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簡薰《憐夫人》[好個下堂妻之一]


出版日期:2013-02-05



穿越前:她是萬事都能不在意,但一定要吃好東西的小資女
穿越後:她是因殘害子嗣而被休離的惡毒妻子
穿越後目標:當個被少爺寵愛、好吃好睡的通房丫頭
也不曉得自己前世造了什麼孽,一場地震居然把她震回古代,
讓她從單身女子變成惡毒下堂妻,還差點因病而亡,
處境可說是要多慘有多慘,怎麼看怎麼可憐,
幸好她還有一個表姨可以依靠,讓她穿越後的慌張少了一些,
向管家求情后,她正式在蘇府待了下來,做個小小丫鬟,
她每天辛勤工作,就是為了能夠存些積蓄,好替未來做準備,
如此就算無法回到現代,也能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安身立命,
想不到蘇二少一出現,不但把她的如意算盤完全打亂,
看上去更有想把她納入他少爺的生涯規劃範疇內的打算啊,
明知她對吃沒有抵抗力,還整天以吃吃喝喝換取她的好感,
甚至當她因為他的關係差點被趕出蘇府時,他出手保下了她,
讓她一顆芳心不受控制的飛向他身上,再也收不回來,
可大概是有人不開心她受盡寵愛、風頭太健,
她被設計跟人歡好,而房裡等著她的男人竟是她前夫?!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第一章
  臘月剛至,東瑞國的京城便已經下起漫天大雪,地上積雪數寸,車馬難行,而在這樣嚴寒的天氣裡,卻有一馬隊緩緩朝城門的方向前進。
  酒樓裡,因為大雪而被迫停留的幾個外地商人奇道,“這天氣,居然有人趕著出城?”
  店小二看了一眼,笑說,“客官有所不知,那是蘇家的馬車。 ”
  “蘇家?”一個胖大商人想了想,“是臨海府的?”
  “是。”
  “那就難怪了。”
  說起蘇家,那還真沒幾人不知道-東瑞國最大的錢莊,便是經營百年的“蘇家錢莊”。
  蘇家除了錢莊,也經營當舖,珍玩,總之,都是流動錢脈,不管是高官富商,還是販夫走卒,幾乎都多少會打交道,因此說起來,人人都是“喔”的一聲,表示知道,但最近數年要說起蘇家,卻有另一件事情更讓人津津樂道。
  話說蘇家的獨子蘇鴻當年在月老廟對莊知府的庶出千金一見鍾情,原以為憑蘇家富甲天下,又有行善之名,欲娶庶女,應該輕易得允婚事,沒想對方卻一口回絕,原來那庶出千金,見母親經歷多年妻妾爭鬥,總是害怕失寵,因此要求對方與她在佛前立誓,除非她無所出,否則不得納妾,蘇鴻欣然允許,一年後,歡喜迎親。
  莊氏入門後,肚皮倒也爭氣,第一年就生了兒子,沒隔幾年又生了個女兒,兩年後再添一子,兩子命名,蘇金聲,蘇玉振,女兒小名云霞。
  府上有子有女,錢莊生意越做越大,蘇鴻又真的沒有娶妾,就連原本對“不納妾之約”頗有意見的公婆,都覺得這媳婦旺夫,開始真接納,臨海府多少夫人都羨慕莊氏,就連莊氏都覺得自己實在好福氣,雖然嫁的是姊妹們都看不起的商賈,但金聲與玉振都很聰明,雲霞乖巧,重點是丈夫專情又疼愛,實在比那些嫁入官家,與侍妾日鬥夜鬥的姊妹們幸福得多。
  只是沒想到好日子只過了幾年,莊氏命中的劫數就出現了。
  那年,蘇鴻帶著莊氏跟三個孩子上京,除了訪友之外,還準備在京城開錢莊的分鋪,隨行數輛大車,裝的都是臨海府的貴重茶葉,絲絹,玉器,七巧箱等各種珍奇藝品,預備結交之用,沒想到車夫竟跟外人勾結,埋伏山路中途打劫,混亂之中,五歲的蘇玉振失?,從此下落不明。
  一行人留下一半在原地找,蘇鴻則帶著幾個下人,好不容易走到了縣府求助,可那縣官見他們一行人衣衫破爛,只是推託,沒辦法,又走了數日,終於到了最近的一間錢莊分鋪,梳洗乾淨後,也不求官了,直接請了當地有名的保鏢跟武師快馬回去搜山,可一來一回耽擱數日,自然是再也找不到了。
  此後匆匆多年過去。
  金聲娶妻,雲霞嫁人,不知不覺,府中又有了小娃娃,孫兒們圍在腿邊喊祖父祖母的樣子,真是說不出的可愛,即便如此,蘇鴻與莊氏卻還是對小兒子沒有死心,始終不放棄尋找-大概天可憐見,真的讓夫妻倆尋到失?已久的兒子,算算距離那山中劫難,正好十年。
  能找回這小兒子,說來也是機緣。
  金聲的正妻元氏因為成親五年,卻無一兒半女,便上山求佛,在路上偶遇一騎馬少年,五官肖足了婆婆莊氏,元氏原本只覺得有趣,後來那少年開口到路旁茶舖問路,聲音居然跟自己丈夫有七成像,元氏正自驚駭,腦海突然閃過曾聽得丈夫說起二弟年幼失?的事情。
  她心中忖思丈夫與公公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五官,但據說小叔卻貌似婆婆,這此刻正在系馬的少年,看來是十四、五歲,如果小叔還在府裡,應該也就這般年紀。
  見那少年已經係好馬匹,便要踏上通往寺廟的石階,元氏連忙出聲喊,“公子,請留步。”
  隨行的丫頭見一向端莊的少夫人當街喊一年輕男子,臉上莫不出現驚訝神情,只見元氏低聲吩咐女武師,“快馬回錢莊,請少爺過來。”
  那女武師也不多問,翻身上馬,轉眼絕塵而去。
  怕少年離開,元氏連忙向前一揖,“女子夫家姓蘇,敢問公子貴姓?”
  少年笑了笑,“夫人何以要問我姓氏?”
  元氏躊躇。
  “既不願說明,請容告辭。”
  元氏見少年要離去,只好說,“我小叔失?多年,見公子的相貌與翁姑相似,因此相詢,若有失禮之處,還請多擔待。”
  見那少年猶豫,神色不再像剛才說要告辭那樣乾脆,元氏心中有數,這少年肯定沒有家人。
  半個時辰後,蘇金聲策馬而來-那女武師除了說夫人請他盡快前往,又多說了一句,那廟門石階下有個少年,長得與老夫人十分相像。
  他一見少年,驚訝自然不在話下。
  這人是玉振沒錯,絕對是。
  除了 ??跟娘極像的相貌,他的左額有道疤-玉振 ??正在學走路時,一次跌倒撞傷,血流如注,好不容易才止住血,卻留下這個疤痕。
  失散時,玉振才五歲,現在都這麼大了……
  蘇金聲心情激動,但見少年的表情始終陌生,難掩失望,“玉振,你不記得大哥了?”
  少年聞言,皺眉,從懷裡掏出一個東西,然後慢慢打開掌心。
  那是一塊通體晶瑩的玉佩,上面刻著「金聲”二字-蘇金聲八歲上下,祖父偶然得到一塊冰晶玉,便命工匠刻了兩個孫子的名字,當時還不識字的蘇玉振看到了,硬是要哥哥那一塊,蘇金聲大了弟弟六歲,又怎麼可能跟他搶這種玩意,於是兄弟的玉佩便顛倒戴了。
  及至後來,為了不讓爺爺奶奶,以及母親觸景傷情,那塊刻了“玉振”的玉佩就一直放在蘇金聲房中的抽斗中……就這樣,蘇玉振終於在十五歲那年認祖歸宗。
  蘇鴻跟莊氏自是喜心翻倒,這孩子不但額有舊疤,懷有玉佩,手臂上的胎記也是一樣的,絕對是玉振沒錯。
  他說,當時滾落山坡,昏昏沉沉之間,只感覺有人抱起他,醒來已經在一處醫館裡,傷處無數,大夫說是一位道士送他來的,已經預付了診金,約定好一個月後來接他。
  蘇鴻與莊氏對孩子十分保護,從來沒想過哪日孩子會不見,因此未曾要他記得自己住哪,五歲的蘇玉振醒來之後,當然也就一問三不知了。
  偏偏身上的玉佩寫的又是“ ??金聲”,他們遊遍東瑞國,也沒聽聞哪個大戶人家在找一個“金聲”,老道士說,能做的都做了,也算仁至義盡,他接下來要去南璘國,問他要跟呢,還是給他安排個農家住下,蘇玉振想也不想就說,要跟。
  於是兩人師徒相稱,一路遊歷。
  前陣子,老道士在北虞國偶然發現一種古書上才有記載的奇花,但又不是太確定,要他送信到臨海府的佛寺相詢主持,才有了後來與元氏的巧遇。
  蘇鴻與莊氏對這失而復得的孩子,自然是比起幼時更加寵愛,見他不愛讀書,只喜遊歷,便想,以蘇家之富,就算是個庸才,也一生衣食無憂,因此不欲勉強他,待偶然聽他說起經商之道,居然句句有理,蘇鴻是又驚又喜,問他何以得知,他只說十年遊歷,勝讀萬卷,蘇家錢莊與當舖在他的建議下,做了些改變,生意果然蒸蒸日上。
  要說有什麼美中不足的,就是蘇玉振或許因從小在外,個性不比兄長穩重不說,還有些貪玩,已經二十歲了,卻不娶妻,春日遊湖,夏日策馬,秋日便去棋莊下棋,至於花街,誰不知道蘇家二少給賞錢最大方,各家頭牌都是他相好的姑娘。
  蘇金聲有妻有妾,兒女成群,幾次想給弟弟娶親,介紹名門淑女,都被婉拒,只說自己在外久了,喜歡外向的姑娘,大家閨秀又假又悶,他可伺候不來,如果要娶,他比較想娶明月樓的白玉姑娘,或者美人閣的仙音姑娘,白玉容貌嬌媚,仙音活潑可愛,有妻如此,才叫人生,不過爹娘大概不會答應。
  蘇鴻跟莊氏自然是不許煙花女子進門,但如此一來,也不好逼他成親,於是就變成這樣,到二十歲還未婚配,至於傳宗接代,反正金聲已經有三子四女,已可對祖宗交代,至於玉振,什麼也不求了,他平安就好。
  大戶人家,最麻煩的就是家業分配,幸好,蘇金聲對弟弟很是照顧,蘇玉振又對錢財不是很在意,也因此省掉不少大戶人家會有的爭執。
  這幾年,蘇鴻已經將庫房鑰匙交由蘇金聲管理,而前往各分鋪對帳核實,則由蘇玉振負責-曾經有分鋪掌櫃欺他年幼,不但不願意交出帳本,還出言不遜,蘇玉振當場便趕他出去,接下來數日,親自坐鎮錢莊,半個月後,他大膽的升了一個三十餘歲的記事做掌櫃,那記事自然是又驚又喜,直說一定會好好工作,報答二少爺。
  記事說到做到,一年後,那分舖的存銀果然增加了不少,自此之後,沒人再敢小看這位二少爺。
  時至今日,東瑞國的商賈或多或少都聽過蘇家的事。
  蘇金聲沉著穩重,蘇玉振膽大心細。
  眼見那幾輛紫檀馬車在雪中慢慢不見,那胖大商人半讚歎,半羨慕的說:“果然是兄弟同心,其利斷金啊。”
  一早,蘇家那扇厚重的朱漆銅環大門便已經打開,一個小廝撐著傘,在大雪紛飛中朝官道 ??的方向看著,一個多時辰後,終於看到蘇家的紫檀馬車。
  那小廝立刻朝大廳跑去,“二少爺回來啦。”
  於是,當蘇玉振下馬車時,看到的就是蘇鴻,莊氏,還有嫂子元氏,及大哥的幾個小妾在門口等他的盛況。
  父母是愛他之情,幾位嫂子們大概是看公婆都出來了,自己當然不能端坐屋中,於是趕緊也跟出來。
  可看這雪大的……
  “爹,娘,都說了,以後不要出來等我。”
  莊氏完全不管他這話,拉過手就看,見他氣色極佳,這才滿意-大概是掉過一次兒子的關係,所以他每年兩回出去查帳時,她總還是掛念,早看到一刻也是好的,蘇鴻也是一般心思,才會夫妻倆同在門口等。
  “餓不餓?”
  “太餓了,外面的東西可沒家裡好吃。”
  蘇玉振其實沒那樣餓,但他知道這樣說母親會很開心-莊氏一直覺得當初是自己沒在馬車翻覆時抱緊他,才會讓他滾落山坡,在外吃苦十年,也因此只要他顯得有需求,她都會很高興。
  莊氏聽他說餓,果然笑了,“是吧,自己家裡的東西才好,鄭嫂,讓廚娘趕緊開飯上來,唉,不行,我親自去看看,不要油又多加了,這小子不喜歡太油的菜。”
  蘇玉振看母親急匆匆的背影,笑了笑,跟蘇鴻一面聊天,一面偕同幾位嫂子走入大廳。
  午飯自是和樂融融。
  蘇玉振天性外向,跟父兄全然不同,因此不過短短幾年,他便跟東瑞國能來往的官家商賈都有交情了,他以前多有遊歷,北虞國,西延國,南璘國都有朋友,常請他們捎些有趣的玩意兒作為結交之物,生性老實的蘇鴻原本不知道這要幹麼,但這幾年,錢莊的存銀真的多了不少。
  “我捏準那些人的性子,投其所好的送禮物上門,東西價錢雖然不高,但重點是東瑞國買不到,他們必定心癢,待我送上名帖,自然歡迎上門,蘇家的紫檀馬車這樣好認,一出一入總有人瞧見,人家會想,原來連天下茶莊都跟我們有來往,喔,上官知府也跟我們有來往,這話一傳開,錢莊就成了安心保證,要存銀,自然就會想到我們了,那要藉銀,自然也是我們。”
  蘇鴻聽得瞠目結舌,他老實做了一輩子生意,從來沒想過這種方法,“這,這誰教你的?”
  “有年春天,我跟師傅去南璘國時,看到各家千金搶著要買某間絲綢莊的布,覺得奇怪,所以問了一下,這才知道原來當地官家夫人的新衣服就是在這間綢緞莊裁制,姑娘們覺得連官家夫人都在用的,必定是好的,可是她們不知道,官家夫人身上的布,其實是老闆所贈,可不是她指定要買的。”
  蘇鴻想了想,懂了,是聯想。
  父子又聊了一些當舖的事情,一旁的莊氏不滿,“玉振才剛回來,先讓他休息休息,這些事情明天再說吧。”
  蘇鴻知道溫順的妻子一旦說起小兒子,那就完全沒得商量,笑說,“你娘生氣了,過幾天再說。”
  “對了,娘,我這次出去,有件襖子給門勾破了,再給我做一件吧。”
  莊氏被他轉移了注意力,笑咪咪說,“張老闆昨天才請人來說,進了幾張狐狸皮,我讓他拿過來挑挑?”
  “我一個大男人挑皮料像什麼話,娘幫我挑就好。”
  吃完了午飯,又陪爹娘喝了茶,下人來報,說二少爺房間已經放好暖石,蘇玉振才在莊氏的催促下,回房小歇。
  蘇玉振一覺醒來,覺得有點口渴,天寒,桌子上的茶早已經冰涼,轉身穿了襖子跟披風,便往耳房走去。
  耳房旁的灶子上果然溫著茶,正要伸手拿壺,卻聽見福嬸的聲音,“哎,二少爺,您這是做什麼呢,這種事情讓下人來就好,怎麼自己倒茶喝。”
  蘇玉振笑了笑,“沒關係。”
  雖然是富貴人家出身,但懂事以來日子卻不是太富貴,他師傅又是個安貧樂道的,因此他也不覺得給自己倒茶有什麼,何況他住的這松竹院,別說主屋跟耳房外有迴廊相通,就連耳房連接的小灶也都有小頂帳,即便雪大,也落不著身上。
  但福嬸可不這麼想。
  福嬸是家生子,忠心耿耿不說,下面還有四、五個丫頭專門打理這院子,這麼多人卻讓二少爺自己來小灶倒熱茶,這傳出去,還能聽嗎?
  “少爺,外面雪大……”
  “福嬸,那丫頭是誰?我怎麼沒見過?”
  福嬸就著自家少爺的目光看過去,就見一丫頭雙手捧著書,從另一邊的抄手遊廊朝垂花門的方向走去。
  沒有髮型可言,當然也沒有髮飾,身上穿的是一件舊襖子,走路一蹦一跳……福嬸陪笑,“二少爺,這丫頭是最近三個月才來的,腦子有時候會犯傻,您多擔待。”
  他是霜降過後才出的門,這麼說來,這丫頭是他出門未久便進來的。
  “大管家這麼精,怎麼會收個傻丫頭?”
  “這個……這個是有原因的。”
  “喔?說來聽聽。”
  福嬸知道二少爺雖然看起來漫不經心,但卻十分精明,不敢隱瞞,“這丫頭是陳嫂一個遠親,成親好幾年都生不出孩子,夫家已經對她很寬容,沒想到她竟然因為嫉妒三房小妾再度有孕,推了對方,幸好她丈夫剛好經過,趕緊差人請了大夫,否則不堪設想,不過這樣一來,當然是容不得她留下了。”
  蘇玉振點了點頭,原來是下堂妻啊,還是因爭寵而被休離的下堂妻。
  妻妾成群固然挺不錯,就這點麻煩。
  就如嫂子元氏人挺好,但至今膝下無子,總是難掩煩憂,大哥對她也不是很上心,幸好爹娘力挺這媳婦,那些小妾才不敢放肆。
  一心想當主母的小妾他也不是沒見過,深宅大院,小妾對丈夫來說 ??是解語花,對元配來說那可能是黃鼠狼。
  “做出這種事情,夫家自然容她不得,當天便寫了休書,連東西都不讓收拾就趕她出門,她無處可去,只能回娘家,不過她兄嫂也狠,說她心腸歹毒,有辱門風,也不管外面下著大雨,硬是不願讓她進門,把她擋在門外。”
  蘇玉振想,這女人要是真如此歹毒,應該容不得“三房”小妾,何況是“再度”有孕,還那麼剛好就讓丈夫撞見,事情只怕另有蹊蹺。
  “她娘跟陳嫂是表姊妹,以前也常有往來,這丫頭便來投靠陳嫂,還沒請示大管家呢,就病了一場,大管家知道她推了小妾,覺得心腸不好,不能留,原本是打算等她病好就把她送走,可誰知道她雖然醒了,卻傻掉了,也不認得人,連衣服要扣左襟還是右襟都搞不清楚,還一直問這是哪,自己是誰,中間又昏了一次,醒來後有好半天都不說話,大夫說大概是被休刺激過度,加上病了,才會這樣,因此大家對她有時說話、舉止少了規矩,也就較寬容些了。”
  “所以她對以前的事情全部不記得了?”
  “是啊,第一天下床,連鞋子怎麼穿都不知道,陳嫂也是看著她長大的,見好好一個孩子變成這樣,就跟大管家求情,就算她以前不好,現在也不記得了,現在夫家不要,娘家不容,沒地方去太可憐,她現在都傻了,不會有那些心思,不如讓她跟自己一起洗衣服。”
  “以前是元配的話,洗衣服這種事情幹不來吧?”
  福嬸笑說,“那可不,只是說來也巧了,她留下來後沒多久,剛好阿忠的娘生病,他回鄉下探病,書庫沒人打理,這也不要緊,沒想到幾位孫少爺跑去玩,架子弄倒好幾個,書散了一地,這下可不能不管了,也不知道她從哪聽來這件事情,自告奮勇去找大管家,說她有辦法,大管家原本以為她病糊塗了,連衣服都洗不好,哪可能識字呢,沒想到她當場背起經書,倒是嚇了大管家一跳,過幾天,她還真把書庫收拾妥當,書一本一本都放得好好的,阿忠以前是照筆劃排,這丫頭倒不一樣,不知道是按照什麼排的,只有她一個人知道。”
  蘇玉振一笑,“該不會是亂排一通吧?”
  “那倒不會,大管家親自試過,跟她說了書名,她馬上知道是放在哪個架子,立刻抽出來,看著一時半刻也找不到人打理書庫,便讓她住在書庫的耳房,就負責打掃跟整理,又讓她初一十五去市集轉轉,有什麼有趣的本子便買回來。”
  蘇家四代經商,生意做大了,自然想要有些文人氣,書庫藏書萬卷,整理起來並不容易,何況福嬸說了,那丫頭是從頭到尾全部重新改過,可見的確有點本事。
  “這樣看來還挺能幹的。”
  “是還不壞,就是性子有點奇怪。”福嬸笑說,“明明也嫁過人,但卻不會針線,有過翁姑,卻不會奉茶,識得的字是不少,但寫出來的字卻奇醜無比,不過人倒是好相處,也聽話,之前老夫人吩咐了,等二少爺回府,要她記得每天去少爺書房的案頭看看,如果您沒翻的書,就拿回大書庫,若是有興趣的,讓她再找找有沒有差不多的給放上去,給二少爺打發時間,剛剛大概是換書來的。”
  “你剛剛說,她都住在書庫耳房?”
  “是。”
  當天色暗下,蘇玉振換上黑色披風,撐著傘,朝書庫走去。
  那丫頭實在太像一個人了,雖然只是遠遠的一眼,但他還是瞬間想起了記憶裡的那個身影。
  他沒辦法裝作不知道,覺得自己一定要去看一看。
  書院耳房中的燈亮著。
  他走過去,敲了敲門。
  “晴兒,你來得真快,我也才剛回來呢。”
  門呀的一聲從裡面開了,女子一手開門,一手拿著塊餅咬著,也沒仔細看來人,又回桌子上翻找,“最近事情多,我只折了一些,你回頭跟吳姨娘說……”
  “我不是晴兒。”
  那女子轉過頭,一見是個陌生人,張大嘴巴,吃了一半的餅從嘴裡掉下來,“你……你……你誰啊。”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想知道其他三位好朋友穿越後各自遇到怎樣的天場良緣,請看一一合萱花園系列1806好個下堂妻之《香夫人》。
  簡瓔花園系列1807好個下堂妻之《惜夫人》。
  害秋花園系列1808好個下堂妻之《玉夫人》。




    ☆☆ www.happyfunnyland.com ☆☆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後記
新年快樂簡熏

  先祝大家新年快樂。
  然後來說「好個下堂妻」的秘辛--據我所知,金萱至少改了三次稿事情是這樣開始的。話說這一本書我跟萱是同一天完稿,於是有了以下這一番很固的對話:
  我:對了,跟你們說喔,我的女主角改名字叫做朱夏蓮。
  萱:那我這邊也改一下 ??。
  於是萱就消失了,改稿子去。
  瓔:幹麼改啊?
  我:童妍憐很拗口啊。(注:這套書的楔子是簡瓔寫的,四個女主角的名字也都是她取的)瓔:可是我們是憐香惜玉耶,你把憐改成蓮,這樣不整齊。
  我:哎?我打錯字了,是改成,朱夏憐啦」這時候萱剛好改完,一看到頓時傻眼一一萱:我才剛弄好耶!
  我:是朱夏憐,憐,古代跟現代都是,我有記得要保持隊形。
  於是萱又消失了,再度去改。
  理:但你這樣不對耶,我們在古代都是什麼兒,什麼兒,只有你一個叫做朱夏憐,你應該叫做朱憐兒。
  我:可是,我的古今名字要一樣才行,劇情需要。
  褒:但你這樣很怪。
  我:……嗯,好,我知道了,我的女主改叫夏憐兒好了,古今都同名,這樣就沒問題了,符合古代需要,又保持整齊。
  這時候萱二度改槁回來,再度傻眼。
  萱:怎麼又改了啦?(掀桌圖)
  我:因為不整齊啊。
  吼吼吼!
  金萱丟了一個血濺螢幕的熊貓,三度去改名字。以上就是金萱改稿三次的內幕……




    ☆☆?? www.happyfunnyland.com ??☆☆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謝謝

TOP

gd

TOP

TOP

謝謝分享

TOP

謝謝分享

TOP

謝謝分享
夏天

TOP

Thanks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