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彎彎《人妻分居中》


出版日期:2013/08/8
與她熱戀時,他劫人劫色,只想著怎麼娶她回家;
跟他情深時,她色誘挑逗,一心只想嫁他當老婆。


裴辰逸,不但是個電腦鬼才,還是個足不出戶,
宅得很徹底的帥氣宅男。儘管常被女人倒貼,
可不曾動心的他,最愛的卻是他那又臭又長的程式語言。
直到他撞上時若翾這女人,才發現漂亮的女人他見過不少,
卻沒見過像她這麼豔麗又恰北北的女人,不但對他又打又咬,
發起瘋來,揍他更是毫不留情。只是這麼個嬌滴滴的秘書小姐,
左看右看都不是個安分的女人,偏偏他哪個女人都看不上,
就正好看上她,恨不得將美豔的她藏起來,不准別人多看一眼。
當她說要為他下廚、幫他洗衣服、住他的家、睡他的床,
他樂得把人給擄回家,直接拖上床壞壞的啃了一夜。
時若翾知道自己性子火爆,男人總嫌棄她不夠女人味,
她以為裴辰逸不同,哪曉得真搞出人命時,
才發現這男人其實不愛她,從頭到尾不過是利用她罷了,
既然如此,那她走人總可以吧?可這男人不但不放手,
還霸道地囚禁她的人,最後還說,他,要娶她……


第一章
    一室的黑暗,位在三十六樓的公寓里沒有一絲燈光,黑暗籠罩了室內每一個角落,漆黑的環境使書房里唯一的光源顯得更加明亮,甚至有點刺眼。

    屏幕上黑底白字,一串串的英文字符在不斷地跳躍,修長的手指在鍵盤上輕快地飛舞,像是沒怎麼思考,一大串語法就出現在屏幕上。

    裴辰逸瞄了瞄放在計算機旁的鬧鐘,凌晨一點半。

    身為一個程序設計師,熬到深夜不睡覺就像每天吃飯喝水那樣稀松平常,當然前提是這個程序設計師必須要熱衷于他的職業,而裴辰逸正是程序設計界有名的鬼才,而最重要的一點是他熱愛程序設計甚于生命。

    戴上藍芽耳機,裴辰逸極快地撥出一串號碼,沒多久便傳來了一個調侃的男聲。

    “真是難得,竟然會在這個時間想起我,舍得放下你的代碼、程序?”

    裴辰逸挑了挑眉,並不在意他的調侃,手指仍在鍵盤上不停地飛舞著,“你沒空?待會和別人有約?”

    薛睿淵也不否認,“我不是你,深夜了還不要命地工作,你說說你有多久沒交女朋友了?你長得還可以,身材也還行,雖然跟我沒得比,但怎麼就沒有女朋友呢?要不然我介紹我的秘書給你認識?她不是普通的辣,但我相信你絕對扛得住。”

    裴辰逸听了無奈地說︰“你真三八。”

    好人難當啊,薛睿淵在電話那頭微微苦笑著,不過他的秘書的確很辣,不僅身材辣,性格更辣,要是裴辰逸真的跟她在一起,那可就有好戲看了。

    一個無論什麼情況都能冷靜地對話,一個只要一不小心惹到就脾氣火爆,多有趣啊!

    “漏洞修補得差不多了,新的網絡游戲技術方面的數據也差不多了,預計下午就能給你。”

    裴辰逸說到這里停下手邊的工作,進入嚴肅的話題,“淵,盛世推出的網絡游戲在大賣的時候出現漏洞,這樣的情況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對于這件事你有什麼看法?”

    他和薛睿淵是大學時期的好友,畢業後合資創立了盛世,都說萬事起頭難,但盛世的發展卻成了例外。

    盛世推出的第一個游戲,憑著淒美的劇情、細膩的畫面、極佳的配樂打響了名聲,獲得眾多玩家一致好評,讓行內人士贊不絕口,這樣的程序設計技術簡直就是鬼才級別,而這個游戲的程序是裴辰逸全程參與設計制作的。

    大概也是從這時起,在程序設計這個領域,鬼才這個稱號就是裴辰逸的代稱,多少公司想和他合作,試圖用重金把他挖走,但他都一一回絕了,為此他也得罪了不少人,至于這一次是不是沖著他而來的報復行動呢?他還不確定。

    “目前已經確認的確是你所想的那種情況,再給我一點時間就能確認到底是誰搞的鬼了,你放心去做,這事由我來處理,只是你要配合一下。”薛睿淵沉吟。

    裴辰逸滿身才華,在盛世里是不負責管理事務的,他只負責設計編寫程序,公司的日常運營都是由薛睿淵全權負責,以這樣的權責分配,兩人也並肩經營這個公司六年了。

    听了薛睿淵的話,裴辰逸繼續手邊的工作,“嗯。”

    正經事說完之後,薛睿淵又開始繼續調侃他,“你不想知道我要怎麼讓你配合嗎?不如你每天都來公司一趟,在辦公室待七八個小時好了。”

    裴辰逸極少出現在盛世,許多新進員工就算看見他也不知道他就是有名的鬼才,對裴辰逸向來都是只聞其名而不見其人,裴辰逸不僅宅,還宅得徹底。

    “你作夢。”裴辰逸毫不猶豫地回答。

    “你都那麼久沒來盛世了,別說新進員工,連老鳥都快忘了你長什麼樣了,再說你真的不想認識我的秘書?她真的很辣喔!”

    薛睿淵真的很想看看裴辰逸和自己的秘書交往的畫面,一定很有趣。

    “滾。”裴辰逸淡定地吐出一個字,平靜的語氣與他所說的話一點都不相符。

    “逸,說真的,你該不會是對女人沒興趣吧?莫非你喜歡的是男人?那你千萬不要愛上我,雖然我的確很讓人難忘。”薛睿淵調笑著。

    “嗯,或許吧。”裴辰逸再次瞥了瞥計算機旁的鬧鐘,“沒什麼事我就掛了,你不是還有約嗎?”

    薛睿淵看著顯示通話結束的手機屏幕,額頭都冒汗了。

    喂喂,或許是什麼意思?是或許對女人沒興趣還是或許喜歡男人,抑或是或許不會愛上他……薛睿淵覺得他最近還是別惹裴辰逸比較好,免得他寫個程序出來向他表白,上帝保佑。

    把程序最後的部分收尾,裴辰逸關上計算機,赤腳踩在淺褐色的木質地板上,走出書房。

    精壯結實的身體曝露在空氣中,他全身唯一的布料大概就是那條子彈型內褲,還好他獨居,不然肯定會被人當成暴露狂。

    在家里,裴辰逸是習慣不穿衣服的,他不喜歡衣服的束縛,他每次回家後走進家門的第一件事就是脫衣服,不過他不常出門就是了。

    外面正下著豪雨,雨點打在玻璃窗上打得劈劈啪啪直響,他沒有開燈,稍稍適應了一下黑暗就走進廚房倒了一杯水。

    在裴辰逸喝水時,他順手打開了冰箱,接著他發現一件麻煩的事情,他餓了,但是冰箱里什麼都沒有。

    他抓了抓頭發,把玻璃杯放在流理台上,走到大門邊把散落一地的衣服撿起來套在身上,大概也只有這個時候他才願意出門。

    ◎◎◎

     最近的天氣讓人很郁悶,一整天都是陰天又悶熱得跟三溫暖一樣,晚上卻下起了豪雨,氣溫立刻轉涼。

    撐傘根本沒用,裴辰逸的白色吊嘎幾乎濕透了,緊緊貼在他的肌膚上,該死的,這惡劣的天氣!他低聲咒罵著。

    最近真的什麼都不順,先是底下的人辦事出了差錯,捅了大大的婁子,他光是忙著補漏洞就已經快頭昏眼花了,在他焦頭爛額的時候又有一個新案子要做,他不是超人,真的沒有特異功能,雖然他是業界有名的鬼才,但鬼才也需要時間啊。

    他已經在家里窩了一個星期了,連出來采購儲糧的時間都沒有,雖然他的確是個阿宅,沒有必要就不出家門,但這還是他第一次吃到山窮水盡的地步,偏偏就在下著傾盆大雨的今天,他竟然餓了。

    此時裴辰逸身上穿的白色吊嘎和純白沙灘褲正不斷地滴著水,把便利商店干淨光滑的地板整個弄濕了,這個時間便利商店除了他以外沒有其他客人,店員看著他不斷滴著水的沙灘褲,表情有點復雜。

    裴辰逸也很無言,他默默地付了錢,提著袋子,撐著那把可有可無的傘,再次走進大雨中。

    看,很衰吧?此時就算發生什麼更荒謬的衰事,他都不會感到意外了。

    雨一點也沒有減弱的趨勢,裴辰逸隱隱約約看見有人獨自走在對面的人行道上,雨太大了只看得清身形輪廓,看得出是個女孩子。

    下著傾盆大雨的深夜,她既不撐傘也不躲雨,就這樣在雨中漫步,她身上的衣服也和他一樣濕透了,緊緊貼著肌膚。

    裴辰逸看不清她的五官,但濕透的衣服卻更加突顯了她火辣的身材,縴細的蠻腰、豐胸翹臀,那件濕透的小可愛根本遮不了什麼。

    她還真不怕會遇上色狼,裴辰逸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收回目光繼續往前走,腳步仍是不慌不忙,沒有再看向那個女孩子。

    要是其他人肯定會上前詢問她是否需要幫忙,以博得那個女孩的好感,畢竟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而裴辰逸就算了吧,他就是一個阿宅,女人在他眼里還不如那些長得要命、煩得可以的語法。

    他並不是冷漠,平時他也很熱心,也曾經扶老阿婆過馬路,在路上撿到錢包會直接交給派出所,不過現在他只感覺到自己的胃在抗議,熱血早就被大雨澆熄,何況他自己的事都還沒解決,沒空對陌生人示好。

    過十字路口時,女孩子朝裴辰逸的方向走來,與他擦身而過。

    裴辰逸覺得很奇怪,明明雨下得那麼大,路燈又昏暗得可以,根本看不清人的面容,但女孩子的表情卻印在他腦海中,從小到大他都是出了名的臉盲癥患者,眼里能夠辨識的只有程序代碼而已,而這次卻很難得,他馬上就記住了那個女孩子的輪廓。

    他愣了一下呆站在原地,然後揚了揚眉,轉身跟在那個女孩子的身後,或許他該送一送這個他僅僅看了一眼就記住的女孩子,起碼讓她安全到家吧。

    裴辰逸沒有試圖上前和她攀談,也沒有拉近和她的距離,只是靜靜地走在她身後,保持著不太近也不太遠的距離,就像他所想的,他只是送這個女孩子回家。

    這樣的舉動是第一次,他雖然脾氣好但從來都不是爛好人,也曾有過送女生回家的經驗,但那都只是出于紳士風度的禮貌,大多都是被動的。

    他把他所有的熱情都傾注在程序設計上,其他事他完全沒放在心上,即使是他的前兩任女友像潑婦一樣對他大罵時,他還是能夠心平氣和地和她們對話。

    然後呢?沒有然後,結果是二十八歲的他依舊單身。

    女孩子往左拐入一條小巷子,裴辰逸微不可見地皺了皺眉,穿成這樣還在下著大雨的深夜走小巷子,他真佩服她的膽量。

    裴辰逸加快了腳步也跟著她拐入小巷子,卻在剛踏入小巷子時不知道被什麼東西迎面砸來,他反應極快地偏了偏頭,但取而代之的是肩膀挨了一下,那一下力氣真大,砸得他半邊肩膀都麻掉了,拿在手上的塑料袋也掉在地上。

    還沒等他撿起塑料袋,一把雨傘又朝他揮來,裴辰逸顧不得撿袋子,邊閃邊退出了巷子。

    女孩子嬌嬌細細的聲音含著怒氣響起,沙沙的雨聲竟然蓋不過她的怒吼,“打死你這個死色狼!變態暴露狂,秀內褲還不夠,居然還敢當變態跟蹤狂。”

    時若翾氣得咬牙切齒,今天她才發現自己的男朋友劈腿,明明在電話里告訴她今天要留在公司加班,她那時還溫柔地告訴他不要熬夜、要注意身體,誰知道一個轉身,她就看見慢慢關上門的飯店套房里,自己的男友抱著另一個女人背對門口坐在床上,她那時差點激動地沖上去給那對狗男女一人一個巴掌。

    他想要她溫柔體貼,她強忍著脾氣裝淑女給他看;他說不希望她經常打電話給他,這樣太黏人了,她就耐心等他的電話。

    時若翾從國小開始就情書收不完,一直以來追她的男生不計其數,他真是瞎了狗眼,居然還敢劈腿,

    活了二十五年,她什麼虧心事都沒有做過,今天怎麼就這麼衰?不但發現自己被劈腿,還被一個變態暴露狂跟蹤。

時若翾雙眼冒火地瞪著裴辰逸,濕透的衣物貼在眼前這男人身上,展現出他身體有力的線條美,但他那條純白沙灘褲濕透了之後居然讓他的子彈型內褲無所遁形,還偏偏是顯眼的紅色。

    “妳誤會了,我沒有跟蹤妳。”裴辰逸不斷閃避著她的攻擊,說話時氣有點喘,但語氣中沒有驚慌,沉穩的聲音听在耳里讓人有種平心靜氣的感覺。

    還好他曾經被一個對武術有興趣的死黨拉去學過一點點合氣道,閃避這種毫無章法可言的攻擊完全不是問題。

    “你當我是白痴啊?從剛剛那個路口你就開始跟著我,你別跟我說你家是這個方向,我記得你那時候是要過馬路的。”打來打去都打不到他,時若翾不死心地繼續攻擊。

    她就是再難過也不可能忽略這個暴露狂,只是沒想到這男人竟然這麼爛,不但是個暴露狂還跟蹤她,怕別人不知道他是變態嗎?

    對于這個問題,裴辰逸真不知該怎麼解釋,現在這個狀況說他只是想送她回家而已,沒有任何惡意,換成自己也不可能相信,雖然事實的確如此。

    “既然這麼怕別人跟著妳,妳就不該這麼晚了還走在大街上。”他說完又補充一句,“還穿那麼少。”

    時若翾氣得都快七竅生煙了,朝著他混亂揮舞著雨傘,“我這麼晚走在街上、穿得少一點就活該被變態跟蹤嗎?那你這個暴露狂是不是活該被我打?”

    裴辰逸停了幾秒沒說話,一邊閃避她的攻擊,一邊低頭確認,確認完之後他的眉毛抖了抖,總算明白便利商店店員的表情為什麼會這麼復雜了,難怪人家會把他當成變態。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路燈太過昏暗,時若翾看不到裴辰逸的臉上有一絲尷尬,他面無表情、氣定神閑的樣子更讓時若翾覺得他是變態中的變態、極品中的極品,正巧她今天悶得慌,原本還在煩惱找不到人出氣。

    她用盡力氣亂打一通,裴辰逸雖然學過一點合氣道,但也招架不住她突然的死命攻擊,手臂挨了幾下,估計已經瘀青了。

    又是一記緊接而來,他趕緊抓住傘柄不肯松開,“我真的不是要跟蹤妳,我對妳完全沒有興趣,已經很晚了,我幫妳叫一輛出租車,妳趕快回家吧。”

    他的脾氣真的不是普通的好,但時若翾才不管他脾氣好不好,她完全氣炸了,什麼叫他對她沒有興趣?男人緣這東西她從來不缺,偏偏今天她就衰了兩次,現代男人的審美觀是怎麼回事?是眼楮瞎了還是怎樣?

    她身材好、聲音嗲、長相又美艷,簡直就是宜室宜家,出得廳堂、入得廚房還上得了床,去他的沒興趣,他才性無能!

    “我回不回家關你屁事啊,我連你是誰都不知道,你管我回不回家。”時若翾見抽不回傘,干脆就放手不要了,她沖上前對準裴辰逸的褲襠就是一腳。

    裴辰逸在她走近他的時候試圖看清她的五官,思緒也頓時停滯了一秒,等他想閃避她的攻擊時已經來不及了,只能稍微把位置偏了偏,被踢中的是他的腹部。

    他沒想到她這一腳這麼毒辣,更沒想到她對這樣的招數熟練得很,踢完他的腹部轉而對著他的小腿又是一腳。

    他忍著痛想去抓她的時候,她卻飛快地逃之夭夭,還很有性格地留下一句話,“死變態,不怕死你就繼續跟著我。”

    裴辰逸皺著眉笑了笑,痛是有點痛但也不至于撐不住,很難想象外型這麼嬌弱的人竟然這麼粗魯潑辣。

    剛才她走近他時,他看清了她的五官,真是美得不可方物,下巴尖尖、眉毛淺淺,眼尾往上翹,眼睫毛濃密得像是小扇子般向上彎彎翹著,一開始還以為她畫了眼線,認真一看卻是素顏,琥珀色的眸色讓人不自覺沉浸其中,半垂的眼瞼讓她的眼神顯得溫柔,視線經過他時,他的心跳似乎偏離了平常的頻率,豐潤的唇瓣不點而紅,讓人情不自禁想一親芳澤。

    她的頭發都濕透了,貼在她白皙的臉上更顯得她的臉小,有水珠順著她的臉頰滑下,即使燈光昏暗導致能見度並不高,但他還是看出她的皮膚很好。

    漂亮的女人他見過不少,但就是沒見過這樣的,眉眼嘴角讓人一眼看去,腦海中就浮現出艷這個字,還難得地艷而不俗、媚而不妖,更難得的是他記住她了。

    裴辰逸微微笑著搖搖頭,忍著痛慢慢地走向時若翾離開的方向,他沒有忘記自己的初衷,想送她平安回家,他都不知道原來自己是這麼好的人,被她打得這麼狠還要送她回家,原因他並不想深究,只是這一次他跟得更有技巧了,離她遠遠的,不讓她發現他。

    她的住處離巷子不遠,再過一個十字路口往左拐後,就見她走進一棟公寓里,裴辰逸站在對面馬路等了兩分鐘左右,其中一間公寓的窗戶透出燈光,看來她也是獨居。

    裴辰逸轉身往回走,雨還是那麼大,一點都沒有減弱,他看了看手表,已經差不多三點了,他頂著暴雨走回家,忘了自己最初出門的原因,家里斷糧了,而且他餓了。

    ◎◎◎

     白色給人的印象是干淨、純潔,有很多人的臥室都是以白色為基調裝潢的,但很少有人房間里除了床之外什麼都沒有,而裴辰逸的臥室就是這樣的。

    近二十坪的臥房里只有一張kingsize的床,沒有其他的家具,沒有床頭櫃、沒有衣櫃、沒有電視、沒有台燈,除了顯得非常突兀的黑色窗簾,什麼都沒有。

    裴辰逸並不覺得房間這麼空有什麼不對勁,而且他也覺得除了床,他的臥室什麼都不需要,筆電放地上,桌面計算機放在書房,電視在客廳,進臥室就睡覺,不睡覺就不進臥室,所以台燈和衣櫃他都不需要,他的衣服都直接放在地上,要出門就從地上撿一件來穿,不出門還需要穿衣服嗎?

    自從裴辰逸正式搬入這間公寓後,他的鄰居們都在靜靜地觀察著這個男人味十足的帥氣男人,其實在他還沒有搬進去以前,鄰居們就已經很好奇當初購入這間公寓的人了,而自從他入住以後,鄰居們就更好奇了,因為他家從來都沒有客人拜訪過。

    原本成年的獨居單身男性約幾個死黨來自己家里喝喝啤酒、看看球賽,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要不然就是常常出門泡夜店。

    但裴辰逸似乎是個例外,鄰居們甚至留意到他的公寓入夜之後從來不開燈,也沒怎麼見過他出門,也就是說他經常自己一個人窩在屋子里,晚上也不開燈,不管怎麼想都很詭異。

    但鄰居們完全不知道裴辰逸窩在家里都在做什麼,那就是擦地板。

    他家的大理石地板被他擦得都能當鏡子照,每當他寫程序遇到瓶頸的時候,他會默默地跑到浴室拿出一塊抹布和一個水桶,從家門口開始跪在地板上狠狠地擦,當他終于把家里的地板仔仔細細全部擦一遍之後,瓶頸就不再是瓶頸了。

    于是他也養成了遇到想不通的事或心情郁悶的時候,就跑去擦地板的習慣,其實就像有的人心情不好會跑去刷馬桶一樣。

    不過程序設計鬼才跑去擦地板這種事情,他才不想讓別人發現,不是怕影響格調,而是他自己也覺得這個習慣有點娘,但不爽的時候如果他不擦一擦地板,他就會更不爽。

    所以為了不讓人發現他這個秘密,他從來不會邀請客人到他家,他所有朋友都知道,他不願意讓任何人到他家去,包括他過去交往的女朋友。

    漸漸地,他養成了不讓人到他家的習慣,如果真的有什麼必須親自交到他手上的話,他寧可選擇和對方約在某個地點見面。

    現在要跟裴辰逸約地點見面的人正拚命地打他工作用的手機,而那支手機被他丟在書房里,而且還被調成了震動。

    白色大床上的裴辰逸懶洋洋地翻了個身繼續睡,臥室的窗簾被拉上了,即使外面陽光大好,甚至燦爛得有點刺眼,室內依然是昏昏暗暗的。

    被他隨意丟在地上的私人手機也開始震動起來,在一片寧靜中嗤嗤作響,這樣的聲音特別讓人不舒服。

    裴辰逸連眼楮都沒睜開,非常精準地摸到了手機,“嗯。”

    薛睿淵揮了揮手,讓他面前的人離開辦公室。

    陳帆非常識趣地退出薛睿淵的辦公室,並且幫他把門好好關上。

    “你在哪里?”

    裴辰逸的聲音絲毫沒有剛睡醒的慵懶,異常清晰地說︰“死了。”然後他非常干脆地掛了電話。

    薛睿淵不用想也知道裴辰逸肯定還在床上,而且肯定還在睡,這家伙把工作都推給他,他一個早上都不知道解決多少公務了,他竟然還在睡。

    薛睿淵氣得差點捏碎顯示著通話結束的手機屏幕,但他還是回撥電話,接通後沒給裴辰逸說話的機會,飛快地說︰“陳帆已經在等你了,你要是再不出門,我就把你家地址告訴他,讓他去你家門前按門鈴,讓他時不時給你送送宵夜、到你家喝喝茶……”

    薛睿淵這混蛋真是好樣的,竟然敢威脅他。

    “半小時。”

    通話再次被掛斷,薛睿淵這下總算是通體舒暢,但在下一秒他就開始膽怯了,裴辰逸那家伙平時安安靜靜的沒什麼脾氣,但那是他睡醒以後的狀態,他沒睡飽被人吵醒一般都會進入暴走狀態,現在只能祈禱裴辰逸把火氣撒在陳帆身上吧,祈禱裴辰逸忘記今天這通電話是誰打的吧。

    唰的一聲把窗簾拉開,裴辰逸瞇著眼楮適應光線,看陽光這麼燦爛,大概已經過了中午吧。

    今天他凌晨五點才入睡,而且是餓著肚子睡的,還沒睡飽就被人吵醒了,心情超級不好,臉色陰沉,眼神就像刀子一樣凌厲。

    肩膀和手臂都有點痛,他低頭看了看,瘀青了。

    “瘋女人。”裴辰逸一邊走向浴室,一邊喃喃自語,語氣里沒有慍怒,反而有點像抱怨,眼神也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眼中的凌厲逐漸減弱。

    浴室的地板上有兩坨白色的衣服還有一抹紅色的布料,看得出還是濕的,他昨晚回來以後,脫了衣服沒有把衣服直接丟到地板上,而是丟進了浴室。

    裴辰逸用腳踢了踢其中一坨白色的衣服,本來想直接把衣服扔了,但不知道為什麼,他竟鬼使神差地把衣服撿起來,丟進了洗衣機里。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www.happyfunnyland.com♚睇☆☆☆☆

TOP

Thx

TOP

Thanks
我叫冰.
但我不是一粒冰=]

TOP

Thanks
我叫冰.
但我不是一粒冰=]

TOP

thx.

TOP

thanks

TOP

thank

TOP

3q

TOP

Thanks

TOP

标题

3Q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