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顏《不嫁姊夫》[禁忌野史之一]


出版日期:2016-10-07


  都說好人有好報,怎麼輪到她就不一樣了?
  為了救溺水的學生,她居然穿越到了千年以前
  重生對象還是歷史上有名的大美女小董氏!
  據野史記載,小董氏和自己的姊夫搞不倫
  她對于「小姨子與姊夫」這種配對萬分厭惡
  身為新版本的小董氏,她決定要改變自己的命運
  卻不料她暈頭暈腦地迷了路,誤打誤撞驚擾了太子
  幸好九王爺及時出現幫她解圍……
  人人都說九王爺脾氣暴虐,一言不合就動手打人
  她卻覺得他細心體貼又觀察入微
  不但相貌好,性格也好──好個頭啦!
  他真實的性格傲嬌又嘴毒,前一刻對她很有禮貌
  下一刻就換上欠扁嘴臉,根本是個小屁孩──
  有沒有這樣湊巧,她指婚的對象竟然是九王爺?
  身為皇子龍孫,一妃二側三侍妾是最基本的吧
  一旦嫁入皇家,她就別奢望「一生一世一雙人」
  奈何皇權至上四字壓得她只能乖乖奉皇命成親……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第一章

    如果有幸穿越成了歷史上有名的大美女,你會怎樣做呢?

    董琰因為要救一個落水的孩子,最後自己卻力氣用盡而沉入湖底,她以為自己短暫的一生就要結束了,誰知睜開眼,居然發現自己穿越到了千年以前,成了大梁朝一位十六歲的妙齡少女。

    那少女與她同姓同名,董琰接收了少女遺留的記憶,而按照她還不算太差的歷史常識來推斷,她恐怕是穿越到了梁朝著名的美女小董氏的身上。

    正史上很少關于小董氏的記錄,她的身影通常活躍在大梁野史和大梁艷史,以及民間話本和傳言中。

    董琰之所以知道一些小董氏的生平,純粹是因為小時候媽媽對她說過,她和姊姊董琬的名字,正好與歷史上一對著名的美女姊妹花名字一樣。長大後的董琰因此特地查閱了那段歷史,最終在歷史書的角落里,翻找出一點有關董氏姊妹的正式記錄。

    歷史上的董氏姊妹出生在大梁朝第三代皇帝文宣帝在位之時,那正是一個新興王朝的上升時期,算得上政通人和、萬事俱興。董氏姊妹出生在官宦人家,父親董從益是大梁朝的禮部尚書兼太子少師,是名位高權重的重臣。

    大董氏董琬,比小董氏董琰大十歲,董琬在十七歲時嫁給了文宣帝的第六子紀王蕭維澤,成為紀王妃。蕭維澤與董琬的感情很好,雖然他還有兩名側妃,但對董琬卻近乎專寵,直到兩人婚後第九年,董琬因為所生的第三個孩子意外早夭,再加上之前她因難產傷了身體,身心都受到煎熬打擊,一向健康的她忽然倒了下去。

    此時已經長到十六歲的董琰隨父母去探望姊姊,並在母親的要求下,在紀王府住下陪伴姊姊,誰知春心萌動的董琰沒有盡心照顧臥病在床的姊姊,反而與姊夫蕭維澤因為朝夕相處,日久生情,兩人竟然悄悄私通。

    野史上記載,董琬應該察覺到了自己丈夫和親妹妹之間的不倫私情,在小董氏照顧她這段期間,她猝然去世,或許也和這件事有關系。

    當然,這到底是不是直接導致董琬去世的主要因素,恐怕除了當事者幾人之外,誰也不清楚真相如何了。

    而在董琬過世一年後,董琰嫁入了紀王府,成了新的紀王妃。

    比起大董氏董琬,大梁野史和艷史上都說紀王蕭維澤更加寵愛小董氏董琰,如果說他對董琬是近乎專寵,那他對董琰便是「三千寵愛在一身」,王府內其他女人全成了擺飾。

    但是好景不長,董琰二十五歲那年,野史上說,董琰被當時的太子蕭維楨看上,並加以調戲,紀王蕭維澤不敵太子的高壓,無奈之下,只好默許太子佔有他的妻子,然而那一夜之後,董琰在紀王府懸梁自盡。

    再之後,太子蕭維楨的各種惡行被御史們揭露、批判和彈劾,其中就有「yin亂臣妻」這一罪狀。

    面對滿朝文武的反對浪潮,文宣帝雖然猶豫再三,最終還是廢了太子,改立了第六子蕭維澤為儲君,後來文宣帝駕崩,蕭維澤順利繼位,成為大梁史上的第四任皇帝。

    每個皇帝登基之前的爭權過程,其實都是牽一發而動全身的復雜爭斗,必定會有流血與犧牲,而其驚險曲折與勾心斗角,都不是由現代穿越過來的董琰所能想像的,所以她並不了解這段歷史的具體詳情,她以前所找到的正史資料,也都是語焉不詳。

    歷史上的蕭維澤到底有沒有將自己的第二任妻子小董氏獻給太子,以此陷害太子的聲譽,在後世人眼里,向來都是樁難以驗證清楚的歷史疑案。

    不過,歷史上有確切記載的,是董氏姊妹確實先後嫁給了蕭維澤,只可惜紅顏薄命,兩位絕美的姊妹花都沒有等到蕭維澤稱帝,都在二十幾歲的年紀就早早凋零了。

    蕭維澤登基為帝後,先後追封了嫡妻董琬與續弦董琰為皇後,董琬是孝元皇後,董琰是孝純皇後。

    並且,在此後蕭維澤在位的近三十年里,他再沒有立過新的皇後,後宮地位最高的女人也不過是妃子,連皇貴妃都沒有。

    蕭維澤駕崩後,與孝純皇後董琰同葬,這是他的臨終遺旨,是當著眾位重臣面前說出口的,所以就算繼位的太子心中再不滿,也無法違背蕭維澤的遺命。

    太子是董琬所生的長子,既是嫡子又是長子,他的繼位算是大梁一朝最順理成章的一次皇位傳承。作為董琬的兒子,他很想把父皇和自己的嫡親母後董琬葬在一起,但是皇命和父命雙重難違,最後他只能遵從蕭維澤的霸道與任性,將他與孝純皇後董琰葬在一起。

    因為蕭維澤駕崩後堅持與小董氏同葬,後人據此推斷,歷史上的小董氏並沒有失貞于太子蕭維楨,什麼「紀王獻妻以陷太子」的戲碼,不過是後人的牽強附會,否則以蕭維澤的皇帝之尊,最後怎麼可能選擇與一個名聲有污點的女人合葬?

    所以野史大多不可信,都是後人為了增強故事性和傳奇性而穿鑿附會而已。

    不過,無論小董氏是否因太子蕭維楨事件而死,總之,她也和她的姊姊一樣是早逝的命運,因此當現代的董琰意識到自己真的穿越成了紅顏薄命的小董氏時,她頓時就感覺不妙。

    經歷過一次意外而亡,她現在比誰都珍惜生命,她真的不想再重復一次小董氏的悲劇命運啊!

    而且身為現代人,董琰自然對「小姨子與姊夫」這種配對感到萬分厭惡,對于那些居然會嫁給姊夫的女人,更是無法認同。難道天底下的好男人都死光了,非要去和親姊姊共用一個男人?難道心里就不會不舒服嗎?

    她可是絕對、絕對、絕對不想和姊姊共用一個男人!

    哪怕是姊姊離世後,讓她再嫁,也不行!

    不過,睜開眼之後,現實情形卻讓穿越而來的董琰根本來不及傷感、激動、仔細規劃一下未來什麼的,當她意識到自己正躺在紀王府後宅的西暖閣時,她像受驚的小貓一樣從暖榻上跳下來,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薄埂的內衫,急忙胡亂抓了旁邊的錦緞棉襖套上,又拿起大紅緞子的斗篷披好,最後沒有找到厚靴子,她就只好穿上暖榻前放著的單薄繡鞋,匆匆向室外逃去。

    是的,逃。

    她在逃避即將到來的,也許會決定她未來命運的一場情事。

    在大梁野史中記載,小董氏前往紀王府探病照顧大董氏時,留住紀王府,並在這段時間內與紀王蕭維澤有了私通情事。

    穿越而來的董琰一向很相信自己的直覺,她立刻覺得自己此時睡在暖閣內相當不妥,而且大冬天的白日小憩,居然脫得只剩下薄埂的里衣,這算什麼?為了故意勾引隨時可能前來探望的蕭維澤嗎?

    董琰從內室走出來,前後左右觀察了一下,正如她所料,暖閣內外都沒有一個丫鬟或者婆子在值守,包括董琰自己的貼身丫鬟都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對于一個規矩森嚴的王府,以及一位出身還算尊貴的大家閨秀來說,下人們居然敢放任她獨處,這種情況太匪夷所思了。

    董琰走出西暖閣,寒冬的冷空氣撲面而來,凍得她打了個哆嗦,腦子里卻清醒了不少。她低頭看了看自己嫩若春蔥般的縴細手指,感受著這種只屬于十六歲妙齡少女的青春活力,再次意識到她真的穿越了。

    穿越前,她是一名小學老師,非常喜歡小孩,也很受孩子們的愛戴,再調皮搗蛋的學生,到了她面前都會乖乖的,所以她並不後悔去救一名並不認識的落水孩子,只是想到父母和姊姊會因為她的意外離世而悲痛萬分,她才感到一陣陣心疼。

    不過,現實容不得她更多的感傷,當務之急是擺脫現在的困境,她走到西暖閣所在的小院門口,左右張望了一下,到底該去哪里呢?

    她的腦海里恍惚有一些小董氏本人的記憶,但並不太清晰,也許過段時間會好一些,現在卻讓她的腦海更加混亂。

    如果小董氏的記憶沒出錯的話,今天是紀王蕭維澤的生日,蕭維澤比大董氏小一歲,今天應該是他二十五歲的生日。

    為此,皇帝和宮內各位娘娘賞賜了許多的禮物,京中能夠攀上點關系的權貴富紳們也都送來了豪禮,而能夠登門親自為紀王祝賀的人,更是能來的都來了,前院一直人聲諠嘩,熱熱鬧鬧。

    本來大董氏作為紀王妃應該在後宅接待各家女眷,但是她臥病在床,病體難支,所以代替她款待各家女眷的,是紀王的側妃盛舜華。盛舜華比董琬還早被皇後娘娘指派給紀王,現在育有一女,算是紀王府有資格的老人了。

    小董氏作為王妃娘家的來賓,也參加了女眷們的宴席,小董氏單純,席間被其他女眷勸酒時不知道怎麼推讓,就多喝了幾杯,她年紀小不勝酒力,感到微醺之後就到了西暖閣休息。

    西暖閣的位置比較微妙,位于董琬的王妃正院與紀王蕭維澤的內書房之間,原本是蕭維澤在內書房累了後能夠休憩的地方。

    小董氏選擇在西暖閣休憩,而沒有到她姊姊的正院,到底是出于什麼考量,穿越而來的董琰無法猜測,她現在唯一所想的,就是趕緊逃離這個是非之地。

    小董氏身為一個未婚的閨閣少女,身穿單薄的衣裳,就這麼大大方方睡在平時男主人休息的床榻上,怎麼想都不妥當呀。

    冷冽的空氣讓董琰混亂不堪的頭腦稍微清醒,她仔細琢磨之後,認為當前最安全的地方,就是姊姊董琬的正院,當著姊姊的面,蕭維澤總不能再去調戲小姨子吧?

    董琰努力搜索著記憶中紀王府各處的地理位置,思考著該怎麼安全走去王妃正院。

    蕭維澤已被封為紀親王,所以紀王府在規格上是親王府邸,面積之大,位列京城各王府前列。

    整個紀王府的主體建築都是坐北朝南,分成三路,中路有正門、正殿、後寢殿,以及後罩房。

    紀王妃董琬住在後寢殿,這是整座王府內最寬敞舒適的居所,因為整座後寢殿共有七間,董琬就佔據了西三間,東三間則是屬于紀王的寢室,夫妻二人並非夜夜睡在一張床上,紀王平素更喜歡自己一個人睡。

    當然,在紀王府內,蕭維澤能睡的地方太多了,比如前府的外書房、後宅的內書房都設有軟榻,再比如西暖閣,比如東路側妃們的院落,他想睡哪就睡哪,他是這座府邸的老大,他說了算。

    按理說,這種東西南北分明的四合院式建築是最容易找路的,可偏偏穿越而來的董琰是個路痴,再加上她此時繼承的小董氏的記憶還比較混亂,她把南邊當做了東邊,一心一意想去找姊姊,結果咚咚咚卻跑到了蕭維澤的內書房院內。

    在房門口值守的小太監認得董琰,知道她很受王爺和王妃的寵愛,就熱切地笑臉相迎,行禮後喊了聲︰「琰姑娘。」

    董琰問︰「王妃在里面嗎?」

    她看著面前的房屋,總覺得不像王妃姊姊居住的寢殿,但小太監還沒回答,屋內已經傳來一聲不耐煩的喝問︰「何人?打擾本宮清修。」

    小太監急忙跪下,顫聲道︰「啟稟殿下,是王妃娘家的妹妹,董二小姐過來了。」

    此時就算董琰再遲鈍,也意識到自己走錯地方了,可是來時容易走時難,她正想偷偷開溜,屋門已經從里面被打開,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站在門口,居高臨下,上下打量著董琰。

    這個男人大約三十歲左右,目測身高超過一百八十公分,身高腿長,很有氣勢。他穿了一件紅羅圓領寬袖的常服,在衣服的前胸、兩肩和後背四處都裝飾有四團龍,董琰猜測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滾龍袍」,因為團龍是四爪的,所以他不會是皇帝,而有資格穿這種滾龍袍的,很可能是當朝的太子或者其他親王。

    董琰目前還不會根據衣服的顏色和其他細節來辨別權貴們的身分,但是,籠統地稱呼一聲「殿下」,應該是沒錯的吧?

    董琰反應還算快,立刻跪倒在地,膽戰心驚地說︰「參見殿下。小女子剛才喝了點酒,一時迷了方向,才不小心誤闖到這里,打擾了殿下休息,還請殿下見諒。」

    她以前好歹看過不少的古裝劇,希望自己的說話方式沒有太離譜。

    男人低頭看著跪在門檻外的少女,她像受驚的小鹿一樣低垂著腦袋,一頭烏黑秀發看起來順滑柔軟,摸起來的觸感想必不錯;而因為低垂著頭**出一部分的頸項曲線優雅無比,肌膚更是白皙細膩如羊脂玉;小巧玲瓏的耳垂上戴著碧綠的心型玉墜,因為主人的膽戰心驚而不停微微晃動,像春天的嫩芽一樣撩撥著男人的春心。

    男人藏在身後的手指焦灼地搓了搓,在心底嘆口氣,這丫頭底子不錯,十足十的美人胚子,可惜現在還是含苞未放,他不太喜歡這種青澀的處子,他喜歡的是那種燦然怒放的成熟女子,就像熟透了的葡萄,咬一口都是甜絲絲的汁水,多美啊。

    太青澀的果實,他有點不是太想動口呢,雖然這個小丫頭看起來真的很可口的樣子。

    「起來說話。」男人低聲說。

    「是,謝過殿下。」董琰乖巧地站起身,依然微微垂著頭,不敢與男人對視。

    「你是董家的二小姐,這麼說你父親就是本宮的少師董從益,他不錯,教養的女兒看起來更不錯。」

    本宮……少師……

    董琰立即確定了眼前的男人是當朝的太子蕭維楨,剛站起身的她不得不再次下跪,說︰「小女代父親謝過太子殿下的贊賞。」

    「起來,別動不動就跪著說話。」蕭維楨有些不耐,總是被人跪來跪去,他也很煩的。

    其實董琰一點也不想下跪,可是這里是皇權至上的封建王朝,董琰一點也不想標新立異,該跪的時候一定要跪,反正跪多了頂多被人嫌煩,少跪了卻可能掉腦袋。

    本來看在董琰的美貌上,蕭維楨還想逗她說說話,現在發現她中規中矩,甚至拘束得有點小家子氣,蕭維楨就覺得沒了意思,他正想攆走這個擾他清夢的不速之客,抬頭卻發現自家九弟蕭維欽從外面走了過來。

    蕭維楨微微揚眉,老九怎麼單獨一個人過來了?

    太子的兄弟眾多,除去早夭和病逝的幾個,現在安然長大的皇子里面,六皇子是紀親王蕭維澤,九皇子是江郡王蕭維欽,都算是出類拔萃的人物,相當受到文宣帝的賞識和疼愛。

    而且,與太子和六皇子相比,九皇子還有一個優勢,那就是他的生母梅貴妃還活著,也依然被文宣帝寵愛著。而太子的生母劉皇後,和六皇子的生母葉皇貴妃卻都已經離世。

    俗話說︰有娘的孩子是個寶,太子和六皇子都沒了親娘,九皇子算是很幸運的皇家子弟了。

    「小九見過大哥,給大哥請安。」快步走近的蕭維欽也很意外,他看著太子和一位年輕的姑娘站在門口彼此僵持,略微沉吟了一下,按照禮儀先向太子行了一個標準的臣子禮。

    蕭維欽身材高身兆,彎腰施禮的動作優雅又好看,引得董琰忍不住悄悄多看了兩眼。

    蕭維楨點點頭,看著蕭維欽問︰「你什麼時候來的?」

    「剛來沒多久,本來想早點來給六哥賀壽,不巧府里出了點事,都快過午了才匆匆趕過來。剛才听六哥說大哥也來了,所以就特地過來給大哥請個安。」蕭維欽一本正經地回答。

    在蕭維欽說話的時候,董琰飛快地掃了他幾眼,發現他的五官非常俊美,劍眉星目、鼻若懸膽,是那種非常正統大氣的美男子,而且與太子一樣,他的身材同樣非常高。

    想來大梁朝皇族的基因很不錯,養育得也好,起碼董琰此時看到的兩個皇子,身材都夠高。

    太子是高而壯,蕭維欽則是高而精悍。

    原來的小董氏以前見過九王爺蕭維欽,雖然只是遠遠見過面,但是因為這位九王爺太過俊美,很容易認出來,所以小董氏對他的印象很深刻。

    都說女隨父,兒隨母,由九王爺的外表,就可以想像他的生母梅貴妃定也是傾城佳人,否則不會人到中年了,還很受文宣帝的寵愛。

    九王爺蕭維欽、太子蕭維楨,和六王爺蕭維澤,三人的年紀相差比較大,太子如今已經是而立之年,蕭維澤正好二十五歲,而蕭維欽則只比董琰大了兩歲,今年十八,還未到弱冠之年。

    雖然六皇子和九皇子都被尊稱為王爺,但是兩人的爵位並不同,六皇子是紀親王,九皇子目前只是江郡王。

    據說這位俊美非常的九王爺脾氣很是暴虐,一言不合就動手打人,身分低微的僕佣且不說,他連對自己的兄弟都下手無情,七王爺蕭維銘就曾經被他硬生生踹斷了腳踝,到現在七王爺走路都還一瘸一拐的呢!

    不過小董氏並未親眼見識過九王爺的凶殘,就董琰剛才匆匆一瞥的印象來說,九王爺倒真是一個玉樹臨風、英俊過人的漂亮青年。

    當董琰偷瞟九王爺時,蕭維欽的眼風一掃,正巧與董琰的眼角余光相遇,董琰嚇得急忙垂下眼,垂手乖乖站好。

    在禮儀大于天的時代,她可不想落下一個輕浮放蕩的名聲。

    太子並不計較董琰與九王爺之間的眼神交會,他對蕭維欽介紹道︰「這位是你六嫂的妹妹,董家二小姐。」

    蕭維欽聞言,仔細打量了董琰一眼,見她身材窈窕,面容秀美異常,是個十足十的小美人,他的面上不顯異常,心底卻很是詫異,本該和女眷們待在一起的她,怎麼單獨跑到了太子面前?

    太子的身分尊貴無比,是真正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天之驕子,如果董琰存了攀龍附鳳的念頭……

    蕭維欽莫名有些不悅,但強行壓下自己這份猜測,初次見面,他實在不該無端如此妄下結論,這實在太失禮了。

    于是他主動向董琰頷首致禮,說︰「董小姐。」

    董琰也急忙向蕭維欽行禮,算是兩人正式見過。

    「小女見過九王爺,九王爺安好。」

    太子見他們客氣來客氣去,覺得有些無聊,此時他對董琰已經沒了興趣,對九王爺的特地問安也表現得平平淡淡,他懶洋洋地打了個呵欠,說︰「剛才多飲了幾杯,現在困乏得很,沒事你們就退下吧,我再歇會兒。」

    蕭維欽忙道︰「小九打擾大哥了。另外,六哥要小弟代他向大哥道歉,前廳客人太多,他身為主人必須親自招待,不能前來招待大哥,還請大哥多包涵。」

    今天紀王府里最尊貴的客人就是太子殿下,把誰招待不好都沒關系,要是怠慢了蕭維楨,才是真的糟糕呢。

    「呵呵。」蕭維楨轉身,走入大堂,坐到了太師椅上,小太監急忙上前為他斟茶。

    小太監雙手為他奉上茶盞,蕭維楨輕輕啜了一口,語氣不冷不熱地說︰「這茶正好,不燙,不涼,清香。天底下誰不知道紀王府最是清廉自守?僕佣最少,卻個個能干,由這一小僕就可見端倪。老六這個人啊,什麼都好,就是禮太多,今天是他的好日子,咱們自家兄弟,哪里需要他如此客氣?還有你,急匆匆趕過來見禮,還沒吃飯吧?」

    這幾句話像是在稱贊紀王,听在蕭維欽的耳朵里卻總覺得怪怪的,所以他也只能笑著附和︰「大哥過獎了,臣弟們也只是謹守本分而已。」

    「好!」蕭維楨放下茶杯,輕輕拍了拍手掌,看著恭立在自己面前的青年,語帶諷刺︰「好一個謹守本分而已,做人啊,最該是這樣。」

    他的弟弟們,貌似彼此之間感情都挺好,偏偏一個個對待他都如臨大敵,雖然極為恭敬有禮,卻偏偏少了真正的兄弟手足之情,听老九一句句偏袒著老六,太子心底不由無端生起一些抑郁。

    蕭維楨的目光在蕭維欽和董琰身上來回掃了兩遍,想說什麼,又覺得有些無趣,最終揮了揮手,說︰「行了,你們都走吧,我再小睡一會兒。一年到頭,難得有機會出宮,讓我自己一個人靜靜吧。」

    「是。臣弟告退。」蕭維欽又行了一禮,躬身後退。

    「小女子告退。」董琰一直在旁邊靜默不敢出聲,冷眼旁觀這對皇家兄弟「兄友弟恭」,此時也急忙跟著蕭維欽退出了大堂,還因為太緊張,在門檻處絆倒險些成了倒栽蔥,多虧蕭維欽眼明手快,伸手扶了她一把,才沒讓她當眾出糗。

    當她完全離開太子的視線範圍時,才重重地舒了口氣,後背已是滿滿的冷汗。

    皇權至上!

    這四個字到底意味著什麼,剛穿越而來的董琰在第一次誤打誤撞見到當朝太子時,終于有了切身感受。

    遠離了太子的視線之後,董琰想著也快點和蕭維欽告辭,趕緊找到姊姊才是最安全的。

    她初來乍到這個古代,一切都還沒適應,就立即接觸到了身分尊貴又敏感的皇室子弟,讓她應對起來頗為吃力,本能地想著快點遠離這些麻煩人物。

    她正想出聲告辭,卻听蕭維欽問她︰「你怎麼到太子跟前去了?」

    他問得很直白,對于初次正式見面的兩人來說,于禮儀上已經算是逾越了。

    董琰猜測他是不是誤會了什麼,只能無奈解釋︰「我剛才多飲了幾杯酒,小憩之後本想去見姊姊,卻暈頭暈腦地迷了路,誤打誤撞地驚擾了太子殿下,還好殿下大人大量,沒有與小女子一般見識。」

    蕭維欽皺了皺眉,並沒有因為董琰的解釋而釋懷,這個理由實在有點牽強,就算董琰喝醉了,那她身邊的丫鬟呢?主子喝酒誤事,總不能奴婢們也一起跟著醉了酒?

    斌族子弟身邊從來不會少了侍從和侍婢,就像蕭維欽的身後就跟隨著貼身侍衛,只不過他們都謹慎本分,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從來不會打擾主人。

    而太子身邊會圍繞著更多的人,可是在太子和蕭維欽、董琰說話時,那些人都不會參與,猶如隱形人一般。

    董琰身為需要保護名譽和安全的大家閨秀,從早到晚,她身邊都不應該少了貼身丫鬟伺候著,可偏偏此時的她就是孤身一人。

    董琰看懂了蕭維欽的疑惑,其實她自己內心也在迷惑不解,因為無法解釋,她也只能低下頭,保持沉默。

    蕭維欽想起最近母妃和他提過,有意為他向這位董家二小姐提親,可是眼前容貌靚麗、楚楚動人的少女,做事明顯有點不妥當,讓他很想教訓董琰兩句,可等他的目光落在董琰受驚小鹿般的驚慌模樣上時,莫名就有了些心軟,到嘴邊的話吞了下去,只是看著她,輕輕嘆了口氣。

    這丫頭畢竟年紀還小,大概平時又被父母嬌寵慣了,剛才亂跑惹到了太子,能夠輕易脫身,已是萬幸。

    而現在看她這模樣,知道了「怕」字怎麼寫也好,總比肆無忌憚、後知後覺地得罪了人還不自知要好很多。

    今日紀王府里來的客人很多,而且身分都很尊貴,在府里胡亂行走,隨時可能撞上某位大人物,梅貴妃曾對蕭維欽說過董琰平素就活潑好動,愛玩愛鬧,這種性格平時討人喜歡,但在今日卻大大的不妥,一個不謹慎就可能得罪了什麼人。

    蕭維欽今年已經十八歲了,之所以還沒有大婚,是因為梅貴妃和他都極為挑剔,梅貴妃一心想為兒子挑一個既能得到兒子喜愛,本身又要穩妥大方、不會給兒子惹事的好兒媳,母子倆挑來挑去,滿京城的千金們幾乎都快挑花了眼,最後梅貴妃才相中了董琰。

    在梅貴妃的眼里,董琰的出身不錯,教養良好,性格也是活潑開朗又單純善良,最主要的,是她還有一個身為太子少師的爹,更有一個嫁給了紀王蕭維澤的姊姊。

    只要蕭維欽娶了董琰,那麼身為九皇子的他,就不僅和太子的關系近了一層,和六王爺蕭維澤也成了連襟,一石二鳥,收益良多。

    蕭維欽和梅貴妃的感情很好,梅貴妃有意讓他迎娶董琰為正妃,他之前雖然沒親眼見過董琰,但心里對梅貴妃的安排並不排斥,只想著要人再去打听一下董琰的名聲,只要不是太離譜,他就會听從母妃之言,娶董琰進門。

    今天在紀王府的內書房外意外邂逅董琰,蕭維欽心里其實很驚訝,只是皇家子弟都頗有城府,他沒有表現出來罷了。

    蕭維欽明顯感覺董琰遇到了點小麻煩,他略微思索了一下,對董琰說︰「听說六嫂病了,自從她病後,我還沒親自來探望過,正巧,現在就和你一路去看看她吧。」

    董琰怔忡了一下,意識到蕭維欽可能發覺到她是個路痴,有意領著她去紀王妃的後寢殿,她的心底微微一熱,輕聲道︰「也好。」

    蕭維欽率先舉步,董琰跟在他的後面,其後是蕭維欽的隨身太監,侍衛們因為不便跟入內宅而不再跟隨。

    董琰剛走了兩步,蕭維欽忽然停下,她也停下腳步,微微抬頭,疑惑不解地看著他,問︰「九王爺?」

    蕭維欽沒有說話,只是伸手解下了他自己身上的深藍羽緞披風,披到了董琰的身上。

    其實董琰身上有一件小斗篷,是她從西暖閣跑出來時裹到身上的,她沒想到蕭維欽會忽然這麼做,想反抗,又不敢反抗,窘得臉都紅了。

    「九王爺,這、這……」

    她怎麼可以隨便披一個男子的衣裳?

    如果被人傳出去,以後她該怎麼立足?

    迸時候的人不是很注重男女之別的嗎?

    蕭維欽沒說話,低頭看了看董琰踩在青磚地面上的雙腳,董琰腳上穿著雪白的凌波襪,外套著一雙明顯是在室內穿的藍底繡蝶穿花圖案的單薄繡鞋,這樣子一雙腳**在外,對于一個千金閨秀來說,十分有失體面。

    蕭維欽顯然注意到了這一點,才把自己的披風給了董琰,蕭維欽的身材高,披風也做得長,此時披到董琰身上,正好能完全遮住她的腳。

    董琰這時才恍然大悟。

    雖然她還不能深刻體會到古人的一些忌諱與習俗,但她隱約想起,在古代,女人的腳很貴重,不可被別人輕易觀賞和觸摸,所以她明白了蕭維欽的好意,小聲向他道謝︰「謝謝。剛才沒找到長靴,急著出來找姊姊,急中出錯,小女子失禮了。」

    蕭維欽點點頭,沒再說什麼,轉身繼續向前走了。

    董琰若有所思地看著蕭維欽挺拔的背影,心中對這位皇子的好感不由又加深了一點。傳言中的九王爺脾氣暴虐,可是她卻明明覺得這位皇子既英俊漂亮,又觀察入微、細心體貼啊!

    相貌好,性格也好,真不知道這樣的蕭維欽怎麼會惹來那樣負面的流言蜚語?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番外 如果,嫁姊夫

    董琰因救落水的孩子而穿越了,但是她發現自己穿越的時機很尷尬︰她穿越的這個女子,才剛與一個男人歡愛完。

    董琰如被雷劈。

    她雖然談過戀愛,但一直還沒有突破最後防線,結果一穿越就發現「自己」貞操已失,真是讓她想罵一句︰老天爺,禰到底在想什麼啊?

    因為不知道該如何處理接受這個事實,董琰干脆翻過身子,背對著那個男人,閉上眼楮裝睡。

    她身後的男人也靜靜躺了一會兒,然後穿衣下床,親自端來了溫水,非常細心地替董琰擦拭身子,又為她穿上里衣,一切收拾干淨清爽後,男人見她還是閉著眼楮,長長的眼睫毛卻一顫一顫,明明是在裝睡。

    明白她是害羞了,不好意思面對自己,男人彎下腰在她耳邊輕聲說︰「琰琰,別怕,我會負責的。」

    然後,男人就離開了。

    房間里完全安靜下來後,董琰緊繃的身體才慢慢放松,她睜開眼楮,看著窗外昏黃的落曰余光,發現這兩人居然是白日宣yin,不由得感嘆古人原來也如此「開放」。

    而當她慢慢接收了這個身體的全部記憶時,董琰就更震驚了︰居然是大梁歷史上與她同名的小董氏,是那個嫁了姊夫卻早逝的著名美女。

    最重要的是,這個姊夫是紀王蕭維澤,是大梁朝下一任的皇帝!

    董琰苦笑一聲,她是不是該慶幸自己一下子就成了未來皇帝的女人?將來一輩子都不愁吃穿了?

    當然,前提是她能夠順利活下去。歷史上的小董氏二十五歲就芳華早逝,並沒有等到蕭維澤繼位登基,董琰希望自己不會重蹈覆轍。

    重活一回,她很珍惜生命。

    至于小董氏是不是搶了她姊姊的男人,是不是在倫理道德上有瑕疵,董琰此時卻很無奈,生米已煮成熟飯,在這個對女子貞潔苛刻的時代里,她還能有別的選擇嗎?

    尤其是小董氏現在已經是蕭維澤的女人,一個未來的帝王,能容忍他的女人另嫁他人嗎?

    董琰躺在床上,除了嘆氣還是嘆氣,如果她能早穿越一天就好了,這樣是不是就能避開與蕭維澤糾纏不清了?

    小董氏是住在紀王府,照顧自己生病的姊姊董琬時,與姊夫蕭維澤發生關系。

    穿越而來的董琰自覺無顏再厚臉皮「照顧」姊姊董琬,所以第二日一大早,她就向董琬告別,返回董府。

    臨行前,紀王再次對她許諾︰「本王一定會對你負責。」

    董琰低著頭,沒有說什麼。

    作為未來的帝王,蕭維澤說話算話,歷史上的他,確實續娶了小董氏,沒有吃干抹淨後不認帳。

    也許對這個時代的人來說,姊妹共侍一夫並非什麼驚世駭俗的稀奇事,但對于董琰來說,要接受還真是有相當大的難度。

    她需要時間來好好調整自己的心態。

    董琰回到了董府。

    小董氏與蕭維澤的事也瞞不了父母,畢竟此事不算小,未婚女子失貞,如果男方不認,吃虧的絕對是女人。

    董父董從益知道實情後,略微皺了皺眉頭,他知道小女兒天真爛漫不知世事,卻沒想到一向看起來穩重成熟的紀王,居然也會背著嫡妻與小姨子偷情,他真的是單純喜歡自家的小女兒嗎?還是怕琬兒去世之後,紀王府與董家的關系會從此冷卻,對他不利?

    身在官場,董從益已經習慣了這樣功利的思考模式,他不會把這種事只當做是簡單的風花雪月。

    只是紀王的手段太直接,他連拒絕都來不及,現在已經無法與紀王府劃清界線了。

    而董琰的母親董崔氏听完嬤嬤回報的消息後,捏著佛珠的手緊了緊,一語不發,她只是在心里一遍遍告訴自己,這是為了琬兒的孩子好,由自己的親妹妹做孩子們的繼母,總比紀王另娶別家的女人,讓人安心。

    董琰返回董府後不久,董琬的病情加重,勉強撐過除夕夜,卻沒等到新年來臨就病逝了。

    據說董琬在病逝前一直和紀王冷戰,至死都是背對著紀王,沒再看他一眼。

    董琰為這個掘強的女子心疼,她只能默默為董琬祈禱,希望她來世能遇到一個真正愛她、疼她、呵護她、對她一心一意的好男人。

    董琰默默適應著古代女子的生活,她也曾悄悄向父母詢問過,自己是不是一定要嫁蕭維澤,能不能讓她嫁一個平凡一點、但是會對她一心一意的男人?

    但董崔氏冷酷地告訴她,除了嫁蕭維澤,她已經沒有更好的選擇。

    時下人們雖然接受寡婦再嫁,但是未婚的閨女出嫁,如果已經不是處子之身,將來會在婆家遭到什麼樣的待遇,大家都心知肚明。

    于是,在董琬去世一年後,董琰還是遵照史書上的記錄,嫁入了紀王府,成為新的紀王妃。

    董琰半夜里醒來,小腿肚一陣陣的抽筋,疼得她渾身冷汗直冒。

    現在的她大腹便便,已經臨近預產期。

    陪嫁來的貼身大丫鬟一兩趕緊過來,又點亮了兩根燭,為她輕柔捏著小腿,問︰「王妃,要不要請王爺過來?」

    那陣劇痛已經過去,董琰渾身脫力地癱軟在床上,她看著頭頂上繡著百子千孫圖案的蚊帳,輕聲道︰「不必了。」

    今夜蕭維澤本來打算陪著董琰,但快要入睡時,側妃盛舜華派人來說女兒病了,想見父親,于是蕭維澤就去了側妃的院子。

    蕭維澤在娶董琬之前,身邊就有兩個皇後賞賜給他的侍妾,分別是盛舜華和宋如英。

    在董琬嫁進紀王府前,盛舜華和宋如英都已分別替蕭維澤生了兩個孩子,盛舜華生了個女兒,宋如英生了兒子卻早夭,蕭維澤為安撫她們,就為她們請封了側妃之位。

    蕭維澤對董琰解釋過,因為這兩個女子是已仙逝的劉皇後賞賜給他的人,所以他一定要額外待她們好一些,不是他多情,而是為了給劉皇後面子,當年畢竟是她撫養他長大。

    董琰听過也只是笑笑,她早知道這些皇子龍孫都是妻妾成群,蕭維澤的後院女人已經算是相當少了,她還有什麼好不滿的?

    蕭維澤寵愛董琰,董琰也領他這份情,但是與蕭維澤相處日深,她越覺得這個男人理智得可怕,他不是個會被感情左右的人。

    所以兩個側妃不時以各種理由請蕭維澤去她們房中過夜時,董琰從沒阻攔過。

    她從不試圖去干涉蕭維澤的任何選擇,包括他要與哪個女人過夜。

    這樣的日子看起來過得很平和,妻賢妾美,後宅安寧,董琰內心深處所受的傷害卻一次次加深,每次蕭維澤離開她去找側妃,其實都會讓她難受很久,她只是從不說出口。

    而懷孕後的情緒化,更是加重了她的這種病情。

    于是她得了憂郁癥。

    住在富麗堂皇的房子里,吃的好,穿的好,一大堆人伺候著,這是原本的小學蕭維澤緊緊握著董琰的手,他盯著董琰宛如安睡一般的容顏,許久,許久,才近乎咬牙切齒地呢喃出聲︰「為什麼你之前什麼都不肯告訴我?你又怎麼知道我做不到?你其實根本就不知道我已經做到了……」

    自從娶了董琰,他雖然偶爾也去側妃那邊坐坐,卻從來沒再踫過她們。去看她們,也是為了讓她們維持在王府生活的體面,不讓她們落得晚景淒涼,甚至被下人們欺負。

    他喜歡未娶進門之前單純活潑的小董氏,但是也喜歡成親之後穩重得體起來的小妻子,他以為董琰的改變是代表她長大了、成熟了,她會懂得他所做的一切。

    可是,結果證明一切都只是他的自以為是而已。

    蕭維澤低頭抵住董琰已經變冷的手,眼角滑落一顆透明的淚。

    恨不相逢未娶時,琰琰,來生,讓我們在最合適的時候相遇,讓我好好愛你,只愛你一個。

    好不好?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thank you

TOP

Thx

TOP

thanks

TOP

謝謝分享
夏天

TOP

謝謝

TOP

謝謝分享

TOP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