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彎彎《小妻太撩人》


出版日期:2014-03-20


  與女人作對,為了退路,只好先軟言討好;
  跟男人斗氣,因為愛著,只好給他哄一哄。

  十六歲那年,蘇晨暗戀顧謹言,揚言非君不嫁,
  誰知換來的是顧謹言一臉滿不在乎,凶狠的嫌她太煩人,
  不讓她喜歡他。十年過去了,他未婚,她未嫁,
  他是女人眼中的萬人迷。為了安撫家中長輩,
  形同陌路的他找她結婚,他說可以上床,
  可以當夫妻,就是不準愛上他。
  誰知,顧謹言說話不算話,明明不要她愛他,
  卻又霸道地寵她寵得不像話,還寵得眾所皆知。
  蘇晨想,不想愛她也沒關系,只要他對她好就行,
  才知道,心眼小又硬氣的顧謹言其實找了她十年,
  因為不沾女色的他不但想要她煩他,還想她愛他。


第一章

    再次見到他的那天是個特別的日子,元宵節與情人節相遇,座無虛席的高級中式餐廳里比往常多幾分喧嘩。

    蘇晨推開了女用洗手間的木門,避讓著門外排隊的隊伍,側著身軀往外走。

    從國外回來不久,她有點不太適應國內密集的人群,但耳側傳來熟悉的語言卻是讓她心上一陣感動。

    在那個陌生的國度里,走在大街上,人們說的都是那不帶聲調、盡是連音的語言;買完東西找不到回家的路,問路時听不懂別人說的話,那些無助的畫面與眼前熟悉的熱鬧景象所產生的強烈對比,令她胸腔里涌起一股暖流,讓她的心髒跳動起喜悅的節奏。

    而讓她心上一緊、心髒收了收的是,她無意中從服務生正在關上的包廂門門縫中,看到的那張如白玉般的面龐。

    好久不見了。

    蘇晨心里清楚,既然已經回國了,遇見他是必然的事,畢竟他們兩家交情匪淺,只是沒想到會在這里遇上他。

    彼瑾言,這個名字幾乎寫滿了她的青蔥歲月,她從懂事開始就走在這個人的身後。

    孩童時期,他們一起調皮搗蛋地玩耍;青澀年華時,她將對他羞澀的微妙情愫藏在心中,還有後來在她離國後對他滿懷的思念……她似乎與他綁在了一起,她的回憶里滿是他的影子。

    「出國以後不要寫信給我,也不要打電話給我,你知道……你麻煩死了。」

    「好。」蘇晨微微一笑,眼眶盛滿了淚水。

    他說話時一臉不自然的滿不在乎,可在听到她回答以後,卻迅速而凶狠地瞪了她一眼。

    那是他們之間最後一次說話的畫面,在她爸媽去世後的一年,她的哥哥蘇黎為了避免她觸景傷情,把她送去了蒙特婁,那個以法文為主要溝通語言的加拿大城市。

    她知道顧瑾言送機時說的話都是反話,但是十年過去了,她沒有跟他聯系,沒見過他,也沒再跟他說過一句話。

    就禮節而言,她應該去跟他打個招呼,平靜而得體地跟他說句好久不見,或許還能跟他握一下手,然後再優雅大方地離開,但他其實也未必認得出自己吧?她今年已經二十六了,而她離開時只有十六歲。

    這十年間,他沒有見過她的樣子,他不知道她已經把以前那引以為傲且黑如綢緞的長發,給剪得齊肩了,他不知道她現在已經不再喜歡吃雪糕了。

    正如顧瑾言不知道她的變化一樣,她也不知道他的變化,不知道他還是不是她熟悉的樣子,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經有了女朋友,又或者……已經結婚了?

    心髒似乎被扯了扯,與此同時,耳邊傳來了悅耳的詢問聲。

    「蘇小姐,請問是要回包廂嗎?」

    蘇晨抬眼看到服務生小姐禮貌的笑容,她略略點了點頭,在服務生小姐的帶領下,一步一步遠離那個包廂。

    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過去的都過去了,蘇晨微微斂眸,再睜大時,眼眸如秋水橫波,再無半分紛亂。

    「台灣的洗手間太久沒參觀了,所以流連忘返?」蘇黎戲謔地說。

    她的哥哥大概是最惡趣味的哥哥了,別人家的哥哥都待妹妹如珠如寶,捧在手心寵著,舍不得欺負半分,看不得妹妹癟一下嘴,而她的哥哥卻與常人相反,最喜歡調侃她,他最大的願望怕是要把她弄得炸毛。

    「哦,你說的是男洗手間吧?」她的聲音故意拖長,「沒參觀過當然覺得新奇羅,所以流連忘返了一下下。」

    蘇黎默了默,垂下眼眸,拿起桌面上的杯子喝了一口,「蘇晨,你該找男朋友了。」他管不來的,由男朋友管一下也好,她真是太囂張了。

    蘇晨立刻無辜地睜大眼眸眨了眨,黑溜溜的眼珠看著蘇黎,可憐兮兮地問︰「哥,你是嫌棄我了嗎?哥,你不要我了嗎?」

    蘇黎動作有點僵硬地把杯子放回桌面上,「沒……」

    蘇晨繼續裝小可憐,泫然欲泣卻又裝著懂事,「哥,你是不是沒錢養我了?嗯,沒關系,我都明白的,哥你幫我找個病殃殃的老頭子富翁讓我嫁了好了,等他去了,留下一大筆遺產給我,我就接濟你。」

    「蘇晨,你去加拿大雙修戲劇學位的那個畢業證書似乎沒用,演技太浮夸了。」

    「是嗎?我覺得挺好的,很有林妹妹的楚楚可憐啊。」蘇晨從包包里摸出小鏡子,照著自己精致的五官,側了側臉,一手撫了撫腦後的頭發。

    蘇黎斜眸盯著裝模作樣的妹妹,神情高深莫測,她以前不是這個樣子的。

    他們兩兄妹自小就打鬧慣了,斗嘴嘲諷都是家常便飯,以前他的妹妹就像是個乖寶寶一樣,天真活潑可愛,面對他的調侃揶揄,他的妹妹只會紅著臉,睜大黑溜溜的大眼楮,水汪汪地望著他,鼓著雙腮奶聲奶氣地說︰「哥哥是壞人。」

    苞現在這個會在他面前裝模作樣,眼里盡是頑皮笑意,會毫不猶豫回應自己歪言歪語的人,一點都不像。

    如果沒有發生那件事,他的妹妹大概會天真活潑可愛一輩子吧,至少不會像現在這樣,戴著重重武裝,讓人看不透她的心思。

    「回國也有一星期了,你有什麼打算?是想先玩一陣子呢,還是進公司?」

    蘇晨「啪」地蓋上了小鏡子,「我在加拿大讀MBA還加修戲劇,好累的……」聲音拖長,燦爛的大笑容掛在臉上,說話時還沖著蘇黎點一點頭。

    蘇黎不回答,算是應了她,讓她繼續玩一段時間。

    「後天開個party,在歡場。」

    蘇晨有點驚訝,「歡場?就是城中名流里很有名的那個會員制俱樂部嗎?」她不斷眨著大眼楮,眼底帶著頑皮,話里盡是曖昧的笑意,「是哪位佳人有那麼精湛的馭術呀,讓我哥這麼理性的人,這麼夸張地奢侈了一把?」

    「除了我親愛的妹妹以外還能有誰?」蘇黎也配合著她一起胡鬧。

    蘇晨笑嘻嘻地沖著她哥傻笑。

    他言歸正傳,「我請了部分賓客,名單回家給你看,你要是有想要邀請的朋友就補充一下。」

    蘇晨微微眨了眨眼楮,下意識地收了一點笑意,低了低頭,很快又抬起,「我不在國內十年了,哪還能有什麼朋友,我都听哥的。」帶著笑意的聲音從將開未開的門縫中透了出去。

    罷到包廂門外的顧瑾言抬了抬手,「算了。」他轉身就要離開。

    正握著門把的服務生小姐有點錯愕,動作還未完成,剛開始就被告知要停住,她開門也不是,關門也不是,「顧先生不是要進去打個招呼?」

    「不用了,我跟她不熟。」

    服務生小姐看著走遠了的身影,才確定他不是說笑,她不露痕跡地把開了一點點的門關好,心里不禁有點納悶,明明剛剛還說是很久的好朋友,明明還說有一段時間不見,很想念的啊,怎麼突然就說不熟了……

    第二天天氣不錯,或者說溫暖得有點夸張,一點都不像初春的感覺。

    蘇晨穿了件斜肩薄長衫,露出了半個美肩,腰間系了條腰帶,下身是一條齊臀小短褲,這一身簡直就是盛夏的裝扮。

    坐在客廳里的蘇黎,看見衣衫單薄的蘇晨在屋子里晃了整個上午,終于忍不住說話了,「現在還是初春,把你的肩膀膝蓋都蓋好。」

    蘇晨縮著手,甩著故意空出來的袖子,走到蘇黎身邊,然後整個人蜷縮窩在沙發上,「國內的初春都這麼熱嗎?突然好想念加拿大總是零度以下的氣溫。」

    「熱也要保暖。」蘇黎對于自己已經升級為老媽子的事實感到十分無奈。

    蘇晨滿不在乎地擺擺手,一手手肘支在沙發椅背上,手握成拳狀撐著頭,「我在加拿大零下十幾二十度的氣溫里,過了十年還好好的,安啦!」

    蘇黎說不過她,轉移了話題,「明天要穿的禮服都準備妥當了?都回來一星期了,找找以前的朋友敘敘舊,然後去做個發型,別整天窩在家里,無聊不無聊?」

    「哥,你才剛到而立之年,怎麼就羅嗦得跟老頭子一樣?」蘇晨撇了撇嘴。

    蘇黎快要被她氣死了,也不想想他一個瓖鑽級別的成功人士,在正常人都異常忙碌的星期一不去公司,反而留在家里到底是為了什麼,結果還要被說羅嗦。

    「好啦好啦,去就去啦,別用那麼凶狠的眼神瞪著我。」她原本一臉不耐煩的小臉像是會變臉一樣,瞬間轉換成討好的笑容,笑臉太過燦爛,讓人感覺是故意在裝模作樣,「我都听哥的。」蘇晨穿上毛茸茸的拖鞋往樓梯走去。

    「我還沒說完,你走什麼走,蘇晨,我說你到底知不知道而立之年的意思啊?我現在才二十九歲半,而什麼立啊?」

    「你說那個是實歲,過了新年就算大一歲了好不好,哎呀,大男人一個,這麼計較這半年干嘛,反正都是大叔的年紀了。」

    「蘇晨,你的中文必須要重新學一下,還有禮儀……我還沒說完,你要去哪里?」

    「換衣服。」她關上了門。

    大街上的行人擁擠如潮,馬路上的汽車川流不息,這大概是這十年里唯一沒變的景象了。

    蘇晨雙手插在外套口袋里,沒有帶包包,一身輕松地走在人行道上,好奇地打量街上商鋪的眼神,幾乎讓行人以為她是來旅游的,而非本地人。

    其實她早在三十分鐘以前就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了,這些街道她覺得熟悉又陌生,她感慨,在她不在時,這個城市真的產生了很大的變化。

    回國的這些天里,她都宅在家里沒有出門,難怪她哥看不下去。

    信用卡和手機她都是隨身攜帶的,迷路了也不會驚慌,這大概是她獨自在外求學多年,長進了許多的地方吧。

    走了一段時間,蘇晨逛得有些累了,看見不遠處有間咖啡廳,看門面感覺氣氛挺不錯,她懷著好奇心推開了門。

    服務生親切,音樂柔和,甜品美味,咖啡香濃,這是個好地方,而且跟她有緣,這里是她亂逛找到的。

    以前她不相信緣分這樣飄渺的東西,她相信事在人為,她相信她能夠創造奇跡,她覺得只要她想,沒有什麼是不能的,即使真的不能也只是短期內不能,最後的最後,她一定都能如願以償,只是人越大,經歷的變故越多,話就不敢說太滿了,看的東西多了,也就慢慢相信緣分了。

    有緣千里能相會。

    結了帳,在她將要走出門時,手肘突然被旁邊一個戴著大大墨鏡的長腿美女拉住了。

    蘇晨停住腳步,有點疑惑地看了一眼對方,「小姐,你有什麼事嗎?」

    對方則是一臉驚喜,語氣里也壓不住喜悅,「蘇晨、蘇晨,你回來了!」看著蘇晨還是一臉疑惑的樣子,她干脆把墨鏡往下一拉,露出了眼楮,「你不認得我了嗎?是我啊,知南!」

    回憶在蘇晨腦海里如走馬燈地繞了一圈,她想起了當年她有一個好朋友,因為前一天吃壞了肚子,不能去送機的女孩,名字好像就是叫做知南。

    「知南,好久不見了。」

    司馬知南見蘇晨叫出了她的名字,一時感慨萬分,眼楮有點發紅,「是啊,好久不見了,都十年了,你總算舍得回來了,你干嘛不打電話給人家?連信都不寫!我多害怕你是因為我沒去送機,所以生我的氣,要跟我絕交了。」

    蘇晨沒想到自己離開十年了,她以前的好朋友還記掛著她,讓她心里涌起一陣溫暖,「沒有,我只是……你最近怎麼樣?」

    司馬知南見蘇晨不想說,也沒再追問下去,她交朋友不容易,所以一交就是一輩子,不會因為這些小事跟朋友生分了。

    「也好,也不好……哎,一言難盡。」

    蘇晨還想再說什麼,可留意到周圍的人似乎都望著她們,然後交頭接耳、竊竊私語,其中有幾個女生說話聲音大了點,讓蘇晨听到了說話內容。

    「是Sima嗎?」

    「應該是啦,你看她手腕內側的那個紋身,是啦,肯定是Sima!」

    「Sima怎麼在這里?不是說要去香港作宣傳嗎?還有她旁邊站著的那個女的是誰?」

    「不管了,我要跟Sima合照拿簽名,我好喜歡Sima。」

    蘇晨抬眼看了看司馬知南,她早已把墨鏡戴好,面有難色地咬著嘴唇,蘇晨立刻拉著司馬知南快步離開,而原本已經蠢蠢欲動的人群見她們一動作,就立刻涌上來追趕在她們身後。

    蘇晨在加拿大最大的樂趣就是跑步,回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購置跑步機,所以雖然她這一星期一直宅在家里,但還是堅持每天慢跑一小時。

    被人追著跑是她從來沒有過的經驗,她覺得刺激極了。

    司馬知南雖然是被人追著跑慣了,但是今天她穿著高跟鞋,基本上都是蘇晨拽著她跑的,剛跑過街角,她趕忙跟蘇晨說︰「我的車,轉彎。」

    後面跟著的人在拐了個彎以後,就看不見司馬知南她們的背影了,臉上都是失望的表情。

    蘇晨透過茶色車窗看向車外,她笑了笑,回頭調侃司馬知南,「都有那麼多fans了,怎麼會不好?給我照幾張相、簽幾個名,讓我賺點零用錢吧,我才剛回來,還是無業游民一個呢。」

    司馬知南恨恨地戳了她笑著的臉頰一下,「十年不跟我聯系,回來了也沒給我帶伴手禮,還想佔我便宜,我戳死你。」

    蘇晨跟她笑著打鬧了一陣子,兩人總算累了,癱在車椅上。

    「明天在歡場開party,你來嗎?」

    司馬知南惡狠狠地說︰「你敢不請我試試看!」

    蘇晨嘻嘻傻笑,司馬知南看著她的傻樣,忍不住又戳了她的臉頰一下,小聲地抱怨,「也不早點通知我,沒有做發型,也沒有挑禮服。」

    正在開車的男人在照後鏡里看了看司馬知南,「Sima,你明天有一整天的通告。」

    司馬知南不耐煩地「嘖」了一聲,車廂里的氣氛一下子沉了下來,一時場面尷尬。

    蘇晨看了看臉色不善的司馬知南,岔開了話題,「知南,你還沒告訴我怎麼會進了娛樂圈呢,你是香港人,肯定是在香港出道的吧?你在台灣都有那麼多fans了,那在香港肯定是紅透半邊天了,恭喜啊。」

    可司馬知南臉上沒有一點喜色,她只是搖搖頭,「我是在台灣出道的,哎,別光說我了,說一說你吧,國外的求學之路如何,有趣嗎?」

    蘇晨也沒有強求,順著她的話題而下,「哪有什麼有趣不有趣的,說穿了不就是換一種語言說話而已,不過我那時候悲慘了一點,用了好長的一段時間才適應。

    我有一次特別糟糕的經歷,那邊的公車都是按時刻表入站,精確得不得了,過了那個時間點,公車就會開走了,假如說你不好運,遲到了一分鐘,那就意味著你要等上一段時間,下一班車才會進站,而那里冬天又特別冷,周圍全都結冰了,風就像刀子一樣刮在臉上,痛死了。

    那一次正好是在冬天,我的導師突然要我趕回校,說有急事,我就趕緊出門啦,因為穿了好多衣服,整個人都好重,走到車站我都累個半死了,然後一看手表,完蛋了,遲到了一分鐘……」

    司馬知南一臉驚訝,「哇,那怎麼辦?」

    蘇晨笑笑,「能怎麼辦?就等羅,結果那天晚上回到家里我就發燒了,燒到四十度,差點就掛掉回不來了。」

    她的語氣風輕雲淡,完全沒有她話中的驚險,但司馬知南感受到了她的不容易,再看她臉上淡淡的笑容,一時心里更不是滋味。

    「既然那麼艱難,為什麼不回來?」

    蘇晨還是淡淡地笑著,搖了搖頭,嘆了嘆氣。

    「你去的是哪里?」司馬知南問。

    「蒙特婁,嗯,你們粵語的譯法好像是……滿地可。」

    司馬知南臉色變了變,「加拿大?」

    蘇晨沒有說話,點點頭。

    司馬知南認真看著她的神情,猶豫了一陣,終是忍不住有點試探地問她,「你……有跟顧瑾言聯系嗎?」

    蘇晨有點錯愕,「沒,怎麼了?」

    「為什麼?」

    蘇晨把頭靠在了椅背上,閉上眼楮沒有回答。

    「那他知道你回來了嗎?」

    「我不知道。」蘇晨閉著眼楮沒有睜開,「我好像有點困了,先睡一下,到我家就叫我一下吧。」

    司馬知南的嘴唇蠕動了一下,像是猶豫著要不要說些什麼,最後還是幽幽地說了,「你知道嗎,那時候他到處問你的聯絡方式,用盡胳法都找不到你的時候,整個人都變得失魂落魄……認識他那麼多年,至今為止,那是我唯一一次看到他這麼失常,你知道的,他有多注重儀態……」

    歡場不愧是被城中名流追捧的地方,裝潢低調卻優雅別致,場內最多的裝飾材料並不是亮晶晶的那一類,而是以木材為多,可是行家一眼就能看出這些木材都是上等的柚木,真的就是低調的奢華,至于配套設施和服務方面就更是一流了,難怪名流們會以成為歡場會員來彰顯自己的時尚品味。

    其實歡場算是個新興起的地方,蘇晨也是第一次來這里。

    雖然蘇黎對外宴請賓客時,用的是幫小妹洗塵的名義,但出席這次宴會的世家名流都心知肚明,這擺明了就是告訴他們,他蘇家在外求學的唯一千金已至適婚之齡,而今回城,城中世家子各憑本事追求,他蘇黎給得起嫁妝。

    蘇家是城中地位不可動搖的制片公司之一,在娛樂圈可謂是呼風喚雨,近年來,第七、第八藝術迅猛地發展,使得蘇家毅然成為了城中新貴們想要抱大腿的對象,因而今天到場的人已經遠不只有城中世家了,連娛樂圈的明星、八卦周刊的狗仔隊也都在其中。

    蘇晨沒料到她哥給她辦這麼大,剛進門踩上紅地毯,就毫無心理準備地被一堆閃光燈喀擦喀擦地迅猛攻擊,差點亮瞎了她的眼。

    然後幾個拿著錄音筆的年輕人迅速上前圍著蘇晨,一連串的話不打結,幾乎沒有停頓地響在蘇晨耳側,「這次宴會是蘇氏環球制片公司總裁蘇黎先生,也就是蘇晨小姐您的哥哥特別給您辦的洗塵宴,請問這是否意味著蘇晨小姐您將會進入蘇氏環球制片公司?是要接任令兄的總裁一職嗎?」

    蘇晨平常裝模作樣慣了,這下子遇上了這樣的突發狀況,她一下子進入了平時一貫的狀態,裝。

    「暫時沒有這個打算。」她邊笑邊不著痕跡地看著四周,心里暗暗叫苦,到底蘇氏公關部的人有沒有來啊?

    蘇晨話音剛落,一個年輕男生立刻見縫插針地問︰「听聞蘇晨小姐在加拿大是雙修戲劇和工商管理,這兩門學科似乎沒有相關聯,而蘇小姐也沒有要進入蘇氏的打算,那麼請問您是打算進軍娛樂圈嗎?」

    「研究戲劇只是我的興趣。」蘇晨的笑容已經有點僵硬了。

    「請問蘇晨小姐為什麼會在加拿大獨自求學十年之久呢?是有什麼迫不得已的原因嗎?」

    蘇晨刷地收起笑容,目光開始泛冷,直勾勾地盯著剛才問她這個問題的人,「你是哪家公司的」這句話就在舌尖,將要脫口而出,她要讓問她問題的這個人在那行里混不下去。

    一個俊逸瀟灑的身影穿過了重重包圍住她的人群,走至她的身旁,他露出得體的微笑,接過了話題,「蘇晨醉心于知識海洋,可是我輩中自年少起就求知若渴的模範。」聲音還像以前一樣,像低低的大提琴。

    圍著蘇晨的人似乎都有點驚訝顧瑾言的出現,一時之間沒有人再提出問題,也有一部分的人是看顧瑾言的笑容看呆了。

    蘇晨看著他的側臉,面如冠玉,眉目疏朗,得體的笑容弧度似是往她心底里去了,跟她的情緒勾勾纏纏,「不好意思了各位,今天蘇晨是主角,還有很多事,要先離開了。」

    蘇晨看見他話畢後低頭看了看自己,目如朗星,她看不清他眼底的情緒,只知道他只需一個眼神就把自己給定住了,腦海變得一片空白。

    彼瑾言再向媒體朋友點了點頭,手放在蘇晨腰側,帶著她離開人群,人群中也自動分出了一條通道讓他們離開。

    等到他們走至會場中央時,顧瑾言放開了摟住蘇晨的手,蘇晨這才如夢初醒般反應過來,「剛剛……嗯,謝謝你。」

    彼瑾言點點頭,似是毫不在意。

    「好久不見了,你最近好嗎?」蘇晨見他似有轉身離去之勢,第一反應就是想要留住他。

    「挺好的,勞你掛心了。」明明已經相識二十幾年了,他卻如同初見她一般,說著客套至極的話。

    蘇晨心中微微酸澀,其實也只能怪她吧,誰叫她當初突然就說要離開,而且離開了這麼久,也沒跟他聯絡,他那時跟她那麼要好,經常一起打鬧一起玩,又怎麼會不生氣呢?

    「那顧媽媽和顧爸爸好嗎?還有顧奶奶……」

    彼瑾言開口打斷,「托你的福,他們都不錯。」

    蘇晨啞然,只能呆呆地看著他,不知道再說些什麼才好,一時之間兩人無話。

    會場里的人已經不少了,周圍都是相互寒暄說著家長里短的聲音,似乎只有他們兩人怪異地相對無言。

    蘇晨心里很難過,十年的時間過去,他們竟然找不到一個可以聊天的話題。

    會場上的人慢慢的越來越多了,氣氛也越來越活絡,而他們之間與旁人不同的僵硬,在人海中格外突出,蘇晨能夠感覺得到,會場上的一些人都在用奇怪的目光看著他們倆。

    她覺得不舒服極了,正想借故離開,顧瑾言卻突然開口,「當初不是說去美國修國際法,怎麼後來去了加拿大?」

    蘇晨下意識地脫口而出,「因為本來申請的就是加拿大的學校……」說到一半才反應過來,話也中斷了。

    彼瑾言雙眸涼涼地望著她,輕輕地「呵」了一聲。

    蘇晨眼帶歉意,「對不起,我……」

    彼瑾言似是沒有耐性再听她說話,他打斷了她的話,「不好意思,失陪一下。」轉身離開。

    蘇晨站在原地,看著他漸行漸遠的背影,只是微勾嘴角嘲笑自己,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怨不得人。

    她突然間憶起十年前的一幕……

    「你為什麼突然要出國?國外那麼冷,你身體又不是很好,那里說的又不是中文,不要去。」穿著牛仔褲,上身著緊身黑色背心的十八九歲男生一臉倨傲。

    「是啊,我也覺得一點都不好。」正是二八美好年華的女生微微笑著點頭,身上流轉著嫻靜的氣息。

    「那就別去。」男生一臉霸道。

    女生咬了咬唇,看了男生幾秒,似乎有點心動,可是又搖了搖頭,「都已經安排好了。」

    男生重重地吐了口氣,「那要去哪個國家?」

    「美國……」

    回憶里的他們,那時候是多麼的美好……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相關書籍介紹》

    ◎想看葉銘書將冷冰冰的沈蕭蕭鎖在身邊?別錯過臉紅紅596《老婆,聽話就好》。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5195


    ◎想看愛程序如痴的裴辰逸擄獲時若芳心?別錯過臉紅紅626《人妻分居中》。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3373


    ◎想看花名在外的韓酌為幕容新錦一生為一人?別錯過臉紅紅650《追妻不手軟》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5250


    ◎想看顧瑾瑜和姚格絲兩相較勁的情事?別錯過臉紅紅68」《都說總裁不好惹》。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Thx

TOP

Good

TOP

thanks

TOP

Thanks

TOP

:)

TOP

謝謝

TOP

Thanks

TOP

Tq
Lin

TOP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