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瑪奇朵《寡婦上爺床》[蕩婦閨女之三]


出版日期:2013-10-16



  身為長年在外征戰的將領,他早就鍛鏈得冷酷無情,
  唯獨對這在府里當廚娘的寡婦,他竟有些憐惜,
  她被親爹賣了兩次,丈夫又都亡故,如今自己帶著孩子過活,
  她爹卻又來討錢要她幫忙還債,甚至想把她賣第三次,
  為此,他不免多照顧她一些,誰知卻讓人認為他們不清白,
  他為了她好,決定讓她離府,還多給她一大筆銀子,
  誰知,她竟然意圖色誘他,要他把她留下?!
  哼,既然她如此寡廉鮮恥,想撈更多好處,他又何必心疼她?
  他會順水推舟的接受,卻不會給她半點名分!
  咕以為這下她會打退堂鼓,可不料她非但沒有,
  連他在邊關戰爭失利,皇上降罪,侯府被封時,
  她也不畏危險辛苦,帶著他兒子千里迢迢來尋他……
  甫,這女人的本性究竟怎樣他不想管了,
  他只知道,再見面的這一刻,他想要愛這傻女人一輩子……


  愛情 VS 責任 瑪奇朵

    今年的中秋節對我來說,除了猛吃一堆雪餅和月餅外,其他的都無法安慰我受傷的心靈。

    因為在這個中秋節,我的電腦終于和我Saygoodbye了,更讓人想嘆氣的是,手機的毛病也越來越嚴重!

    雖然勉強處于能夠接听的狀態,但是時靈時不靈的功能也是預告著它打算追隨著電腦的腳步而去。

    嗚嗚……我被3C產品給集體拋棄了……

    灑灑傷心的淚水後,還是來聊聊這本書寶寶好了!

    其實這本書的男主角個性在某些時候我個人是覺得有點不討喜的。

    為什麼呢?因為他實在是太過一心為國為民了,在這樣的人心里,即使是愛人親人也要擺在國家大事的後面,雖然不能夠說他愛得不夠,不過,他身上的責任感,令他把更多人的性命擺在更前面,有時候就難免會有所犧牲。

    話說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觸是在看名偵探柯南時,當毛利大叔的老婆被歹徒挾持時,他在猶豫後還是開槍了。

    雖然說他只是打中自己老婆的腳,讓對方無法繼續拿她當人質,順便恐嚇了歹徒證明他不是不敢開槍,但是身為女人,雖然可以明白他的選擇,卻不能完全原諒吧?

    當然這本書里是沒有男主角要射殺女主角的橋段啦,不過呢,我想女主角如果強勢一點,這本書的結局可能就是兩個人各自分飛了!(笑)

    這次的故事希望大家喜歡!感謝大家的支持,請繼續期待下一本書寶寶吧!

TOP


第一章

    天才剛蒙蒙亮,城門都還沒開,城南門口內外就已經人聲嘈雜,有等著進城出城的,也有擺著早點攤子的,還有大戶人家下人出來準備采買的,一條大路上一眼望去好不熱鬧。

    城南門的熱鬧大約要近午才會趨于平靜,畢竟熱辣辣的日頭掛在天上,大多數人都會找個地方歇腳去,就算是擺攤的小販也會趁這個時候稍稍歇口氣,等待稍晚的時候迎來第二波的人潮。

    只不過還是有人會選在這幾乎人人都昏昏欲睡的時間擺攤。

    一個穿著秋香色衣裳的縴瘦婦人提了兩個大桶子,搖搖晃晃的從城南門旁的一條小巷子里走了出來。

    走沒幾步,婦人就氣喘吁吁的,手上的桶子也左搖右晃的,就在桶子幾乎要落到地上的瞬間,一邊出來了兩個男人伸手要接過桶子。

    「賴三媳婦,這桶子沉,我來替你拿吧。」一個穿著褐色短打的男人沉著聲說道。

    另外一個穿著灰色短打的矮瘦男人也跟著附和,「就是就是!這麼重的東西哪里是你一個婦道人家拿得動的。」

    袁清裳退了幾步,手上的桶子也跟著晃蕩,整個人看起來更加柔弱不堪,但她白皙的小臉上卻滿是堅持,軟聲說︰「不了,我自己來就行,感謝兩位大哥了。」她搖了搖頭,怎麼也沒放開手上的桶子。

    那兩個男人看著她倔強的模樣,沉默了一會兒才無奈開口說道,「好吧!那要是真有要幫忙的地方可別忘了喊我們一聲。」

    熬人淺笑著點點頭,卻沒說好或不好,然後提著自己的兩個桶子繼續往前行。

    這段路一般人走來不過只需短短一盞茶時間,可因為手上提著重物,讓她走得比其他人慢上許多,也更加的吃力,但是她始終沒有請求任何人幫忙,只是自己挪著小腳,雖然緩慢卻堅持的往前走。

    兩個男人見狀也只是輕嘆了口氣,然後轉頭各自離去,他們午後還有活計呢!

    三人短短的幾句交談,雖然他們都覺得自己坦蕩蕩,完全沒有惹人閑話的地方,但是看在那些倚在門邊談笑的大嬸小媳婦眼里,可就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了。

    「瞧瞧,那風騷寡婦又出來了!走路一扭一扭的,就不知道想勾引誰呢!」一個二十來歲的婦人靠在門邊看著那遠去的背影,不屑的說著。

    對門處,一個年紀略老些的婆子也開門看著,說的話更加不留情,「老婆子我可是看得清楚,那樣的臉蛋那樣的打扮,一看就不守本分,這賴三媳婦嫁給賴三前,听說就已經嫁過一回了,結果前頭的孝都還沒守完就又貼上賴三,蓋了第二次蓋頭進了門,嘖嘖,就是那青樓賣笑的都沒她狐媚!」

    一邊的大姑娘或者是婦人們臉上全都是不屑的神情,對剛剛走過去的袁清裳充滿鄙視和排斥。

    哪個女人會希望自家附近多了一個看起來特別會裝樣作樣的女人?

    之前穿著一身孝衣,偶爾推門喊貨郎買些雜物時,就能引來路上一堆男人爭著獻殷勤,現在更是不得了了,天天大中午的出來賣豆腐腦,只不過搬兩桶東西就活像挑了多重的擔子一樣,走路一搖三晃的,就是想讓那些男人們爭著去幫她做事嘛!

    呸!以為別人沒有做過活啊!不過就是兩桶豆腐腦,能夠重到哪里去那擺明就是狐狸精勾引男人的手段!

    她們你一言我一語的批評著袁清裳,沒有人會在意她不過是剛死了丈夫的寡婦,必須自食其力,也不會有人想知道她平日除了出門擺攤,其他時候幾乎足不出戶的謹慎,還有對于其他男人的幫忙也幾乎從不答應的矜持,在她們的眼中,這個才剛在這里落戶不過一年的女人就是個想要勾引她們男人的狐狸精。

    然而女人們的閑言閑語對已經走遠的袁清裳一點影響也沒有,她只是忍著抹汗的沖動,咬著牙,提著兩桶沉沉的豆腐腦往城門邊自己租來的小攤子走去。

    她沒有丈夫和娘家可以依靠,一個弱女子只能靠著自己的一點手藝過日子,若不能堅強起來,那日子還怎麼過?早在听到丈夫戰死沙場時,就該往房梁上一吊也跟著去了。

    只是她不行,她不能就這麼去了,她還得替那個男人養著他留下來的孩子,所以她就算再苦再難,也得好好活下去。

    至于左鄰右舍女子們的敵視她不是感覺不到,但是她除了自己行得正坐得端外也沒有其他辦法了。

    她已經盡量不在外頭拋頭露面,甚至連做豆腐腦都是自己一大早推磨做的,而且也不敢做多,因為只托了隔壁的阿婆照顧孩子一會兒,怕賣多了耽擱了時間,不能及時回去照料孩子。

    想得越多,她腦子越清醒,看著不過剩幾步路的攤子,她猛力的跨了幾步,終于在脫力之前走到攤子里。

    放下桶子後,她稍微整理了下有些散亂的鬢發,然後揚起一抹笑,嬌聲招呼了起來。

    「豆腐腦!好吃的豆腐腦,鮮嫩噴香的豆腐腦—」她嬌嫩的嗓音在炎炎夏日里宛如一股清泉,沁人心脾。

    她笑得燦爛,讓人看不出她經歷了什麼樣的過去,手腳俐落的盛出一碗碗的豆腐腦端給來捧場的客人。

    不管生活如何艱難,對現在的她來說,努力活下去,然後把孩子給帶大,就是她現在唯一的目標。

    只是,有時候這世上的事情不是人力能夠抗衡的。

    這天袁清裳剛賣完了豆腐腦,提著兩個空的木桶往家里走,可還沒進家門,她就听見了孩子的哭聲還有東西被砸毀的聲音。

    她心中一慌,拎著桶子急急忙忙的往前奔去,就看見自家大門大敞,一群男人在屋里東翻西攪的,屋外小院子里的小菜田也被踩得一團亂,門外還有一個被打得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中年男人窩在那里,而她家的孩子則在鄰居阿婆的懷里嚎啕大哭,阿婆也是白著臉站在門口,抖抖顫顫的說不出話來。

    至于附近的鄰居不是門關得緊緊的,就是把門開了一條小縫探看,卻沒有人敢出來幫忙。

    袁清裳臉色一白,兩個桶子也不顧了,連看也不看門口那個窩著的男人,直接沖進屋子里大吼著,「你們這是在做什麼這樣擅闖別人的屋子,眼底可還有王法?!」

    她這一聲大吼,氣勢是有了,但是嬌軟的聲音卻顯然不足以嚇住里頭的那些男人。

    那些男人听到她這一聲大喝,非但不怕,還全都嘻嘻哈哈的走了出來,領頭的一個穿著褐色短打的大漢走到她的正對面,兩個人只有幾步的距離,讓袁清裳忍不住想後退,但她一想到後頭還在嚎啕大哭的孩子,就鼓起了勇氣,咬著唇,瞪大了眼楮,不肯退後半步。

    她退什麼退她過去就是退讓得太多了,才會淪落到現在的境地!

    「王法?!」那帶頭的大漢臉一沉,眼底閃過一抹凶光,「欠債還錢就是王法!外頭的那個袁老頭可是你老子他說他欠的債由你來償,我們不過就是來收錢的,哪里犯法了?」

    他說得理直氣壯,背後的男人們也跟著起哄,紛紛附和著。

    「老大說的是!那袁老頭欠債不還早該剁了手腳抵債,現下不過是翻了屋子,哪算得上什麼大事。」

    「老大,別和這娘兒們講道理了,趕緊讓她把銀兩拿出來,我們好交差。」

    袁清裳在听見那些男人說的話後,整個人像被雷劈了般,一時之間傻愣愣的說不出話來,半晌才飛快的轉身,看著屋外那個連頭都不敢抬的男人,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整個人幾乎要站不穩跌坐在地上。

    「你怎麼能!你怎麼能又這樣」她失控的喊著,眼眶瞬間紅了起來。「你明明答應過我不會再去賭的!」

    「我也不想的,就是……就是被老熟人給拉了進去,只想說玩一把小的過過癮就不玩了,誰知道……」窩在門口的袁老頭听見她的控訴,忍不住囁嚅出聲,頭卻是半分也不敢抬。

    「誰知道會越玩越大,玩得讓人上門來討債是不是」袁清裳見他說不下去,憤怒地接了口幫他把話給說完。

    袁老頭吶吶的不敢說話,低著頭也不敢看女兒,畢竟這樣的事情不是第一次了,他自己也知道錯了。只是心中雖然覺得對不起她,卻有另外一個聲音在鼓動著他說,這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不過就是一點銀兩而已,她要是懂得孝順二字,就該爽快的把錢給付了。

    袁老頭這麼一想又理直氣壯地抬起頭,看著已經說不出話來的袁清裳,嘿嘿的笑了笑,「其實也不多,就十兩銀子,好閨女,幫爹付了吧?我發誓這一定是最後一次了,真的!」

    袁清裳紅著眼看著他,巴掌大的白皙臉上滿是淒涼,听著他再一次的保證,忍不住慘然笑著。「十兩?我現在是個寡婦又帶著孩子,就靠著賣豆腐腦過日子,我哪里來的十兩可以替你還債?!」

    袁老頭一听她說拿不出錢來,即使被打得渾身是傷也跳了起來。

    「你說你拿不出銀兩這不可能!你男人可是戰死的,我可是听說了,戰死的士兵都有發撫恤銀子,你現在說你沒銀兩了,說給誰听誰都不信!」袁老頭氣呼呼的質問著。

    袁清裳瞪大了眼,沒想到自己的爹竟然是在算計她死去男人的那一點撫恤銀子,宛如一盆冰水澆過,心中本來僅剩一絲對親情的期盼,也都在瞬間消失無蹤。

    她親生娘親早逝,後娘對她並不好,而他這個當爹的雖然沒有一起虐待她,卻也沒有關心她。日子過得苦點累點,她也就認了,沒想到他卻在她開始談婚事的時候欠了一大筆賭債,最後為了還債把她嫁給一個行將就木的老頭子。

    從小就習慣了逆來順受的她,想著這就算是報答他們的養育之恩,所以即使心不甘,仍舊是披上嫁衣就這麼嫁了,只是造化弄人,她才剛嫁過去,那老頭子就重病在床,她伺候湯藥好一陣子,最後對方還是就這麼去了。

    辦完了喪事,她既沒圓房也沒有孩子,那家人也不想平白無故多養一個長輩,就把她的東西收了收,直接打發她回家,又說老爺子的死和她沒什麼關系,讓她不用守孝也行。

    守不守孝的她倒是無所謂,在第一次被賣後她就寒了心,對于自己的未來不抱任何的希望,只期望她爹別又賭癮犯了把她賣了就好。

    只是回到家後好日子還沒過上兩天,後娘便不時的冷嘲熱諷她整天在家吃白食,對此她忍了,但是第二次看見她爹帶著債主回家,而對方一臉yin邪的看著她時,她的心一點點的往下沉。

    她又被賣了一次!還是賣給那樣下流的人,那是個糟蹋了兩個姑娘,最後竟把人再轉賣了的混混!

    她知道這消息後流著淚,茫然的看著她爹跪在她面前說這是最後一次了,說他對不起她,以後一定不會了,然後耳邊又傳來後娘哭鬧的聲音,話里話外的意思就是她若不乖乖嫁人,她和她兒子就沒活路了。

    可她第一次出嫁時就已經對這個家寒了心,第二次她更是不甘心,死都不想嫁給那樣的人,所以她想了法子嫁給了那時候急著找媳婦來照顧孩子的賴三。

    雖然賴三帶著一個娃兒,又是個兵,給了足以讓她爹還債的聘金後變得一窮二白,但是她還是嫁了,即使他在成親的第二天就直接上了戰場,她也無怨無悔,向他保證一定會好好照顧孩子等他回來。

    雖然她等到的是他戰死的消息,但她還是沒忘了當初答應過他的事情,決定替他好好的照顧孩子長大。

    只是她怎麼都想不到,賴三陣亡不過才三個月,自己的爹竟然又犯了賭癮,還把主意動到他的那筆撫恤銀兩上頭來了。

    她忍了十來年,忍了兩次被賣的心痛,這次她不打算再忍了。

    她紅著眼眶,卻逼著自己不再示弱的流淚,小臉上滿是堅毅,啞著聲堅定的說著,「爹,那筆銀兩先不說有沒有那麼多,就算有我也不會給你!我還有妮兒要養,這是她爹留給她的最後一點依靠,我即使餓死也不會去動的。」

    她的聲音鏗鏘有力,讓那些本來在看戲的男人全都轉頭過來看向袁老頭。

    他們的眼神很明顯的表達了一個意思—你女兒不幫你還債,你自己說該要拿什麼來抵債?

    袁老頭收到那些人威脅的眼神,忍不住急了,「你在說什麼胡話!你那男人都死了,這個孩子也不是你親生的,你對她好做什麼嫁出去的姑娘,男人死了就該回娘家來,那孩子隨便找個人收養了就是,再不行城里還有善堂呢!你又何必倔著性子非得替那個男人守著一切?!」

    如果不是被賣了兩次,或許她還會想說他這話是為了她好,但現在……她不會傻得什麼話都信了。

    她望著她爹,慘淡的笑了笑,「回娘家做什麼?讓你把我賣了一次又一次?」

    袁老頭一听這指責,連忙開口否認,「你說什麼呢!我是你爹,什麼叫做賣了一次又一次。」

    袁清裳打斷他的話,冷淡回應,「爹,別說那些話了,是不是真的你我都清楚,總之我今天就把話說清楚了,我今兒個是不會回去也不會拿錢出來的。」

    她是個人,可不是家畜,不會被人賣了一次又一次還傻得不懂反抗。

    袁老頭一听,知道袁清裳這次是鐵了心不幫他了,氣得沖上前去甩了她一巴掌,大聲吼叫著,「你這不孝女!我讓你嫁又怎麼了,老子再把你嫁一次又如何!你今兒個要是不把那些銀兩拿出來,就休怪我再找人將你嫁了收聘禮!」

    袁清裳被打得歪過頭去,手撫著臉感覺頰上熱辣一片。

    她沉默的維持著被打的動作,久得幾乎讓所有人都以為她即將妥協,袁老頭嘴角甚至勾起得意的笑,腦子里已經盤算著拿到銀兩、付了賭債後若還有剩余,要再去賭一把,這時,她卻開了口,說出讓所有人都驚訝的話——

    「我不!」袁清裳轉過臉看著他,手握著拳,逼自己堅強的把話說完,「你也甭說什麼孝不孝的問題,本朝律例說了,初嫁從父,再嫁由己!更何況我已經再嫁一次了,這一次你也別想用同樣的法子再讓我不甘的嫁人!」

    袁老頭沒想到她竟然會說出這種話來,手指顫抖的指著她,一時之間竟然說不出話來。

    那穿著短打的男人像是鬧劇看夠了,也不管她,直接走到袁老頭的背後,把他踹了個狗吃屎。

    他回過頭看著白著臉,腳微微顫抖卻還是硬撐著站得筆直的袁清裳,心中忍不住感嘆原來這世間還真有這樣狼心狗肺的父母。

    雖然白白浪費時間看了一場鬧劇,但是身為一個男人,卻覺得有這樣的媳婦兒也算是一件幸事。

    「你既然拿不出錢,那袁老頭我就帶走了,不過這欠債還錢的道理到哪去都一樣,你最好想想怎麼湊出錢來,要不然這老頭哪天斷了手腳回去,可別說我們心狠!」男人說完忽然想到自己還沒報上名號,又多添了一句,「記得,錢湊夠了就來城南盧老大那里還錢贖人。小子們,走了!」

    後面一群漢子附和了聲,臨走前兩個男人隨手把癱在地上的袁老頭給架了起來往外拖去。

    袁老頭一邊掙扎一邊喊著,「閨女啊!閨女……救救我啊!」

    袁清裳卻像沒听見,看著袁老頭和那群人越走越遠,直到不見了人影,才像是被抽了骨頭和所有力氣一樣瞬間癱坐在地上,傻愣愣的流淚。

    一直躲在門外的阿婆抱著已經哭得沒什麼力氣的孩子站到她面前,什麼話也沒說,只是輕嘆了口氣,把孩子放到她手上後,搖了搖頭走出去,還好心的順道把門給關上,阻隔了那些想要打探的視線。

    門關上的瞬間,袁清裳看著仍舊在抽噎的孩子,淚忍不住流得更凶。

    「妮兒,我們母女該怎麼辦才好?」她喃喃的問著,卻明白不可能會有人回答她這個問題。

    她看著一團亂的家,又想到盧老大最後說的那些話,她明白,如果她再不想出個法子,那麼平靜的日子是絕對不可能再回來了。

    天清王朝里,最為百姓所知曉的官員,那必定是定北侯龐昊宇。

    龐昊宇的爵位可不是世襲而來的,從「定北」兩字便可知他是用赫赫戰績換來今日的榮寵。

    龐昊宇最初是在平邊疆的戰役中一戰成名,從百夫長直接一躍成了副將,接著在當時領軍的涂老將軍提拔之下,自己率領了一小隊,成功突襲北蠻人陣地,然後藉著智計和武勇,一路闖了邊疆五關,一舉收回邊防大城,也被涂老將軍譽為智將,上奏朝廷,得了將軍的封號。

    接著又在邊關鎮守五年後率軍往北推進,收服自太祖以來就不曾收復的北河一帶,並且主導內外關口的民間貿易,再獲天恩賜侯爵之位,名號定北。

    如今可以說天清王朝的男人們都把定北侯當成了王朝一位無可挑戰的戰神,姑娘們則是把定北侯當成了仰慕對象,至于北蠻人則把定北侯當成心中的一根刺,恨得牙癢癢的卻不敢輕舉妄動,就怕這煞星領軍報復。

    而除了赫赫戰功,令定北侯聞名天下的是他威嚇外族的手段—那由千百顆頭顱築出來的京觀,不只鎮壓了那些老是蠢蠢欲動的外族,也同樣嚇到了天清王朝上上下下的百姓們。

    只是比起恐懼,百姓們更歡迎這個帶給他們和平日子的男人,所以當龐昊宇進京述職時,全城的百姓都站在街道兩旁爭睹他的風采,有些大戶人家的女眷甚至包下了客棧,站在樓里看著策馬而過的定北侯。

    寬廣的主街上,左右兩排騎著馬的鎧甲兵士領頭先行,接著是定北侯的親兵,雖然他們只穿著藏青色袍子,但是冷肅的氣息加上背上的大刀、整齊劃一的步伐,充分顯示了他們的訓練有素,讓周遭的人也不敢小瞧了這些人。

    而在前後親兵的包圍下,一個騎在黑馬上的男人現身,龐昊宇的出現讓所有人全都歡呼了起來,連那些樓台上的姑娘們也都臉帶喜意,手里提著花籃,在那騎著黑色駿馬的定北侯走到她們的視線內時,往下灑落了片片的鮮花,讓整條大街瞬間彷佛春日降臨,嬌嫩的鮮艷花瓣落在肅殺的兵陣中,看起來有著極大的反差,卻更加吸引所有人的視線。

    沒有人注意到站在街角的袁清裳,她穿著粗布衣裳,背上還背著一個孩子,愣愣的看著那個騎在黑馬上的男人。

    這不是她第一次看見龐昊宇,卻是第一次看見身為定北侯的龐昊宇。

    定北侯穿著一身錚亮的銀色鎧甲,手上戴著黑色的皮套執著馬鞭,容顏粗獷中又帶著一絲肅殺的冷意,尤其是眼角的一道疤痕斜斜落下,可以想見那傷若再偏一分他的一只眼楮就沒了。

    她定定的看著他,看著他就這樣如眾星捧月般騎馬走過,遠去的背影在一片花瓣飛舞的景致中顯得更加挺拔,就如同她記憶中的那般。

    她痴痴的望著,直到再也看不見,然後被一個大嗓門給喚醒—

    「我說賴三家的,那定北侯都走遠了,你還看什麼呢」陳婆子不耐煩的說著,「我說你不是要找份差事嗎,現在到底還要不要?不要的話我可是忙得很,沒時間看你在這里發愣。」

    袁清裳回過了神,然後連忙朝三角眼的陳婆子道歉,「要的要的,我自然是要找份差事的。而且就像之前說的那樣,最好是能夠簽死契的。」

    陳婆子是人牙子,這街上大小消息沒有她不知道的,自然明白她為什麼要和別人不一樣,專挑死契的活兒找。

    她拉著袁清裳走進了自家的小廳里,然後說道︰「要我說,你就算急著擺脫你後娘還有你爹,也不用挑死契的活兒去做,為了這孩子以後好,最好還是挑個長一點的活契,要不簽了死契,以後孩子也低人一等,除了奴僕外也挑不到什麼好親事。」

    袁清裳苦澀的低下頭,「我也明白,只是現在也顧不得了,我爹和我後娘那里逼得緊,再不趕緊想個能脫身的法子,我頂多就是再被賣一次,但是孩子會怎麼樣我就不敢想了。」

    這陣子討債的人是不來了,但是她後娘卻帶著人三不五時的到她那里去鬧,讓豆腐腦攤子也有好幾天都沒開張了,再這樣下去她們母女倆就算沒被賣掉遲早也會被逼死。

    要逃離困境,她想得到的最好法子就是自賣自身,若把自己賣給大戶人家,他們就是想上門鬧也得考慮清楚。

    陳婆子說話是刻薄了點,卻還算是有良心的,怎麼也不忍心看她簽死契,想了好半晌,突地笑開了。「對啦!我這里剛好有個差事,是大戶人家卻只要簽活契,條件不錯,就是不知道你行不行了。」

    袁清裳一臉的驚喜和緊張,「還請大娘說說看。」

    「要會南北白案的手藝,不用精通,只要會做些家常的就行……」

    她話還沒說完,袁清裳已經滿是激動的打斷了她的話,「大娘,這個我行的!我行!我白案手藝還算可以,就是不知道是哪戶人家?」

    陳婆子得意的想著這次總算可以比吳大嬸那牙婆快一步了,也不計較她剛剛打斷自己話的事,笑笑的說道︰「這說來也巧了,那戶人家的主子就是剛剛你看得發愣的人。」

    袁清裳略張了小口,有點不敢置信,「大娘你是說……」這怎麼可能呢?那樣的人家怎會缺廚娘?

    陳婆子笑著點頭,「沒錯!就是定北侯府!」

    「那那……那我能成功嘛?那樣的人家想必都是吃山珍海味的,我行嗎?」

    陳婆子一听這話就知道她一定沒听過有關定北侯府的傳言,否則也不會問這等問題了,連忙拉著她的手說道,「放心放心,這行不行還是要先看你的手藝,你如果真的有兩下子,那定北侯府哪里有不收的道理,走走!現在就跟我過去,他們府里可是急著要人呢,我現在就帶你過去試試,若行你也不用擔心你那後娘又找人在門前哭鬧了。」

    袁清裳還沒搞清楚就被陳婆子扯出門了,踩著地上一片片的花瓣,她還有些恍惚。

    她……又能再次看到他了嗎?

    那個她連靠近都不敢,只敢偷偷望著的男人……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欲知天清王朝另一個勇于追求真愛的男人是如何排除萬難娶回心愛的女人,請見新月甜檸檬系列金貴女臨門之《大齡寡婦》

    想知道還有哪些痴心小女人苦盡甘來,終于得到有情郎?請見——

    *井上青新月甜檸檬系列蕩婦閨女之一《灶花撲閻王》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6256


    *香彌新月甜檸檬系列蕩婦閨女之二《花魁鬧豪門》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6269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謝謝分享

TOP

Thx

TOP

good

TOP

thanks

TOP

Thanks

TOP

thx

TOP

Thanks

TOP

thanks
floriehk

TOP

返回列表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