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晶《秘書借用中》


出版日期:2011-11-24



  你是我眼中的明月,有你,黑夜里我只為你放蕩;
  你是我心中的曙光,有你,愛情里我只為你獻上。

  何月,雷霆集團老板最得力的貼身秘書,傳說她眼楮長在月亮上,
  所以心性清高的她,從沒拿正眼看過老板以外的男人。
  誰知,矜持的何秘書生平一次夜店買醉,竟然青澀的交出了初夜,
  一覺醒來後還發現,一夜情的對象竟是她曾經告白過的男人凌鋒。
  咕來十年前是她被狠狠拒絕,十年後換這囂張男栽在她手里,
  可凌鋒這男人的風流帳實在太多,早忘了十年前的她……
  凌鋒,多金又帥氣,人稱夜店的情場浪子,換女人如換衣服,
  穿跟脫一樣快,女人花盡心思,只想爬上他的床。
  好險他玩女人向來是風流不下流,對于滾床單的床伴,
  可是千挑萬選,誰知選了又選,偏偏挑中何月這冰山女王,
  對他不屑冷淡也就算了,竟然在滾了一夜後,板臉問他有沒有病?
  該死的女人,他凌鋒夜店可不是玩假的,敢小瞧他是嗎?
  沒關系,他正好是她老板的好友,反正他閑著也是閑著,
  決定借個秘書用用,讓這女人床上說要他,床下說愛他!


第一章

    「凌鋒學長。」一位短發,穿著有點松寬的校服,頭低低的,看不清臉的女孩,懦懦地喊著。

    「嗯,其實……」開口的男孩,頭發剃成平頭,露出他飽滿的額頭,五官突出,是個典型的英俊男孩。

    何月站在一個小池塘旁,表面故作鎮定,心里慌得不得了,前面站著的是她很喜歡的學長。

    「我對你沒有意思,拜托你以後不要纏著我。」男孩說完,便一手插在褲子口袋里,瀟灑地轉身離開。

    「學長,等等……」她終于鼓足勇氣抬起頭,奈何男孩已經走遠,「我只是喜歡你……」

    她靜靜地站在校園幽僻處,眨了眨幾番欲掉的眼淚,含在眼眶,不敢掉落,她不會哭,不管怎麼樣,她都不會哭。

    她轉身準備離開時,突然冒出幾個人影,她無暇顧及自己悲傷的心情,因那幾個人不懷好意的笑容而驚恐。

    她步步後退,她們步步前進。

    一前一後,她們的距離越來越近,她感覺到自己的腳下一空,整個人便落空,直接墜落,在踫觸到水面時,心里直想,冬天的池水好冷好冷,從腳底升起的冷意將她逼入了絕境,好冷……

    不知過了多久,她恍惚地睜開眼楮,看到了一張帥氣陽剛的臉,是……

    「醒了?」他問道,他是凌鋒的好朋友。

    「想不想報復?」他俯下身,表情邪惡無比,就像哄著白雪公主的毒蠍皇後。

    「為什麼?」他們不是好朋友嗎?

    「因為你是個人才。」家境一般,可是她的腦子很好,是這學年的榜首,應該要好好利用。

    她轉動著眼楮,看了看周圍,是保健室,又繞回他身上,「是你救了我?」

    「對。」他揚起一抹微笑,「那你是不是要報恩?」

    「我只是一個高中生。」她沒有正面回答,如果她掉進去了,總會有人救的,不是嗎?學校難道還會看她活活淹死?

    「不,你是高材生,而且我會讓你獨當一面。」他笑道,好的人才需要時間培養。

    她看了他一會兒,實在猜不透他是怎麼想的,「你跟他有仇?」

    「沒有。」他跟凌鋒可是好朋友。

    「給我一個理由。」她懶得用自己的腦袋去猜想這個問題,可她確實因為他的話而好奇了。

    「嗯,這個嘛……」

    當初向她提議的男人,就是雷霆集團的總裁,宋翔,誰能否認這個男人的能力呢?起碼在他的帶領下,雷霆集團早已不是什麼小小的公司了,日趨強大。

    她高中畢業後,從大學就開始在公司里打工,到現在已經有六年的時間了,她銀行戶口里的數字不斷地攀升,其實她的生活過得很簡單,但卻很有保障。

    她現在也想不通,她那時為什麼會同意進入他的公司,做他的左右手,不過他的回答讓她啼笑皆非,他竟然說,因為她的成績太好,把原先他預定的人給刷下來了,于是她便頂上去了。

    對他,不是愛意,她很清楚自己對他沒有興趣,她對他,只有尊敬。

    那麼是因為另一個他?她否認,才不會是!

    那個他,從以前一直影響她,不過自從那一次以後,她深刻地意識到,他不喜歡她。

    她,何月,又不是奇丑無比,她有一份好工作,外表端莊,要找到一個好男人也不在話下,她絕不會讓自己再受那樣的屈辱!那她當初是為什麼呢?

    「宋翔呢?」一個好听的男音響起。

    她從辦公桌抬頭,敢直呼總裁名字的也只有那幾個人,「你好,總裁人現在不在辦公室。」

    「是嗎?」他不甚在意地找了一張椅子,不顧形象地坐上去,「那他什麼時候回來?」

    「半個小時後。」身為一個專業的秘書,其實不該將總裁的行程表泄露給他人,但這個人不在此條件內,因為總裁曾經交代過她。

    「這麼慢!」男人緩緩地站起來,往別桌走去,自在地與其他辦公室的女秘書談天。

    她垂下眼眸,隨著時間的流逝,成熟的她,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接受宋翔的提議,因為她希望有一天,那個傷害過自己的男孩,會對自己道歉,會以一種不同以往的想法看待她。

    當初只是懷著一種試試看的心態,接受了宋翔的意見,可是漸漸地,她早就對這樣日復一日的工作厭倦。

    但是,她卻一直無法忘懷他的眼神,拒絕她時,冷淡的睥睨;再見她時,陌生的打量;熟識她後,仿佛她可有可無,他會自己找樂趣,與辦公室里的所有女秘書都搞得很熟,卻唯獨除了她。

    一直藏在心中的不甘願,被激發了,她知道自己不對,她不該這麼執著,她應該離開,找個自己喜歡的地方,重新開始,永遠都見不到他,她就不會如身在水深火熱的世界里一樣,又矛盾又難受!

    其實她是個單純的小女孩,只是渴望得到一個人的肯定,她已經成熟到可以把愛情和迷戀分得很清楚了。

    青澀的她,對凌鋒的魅力毫無抵抗的余地,她迷戀高中時期那個風雲人物的他,但那只是迷戀、喜歡而已。

    現在的凌鋒,不喜歡被拘束,所以他不願接管家族企業,倒是開起了夜店,且經營得頗有名氣,迷倒女人的本事更是不在話下了。

    相較于過去,現在成熟穩重的她,能清楚地知道,自己不再迷戀這個風流倜儻的凌鋒。

    「何月,我突然想到,我們是不是同一所大學的?」剛與女秘書交談完的男人,重新地坐在她前面。

    「是的。」不僅僅是大學,還有高中。

    「哦,原來如此。」男人摸摸自己的下巴,「怪不得我覺得你有點眼熟。」

    她想拿手中的筆狠狠地戳死他!她知道自己長得不出色,可他的說法也太不給人留余地了,反著說就是她外表不夠讓人印象深刻嘛,他以為她是銅牆鐵壁嗎?不會痛、不會難過?

    「不過,我上次回了母校……」他頓了一下,「是高中。」

    她翻閱文件的動作頓了頓,又恢復正常。

    「我們是不是也是同一所高中的,何月?」他從不喊她何秘書,總是何月何月地叫,好似他們很熟似。

    「是的。」她回答道。

    「原來我們認識了這麼久呀!」凌鋒笑道,現在仔細看看何月,他突然發現那截雪白的脖頸,讓他很有親吻的欲望。

    「你的脖頸和鎖骨很美!」他突兀地說。

    她怔了一下,這是他第一次贊美,「謝謝。」她客套地回道。

    「那……」果然花花公子的本性出來了,他準備邀約這個與他同校了那麼久的女人,看看她是不是有什麼特別的?

    「她有約了。」宋翔突然回來,截斷他的話,給了他一個警告的眼神,示意他不要胡鬧。

    「哼哼。」凌鋒無所謂地聳聳肩。

    「進來吧。」宋翔率先走進總裁室,凌鋒跟著走了進去。

    沒過多久,凌鋒走出來,一臉的冰霜。

    不久,偉大的總裁也呼喚著她,何月拿起記事本,走進總裁室。

    「他剛剛想約你。」他沒有多大的耐心,直接說。

    「又如何?」她開口。

    「你是我的秘書。」栽培一位優秀的秘書很難,而他現在是有家室的男人,他想正常上下班,這樣他才能準時回家陪他的老婆大人吃晚飯。

    「你想我怎麼樣?」她直截了當,懶得跟他說來說去。

    「我當初是想要你能自己報復回來,畢竟他那時對你做的是過分了一點。」雖然他也對別的女人,做過這些同樣過分的事情。

    看著他一臉的道貌岸然,何月扯扯嘴,無趣地嘖了一聲,「你是想我與總裁夫人深談?」

    「咳!好吧,我不管了,反正你不要把工作給落後了,其他就隨你吧。」只要不耽誤他回家陪嬌妻的時間。

    現在的總裁儼然是一個好男人,說實在的,她很羨慕總裁夫人,「我做事你還不放心?」

    「當然放心!有你在,一切都沒問題。」他最後悔的就是讓何月與梁青青成了好友的事情。

    「我去工作了。」突地,她準備離開的腳步一頓,突然回頭看著他,「我還有一個問題。」

    「說。」

    「你對他說了什麼?」她記得他走出去時那冰冷的臉。

    他笑了笑,「沒有!」

    「好吧。」反正不會是什麼好話。

    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呢?她托著下巴,一臉的困擾,剛下班,她不想一個人孤孤單單地回家,家里只有她一個人,父母早已離婚,只有她一個人住。

    她只能自己閑逛,來到這家格調高雅的夜店「夜色」,坐在吧台上,自己無聊地喝著酒。

    她現在一身黑色的套裝,一副黑框眼鏡,頭發還綁成一個發髻,一看就是沒人要的老處女。

    現在還不是人潮擁擠的時候,所以店里的人只有兩、三位。

    「又見面了!」是凌鋒。

    她連頭都不回的打著招呼︰「你好。」

    「不好奇我怎麼在這里?」他動作慵懶地坐在她旁邊,側著頭看著她一身裝扮。

    何月在等著飲料,「我想,你出現在這些地方,應該是很正常的吧。」

    「哈哈。」真是個直接的女人,他爽朗地笑道︰「這家店其實是我開的。」

    沒什麼好意外的,何月點點頭。

    其實除了一絲絲的不甘心,她還有些疑惑,這個「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男人,當年的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喜歡呢?搖搖頭,果然是年少痴狂呀。

    「在這里,你穿成這樣,是不是太拘束了?」

    她轉過頭,直視著他一雙丹鳳眼,「我喜歡!」

    「OK。」他向調酒師點了一杯彩虹雞尾酒。

    「你的看起來很好喝。」她看著那色彩斑斕的雞尾酒,她對顏色一直有種莫名的愛好,她很喜歡色彩鮮艷的顏色,最好是有很多種那樣子的,就如眼前的雞尾酒。

    「嗯,還行吧。」不過後勁很強。

    「我試試。」在宋翔的身邊待久了,不僅學會圓融處世,還學到強勢佔有,所以,她很快地搶過他手中的酒杯,輕輕地啜了一口。

    凌鋒挑挑眉,相當好奇她的舉動,沒有女人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大多數的女人都是對他極度恭維討好。

    「好喝嗎?」他看了看只剩一半的酒,沒有開口勸告她。

    「嗯,好喝。」口感很特殊,她無法形容,彩虹般的色彩,奇異的口味,讓她身體整個都放松了,她微眯著眼。

    「我們跳舞吧。」他壞心地想看一本正經的女人瘋狂起來的模樣,牽著她的手往舞池走去。

    他突然又想到宋翔之前在辦公室里對他說的話,他說,這個女人不是你能輕易玩弄的,警告他不能亂來。

    何月長得不丑,而且她的冷淡確實讓他想試試看,從來沒有女人能逃過他的刻意追求。

    她蹙眉,想拒絕,他卻不給機會,他手的熱度直接燙上了她的手,讓她的臉和身體都發熱、發燙,不知是酒的關系,還是他的手心熱度。

    他的身體整個都貼上她的,他高出了她半個頭,她順勢將昏昏的頭靠在他的肩上,隨著他的舞步搖崗著。

    她從來沒有跳過舞,也沒有跟異性如此貼近過,她的步伐很凌亂,卻也不會讓凌鋒丟盡臉面,因為他是一個盡職的舞伴,將她帶領得很好。

    他環住她的腰,也不介意地貼著她的身體,他甚至能感覺到她豐滿的胸部,她細膩的皮膚讓他蹭著很舒服。

    她暈得昏頭轉向,「不要轉了,我難受……」

    她的酒勁開始發作了,他緩緩地停下腳步,想將她帶出去,卻不小心與人踫撞,他沒有閃躲,不然會讓身後的何月受傷,他直接撞上了來人。

    「你怎麼搞的?」對方是醉醺醺的男人。

    凌鋒沒說什麼,直接往經理使了一個眼色,讓經理馬上過來處理,而後他準備拉著何月走,何月卻停在原處不動。

    「怎麼了?」他回頭,對上一雙很好看的眼楮,她的眼楮很圓,睫毛長長的,在微弱的燈光下,輕輕地眨著,泛出一圈圈的陰影,她的眼珠很黑,就如黑珍珠一般,很純淨。

    「你怎麼了……」他忘記該如何運用言語。

    她摸著鼻子,用著一種近似委屈的撒嬌方式,說道︰「好疼好疼……」

    「哪里疼?」他放柔了眼神。

    「鼻子。」剛剛在他後面走著,他突然停下來,她一股腦撞了上去,疼得要命,連眼淚都差點被擠出來了,而她的眼鏡也在踫撞中掉了。

    「好,不疼了。」他哄著。

    「我的眼鏡不見了!」她跺著腳。

    「沒事,再配一副就行了。」

    他是吃軟不吃硬的人,何月平時總一副冷若冰霜的表情對著他,他的臉色當然也不會好到哪里去,可她現在嬌弱的小女人模樣,激發了他想疼惜她的欲望。

    「我看不清楚!」她頭好暈。

    他張開懷抱,將她抱起,看到被踩碎的眼鏡,「有幾度?」

    「好深好深。」她開始醉言醉語了。

    好吧,跟一個神智不清的女人說話,他也腦子不清楚了。

    他將這只迷失的小缸兔送回家,已經是兩個小時後的事情了,她在路上自言自語,他則是完全被耍得團團轉。

    把從她包里拿出來的鑰匙放到客廳的桌子上,他扶著她來到她的臥房,輕柔地將她放在床上後,礙于孤男寡女的,對她名譽極為不利,他便想轉身離開,但就在他準備離開時,手腕上多了一股力量。

    「又怎麼了?」他回過頭,看著她,語氣很無奈。

    「不要走啦……」她撒嬌著。

    「為什麼不要我走呢?」凌鋒轉過身,面對著她。

    「嗯……陪我……」

    她醉得糊里糊涂,她努力地睜大眼楮,想看眼前的人,奈何一片銀白色的月光傾泄于房內,他背對光源,她根本看不清,再加上八百度的近視,她看得更是一片霧蒙蒙的。

    「對啦,你不要走……」她單純地重復著。

    「真的要我留下來?」

    他知道她的意思,情場浪子怎麼會看不出一個女人的心,只是若是單純地蓋棉被純聊天,可不是他的風格。

    「對!」她用力地點點頭。

    「我留下來,可不會只是睡覺聊天。」他提醒道,眼楮開始閃著狩獵的光芒。

    「那你要干什麼?」她撫著自己搖來搖去的頭,突地正色道︰「那我陪你好了,你想做什麼,我陪你。」

    「真的?不後悔?」他從來就不是君子,而是一個趁人之危的小人。

    「你好嗦。」她放開他的手,不滿地嘟著嘴,「隨你,以後不理你了!」她忿然地將自己埋進枕頭里。

    不是沒有女人誘惑過他,只是他不知道他的意志力會這麼的單薄,一個喝醉酒的女人,竟然能引得他蠢蠢欲動。

    她身上的套裝,因為一番折騰,早已皺巴巴的,腳上的高跟鞋,一只被她踢掉了,另一只則半掛在她的腳踝上,她的腳很漂亮,沒有因穿高跟鞋而磨出來的角質,一片平滑。

    她半趴在床上,下半身正對著他,及膝裙子微微上卷,正好依稀可見黑色內褲,他摸摸下巴,他還以為她是個清純的女人,沒想到穿了這麼悶騷的蕾絲絲質內褲。

    她的胸罩和內褲是同個款式,他剛剛扶著她上來時,在她彎下腰時不小心看見的。

    「那我就留下了。」他開口。

    「嗯,這才乖嘛,我喜歡听話的人。」她含糊不清地說道。

    「呵呵,我會很乖……」

    他緩慢地解開自己的身上的衣物,luo著身體,一步一步地爬上床,脫下她腳上那只搖搖欲墜的高跟鞋,放輕自己的重量,側壓在她的身邊。

    「我乖乖的,有沒有獎勵?」他紳士地問道。

    「嗯……」她已經听不見他說什麼了。

    「那我自己來。」他撫著她的黑亮烏絲。

    「嗯……」她迷迷糊糊地應道。

    揚起一抹微笑,他吻住讓他覬覦了好久的鎖骨,她的鎖骨很美、很凸,好像能盛住一碗水一樣,非常引人注目。

    ……

    夜很長,他們可以慢慢耗……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thanks

TOP

謝謝

TOP

thx

TOP

謝謝
晨安

TOP

3q

TOP

謝謝

TOP

thx
Have a nice and great day

TOP

THX

TOP

thanks
Chun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