拍她的臉頰。

    “唔……”她還沒說話就先苦笑了,慢吞吞地張開眼楮。

    男人的臉離她很近,神情不太妙,似乎對她突然暈倒感到既生氣又焦急。

    他瞳仁黑幽幽的,薄唇抿成一直線,讓下巴線條繃得更緊。

    “對不起,我只是……剛才起身太快……”她才想要坐起來,肩膀已被他按下——不讓她亂動。

    “你到底有沒有吃東西?!”葉承洋兩條眉毛都快打結了。

    眼前的她實在太蒼白,原本唇瓣是有血色的,現在也褪光了,瓜子臉這麼小,他一只手就能遮住她整張臉。

    “躺著,別再亂動。”他口氣嚴厲,表情像罩著寒霜。

    黎雅薇真的躺好了,不敢再試著坐起來,只有兩只眼楮還滴溜溜轉動,看他快步走到辦公桌前,按下電話上聯絡秘書室的按鍵。

    “李秘書,送一些蛋糕進來,還有熱牛奶。”

    交代完畢,他走回她身邊,大手仔細的探著她額頭的溫度。

    “葉……葉先生,我沒什麼事的……”黎雅薇終于找到聲音,蒼白的小臉突然變紅,因為他掌心的溫度,更因為他很溫柔的踫觸。

    葉承洋收回手,目光幽深。“沒事的話會突然昏倒嗎?”

    她咬咬唇,又露出苦笑。“這陣子是忙了些,基金會多出好幾個案子需要追蹤訪問,再加上要辦活動,休息時間就減少了。”她微笑,凝視神情嚴肅的他,輕快地說︰“我真的沒事,再睡一覺吃一頓就會精力充沛的。”

    結果是她被人緊緊盯住,盯得她連呼吸都小心翼翼。

    “葉先生,我想……我可以出去了,謝謝你,我沒事了。”

    叩,叩——

    敲門聲響起,李秘書在這時送食物進來,剛好緩和了緊繃的氣氛。

    “把蛋糕盒水果塔吃完再出去,還有牛奶也要喝完。”葉承洋把她當員工一般命令,彷佛什麼事都必須听他的。

    糟糕的是,黎雅薇想拒絕卻拒絕不了。

    她被他扶起來坐著,見她沒有動手,他干脆拿起叉子挖來一口重奶酪蛋糕,低到她嘴邊。

    沒辦法說不,她只好乖乖張開嘴巴,讓他喂進那口蛋糕。

    唔……好吃啊!一有食物進入胃袋里,終于感覺到饑餓了。

    她今天好像只在早上啃了一塊小小的可頌面包,再加上一杯熱拿鐵,然後就沒再吃什麼東西,連中餐都忘記了。

    當葉承洋挖來第二口蛋糕時,她毫無疑義的張開口,含進那塊奶酪蛋糕。

    一直到整塊蛋糕已經被她吞掉一大半,黎雅薇才猛人驚覺==她竟然都讓他喂著吃!

    瞬間,頰冒出兩團緋紅,血色又回來了,那種全身發熱的古怪癥狀再一次襲來,血液好像滾燙著,那股熱呼呼的感覺在身體亂串。

    “葉先生,我自己來……我、我可以的,謝謝你……”她接過葉承洋手里的叉子,動作太急了點,感覺像是用搶的。

    葉承洋盯著她吃東西的模樣,好幾秒沒說話,只幫她將牛奶挪近。

    “謝謝。”黎雅薇解決掉奶酪蛋糕,捧起牛奶。

    她再次道謝,低頭慢慢喝,很認真地喝光光。

    “……我飽了,好飽,吃不下,真的”她瞄了托盤上的大水果塔一眼之後,又偷偷覷著男人嚴肅的眉目。他不會這麼不通人情吧?要她吃掉所有東西才肯防人?

    唉,她胃口本來就不大,要她一口氣吞掉一大塊切片蛋糕盒一大杯熱牛奶,已差不多是極限了,那塊手掌大的水果塔……她真的沒辦法啊!

    葉承洋似乎也看出來了,沒再為難她,卻問︰“工作一忙,你常會忘記吃東西嗎?”

    他話里有指責的意味,黎雅薇試著想替自己辯駁,但唇瓣張開了,找不到話辯護,最後只好避重就輕地說︰“肚子餓了總會有感覺,總是要吃的。”

    她心里納悶著,明明很清楚自己不需要向他多做解釋,為什麼就……還是會很乖地回答他的問題?

    然後,她發覺他眼角抽了抽,嘴唇一抿,明顯對她的答復很有意見,她的心髒竟也跟著顫抖!

    有夠莫名其妙,他又不是她的誰,她干嘛要在意他的看法?

    這時候,外頭又想起敲門聲。

    葉承洋坐直身軀,語氣淡然。“進來。”

    李秘書開門走進,就算她對老板辦公室里發生的事十二萬分好奇,表面上依舊維持一貫專業的態度,眼觀鼻、比關心,絕不亂瞄。

    “總座,和研究部門的會議,需要使用的電子數據已設定就緒,會議再過五分鐘就要開始,需要幫您延後一些時間嗎?”

    黎雅薇一听,連忙說︰“那我先出去,不能再佔用葉先生的時間了。”

    她的肩膀又被按住,一股輕和卻不容許她反抗的力道。

    臉蛋不禁又燒熱起來,她幾乎不敢去看李秘書此時的表情,只听見葉承洋對他得力的手下沉穩交代道︰“會議準時開始。你先出去。”

    “是。”

    李秘書安靜得退出辦公室。

    “你再躺下來休息一會兒,我請李秘書照顧你,至于基金會攤位那里,我會讓人過去幫你處理。”說完後,他站起來就往門口走。

    “葉先生==”等黎雅薇回過神,只來得及看到那扇合起的門。

    實在是……她都找不到形容詞來形容了。

    她支票拿了,吃也吃了,喝也喝了,難道還真要躺下來睡嗎?

    甩甩頭,拍拍發燙的臉頰,她深吸一口氣振作精神,決定反抗總座大人的命令,反正他是別人的老板,又不是她的老板,所以——開溜!

    為了響應信馨基金會的義賣,葉承洋所購得的五百盒手工香皂全數分增給員工,之後又向基金會追加了兩百盒,整件事情才算告一段落。

    這段期間,黎雅薇兩度拜訪盛寰車業,親自搞定這件事,但盛寰這邊都是由公關部與接洽,她沒有再見到葉承洋。

    說失望嘛,嗯……其實還好。

    就是心理有點怪,應該比較接近悵然若失的那種感覺,以為可以再見到的人,卻沒再出現,就是這樣而已吧。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終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www.happyfunnyland.com睇☆☆☆☆

TOP

thks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TOP

thanks shek for sharing this.

TOP

thx

TOP

谢谢分享

TOP

谢谢分享

TOP

:)

TOP

谢谢分享

TOP

謝謝

TOP

終於又可以看到林雪兒的書了~~~

TOP

等好久了……謝謝分享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