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千尋《穿越一枝花》


出版日期:2015-10-14


  小說里的穿越女哪個不是喜遇良人,幸福到滿出來,
  怎麼就她雖然撈到了個世子妃當當,夫家人卻個個是極品——
  公公貪戀朝堂權勢,見不得任何與他利益相沖突之事,
  婆婆左氏面上觀音、心底羅剎,對外聯合娘家妄想干涉朝政,
  對內不知殘害過多少後宅女人,連她也成了獵殺名單之一,
  至于她那世子老公,唉,不思上進,只曉得在床上對她使壞……
  咦?不對不對,容她修正一下,他那廢材樣兒是假,
  實則他早看穿王妃包藏禍心,「整頓王府、肅清左氏」計劃已布局多年,
  依照古代生存法則,他好她才能跟著好,既然如此她可不能是豬隊友,
  她先端著世子妃架子把他那些個侍妾通房「教導」一番,
  再和他同心把王府丑事一路鬧到皇上面前,還怕沒人替他們出頭嗎?
  事成之後,他終于可以發揮真本事,各式鋪子一間接一間開,
  她也利用現代的生活經驗把生意做大,他因此浪子翻身成為京城傳奇,
  更別說她那張甜死人不償命的嘴,老是逗得他爺心大悅,
  讓他樂得獨寵她一人,夜夜纏著她要她替他生孩子,
  可是她沒料到他扳正後的好男兒形象,不但惹來原主妹妹的覬覦,
  就連皇上也自顧自下了道賜婚聖旨……



第一章 此“霜”非彼“霜”

    鴻臚寺少卿葉知瑾葉大人嫁女兒,近百賓客盈門道賀,鞭炮聲響徹雲霄。

    八抬大紅花轎從正門出府,一百二十八抬嫁妝隊伍長長地跟在後頭,陪房、丫鬟……從頭到尾細細數算,竟有六十六人之多。

    幾個眼尖的看出那些不是普通下人,瞧她們的行止、氣度、表情……有人私下猜測,應該是從宮裡出來的人。

    不過是嫁個女兒,怎麼搞出這麼大排場?何況幾天前,大伙兒還以為這場婚事定要黃了呢,哪裡曉得,出乎意料,婚事沒斷,熱鬧更盛。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吶?

    唉,說來話長。

    葉知瑾不過是個從六品小官,家裡嫡女五個、庶女七個,眼下這個出嫁的名喚葉霜,雖是掛在嫡母名下,可知根底的,誰不知她是小妾所出。

    怎麼說都是婢妾所出,倘若低嫁還有機會當正妻,但要是對象不差,能當個侍妾就算頂天了,然而不管是高嫁或低嫁,嫁妝給個十六、三十二抬,人人都要誇一聲嫡母大方了,怎會有今日風光?

    理由是,葉霜嫁的不是別人,而是德王世子。

    先來說說德王府吧!

    已經過世的老德王爺是當今皇太后的親弟弟,昔年從龍有功,先皇下旨封為王爺,給邑田,享朝廷供奉。

    老德王爺秉性恬淡,不以功名為念,雖然與皇帝姊夫情誼深重,卻不得寸進尺,不像一般外戚要錢又要權,反倒在帝位漸漸穩固之後,交出手中兵權,不再涉足權勢之爭,只在朝堂兼個閑職,每日以觀花種竹、酌酒吟詩為樂。

    先皇過世,他上奏新皇,讓獨生子衛鋅承襲爵位,從此過著閑雲野鶴的退隱生活,偶爾領著長孫進宮與妹妹閑話家常,倒像一般人家的兄妹。

    只不過衛鋅與父親不同,他有野心,對於權勢名利汲汲營營。

    未襲爵前,有父親壓在頭上,他處處隱忍;襲爵後便放開手腳,想盡辦法往上爬,心底想的、腦子裡盼的,是皇帝身邊的宰相位置。

    當年,一句「玉在匱中求善價,釵於奩內待時飛」,被當時仍是皇子的新帝看上,納入羽下。

    新帝登基,對衛鋅頗有倚重,他亦竭盡全力,助皇上掃除朝堂障礙,成為得力的左右手,之後官越做越大,朝堂勢力也越拓越廣。

    衛鋅二十歲得皇太后賜婚,娶王家姑娘為妻。

    那是個賢良溫順的好女人,可惜福薄,生下嫡長子衛昀康之後因難產而亡,王氏過世不久,皇后見機,立刻從自己娘家挑選堂妹左氏嫁進德王府,從此左氏、衛氏連成一氣,彼此互為助力。

    左氏福澤深厚,肚子爭氣,嫁進德王府,三年內接連生下兩個兒子之後,經過幾年又得一女,三人均教養成才。

    長子衛昀賢、次子衛昀良都在十六、七歲考取進士,入朝為官。

    朝中有人好辦事,他們的祖父是先皇的好兄弟,父親又是當今皇上的左右手,兩代人脈,多方經營,年紀輕輕便是四、五品官員,前途指日可待。

    左氏的女兒衛芙是京城第一才女,寫詩填詞、琴棋書畫,樣樣擅長,德王和左氏早有計劃要送她進宮,嫁予太子,如此一來兩家親上加親,左氏與衛氏從此在朝堂的地位亦能屹立不搖。

    左氏的兒女各個能耐,相較之下,王氏所出的嫡長子衛昀康就……唉,讓人扼腕。

    當年新婦進門,老德王爺體貼,知悉繼母難為,動輒得咎,便把孫子帶在膝下教養。

    衛昀康樣貌好,五官長得比女子還要精緻,有人說他和皇太后年輕時有八成像,因此打小廣得皇太后寵愛,三不五時命人將他接進宮裡住上個把月。

    然而衛昀康不光長著一張好臉蛋,那顆腦袋才叫值錢。

    他早慧,學什麼都快,老德王不吝教導,還聘武師進府,指導他武功。他十五歲考上狀元,同年老德王上奏,立他為德王世子,眼看著光明前途就在眼前展開,沒想到老德王竟在那年過世了。

    父親過世,衛鋅理所當然要丁憂三年,可當時他與左氏一族正齊心合力掌控朝政、擴大勢力,倘若丁憂三年後再返回朝堂,怕已人事全非,就在他左右為難之際,衛昀康自願替父親守孝三年。

    消息一傳出,京城百姓紛紛讚美衛昀康對祖父、父親的孝順之情。

    然而誰也料不著,在丁憂的三年裡,一個上進、能耐的衛昀康,竟徹底變了個樣兒。

    他開始流連花街柳巷,賭狗賽馬,招惹得多少姑娘為他失了心,丁憂本該深居簡出,可他張狂得過分,氣得一票權貴子弟心氣難平,導致言官天天上折子,怒斥他不孝,枉為人子人孫。

    衛鋅氣得一個頭兩個大,打也打、罵也罵,卻怎麼都教不回過去那個勤奮上進的兒子。

    丁憂結束後,衛鋅立刻給兒子尋了個差事,但衛昀康總有本事在三五天內把差事給搞丟,一次兩次、幾回下來,衛鋅不得不放棄他,把全部心力放在另外兩個兒子身上。

    坊間傳言,老德王教養孫子嚴厲,人活著的時候還能鎮得住天性頑劣的衛昀康,人一走,他立即造反,連親生父親也壓制不住。

    繼母左氏建議,也許給他娶門好媳婦能教他收收心。

    衛鋅同意,左氏便從娘家尋一個遠房侄女柳氏,嫁進王府當世子妃。

    她是歷任世子妃活得最久的一個,硬是撐過一年半才死於非命,死時肚子裡懷了八個月大的男胎,母子都沒保住。

    不知道是衛昀康命硬還是柳氏陰魂不散,之後他陸續娶了三個世子妃,但每個都撐不過半年,病的病、死的死,甚至還有被匪徒擄走的。

    短短幾年下來,二十二歲的他,有過四任妻子,卻沒有任何一個為他生下子嗣。

    說也怪,世子妃活不久,他的侍妾、通房丫頭共七人,每個卻都活得平平安安、順順利利,只不過她們的肚子皆是一點動靜也沒有。

    謠言滿天飛,有人說衛昀康克妻,有人說他殺妻,有人說他好男風,不屑與女子同床,也有人說世子爺的院子裡鬼影幢幢……

    謠言盛傳,雖然世子妃的名頭好聽,榮華富貴享不盡,但也得有命享吶。

    皇太后心疼衛昀康,親下懿旨,為他賜婚。

    但問題是,誰敢嫁?嫁一個、死一個,大紅花轎不是送嫁,而是送葬吶!

    當然,滿朝臣官不乏有賣女求榮的,也有人想犧牲一個女兒來換得皇太后和德王府的庇護。

    但皇太后是個精明人,怎看得上拐瓜劣棗?不管娶第幾任,她都要替衛昀康挑個溫良恭儉、最滿意順眼的。

    在皇太后的標準裡,家世不重要,婦德才是重點,最後多方打聽,方從滿城閨秀挑中葉家女兒。

    賜婚懿旨下,隨著時日將近,好事將成。

    誰知數日前,衛昀康的外室居然抱著幾個月大的兒子跪在葉府大門,求葉霜高抬貴手,讓他們母子進王府大門。

    那女子姓呂名香蓮,是個賣唱的,臉蛋艷麗、身段姣好,她抱著兒子,唱戲似的哭得淒淒慘慘、楚楚可憐,讓人聞之不捨。

    據說,葉霜知道這個消息後,當場昏了過去。

    而皇太后知曉後更是大為震怒,這不僅僅是拆皇太后的台,更是把德王府和葉府的面子全給扔在地上踐踏。

    此事既出,家風端正的葉府當然要上折子婉拒親事。

    只不過天家動作快,折子壓下,聖旨進葉家大門,葉知瑾從六品小官一下子晉升為正五品。依他的能力,就算再努力十年恐怕也爬不到這個位置,嫁個女兒就能撈到這筆好處,何樂不為?

    總之,這門親事沒鬧翻,葉霜最後還是得乖乖嫁進德王府。

    不過為了彌補葉霜,皇太后荷包大失血,嫁妝不斷往葉府院子抬,還送來六十六個百中選一的陪嫁,因此有了今天的出嫁盛況。

    問題是,葉霜能活多久?三個月?五個月?還是一年?

    成親前五天,各家賭坊紛紛開出賭盤,京城百姓各個引頸翹望,等待答案出爐。

    花轎裡,她看著手中的蘋果,接著下意識撫了撫頸間。

    她垂著頭,後頸自喜袍裡露出一段白皙肌膚,頸間瘀痕尚未褪盡,雖然用了上好的傷藥,還是留下一圈淡淡青紫。

    她穿越了,就在八天前,正好是德王世子的外室找上門的那一天。

    原主本就害怕嫁給衛昀康,再鬧過這場,逼得她連活下去的勇氣都沒了,那天晚上,原主懸樑自盡,而她來了。

    她也叫葉霜,只不過是二十一世紀的葉霜。

    她二十二歲,家境小康,父母都是小學老師,家裡有三個小孩,大哥葉風、姊姊葉雪是老二,她排行老麼。

    哥哥姊姊都是資優生,大哥是那種過目不忘的天才型人物,年年跳級,最後從一流大學醫學院畢業,現在是有照醫生;大姊大學未畢業就考上精算師,被香港銀行用百萬港幣的年薪挖角。

    在她家,獎狀數量可比廣告傳單,只不過獎狀上面的名字有風有雪,就是沒有霜。

    葉霜和念書無緣,只喜歡塗塗畫畫、掐掐捏捏,擺弄點小工藝,幸好父母身為教育者,明白因材施教的道理,所以她雖然有時不免感到自卑,但身心靈還算健康,並未自暴自棄。

    大學她念的是商品設計系,這個正確選擇開拓她光明燦爛的人生。

    在美術方面,葉霜相當有天分,大學時期她參加各項設計比賽,經常得獎,與獎狀無緣的她,在大學時期總算成為父母親的驕傲。

    獎項諸多,履歷說不出的漂亮,所以在工作很難找的情況下,她剛畢業就被一家設計公司雇用,當她正準備大展長才時……她死了!重點是,她到現在還搞不清楚自己是怎麼死的。

    活的時候不精明,死的時候更糊塗,幸好沒有進閻王殿,否則葉霜不曉得怎麼回答閻王爺的話。

    過去八天,她過得渾渾噩噩,不敢多講話,只能傻傻地看著、聽著,任由一堆人在她身邊輪番勸說。

    幸好,原主儲存在海馬區的記憶,一天天慢慢蘇醒,她漸漸對這個同名同姓卻不同靈魂的葉霜小姐有粗略的認識。

    葉霜的母親月菱是老夫人身邊的大丫鬟,從小就跟在葉霜祖母身邊伺候,她性情溫婉,做事細心,主子是個講究規矩的,在老夫人身邊多年,月菱的氣質也不輸給大家閨秀。

    月菱十八歲那年,嫁進葉家多年的盧氏遲遲無法受孕,老夫人便作主給月菱開臉,賞給兒子。

    長者賜,不敢辭,何況一主一僕,兩人本就從小一起長大,情分自然不同於一般,成為夫妻之後,爺更是百般疼愛。

    這樣的感情看在盧氏眼裡,有說不出的滋味。

    月菱懷上孩子不久,盧氏也跟著傳出喜訊,老夫人竟把功勞算在月菱身上,說她是個有福氣的,是她和肚子裡的孩兒替葉家招來嫡子,對她益發看重。

    一個格外得婆婆和丈夫看重的妾室,盧氏能不視為眼中釘?她嘴上不說,暗地裡使的絆子可多著了,但月菱性情好,守本分,吃再多虧也都強行吞忍。

    第一胎兩人都生下女兒,相安無事。

    不多久,月菱又懷了身孕,這回太醫說她肚子裡的是個男胎,老夫人和爺欣喜若狂,處處呵護,但盧氏怎能讓小妾搶在前頭生下長子,因此動了手腳,最終一屍兩命,滑落的胎兒果然是兒子。

    老夫人查出真相,本想以妒為由送媳婦進家廟,誰知盧氏竟在這時候暈倒,請大夫號脈,才曉得她也懷上了,腹中孩子救下盧氏一命。

    老夫人為彌補葉霜,作主讓她掛在盧氏名下,成為嫡長女,又把她帶在身邊,悉心教導。

    老夫人出生世家,雖然家族沒落,但從小受的教養還是在的,葉霜有幸得她嚴格教育,琴棋書畫樣樣才藝都行,女紅不用說,那手簪花小楷更是令人贊嘆。

    再說說盧氏,她懷的第二胎還是女兒,之後又再接再厲,連續生下兩個女兒。

    老夫人見此,心中更加忿然,當年月菱腹中的孩子倘若平安生下,即便是庶子,葉家也算有後,要不是盧氏的嫉妒,葉家怎會至今尚無子嗣?因此對這個媳婦更加看不上眼。

    接連生了四個女兒,盧氏再怎麼不滿,也不敢反對婆婆往丈夫身邊塞女人。

    但不知道是命運作弄還是葉知瑾命中無子,倘若通房小妾懷的是女兒,往往能平安順產,如果是兒子,個個都胎死腹中。

    老夫人不是沒疑心過媳婦從中作梗,卻苦無證據,就這樣,婆媳對決,後院成為煙硝戰場。

    終於,在盼望多年之後,盧氏生下兒子,然而這又是另一場婆媳戰爭的開始。

    老夫人覺得媳婦品性不佳,早晚會把孫子給養歪,想要親自教養孫子,但盧氏好不容易生下兒子,怎可能讓他與旁人親近,卻疏離自己?何況兒子生下,她總算母憑子貴,在府中的地位水漲船高,憋忍多年終於能夠抬頭挺胸、揚眉吐氣,對婆婆哪還有過往的恭敬?

    就這樣,婆媳爭爭鬧鬧間,老人家怒氣攻心,病了。

    老人生病,更別想把孫子帶在身邊,萬一把病氣過給孩子,豈非得不償失?於是乎,老夫人輸掉了孫子的扶養權。

    好的不準壞的準,葉啟泰果然長歪了,他不念書、不上進,才七歲就跟著旁人進賭場,盧氏這個當娘的就算知道,也只能盡可能幫著遮掩,等到事情爆發,葉啟泰的賭癮已經戒不掉了。

    後來賭場掌櫃上葉家要賭債,此事被老夫人知曉,一怒之下再也起不了身,兩個月後,老夫人過世。

    葉老夫人死去,後院變成盧氏的地盤,多年媳婦熬成婆,終於能訂規矩、作主大小事,她能不氣焰囂張?

    從此盧氏出入各府家宴,只帶自己的嫡女,把已經及笄、在京城小有名氣的葉霜晾在一旁,平日裡拿她當奴婢使喚,動不動就禁足、毒打、餓上幾頓,盧氏把對老夫人的怨氣全數發洩在葉霜身上。

    就這樣,一年年蹉跎,轉眼葉霜就要十八歲了,任她再能耐、再有才氣,也不會是好人家的媳婦人選。

    盧氏暗自竊喜,盤算著再過兩年,等葉雲、葉霓出嫁,便尋個出得起價的商戶把葉霜送出門,換一筆聘金,替兒子攢家底。

    誰知道,皇太后突然下了道懿旨,要替德王世子選媳婦。

    消息一出,各家名門淑媛訂親的訂親、成親的成親,就怕德王世子相中自家女兒,盧氏也怕啊,畢竟她還有兩個女兒沒訂親。

    這些年,為替女兒做聲勢以求得好姻緣,她花銀子請最好的教養嬤嬤,到處尋機會給女兒表現才藝,細細經營之下,女兒的名聲如日中天,人人都曉得葉府千金教養好,沒想到這份名聲成功地讓長女、次女嫁入高門,卻也讓葉雲、葉霓雀屏中選。

    那日皇太后宣葉家女兒進宮,同行的還有好幾戶閨閣千金。

    雖然如此,那些夫人們哪個是簡單的,人人心裡都有數,知道自家女兒不過是陪襯,真正的紅花是葉家嫡女,因此爭先恐後把葉家女兒誇上了天。

    盧氏也不是簡單貨色,她老早買通太醫,三百兩銀子花得肉痛,卻讓她的葉雲、葉霓有「不足之癥」。

    滿京城百姓都曉得德王世子不缺錢、不缺名,單單缺個子嗣,有不足之癥哪還入得了皇太后的眼。

    再加上葉霜雖然討人厭,但人家八字好是事實,她是貴子多、賢孫滿堂的幫夫命,要不是盧氏刻意耽擱,故意放話抹黑品性,當年老夫人還在,有多少好人家想上門求娶。

    為此,盧氏還下重本,打聽到皇太后的喜好,進宮當日故意把葉雲、葉霓打扮得花枝招展,襯得葉霜一朵水中清蓮似的。

    葉霜雖然年紀大一點,但有太醫「掛保證」,不意外地,最後皇太后挑中不是嫡母親生的葉霜。

    為此,盧氏洋洋得意了好一陣子,真是無心插柳柳成蔭,當年若不是存下壞念頭,如今要嫁進德王府的,可就是自己的親生女兒了。

    哪個當娘的不想把女兒嫁給世子榮享一生,唯有德王世子人人怕,寧可嫁給德王另外兩個長進兒子,也不願貪圖富貴,葬送親女性命。

    葉雲、葉霓不肯嫁,葉霜何嘗願意?只是老夫人去世後,滿府上下還有誰會替她著想?

    對父親而言,她就是個女兒,葉府什麼不多,就女兒多,一個女兒換連升三級,簡直太劃算。可惜皇太后只有一個克妻的侄孫子,要是有四、五個,葉府都嫁得起。

    清流門風是演給外人看的,痛心疾首也是用來表演的,在絕對的利益之下,犧牲一個女兒算什麼?退親的背後目的不過是調高價碼。

    葉霜本就不願意,再加上呂香蓮鬧這一出,她橫了心,取來白綾,綁上樑柱,在頸間狠狠纏繞三圈,踢翻凳子,存了必死之心。

    然而死而復生的葉霜並沒有替自己爭取到不嫁的權利,只爭取到從宮裡送來的高級陪房、丫鬟,以及一百二十八抬嫁妝。

    都是些昂貴稀罕之物,足見皇太后下足重本,非要給德王世子扛個「貴妻」回府,鋪面、莊子、田畝、頭面首飾……盧氏粗粗估計,至少有三萬兩。

    那些嫁妝令葉雲、葉霓嫉妒不已,幾度跑到葉霜跟前酸言酸語,葉霜猜測,要不是宮裡人守得緊,說不定貪婪的盧氏真會幹出偷樑換柱的事兒。

    葉霜會因此而開心嗎?

    當然不會,她是見識多、閱歷足的現代人,心底清楚,花掉的叫做財產,花不掉的叫遺產,在京城人士紛紛下注,她能不能活超過一年的同時,她不會天真到為自己擁有眾多「遺產」感到喜悅。

    只是……她輕輕撫摸手中象徵吉祥寓意的蘋果,一下又一下,輕柔而緩慢,那表情和白雪公主的後母如出一轍。

    她不是古代人,不會理所當然地接受所有資訊,她會分析、會質疑,會在與人面對面時,考慮面具下的對方長什麼模樣?

    除非有雙重人格或精神分裂症,否則人格形成期後,性情脾氣將大致定型,當然,環境改變多少會讓性情有些不同,但個性天翻地覆大轉變的機率也未免太低。

    她知道腦部受重創會失憶,倒沒聽過三年閑散日子之後,孔子會變曹操、郭靖會變成韋小寶。

    所以是什麼理由讓衛昀康從一個文曲星下凡的有為青年,變成無腦的敗家子?

    這年代的道德標準高到令人發狂,民間輿論會逼人燒炭自殺,是什麼原因讓他無視標準、不畏輿論,處變不驚、堅持到底的極力使壞?!

    就算不使壞會死,但考得上狀元的男人不至於沒腦袋,衛昀康怎不曉得明面上的壞和台面下的壞效果不同,結論也會不同?

    他何必壞得如此明目張膽?壞得人人口誅筆伐?又不是家裡沒大人,難道是……有人在背後支持他的壞?

    此為疑點一。

    幾任妻子都無法為他留下一兒半女,他身為世子,衛家肯定很重視他的子嗣,倘若外室生下兒子,自然要歡歡喜喜迎進王府大門,為什麼衛昀康選擇將她藏在外面,不讓她出頭?

    就算覺得呂香蓮的身分丟臉,看在兒子的分上,衛昀康也該好好把他們母子倆供養著,怎會讓她在婚禮前夕冒出來搗亂?

    莫非不是所有人都樂見這樁喜事?那個不樂見的人,是衛昀康嗎?

    此為疑點二。

    再說了,如果她是呂香蓮,絕不會傻到把事情鬧大,因為鬧過這場,任誰當主母都不會讓她好過,何況……求她?會不會求錯對象,她還沒過門呢,如果呂香蓮的目的是進王府,應該去求德王妃才是。

    此為疑點三、疑點四。

    如果通房妾室都生不出兒子,呂香蓮的兒子果真是衛昀康的嗎?如果呂香蓮的兒子果真是衛昀康的骨血,那些通房、妾室是怎麼回事?被人下毒手?如果她們能被下毒手,前幾任的世子妃是不是也是慘遭毒手而亡?下手的人是誰?衛昀康?德王爺?德王妃?衛家二、三房的爺?

    滿布袋的問號在葉霜腦海裡盤旋,她清楚,接下來自己將面對的不單純是洞房花燭夜,而是一場奪命戰場。

    猛搖頭,她不愛消耗腦細胞的,但不動腦就要再度魂歸離恨天,誰曉得這次有沒有一個吊死的女人等著自己附身,所以,親愛的腦子大人,辛苦了。

    同樣的儀式進行過五次,任何人都會駕輕就熟,何況早慧的衛昀康。

    他沒有不耐煩,而是似笑非笑地看著喜娘言不由衷地講著吉祥話,他不相信喜娘有高道德,打死不去賭坊裡下注,賭他的第五任妻子不會死於非命,說不定已經有媒婆備妥幾家的閨女名冊與生辰八字,只等葉霜一死便可立刻遞進宮裡。

    他在笑,笑得很溫和、很親切、很仁慈,人人都知道他有多紈褲,卻又一個個抵抗不住他的笑容,男人嫉妒之餘,不免把他的紈褲解釋成風流,而女人面對他的微笑,則忍耐不住心裡小鹿亂跳。

    比方葉霜的妹妹們,即使買通太醫,不願嫁進德王府,卻在看見他的笑臉時,忍不住朝他拋媚眼。

    他用微笑面對所有人,卻只有自己知道,他的笑容有多虛偽。

    儀式一項一項進行,掀起喜帕、喝過交杯酒,在宮裡嬤嬤的監視下,屋裡人一個個退出去。

    看著嚴嬤嬤和辛嬤嬤嚴肅的表情,衛昀康忍不住想笑,這回皇姑婆是鐵下心腸,非要讓他生下嫡長子不可,可是,葉霜有這個本事嗎?

    這樣的念頭一起,他下意識看向新娘,正好與她四目相交。

    她並沒有害羞低頭,沒有驚艷拋媚眼,一雙澄澈的眼睛帶著些許分析意味,她在審視自己,眼底的好奇昭然若揭。

    這個發現,出乎衛昀康的意料。

    他猜想過,她也許會哭、會怨,或是滿臉不甘心,見著他就像見著仇人;也想過她是個認命的女人,明知前途多舛,既然出嫁,只能選擇依傍丈夫。

    但是她沒有過多的情緒,只是看著他,看得異常仔細,像是要從他臉上尋到什麼蛛絲馬跡。

    有意思,她比他想像的更有趣。

    為此,衛昀康刻意漸漸靠近她,想觀察她接下來的反應。

    葉霜不說話,衛昀康也不開口,一對新婚男女就這樣眼對眼、鼻對鼻看著對方,沒搞清楚的還以為他們在拍《007》,下一秒鐘,諜對諜的男女就要親在一起,再到床上滾兩圈,創造螢幕激情。

    當然,衛昀康的腦袋裡面沒有那麼多東西,他只是想知道,她的視線可以撐多久。

    很顯然地,她再度出乎他的意料,她看著他,卻魂游四海。

    他應該怎麼解釋這個女人?勇氣?大膽?無畏……還是愚蠢?

    如果四目相交是兩個人之間的第一場戰爭,那麼衛昀康已然敗下陣來,因為她是第一個能夠這樣眼也不眨的望著他卻心不在焉的女人。

    女人通常不是被他的容貌吸引,就是被他的名聲驚嚇,可她的反應在兩者之外。

    「我想,你不怕我。」衛昀康終於打破沉默。

    「如果爺能試著舉幾個例子說服我害怕,我會努力試著表現出害怕的樣子。」葉霜點點頭,認真回答。

    她的表情分明認真,但他卻從她的口氣聽出幾分玩世不恭。

    「你應該害怕的,我前四任妻子都活不久。」他相當認真的恐嚇她,好像她不受點驚嚇,他就輸掉第二場似的。

    「是爺命硬,還是她們覺得死亡比跟你相處更輕鬆愜意?」她調笑道。

    衛昀康再也忍不住笑了出來,隨即輕咳兩下,掩飾眼底的興味。「我建議你,懂得恐懼,對生存有幫助。」

    葉霜張大眼睛回望著他。「意思是,如果我害怕恐懼,世子爺會派五百人把院子團團圍住,保護我的生命安全?」這次她說得認真,並不是在開玩笑。

    不過他依舊認定她是在同他說笑,直言道︰「並不會。」看見她露出一抹失望的同時,他不免洋洋得意。

    衛昀康知道這樣戲弄她實在無聊,可是卻讓他的笑容失去了虛偽,多了幾分真誠,只是他自己並沒有意識到。

    葉霜嘆了口氣,在心中自我喊話,沒啥好失望的,早猜到了,如果他那麼好說話,前幾任世子妃就不會死於非命了。

    過了一會兒,她淡淡的道︰「給我一隻烏鴉吧。」

    他一時間反應不過來,反問道︰「烏鴉?」

    「聽說生吞烏鴉眼睛能夠開通第三隻眼,我得向前面幾位姊姊請益,怎麼樣才能把這世子妃位置給坐實了,別三兩下就讓後面排隊的妹妹們給擠下去。」這是葉霜的習慣,說真心話沒人理,就拿痞話來打擊尷尬,填充場面。

    衛昀康又被逗笑了,這次他笑得眉眼彎彎,帶著蠱惑人心的帥勁兒。「她們活著都幫不來自己,死掉能幫你什麼?」

    「我有別的選擇嗎?丈夫靠不住,除了陰間姊姊,還能向誰求助?有隊友總比孤軍奮戰的好,世子爺說對不?」世子爺這三個字,她說得咬牙切齒。

    這下子他更樂了,笑容越發張揚。

    所以她確實知道自己的處境不妙,知道丈夫不會助她一臂之力,也知曉孤軍奮鬥是她接下來的命運?

    這份理解是她胡蒙的,還是推敲出來的?如果不是胡蒙,那麼她不擔驚害怕、胸有成竹的理由是什麼?

    越來越有趣了,出現這樣一個世子妃,「那位」……恐怕要耗盡心思了。

    衛昀康覺得嚇她一次不過癮,又故意道︰「你憑什麼認為前頭幾個女人願意當你的隊友?說不定天眼開通,你會被她們的死狀嚇得魂飛魄散。」

    他並不十分清楚她口中所謂隊友的意思和他猜想的一不一樣,但頂她的話,讓他心情愉悅。

    抓住他話中的幾個關鍵,葉霜開始思索,他說前頭幾個女人,聽起來沒感情、很冷血,於是他是凶手的嫌疑加大;死狀淒慘代表不是病死,不是因為老公太渣傷透心,也不是被老公冷落,抑鬱而終,所以……是死於非命?讓她們活不過一年的原因是什麼?

    她抬起眼眸望向他,難不成他和藍鬍子有血緣關係嗎?

    這樣的想法一竄進腦海,她不禁小聲的嘆了口氣,用氣音喃喃自語道︰「只要不是枕邊人動的手,應該還有救吧?」

    她不知道他曾經勤習武藝,也不曉得他除了早慧之外還耳聰目明,所以他聽見了,忍不住心想,她頗為聰慧,居然讓她猜出些許端倪。

    微哂,衛昀康語帶挑釁道︰「聽說葉家嫡長女才藝頗高、性情柔弱,看起來……不像啊!」

    葉霜橫他一眼,直覺回嘴道︰「聽說德王世子紈褲無腦、惹禍成精,看起來……也不全然是啊!」

    她的話讓他陡然岔了氣,沒想到她是個不甘吃虧的主啊!皇姑婆究竟是怎麼打聽的,居然會打聽出她「溫柔婉約、善解人意」的評價,不會是被蒙騙了吧?

    如果是,葉家主母著實厲害,替女兒造勢,什麼假戲都演得出來,改日去問問葉家的兩位姑爺,娶進門的貨色和當初打聽的截然不同,是什麼感覺?

    刻意板起臉,衛昀康寒聲問︰「我該把世子妃的話當成誇獎嗎?」

    瞥一眼他嚇人的表情,葉霜知道自己的直覺惹禍了。該死!她忘記這裡不是二十一世紀。

    這年代男女平權是屁,男尊女卑才是王道,她不該大剌剌把老公的廢物事實直言闡述,應該加工包裝,用虛偽的言詞來幫助衣食父母自我膨脹,這才是婦德的最佳表現。

    她功課不好、長相抱歉、腦袋欠佳、不得人緣,兄姊出公差是代表學校去比賽,她出公差是被罰掃廁所,在葉家她就是個廢物級的存在,別的功夫不成,她最擅長諂媚巴結、討好虛偽,怎麼這時候該用到了,她居然坦誠直言,傻了嗎她!

    改變!修正!她之前的態度嚴重錯誤,既然穿越,有諸多遊戲規則得編纂修訂,她必須善用自己的才能,在夾縫中努力求生存。

    於是葉霜飛快拉起一張不真誠笑臉,連忙討好的道︰「是誇獎,絕絕對對的誇獎,真真實實的誇獎,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誇獎,這點,世子爺完全不必懷疑,天理昭彰、天網恢恢、天可明監,妾身講的每句話都是對世子爺無上的推崇與敬拜。」好吧,她承認她是俗辣,不過是好一點,識時務的那一種。

    衛昀康再次成功被她逗笑,他仰天大笑三聲,他經歷過五次洞房花燭夜,第一次真心感覺洞房花燭夜是件可喜的事。

    「娘子,試問,爺該如何回報你的讚美?」

    這麼好,他是有恩必報之人?葉霜突然想起一千零一夜的故事,想起那個每晚在國王耳邊講故事的皇后,如果她也能在每個晚上逗他笑幾聲,是不是……她的生命線會慢慢延伸?

    很好,就這麼做,從今天起,她要努力當諧星,努力散播歡樂散播愛。

    「也許爺可以帶一筆銀子去賭場下注,賭妾身能活過一年,然後派士兵、隱衛將院子團團保護,一年後,世子爺贏得的銀子,與妾身二一添作五。」

    衛昀康知道她前面說的全是廢話,她早認定他是殺妻凶手,她要的只是他的一句承諾,保證她一年存活,那麼一年後呢?聰慧如她,會不會已經在做下一步計劃?

    可惜她猜錯了,他只是幫凶,不是主嫌。

    「你這麼怕死?」他揚眉問,帶著挑釁意味。

    「螻蟻尚且偷生,何況妾身?」她可是比螻蟻大上幾萬倍。

    「既然貪生,為什麼拿繩子往上吊?」

    聞言,葉霜難掩吃驚,他居然知道原主自殺的消息?!葉府將此事瞞得密密實實,深怕觸怒皇家,府裡除了原主的貼身丫鬟和當家主母之外,沒人知道,他這是打哪兒來的消息?

    難不成他在葉府有眼線,可是不對啊,如果他有本事做這種事,怎麼可能是個簡單的傻紈褲?

    葉霜在心裡盤算,是要一翻兩瞪眼,擺出「你騙不了我」的精明,還是繼續裝糊塗,繼續你猜我、我猜你,讓兩顆心一起懸疑著?

    她猶豫兩分鐘,決定打開天窗說亮話,畢竟她存不來心事,騙騙外人還好,要想騙過朝夕相處的枕邊人,她可沒把握。

    抿了抿唇,她回道︰「人總是無可避免地會做出一些矛盾事兒,我確實犯了傻,不過還好,迷途羔羊尚知返,可某些人就讓人難以理解了。」

    「怎麼說?」衛昀康順著她的話問道。

    「傻子做傻事天經地義,可有些聰明人卻專挑傻事做,世子爺說說,這是耐人尋味呢還是矛盾啊?」

    再度對望,衛昀康反復咀嚼她說的耐人尋味,最後他笑了笑,只道︰「夜深了,安置吧。」

    意思是……呵呵、嘿嘿,A片即將上映?葉霜咬著下唇,表現出今晚的第一次緊張。

    她的表情讓他心情大悅,突然覺得自己又贏上一回,還以為她天不怕地不怕,原來還是懂得怕。

    他故意猛然湊近她,在她耳邊吐氣,曖昧的問︰「怎麼,有問題嗎?」

    葉霜嚇了一大跳,直覺反應推開他,跳下床,快步走到桌邊,拿起茶盞想喝口水鎮定心神,不料卻被他把杯子搶走。

    「傻子,這東西怎麼能喝?」說著,他順手把茶水倒進花瓶裡。

    茶杯不乾淨嗎?她改拿起茶壺就口,又被他奪去,這回她的神經再大條也曉得不對了。

    但這時候,她非得喝點什麼啊……於是她拿起合巹酒,對著壺嘴猛灌,灌得一滴不剩。

    喝完酒,葉霜深吸氣再重重吐氣,等把肺裡面的空氣榨乾了,她霍地轉身,帶著壯士斷腕的表情對他說︰「世子爺,來吧!」

    衛昀康先是一楞,隨即大笑出聲,想停也停不下來,這個世子妃太有趣、太可愛、太太太合他的心意,所以這回……他捨不得當幫凶了。

    好不容易止住了笑,他上下打量了她幾眼,問道︰「世子妃不沐浴嗎?」

    喔對!夠他這麼一提醒,她才想起自己的「新娘妝」,所有男人對著這樣一張臉,都會嚇到哥哥弟弟齊軟腳,於是她輕輕點了點頭。

    衛昀康傳水,她低著頭,紅著臉,用最快的腳步跟隨下人走進浴間,也不管下人熱水添足了沒,只想遠遠躲開看好戲的男人。

    他凝睇著她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見為止,接著他突然對著空中一彈指,一名黑衣人立即出現。

    衛昀康低聲吩咐道︰「派四個人,日夜守住世子妃。」

    聞言,黑衣人目光透出驚喜,這是意味著……笑容在蒙面布底下擴大。

    「是,屬下立刻去辦。」一竄身,黑衣人消失在喜房外面。

TOP


第二章 以退為進才高招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三章 女柯南古代揚眉吐氣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四章 來一招就拆一招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五章 無風又怎會起浪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六章 女人何苦為難女人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七章 豬一般的隊友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八章 天塌下來有爺撐腰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九章 人嚇人嚇死人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章 夫妻同心利斷金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一章 吾爺是奇跡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二章 有好就有壞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三章 不被愛的才是第三者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第十四章 娘家是最強力的後盾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TOP


尾聲 養兒無用啊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得到前先學會付出 千尋

    我在網路上看過一段話。

    在二十一世紀,可供選擇的東西太多樣,因此品牌忠誠度降低。

    這段話真實得令人心驚。

    可不是嗎?當環境改變、人心改變,當世界的規範改變,「忠實」比起「自由」更微不足道,追求「快樂」的人遠遠多于追求「責任」,結婚證書變成一張可有可無的廢紙。

    當對愛情的要求,變成「不在乎永久、只在乎曾經擁有」,婚姻帶給人們的安全感越來越低,于是男男女女只在意對方為自己做什麼,卻不願付出,因為害怕,害怕血本無歸、害怕哪天猛然回頭,發現自己是個傻子。

    在這種情況下,我突然覺得古代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也不全是件壞事。因為別無選擇,因為無論如何兩人都要執手一輩子,所以不管滿不滿意,成為夫妻之後,只能妥協、適應、改變、付出。

    不像現代人,談到婚姻,第一個想到的是財產合並或分開制、優生體檢、家事由誰負擔、家庭支出誰要負責……現實條件把婚姻的美好磨去大半。

    葉霜穿越了,她有著現代人的靈魂,現代人的思維,但古代環境如此、入境隨俗的力量太大,顧不得老公是不是克妻,自己能不能活過一年,在成親同時,她就必須先低頭妥協、付出、適應及改變。

    因此在第一時間內,她發現小小的府邸有黨派之分後,飛快選擇站在老公那邊;因此當所有人說老公克妻後,她利用微薄稀少的資源,替丈夫闢謠、平反;因此不管有沒有愛上,她都力挺老公到底……

    最後……她贏得世子爺的愛情。

    所以親愛的,我們是不是應該在要求之前,先學會付出,在期待豐收之前,先學會辛勤耕種?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TOP

3Q

TOP

謝謝分享

TOP

謝謝
晨安

TOP

返回列表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