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彎彎《老婆,聽話就好》


出版日期:2013-05-09





她,躲得過老公初一的糾纏,躲不過十五的放肆;
他,寵得出老婆白天的嬌蠻,不放過夜晚的逞歡。
他,葉銘書,多金帥氣,從小到大習慣被人追捧,
哪個人敢給他臉色看?偏偏沈蕭蕭這小養女卻總是躲著他。
葉家有錢有勢,女人對他從來都是討好巴結,
哪個敢不喜歡他?可被他看上的沈蕭蕭卻選擇無視他!
葉銘書自己都不懂,女人對他而言,向來是可有可無,
他卻栽在這不解情愛的笨女人手裡,見她溫馴的小委屈樣,
他怎麼看就怎麼想欺負,哪肯放手。況且他這人一向霸道,
對女人,不喜歡便罷,可一旦看上了,用盡一切手段,
他都要搶過來,沈蕭蕭想逃?那也要她逃得了再說!
可這笨女人卻說不能愛他,氣得他粗魯地強要了她的身子,
不但將她囚在自己身邊,還非要她給他生個孩子,
至於沈蕭蕭喜不喜歡、接不接受他,反正,
他有一輩子的時間陪她慢慢磨!因為他要她明白,他葉銘書,
這輩子會娶的女人,就只有沈蕭蕭這不識好歹的女人。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楔子
  今夜的月色似乎特別地亮,淡雅的光線打在院子中庭一棵巨大的梧桐樹上,微風拂過,梧桐枝葉輕輕搖擺,像是怕干擾到什麼人一樣。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明明昨天她還在家裡,有最愛她的爸爸、媽媽,有疼她的玉婉阿姨,他們把她打扮得可漂亮了,帶著小皇冠,穿著粉色小公主裙,還買了個好大好大的蛋糕,上面插了亮亮的蠟燭呢!

  爸爸、媽媽說,許完願,吹熄蠟燭,她就會願望成真!

  她有乖乖聽話,閉上眼睛在心裡默念願望,她還默念了三次;她也有乖乖聽話,不把願望告訴任何人,但是為什麼,當她吹完蠟燭以後,今天她就來到這裡了呢?

  爸爸、媽媽都不見了,他們說爸爸、媽媽公司破產了,都死了,只有她一個被送到這裡來,她知道,肯定是他們又要欺負她,騙她的。

  明明昨天她還看見爸爸、媽媽,昨天爸爸、媽媽還對著她笑,笑得可溫柔、可好看了,怎麼會今天就死了呢?

  對,肯定是他們又在欺負她了!

  爸爸、媽媽,快來接蕭蕭回家呀,她好想爸爸、媽媽。

  她在這裡好害怕啊,這裡的人她都不認識,他們看見她別在頭髮上的漂亮髮夾,都跑過來搶,揪得她的頭髮好疼、好疼。

  爸爸、媽媽,你們在哪裡呀?蕭蕭不要在這裡,蕭蕭好乖的,你們別不要蕭蕭好不好?

  「看!我就說她肯定躲在院子裡,她那個愛哭鬼,除了躲在梧桐樹底下一直哭之外,還會做什麼啊!」一個明顯還沒睡醒的小女孩,揉著眼睛,打著呵欠,走進院子,她身後跟著的幾個女孩同是穿著睡衣,帶著一臉睡意,明顯是被人從夢鄉中弄醒的。

  「就是!早上的時候,就只是藉她頭上的夾子夾一下嘛,她就開始哭了,哼!愛哭鬼!」一個女孩沖她做了個鬼臉。

  「哎呀,管她那麼多幹什麼啊,她要哭就隨便她哭啊!反正等到院長媽媽被她煩死的時候,要被趕走的又不是我們!」帶頭的那個女孩轉身往來時的路走回去,「她這麼不知好歹的人,也難為院長媽媽好心留下她呢!什麼都不會幹,掃地不會,擦窗戶不會,連擦桌子都不會,叫她倒個垃圾也在那裡哭半天的,煩死了!」

  幾個女孩也跟著那個帶頭的女孩往回走去,其中一個女孩還一邊附和著,「就是,這麼不知好歹,遲早會被人趕走的!」

  院子慢慢又恢復了沉靜,躲在梧桐樹下的女孩依舊一動也不敢動。

  她好怕她們再回來,蕭蕭沒有不乖,蕭蕭很乖的,爸爸、媽媽不要聽她們說。

  爸爸、媽媽肯定是騙人的,跟蕭蕭說,只要誠心,許的願望就會實現,他們騙她!她很誠心的,她許的願望就是,以後跟爸爸、媽媽在一起,一直一直不分開,為什麼馬上就分開了呢?是因為蕭蕭太愛哭了,所以爸爸、媽媽不要她了?

  小女孩吸了吸鼻子,擦了擦眼淚,擡起頭看著月亮。

  那蕭蕭以後不哭了,爸爸、媽媽要趕快來接蕭蕭。

  她不敢發出聲音,怕引來院長媽媽,她好怕連院長媽媽也不要她,媽媽說,外面好多壞人,她要留在這裡等爸爸、媽媽來接她,院長媽媽不要趕她走,蕭蕭不是不知好歹的!蕭蕭以後會乖乖地聽話,以後再也不哭!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一章
  「蕭蕭、蕭蕭,明天是姚格絲的生日,她請了我們班好多好多人去哦!你有收到請柬嗎?」羅木怡背著個大大的書包,走在沈蕭蕭身側。

  剛打下課鐘,老師一說下課,兩人就結伴走出了教室,大四的課程很少,現在還很早,同班的同學還在討論接下來的活動,而她們則是快步離開。

  沈蕭蕭是趕著回家,而羅木怡則是趕著去打工。

  羅木怡可以算是沈蕭蕭在學校裡唯一的朋友,沈蕭蕭性子很安靜,不怎麼愛說話,如果不是羅木怡整天纏著她,恐怕也不會跟她這麼好,對於這一點,羅木怡很是得意。

  沈蕭蕭學習成績算不上是拔尖,但大學四年來也一直維持在中上的水準,怎麼說呢,如果就她的疏離冷漠和居中的成績而言,她是個存在感不怎麼強的人,但偏偏她又容貌出眾。

  只不過,建立在她冷冰冰個性之上的美貌,卻更讓人以「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的眼光看她,所以她今年二十二歲了,還沒有談過一次戀愛。

  雖說她羅木怡是沈蕭蕭的好朋友,好啦好啦,她自認的啦,但是,沈蕭蕭並沒有因此和羅木怡有很多話聊,在她們結伴而行的路上,行人一般都會看見這個畫面:一個個子矮一點的,長得明朗歡快的女孩子,一路上嘰嘰喳喳說個不停;而旁邊那個稍高的,看著很是柔弱,我見猶憐的女孩子,時不時地回應一兩句,回應的字數也少得可憐。

  「嗯。」一如既往的,沈蕭蕭的回答依然是短短的。

  即使這樣,依舊無法打擊羅木怡的熱情,她揚揚手,在半空中揮揮拳,一臉不服氣的表情毫不掩飾,在那張素淨的小臉上展露無遺。

  「也是,姚格絲怎麼會不發給你呢,她覬覦你哥好久好久了,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一看見你哥,她就像是蜜蜂看見蜜糖一樣,十萬頭牛都拖不動,也難為你哥,見了她還是那麼溫柔,還是那麼彬彬有禮,哎喲,真的好帥啊他,都已經畢業兩年了,他在學校的人氣竟然還是這麼高!」

  話說到一半,羅木怡的臉就浮現起淡淡的粉紅,雙手摀住臉頰,一臉嬌羞的模樣,沈蕭蕭看見了,嘴角微微地向上提了提,沒等羅木怡留意到,就消失無踪了。

  他好帥?會嗎?沈蕭蕭很確定自己的審美觀沒有出任何問題,但是她真的不覺得年長她兩年的他,跟帥這個字有半點關係。

  羅木怡根本沒有留意沈蕭蕭的表情,她錯過了沈蕭蕭萬年不見一次,冰山融解的那一瞬,繼續發表著自己的見解,說:「蕭蕭啊,你每天看著葉銘書會不會臉紅啊?他那麼帥,當然,你也很美啦,但是你真的一點都沒有看呆過嗎?要是你們沒有親戚關係,你們就是最配的一對了,那個姚格絲哪裡涼快哪裡睡吧!」

  沈蕭蕭似乎很習慣羅木怡源源不斷的問題,一直問、一直問,完全不給她回答的空間,就好像從來沒有期待過她會回答一樣,不過也對,她原本就沒有打算回答這些問題。

  「哎喲,要是端木暖有你哥哥那麼好,那該多好!」

  沈蕭蕭雖是不怎麼說話,但有些事情還是知道得不少,例如,羅木怡和端木暖的事。

  「蕭蕭,那你會去嗎?姚格絲的生日會?」羅木怡一臉期待地看著她,雙眼睜得大大的,可憐得像小鹿斑比一樣。

  要知道,沈蕭蕭要是不去,她在那裡可就超級可憐的,姚格絲肯定囂張死了,她肯定被他們欺負得很慘,回家以後,爸媽都會不認得她的!因為她會被姚格絲那個巫婆害得面目全非,她肯定會在她的食物裡,加上過期的乳酪,讓她一個禮拜都離不開廁所;肯定會把她的可樂換成紅酒,明知道她喝不得一滴酒的,這個姚格絲真的好壞啊!

  「嗯。」沈蕭蕭看了看手錶,時間不早了呢,要加緊腳步了!

  羅木怡瞪大眼睛,以為剛才那一聲是她的幻聽,「蕭蕭,你答應了對不對?你答應了!太好了,蕭蕭,我好愛你啊!」

  沈蕭蕭擋住想擁抱他的羅木怡,語氣平靜地說:「走快點,趕時間。」

  羅木怡馬上配合,「哦!」然後雙手攤了攤,狀似無法理解又像是無奈地說:「真不明白,蕭蕭為什麼每天都這麼趕著回家?又不像我要打工,難道葉家家教很嚴,有門禁?」

  她搔搔頭,偏頭想了想,「也不對啊,也沒見葉銘書有多早回家啊!蕭蕭,你到底為什麼這麼早回家啊?」偏頭一看,沈蕭蕭已經走得老遠了。

  羅木怡也顧不上要答案,馬上跑著追上去,「蕭蕭,你等等我呀!」

  等沈蕭蕭終於回到葉家的時候,已經比平常晚了五分鐘。

  四歲的時候,她的父親因為承受不了破產這個打擊,跳樓身亡;而她的母親追隨著她父親的腳步,也離世了,一下子,她從無憂無慮的小公主變成了孤兒,不久,她就被送入了孤兒院。

  她在孤兒院生活了一年,而這期間,無論是她父親那邊的親戚還是母親那邊的親戚,都沒有人來找過她,就好像從來都沒有她這個人一樣,她好像被大家遺忘了。

  正當她以為自己以後就要一直在這裡生活的時候,葉父和葉母來接她了。

  他們說他們是爸爸、媽媽的朋友,他們會帶她回他們的家,以後也會是她的家,他們說他們會一直照顧她,他們說她以後就是他們的女兒了。

  她表面上沒什麼反應,心裡還是有一點點高興的,總算有人要她了!她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了浮木一樣,她會乖乖地聽話,不哭、不惹人煩,她不想被趕走。

  葉母跟她說,她還有一個哥哥可以陪她玩,以後她不會被人欺負,要是有人欺負她,哥哥會保護她的!

  她點點頭,心里高興。

  但當她一見到這個哥哥的時候,她就有點害怕了,因為葉哥哥看著她的眼神,一點都不像葉父、葉母。

  他個子小小的,眼神卻桀驁不馴,她至今仍記得很清楚,那是毫不掩飾的不喜歡!他經常找她的麻煩,想趕走她,但是她不可以輕易地被打倒,她真的不想再被人拋棄了。

  她硬著氣面對他,在他面前,她所有的一切都得是優秀的,她不可以給他看到她有一點點的不好!

  自她讀高中以來,她就主動要求負責二樓的清潔,也包括一樣住在二樓的葉銘書的臥房,而今天,遲到了五分鐘才到家,就要來不及整理他的房間了!

  「蕭蕭啊,回來了!今天怎麼又這麼早啊?不是交代你,讓你出去跟朋友玩玩?」葉母聽見進門的聲音,就知道是沈蕭蕭回來了。

  葉母心裡也是很心疼沈蕭蕭的,當年他們在孤兒院裡把沈蕭蕭接回來以後,沈蕭蕭就一直安安靜靜的,沒有同齡的孩子們應有的活潑,應該是被嚇壞了,唉,也是,這麼小的一個小女孩啊!

  所以她一直鼓勵她多交朋友,多出去玩玩,但她每天都這麼早就回家,真是的!唉,她兒子要是像她這樣,就不用她操心了!

  沈蕭蕭走進來,披在身後的髮絲飛揚,看著葉母慈祥的笑容,她也彎著眼睛,笑著叫了聲,「葉媽媽。」

  葉母讓傭人幫忙,把沈蕭蕭的書包送回她房間,一邊朝她伸過手來,她接過葉母的手,坐到她身邊。

  葉母輕輕拍著沈蕭蕭的手,又是憐愛又是心疼地對她說:「你個傻孩子,這樣的日子可不長啊,不好好地玩,這麼早回家陪著我這老婆子乾什麼呀!」

  沈蕭蕭彎了彎嘴唇,她知道葉母是真心待她好的,她也知道,葉母對於她的冰冷很是心疼,她在他們面前,能夠笑笑就多笑笑,她不是不知好歹,要他們傷心難過的人。

  「沒有,是我不願意出去玩,我覺得陪著葉媽媽很好,葉媽媽才不老呢,比多少大明星漂亮多了!」

  葉母也被這句話逗笑了,憐愛地捏了捏沈蕭蕭的臉頰,「你呀,真是會哄我開心。」

  大廳裡的氣氛正是溫馨時,大門處又傳來聲響。

  葉銘書打開門,大步地跨進來,一進門就看見他媽又跟那個女人在閒話家常!他從來都不喜歡那個女人,明顯小心翼翼的動作,一直想要討人歡心的神情,讓人看了就不舒服;但是偏偏他又不知怎麼的,捨不得罵她,她那雙黑眸,大大的、水汪汪的,好像下一瞬就會掉出眼淚一樣,讓他的心揪著揪著地疼。

  她裝可憐裝得可真厲害,難怪他爸、他媽都被她哄得好好的,她越是這樣,他就越不喜歡她!

  「媽,我回來了。」

  濃黑的雙眉,配著挺直的鼻樑,像是有雕刻師精心打鑿過的臉型,剛毅的線條,薄薄的嘴唇,這樣的葉銘書,難怪離開大學兩年,人氣依然不減。

  因為羅木怡提起過他帥,特地留意的沈蕭蕭也不得不承認,他葉銘書的確有讓女人瘋狂的本錢。

  葉母聽到兒子的叫喚,也有點驚訝,「今天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葉銘書走到葉母對面的沙發上,像是才看見沈蕭蕭一樣,向她點點頭,然後向後靠著椅背,懶懶散散地回答問題,「明天是姚格絲的生日,姚家要舉行生日宴會,早點回來養精蓄銳,不然明天怎麼扛得住那一幫瘋女人。」

  葉母笑笑,邊笑邊罵著葉銘書,「有你這麼說話的嗎?真是的!唉,真讓人不放心!」然後又像突然想起什麼一樣,對沈蕭蕭說:「蕭蕭,明天你也去吧?多交幾個朋友,讓銘書帶著你,不用怕!」

  沈蕭蕭一開始答應羅木怡,只不過是順口,誰知道葉銘書今天這麼早回家,跟葉母說起這件事,看著葉母慈愛又有點期待的神情,她也不忍心拒絕,當下就點了點頭答應了。

  癱在沙發上的葉銘書也有點詫異,這些場合沈蕭蕭向來是不參加的,然後又笑笑,也是,他媽都開口了,她能不答應?笑得有點嘲諷。

  沈蕭蕭看見葉銘書回來的時候,心跳就快了一拍,她今天回來晚了一點,還沒幫他收拾房間,不過看見他沒有露出不滿的表情,應該是以為葉母跟她聊天聊到現在,沈蕭蕭,鎮定點!

  葉母看見沈蕭蕭答應了,興奮得像是自己要去參加宴會一樣,興高采烈地拉著她上樓,說要幫她選衣服,讓她成為明天的宴會上最漂亮的一個!

  沈蕭蕭也笑笑,沒有拒絕,跟著葉母一起上樓去。

  走在樓梯上,葉母還一直笑咪咪地叨唸著,「有個女兒真好!蕭蕭真好呢!」

  沈蕭蕭的臉也有點紅紅的,而坐在樓下的葉銘書也留意到沈蕭蕭的臉紅了紅,雖然很快就恢復平靜,但他還是看見了。

  他挑了挑眉,這個女人沒有看上去那麼冷嘛,還是有點人情味的,葉銘書承認,他非常討厭沈蕭蕭冷冰冰的表情,但是人家冷冰冰,關你葉銘書什麼事呢?他有點懊惱,轉眼就把思緒轉移,好好為明天做準備才是,他也起身步上二樓,回自己的臥房去了。

  葉母剛把沈蕭蕭帶到衣物間,就拉開衣櫃,把一件件的禮服往外搬,一件件的往沈蕭蕭身上比。

  沙發上的衣服已經堆得滿滿的,全是被葉母拿出來在沈蕭蕭身上比過,又覺得不夠驚豔的,沈蕭蕭也被 ​​折騰得累極了,但她還是堅持端著笑臉。

  沈蕭蕭看到葉母幫她選衣服,她真的很感動,感覺葉母就像是她的親媽媽一樣,幫她打扮、跟她聊天,有時候會摸摸她的頭、她的臉,有時候會抱抱她,她心裡對自己說,一定要好好地回應葉家,不讓他們傷心。

  「哎喲,蕭蕭,這件真的配極了,就是這件了!」葉母看著剛從更衣室出來的沈蕭蕭,恍神了幾秒,然後又驚又喜地向她走來,邊走邊讚歎。

  沈蕭蕭也被 ​​葉母誇得有點不好意思,她笑著對葉母說:「葉媽媽,哪有那麼誇張!」

  葉母拉著蕭蕭,看看前面又看看背面,笑著說:「哪裡沒有?不信你問問銘書。」

  沈蕭蕭回眸看向衣物間門口,也不知道葉銘書什麼時候站在那裡的,有點不好意思地朝他點點頭。

  只見沈蕭蕭一身黑色抹胸燈籠短裙,白玉般的肌膚在黑色的映襯下,顯得淨白無瑕,沒有一條肩帶,讓她的鎖骨顯得更是性感,腰間緊貼的修身布料,與燈籠隆起的部位,更凸顯了她的凹凸有致,薄薄的抹胸蓋在她的胸前,硬是被撐得高高的,配上此時她臉上因葉母的話而一直未散去的紅暈,精緻的五官,淡淡的娥眉,整個人充滿了一種說不出的性感,加上她淺笑中輕輕顰眉的表情,看起來就是一個我見猶憐的溫婉女子,讓人忍不住想要狠狠地欺負她。

  葉銘書也是這時才領略到,她這校花之名當之無愧,他早知 ​​道她美,但這是他第一次看見她美得這般驚心動魄,美得他的心裡也出現了點異樣,怎麼辦呢?他突然不希望她參加明天姚格絲的生日宴會了,他也說不清為什麼會突然有這樣的想法。

  「的確美。」對於美人,他 ​​從來都不吝於讚美,「但是媽,我是上來叫你們吃飯的。」

  葉母聽葉銘書這麼說,才感覺到餓了,連忙拉著沈蕭蕭下樓吃飯。

  葉銘書看見沈蕭蕭想掙脫他媽的手,但又不知道怎麼制得住她,那有點焦急又有點不知所措的樣子,意外地取悅了他。

  他伸手攔了攔他媽,「媽,你好歹讓她先換好衣服吧?宴會穿的衣服,要宴會的時候穿才有驚喜感!」

  葉母才回過神來,拍拍自己的頭,「唉,真是老糊塗了。」讓沈蕭蕭趕緊去換衣服,下樓吃晚餐。

  葉銘書看著沈蕭蕭匆匆離去的背影,心情出奇地好。

  晚飯過後,葉父和葉母回到房裡你儂我儂的,而沈蕭蕭也上了二樓,她本想到房間休息,但經過葉銘書房門前時,她想起今天忘了幫他收拾房間的事,她冷靜了一下,讓自己靜下心來,然後敲門。

  葉銘書像是知道她會來一樣,沒有鎖門也沒有過來替她開門,直接在裡面說了句,「進來。」

  沈蕭蕭推開門,就看見剛走出浴室,身體還沒擦乾,下半身只圍了條毛巾的葉銘書,頭髮上滴落的水珠一直順著他的身軀滑下,看得沈蕭蕭又是一陣心跳加速。

  雖然這樣的場面沈蕭蕭見得多了,但前幾年葉銘書還沒有發育成熟,身高甚至比她還矮,再加上那時候對異性的意識也沒有現在強,完全不會覺得不好意思。

  而現在,他抽高了這麼多,身上肌肉累累,她沒有細看,掃眼過去也能看見他糾起的八塊腹肌,再加上身上那些不斷滑落的水珠,她感覺自己的臉越來越燙了。

  「愣著幹什麼,還不過來幫我整理衣服?把我明天穿的衣服配好。」傲慢的口吻,理所當然的態度,自她高中開始照顧他起就一直如此。

  而她沈蕭蕭也是他的私人形象顧問,當了好多年,說好聽是形象顧問,說難聽點就是管家、保姆。

  他的衣服是她收拾的,房間是她整理的,因為他吃不慣外面的食物,她每天要提早一個小時起床,幫他準備早午餐;晚上他晚歸時,等門的是她;假日的時候,他出門添置新衣物,他走在前,她就跟在他身後幫他提著大包小包,明明有保鏢、有司機,但他說不喜歡這麼多人跟著,就讓她一個人全拿了,不但如此,還要二十四小時隨傳隨到。

  有時他忘了帶錢包,打電話給她,她就得替他結帳,當然他不會還他錢,她只好挪用自己的私房錢,她有時也懷疑,自己的私房錢是不是全用在他身上了,不然怎麼會越存越少?

  有時,他和朋友外出喝醉了,打電話讓她帶著司機來接他,回來她還要幫他用毛巾敷臉,幫他煮醒酒湯,第二天他精神抖擻地醒來,頭不疼、腳不軟的;而她,整個人暈暈的,走幾步路都覺得輕飄飄的。

  其實他沒有強迫她必須這樣做,只是她做了一次、兩次、三次以後,他就把這當作是理所當然的,而她寄人籬下,也慢慢變成了這樣的局面。

  這些事都是背著葉父、葉母進行的,在他們面前,葉銘書也只是對沈蕭蕭理所當然地使喚,但這樣的行徑已經足以讓葉父、葉母認定葉銘書是在欺負沈蕭蕭。

  他們說過他不只一次,但每次沈蕭蕭都生怕惹葉銘書不高興,幫他解圍,說自己這麼做是應該的,要孝敬兄長、孝順父母,而葉銘書總是一臉不屑與諷刺。

  「明天要配哪一條領帶?」沈蕭蕭聽到葉銘書的話後,立刻動作起來。

  拉開衣櫃,拿了條毛巾遞給葉銘書,讓他擦乾頭髮,沒多久就把他明天穿的衣服整理出來,掛在衣櫃外側,讓他明天起床後,可以直接穿上。

  「你說什麼顏色好?」葉銘書坐在床上,一手擦著頭髮,一手撐著床,懶懶地勾起嘴角問。

  「酒紅色?」沈蕭蕭從第二格抽屜裡拿出一條斜紋的酒紅色領帶。

  葉銘書皺了皺眉,想起她明天的配件戴的是寶藍色的鑽石項鍊。

  他也不多作思考,直接發話,「就藍色那條吧。」

  沈蕭蕭迅速地把手中酒紅色的領帶疊好,放回原來的位置,打開第一格抽屜,拿出那條藍色的領帶,同樣掛在衣櫃外側。

  葉銘書看得挺滿意的,他點點頭,示意她過來幫他擦頭髮,他自己擦了老半天,髮梢還是不斷滴著水,不舒服極了。

  沈蕭蕭溫順地走到他身邊,接過他手上的毛巾,幫他把頭髮擦至半乾,然後又用吹風機細心地把頭髮都吹乾。

  葉銘書被沈蕭蕭擺弄得舒服,他看著沈蕭蕭的眉眼,此時的沈蕭蕭,眉眼柔和溫順,一點也不像白天在學校裡那樣冷冰冰,也不像面對葉母、葉父時的小女兒嬌態,看著是挺順眼的,但不知怎麼的,葉銘書就是覺得有點不開心,「你是不是怕我?」

  沈蕭蕭手下頓了頓,又馬上繼續動作,試圖掩飾自己有那麼一瞬間的不自然,但是葉銘書就是留意到了,當下臉就黑了黑。

  他葉銘書從小到大都是受人追捧的對象,還沒有人給他冷臉看, ​​她沈蕭蕭是第一個;也沒有人看著他會不喜歡他的,她沈蕭蕭也是第一個!

  「怎麼會呢,葉哥哥?」沈蕭蕭很是溫婉地笑了笑。

  話音剛落,葉銘書就冷眉冷眼地盯著她,帶著一點嘲諷的語氣說:「誰准你叫我哥哥的?你是我妹妹嗎?」

  沈蕭蕭的臉沒有什麼表情,也沒有說話,只是那份溫順漸漸地褪了下去。

  葉銘書見她不回答,臉再度沉了沉,「你覺得委屈?這麼委屈,留在這里幹嘛?等我給你開門嗎?」

  葉銘書也沒用多重的語氣說話,輕飄飄的聲調說出的這句話,卻讓沈蕭蕭感覺宛如千斤般沉重。

  沈蕭蕭穩住自己的情緒,盡量不受他這句話的影響,動作也沒有停頓,繼續吹著葉銘書的頭髮,葉銘書見她沒有丟下手上的工作走掉,心情稍稍好轉,但也沒再說過話。

  沈蕭蕭迅速把葉銘書的頭髮吹乾,然後說了句,「早點休息,晚安。」馬上回到自己的房間。

  一回到房間,沈蕭蕭就有點撐不住了,她沒有開燈,漆黑的房間裡,她縮在門邊,蜷縮著身子,把自己抱得緊緊的,嘴裡反覆不停地念著,「蕭蕭,你最乖了,你沒有不知好歹,沒有哭,沒有讓人家煩,他們不會趕你走的。」

  如此,直至天明。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Thanks

TOP

好像不錯看

TOP

内容谢谢
爱本是泡沫。

TOP

thx.

TOP

Thx

TOP

good

TOP

THX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謝謝分享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