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茵《奪愛》


出版日期:2013-09-15
自小到大,他向大少這張俊美皮相在女人圈裡可謂無往不利;
偏偏眼前女子卻是從一開始就對他無視。
嗯,頗值得玩味……
該說他們有緣嗎?否則怎會一再遇見,甚至讓他出手幫了一回。
熟知他的人都知道,他一旦出手幫忙,定會索取代價;
怎料她竟只留了句謝謝轉告即離開。
更沒想到兩人再次見面是在自家向雲莊;
導因於曾是血魔教聖女的娘親廣發請帖,
明為邀各門派作客,實為他們三兄弟招親;
想也知道他怎可能任人擺布──
姑且不論她是哪門派代表,既然她自投羅網,就休怪他利用得徹底。
又不告而別?!
看來,他得讓她明白無視、惹火他的後果……


  楔子

  夜深人靜,一抹纖細身影在客棧前已佇立了半個時辰,冷艷小臉上最終浮上一抹壯士斷腕的決心,隨即沉凝地踏入客棧。

  一入客棧,就見有着一張娃娃臉的男人帶笑似地等候着她。

  「司徒姑娘,咱們又見面了,大少在二樓最後一間客房等你,你……自個兒小心。」說到最後,嚴伸的娃娃臉上已滿是同情。

  司徒筠朝他輕頷首,拾級而上,來到二樓,走到最後一間客房前。

  房內燭火未熄,映照在紙窗上。欲抬手敲門,遲疑了下,知道自己這一敲,她與他之間就再也糾纏不清了。

  這是她當初極力迴避、拒絶的,如今他逼她前來求他,顯然她已無退路;深吸口氣,抬手輕叩門板。

  「進來。」裡頭傳來令人生懼的低沉嗓音。

  司徒筠臉上有絲掙扎,閉眸,再睜開時,冷艷臉上已恢復平靜,推開房門走了進去,轉身將房門掩上。

  房內,坐在桌旁喝酒的俊美邪氣男人,一雙黑眸彷若盯着獵物般緊緊鎖住她。

  「在外頭站了半個時辰,終於決定進來了?」向隆南掀唇冷笑。

  「大少,為何你要這樣逼我?」

  司徒筠站在房門前望着他,一向清冷的眼眸浮上忿怒與不甘。

  「聰慧如你,自是明白我的性子,也該明白我對欺騙耍弄我的人絶不可能輕饒。」低沉含笑的嗓音裡透着冷酷,與他俊臉上那抹邪笑相映,令司徒筠心下一凜。

  「大少,我人已來了,你意欲如何?」即使心裡害怕,司徒筠冷艷小臉上仍是一派鎮定。

  「我們兩人的訂情信物,你可還留着?」向隆南從懷裡取出一個以她的模樣捏成的捏面人。

  司徒筠眸裡掠過一抹驚愕,心裡更加慌亂,沒想到他竟還留着。

  「丟了。」

  一踏出如意城,她立即將它丟棄;更何況那是他硬塞給她、以他的模樣捏成的捏面人,還胡言亂語說它是兩人的訂情信物。哼,她可從沒承認過。

  向隆南似是一點也不訝異她的回答。將手上的捏面人放在桌上,挺拔身形一起,緩步走到一直不願走向他的人兒面前,同時發現她臉上流露出的防備,俊美臉上的邪笑擴大。

  「司徒峰、周芝蘭、黃耀清這三人,能令你犧牲到什麼程度,實在令我十分好奇。」

  向隆南食指與拇指輕捏住她小巧的下顎,黑眸凌厲地直視她強自鎮定的雙眸。

  「你到底想怎麼樣?」

  司徒筠逼自己直視他的眼,不願在他面前示弱,身側雙手害怕地握拳緊握。

  「既然你不想當向雲莊的貴客,甚至是向少夫人這個身份,那麼就做我的貼身丫鬟兼侍寢丫鬟如何?」俊美臉龐逼近她,滿意地看著她小臉刷白,眸底染上驚懼。

  「你……太卑鄙了。」她咬牙忿恨地瞪他。

  「你的回答呢?」大掌輕撫她細緻的臉頰,兩人距離近得氣息交融。

  司徒筠屈辱地閉上眼,明白自己毫無選擇餘地,除非她能狠下心不顧那三人的死活。

  「除了答應,我還有選擇的餘地嗎?」含恨的明眸冷冷地直視他。

  「是沒有。那麼自此刻起,交易成立,以後你司徒筠,就是我向隆南的貼身丫鬟。」

  長臂環住她的纖腰,將她強摟入懷,冷厲目光與她忿恨的明眸相視,薄唇攫住她一如記憶中甜美的唇舌。

  以吻宣誓。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一章
  午後,一場突如其來的雷陣雨令路上行人紛紛走避。

  鴛城城外,一抹纖細身影狼狽地疾奔入石亭內。

  司徒筠秀眉微蹙,瞧著身上半濕的衣裳;當她抬起頭,才發現石亭內早已坐著兩個男人,兩個男人此時正注視着模樣狼狽的她。

  司徒筠瞧著坐在石椅上、身着月牙白袍、俊美臉龐帶著邪氣的男人,就見他右手拿着摺扇輕敲左掌,模樣看似慵懶閒適,此刻正似笑非笑地打量着她。

  而站在他身旁,模樣像是護衛的男人,有張討喜卻看不出年紀的娃娃臉,他臉上的笑容就顯得真誠許多了。

  司徒筠朝兩人輕頷首。雖說石亭是供眾人休憩的地方,但畢竟那兩人先到,因而她禮貌地朝兩人頷首後,便抱著懷裡的包袱走到石欄邊,望着亭外的大雨。

  這場雷陣雨來得突然,她希望雨能儘快停下,否則她的行程只怕要耽擱了。

  兩刻鐘後,雨勢仍無緩下的態勢,伴隨着大雨而來的冷風令站在石欄邊的纖細身影微顫,更加緊抱懷中包袱。

  嚴伸打從眼前的姑娘一踏入石亭,目光就停留在她身上。原因除了亭內只有他和主子兩人,而他一點也不想盯着主子瞧外,實在是這位姑娘的容貌姣美,即使渾身透着冷漠疏離,仍是讓他覺得賞心悅目。

  看到她身子抖顫,心裡着實不忍,暗忖是否要請她坐下,主子身旁尚有空位,就不知主子的心意如何?

  目光瞥向身旁的主子,發現主子一雙黑眸也正往人家姑娘身上瞧去,俊美臉上笑容莫測。

  向隆南黑眸含着興味,打量着佇立在石欄旁的纖細身影。女子一身淡色素雅的衣裙,梳攏着簡單的雲髻,一綹長髮梳於身後,小巧的鵝蛋臉上眉目如畫,明艷絶倫的臉面透着冷意疏離。

  那靜靜幽立的身形,襯着石亭外的風雨交加,別有一份冷艷脫俗之美,令人忍不住回眸凝視。

  「哈啾!」司徒筠畏寒地打了個噴嚏。

  見狀,嚴伸未暇細想,不忍地出聲:

  「姑娘,外面風大,你要不要來這坐下,別站在那?」

  話才說完,才意識到自己竟未先請示主子;垂眸望着主子似笑非笑的黑眸,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司徒筠自是未錯過這一幕。一開始她便無意落坐,除了避嫌之外,生性不喜與人接近的她,自是不會主動接近陌生人。

  「不用了,多謝。」

  司徒筠冷淡地道謝。明眸在迎視那雙深邃的黑眸後,漠然地移開,重新落在亭外漸緩的雨勢。

  她的反應勾起了向隆南的興緻。自小到大,他這張俊美的皮相在女人圈裡可是無往不利的。

  而眼前的女子,從一開始那雙冷眸裡就沒有尋常女子瞧見他時的嬌羞神情,讓他不得不懷疑自個兒的魅力是否出了問題。

  「嚴伸。」向隆南朝身旁的人慵懶地勾動食指,示意他低頭。

  「大少,什麼事?」嚴伸彎腰,目光直視主子,一臉恭敬。

  「我臉上可有髒東西?」

  「沒有。」嚴伸滿臉問號,不懂主子為何這麼問。

  「是嗎?我還以為我這張俊美的臉弄髒了,才會嚇得人家姑娘不敢靠近。」

  向隆南黑眸玩味地直視着彷若未聞、依舊背對他們的女子。

  司徒筠明眸微斂,拿起手中包袱遮在頭上,在主僕驚訝的目光下衝進雨勢漸緩的亭外,一路疾奔進城。

  「大少,你……把人家姑娘給嚇跑了。」嚴伸來不及阻止,只能眼睜睜看著人跑了。

  「跑了就跑了。人家姑娘不怕淋雨,你替她操心什麼?」

  向隆南注視着亭外那道遠去的身影。這姑娘又冷又倔,還真是少見。

  「大少,雨停了,我們也快進城吧。」嚴伸高興地瞧著雨停了,暗忖方才那位姑娘應不至於淋雨太久。

  「走吧。」

  向隆南起身,輕攏微皺的衣袍,負手走出亭外。

 

  華燈初上,陽泉客棧一樓座無虛席,就見小二哥動作迅速地滿場跑,忙着替各桌的客人送菜。

  司徒筠一入客棧,瞥了眼一樓的人潮,秀眉微蹙,問着笑容滿面的掌櫃。

  「掌櫃,請問是否還有位子?」

  「有有有!就不知姑娘介不介意和人同桌用膳。」

  回話的是雙手端着菜盤的小二哥,聽到她的問話,忙停下腳步。

  司徒筠猶豫了會。稍早淋了雨,她身體已有些不適,實在是不想再花時間找其它的客棧了。

  「好吧。」她別無選擇,勉強同意。

  小二哥帶著她來到一張靠窗的四方桌前,先是放下手上端的兩盤菜,這才笑着對兩位客人商量。

  「兩位客官,因為現在是用膳時間,客人較多,沒有多餘的位子,不知你們介不介意和這位姑娘共桌?」

  「姑娘,是你!還真是巧啊。」

  嚴伸聽完小二哥的話,再看到站在小二哥身後的纖細身影,竟是城外石亭內有一面之緣的姑娘。驚訝過後,娃娃臉上流露出一抹友善的笑。

  司徒筠怎麼也沒想到會再見到這主僕兩人,清冷小臉上難掩驚愕。

  「既然你們認識,那就太好了。姑娘你快請坐,要吃什麼,我馬上去幫你張羅。」

  小二哥一聽三人是認識的,心下鬆了口氣。

  司徒筠抬眼,對上一雙似笑非笑的黑眸,明白這人才是可以作主之人,見他並沒有反對她同桌,這才在兩人對面落坐。

  「一碗白飯、一盤青菜、一盤炒豆腐就好。」她對吃的向來不要求。

  嚴伸聽著眼前一臉淡漠的姑娘吃得如此簡單,再看了眼桌上他們主僕兩人的六菜一湯,一臉掙扎。在小二哥動作迅速送上她的飯菜後,終是忍不住開口:

  「姑娘,你會不會吃得太少了?要不要嚐嚐我們點的蔥燒魚和滷牛肉?」

  「不用了,多謝。」司徒筠端起碗,低頭吃了起來,渾身透着冷淡疏離。

  嚴伸碰了個冷釘子,只好摸摸鼻子低頭吃飯。他差點忘了這姑娘像是冰雕似的,一身冰冷氣息。

  「嚴伸,有時候熱心也得看人家領不領受,你這個爛好人個性可得改一改才行。」向隆南吃了口滷牛肉,笑瞥了眼身旁的人,話裡的嘲諷意味十足。

  司徒筠舉箸的動作一頓,抬眸,對上的仍是那一雙含笑的黑眸,只不過那雙笑眼底沒有絲毫笑意。

  這個男人太過深沉。她一眼即看出這個男人的本質,也無意招惹,但他身旁的護衛比起主子,倒是個真誠熱心的人。

  她一天來連受到這人兩次關懷,若是依她一貫的淡漠回應,是否顯得太過傷人?

  不由得在心底嘆了口氣。還是住在山上好,向來冷情的她,不用擔心要如何與人相處。

  「我向來吃得簡單,多謝好意。」司徒筠對著娃娃臉男人說,這已是她最大的善意了。

  嚴伸訝異於她的解釋,娃娃臉笑開了,心想這姑娘其實也不是個太冷情的人,便笑着回應:

  「不用客氣。」

  向隆南冷哼,斜睨兩人一眼。有個熱心過度的護衛,還真是會替他找麻煩。

  司徒筠吃了半碗飯,覺得身子似乎比方才更為不適,不禁秀眉緊擰。看來今晚她是不可能趕回去了,勢必得在這間客棧住一宿了。

  「小二哥,請問是否還有空房?」她叫住從她身旁走過的小二哥。

  「有的,姑娘,剩下最後一間空房。巧的是剛好在你這兩位朋友的隔壁。」小二哥笑着說。這三人還真是有緣啊。

  司徒筠微愕地瞥了對座兩人一眼。原來他們今晚也在這間客棧留宿。

  「姑娘,是否現在就帶你去客房休息?」

  小二哥瞥了眼姑娘桌上還剩一半的飯菜,暗忖這姑娘吃得如此簡單,怎麼她那兩位朋友卻吃得這般豐盛,卻不招呼她一塊用膳?小二哥眼裡有着不認同地掃過兩人一眼。

  「麻煩你了。」司徒筠起身,朝兩人頷首,便和小二哥一同離開。

  「這姑娘怎麼吃得這麼少?大少,你有沒有發覺她的臉色不太對勁?是不是淋了雨,身子不適?」嚴伸一臉擔憂地看著桌上剩下的飯菜。

  向隆南的回答是直接在他頭上賞了個爆慄,嚴伸一時不察,慘叫了聲,一臉委屈地看著身旁的主子。

  「你該不會是看上人家姑娘了吧?否則為什麼會對一個陌生姑娘這麼關心?她是死是活都與我們無關。」向隆南沒好氣地說。

  他的確看出了那位冷若冰霜的姑娘臉色不佳,但這與他們何干?

  「大少,你可別亂說。我只是看那位姑娘一個人孤伶伶的,身旁沒有人陪伴,咱們一天遇到她兩次,也算是有緣,才會想出門在外若是那位姑娘需要幫助的話,幫一下忙,這只要是人都會這麼想的。」嚴伸怕主子誤會,急忙解釋。

  「所以你現在的意思是我不是人,所以才會無動於衷是嗎?」向隆南邊吃著飯菜,似笑非笑的眼神斜睨着他。敢情這小子是活膩了?

  「大少,我可沒這麼說。但如果你硬要承認的話,我也不敢反駁就是了。」

  嚴伸娃娃臉上一本正經。

  「臭小子,看來你今晚是很想跟我一起睡了是嗎?想想我們兩個也好久沒睡在一起了。」向隆南俊美的臉上笑得一臉邪氣,眼神勾人地打量着他。

  聞言,嚴伸打了個冷顫,娃娃臉瞬間變成哭臉。

  「大少,我錯了,你就別再玩我了。」這話要是讓人聽見,大少是無所謂,他可是會被夫人給剝下一層皮的。

  「快吃吧,等會我們回房還有得忙呢。」

  向隆南伸出大掌朝他那張娃娃臉上輕捏了下,笑得一臉曖昧。

  「大少,不要啊!」嚴伸快哭了,娃娃臉上流露驚恐,慘叫連連。

  向隆南無視他的慘叫,唇角揚起一抹惡意的笑,愉快地埋頭用膳。

 

  夜半三更,遠處傳來更夫敲梆子聲,接着突如其來的碎裂聲在暗夜裡響起,格外清晰。

  向隆南倏地驚醒,掀開暖被,聽聞那道碎裂聲是隔壁客房傳來,想到房裡住的是何人,猶豫了下,仍是披上外袍迅速來到隔壁房門前。

  「姑娘,你沒事吧?」

  他輕敲木門,裡頭一片靜寂,猶豫了會,雙掌一使勁推開木門。

  一進入房內,藉着微弱月光,看到了躺在地上的纖細身形,和她身旁碎裂的陶杯,俊臉愀變,大步走上前將人扶抱起。

  「姑娘?」向隆南輕拍她火紅的雙頰,感受到懷裡異常的體溫,俊臉一沉。

  「大少,發生什麼事了?」嚴伸手裡拿着外袍衝了進來,在看到大少懷裡昏迷的人後,呆愣了下。

  「還愣着做什麼!快去請大夫來!」

  向隆南一向慵懶調笑的語氣一變,朝着呆愣的人低吼。

  「是!」嚴伸慌忙套上衣袍,施展輕功去請大夫。

  向隆南皺眉望着懷中昏迷的人兒,將她橫抱起,大步走到床畔,小心地將人放躺在床榻上,並替她蓋上薄被。

  「真是麻煩。」

  向隆南雙臂環胸,黑眸注視着床榻上秀眉緊蹙、小臉通紅的人兒,嘆了口氣,走到一旁的木架上,拿起放在木盆裡的布巾擰乾後,走回床旁,將布巾置於她額頭上。

  「娘……不要丟下筠兒……娘……」

  床榻上人兒潮紅的小臉難受地在枕上搖晃,痛苦的囈語不停地從她唇瓣逸出。

  向隆南黑眸複雜地盯着床榻上的人,那張清冷小臉在病中流露出的脆弱無助,令人看了實在不忍。一向只有別人服侍他的份,今晚倒換成他服侍一名尚不知來歷的陌生姑娘。

  這回他出手幫她,他倒要看看她是否還能對他擺出一張冷淡的臉。

  「姑娘,你可要有心理準備,我這人可不隨便出手幫人,一旦幫了,就得向對方索取代價。」

  向隆南將她額上的布巾重新換水後,先是擦拭她潮紅的小臉,這才將布巾置於她額上。

  「娘……不要離開筠兒……娘……」

  昏迷中的人兒似乎急着想捉住什麼,胡亂地伸手,在握住一隻手後,便安心地沉睡,不再囈語。

  向隆南瞧著被握住的左掌,俊臉似笑非笑。這可有趣了,他何時變成她娘了?眼看著左掌被她柔嫩的小手握住,試着輕輕掙脫,卻被她握得更緊,黑眸注視着昏睡中的小臉。

  罷了!既然有人當他的手是塊浮木,他這回就善心大發吧。

  修長身軀在床畔落坐,望着握住他左掌的細白柔荑,決定任由她緊握住。

  「大少,大夫來了!」

  嚴伸施展輕功,一路拖着老大夫回來,在看到大少坐在床畔、還有兩人緊握的手時,立即愣住。

  「病人是這位姑娘是嗎?」

  老大夫一臉睡意地被拖來,背着藥箱來到床畔,嚴伸連忙搬了張板凳讓老大夫坐下。

  向隆南將她的另一隻手從暖被裡拿出,讓老大夫診視。

  老大夫瞥了眼兩人緊握的手,垂眸把脈後,再探了探床上人兒額上的溫度,這才起身從藥箱裡拿出藥包來。

  「這位姑娘風寒入體,加上本身身子骨較弱,喝幾帖藥,好好休養個幾天,就沒事了。」老大夫交代一些注意事項後,留下藥包,便背着藥箱離開了。

  嚴伸送老大夫回去後,順便去了灶房煎藥。

  半個時辰後,嚴伸端着一碗湯藥進房,看到仍坐在床畔的大少的手依舊被那位姑娘握住,心底着實好奇得緊。到底他去請大夫時,這兩人發生了什麼事?

  「大少,藥來了。」

  向隆南瞥了他一眼,移動身軀,單臂摟抱著床上人兒入懷,以眼神示意嚴伸端着湯藥站在床畔,他則拿起調羹,舀了一匙湯藥就要喂進她嘴裡,但試了幾次,仍是喂不進去,低沉嗓音在她耳畔輕語:

  「筠兒,張開嘴。」

  下一刻,在嚴伸瞠目結舌下,昏迷中的人兒竟乖乖地粉唇輕啟,任由向隆南一匙一匙喂進湯藥。喂完湯藥後,向隆南重新扶她躺回床榻上,原本緊握他的手掌終於鬆開,他趁隙離開。

  「大少,你怎麼知道這姑娘的芳名?」

  嚴伸湊到他身旁,一臉狐疑。方才大少哄姑娘開口喝藥,那軟言輕語,他可從未聽過。

  「是她囈語不斷,說出自己的名字。還有,收起你腦子裡的胡思亂想,我只是一時善心大發,才會救人救到底;我倒要看看她清醒後知道是被我們所救,她那張冷若冰霜的臉上會有什麼樣的表情。」若她敢再用那張冷臉對他,就休怪他不客氣了。

  「大少,天都快亮了,你要不要回房去睡一會?這姑娘換我來照顧。」

  嚴伸望着窗外,天邊方露魚肚白,他們主僕兩人,可是為了這姑娘折騰了一個晚上沒睡。

  「罷了。既已天亮,也就不用睡了。」向隆南替自己倒了杯水喝,淡道。

  「大少,我去準備一下,好讓你梳洗,也交代小二準備早膳。」嚴伸話說完,便先行離開。

  向隆南走回床榻旁,大掌探向床上人兒額上,感覺高燒已逐漸消退,應該是沒有什麼大礙了。黑眸微斂,長指輕划過那張姣美的小臉,俊美臉龐揚笑,對著昏迷中的人兒輕道:

  「姑娘,你可是欠了我一命,這份恩情可是要還的。」

 

  天香酒樓二樓包廂,小二哥俐落送上酒菜,一面偷偷打量坐著的兩個男人。

  身着月牙白袍、模樣俊美的男人,和他對面身着藍袍、模樣冷俊的男人;兩人氣質迥異,卻同樣令人印象深刻,一旁還站着一個有着張娃娃臉的男人。

  小二哥目光在落在那張娃娃臉上,忍不住搖頭,在心底嘆息:一個大男人長得一張可愛的臉,也真是可憐啊。

  「多謝。」嚴伸幫忙小二哥布菜,在對上小二哥一臉同情的眼神時,感到十分納悶。

  小二哥在送完酒菜離開後,嚴伸替兩人酒杯斟上酒,這才重新退到一旁去。

  「為什麼不到如意城去,我還可以好好招待你,偏要約在這鴛城見面?」

  向隆南夾了些菜入口,話裡有絲埋怨。

  「跟你見過面後,我就要回梅谷去了。」

  孫浩庭明白若真和他約在如意城,只怕至少得停留三天,否則是離不開向雲莊的。

  聞言,向隆南大笑出聲,自是明白好友的顧忌。

  「怎麼?你怕我娘會強留你,讓你走不了?」

  「紀姨她的確會這麼做。」孫浩庭唇角微揚,軟化他向來冰冷的面容。

  梅谷鬼醫孫家與向雲莊算是舊識,因上一代的交情延伸到這一代。

  二十幾年前,向雲莊莊主迎娶魔教之女,在江湖上鬧得沸沸揚揚,直到今日,江湖中對亦正亦邪的向雲莊仍有諸多議論,卻都不敢得罪。

  向隆南注視着向來一張冰塊臉的好友此刻臉上的淡笑,腦中卻不由得浮起另一張冷若冰霜的小臉,就不知那位姑娘笑起來是何種模樣?

  「你這樣看著我的眼神,會令我誤會,我可不想成為第二個嚴伸。」孫浩庭瞥了他一眼,語氣淡然。

  「你這傢伙是在胡說些什麼。」向隆南一手支額,俊美臉上笑得邪氣,斜睨着他的一臉冰冷。

  「孫公子……」嚴伸在一旁委屈地低叫。

  孫浩庭明知他的「痛苦」,又何必如此調侃他。哀怨的目光瞥向主子,都怪主子害他老是被人誤會兩人之間有什麼曖昧,也害得他變成夫人的眼中釘。

  「沒什麼,只不過是同情嚴伸罷了。」

  孫浩庭瞧了眼一臉委屈的嚴伸。跟着這樣心思詭譎、睚眥必報的主子,的確是一件很慘的事。

  「孫公子……」這回是嚴伸感動的叫聲。沒想到他的痛苦孫浩庭都知道,真是他的知音人。

  向隆南冷嗤了聲,懶得搭理這個話題,陡然想起一事。

  「對了,倒是好久不見碧瑤,我娘前不久還在叨念呢。﹂

  「爹娘不准她擅自出谷。」孫浩庭無意多說。

  向隆南似笑非笑地瞅了他一眼。「說起來,你們會不會對碧瑤保護過度了?﹂

  孫家人對這個女兒的保護程度實在令他看不下去。

  孫浩庭抬眸淡掃他一眼,啜飲了口酒,這才不疾不徐地開口:

  「碧瑤的事不勞你費心,你還是先擔心自己的事吧。」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向隆南挑眉,納悶他突如其來冒出這一句。

  「看來你還不知道。紀姨已廣發請帖,邀請各門派待嫁閨女齊聚向雲莊作客,有意為你們三兄弟挑選媳婦。」孫浩庭涼涼地說,有趣地瞧著瞬間變臉的好友。

  「此事當真?嚴伸!」

  向隆南臉上慵懶的笑意消失,臉色一沉,語氣嚴厲地低喊。

  「大少,這件事屬下真的不知道!」嚴伸急忙澄清,就怕自己被誤會。

  向隆南黑眸如刃,掃過一臉驚慌的嚴伸,暗忖嚴伸自小跟在他身旁,確實沒膽騙他;更何況娘向來對嚴伸甚是提防,自是不可能讓他知道自己的計畫。

  「既然娘想玩,那麼身為兒子的我,也只好陪她玩這一場遊戲了。」

  向隆南沉吟後,俊美臉上揚起一抹邪笑。敢情娘是太閒了,才會拿他們三兄弟開刀。

  無妨。就當是他為人子盡孝道吧。

  「看來你已想好對策了。」孫浩庭瞧著他臉上的邪笑。

  「總不能令娘失望吧。」朝他舉杯,笑得別具深意。

  「那你好好玩吧。」孫浩庭也拿起酒杯,朝他一舉。可惜他趕着回谷,不然倒是可以上向雲莊去看一場好戲。

  「下回出谷,定要來向雲莊一趟。」兩人酒杯輕碰,向隆南撂下警告。

  「遵命!向大少。」孫浩庭唇角微勾,戲謔道。

  兩人相視而笑,深厚的交情,盡在不言中。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 www.happyfunnyland.com ☆☆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後記

  最近唐茵瘋狂迷上楊家將的故事,從電影到連續劇,皆深深着迷,並且大受震撼。

  小時候就知道楊家將的故事,長大後對於故事有些淡忘。

  直至今日,由一群喜歡的明星所主演的楊家將電影,為了那一句「七子去,六子回」所透露出的悲壯、淒涼,令唐茵心神震搣後,久久無法從劇情中回神。

  於是開始追尋着相關連續劇,從少年楊家將、楊門女將、穆桂英大破天門陣等一系列有關楊家的故事都不放過。

  也由於唐茵在陷入楊家將故事不可自拔中,進度大受影響,這本書其實比預計晚了一個月完成。(汗)

  在看完楊家將的故事後,有認真考慮過寫沙場征戰的故事,等待有足夠的構思,說不定唐茵真的會寫。(笑)

  這本書雖然比預定的時間晚完成,但完成的那一剎那,真的有鬆了口氣的戚覺,很怕自己會因為中途心神走偏,很難再拉回,因為這種事常發生。(大汗)

  這本書依舊是唐茵所擅長的古裝。日後打算一年至少寫一本現代稿,當然前提是如果順利的話。

  這本書的女主角是個冷情的人,偏偏遇上心思詭譎強勢的男主角,因此只能認栽了。

  冷情的女主角,唐茵較少寫,因為個人比較偏愛活潑、開朗的女主角;至於男主角,唐茵筆下似乎都偏向這類型強勢的男主角,下回也是該換個溫和的男主角上場了。

  「願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這句話是女主角的心願,相信也是紅塵俗世中男女的共同心願,願大家都能尋覓到那「一心人」。






    ☆☆ www.happyfunnyland.com ☆☆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
:))

TOP

tks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TOP

多谢分享

TOP

thx

TOP

謝2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