貞子《將軍請休妻》


出版日期:2013年12月27日




身爲八卦報社的記者,她跑起新聞向來使命必達
不料這回跟拍對象竟跟到山谷底下,就這樣嗝屁了!
算她倒楣!接下來她不是應該投胎重新做人
怎麽卻是被丟到古代「借屍還魂」咧?
幸好她早就練就一身處變不驚的好本事
故意裝聾作啞了三天三夜,聽說了一堆的閑話後
終于搞清楚自己現在的身分是將軍不要的老婆──
棄婦聽起來不太光彩,但將軍大人不愛她正好
她壓根就不想跟個不認識的男人當夫妻!
沒想到事情完全不是她想的那麽簡單
名義上的公婆爲了「優生學」,竟然使出下藥奧步
讓她和長得跟頭熊沒兩樣的他抱在一起滾床單
而同樣身爲受害者的豬哥將軍也不知吃錯啥藥
原本成天嚷著要休了她,卻突然轉性子纏著她不放
在這裏她沒錢又沒勢,腳下踩的是別人家的地盤
還被這個有錢有勢還有厚臉皮的男人纏上了
這下她不想認栽都不行……


第一章

聽說,這裏是濋渭國國都天京城,是皇帝跟重臣住的地方。

聽說,有了現在的皇帝跟重臣,濋渭國才能推翻前朝暴君,走過民不聊生的困境,舉國上下現在可謂國泰民安,風調雨順。

聽說,在這種國泰民安,風調雨順的太平盛世,理應住在國都的護國大將軍諸葛鳴卻是放著京城裏舒服的將軍府不住,一個人東奔西走在各個駐守地,輾轉度過三年寒暑。

聽說,三年裏,他當真數過家門而不入,哪怕是逢年過節也一樣,彷佛將軍府裏住著什麽蛇蠍猛獸──這,天京城裏人人都知曉就是三年前住進他家的小妻子柳菲。

聽說,柳菲是將軍的爹娘爲他招來的娃娃親,家住南都雲城,跟曆代定居北方蜀城的諸葛家如何變成世交的原由已經不可考,總之兩家關系匪淺,可惜柳菲的父母死得早,十歲就舉目無親,將軍爹娘都是個性直爽的老實人,非但沒有藉此悔了這門親事,反而特地托雲城的友人將她當成親生女兒般好生教養著,盤算一等她及笄之年,就立刻用八人大轎風風光光將她娶進門,好給一脈單傳的家族生子添丁。

五年過去,柳菲果真出落得亭亭玉立,琴棋書畫無一不精,可說是當今難得的才女,完全符合兩老的期待,只可惜他們年方二十二歲的兒子對這堪稱完美的小娘子根本不屑一顧。

于是,就在兩老一相情願訂下的大婚之日,傳說中威風凜凜、萬夫莫敵的少年將軍竟是趁著衆人不注意之時開溜了,徒留花轎上剛剛抵達天京城的小新娘頂著閑言閑語住進將軍府裏那喜氣洋洋、還燃著紅花燭的新房。

這獨守空閨的日子俨然看不到盡頭了,畢竟這落跑新郎倌還不曉得什麽時候才要回家,年紀輕輕的新娘子想必很快就明白自己的處境,說不准她真要守一輩子的活寡哪!此等羞辱豈是常人能受得了的?也難怪守了三年就郁悶得想不開了──當然這也是聽說來的。

聽說,這將軍夫人在剛滿十八歲的當天一早就把自己摔進了將軍府的小池塘裏,險險給溺死了,幸好在衆人齊心協力之下沒讓她死成,可惜命還留著,人卻傻了。

「誰說我傻了?」銅鏡裏的美目一轉,帶著不滿掃了旁人一眼。

這旁人就是兩名丫鬟,一紅一綠,模樣約莫十五六歲,紅的比綠的看上去稍長一些,不過兩張尚帶著一絲稚氣的臉蛋上不約而同都寫著滿滿的驚訝。

因爲她這麽一哼,綠衣服的丫鬟手裏握著的發簪啪地一聲掉在地上,細長的丹鳳眼頓時睜得跟兩顆龍眼似的,嘴巴一張一合卻是半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少少夫人,您您您會說話?」紅衣服的丫鬟抖著聲音發問,顯然是嚇得不輕。

「我我我有嘴巴,怎麽不會說話?」美目又掃過去一眼,這一次帶上了一點好笑,不過卻把旁人的臉蛋給嚇得更白了。

一紅一綠的丫鬟你看我,我看你,又一次很有默契地抽了一口氣,雙雙用著撞鬼的表情瞪著銅鏡裏的嬌顔。

這人真是她們的少夫人嗎?少夫人同她們說話從來都是輕聲細語,神色口氣都找不到一絲起伏的,哪裏會像現在這般說話呀?

兩個小丫頭臉上是滿滿的不確定,心裏也是滿滿的不確定,卻是一句話都不敢吭,只敢瞪著少夫人的後腦杓。

就在她們驚疑不定的注視下,柳菲慢悠悠地從雕刻精致的梳妝台前站起來,轉過身,跟兩名丫鬟面對面。

自溺水那日起,柳菲昏迷了三天三夜,之後又「傻」了三天三夜,這是她醒來後頭一次正眼看人。

由于柳菲深居將軍府邸,甚少人知道這個將軍不要的小妻子不僅生得亭亭玉立,三年過去,她的姿色堪稱閉月羞花,有著令人屏息的美麗,讓這些平常伺候她的丫鬟就算天天看著也不嫌膩。

在她溺水之後,這般驚人的美麗不減半分,唯有身形消瘦了一點,臉色蒼白了一點,可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卻是清亮了不少,活潑靈動,比往日更加生氣盎然,反倒是讓人不敢直視了。

現下兩名丫鬟就被這雙不一樣的眼睛看得紛紛垂下腦袋瓜,以爲她們惹柳菲不高興了。可她們哪裏想得到她們的少夫人的心裏什麽情緒都有,就是沒有不高興。當然,她們更不會想到,她們的少夫人真的溺死了,美麗的皮囊裏住著的是一抹來自遠方的孤魂。

這抹孤魂也叫柳菲,雖然同名同姓,卻是不折不扣的一個現代人。

所謂現代,就是二十一世紀,有電視看,有車子開,還有八卦媒體猖獗的社會,而她這個柳菲正是一個八卦報社的一線記者,而且還是一個二十八歲的單身女郎。

不過這些顯然都已經是過往雲煙,現在她的世界呀除了名字沒變之外,什麽都變了。

一開始她當然是不相信的,還以爲自己在做夢。不過當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不論她睜眼閉眼多少次,發現自己都還是在這個古色古香的地方的時候,她就能肯定自己真是遇上穿越時空這種奇迹了。

不過肯定歸肯定,她還是很震驚的啊!

所以在古代的柳菲被衆人誤以爲傻了的這些天裏,其實是現代的柳菲正在努力消化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想來她的職業病真的很嚴重,都到這種時候了還不忘發揮記者搜集情報的本能,故意裝聾作啞了三天三夜,聽說了一堆的閑話,她終于搞清楚自己現在的身分地位是個將軍的老婆,而且還是將軍不要的老婆。

那不就是棄婦?啧!這兩個字聽起來真是不太光彩,不過這女人長得這麽美,又有丫鬟貼身伺候,日子應該可以過得很舒服才對,所以她想來想去還是挺滿意的。

只是她會遇上這種事情算是報應嗎?想她一個巨星名流聞之色變的狗仔,雖然沒幹什麽殺人放火的事情,不過在她編故事的文筆下受害的倒真是不計其數。可是就像大BOSS說的,他們這是在伸張正義嘛!報導的哪一樁不是真人真事?所以說,老天爺怎麽這麽沒長眼,竟然讓她跟拍偷吃的已婚男星跟到山谷底下,就這樣嗝屁了。

不過真是報應的話,幹嘛又送她來這地方借屍還魂?──啧啧,幸好她多年的記者生涯已經將她磨練得處變不驚,不然心髒再大顆,恐怕還會被這種奇遇給嚇得立刻再死一次哩!

「就不知道再死一次能不能回去?」柳菲摸著下巴喃喃自語,這一句又把剛回過神的兩個丫頭給嚇壞了。

「少夫人!您真的是尋短呀?難道您還想再跳一次池塘嗎?」綠衣服的扯著嗓子叫道,臉色就快綠得跟身上的布料一樣。

「少夫人,您做甚想不開呢?依奴婢看,這等待少爺歸來的日子會有盡頭的,這都三年了,少爺總不能一輩子躲著不見老爺夫人吧?說不准明兒個他就回來了呢!您這麽美麗,心地又好,少爺定不會辜負您的。所以您可千萬別再想不開了呀!」紅衣服的反而是急得滿臉通紅。

「啊?」柳菲心想自己現在的模樣肯定就像個傻子,但她還是把嘴巴張得大大的,眼睛瞪得圓圓的。

她怎麽知道這個身體的主人是不是自殺?不過倒是被這紅衣服的說對了。不管這古代的柳菲是有心還是無意,她這一摔倒真是把癡等夫婿的日子畫下句點了,人都死了還怎麽等?

想來她也真是可憐,十歲就舉目無親,好不容易盼到了嫁人,卻被見都沒見過的丈夫抛棄,不用想也知道她這三年來住在將軍府裏的日子,恐怕沒一刻是快樂的。哪像她,十八歲的時候多麽無憂無慮啊!過去二十八年來她可是全年無休享有老爸老媽跟老哥的疼愛──唉,她想他們了。

可是她真要再死一回嗎?

柳菲看看一紅一綠兩個丫鬟,她們臉上的焦急不是假的,死去的柳菲若是知道了,一定會後悔自己怎麽這麽不小心就這樣離開了。話說回來,靈魂穿越這種事既然會發生,說不定那個苦命的柳菲現在就在哪個時空裏過更好的日子呢!也說不定過沒多久她的靈魂又給送回來這個軀體了,而她這個半路孤魂也能回到自己的時空──唉,還是不想這問題了,且走且看吧!反正她也沒那種本事存心弄死自己,再說,老爸老媽有老哥照顧著,沒什麽好擔心的啦!倒是她自己的處境,可得再弄清楚一些,想想怎麽讓自己在這一世活得如魚得水還比較實際咧!

「咳咳!」柳菲假意地咳了幾聲想集中兩個丫鬟的注意力,後來發現根本沒必要,因爲她們的眼睛都像沾了強力膠一樣緊黏著她不放,顯然是害怕一不注意她們的少夫人又要去尋死尋活。

柳菲被看得極不自在,美麗的眼睛轉了轉才道:「呃,那個……小紅小綠啊……」

才開了個頭,她就說不下去了。

這兩個丫頭怎麽一副哭喪的樣子?

「少夫人,誰是小紅?」紅衣服的苦著臉。

「誰是小綠?」綠衣服的扁著嘴。

「呃,不好意思,我忘了!」她戳戳自己的太陽穴。

「您忘了紅袖了?」紅衣服的臉更苦了。

「您忘了綠衣了?」綠衣服的嘴更扁了。

這兩個丫頭不會是唱雙簧的吧?這麽有默契!

「原來你叫紅袖,你叫綠衣啊?」她的指尖在兩丫頭身上點了點。

「少夫人,原來您還記得?」兩丫頭喜出望外。

「我不記得啊,是你們剛剛自己說的嘛!」柳菲好笑地看著垮下來的兩張臉。

「少夫人,奴婢這就請大夫──」紅袖說著就要衝出房門,柳菲急得一把將她拉回來。

「不用不用,我身體好得很,請什麽大夫?我才不要再喝那種苦不拉叽的藥咧!」說著,柳菲向來美麗非凡的臉蛋立刻皺成一顆肉包子。

「噗哧!」綠衣被她的表情給逗笑了,但是一下子又驚惶地跟紅袖兩人對看。

少夫人真的變得好不一樣啊!──柳菲從她們臉上讀出了這句心聲。

「唉,我要說的就是,我也不知道我落水是不是尋短,因爲我……失憶了。」說完,她不忘重重歎口氣。

她現在終于知道爲什麽穿越主角都要這麽說了,因爲不這麽說,還能怎麽說呀?

「失憶?!」兩丫頭果真是唱雙簧的料,不只說一樣的話,連臉色都一樣白。

「對,失憶,也就是失去了一切記憶,把什麽都忘得一幹二淨的意思!」柳菲兩手一攤,說明她自己也沒轍。

「所以您把我們給忘了?」綠衣問。

「對。」柳菲答。

「您也忘了老爺夫人了嗎?」紅袖又問。

「對。」柳菲再答。

「那少爺呢?」綠衣紅袖一起問。

「我連他長什麽樣都沒見過,就算沒失憶也不認得啊!」柳菲翻了個白眼。

說到這個她可是一點遺憾也沒有。那個落跑將軍不愛她正好,她壓根就不想跟個不認識的男人當夫妻呀!更何況她又長得這麽美,出了這將軍府還怕沒人要嗎?

嘿嘿,老天爺送她來這裏,應該就是要她享受一回衆星拱月的快意滋味吧?

想到這裏,神氣活現的大眼睛就止不住閃著興奮的光芒。

「那少夫人,您記得多少事啊?」紅袖擰著眉心問道。

「什麽都不記得!所以啊──你們知道我的私房錢藏在哪兒嗎?」她壓低聲音,像是怕被小偷給聽去似的小心。

要是有了足夠的錢,她決定今晚就要「夜奔」了!

「少夫人,您哪兒有錢藏呀?奴婢只知道您從雲城帶過來的珠寶首飾全交由帳房保管了,又不像我們這般領月俸,所以平時身上連一串銅錢都沒有,哪還有剩的可以藏呢?」據實以告的紅袖完全不知道自己這番話就像一桶冰水,冷不防一把滅了她家少夫人的希望之光。

「什麽?她──我這麽窮啊?」柳菲這下哀號得可響亮了。

口袋空空,她還能快活到哪兒去啊?難道真得待在這裏看人家臉色過日子?

「窮?少夫人您不窮呀!您想買什麽,只要吩咐奴婢一聲,奴婢就去帳房取錢,給您買回來,少夫人您不用怕沒錢用!」這樣說著的綠衣神色看上去有著羨慕。

羨慕個屁啊!

「我要買自由!你能幫我買嗎?」柳菲沒好氣地睨了小丫頭一眼。

「自由?那是什麽東西?很貴嗎?」綠衣愣頭愣腦,一時沒意會過來。

「少夫人,您不會是想要離開這兒吧?」已經猜到柳菲意圖的紅袖立刻垮下臉來。

「我離開有什麽不好?照你們說的,我一進這個家門,你們的少爺就沒回來過了,你們老爺跟夫人不會對我有所埋怨嗎?應該早想把我趕出去了吧!你們將軍既然這麽威風,討個老婆還不容易?幹嘛留我在這裏,逼走自己的兒子?」她對這點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另一方面,她巴不得可以快點拿到一筆可觀的「贍養費」遠走高飛,這樣她才好過她的快活日子嘛!

美眸一轉,柳菲美麗的臉蛋上隱隱透露著期待,可惜她的白日夢還沒做完,木造的房門啪地一聲就被人從外面推開來。

背著光,柳菲愣愣地看著兩座烏漆抹黑的小山迅速朝自己逼近,讓她不由得心中一驚,連連後退,直接跌回梳妝台前的矮凳上。

「媳婦兒!爹從來沒這麽想過呀!」一座小山這麽吼道。

「媳婦兒!娘也沒想要趕你走呀!」另一座小山接著吼。

有點耳鳴的柳菲吞了吞口水,仰著脖子想把兩座山看得清楚一點。

待她定睛一看,這才發現在眼前站著的其實是兩個胖墩墩的老人家,兩鬓花白的圓臉生得慈眉善目,很是親切,就是身形魁梧了一點,連自稱她娘的老太太也比她高壯。

「你們是──」她才來得及說清楚三個字,其余的全被震耳欲聾的吼聲給蓋過去了。

「媳婦兒!你不認得爹啦?」

「媳婦兒!你不認得娘啦?」

「老爺夫人,少夫人說她失去記憶了!」紅袖綠衣竟然也跟著吼。

這個將軍府是怎麽一回事,好好說話不行嗎?

「她們說得對,我失去記憶了。」柳菲掏掏耳朵,終于找回處變不驚的過人本事。

一雙恢複冷靜的眸子看著紅袖綠衣退出房間,好讓他們三人獨處,她也不擔心。

這兩人是將軍的爹娘?那正好!她現在就巴望著他們捧著大把銀子踢她出府啊!

「失去記憶?這病能治嗎?」兩老對看了一眼,丟出的問題讓柳菲聽著都覺得好笑。

不過她沒有笑,只想趕快說服這對公婆再不想要她這媳婦了。

畢竟這將軍府財大勢大,要是沒他們同意她私自開溜,說不定沒兩天就給抓回來了,重點是,她身無分文,能溜到哪去?所以她迅速在腦海裏「蕊好」一份演講稿,軟著嗓子就開始滔滔不絕。

「這病無藥可醫。我真的誰都不認得了,也記不得規矩禮數什麽的,恐怕再當不了你們心目中的好媳婦,倒不如就此解了我跟將軍的婚約,將軍也不會有家歸不得,至于我就算出了府也會好好照顧自己的,你們不必挂心。雖然別離總是有點傷感,不過俗話說得好,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我想我們的緣分可能就到此爲──」

「誰說你不再是我們的好媳婦兒?你聽聽你剛剛說的,天下無什麽來著?」兩座小山竟然隱約打著顫,像是要山崩了。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柳菲幹巴巴地應道。

看著兩眼發光的兩張老臉,她怎麽有種挖坑給自己跳的感覺?

「對呀!就是這個!」老爺子興奮得直笑,他身邊的老夫人也是一樣,甚至還喜孜孜地牽起柳菲的手。

「這個?」他們兩個是吃錯藥了嗎?

「你爹要說的是,什麽都忘光了也不打緊,你肚子裏的墨水還是在啊!隨便說句話都這麽有學問,爹娘就是喜歡你這點,跟咱家那個連自己名字都寫不好的笨兒子一點都不一樣!」將軍的娘這麽哼哼。

「就是說啊!那渾小子說他笨他還不高興!他以爲憑他自己那副德行娶得到像你這麽好的妻子?竟然還躲著不敢見人!」將軍的爹也這麽哼哼。

「其實要解決這件事很簡單,只要我走了,他就會回來了。」柳菲自然是趁機鼓吹兩老放行。

「傻丫頭!你離開了這裏,能走到哪兒去呢?」老夫人心疼地再拍拍她白嫩的小爪子。

「其實盤纏夠的話,走回雲城應該沒問題。」她語帶暗示,可惜沒人聽得懂。

「不行!這樣我們怎麽對得起你的父母?」兩老堅決地搖頭。

你們又不認識我老爸老媽!──柳菲真想應他們這麽一句,不過她當然沒這麽講,只能毫不氣餒地繼續勸說。

「你們就別再爲難你們的兒子了。娶妻當然要娶自己喜歡的對象呀!也許他中意的姑娘比你們想像的還要好呢!說不定這三年裏,他早就跟誰情投意合……」

「那是不可能的事!爹可是派人時刻盯著他的。這三年來,那個渾小子從這個軍營混過那個軍營,成天在男人堆裏打滾,難不成要娶男人?不過你別擔心,爹跟你保證,他只愛女人!」

「我沒擔心這個。」柳菲讪讪地答道。她倒真希望那個將軍愛的是男人。

「說到那個渾小子,打從在娘胎裏就整天施展拳腳,剛學會走就會紮馬步了,腦袋瓜裏除了武功就是一堆稻草,他真要開竅自己找女人,也肯定只能娶個跟他一樣笨的女人,生出笨蛋子孫,這樣我跟你娘怎麽對得起諸葛家的列祖列宗?」老爺子說著就吹胡子瞪眼,像座噴發的火山。

老夫人連連點頭,附和道:「沒錯!你看我跟你爹就知道,我們兩個都沒讀過什麽書,生出來的那只兔崽子當然也不會讀書,成天就舞槍弄棍,像只野猴子似的。當上將軍又怎麽樣?放著像你這麽好的妻子不要就證明他是個笨蛋!」

話落,兩老齊齊搖頭歎氣。

「原來是爲了優生學啊?」柳菲感覺自己的嘴角有點抽。

「什麽是優生學?咱媳婦兒懂得可真多!讀書人就是不一樣啊!」兩張老臉上瞬間寫滿了崇拜,看得柳菲嘴角抽得更厲害了。

「呃,這說來話長,以後有機會我再跟你們解釋。不過就算我滿肚子墨水,一點規矩都不懂,這樣也可以?」

「當然可以!咱將軍府最不用守的就是規矩!這點媳婦兒你盡管放心!」老爺子大拍胸脯挂保證,聽得柳菲滿頭黑線。

最好是啦!算了,這招不行換別招!

「那我現在嗓門變很大?」啧,她是要說她做不來輕聲細語啦!跟這一幫子單蠢的古人講話講太久,害她腦筋都不輪轉了。

「咱一家子嗓門都大啊!」老爺子搔搔頭,顯然不曉得這有什麽好奇怪的。

唉,算她失策。

「媳婦兒,你是不是擔心,你跟過去不一樣,爹娘就會不喜歡你啊?這你放心,我們在你爹娘靈前發過誓,會好好照顧你,就算你傻了也沒關系,更何況你又沒傻!反正啊,你只要健健康康活著就好了,想說什麽就說,想做什麽就做,我們絕對不會嫌棄你的。」老夫人憐惜地看著柳菲。

柳菲嘴角一垮,她就是擔心他們怎麽樣都不會嫌棄她啊!

「對!健健康康的,給爹娘生幾個聰明伶俐的寶貝孫子!」老爺子嘴角都快咧到耳根去了。

切!她要跟誰生啊她……對了!就是這個!

「可我覺得我繼續在這裏住下去,你們的兒子就不肯回來,你們聰明伶俐的寶貝孫子更不知道何年何月才會蹦出來。他三年都能忍,說不定還能再忍個五年、十年。我可不想當諸葛家絕後的罪人,難道你們想?」

「我們怎麽會想?不過媳婦兒你盡管放心,打從你失足落水那日,爹就去信催促那渾小子回家,這下子咱都不必當罪人了。」老爺子拍拍胸脯,胸有成竹。

「如果你寫的信有用,他怎會三年不回家?」柳菲忍不住吐槽,正拍著胸脯的諸葛家老爺立刻被口水噎了一下。

老夫人連忙接口道:「媳婦兒,你真的都給忘啦?從前是你不肯讓我跟你爹逼那個兔崽子回來,說你能等,我們想著你們都還年輕,晚個幾年不算什麽,也就由著他了。但是這一次你險些沒了命,真是把爹娘給嚇壞了,我們現在決定不能再由著那只兔崽子胡來。所以這一次,爹娘用了絕招,他肯定會快馬加鞭趕回來的!」

「絕招?該不會是說我病危了吧?」柳菲挑了挑精致的柳葉眉。

「當然不是!這招用了恐怕他也是無動于衷啊!」老爺子絕對是實話實說,不過這話聽著怎麽就讓人覺得很不爽?

「那不會是說您二老……」

「當然不會!大吉大利!怎能咒自己呢?」老夫人一雙手像在驅邪似的在半空中揮了揮。

「那到底是?」她還真是好奇。

「是什麽不重要啦!反正都只是權宜之計,那渾小子回來最重要!爹娘相信再過不久,你就能給咱們諸葛家生幾個胖娃娃,呵呵呵呵……」老爺子的眼睛一對上老夫人的,兩個年過半百的老人家竟然就開始止不住地傻笑,完全沒注意到柳菲的一臉無奈。

看來要他們給錢放人是不可能了,那好吧,就等那個恨不得跟她切八段的落跑新郎回來,叫他寫封休書一定不困難,等她贍養費拿到手再走也不遲啊!

是說,不知道她那個無緣的丈夫長得怎麽樣?連她這種沈魚落雁的姿色都看不上眼,說不定他自己就是個美男子,天天照鏡子看自己都嫌膩,這種人就算對美貌無感也屬正常。

可看看他兩座山似的爹娘──難道真是歹竹出好筍?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 www.happyfunnyland.com ☆♬☆

TOP

谢谢

TOP

好像不錯看

TOP

Thanks

TOP

内容这也
爱本是泡沫。

TOP

tks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TOP

thx

TOP

good

TOP

THX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thx~~~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