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米樂《代嫁小資女》[嫁入豪門之二]


出版日期:2015-07-01


  縱使他高大又帥氣,可是他那萬年不化的冰山臉,
  硬是將所有女人逼退到三尺之外,不過他一點也不在意,
  他對愛情沒有期待,成為繼承人完成和父親的約定才是首要任務,
  就連婚姻也是建築在利益之上,怎料準新娘居然蠢到臨陣脫逃,
  蠱得他只好找她的雙胞妹妹來演戲撐場,但她不知道有什麼魔力,
  居然讓向來獨來獨往的他,和她的同居生活也能適應良好,
  她的好廚藝更是滿足了他挑剔又有強迫癥的胃,
  最驚奇的是,她不像一般女人看到他總是面露害怕,
  反倒時常對他露出甜笑,甚至還能和他開玩笑,
  更為了證明他有多好,極力對抗對他冷嘲熱諷的家族親戚,
  看著這樣的她,他平靜許久的心開始蠢動,
  而且在他痛苦難過之際,她那句會陪伴著他直到永遠的承諾,
  成了她也喜歡他最好的證明,怎料就在他想著該怎麼向家人坦承,
  並落實和她的夫妻關系時,她卻一改態度表示再也不會見他?!


楔子

     這天中午,在知名飯店豪華氣派的宴會廳里,正在舉辦一場夠譽為是王子與公主結合的上流豪門婚宴。

    溫瑞綺穿著美麗的白紗,站在紅毯的一端,準備走向前面的小舞台,接受賓客們的祝福,不過她的臉上並沒有一般新娘該有的喜悅表情,反倒有些緊張不安的看著擺\在一旁的祝賀花籃,上頭寫著——

    祝新郎璩冠霖新娘傅家馨永浴府河。

    沒錯,今天的新娘原本該是她的雙胞胎姊姊傅家馨,但姊姊卻突然不見了,她認為應該取消婚禮,但是有太多現實的因素,最後只好由她這個平凡的小學老師代替公主姊姊出嫁,更詭異的是,這個提議是新郎官提出來的。

    溫瑞綺微側過臉看著身旁原本該成為她姊夫的新郎璩冠霖,英挺的臉上,乍看很沉穩,但表情實在太過嚴肅了,而且也跟她一樣,毫無半點幸福喜悅之情,這讓她不禁想起姊姊曾以「工作機器」來形容他。

    「把妳的手給我,我們該準備登場了。」

    他的話彷佛在提醒她,或者該說是在警告她,既然她已經答應要代替姊姊和他完成這場垢受矚目的世紀婚禮,她就應該扮演好妻子的角色。

    一切都是假的,只是演戲罷了,溫瑞綺暗自深呼吸了一口氣,穩定心神後,輕輕將手放到他的掌心中,和他一起走進會場。

    她本來以為只要演完這場結婚的戲,兩人再去度個假蜜月,一切就都結束了,誰知道人算不如天算,接下來一連串的狀況,讓她這個假人妻始終無法下戲……

TOP


第一章

    半個月前

    中部山區一所偏遠的小學,學生前幾日開始放暑假了,老師們也在忙完學校事務之後,跟著放暑假了。

    上午十點半,溫瑞綺和同事兼好友的張芳盈從教師辦公室走出來,她們從今天起開始放暑假,也和另一個室友莫智凱老師說好,三個人明天要開車環島旅行。

    在走廊上,她們遇到學校的工友李永,六十歲的他,在這所小學擔任工友已經二十多年了。

    「溫老師、張老師,你們要回去啦?你們要小心喔,剛剛我來的時候,校門口警衛室那邊來了一個男人,穿得人模人樣,但表情很可怕,像是要來找哪個老師討債似的。」李永就住在學校附近,雖然現在也沒有什麼事要做,但是他每天還是都會來學校。

    「聽起來好恐怖。」張芳盈的身子不自覺輕輕抖了抖。

    「嗯。」溫瑞綺也感到有些害怕。

    「總之,你們自己小心一點。」李永邊說邊往前走。

    「瑞綺,我看這樣不行,我打電話給小凱老師。」張芳盈拿出手機打電話給莫智凱,他也在學校里,如果他事情忙完了,有他陪著一起回去比較安心。「喂,小凱老師,你的事情還要多久才能處理好呢……再幾分鐘就結束?好,那我跟瑞綺在川廊那邊等你。」

    小凱老師是學生們對莫智凱的稱呼,許多老師也跟著這麼叫他。小凱老師是半年前才到學校任職的體育老師,現在和她們是室友,很年輕,才二十四歲而已,加上外型很帥氣,因此非常受到小學生們的喜歡。

    兩人一到川廊,張芳盈立刻當起了低頭族,而溫瑞綺則望向校門口,她看見校門口旁邊停了輛深藍色的高級轎車,有個穿西裝的男人就站在車子旁邊,她忍不住想,他就是李伯伯說的那個表情很可怕的人嗎?

    不過這里距離校門口有點遠,加上對方又側著身,她看不太清楚男人的表情,這個時候,姜奶奶剛好推著她的小推車經過,姜奶奶又撿一堆東西了。

    姜奶奶是村子里的獨居老人,也是村長口中的頭痛人物,她的丈夫很早就過世了,十多年前唯一的兒子也去世了,從此她便開始撿些有的沒有的東西回家,多年下來,她將撿來的東西全塞在屋子內外,不僅環境非常髒亂,還會散發出臭味,老人家身上也總是髒髒的,村長曾經找人要幫忙打掃,她也曾和志工媽媽們去找過姜奶奶,想要幫助她,但都被姜奶奶趕走了。

    周圍住戶都在抗議,目前村長還在跟姜奶奶溝通,希望能將住家堆積的垃圾清除,只是姜奶奶身上那股異味好幾公尺外都聞得到,因此村子里的人大都對姜奶奶避之唯恐不及。

    突地,姜奶奶不知道踩到了什麼,重心不穩,跌了一跤,小推車也跟著翻倒,溫瑞綺見警衛只是從警衛室里探頭稍微看了一下,卻沒有要出來幫忙的意思,于是她著急的道︰「芳盈,我去……」

    她本來想跑到校門口去幫姜奶奶,可是她話都還沒說完,就瞬間愣住了,因為那個男人快步走上前,先將姜奶奶扶起來,再將小推車扶正,還幫忙把散落一地的東西一一撿起來放回小推車里。

    「瑞綺,你剛剛叫我做什麼?」張芳盈邊滑手機邊問。

    「沒事。」溫瑞綺又望了下校門口,見姜奶奶道完謝後便推著小推車離開了。

    「瑞綺,你那個雙胞胎姊姊傅家馨真的沒有邀請你去參加她的婚禮嗎?報導說她和東方航空公司小開璩冠霖的聯姻,是場世紀豪門婚禮耶,肯定很奢華,你過來看一下。」

    溫瑞綺走過去,看著張芳盈手機網頁顯示的標題,笑了笑。「你也知道,我和我姊姊的關系又沒有公開,不過之前我姊姊打過電話給我,我有先祝福她了。」

    想到姊姊上個星期的來電,她的表情不免多了幾分擔憂,姊姊在電話里說璩冠霖雖然家世背景很好,是長輩們眼里的乘龍快婿,但是他的個性很冷漠,話又少,給人感覺有點陰沉,而且吃飯永遠只去同一家餐廳,毫無情趣可言,還有,聽說他每天都工作到很晚才回家,根本就是個只知道工作的「工作機器」。

    根據姊姊當時不是很情願的語氣,她關心的問姊姊是不是不喜歡對方,為什麼又要和對方結婚,不過姊姊沒有多說什麼,隨便敷衍幾句便掛了電話。

    之後幾天她還是很擔心姊姊,就傳了手機訊息給姊姊,不過姊姊後來回訊說沒事,說那天只是小恭怨,要她不用擔心,又說她接下來要忙著準備結婚的事,暫時不會再跟她聯絡。

    姊姊真的沒事嗎?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胸口悶悶的,她希望是她自己想太多了。

    此時莫智凱來到川廊。「溫老師、張老師,抱歉,讓你們久等了。」他走上前,好奇的問︰「你們在看什麼?」

    「在看瑞綺雙胞胎姊姊嫁人的新聞,她姊姊傅家馨是台灣的第一美名媛,現在又嫁入豪門,真的讓人好羨慕喔!」

    「張老師,你真的很無聊,干麼看這種只是在炫富,對社會毫無正面意義的新聞呢?」莫智凱不太高興的說著。

    「小凱老師,你的反應會不會太大了?」張芳盈被罵得莫名其妙。「再說,這又不是別人的事,傅家馨可是瑞綺的姊姊耶。」

    「我覺得溫老師根本就沒有必要羨慕她姊姊,嫁入豪門未必就能過得幸福,再說,什麼第一美名媛,別笑死人了,卸了妝,個個都是丑八怪。」

    張芳盈一聽,忍不住笑場了。「小凱老師,我想這個第一美名媛卸妝後的模樣,應該就是溫老師現在的樣子,所以你的意思是,溫老師是個丑八怪?」哎喲,笑死她了,雖然知道小凱老師可能是想要安慰瑞綺,畢竟她們兩人明明是雙胞胎,卻有著截然不同的命運,一個是珠寶千金,一個則是像灰姑娘,但這家伙的腦袋也未免太直了吧。

    「張老師,你別亂說,我才沒有那個意思。」

    「喔?是嗎?可我聽起來就是那個意思啊。」

    「張老師,你不要故意曲解我的意思。」

    「偶只是直話直說啦。」張芳盈還故意來了句台灣國語。

    眼見兩個室友又斗起嘴來,溫瑞綺當起不知道第幾次的和事佬。「兩位老師,我都知道你們都是為了我好,不過請停戰,好嗎?」

    芳盈和她一樣都是二十六歲,常說小凱老師個性太過孩子氣了,但現在看來,芳盈似乎也是,兩人常為一點小事就斗嘴,這不是小朋友才會做的事嗎?感覺他們就像一對歡喜冤家。

    張芳盈和莫智凱同時睨了對方一眼,真的乖乖閉上了嘴。

    溫瑞綺溫柔地笑道︰「小凱老師,芳盈只是在跟你開玩笑而已,不過謝謝你的關心,雖然我是有點遺憾不能跟姊姊一起成長,但是我從來沒有羨慕過姊姊的生活,知道姊姊過得很好,我很高興,也希望她可以一直幸福下去。」

    她和姊姊雖然是雙胞胎,但因為從小就失去雙親,兩人在不同的環境中成長,加上姊姊後來成為知名的公眾人物,所以她和姊姊的關系並沒有公開,知道的人也不多,為了怕帶給姊姊麻煩和困擾,一向都是由姊姊主動跟她聯絡,偶爾若遇到有人說她長得和傅家馨相像,她都只是一笑置之,不過血緣親情畢竟無法割舍,她是真心希望姊姊能永遠幸福快樂。

    「溫老師,你這麼想就對了。好了,我們別再談這個無聊的話題了,已經快中午了,要不要開車到鎮上去吃午餐,順便采買明天要去環島用的物品呢?」莫智凱提議道。

    「好啊!」張芳盈很識時務的笑道。待會兒可是要搭某人的車,她可不想半途被趕下車。

    三個人往校門口走去,溫瑞綺的視線忍不住落在那個男人身上,此時他正背對著校門口講手機,身形看起來很高大,站姿霸氣,相當醒目。

    警衛一看到溫瑞綺走來,馬上從警衛室走了出來,喊道︰「溫老師,我一直在等你,剛剛打電話去辦公室,有老師說你已經離開了,這位璩冠霖先生說要找你。」

    張芳盈想起工友李伯伯說的來討債的恐怖流氓,驚慌的說︰「瑞綺,原來流氓是要來找你的,你快點逃……等等,璩冠霖?璩冠霖不是要跟你姊姊結婚的那個航空業小開?」

    男人也聽到了警衛的喊話,馬上結束通話轉過身,一雙深沉的黑眸朝溫瑞綺等三人站著的方向看過去,像是在確認哪一個是他要找的人,隨即目光一凜,牢牢鎖在溫瑞綺身上,筆挺的走上前。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男人盯著自己的目光太過直接而銳利,溫瑞綺的心不由自主的輕顫了下,一時間也分不清是緊張還是害怕。

    他就是璩冠霖,即將要和姊姊結婚的人?他的五官深邃立體,活脫脫就是男神一枚,但她也可以明白為何李伯伯會說他看起來很可怕,因為他的表情實在太過嚴峻,眼神也過于銳利,給人一股冷冷的、難以親近的感覺,可是突兀的是,外表看起來如此冷酷的男人,似乎有著一顆柔軟的心。

    璩冠霖站在溫瑞綺面前,緊瞅著她,問道︰「你就是溫瑞綺,傅家馨的雙胞胎妹妹?」

    眼前的女人和未婚妻傅家馨有張極為相似的臉,不過她脂粉未施,長至胸口的烏黑長發,自雙肩柔軟的服貼而下,比起未婚妻那張無論何時都精致完美的妝容,更顯秀氣甜美。

    「對。」他怎麼知道她是姊姊的妺妹?又怎麼曉得來這里找她?是姊姊跟他說的嗎?不過,他為什麼會來找她?

    「我來找你,是想問你,你知不知道你姊姊在哪里?」

    「這是什麼意思?」溫瑞綺驚愕的問。

    「你姊姊現在下落不明。」

    溫瑞綺和璩冠霖坐在租賃房子的客廳里。

    聽到他說姊姊不見了,她驚慌不已,但校門口人來人往,不是談話的好地方,因此他們開車回到租屋處。這是一間屋齡二十多年的兩層樓透天厝,一樓是客廳、盥洗室還有廚房,二樓則有三個房間。

    原本張芳盈叫莫智凱跟她一起上樓,畢竟人家是來找溫瑞綺的。不過那小子堅持說有事要去廚房,但他一個大男人窩在廚房能有什麼事,她一看就曉得他想在廚房偷聽他們談話,不過她也想知道璩冠霖來找瑞綺做什麼,再加上他看起來有點可怕,她也擔心瑞綺的安危,因此和小凱老師一起進入廚房。

    溫瑞綺焦急的馬上問道︰「璩先生,你剛剛的話是什麼意思?為什麼會來找我問我關于姊姊的下落呢?這是怎麼回事?」

    璩冠霖直到剛剛都還在猜測,或許傅家馨的雙胞胎妹妹會知道她在哪里,不過現在看來,他很確定她並不曉得傅家馨的下落,看著她那張白皙的麗顏堆滿憂色,一雙交握的小手微微顫抖著,他原本冷硬的神情不自覺柔和了幾分。

    「你姊姊在三天前失去了蹤影,沒有留下只字片語,也沒有人知道她去哪里,她的雙親很擔心她,請我幫忙找她,而傅伯母昨天告訴我關于你這個雙胞胎妹妹的事,她說你們姊妹私下會聯絡,或許你會知道你姊姊的下落。」

    傅家馨不見的隔天,他接到傅伯父的電話,才知道傅家馨不見的事,傅伯母沒有溫瑞綺的電話號碼,只知道她在中部一所小學當老師,他依著傅伯母給的名字資料,很快就查到溫瑞綺任教的小學。

    老實說,昨天得知傅家馨原來是傅家夫婦領養的孩子,他真的感到很驚訝,更沒想到她居然還有一個雙胞胎妹妹。

    溫瑞綺胸口一緊。難怪這陣子她老是覺得胸口悶悶的,她本還以為是自己想太多,沒想到……難道姊姊真的出事了嗎?

    「現在還不確定你姊姊是自己離開,還是被人帶走的,傅家那邊已經報警協尋,不過調查不公開就是了。」璩冠霖面無表情的說著。

    姊姊不見了,這是真的嗎?

    其實她不太了解關于姊姊在傅家的生活,姊姊也很少提及,她只知道姊姊非常喜歡珠寶設計,在自家的珠寶公司上班,是個珠寶設計師,每次有了新作品,都會傳照片給她看。

    再次想到上星期姊姊難得主動提到結婚對象的事,口氣有些古怪,她就不免自責,她不應該因為姊姊說沒事就以為沒事,她該再多關心姊姊才是。

    「璩先生,你剛剛說我姊姊有可能是被帶走的,這是什麼意思?有人要綁架我姊姊嗎?」現在,她只希望姊姊平安無事。

    「應該不是被綁架,畢竟已經過了這麼多天,傅家和我並沒有接到任何勒贖電話,雖然她自己離開的機率比較大,但也有可能是被某些有心人士給帶走了,就我所知,有人想要阻止這場婚禮。」璩冠霖老實告知可能的情況。

    「那麼快點取消婚禮不就好了,這麼一來,那些人就會放了我姊姊了,不是嗎?」溫瑞綺現在只想知道姊姊在哪里,是否安全。

    「婚禮不能取消!」他態度強硬的直接否定她的提議。「如果這麼簡單就能解決問題,我就不必特地來找你了。」

    「婚禮為什麼不能取消?」

    「看來你真的什麼都不知道,這是場對兩家公司都有利益的企業聯姻,你姊姊若是自己離開的,就表示她是個很愚蠢的女人,因為她這麼做,不只是我們公司,連帶傅家的珠寶生意也會受到不小的損失,還有可能會倒閉;但如果她是被想要阻撓這場婚禮的有心人帶走的,我更不可能讓那些家伙得償所願,所以無論如何,婚禮都不能取消。」

    聞言,溫瑞綺著實難掩驚訝。照他這麼說,姊姊是為了傅家的珠寶公司才答應要和他結婚的嗎?難怪姊姊感覺起來一點都不快樂,看來姊姊從來沒有向她提起,大概是不想讓她為她擔心吧。

    那麼,姊姊有可能是自己離開的?

    「可是璩先生,如果到了結婚那天還是找不到我姊姊,沒有新娘的話,婚禮不是一樣要取消嗎?」

    「這就是我今天來找你的目的。」璩冠霖只要一想到傅家馨很有可能是個自己做出愚蠢決定的愚蠢女人,他就無法不生氣,他目光深沉的看著溫瑞綺,冷冷的道︰「如果到了婚禮當天還是沒有你姊姊的消息,就由你來代替你姊姊和我完成婚禮,如此一來,雙方公司都不需要蒙受利益上的損失,這是最好的解決辦法。」

    溫瑞綺瞬間怔住了,而廚房里的莫智凱和張芳盈也因為這番話實在太過荒唐,感到難以置信。

    莫智凱氣憤的快步來到溫瑞綺身旁,不滿的睨著璩冠霖道︰「溫老師,你絕對不能答應跟這種家伙結婚,開什麼玩笑,新娘不見了,居然要你嫁給他,真是太荒謬了!」

    急忙追了出來的張芳盈勸道︰「小凱老師,冷靜點,你別這麼沖動,把話聽清楚,只是代替她姊姊去完成婚禮而已,不是真的要結婚啦。」

    她知道小凱老師喜歡瑞綺,並打算在環島的時候向瑞綺告白,聽到璩冠霖的提議會抓狂也是在所難免,可是難道他沒看到璩冠霖變得更陰沉的表情嗎?真真真……是太可怕了。

    「不管是真的還是假的,這種代替某人結婚的事,真是太可笑了!」莫智凱才不管眼前的男人是什麼航空小開,他站得直挺挺的與他對視。「管你們公司還是傅家的珠寶公司是不是會因此而倒閉,都和溫老師一點關系也沒有,我們已經決定明天要去環島旅行了,所以,請你馬上離開。」

    「也許該聽聽本人的回答。」璩冠霖雖然不清楚眼前叫小凱老師的年輕男子和溫瑞綺是什麼關系,但既然他都來了,就不可能空手而回。

    「不需要,我替溫老師回答就行了,現在,請你回去。」莫智凱毫不客氣的下了逐客令。

    這時,溫瑞綺嗓音輕柔卻堅定的緩緩回道︰「璩先生,我答應代替姊姊和你完成婚禮。」

    莫智凱無法置信的猛然轉頭瞅著她。「溫老師,你干麼答應!你姊姊的事和你一點關系也沒有,說穿了,你姊姊又不認你這個妹妹,不然干麼不公開你們的姊妹關系?這件事你就別管了,我們就照原訂計劃去環島旅行。」

    「小凱老師,抱歉,環島旅行……可不可以延後?不管怎麼說,姊姊是我在這世上唯一的親人,她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無法不管。」溫瑞綺沒辦法不擔心姊姊。「璩先生,我答應你的提議,那麼,接下來我該做些什麼事呢?」

    璩冠霖也不想再繼續浪費時間了,直言道︰「既然你已經答應要扮演你姊姊的角色,那麼從這一刻開始,你就把自己當成是傅家馨,在舉行婚禮之前,還有許多事情要做,你必須跟我回台北,現在請你去整理簡單的行李,我只等你十分鐘。」沉穩的說完後,他便起身走了出去,在不算大的公寓里,他的身形更顯昂藏。

    「你這家伙,跩什麼跩,我絕對不會讓溫老師跟你一起去台北的!」莫智凱生氣吼著。

    張芳盈看著這一幕,忍不住搖搖頭。璩冠霖和小凱老師的氣場真的差太多了,什麼叫做真男人,什麼是大男孩,一目了然,不過,她也擔心瑞綺的安危,非常難得的跟小凱老師意見一致。「瑞綺,那個璩冠霖看起來很可怕,我想你還是不要答應比較好,看他的樣子,似乎很生氣你姊姊不見了,害他的公司利益受損,誰知道他會不會把怒氣發泄在你身上。」

    溫瑞綺朝兩人露出要他們安心的微笑,接著便回房間收拾東西了,她不禁想著,不知道為什麼,她並不覺得他可怕,也不認為他是會隨便遷怒的人,況且事關姊姊,她不可能置身事外。

    坐在璩冠霖的車子里,在前往台北的國道上,溫瑞綺的心有些忐忑不安,她不確定這麼做姊姊會不會生氣,偏偏她要離開前打了幾次姊姊的手機,都是關機中,她實在別無選擇。

    她想過了,有極大的可能是姊姊自己離開的,可是如此一來,若害得傅家的珠寶公司倒閉,那該怎麼辦?傅家的長輩們會不會因此而責怪姊姊呢?這是她決定代替姊姊完成這場婚禮的主要原因。

    至于另外一個原因,是因為姊姊那麼喜歡珠寶設計,公司若倒了,姊姊應該也會很難過,她不想姊姊以後後悔,所以現在,至少先不要讓傅家的珠寶公司受到損失。

    此時她收到芳盈傳來的訊息,要她一切小心再小心,更要注意自己的安危,若有什麼事,馬上打電話給她,她會立刻和小凱老師沖到台北去救她,看完,她不免覺得好笑,芳盈的說法似乎太誇張了,她又不是被壞人綁架,不過好友如此義氣相挺又這麼為她擔心,她真的很感動,于是她隨即回傳訊息,表示她會小心行事,也會和她保持聯系,要她不用擔心,等她半個月後從台北回來,他們再一起去環島旅行。

    當她將訊息傳送出去,再抬起頭,就見車子進入國道休息站。

    「已經過了午餐時間,回到台北還有好一段路,去買點東西吃吧。」璩冠霖邊說邊停好了車。

    溫瑞綺見他下了車,也連忙跟著下車,但她很擔心姊姊,實在沒什麼胃口,只簡單買了一個面包和一瓶飲料,結完帳後,她看見他站在商店門口講手機,直到他講完電話之後,她才走過去。

    璩冠霖瞥了一眼她手上的東西。「你買好了?」

    「對。」

    「那走吧。」

    「可是璩先生,你還沒有買你要吃的東西。」

    「不用了,這里的食物全部不合我的胃口。」說完,他大步往停車方向走去。

    溫瑞綺只好又趕快跟上,可她不免感到困惑,既然他並沒有要買東西吃,為何還專程進入休息站,不是要趕著回台北嗎?難道他是擔心她肚子餓?

    兩人回到車子後,璩冠霖再次將車子開上國道。

    她去買東西時,他打了兩通電話。「剛剛我和傅伯父通過電話,待會兒回台北之後,我們會先去傅家,既然你現在是傅家馨,總不能認不得自己的父母,接著,我會介紹一個造型師給你認識,她會將你改造成你姊姊的樣子,這個星期六中午你得跟我一起參加璩家的家族聚會,這將是我第一次把你這個未婚妻介紹給家人認識。」

    「璩先生,你的意思是,我姊姊之前都沒有跟你的家人見過面嗎,可是你和我姊姊不是已經快結婚了?」

    「結婚是我自己的事,和我的家人並沒有關系,這次是因為我爺爺堅持要我帶未婚妻一同出席,不然他們第一次見面應該是在婚禮當天。」璩冠霖實話實說。

    怎麼會沒有關系,明明就快要成為一家人,卻連男方的家人都沒有見過,甚至連未來丈夫的態度也是如此冷漠,她突然覺得就算姊姊是自己逃跑的,也情有可原。

    璩冠霖用眼角余光瞥見她低頭不語,問道︰「怎麼,有什麼問題嗎?」

    「璩先生,你不喜歡我姊姊嗎?」溫瑞綺抬起頭瞅著他的側臉,困惑的問。姊姊很漂亮,又有才華,十個男人有九個都會被她吸引。

    他沉著臉回道︰「如果你想聽實話,很抱歉,我對你姊姊的確沒有太多感覺。」

    聞言,她不禁在心里暗道︰果然,他是唯一不會動心的那一個。「既然如此,你為什麼還要跟我姊姊結婚呢?」

    「同樣的問題,也許你應該去問問你姊姊,為什麼她會答應跟我結婚,主動提出聯姻的人是傅伯父。」璩冠霖可不想被誤解。

    「你知道傅伯父這麼做的理由嗎?」

    「傅家的黛華珠寶公司雖然是台灣老字號的珠寶公司,但隨著消費族群的年輕化,現在的新世代幾乎都比較傾向選購其他品牌,再加上幾家歐洲知名品牌的代理權也被其他珠寶公司搶走了,因此黛華珠寶在經營上出現了困境,若不再做點改變,不出兩年,就得關門了。」畢竟是要合作的對象,他當然也調查過。

    溫瑞綺雖然不懂公司的經營,不過聽起來,傅家的珠寶公司真的出了問題,是因為這樣,傅伯父才希望姊姊嫁給璩冠霖嗎?

    「我答應傅伯父婚後跟黛華珠寶合作,讓他們在我們集團旗下的三家飯店設立專櫃,你知道一年入住我們飯店的國外旅客有多少人嗎?保守估計,至少可以讓黛華珠寶增加三成以上的營業額,另外,我也將投資黛華珠寶,讓他們有更多的資金可以運用,取得和知名廠牌的合作。」

    原來如此,不過他說過這是樁讓彼此公司都能獲利的聯姻,于是她又問道︰「那麼藉由這次的聯姻,你們公司又能得到什麼好處?」

    「東方航空公司目前正在跟中東最大的航空公司談合作事宜,負責人是阿爾茲親王,以後還有可能在觀光飯店和石化業合作,我一直很想取得這個合作案,上次見面,親王說王妃喜歡一個過世知名華裔年輕設計師的作品『藍眼淚』,那是一條藍寶石項鏈,親王希望可以把那個當成雙方合作的禮物送給王妃,那件作品的收藏者就是傅伯父,而傅伯父也答應把項鏈當成女兒的嫁妝送給我。」

    「可是我不懂,既然傅伯父只是想要跟你們飯店合作,而你也只是想要『藍眼淚』,那你們兩家公司合作不就好了,為什麼非得要跟我姊姊結婚呢?」如果姊姊和他是彼此喜歡也就算了,但明明兩個人對彼此都沒有感情,為什麼又要如此勉強?她為姊姊的犧牲感到不舍。

    「這半年來,我爺爺已經算是退休狀態,現在東方集團的代理總裁是我,我爺爺也有意讓我當繼承者,不過前提是,我得娶個老婆,而且婚姻得維持一年以上,還有,我的妻子要有不錯的家世背景才行,正好幾個月前,我和傅伯父一起出席一個公開場合,他說想把女兒介紹給我,並希望兩家可以成為親家,于是我就答應了,如此一來,我也可以省去找妻子的麻煩,說來,這算是雙方合作愉快,不是嗎?」

    婚姻是可以這樣當成交易買賣的嗎?此刻,溫瑞綺更加心疼姊姊的遭遇了,也相信嫁給璩冠霖,姊姊是不會幸福的,畢竟這個男人需要的只是一個台面上的妻子。

    想了想,她還是忍不住說出自己的想法,「璩先生,我覺得既然都要結婚了,為什麼你不選擇一個自己喜歡的對象呢?那麼至少會過得比較幸福。」

    「娶一個自己喜歡的女人,真的就會過得幸福嗎?溫老師的想法都這麼天真嗎?」璩冠霖冷笑一聲,神情倏地變得僵硬。「在我身邊,有個人娶了自己最愛的女人當妻子,婚後卻過得很折磨,最後在跟我現在一樣的年紀,才三十二歲就死了。溫老師,現在,你還要認為娶自己喜歡的女人,就會過得很幸福嗎?」

    溫瑞綺驚覺自己似乎說錯話了,吶吶的道︰「對不起……」

    他那一閃而過的痛苦神情,應該不是她看錯了吧,難道他說的那個人,是他的家人嗎?

    「何必向我道歉,我只是隨口說說罷了。」他微抿著唇。「溫老師,這樣好了,我也來跟你做個交易。」

    「交易?什麼交易?」她一臉納悶的問。

    「阿爾茲親王知道我要結婚,很熱情的邀請我和我的妻子到他們飯店去度蜜月,所以婚禮結束當天,你和我一起飛去杜拜,到時候我也會帶著『藍眼淚』,表面上我們是去度蜜月,但實際上我是去和親王簽訂和約,等一個星期後回到台灣,你就可以下戲,不必再和我扮演夫妻了,至于我和傅家馨的關系,就由傅家對外宣布分手的消息,反正又沒有登記結婚,從此,我和你姊姊一點關系也沒有。」

    「可是你不是說你爺爺要你結婚,還要維持一年,他才答應讓你繼承公司嗎?」

    「我是靠自己的能力獲得爺爺的認同,指派成為集團代理總裁,之後我也會靠自己的努力繼承公司,當然,我答應跟黛華珠寶的合作和投資,都會履行。」璩冠霖對自己的工作能力很有自信。

    「你說的是真的嗎?」

    「我一旦做了決定,就不會再改變,這一點你可以相信我。」雖然他原本打算順他爺爺的意,和傅家馨結婚,但那個蠢女人這次會逃婚,誰知道日後還會不會惹出什麼麻煩事,所以他決定了,戲就演到他和阿爾茲親王簽妥合約就行了。

    溫瑞綺大大松了口氣,她本來還在想,代替姊姊完成婚禮之後,接下來該怎麼辦,既然他都這麼說了,她也不必擔心太多,接著她在腦海中簡單算了一下,兩個星期後舉行婚禮,再跟璩冠霖去杜拜度個一個星期的假蜜月,也就是說三個星期後姊姊就自由了,不用嫁給不喜歡的人,傅家的珠寶公司一樣可以和東方集團合作,姊姊以後還是可以繼續做最喜歡的珠寶設計,真是太好了!

    想到這兒,她下意識的低頭看著手中的面包和飲料,輕聲道︰「謝謝你,璩先生。」這個人,其實一點也不冷漠可怕。

    「不需要跟我道謝,這只是場交易,我不是沒有獲利,不過嚴格說來,在這場交易中,你應該算是唯一沒有得到好處的人,不覺得吃虧嗎?」獲利的人是傅家,而她不是傅家人。

    「不,因為你給了我機會,讓我可以幫助我姊姊,現在我感到很開心,真的非常謝謝你。」溫瑞綺微微一笑,這種喜悅比任何實質的好處更加吸引她。

    「幫助人還要跟別人說謝謝,你的思考邏輯沒有問題嗎?」

    她笑得更燦爛了。「當然沒有問題,我可是個老師呢,這個就叫做助人為快樂之本,懂嗎?」更不用說幫助的對象還是她的雙胞胎姊姊,她當然義不容辭。

    「這種話,你就留在學校里騙騙無知的小朋友吧。」璩冠霖一轉過頭就看見她毫不掩飾的甜美笑意,不禁恍神了一秒,隨即問道︰「不過,你不怕我嗎?至少你的室友看起來很怕我。」

    對于女人見到他總是面露懼色,他早就習以為常了,甚至生下他的人,也說他看起來陰沉可怕,讓人看了就厭惡……想到這兒,他的俊顏頓時繃得更緊。

    溫瑞綺覺得很驚訝。難道他是因為看到芳盈很害怕他的樣子,因此那個時候他說完了話,便到外面去等她?

    其實不能怪芳盈怕他,因為李伯伯把他形容得太可怕了,而且她也必須承認,在校門口見到他時,她的確也有點怕他,但現在,她是真的一點都不怕他,相反的,還覺得他可能是個不錯的人。

    溫瑞綺微微舉起面包和飲料,朝他甜甜的笑了笑。「對了,璩先生,謝謝你讓我買了面包和料。」這下子她終于有心情吃東西了。

    璩冠霖開著車,雖然她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但臉上那抹甜笑,像是回應了他的話。她不怕他,一點都不怕。

    怪女人!

    他雖然還是維待一貫的面無表情,不過意外的,心里原本的怒氣不知何時已經消失殆盡了,而且他現在才發現,早上出門的時候,天空還下著雨,如今已晴朗無雲。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又到了吃冰的季節了! 米樂

    米樂寫這篇序的時候,外頭艷陽高照,天氣很好,因此決定寫完序後,到附近的冰店去吃豆花冰。

    新書里,有一段女主角練習穿二十公分的高跟鞋走路,其實那是米樂的經驗之談唷,不過請放心,米樂可沒有摔倒呢,呵呵。

    有一年,米樂當好友的伴娘,跟另外一位朋友去試穿了伴娘禮服之後,決定去買雙搭配的高跟鞋,然後,在專櫃上,米樂瞧見一雙紫色的高跟鞋,後鞋跟又細又高,應該超過二十公分了。

    米樂的高跟鞋並不多,就幾雙而已吧,而且鞋跟都沒有很高,後來成為專職的作者之後,就很少穿高跟鞋了,因此看到那雙超高的高跟鞋,忍不住地想試穿看看,正好又是米樂腳丫的Size,尋問過女店員之後,她說可以試穿。

    當米樂踩上二十公分高的高跟鞋,頓時身高快要一百九十公分,雖然心情感覺有點興奮,但也有點怕怕的,總覺得若是摔倒,一定很慘,然後,也不知是不是太久沒有穿高跟鞋了,又或者很害怕摔倒吧,米樂走起路來,變得有點同手同腳的,不用朋友在旁邊笑翻,米樂自己也覺得很好笑。

    那次的經驗,真的有點刺激又很好玩,最後米樂買了雙只有幾公分高的高跟鞋,那樣的鞋子,曾經穿過就行了。

    出版社七月中有香港書展,米樂在這里預祝大賣,同時也希望讀者們繼續支持米樂,我也愛你們,感恩!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b

TOP

thanks

TOP

thx

TOP

谢谢
50 字節以內
不支持自定義 Discuz! 代碼

TOP

thanks for sharing

TOP

Thanks

TOP

Thx

TOP

TOP

返回列表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