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晴子《養家養娃養夫君》[正宮夫人不好當之一]

本帖最後由 shek 於 2017-9-21 23:03 編輯


出版日期:2013/5/22
喂,好歹他也是一方商霸,雖然暫時落難,
但還是尊貴得要命,結果這黑女人不但不相信,
竟還仗著救了他的命要他當小廝抵債?!
人在屋簷下,他暫時忍耐,
本想恢復身分後好好教訓她一頓,
誰料這女人頑抗惡劣家人的模樣竟令他很心動,
害他開始考慮,要不要把「拿銀子砸死她」的計畫,
改成用他貴得不得了的真心請她回家當夫人……


楔子

  嗒嗒嗒嗒……

  朗朗晴空下,一名男子在林間策馬狂奔,不時回頭看眼追兵,隨即又夾緊馬腹,急促的馬蹄踩過地上的乾枯落葉,發出清脆聲響。

  眼見追兵越來越近,男子喘息著一甩缰繩、一踢馬腹,身子半伏著,夾緊腿下的精壯黑馬,在蓊郁濃密的森林裏飛奔。

  咻地一聲,一枝飛箭從他背後射來,男子險險閃過,但緊接著又是咻咻兩聲,一連兩枝飛箭擦過。

  男子再踢馬腹,可身後的馬蹄聲仍越來越近,本想運功棄馬飛掠,腹內竟起了一陣劇烈痛楚,他心頭一寒,陰郁黑眸望著前面濃蔭蔽日的密林,咬咬牙根,策馬衝了進去。

  在他身後,另一匹快馬隨即趕至,帶著弓箭的騎士也跟著策馬入林。

  男子強撐著在陰暗的林中視物,蓦地,他看見前方有幾絲陽光穿透林蔭,還未來得及細想,一枝飛箭便從他後方疾速射來,正中馬腹,他努力抓緊缰繩,但坐騎在發出痛苦嘶鳴後人立而起,左搖右晃狂亂不已,緊接著便往前撲倒而下。

  「該死!」

  男子低咒一聲,一人一馬一前一後摔落湍急河流。

  猝然落水,男子發出一聲極痛的呻吟,但他連喘氣的時間也沒有,一陣箭雨隨即落下,他連忙往水底鑽,沒想到箭雨竟穿透水面,他只能再憋住氣,往河裏泅泳,但遭了暗算的身體漸漸虛弱,最後他終於眼前一黑,失去意識,隨著湍急的水流載浮載沈的飄流而下。

TOP


第一章
  晴朗的蔚藍天際,僅有幾朵浮雲掠過。

  淮城近郊的山巒古道間,一輛馬車正緩慢的行過一座青石蓋成的小橋,長相清秀的小曼一邊拉著缰繩策著馬兒,一邊看著坐在身邊的主子,「大小姐,你還是進車裏看吧,我擔心你又會像上次一樣,邊看帳邊打瞌睡,差點摔下馬車。」

  「不行啊,這帳得趕緊看一看,好些人都等著拿月俸回去養家呢。」嚴沁亮曬得黑嘛嘛的臉上露出一抹疲累的笑意。

  小曼嘟起了唇,咕哝一聲,「真是的,嚴家糧行又不是大小姐一人開的!」

  身爲嚴沁亮貼身丫鬟的她,接下來就開始碎碎念、碎碎念……

  「小妾生的女兒又如何?怎麽說也是長女啊,天未亮就起來工作,就連到這半山農村采買米糧的事兒也要親自來,就爲了少雇一名夥計省點薪饷,也不怕大小姐累死了,一家子爛人都只能喝西北風……」

  因爲跟了嚴沁亮許久,兩人情同姊妹,也因此小曼說話毫無顧忌。

  嚴沁亮無奈一笑,繼續將目光放在隨著馬車微微起落的帳本上,但這樣看帳是很吃力的,沒多久她就眼皮沈重、昏昏欲睡。

  可她仍硬逼自己撐住,她還不能休息。而這也是她不敢坐進車內的原因,就怕坐得舒適、立即熟睡了。

  「大小姐」這稱謂聽來是挺唬人的,但全淮城的百姓都知道,嚴沁亮絕不是金枝玉葉,而是像顆轉個不停的陀螺,天生的勞碌命,是嚴家糧行的庶女仆役。

  嚴家糧行的規模其實不大,是個傳承三代的老字號糧行,只是嚴家雖有她爹、大娘、兩個同父異母的弟妹,所有的工作重擔卻都由她和幾名仆役一肩扛,她不是不曾怨過,但怨了又如何?事情仍是要完成,既然怨著也是一天,倒不如快樂的過。

  「太陽都要下山了,大小姐,你的午膳可以跟晚膳一起吃了。」眼見夕陽西斜,小曼繼續嘀嘀咕咕,但語氣裏滿是不舍。認真說來,她這個丫鬟若不是主子自願減薪力保,再加上她一人抵三人用,早就回家吃自己了。

  一天又要過了嗎?嚴沁亮揉揉酸澀的眼睛,她還有好多事要做,吐了一口長氣,手上的帳本一個沒拿穩,竟然掉了,她忙喊,「停車,帳本掉了。」

  小曼連忙扯了扯缰繩,讓馬車停下來。

  嚴沁亮下了馬車,跑回頭去拾起落在地上的帳本,一起身,她卻柳眉一皺。剛才好像看到山路邊的溝渠水道浮著一雙男人皮靴?她再側過身確定,臉色悚然一變。

  「大小姐在看什麽?」小曼也跳下馬車,好奇的走到她身邊,見主子瞪大眼,望著前面某個地方,她不解的走過去,隨即摀臉尖叫,「天啊,有死人!」

  「真死了嗎?」

  嚴沁亮擰著眉也走過去,就在長滿白色小花旁的溝渠水道裏,有個男人卡在岩壁間,他渾身髒兮兮,衣服破爛,一張臉更是慘不忍睹,也許是泡了太久的河水,再加上近日太陽毒辣,他的臉曬得紅腫不已,乾裂出血,也肯定被這山裏最有名的黑蚊蟲飽餐了好幾頓,凹凹凸凸、腫了好多包,像毀了容似的,不見完膚。

  「他一定是從河上遊漂下來的,是浮屍呀,大小姐,你不要過去看啦。」小曼天生膽小,頻頻搓著起雞皮疙瘩的手臂,一瞧她的主子竟然在水道旁蹲下,還微眯著眼睛仔細的看著那具浮屍,連忙又說……「大小姐,求你別看,我都想吐了。」她從指縫間偷看,已反胃作嘔。

  嚴沁亮回頭看她一眼,「是不必看了,但你得來幫我,我要把他拉上來。」

  小曼倏地瞪大了眼,馬上倒退三步,「我不要,他是死人!」

  「誰知道,但是不管他是不是死了,咱們都得拉他上來,死了將他埋了,讓他入土爲安,要還活著,咱們就得救。」嚴沁亮邊說邊將帳本扔到馬車上,再卷起袖子,努力的伸長手臂,要去拉起一動也不動的男子。

  小曼都快嚇死了,臉色蒼白的雙手連擺,「不要啦,我們、我們找上面村子的人下來,不對,咱們下山找衙門的人來……」

  「到村子少說也要半個時辰,下山更要一個時辰,不管咱們往上或往下,也許他就只剩這一、兩個時辰的命而已。」嚴沁亮將身子探得更出去,伸得長長的手終於拉到男子浸濕的衣袖,順著水的浮力一點一點拉過來,看到他的手也一樣被曬得紅腫發裂、蚊蟲叮咬得同他臉蛋實在沒兩樣,但是——

  她眨了眨眼,是她的錯覺?他的手似乎微微動了一下……她直覺的將目光移到男子臉上,這才發現他的眼皮似乎也在動,她激動的叫著,「你活著吧若真是,再動一下手或眼睛,快啊!」

  看見男人費力的再動一下眼皮,她眼睛立即一亮,笑了開來,「太好了,你撐著,我馬上拉你上來。」

  全身酸軟無力的袁檡很想再睜開眼,但他動不了了,只能微喘著氣,從眼睛縫隙中望著在夕照下皮膚黑亮的女子——

  終於有人發現他了!天知道他泡在這裏已整整一天,白日被太陽曬得皮膚發痛,晚上又冷得直發抖,還有那些嗡嗡叫的可怕黑蚊在他身上猛叮,叮得他又癢又痛,他也知道他發燒了,卻無計可施,只能勉強飲河水果腹,減緩一點渾身的不適,等待再等待……

  嚴沁亮用力的想將男人拖上來,但他長得人高馬大,又泡在水裏太久,重得不得了,她一拖反而被他的重量往下拉,但她沒放棄,使盡吃奶力氣,卻一個不小心,砰地一聲,膝蓋狠狠跪地,痛得她的眼淚差點沒迸出來。

  「天啊,我已經比一般女子都要有力了,你怎麽這麽重?」

  若是在平時,袁檡應該會笑出來,但此刻,中了軟筋散的身體完全無法使力,他只能勉強的撐起皮開肉綻的眼皮,看著她那張黑嘛嘛的臉—她是農家婦?

  「小曼,快來幫忙啊。」嚴沁亮回頭看著還杵著不動的丫鬟。

  「可是……」小曼咬著下唇,她好怕啊,不用看就毛骨悚然耶。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快啊。」嚴沁亮再喊。

  小曼驚駭的直搖頭,嗫嚅的道:「可是大小姐,他看來好可怕……」她畏畏縮縮的,但見大小姐一喊再喊,口氣都要凶人了,她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大小姐?袁檡的眼皮又撐開了些。這皮膚黑亮、貌不驚人的姑娘看來衣著平常,竟是個大小姐?

  「噢~」他的思緒被猛然撞到的後腦勺給打斷,一陣劇痛襲來。

  「對不起!讓你敲到頭了,可是你真的太重了……」嚴沁亮尴尬的看著他。他的上半身終於讓她給拖上路邊,可下半身還泡在溝渠裏呢。

  她朝小曼點點頭,「一、二、三!」

  她邊喊邊咬牙用力的拖,小曼也揪住男人濕漉漉的衣服咬緊牙關用力拉,但移動沒幾步就沒力氣了,手一滑,嚴沁亮撐不住他大半個身體的重量,再次跌坐到地上,屁股都摔疼了。

  「噢~」男人又痛呼一聲,再次重摔在硬邦邦的路面。他的肩膀!袁檡倒抽了口氣,他的後腦勺還疼著,肩膀這下子又跟著疼。

  「對不起!對不起!」嚴沁亮困窘極了,趕忙示意小曼再一起使力,兩人拚命的拉、拉、拉,「一、二、三,一、二、三……」

  「大……大、小姐,我……真……的、真的……沒有力氣了。」小曼的手因使力過度而顫抖,胸口更是喘到上下劇烈起伏。

  「不行,你別放手……噢!」嚴沁亮也撐不住了,好不容易撐拉起來的男人,這會兒再次重摔落地,連呻吟聲都小得可憐了。

  袁檡呼吸急促,頭痛、肩膀痛、全身都痛,這兩個姑娘應該是要救他的吧,還是想讓他活活痛死?

  他的人生頭一回這麽悲哀,私下出訪商家兼遊山玩水,半路竟被人追殺,意外落水才撿回一命,結果好不容易盼到這兩個女人讓他重現生機,卻又使他煎熬無比……

  終於,兩個姑娘又拖又跪又拔的,弄得渾身汗,才總算將尚存一息的男人給拖上了馬車。

  只不過,剛剛在外頭還沒感覺,這會兒一擠在馬車內,男人身上的氣味重到讓人受不了,小曼馬上一陣反胃,一手捏著鼻子,一手連忙拉開簾子,憋著氣道:「天啊,他好臭!」

  嚴沁亮也覺得臭,但在那種情況下怎麽可能不臭?她蹙眉是因爲發現他的手異常的熱,呼吸也頗急促。她將手輕輕的放在他發爛紅腫的額頭上,立刻倒抽了口涼氣,「天啊,他整個人燙得快可以灼人了!」

  小曼雙肩一垮,「完了,還得爲他請大夫,大小姐,大夫人一定會哇哇叫的!」

  「我付銀子,她不會有意見的。」這一點,嚴沁亮還有把握。

  小曼受不了的一翻白眼,「我就知道,我駕車去了,天就要黑了,得快點才行。」她隨即跳至車廂外,實在是再也受不了男人渾身令人作嘔的詭異氣味了。

  馬車在幽靜山道上加快速度行駛,車內,袁檡微微喘著氣兒,就著從窗子照進來的橘紅夕照,望著俯身看著自己的姑娘。她身上有股淡淡的馨香味,比他身上的味道好過千倍萬倍,相貌雖普通,但從方才的事看來是個好人,他可以信任她吧?不過,他也沒得選擇,他無處可去、無人可幫。

  嚴沁亮注意到他微微轉動的眼睛,「你想說什麽?」她邊問邊將耳朵貼近他的唇畔。

  「謝……謝……」袁檡以嘶啞乾澀的嗓音說出心中的感謝。

  當馬車進到淮城街道時,不意外的,天色已黑,嚴家糧行的燈也滅了。

  嚴家的當家主母嚴欣也許不會幫忙賺錢,但省錢功力絕對一等一,天一暗,店就打烊,雇請的夥計就各自回家,省了油燈和一頓晚膳外,因爲工作時間不過幾個時辰,薪資不以月俸算,而以工時計,硬是又省了好幾日的費用,不過,這是對外人,她豪奢無度的花在自己身上還有親生兒女的生活費用就不在此限了。

  而每日忙得不可開交的嚴亮沁回家的時間也大多是在天黑之後,一棟大宅子分前後兩進,前面爲糧行,後爲居住宅院,嚴沁亮跟小曼早已習慣從後門進出,不曾擾過大娘那一家子的用餐或休憩。

  偏離主宅的小宅院就是她的個人天地,過去顯得孤單寂靜,此刻反而方便行事,她跟小曼拉來拖車,再費九牛二虎之力將似是昏迷過去的男人一路拖到她房裏,小曼很快的到柴房燒了熱水,進進出出的,終於將浴盆裏的水倒了八分滿。

  入夜後,宅子裏僅剩的男眷就是她那天天沈默度日的親爹和不學無術的弟弟,先不說幫不幫忙,要知道她大半夜帶回一個男人恐怕也不太好,而仆人除了小曼之外,也只有獨居在東廂院的廚娘,但請她過來幫忙,肯定會驚動到大娘一家子,那時更難解釋……

  嚴沁亮一邊思索一邊低頭看著半坐臥在拖車上的男人,半晌她擡頭,期待的目光放到已累癱在椅上的小曼,對她露齒一笑。

  小曼馬上警覺的挺直腰杆,嚇得搖頭又搖手,「我不要,他、他是男的耶,我可沒見過男人的裸體。」

  嚴沁亮歎了一聲,「那算了,你去替我請杜大夫過來,還有,」她從荷包內拿了一錠碎銀子,「買匹布回來我幫他縫件衣裳,他身上的衣服是沒法子穿了。」

  「是。」像是怕主子反悔,小曼顧不得渾身酸疼的身子,拿了錢就起身跑出去,一下子就不見人影。

  嚴沁亮吐了一口長氣,蹲下身來,看著閉著眼睛的男人,「我身爲長女,什麽都要做,我弟弟出生後沒多久,我大娘便將他交給我照顧—喔,她不是我的親娘,我娘是小妾,已經病逝……總之那時我成了小奶娘,替弟弟把屎把尿和洗澡,一直照顧到他七、八歲,所以,男人的身體我早看過了,沒什麽……」她臉紅紅的,也不知道是在安撫他還是在安撫自己。

  沒什麽這位黑姑娘,七、八歲叫男孩,而男人的身體跟男孩差得可多了!袁檡在心裏歎道,只希望她不會被他嚇到,一個不小心危及他的命根子。

  回顧這一路被她拯救的過程,他被不小心弄痛的地方著實不少,說來她手腳算是粗魯的……

  蓦地,他微眯的眼睛驚恐的睜大,只見她竟拿了一把剪刀走近自己。

  「你醒了?那也好,我跟你說,你衣服早已破爛得不能穿了,濕漉漉的不好脫,所以我用剪的。」

  她好心解釋是要讓他安心,但是她的錯覺嗎,他看來有點兒害怕?

  「呃……我會小心的。」她舉手保證道。

  不過說是會小心,而且他身上的布料看來也沒什麽,卻沒想到還挺難剪的,再加上他又是半坐臥在拖車上,她剪到後來竟然滿身大汗,還不小心戳到他好幾下,她「啊」的一聲,他就中一刀。

  袁檡額際隱隱抽動,他已經無言了,按理,他的身體除了曝露在外的雙手及臉外,其他應該是毫發無傷的,可現在,他不知道了……

  「啊!流血了!對不起、對不起!」嚴沁亮紅著臉兒道歉,好不容易將他的上衣剪開脫掉,她這才發現,撇開他臉上手上的曬傷、泡水腫脹還有蚊蟲啃咬的傷外,其他地方倒是堅硬而光滑,胸膛還是一片古銅色,肌肉糾結,他的體格真好!接下來,要剪褲子了—

  小心,拜托!袁檡在心裏請求著,他要是有力氣,絕對會選擇自己脫掉褲子,但中了軟筋散的他全身無力,只能任人宰割。

  嚴沁亮滿臉通紅的拿著剪刀剪開他的褲子,她很小心、真的很小心,額上的汗珠頻頻落下臉頰,但她已經夠緊張了,男人的呼吸聲不知怎麽的越來越大聲,胸部起伏也變大,害她也跟著心跳加快、喘聲加劇,拿剪刀的手都在顫抖了。

  袁檡在看到她抖個不停的剪刀已來到他的重點部位時就不敢看了,索性閉上眼睛祈禱,死了跟當太監,他甯可一死。

  「呼呼……呼呼……」

  嚴沁亮呼吸紊亂的邊剪邊撕布料,終於讓礙事的布料離開他的下半身,但是——她的心跳莫名加速,瞪大了眼,下巴也快掉了,「怎、怎、怎麽不一樣?」她幾乎要結巴了。

  越過那個地方,快幫我洗乾淨就好,唉……袁檡動了動唇,但並未發出聲音。

  不過,他似有若無的歎息聲讓她捕捉到了。

  「你剛才歎氣了?我、我可沒有要占你便宜喔,我可是個黃花大閨女,但你太髒太臭了,是一定要洗乾淨的,雖然看不出你幾歲,但我就當你是個弟弟,姊姊幫弟弟洗澡就不奇怪了嘛,是不?」她一說完話,就起身拭汗,再將剪刀放妥,回頭又走到他身邊蹲下來。

  袁檡能說什麽?從來沒有女人嫌棄過他,還會搶著占便宜,當然,此一時彼一時,雖然沒看到自己的慘狀,但他相信與過去迷人的自己相比,絕對是南轅北轍。

  嚴沁亮咬著下唇,她很清楚靠一己之力絕對無法將他扛進浴盆裏,所以只能拿杓子跟毛巾替他邊衝邊洗,房裏弄得一地濕也沒法子了。

  只是,洗他的重點部位仍讓她尴尬不已,她只能不看,靠手洗淨就好。

  終於大功告成,她也滿身濕了,就不知是汗水還是被水濺濕的。

  至於這個男人,在洗淨滿身髒汙後,讓她更覺得不忍。他到底泡在水裏多久了?手腳皮膚有部分發爛,一張臉有洗跟沒洗—不,比沒洗更可怕。

  「對不起,只能讓你繼續坐在拖車上,我一個人無法扶你上床,」她邊說邊拿了被子替他蓋住光溜溜的身子,「你——好可憐。」她真的感到於心不忍。

  他的確是,莫名其妙被下藥、被追殺,什麽都來不及拿就逃了出來。

  但他活下來了,身子也乾淨了,身邊有人照顧了,盡管渾身疼痛,但緊繃多日的神經終於松懈下來,下一秒,他允許自己陷入黑暗之中。

  接下來的日子,袁檡幾乎都在昏睡,他因高燒痙攣而不斷出汗,呓語呻吟,似睡非睡、似醒未醒,但盡管昏昏沈沈的,他仍聽到了不少聲音,有大夫嚴肅低沈的嗓音—

  「他身上的傷大都是皮肉傷,只不過臉上的傷比較麻煩,山上的黑蚊子有多毒,大小姐也知道,他不知被叮咬了幾百次,蚊毒入膚,再加上日曬到皮開肉綻,這張臉要恢複原貌不到兩、三個月是不夠的,當然,他身體極虛,同樣得調養一段時日。」

  這蒙古大夫不夠高明吧,怎麽沒診斷出除了皮肉傷外,他身上還被下了一種傷身的藥物,害他無法運功使力?袁檡心裏直犯嘀咕。

  「調養一段時日?天啊,那我家大小姐不是要累死了!」

  袁檡馬上聽出來,這是那名叫小曼的丫鬟發出的不平之鳴。

  「呵!撿個男人回來啊,你還真行哪!嚴沁亮。」

  這是一個驕縱而年輕的嗓音,袁檡曾試著睜開蒙胧的雙眸,隱約看到一張如花似玉但表情極度嫌惡的臉孔。

  「嚴沁亮,你膽子變大了!我娘一早去拜訪親戚,五天後就會回來了,到時候,看你怎麽跟我娘交代!」

  這是另一個同樣年輕卻傲慢無比的男聲,但當袁檡費力的睜開眼想看看是哪個人連聲音都能讓人這麽討厭時,只看到一個挺拔的男性背影。

  「嚴沁亮,呿!嚴沁亮是你嚴孟軒同父異母、賺錢供你上花樓賭坊的姊姊!」小曼氣呼呼的朝嚴孟軒的背後猛做鬼臉,「跟他姊姊嚴孟蓉一個樣,不知感恩,連名帶姓的叫大小姐,差勁死了。」

  所以,嚴沁亮是黑姑娘的名字,頗爲中性,但挺適合她的。袁檡心想。

  「只是,大小姐,我也真佩服你,你天天幫他擦澡,不尴尬嗎?」小曼罵完了,回頭就好奇的看著主子問。

  這一點,袁檡也想知道,她畢竟是黃花大閨女。

  「我把他當弟弟在照顧,你也知道的,孟軒到七、八歲還是我替他洗澡的呢,男人的身體就那麽一回事,一樣啦!」嚴沁亮說得輕描淡寫,但心裏直打鼓,因爲根本不一樣,大大的不一樣。

  一樣難道嚴孟軒天賦異禀,娃兒時就有男人的尺寸?袁檡不是滋味的想著。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嚴沁亮不僅餵他喝藥吃飯,他也知道,當他臉上及嘴唇乾裂出血時,是她用棉布以溫水潤之;當他頭痛欲裂到想嘔吐,身體像有好幾把火焰在燒、上萬根針在刺時,都是她低聲安撫,爲他清理那些嘔吐物,還細心擦拭他被冷汗浸濕的身體;也是她用冰毛巾輕輕按壓他燒痛又奇癢無比的臉龐,在他忍不住伸手抓時,更是她用微涼但粗硬生繭的手扣住他的手腕,再以冰鎮的藥膏塗抹他的臉。

  「不可以抓,你的臉已經夠醜了……」

  她輕聲喝斥的熟悉嗓音奇異的安撫了他,但他總是直覺的低喃抗議,他長得俊美無俦,多少女子芳心相許,醜字怎麽寫他都不知道!

  可他張張阖阖的唇其實沒有發出什麽聲音,只是呓語。

  五日後,他終於清醒過來,身子似乎好了不少,視線有些迷蒙,他眨眨眼,映入眼簾的就是坐在室內一隅打盹的嚴沁亮,屋外的陽光好巧不巧的灑落在她熟睡的臉上,讓他可以細細打量。

  她巴掌大的臉上五官還算秀氣,鼻子微翹、嘴唇小巧,壞就壞在她的膚色真的太黑了,所謂一白遮三醜,而這膚色讓她怎麽看都不算漂亮,眼下的黑眼圈也很可怕,她看來疲累無比,想必是照顧他的關系。

  他試著撐起沈重僵硬的身體讓自己坐起身,沒想到竟如此耗力。

  「哇,你可以坐起來了」

  房門不知何時打開,小曼端了盆洗臉水進來,一臉驚訝的看著他。

  她這一叫也驚擾到嚴沁亮,就見她揉揉惺忪的眼睛,從椅上起身走到床榻旁坐下。

  小曼立即俐落的遞上一塊溫毛巾讓主子洗把臉,沒想到她一接過手卻是替那個醜八怪服務,用毛巾輕覆他的臉。

  「大小姐,我是伺候你的耶。」小曼真是受不了,這會兒她不就又得重新去端溫水來了。

  嚴沁亮只是笑著看她一眼,隨即將關切的目光移到男人身上,一連問了好幾個問題,「你這會兒是真醒了吧?能開口了嗎?你昏睡有五天了,怎麽跌到溝渠裏的?姓啥叫啥?家居何處?需要給你盤纏回家嗎,還是替你聯系什麽人?」

  袁檡定定的看著她,卻在心裏想著,追殺他的人不知是否還在找他,而他武功尚未恢複,若是不小心將殺手引來,恐怕連她都有危險,況且他也還不清楚追殺他的人是誰、目的爲何,實在不宜貿然行事,思索再三後,他決定暫時隱瞞他的真實身分。

  但他沈默太久,小曼不禁眉頭一皺,「大小姐,他不會是人摔傻了、忘了自己是誰吧?」

  「是嗎?」嚴沁亮擔憂的看著他那張實在很淒慘的臉,唉,就連要找人替他畫幅像尋人也難。

  「我……記不得了,我腦子一片混沌,不知爲何會落入溝渠。」他啞著嗓音道。

  「完了!完了!這下真的完了!」小曼一副大事不妙的樣子,她知道主子肩膀上的擔子又要多好幾斤了。

  嚴沁亮警告的瞪了她一眼,再同情的看著面目全非的男人,「沒關系,也許是撞到了頭一時間還沒回神,等你休養個幾天,就會想起來了……」

  話語方歇,房門陡地被人打開來,一名穿金戴銀的中年婦人走進來,身後還跟著一名丫鬟。

  袁檡蹙眉打量,婦人雖屆中年,但不管是衣服的顔色、款式都相當亮麗,相較之下,還是黃花閨女的嚴沁亮反而穿得灰灰黑黑,衣服樣式不新不舊,當下老了好幾歲。

  嚴沁亮一看到婦人,立即起身一福,「大娘。」

  「大夫人。」小曼也連忙行禮,但趁低頭時做了個鬼臉。唉,她過來這裏絕對沒好事。

  嚴欣挑起了柳眉,在瞥見躺在床上的男人一張凹凸不平腫裂的臉時,嫌惡的轉過臉,「我說沁亮,再怎麽說你也是個姑娘,讓一個男人住你房裏,像話嗎?」

  「我只想救人,而且,家裏沒其他空房了。」嚴沁亮直視著她道。其實也不是沒有,可都在大娘住的院落裏,但大娘又怎麽可能讓他入住?

  嚴欣也知道,不過她可不像嚴沁亮那麽笨,苦自己幹啥?她揮揮手帕,「那你就趕他出去啊,他在咱們這裏住,就得多增加一筆開銷……」

  「他會工作,絕不會白吃白喝的。」嚴沁亮馬上搶話,還看向床上的男人,像要得到他的附和。

  袁檡只能點頭,看著她贊許的朝自己露齒一笑後又看向她大娘。

  嚴欣冷嗤一聲,雙手環胸道:「咱們這裏又不需要多個人上工……」

  「他的薪饷從我的薪俸裏撥。」嚴沁亮一臉認真的應答。

  「呿!既然要當菩薩,隨便你!」嚴欣不以爲然的聳肩,反正她走這一趟也只是要確定不會影響家裏的支出而已。

  說完她旋即轉身走人,身後的丫鬟也立即跟上。

  一見房門被帶上,小曼馬上跺腳抗議,「大小姐,你的薪俸已經夠少了,還要撥給他喔?」

  「沒關系,我有得吃、有得穿,啥也不缺。」她轉身拿來杯子,用棉布沾濕再潤潤他乾裂的唇。

  「雖然……我記不太起來我是誰,但我覺得我應該過得不錯,等我想起一切、找到家人,一定會重重酬謝你。」袁檡深幽的黑眸感激的看著她。

  「我們救你時,你身上沒銀兩就算了,也完全沒有任何值錢的東西,還有你那套衣服破爛不堪又烏漆抹黑的,連根金線也沒繡,窮酸的咧,哪來的不錯啊!」小曼嗤之以鼻。

  袁檡很悶,他那套衣服可是用異域商人那裏買來的布料所裁制,冬暖夏涼,韌性又佳,價格可不菲。

  嚴沁亮蹙眉,她這輩子沒穿過什麽好布料的衣裳,所以除了覺得那布料難剪了些外,她也真的不清楚那算不算好布料,但是——「我相信你,所以,我等著你的報酬。」

  「大小姐!」小曼翻白眼,對主子又要扛起一個陌生男子的生計搖頭。  
  「但現在比較重要的是,我得先給你一個名字,不然日後怎麽叫你。」嚴沁亮沒理會丫頭,笑看著男人問。
  
  「叫醜一好了,醜人一個,名符其實。」小曼心情欠佳的給了建議。
  
  「不行!那哪是名字,不過要取什麽名字好啊?大田、大力。」她邊念邊掰著手指頭,「還是好念一點的?阿財、阿家、小黃、小黑——」
  
  老天爺啊!袁檡額間滿布黑線,「無言……」
  
  他隱約咕哝一聲,沒想到嚴沁亮眼睛陡地一亮。「無言?這名字很斯文,我看你也不太愛說話,就這麽辦!」
  
  我無言?你才適合無鹽之貌的「無鹽」呢!袁檡即悶又無奈,真是敗給她了。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想知道還有哪些正宮夫人終于擊敗重重困難「情」得完美郎君,請看——
  
  *井上青新月甜檸檬系列649正宮夫人不好當之《智擒夫君風流心》
  
  *香彌新月甜檸檬系列650正宮夫人不好當之《舍命終得暖床夫》






    ☆☆ www.happyfunnyland.com ☆☆

TOP

thanks

TOP

Thanks
只是個路人...

TOP

TOP

谢谢分享

TOP

Thx

TOP

謝謝分享

TOP

Thanks

TOP

Gj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