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雨涼《唯老婆是命》


出版日期:2012-10-25
男人愛她時,又寵又疼的,恨不得捧她上天;  
女人愛他時,又柔又媚的,怕不能哄他開心。

雷少霆心自負地想,找個老婆,對他不難,他有錢有勢,
豪門第二代,又是掌握家族權勢的人,想嫁他的女人不少,
憑什麼非要他娶個來路不明的女人不可?還不用說,
她那不算出眾的外貌,教他娶得更是心不甘情不願的。
路棠婭知道,早在被雷家收養的那一刻起,
她欠雷家的債,這輩子恐怕都還不了。她也沒想過要嫁他的,
可她還是嫁了,新婚夜裡,被雷少霆粗暴的奪走初吻,
強佔身子後,他鷹隼般犀利的目光帶著深沉冷酷地說,
他不愛她,她不過是他娶進門的女人,可有可無,
就算要離婚,也是由他提出,在他放手之前,她不准逃。  
路棠婭心想,他不愛她沒關係,她只想知道,他哪時肯放她走。  
誰知道,這男人卻故意讓她懷孕,還霸道地威脅她愛他,
明明他是那麼驕傲的男人,習慣挑剔她,習慣被她服侍,
為什麼要開始寵她疼她?他難道不怕被她賴上一輩子?


 第一章

  正當雷少霆覺得自己應該有個老婆的時候,一個老婆就從天而降了。

  這件事,真是有夠離譜!

  他將長臂架在思特萊斯的新品牛皮沙發上,龐大英偉的身軀與豪華而碩大的真皮沙發十分相襯,一雙長臂扶靠著沙發椅背,他的拇指無意識地摩挲著柔軟的皮革,鷹隼般犀利的目光變得有些深沉,「你沒在開玩笑?」

  單人沙發上的女人優雅的蹺著腿,微微揚眉,「我很像是愛開玩笑的人?」

  雷少霆當然知道對面這個女人、他的小姨媽譚亦秋是什麼性格,只是他無法消化剛剛所聽到的那個事實,「既然不是玩笑,那我為什麼從來都不知道?這可不是件小事。」養女、童養媳……無數字眼迅速地從雷少霆腦中閃過,這真的不是小事!

  譚亦秋一聳肩,「你媽媽希望你可以找到自己的真愛。」

  雷少霆擰眉,「那現在我就不需要尋找真愛了嗎?」

  譚亦秋溫婉的笑了笑,「阿霆,你馬上就要三十三歲了。」

  「這跟我尋找真愛有什麼關係?」

  「我馬上就要說原因了!姊姊一直不把收養小婭的事說出來,就是怕你有真心喜歡的人,不想強迫你。後來姊姊臨走前,將小婭托付給了我,還囑咐我留心,如果你過了三十歲還沒有結婚,就讓你娶小婭,也算是成全了她對好姐妹的承諾。」

  「過了三十歲我也可以找真愛!」

  「你一直花邊新聞不斷,這就是找真愛的態度?」

  「你也願意相信那些狗屁新聞?」

  「阿霆,我是你的小姨媽……不要這麼大聲,我心臟不好。」

  「你比我還小了將近八歲!」

  「這有什麼關係?我還是你的姨媽。

  」

  雷少霆氣結,煩躁的用大手捋了捋黑髮,覺得自己選擇跟一個女人理論真的是最大的失策!他收攏長臂,濃眉打成了個結,陰沉的目光低下來一掃,又落到那張照片上。它靜靜地躺在茶几上,正如照片上的少女一般恬靜美好。

  一張臉蛋小巧精緻,皮膚瑩白透亮,一對翦翦水眸溫婉動人,鼻樑秀美挺直,嘴唇水潤豐盈……她擁有一張細膩美麗的臉蛋,但她卻不是雷少霆所見過最美的女人,所以從長相上來說,他找不到什麼非娶她不可的理由。

  譚亦秋注意到他的目光,適時的說:「她長得很漂亮,性格也溫順。」

  雷少霆轉開了目光,「溫順到可以忍受被強塞給一個男人做妻子?」沒等對方回答,他又冷冷一笑,「哦,我忘記了,對於一個孤兒來說,能夠嫁進豪門,簡直是一場不願醒來的美夢。」女人總是千篇一律的,如何嫵媚、如何溫順、如何乖巧,其實骨子裡也都差不多。

  譚亦秋瞇了瞇眼,突然抽回雷少霆手中的照片,「我突然不想把小婭嫁給你了。」

  雷少霆搓了搓手指,重新把長臂靠到沙發上,姿勢和神色盡顯與生俱來的傲慢,「我也不想要,只不過因為是媽媽的遺願,所以我還是會考慮一下,當然,僅僅是考慮。」母親的遺願是一方面,還有一方面是那些鬧得沸沸揚揚的花邊新聞。

  作為商業巨頭,雷少霆免不了的成為公眾人物。

  可媒體報導他的重點卻全不在企業上,反而圍著他的私生活打轉。再加上那個瘋女人的造謠生事,如今他已經被貼上了花花公子的標籤,對公司的聲譽也造成了一定的影響。所以雷少霆曾經產生過結婚的念頭,這樣既堵了媒體的嘴,也能讓那瘋女人死心。

  只是妻子的人選,一直是令他最頭疼的問題。

  如今天上掉下了一個「老婆」,相貌姣好、品行端正、身家清白,還是母親為自己選好的未婚妻,自己有什麼拒絕的理由呢?

  對於這個女人,雷少霆並不是非娶不可,但除了她以外,卻又沒辦法立刻找出第二個人選來。經過這一番忖度,他的心裡已經有了答案。

  「你剛剛說,她叫什麼?」

  「路棠婭。」譚亦秋把照片放回到茶几上,「你再好好想想。」

  「嗯。」

  「希望姊姊的決定沒有錯。

  譚亦秋看了雷少霆一眼,離開了他的辦公室。

  雷少霆伸手拿起那照片來,靜靜的看了會照片上的少女……對他來說,老婆無異於一個必需品,只要質量好,他不在乎哪裡生產的,所以他現在左看右看,都覺得這個女人長了一張標準好老婆的臉。他捏著照片,點了點頭,「路棠婭……就由你來做我的老婆吧。」

  對雷少霆來說,這個婚禮就是做給媒體看的秀。

  所以雖然是沒有絲毫感情基礎的婚姻,但他還是把婚禮辦得規模盛大、奢華無比。

  斥巨資裝飾的婚宴大廳十分富麗堂皇,主色調為白、粉、紫,華麗又不失浪漫。禮台周圍有四根乳白色的玉柱,上面都纏有香檳色的絲帶和逼真的塑料籐蔓,而禮台上則是鋪滿了各色的玫瑰花瓣,禮台左側有一塊圓形空地,由從國外請來的皇家樂隊佔據。

  來祝賀的賓客膚色各異,由國外或異地來的賓客全部被安排住進最近的五星級酒店,往返機票全部報帳。

  當迎接新娘的加長禮車出現在大廳門口時,賓客紛紛起立,臉上洋溢著不知是因為祝福,還是因為免費坐了頭等艙而出現的微笑。

  紅毯盡頭,雷少霆穿著一身昂貴又優雅的白色禮服,正在擺弄著袖扣,上面的碎鑽散發著細微的光芒,顯得他整個人英俊而高貴,但那雙犀利漆黑的眼眸和不苟言笑的唇,又為他添了幾分霸道與傲慢…

  …不難看出,新郎不是十分開心。

  他目光沉沉,注視著大廳外剛剛下車的新娘。

  路棠婭穿了潔白的低胸禮服,呈魚尾狀的下擺將她曲線優美的身材襯托到極致,禮服上綴著蕾絲製的碎花,自裙擺一直細細碎碎的蜿蜒到赤裸的右臂。而在她纖細的頸間,戴著一條相同碎花形狀的項鏈,每一朵花的花心之上都有一顆鑽石,糾纏如籐蔓的項鏈上綴著一顆最大的,正好垂在她引人遐思的誘人乳溝之上。

  場內識貨的人都曉得,那顆寶石曾是一場拍賣會上的展品,當時一個神秘男人以不可思議的高價買下了它。而且這顆鑽石,還有一個很美麗的名字,叫做「美人魚的眼淚」,而如今,這顆名貴無比的鑽石,就落在新娘的胸前。

  但男人們關注的卻根本不是那顆鑽石。

  因為鑽石下那引人遐思的暗色陰影和被布料遮住了一半的渾圓酥胸,足以讓所有男人忘記鑽石的價錢。她在伴娘的攙扶下踩上紅地毯,然後一個人,緩緩的朝這邊走來,碩大蓬鬆的頭紗沒能遮住鑽石的光芒,卻令她的小臉有點模糊。

  雷少霆因為看不清楚她而心生不悅。

  路棠婭本來是一直在抖,在近距離看到對面男人陰沉的臉色後,更是雙腿發軟。

  婚禮正式開始,在牧師的主持下,他們互換了戒指。

  路棠婭的小手冰涼,當男人粗糙熾熱的手指捏住她的手掌心時,忍不住又抖了一下。雷少霆看了她一眼……怎麼她很怕他嗎?對方膽怯的表現令他的不悅更深了一層,擰眉為她戴上婚戒,然後在她另一隻手的小指上發現了與自己同一款式的尾戒。

  這是他從小就戴的,為什麼她也有?

  雷少霆伸出手,若有所思的看著那戰戰兢兢的小女人替他戴上戒指……雖然很不願意承認這種狗血的設定,但看來他們真的是從小就訂下親事了。

  交換過戒指後,牧師准許他親吻自己的新娘。

  雷少霆很快就掀開新娘的頭紗,然後在看到她的臉時,忍不住輕輕地吸了口氣。眼前的女人比照片中顯得要成熟些,但又不夠成熟,精緻的妝容覆蓋在她的小臉上,顯得稚嫩與性感完美融合。他看向她豐潤的唇,腦袋一熱就低下頭去了,接了個很不合時宜的法式深吻……

  路棠婭被嚇得渾身顫抖,下意識的抿住唇抵擋他的入侵,但雷少霆哪裡肯配合?大掌扣住她盈盈一握的腰肢,堅硬的胸膛擠壓著她的柔軟,逼出了她體內的空氣,在對方窒息的瞬間將長舌探入。

  路棠婭忍不住嗚咽出聲,下顎被男人扣住,疼得眼底浮出了淚花。

  她楚楚可憐的神情,口中香甜的津液和胸部傲人的線條,都令雷少霆胸口脹得發痛。

  於是在賓客們祝福的目光中,在禮堂聖潔的氛圍下,新郎雷少霆在親吻過新娘後竟然很不爭氣的勃起了……

  這是一個充滿歐洲復古風格的空間,小型的水晶壁燈光芒柔和,整套復古大理石浴缸顯得厚重古老,卻又低調華麗……

  沒錯,這個對路棠婭來說過分富麗堂皇的房間,只是雷少霆家的浴室而已。路棠婭蜷在足以裝下三個她的大浴缸裡,溫度適中的水裡漂浮著花瓣,混著著氤氳的水氣,散發出幽幽的香氣。

  她已經泡了將近兩個小時,但浴缸裡的水依舊保持著最初的溫度,不過路棠婭還是覺得有些冷,由裡至外的冷……這一切對她來說,都像個夢一樣,但卻不是什麼美夢。猛地將身體滑下去,再濕淋淋的破水而出,路棠婭捋了捋頭髮,然後有些顫抖的抱著胸口走出浴缸。

  壁勾上掛著白色的純棉浴袍,路棠婭拿過來穿上,嚴密地裹住了自己的嬌軀。

  之後的半個小時,她就這樣裹著浴袍坐在浴缸的邊緣,盡量的拖延時間,如果可以的話,路棠婭真希望就這樣一直活在浴室裡算了……不過外面的男人顯然不是這樣想,他的耐心已經透支,完全超過了承受的額度!

  「出來。」他敲門敲得震天響。

  「……」路棠婭渾身一抖,倏地站起身來,囁嚅道:「我……我……」

  「出來!趁我發火之前。」雷少霆的聲音顯得異常不耐,他真的很搞不懂,這個女人到底在怕什麼?嫁給他可以使她飛上枝頭,享受最好的生活,她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如果這是她誘惑自己的計劃的話,那麼她真是大錯特錯了。

  在他發飆前,眼前的浴室門終於被打開了。

  路棠婭躲在被打開的門縫中,低垂著小腦袋,纖長的睫毛如蟬翼般微微顫抖,烏黑的長髮還在滴水,順延著貼在鎖骨上的髮絲,滑入領口,留下一道曖昧的痕跡。雷少霆目光漸濃,往下一滑,看到她還帶著水珠的白皙小腿和一雙小巧的雪足。

  似乎察覺到他的目光,路棠婭往後退了一步。

  雷少霆看著只到自己胸口的小女人,這個身高差距讓他一低頭,就可以看到她領口間若隱若現的春光,聲音不自覺的變得粗嘎起來,「怕什麼?」

  路棠婭垂著眼簾,「……我沒有。」

  雷少霆冷哼了一聲,往前邁了一步,一伸手將她身後的門拉上,然後肌肉糾結的手臂「砰」的一聲,將一直在後退的她困住,「沒有?那你躲在浴室裡做什麼?」目光下移,他忍不住伸手撈起她頸間潮濕的髮,捻了捻,「三個小時,我懷疑你會把我的浴缸坐穿。」

  路棠婭退無可退,緊緊的貼著門板,「對、對不起……」

  雷少霆俯首,幾乎將挺直的鼻埋入她濕潤的髮間,下意識的深嗅了一下,然後明顯感覺到懷中女人因為自己的靠近抖得越來越厲害。他的心情又差了起來,「你怕我?我是魔鬼還是禽獸……聽著!女人,不要再抖了!」她哆嗦得他好煩躁!

  「我……對不起。」路棠婭咬唇,幾乎要哭了出來。

  雷少霆根本不知道自己現在的表情有多可怕,他的眼神不耐而晦澀,令他像一頭被激怒的野獸。

  對路棠婭來說,過分高大的身軀散發著一種強烈而危險的氣場。他緩緩收攏撐在門上的五指,握成個拳頭,深吸口氣之後他決定放棄和這個女人廢話了。

  他收手,轉身走到床上躺下,「過來。」

  路棠婭揪緊了浴袍,但還是乖乖的走過去,卻在他幾步之外停下來。

  雷少霆身穿著與她款式一樣的男士浴袍,腰帶鬆鬆的繫著,因為大剌剌的半躺著而散開,露出大片肌肉糾結的性感胸膛。

  路棠婭始終不敢抬眼,睫毛顫抖得厲害,雷少霆看她那樣子就感覺更加生氣,只覺得胸口和小腹都熱得厲害。

  「我身上有刺?再過來點。」

  「……」路棠婭幾乎將唇咬破,但還是沒有拒絕他的要求。

  「磨蹭!」雷少霆抱怨了一聲,猛地伸手撈住了她的細腰,往自己懷裡用力一拽!

  路棠婭驚喘了一聲,天旋地轉之後發現自己已經被那個強壯的男人壓在了身下,心撲通撲通的跳得飛快,砸得她心口發慌。

  「雷……雷……」

  「叫我少爺。」雷少霆沉著臉說。

  「是……少爺。」路棠婭戰戰兢兢的說。

  「有經驗嗎?」雷少霆的眉頭始終沒有舒展,一隻大手在路棠婭身上來回摸索。

  年輕女人的胴體逐漸從寬鬆的浴袍中暴露出來,那雙抓著衣襟的小手早已被雷少霆拂開,嬌嫩如凝脂的肌膚呈現在視野當中,飽滿的酥胸露出了大半,他幾乎可以看到那曖昧誘人的粉色乳暈。雷少霆呼吸一緊,伸手將她的浴袍全部扯開!

  路棠婭又喘了一聲,下意識的護住胸口,語不成聲,「少爺……我、我沒……沒…

  …」話還沒說完,男人熾熱的薄唇就已經重重的壓了下來,這一次遠比婚禮時要熱烈的多,雷少霆幾乎含住了路棠婭的整張小嘴,讓她有種自己要被他吞下去的恐怖錯覺。

  「唔……嗚……」路棠婭掙扎,難受的嗚咽。

  雷少霆捏著她的下巴,放肆的吻了個夠,直到路棠婭幾乎窒息時才鬆口,但仍是意猶未盡的啃咬著她紅腫的唇,「你是第一次?」其實一開始他並沒有打算要這麼快就把她吃掉,不過見過本人之後,他詭異的被她勾起了慾望,幾乎想要在婚禮當場就要了她。

  路棠婭被吻得大腦缺氧,只是點了點頭。

  雷少霆咬著她的唇,惡劣的微微拉起,然後一鬆口,看到那水潤的唇在輕顫。

  他胸口脹痛,熾熱的大掌沿著她玲瓏曼妙的曲線來回愛撫,燙得路棠婭止不住的顫抖,不停扭動掙扎,想要擺脫那邪惡大手所帶給她的奇怪感覺。

  「躲什麼,不是很舒服?」

  「不……」路棠婭咬唇,被他摸得好難受。

  「老實點,因為你是第一次才這樣的。」雷少霆按住她掙扎的嬌軀,「真是的,從來沒有人覺得不舒服。」他一手摟住路棠婭的腰,將她平坦緊繃的小腹緊緊地貼向自己,另一隻手則按住她的後腦,長舌霸道的伸入。

  女人柔軟的身體幾乎癱在他的懷中,在他黝黑堅硬的肌肉之下,更顯得嬌小白皙。雷少霆呼吸有些急促,大掌捧住她渾圓的雪乳,輕輕揉捏,而後將那小巧紅潤的乳尖含住,吸吮勾弄,然後重重的抬頭鬆口,看著那酥胸在自己手中顫抖。

  他開始近乎粗魯地「吃」她的雙乳。

  路棠婭哪裡被人這樣對待過,只覺得渾身酥軟,呼吸困難,無意識的嬌吟斷斷續續的逸出。她不敢推開雷少霆,她知道這是自己在盡妻子的職責,雷夫人對她有恩,她所能做的報答也就只有將自己獻出去……可是她沒有經驗,根本不知道遇到這種情況該怎麼辦……

  伏在她身上的男人在一點點的向下滑,將熾熱的吻烙在她身上的每一處。

  路棠婭的身體開始泛紅,雙頰更是紅似火燒,一雙眼睛水氣迷離,紅潤的唇無助的張開,想叫又叫不出來。

  雷少霆被她帶著哭音的嬌喘,折磨得慾火中燒,撩開浴袍把自己賁張的灼熱塞到她的小手裡,按著她的手套弄了幾下,「來,給我弄。」然後長臂一伸,霸道的探進被路棠婭的雙腿護住的禁地。

  路棠婭嚇得睜開水潤的雙眸,無助的看著雷少霆。

  他抿唇,因為忍著脹痛的慾望,所以英俊的面容變得有些扭曲。

  路棠婭以為他討厭自己的反應,所以在他的手指硬生生的擠入自己的私處時,即使疼得要死也沒有喊出聲來,只是咬著唇忍著,潮紅的身軀在微微發抖……這一次看到她膽怯隱忍的樣子,雷少霆終於覺得心頭有些發軟了,「疼?」

  「不……不疼。」路棠婭聲音都抖了。

  「放輕鬆。」雷少霆硬聲硬氣的安撫她。

  「嗯……」路棠婭乖乖的點了點頭。

  他的長指熟稔的勾弄揉搓,引得路棠婭一陣陣戰慄,雙腿之間已然是一片濕熱。陌生又強烈的快感令她彷徨無助,下意識地抓住了手中握著的「救命稻草」。雷少霆只覺得自己的堅挺被她抓得緊緊的,她的手心柔軟而溫熱,即便不動,也叫他差點射出來。

  雷少霆咬緊了牙根,「老天,你真有天分……」

  路棠婭只覺得頭皮一陣一陣的發麻,另一隻手「啪」的一聲拍到雷少霆的背脊上,「少爺……輕點,求你……輕點。」

  她難耐的收攏五指,軟綿綿的在雷少霆寬厚的背脊上撓來撓去。

  「不舒服嗎?」

  「不……不是……」

  「那麼很舒服?」

  「啊……我不知道……」

  「誠實一點,你都濕透了……哦,不要捏,要射出來了。」雷少霆皺眉,輕輕的撥開她的小手,將濕潤的指從她的花穴中抽出,轉而塞入她的櫻桃小口裡,放肆的攪弄她的小舌,害得她幾乎把口水流出來。

  他俯身下來,滾燙的氣息包住了她敏感的耳垂,「我要進去了。」

  路棠婭如蟬翼般的睫毛顫了顫,緩緩睜開迷茫的眼,似乎還不明白他的意思。

  =

  在她看似不諳世事的目光中,雷少霆重重的刺了進去!她的花穴因為驚訝和疼痛而驟縮,害得雷少霆大聲的呻吟了一聲……見鬼,這女人是妖精嗎?他和身下的女人一樣連連抽氣,只是一個是爽的,一個是疼的。

  路棠婭疼得有吸氣沒呼氣,兩隻小手無助的揪住了身下的床單。

  雷少霆微喘著,呼吸變得更加滾燙,眼神也是。他伸手握住路棠婭的腰,精蟲沖腦,也不管路棠婭會不會疼,不管一切的開始在她體內放肆馳騁。路棠婭覺得下體撕裂一樣的疼,殷紅的血絲染上了白皙細嫩的大腿,她疼得渾身顫抖,偶爾會忍不住痛得呻吟出聲。

  體內粗硬的男根太過龐大,太過滾燙,令路棠婭覺得自己會痛得死掉。

  她雙眼發黑,只能看到黝黑的胸膛在自己身上起起伏伏,男人銷魂的低吼迴盪在耳邊,大床在吱呀吱呀的響,她被頂的上下晃動,感覺自己已經快被推到床頭了……好痛……又痛又脹,她覺得自己快被撕裂了……她喘了幾下,竟是昏厥了過去。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thx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 www.happyfunnyland.com ☆☆

TOP

great!!!

TOP

tks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TOP

内容好

TOP

Thx

TOP

Thx

TOP

3Q

TOP

謝謝

TOP

多謝分享~~~~
多謝分享~~~~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