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芯《壞心未婚夫》[再說一次我愛妳之四]


出版日期:2013-12-20



他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她剛大學畢業
猶帶稚氣的容顏已經美艷得教人移不開視線
渾身散發的青澀跟他交往過的女人是截然不同的風情
讓他忘了自己不跟小女孩交往的信條,主動接近她
接下來,他們過了一段相當甜蜜愜意的日子
他生平首次升起了想要就此安定下來的想法
甚至開始盤算如何向她求婚、給她一個驚喜
卻沒想到,等待他的竟是徹頭徹尾的欺騙!
原來,她並不如外表看起來清純簡單
反而心機深沉得連他這個商場老將也自嘆不如
從一開始,她就打算以美麗的外貌勾住他的目光心思
好得到他這個強硬的後台,以鞏固自己的家族企業!
她以自己作餌,聯同孿生兄長算計了他
事後還敢厚著臉皮說全不知情……這真是最大的謊話!
為了報復她,他身邊開始出現一個又一個女人
然而,她不經意流露出的心酸,卻總讓他的心揪緊……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序:紅芯

  本來,這本《壞心未婚夫》有很大機會不能面世。
  最大的原因是古昊書實在太壞了,對待雷佑嘉太過分了,加上阿芯的能力有限,導致整個故事變得一面倒,完全沒有言小該有的甜蜜氛圍,所以差點難產,但在編輯們的努力協助及幫忙下,雷家二小姐的故事終於能夠出版。
  這書的主題是言小世界老生常談的題目:誤會。
  因為一個誤會,加上種種的自以為是,古昊書以極為過分的方式對待雷佑嘉,卻在得知來龍去脈以後懊悔不已。可是那時雷佑嘉的心已經傷透了,根本不願意再繼續守候一段不屬於自己的愛情。
  知悉一切原委的古昊書終於願意承認心底最真實的想法,想挽回這段感情,可是已碎裂的愛戀,到底要怎麼樣才可以修補好呢?這得請各位自行看內文了。
  當然,因為這是美麗的愛情世界,所以當然是大團圚結局啦。
  非常簡單地介紹這個故事,希望大家能翻開內文看看,如果有任何的想法也請告訴我,要是能收到大家的回應,我會高興得飛上天的(笑)。
  這個系列還有一本便會完結,聰明的看倌們,應該猜得到下本故事的主角是誰吧?
  猜不到也沒關系,還請各位留意新書預告,然後將它帶回家吧。
  謝謝!下本書再見!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一章
  機場入境大廳
  剛踏足入境大廳的剎那間,眼前淨是閃個不停的鎂光燈,助理見狀隨即擋於她身前,讓她有半秒鐘的時間戴上墨鏡,只是眼睛已因強光不適極了。
  但面對眾多記者,她還是端起了最美麗的笑容,等待他們爭先發問。
  「雷小姐,對於古先生趁著你在外地出差的時候跟模特兒張香兒到新加坡游玩,請問你有什麼回應?」一名雜志記者問。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雷小姐,為什麼你會一再容忍未婚夫花心的行徑呢?是不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另一名電視台的記者提出尖銳的問題。
  「是不是因為古雷兩家在生意上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所以雷小姐一直啞忍?」這是網路記者的提問。
  「有傳聞指雷小姐也有秘密情人,所以與未婚夫協定各玩各的,是不是有這麼一回事?」
  面對一個比一個尖銳的問題,雷佑嘉臉上的笑容未有半分的減褪,在記者期待的眼神下,她終於開口。
  「記者朋友們,辛苦你們了。」她首先感謝眾人的守候。「事實上我對昊書的行蹤是很清楚的,應該說其實我當時也在新加坡,不過剛好沒有被拍進去。」
  「會這麼巧合嗎?而且雷小姐當時不是身在上海,怎麼可能在新加坡?」記者追問。
  「本來是在上海的,可是昊書說想念我,所以我特地抽出兩天的時間轉飛新加坡,不過也因為太匆忙的關系,有點不舒服,看起來也比較憔悴,所以記者們才認不出我吧。可是這樣也好,我也不想自己那麼難看的一面被拍下。」雷佑嘉臉不紅、氣不喘地撒謊。
  新加坡?當時她正在上海忙得翻天覆地,哪有時間去管他的風流韻事!
  心坎盡管抽痛不已,臉上仍是笑意晏晏。
  「但是他們兩個共進晚餐,親昵得旁若無人,難道是雷小姐默許的嗎?」
  「呵,」她輕笑。「不過是替張小姐拉拉椅子,扶對方起來,這便叫親昵得旁若無人?他這是有紳士風度。而且張小姐當時有點水土不服,既然她是他公司最新的代言人,他好好照顧對方,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吧。」
  記者們面面相覷,盡管想挑起她的怒火,然而她的情緒一直沒有被挑動。
  「雷小姐,那麼秘密情人的傳聞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唉,這個該問你們才對,我也不知是怎麼一回事,突然蹦出這麼一號人物……不如你們告訴我,誰是秘密情人?」雷佑嘉依然笑吟吟地回應。
  可是,她的心早已揪作一團,痛得快要站不穩。
  助理眼尖地發現她的不適,見記者沒有追問下去,他說了聲謝謝後,隨即擋在她身前,護著她走至停車場。
  當豪華轎車開動以後,雷佑嘉摘下墨鏡,痛得冷汗涔涔。
  「佑嘉,胃藥。」助理馮迪文給她遞上了藥丸及一瓶礦泉水。
  「謝謝……」她摀住腹部,有別於剛才的從容自若,此際痛得連話音都氣若游絲。
  她甫從上海回來,便得面對眾多記者的逼問,硬著頭皮替他想藉口,同時強忍不適,笑對記者的詢問。
  他就不會低調一些,別要她這個未婚妻為他善後嗎?
  為了保護彼此所屬的企業的形像,她只能睜眼說瞎話,哪怕她的心已傷痕累累。
  吞下了藥丸,她靠著椅背,拚命深呼吸,想平復痛楚。
  「要不要先去醫院?瞧你痛成這個樣子,搞不好胃病加重了。」馮迪文語氣中滿是關心。
  她的胃部本來就不甚健康,加上多年來經常忙得不可開交,導致飲食不定時,熬壞了身體,可是因為工作需要,她還是常常在世界各地飛來飛去,根本就沒有時間去處理身體的狀況。
  現在甚至要去管未婚夫的緋聞,教她連一秒鐘的放松時間也沒有。
  雷佑嘉偏頭看他一眼,搖了搖頭。「不,先去旭華。」有些事她一定要先處理。
  轎車很快便停於一幢高矗入雲的大廈前,雷佑嘉臉上痛苦的神情在車停下的前一刻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美麗的微笑,絕對不會有人發現她的不適。
  跟在她身後的馮迪文已經習慣了她愛逞強的個性,只是靜默的亦步亦趨。
  因為身分特殊,所以雷佑嘉步進只有寥寥幾人可使用的電梯。隨著數字不斷地跳升,她嘴角的弧度有增無減。
  叮的一聲,電梯門開啟,清脆的高跟鞋聲音迅速惹來秘書的注意。
  「雷、雷小姐。」秘書驚訝得嘴巴大張,快速的站起來,擋在她身前。「古先生不、不在……」
  「不在?」雷佑嘉輕聲重復她的發言。
  「是、是的。」秘書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所以,不如我替你聯絡──」
  「你覺得我沒法子聯絡他?」她笑吟吟地反問。
  「不是的,不過……」秘書本能地瞄了檜木大門一眼,眼神游移。
  雷佑嘉繞過秘書,玉手推開了兩扇木門,對於一對男女肆意親吻的舉動,連眉頭也沒皺一下,反而示意馮迪文留在外邊,後者點頭並關上門。
  她坐在真皮沙發上,優雅地一手支著下巴,美麗的眸子定定地看著沒有因為她的到來而分開的兩人。
  男人明顯地因為她的前來而不悅,卻也沒有結束這一吻。對於主動挑逗他的女人,他從來都不甚抗拒。
  靜默的空間只揚起曖昧的換氣聲,雷佑嘉精雕細琢的容顏掠過一絲晦澀,男人以眼角余光瞥見了,深邃的黑眸滑過難過,快得連他也沒有察覺到。
  「呵……」驀地,她呵笑一聲。「三十六E、二十五、三十五,你的品味變差了,連充填物都照吃不誤嗎?腰間有贅肉,跟我幾天前在上海看見的寵物豬很像,圓滾滾的。可別說憑這種體型也稱得上模特兒,這樣的話我會很失望,我以為你至少會找個跟我同個級數的女人。」
  男人倏地停下了一切動作,被吻得暈頭轉向的女人似乎也聽見了她的批評,迅速地退離,快步離開偌大的辦公室。
  他望向依然維持相同姿勢的雷佑嘉,俊顏閃過一絲厭惡,覺得她臉上無所謂的神情刺眼極了。
  哪有女人可以笑對未婚夫摟著別人的畫面?
  更令他煩躁的是,自己竟然有這種想法,就像剛才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存心要惹怒她,試圖探測他在她心中是否占有任何位置。
  嘖!這哪可能?
  「從上海回來了?」古昊書淡淡地詢問,沒有打算跟她解釋剛才的戲碼。
  「不然你以為現在跟我的靈魂聊天?」她冷笑。
  「下次你進來麻煩敲門。」對她的嘲諷充耳不聞,他並不喜歡她的無禮。
  「我有敲門,是你太忙,聽不見而已。」她皮笑肉不笑地回應。
  「你有?」他輕哼。「算了,你說有便有。」
  她半垂眼簾,半秒以後才道:「下次你跟別人外游的時候,麻煩你低調一點,我可不想每次都得給你善後。」
  「我有請你幫忙嗎?」他冷嗤。「你不喜歡的話,大可以跟媒體說我玩女人玩得很瘋。」
  黑眸往她的方向瞄去,瑰麗小臉上是化妝品也難以掩蓋的疲累。上海那兒的事讓她忙得不可開交,忙得連好好一覺也不行?心微微抽 動了下,胸坎滑過一絲復雜的情緒,他皺起眉頭,頃刻間極想趕她離去。
  她應該回去休息才對!
  「你!」雷佑嘉咬牙,氣不過他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臉。
  她這麼委曲求全是為了誰?就是不想兩家企業的形像受損,更不希望他背上負心漢的稱號。她的苦心,為什麼他不體諒?
  為什麼硬是要認定她跟孿生哥哥是一丘之貉,設計要他認了她這個未婚妻?
  「對了,你不會這麼做。」她的無言讓古昊書唇畔帶有惡意的微笑增大,一股無處宣泄的怒氣令他口不擇言。「因為你舍不得沒了我這個未婚夫。頂著旭華集團總裁未婚妻的頭銜,你怎麼可能放手?不然你當初也不會如此設計我,對不對?」
  六年前,為了鞏固她家萬鈞銀行在業界的地位,他們兄妹二人將念頭動到他身上,而他竟然被她算計了,從此多了一個未婚妻。
  本來他也覺得她是個不錯的對像,打從心底認為就算為了她安定下來亦無不可,滿心歡喜地准備給她來個畢生難忘的求婚場面,想不到他也有看不透的時候,最後得到永不磨滅回憶的人是他。
  她縱然擁有少見的美麗,但她的心機也是世間少有,為求達到目標,她竟然不擇手段。
  「隨你高興怎麼想便怎麼想。」雷佑嘉嘴硬地說。反正就算她怎麼解釋,他都不會聽進去,只會認定她是狡辯。「我只是提醒你,無論如何,在外人眼中出軌的是你,形像受損的人也是你,屆時令公司有損失的會是誰?」
  「呵,就是說你打算以受害者自居?」古昊書唇畔帶有不屑的笑意加深。「好一個心機深沉的女人,只要稍一不如你心意,你便以此作威脅。」
  雷佑嘉不語,對於他長年的誤會,已經不想多費唇舌去解釋,反正任憑她說破嘴,他也不會相信她和他一樣,都是被哥哥算計了,他認定她和哥哥狼狽為奸,堅信她心機深沉。
  既然他都這樣想,她便用盡心機,死命也要將古昊書未婚妻這個光環穩妥地戴住,絕不容許別人覬覦!
  她的沉默,看在古昊書眼中,成了默認。他冷哼,「我沒時間陪你,快點走,別礙著我工作。」
  聞言,她想開口,卻遭一陣敲門聲打斷。
  馮迪文推開門,「佑嘉,剛接到上海那邊來電,想跟你開視訊會議。」
  「嗯,我明白了。」雷佑嘉站起來,看也沒看古昊書一眼,便與馮迪文一道離去。
  古昊書看著兩人並肩的背影,剛拿起筆的他沒有發現握筆的力道有多大,心髒瘋狂地跳動,臉色也變得鐵青。
  還有臉說他的不是?她自己不也養了個男人跟在身邊,形影不離的,看了就教人倒胃口!
  天色漸暗,萬鈞銀行總部偌大的會議室只剩下兩人。
  好不容易結束跟上海公司的冗長會議,雷佑嘉再也按捺不住胃痛,伏在桌面上喘氣。
  她素來吃不慣飛機上提供的餐點,離開機場至今只吃了一顆胃藥、喝了一口水,她的胃部早已翻攪不已。
  「來,熱牛奶。」會議結束後,馮迪文第一時間為她端來一杯熱牛奶。
  「謝謝。」她握住杯子,溫熱的感覺令她呵嘆一聲,痛楚好像稍微減輕了。「等會兒叫外面那些人整理好剛才的重點,我明早要看到。」
  「你應該去醫院做檢查。」馮迪文道。
  「我沒有時間。」她微喘著。因為到上海出差的關系,有太多文件積壓下來,再不處理的話,公司有很多事情都會耽擱。
  「就算沒有時間,你也得去醫院。」馮迪文堅持。「說不定胃潰瘍的情況加重了。我早就說過不要去上海出差,你硬是不聽,更要將兩個星期的工作於十天內完成,你根本就是拿自己的身體作賭注。」
  胃部一陣痙攣,她痛得倒抽一口氣。「你很嘮叨……」
  「看你連說句話都這麼辛苦,還不去醫院嗎?」他拉開椅子。「就為了早點回來見那個人,值得嗎?他還不是跟其他女人鬼混!我都不明白你為什麼會對他那樣子一心一意!」
  兩人在工作上是上司下屬,私底下卻是無所不談的好朋友,連彼此最私密的心事都會跟對方分享。
  「值得嗎?就算你這樣子問我……」雷佑嘉苦笑,眼前仿佛重現中午的畫面。
  自從他們的婚約確立以後,他便視她為洪水猛獸。他帶有鄙夷的眼神教心窩緊緊地揪著,令她痛得快要窒息了!
  「你真是的。」他當然知道她的心意,也清楚她為了維持表面上的和諧是多麼的委曲求全,也因此替她倍感不值。「來吧,去醫院檢查。」他上前拿開杯子,扶她起來。
  「嗯。」漂亮的兩眉擰得死緊,她痛得要依靠他才能勉強站起來。「走慢一點,我跟不上……」
  「知道了。」他扶著她,黑眸中盛滿了擔心。才幾步的路程,她已經走得喘吁吁,可想而知她到底有多痛。「我要開門了喔。」
  她點點頭,在他開門的剎那間,她松開緊握他前臂的手,呼吸回復正常,精致的臉容也沒有流露絲毫的異樣,就連軟嫩的唇瓣也微微上揚,掛著好看的微笑。
  踏著優雅自信的步伐,她率先離開了會議室。
  即使清楚她愛逞強的個性,馮迪文還是有兩秒的怔忡。她這麼辛苦武裝自己又是為了什麼呢?
  不過,這並不難理解。作為銀行界龍頭之一──萬鈞銀行的傳訊部總監,同時也是旭華集團古昊書未婚妻,雷家大小姐的一舉一動自然受到狗仔隊全天候的監視。
  要是稍有差池,大大小小的報章雜志都會以她為封面人物,僅憑數幀照片,為她杜撰形形色色的故事。
  走在前方的雷佑嘉暗地調整呼吸,今天她的胃似乎故意跟她過不去,非逼得她在人前出醜。
  然而她天生個性倔,就不信撐不下去。
  為了家族也好,為了她自己也好,她都必須確保在人前永遠是笑容滿臉、舉止優雅,就算別人以未婚夫的風流韻事試圖打碎她的從容,她都不會如別人所願的展露丁點的狼狽。
  六年的時間,早已讓她練得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好本領。
  這些,都是出自古昊書的訓練。
  即使已有婚約,他還是緋聞不斷,一會兒是紅遍中港台的模特兒,一會兒是電視台力捧的新進女星,又或者是上流社會喪夫不久的美麗寡婦……但凡是女人,他都來者不拒,視她這未婚妻如無物,每每要她面對記者尖銳的詢問,甚至要為他想藉口。
  他們只是朋友;當時她也在場的;那位女明星正好路過,前來打招呼而已……多不勝數的藉口,全都是一些沒有人相信的可笑理由,偏偏都是出自她的嘴巴。
  她其實可以單方面解除婚約,相信他也樂見她主動求去,然後繼續為他的情史增添更多輝煌紀錄,可是……心底依然有著微小的燭光,她對他始終有著盼望。
  他們曾經歷過的快樂日子是那麼的真實,說明他們可以相守一生,他的態度會急遽轉變,全是因為她那好事的孿生哥哥。
  要不是哥哥幫倒忙,古昊書怎麼會認定她是為了鞏固家族生意而接近他?然而任憑她說破了嘴,他就是不肯相信她的真心。在他眼中,她是個唯利是圖、貪慕虛榮的女人,而她也漸漸地厭倦再多費唇舌去解釋,既然他要這樣子想她,便隨他好了,至少在他心中,她是特別的存在,一個讓他討厭的女人,也比那些他過目即忘的女人來得強。
  她已不記得從何時起開始跟他針鋒相對,不再在意他跟什麼女人同游巴黎,不管他攜同怎麼樣的女伴出席什麼商業宴會,她只會跟他強調自己才是他名正言順的未婚妻,要是他有什麼差池的話,丟臉的可是他們兩家企業,或會帶來無法估量的損失。
  而他,會回以一個冷冽無比的眼神,仿佛在告訴她他一點都不在乎,隨她以受害者自居好了。
  她該這麼做的,對不對?可以博得別人的同情,同時立於道德高地,她並不會有任何損失。
  然而她從來沒有這麼做,反倒為他想出一個個藉口。他看不見她的委屈、心酸,只看到她貪戀當他的未婚妻……因此,他越來越放肆,似乎是想挑戰她的底線。
  像今天下午的情景,她也不是第一次看見。他不分時間、地點、對像,只要不是她就行。
  她有時會想,他是不是算准了她會前去找他,故意讓她看呢?
  每次想到他寬廣的胸懷正被人占據,他強健的臂膀用力地摟著別人……她的心都會不住地絞痛。但她倔強地不願向他示弱,或者就算她哭給他看,也不會令他產生任何憐惜。
  她不容許自己如此難堪,所以只能以冷嘲熱諷去包裹受傷的心。
  多次的對峙下來,她已經不知道維持婚約到底有什麼意義,對他的愛戀也在他多次傷害後慢慢地冷卻下來。
  「佑嘉?」馮迪文開了車門,叫喚一臉茫然的她。
  「呃?」她怔了怔,看著身旁的他,緩緩地綻開一絲淡笑,上了車,並系上安全帶。
  馮迪文上了車,示意司機開車前往醫院。
  本來平復了的疼痛再度來襲,雷佑嘉痛得忍無可忍,整個人倒向馮迪文,兩手抓住他的臂膀,大口大口地喘氣。
  當轎車離開了大樓的停車場,平穩地前行之際,一輛在對線馬路行駛的跑車陡地停了下來,駕車的人臉色鐵青。
  古昊書對於自己無意識地駕車前來萬鈞銀行總部大樓已是相當不悅,即使他以兜風為由,可是他的臉色一直都沒有好過,在看到對向轎車內的情境後,握著方向盤的手更是捏得死緊,指頭幾乎陷進小牛皮之內,指節因為過度用力都泛白了。
  不得不佩服雷佑嘉厚臉皮的程度。下午在他的辦公室時,振振有詞地教他要低調一點,不要做出有損兩家企業的事情,可是她呢?連去上海出差都帶著那個叫馮迪文的男人,誰知道他們是不是只在公事上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那男人定是每晚都拚命在床上取悅她,她才會不知廉恥的跟豢養的寵物形影不離。
  這個該問你們才對,我也不知是怎麼一回事,突然蹦出這麼一號人物……不如你們告訴我,誰是秘密情人?
  她在機場跟記者的對答,他已透過網路看過,她那虛偽造作的微笑、故作大方的姿態,全都令他惡心極了。任誰都知道她的秘密情人是誰,為了日夜相見,她以私人助理的名義聘請馮迪文,不分公私的帶在身邊,鏡頭下的他們常常眉目傳情。
  他很早以前便知道她是個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女人,為了鞏固家族事業,她連自己都可以出賣,佯裝清純可人,誘使他裁進她的溫柔陷阱中,當他以為她或許是值得他付出真心呵護的人時,終於露出狐狸尾巴,與她的孿生哥哥設計他,令他不得不承認她是他的未婚妻,藉著他的關系,令本來搖搖欲墜的家族生意在六年間於銀行業界穩占重要位置。
  對於這種明目張膽地利用他的女人,他哪可能給她好臉色!要是能解除婚約的話,他早就這麼做了,哪輪得到她終日撒野?偏偏他母親對她這名未來媳婦疼愛極了,當初也是在母親的要求下,他被逼著認了雷佑嘉這未婚妻。
  還真佩服他們兄妹倆的深謀遠慮,一個仗著美貌接近他,一個伺機聯同母親前來「捉奸在床」,最後逼使他屈服。
  既然他不能主動解除婚約,就是說只要由她開口便可以了。所以六年來,他都采取視她如無物的策略,反正她想要的也不過是「古昊書未婚妻」這種無聊的稱謂,他就是要她知道,她得到的就只有這個虛名,他要和什麼女人在一起,她並沒有資格管,要是她不喜歡的話,絕對可以率先解開束縛他的死結。
  然而,他低估了她對名利的渴求,所以她隱忍了六年,甚至在媒體多番逼問下,始終掛著迷人的笑靨應對。
  不過,他很清楚她這麼做是為了什麼,她在乎的從來只有家族生意,為了它,她能不惜一切,所以她不容許別人知道他們的婚約是多麼的不堪,就算別人追問有關他的風流情事,她都能一笑置之,甚至為他想出一個個藉口。
  當然,她會放任他,另一個原因是她也做著同樣的事情。因為那男人沒有身分地位,不能在事業上提供她任何可利用的條件,所以只能當她的秘密情人。
  既然她連自己都可以賣掉,還有什麼事做不出來?古昊書冷嗤,像她這種心機深沉的女人,他一點興趣也沒有,寧可抱那些人工塑造出來的女人,也不願碰她一根手指頭。
  枉她生得一副天真無辜的美麗容顏……古昊書松開了方向盤,薄唇輕勾,扯出一抹夾雜過多諷意的微笑。
  她確實是他認識的女人中最漂亮的一個,笑起來一雙大眼睛會彎起,像一輪新月,軟嫩的紅唇微微噘著,一副等待被采擷的模樣。她四肢修長,身材穠纖合度,身上散發淡淡的馨香,像極梅子的酸澀,卻又混雜一絲清甜。
  他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她剛大學畢業,猶帶稚氣的容顏已經美艷得教人移不開視線。她渾身散發的青澀跟他交往過的女人是截然不同的風情,在他心底勾起了奇怪的波瀾,令他忘記了自己不跟小女孩交往的信條,主動接近她。
  事實上,他們也過了一段相當愜意的日子,她的天真童稚讓他相信這世界仍有純真,她有時孩子氣的舉動會讓他打從心底感到愉快。
  他生平首次升起了也許安定下來並不壞的想法,甚至准備跟她求婚,結果等待他的卻是徹頭徹尾的欺騙!
  她並不如外表看起來的清純簡單,她心機深沉得連他也自嘆不如。一切從開始便是演戲,她以美麗的外貌勾住他的目光心思,等待一個讓他上鉤的機會。
  為了得到他這個強硬的後台,以鞏固萬鈞銀行在業界的地位,她以自己作餌,聯同孿生兄長算計了他。
  事後,她竟敢厚著臉皮說她全不知情?這簡直是最大的謊話!要是她以為他還會相信她,她未免太低估他,亦高估了她自己。
  大概是了解到他不會再對她和顏悅色,她漸漸地也不再與他虛與委蛇,揭開了善解人意的表像,她一如所料的是個機關算盡的狡猾女人。
  每次想到她的欺瞞及設計,他都會氣得想將她臉上的微笑捏碎。
  她這麼喜歡當他的未婚妻,他便隨她去,反正這是一樁對雙方家族都有好處的婚約,他能以優惠的利率得到銀行的貸款,就算他在外面跟再多的女人糾纏不清,她都不會在乎,繼續和她豢養的寵物周游列國。
  剛才兩人勾纏的畫面,在外地……是不是更放肆?
  然而,她總會不經意地流露出一絲絲心酸的神態,教他的心莫名其妙地揪緊……
  古昊書隨即甩頭,擺脫可笑的想法,深邃的眼眸閃過一抹冷冽的光芒,他握住方向盤,狠狠地踩下油門,絕塵而去。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THX

TOP

thanks

TOP

Gj

TOP

谢谢

TOP

謝謝分享

TOP

Thx

TOP

Thanks

TOP

Thank you.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