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白翎《男友二度上任》[精選優質男之三]


出版日期:2014-07-02


作為一名醫師,救人性命是她的職責,也是畢生使命,
但得知這次的傷患是前男友時,她只想違背醫德給他死!
誰教他當初莫名其妙就提分手,讓她難過好久,
可說也奇怪,這位檢察官大人不知是不是神經比海底電纜還粗,
完全無視她的冷臉攻擊,死皮賴臉的纏住她不放,
不只說當年的事情他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還耍浪漫送氣球,讓她得面對全體同仁的曖昧目光,
知道她太忙沒時間吃飯,他還特意向醫院告假帶她去夜市晃,
她不否認自己有感動,卻因不想再受傷而拒絕他的復合要求,
本以為兩人從此橋歸橋路歸路,各不相干,
直到他重傷被送進急診室,她才驚覺自己根本不能沒有他,
于是在他脫離險境後答應再愛他一次,
只是幸福日子才過沒多久,這該死的家伙居然再一次拋棄她……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楔子

    撕開碗蓋,倒入調味包,接著注入滾燙的熱水。

    呆站在飲水機前,劉巧薇忍不住仰頭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然後轉轉脖子、動動肩膀。

    算一算,她已經超過二十四小時沒闔眼了。

    昨天午夜下了班之後,不到兩個小時就馬上被緊急Call回來開了一台刀;好不容易結束了三個小時的手術,才稍稍喘息,救護車又送來了五、六個拿棍拿刀互毆的青少年。

    唉,反正每天都一樣,急診室老是這麼熱鬧。

    思及此,碗里的水位已至八分滿,她回過神,端著泡面回到自己的座位。她累到就連等面的三分鐘都能偷閑補眠。

    「劉醫師,你又吃泡面呀?」

    突然一句話傳來,她倏地清醒,抬起頭朝著聲音望去,是大夜班的醫師。

    「是你啊,梁醫師。」她打了聲招呼,揉揉疲憊的眼,又打了個呵欠,「你怎麼這麼早就來了?」

    看看時鐘也才晚上八點半,有一瞬間她還以為自己累到眼花。

    「也沒多早啊,我听說你已經值班超過二十四個小時了?」梁鴻彥微微一笑,套上了白袍,「反正我閑閑沒事,就先過來幫忙。」

    「嘖嘖,真刺耳,我也好想說‘反正我閑閑沒事’。」劉巧薇苦笑一聲,掀開泡面碗,拿起筷子攪拌了幾下。

    男人盯著她,忍不住皺眉。「你別吃泡面了,我出去幫你買點什麼吃的回來?」

    「免了。」劉巧薇毫不猶豫地拒絕了對方的善意,低頭吸了一大口面條,才繼續道︰「誰知道等一下會不會又有什麼鳥事情發生?像是貨車對撞啦、路人喝酒互砸的啦、夫妻互咬有的沒的,所以還是先吃了眼前的食物,填飽肚子才是明智——」

    豈料連話都還沒說完,砰的一聲,門就被護士推了開來。

    「劉醫師!」

    看吧。

    劉巧薇一點都不意外。「又怎麼了?」她嘆了聲,放下筷子,拿起桌上的听診器就往脖子上掛,一副準備上戰場的樣子。

    「救護車剛送來一位穿刺傷員,目前還在失血。」

    「受傷的部位是?」

    「腹部左側。」

    「OK,我馬上過去。」說完,她立刻站起身。

    「等一下,」梁鴻彥喚住她,「那邊我去處理,你先吃面吧,順便躺一下,睡個半小時也好。」

    她苦笑了下,道︰「現在是我當班,哪有叫你去的道理。」

    好意心領之後,她頭也沒回地隨著護士火速離開辦公室,留下一碗熱騰騰的泡面,以及一個被冷水澆頭的男人。

    跋到急診室,劉巧薇掀開布簾,她先看見左腹涌血的傷口,然後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在那肌理分明的六塊肌上,接著是男人結實健壯的胸膛,最後才是他右胸口的那只……青色老鷹。

    她頓住,瞬間頭皮發麻。

    這個刺青,她看過,而且簡直像是烙在她的大腦里一樣,想忘都忘不了。她心一緊,視線迅速上移,落在男人的臉上—果然是他。

    「……劉巧薇?」男人瞠大眼楮,震驚的情緒不亞于她,「你是醫師?你是這里的醫師」

    男人語氣驚奇夸張,好像她當醫師是什麼不可思議的奇跡一樣。

    「干麼?你瞧不起我?」久違十二年,劉巧薇卻毫無敘舊的雅興。

    此刻她火冒三丈,新仇加舊恨,如果不是因為刑法第二七一條的話,她一定會拿手邊的工具再補他一刀。

    「瞧不起你?什……你在說什麼?我怎麼可能瞧不起你,我的意思是——」男人意圖辯解,只不過,話才說了一半,她便粗魯地按壓他的傷口。

    「啊浮浮浮!」男人慘叫出聲,不可置信地瞪著她,「靠!你故意的嗎?」

    假借檢查傷勢,卻有報私仇之嫌。

    「陳士勛,你還敢叫痛?都幾歲的人了,怎麼還這麼愛打架?」

    她外表依然美麗嬌柔、教人愛憐,一如他所記得的那個模樣,然而個性今非昔比,她居然變得如此凶殘。

    「等一下,」他暫且扣住她的手腕,制止了她的動作,道︰「你這女人,先把我救活了再來訓話行不行?」

    听了,她靜靜地睇著他幾秒,冷漠地抽回了手。

    「行。」說完,她脫去了沾血的污手套,轉身掀開布簾,然後瀟灑地丟下一句命令。

    「推去開刀房。」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一章

    她和他的孽緣必須從國中開始講起。

    柄中的時候,劉巧薇是常常上台拿獎狀的那種好學生,陳士勛則是每天被訓導處召喚的那一類。

    論外表,她貌不驚人,基本造型是一副厚重的眼鏡,一頭俗到爆炸的發型,外加長度過膝的百褶裙;而他,英俊立體的五官,每天抓得很帥氣的頭發,還有一身特別訂作的筆挺制服,簡直活像日本杰尼斯出來的偶像。

    他在入學的第一天就已經變成校園里的紅人,听說有不少女生在第二天就爭相送上情書,男生們更是把他當成神一樣盲目地崇拜模仿。

    她還記得,國一的補習班里曾經有個女生羞澀地對她說︰「真羨慕你,可以跟陳士勛同班。」

    當時她只是傻笑帶過,反正一言難盡。

    事實上,他倆根本毫無交集,只不過是學號很接近而已。

    她的位子總是選在第一排的正中間—是的,就是和老師眼對眼、心連心的那個位子;而陳士勛則是永遠都坐在最後一排靠窗邊。

    記得有一次,導師終于受不了最後一排的那群死囡仔總是在嬉鬧,于是下了個命令,把最後一排的學生通通安插到第一排來,而第一排以後的則是順勢往後挪動。

    于是,陳士勛就這麼坐到了她的正前方。

    他很高,一百七十多公分,幾乎完全擋去了她的視線,這對資優生來說是件很嚴重的事。

    「不好意思,你可以不要坐那麼挺嗎?你的頭擋到黑板了。」她以指尖戳了戳他的背。

    豈料,他只是轉頭睞了她一眼,連理也沒理她,回頭趴著就睡。

    她錯愕了下,說沒受傷是假的,那感覺比被當成空氣還糟糕。

    從那一天起,劉巧薇便開始對他抱著一種敬而遠之的情結,可也是從那天起,他幾乎沒一堂課是醒著的。

    下了課,他生龍活虎;可上課鐘一打,他立刻又趴回桌上裝疲勞。

    曾經有那麼一段時間,劉巧薇懷疑他是因為不想擋去她的視野才如此,只是那樣的想法太自戀,她很快就把這個念頭從腦海里抹去。

    如此這般,直到下一次重新安排座位,他倆未再說過任何一句話。

    升上國三之後,理所當然地,她被安排進所謂的段資優班,他則是連所謂的段班都插不進,被流放到了傳說中的放牛班。

    這個結局大家一點兒都不意外。

    但令人跌破眼鏡的是,那一學期的期中考,陳士勛那家伙的成績居然排進了全學年的第九名。

    第九名?全校第九名欸怎麼可能!

    校內的老師們一致認為那肯定是作弊得來的成績,不僅記他一支大過,更罰他必須在接下來的一個月里,午休時段都得去跑操場。

    然而,陳士勛堅稱自己沒有作弊,只是沒有人願意相信他。于是,第二次的期中考,他的成績落回了三百多名之外。

    簡直就像是預料中的結果,每個人都露出了「哼,我就知道」的表情。

    那件事情似乎就這麼告了一個段落。

    後來不知怎麼的,他變得血氣方剛,經常與人打架鬧事,不管是同校的也好,還是隔壁學校的也罷,只要是看不順眼的他都會約來單挑干架,搞得他父親常常被「請」來學校幫忙管教這個兒子。

    唉,反正那都與她無關。

    對她而言,陳士勛根本就是個異次元的生物,她無法打進他的生活圈,也不想走進他的生活圈。他倆這輩子唯一的交集,恐怕就只有國二時的那一句話吧?

    不過,顯然世事的發展總是難以預料。

    畢業之後她不負眾望,考上了第一志願的女中,陳士勛則是恰巧在隔壁的打架學校里就讀。

    原本她是不知情的,會發現這件事,是因為有一次在學校附近踫見了穿著制服的他,她還驚嚇得差點在人行道上跌了個跤。

    那時已經是高三上學期,她第一眼就認出他來。

    他變得更高、也更帥,而且比起國中的時候還增添了一股男人味,只不過他還是那個調調—有點痞,有點壞,有點冷,有點凶。

    那時候是夏天,剛開學不久,他迎面走來,襯衫上方稍稍敞開,一頭短發染成淡褐色,手臂甚至還刺了一條盤繞而上的青龍。

    比起國中時,其不良的程度整個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可不知怎麼的,劉巧薇居然不感到害怕,反而有些好奇對方是否會認出她。

    彼此的距離愈走愈近,她微低著頭,他則是抬頭挺胸;她刻意直盯著他瞧,他亦回敬一記慵懶的眼神。

    然而,最後他只是與她擦肩而過,什麼也沒發生。

    坦白說,劉巧薇有些失望,不過想想也是啦,本來就已經形同陌生人了,再加上兩年多沒見過面,他不認得也是理所當然的。

    話說回來,她在失望個什麼勁兒?

    意識到自己產生了莫名其妙的想法,她趕緊甩了甩頭,垂眸繼續往補習街的方向走。

    從那之後,她便經常在學校附近「巧遇」他。

    偶爾是和同學三五成群,但大多的時候他都是一個人。他通常是輕松閑適地從她前方走來,但也有幾次是靜靜地跟在她的後頭走,如果是迎面而來,他的視線總會在她的臉上停留三秒鐘。

    不多不少,每次都是三秒鐘。

    她暗暗猜測,一定是自己讓他覺得似曾相識、好像在哪里見過,可偏偏就是想不起來她是誰吧?

    然而,後來的事情證明她猜錯了。

    記得那是某一次期中考的前夕,她為了幫老師的忙,擔誤了正常放學的時間,等到離開校門的時候已經將近晚上七點了,她連晚餐也來不及吃,三步並成兩步趕往補習班,卻冒冒失失地撞著了人。

    抬起頭來一瞧,見了對方的制服,是陳士勛他們學校的,對方有三人,看起來就不是什麼善良老百姓。

    「不好意思……」她簡單道了歉,繞過對方就要離開,卻被不懷好意地擋了下來。

    「喲,正妹喔!」其中一個染著紅發的男生低頭色眯眯地打量著她,「裙子穿這麼短不會涼嗎?」

    短?她皺了皺眉,裙子明明就及膝,哪里短了?

    「要不要哥哥來溫暖你啊?」

    「干,你不要嚇人家,人家是乖乖牌,要慢慢來,懂不懂啊你?」

    「慢慢來喔?那我們先去喝咖啡好不好?」

    三個人你一言我一句的,語氣甚是猥瑣。

    「不用了,謝謝,我不喝咖啡。」劉巧薇不自覺退了兩步,隨口推辭,下意識地緊抓著書包的背帶。

    「咖啡不要喔?那紅茶好不好?」對方卻也朝她逼近。

    她搖了搖頭。

    現在該怎麼辦?是要逃跑,還是正面迎戰?她在腦海里沙盤推演,如果狠踹對方的**,應該就逃得了吧?

    不對,他們有三個人,而她只有一個,要連踢三腳才撂得倒對方。

    那,還是轉身落跑好了,至少沖過一條巷子之後就是大馬路,只要人一多,諒他們也不敢如此囂張。

    嗯,好,就這麼辦。

    「不要那種表情嘛。」這時,其中一名男學生突然伸來咸豬手,輕輕勾起她的下巴,「我們都很好相處的。」

    她心一驚,拍開了他的手,厲聲道︰「同學,請你自重!」

    不料這樣的反擊竟惹得三個大男生更有興致了。

    「哇,好恰喔!恰貢北的查某,麥按奈啦,你也長得可愛可愛的,個性不要這麼辣嘛。」

    「難講喔,這麼辣的吃起來一定很銷魂——」

    「銷你媽個屁!」

    話還沒講完,突然傳來一聲中氣十足的怒吼。

    而幾乎就在同一瞬間,那先前說話佔她便宜的男生就這麼無預警地往前撲倒在人行道上,簡直就像是被人從背後踹了一腳……

    喔不,他是真的被人踹了一腳。

    幾個男生回頭一看,頓時鐵青著臉,接著哈腰陪笑。

    「陳、陳大哥,你出來買宵夜啊?」

    是陳士勛。

    他穿著一件短袖恤,一條寬松的牛仔褲,手上提著一袋咸酥雞,腳下則穿著一雙夾腳拖……以及踩著剛才那位男同學。

    劉巧薇呆若木雞,張著嘴看傻了。

    他靜靜地掃視了那三名學生,不怒而威,氣勢凌人。半晌,他收回了自己的尊腿,冷漠地道︰「以後誰敢動她,我就讓誰死。」

    只見三個人立刻像條蟲一樣,連個屁都不敢放。

    「是、是,原來是陳大哥的馬子——」

    「我有說那是我馬子嗎?」他一瞪。

    「呃……」三個人的臉又青了。

    「快滾!桂在這里礙我的眼!」他吼道,然後看著三人連滾帶爬地離開了他的視線。

    現場剩下他,還有她,氣氛一時變得有些詭譎。

    劉巧薇不自覺低下頭,伸手將發絲勾至耳後,然後搔搔前額。她應該要說聲謝謝的,可聲音卻遲遲出不來。

    「你還好吧?」他突然說道。

    「欸?」她抬起頭來,干笑了一聲,「嗯,還好,我沒事……喔對,差點忘了向你道謝。」說完,她規規矩矩地彎下腰。

    見狀,他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你怎麼還是這麼死板?」

    听了,她倏地挺直身,有些困惑卻也有些詫異地望著他,「等等,你、你認得我是誰?」

    「當然啊,」他唇角一勾,摸了摸後頸,「劉巧薇,不是嗎?我沒記錯你的名字吧?」

    她頓了頓,立刻回神。

    「可是你……你……」回想起這一個月以來,每每在街上巧遇他的光景,她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傻子,「所以,你是故意裝作不認識我嘍?」

    「那是你吧?」他露出一臉被冤枉的表情,「你們這種好學生,不是通常都不想招惹我們這種人嗎?」

    「我——」她想辯駁,可他說的卻是事實。的確,每每提到他們的校名,學校的同學們絕對是一陣唾棄。

    最後,她只能自清。「總之,我沒那樣想,別人怎麼想的我管不到,但我不是。」

    見她解釋得認真,陳士勛突然覺得有趣。

    他向來就不在意別人的想法,打從國中考全校第九名被認定是作弊的那一次開始,他就已經放棄了要去討好人群。

    這個世界就跟他那個律師老爸所說的一樣—事實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別人怎麼認為、媒體怎麼認為、法官怎麼認為。

    可他卻無端在意起她的想法……

    不,更精確來說的話,他是不願讓自己成為她的困擾。

    思忖了一會兒,他露出微笑,決定不再堅持這個無趣的話題,「別說這些了,你是不是要趕去補習班?」

    「呃,對吼!」她回神,抬起手腕看了表一眼,七點半了。

    「要我陪你過去嗎?」他問。

    「嗄?」她瞠著眼,眨了眨,「應該……不用麻煩吧?」

    「我沒差,我又不像你有寫不完的作業。」聞言,他聳聳肩,一臉無所謂的樣子。

    她考慮了幾秒。「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接下來的日子,陳士勛幾乎天天都會到校門口去等她放學,然後陪她吃晚飯,再一起走去補習班。

    據他的說法是,反正他就住在這附近,閑著也是閑著,就過來陪陪她。

    于是乎,他的日日「站崗」果然引發她校內的騷動,剛開始甚至還引來教官的注意,可他不知道是人緣好還是口才佳,那位平常像個母夜叉的教官居然沒幾句話就被他給擺平,還被安撫得服服貼貼。

    從此之後,他在校門口愛怎麼站就怎麼站,絕對不會有人來盤問他什麼。

    後來,校園里漸漸開始有人謠傳「劉巧薇是他女朋友」這類的閑話,曾經還有別班的女生跑來向她求證真偽—也正是那個時候,她才知道,原來陳士勛在她這所女校里面早就是個名人,至少就她探听到的,已經有十幾個女生曾經向他遞過情書……

    「你今天很安靜。」

    突然,一句話打斷了她的思緒。

    「嗯?」她如夢初醒,反射性地揚起唇角,「你說什麼?」

    「我說,你今天很安靜。」並肩走在人行道上,陳士勛側頭看了她一眼,而後繼續目視前方,「一臉心不在焉的,在想什麼?」

    「呃……也沒什麼,只是一些亂七八糟的事。」

    「喔?例如?」她的生活如此單純,他還真不知道能怎麼亂七八糟。

    「就例如一些……」她遲疑了幾秒,本想問他情書的事,後來想想,那好像是脫褲子放屁,不如單刀直入比較干脆。

    于是她咳了兩聲,道︰「好吧,我直接問你了。你跟我們學校的女生在一起過嗎?」

    他眉頭一擰,不太確定她的用意,「沒有,問這個干麼?」

    「但你收過不少情書吧?」

    「是收過。」

    「那就是你看不上我們學校的女生嘍?」

    他頓了頓,一臉莫名其妙。

    「當然不是啊,為什麼你會這麼想?」

    「不然,為什麼十幾、二十幾個女孩子里面,沒有一個人能求愛成功?機率也太低了點。」

    「機率不是這樣用的吧?」他嗤笑了聲,雙手插進校服西裝褲的口袋里,低頭從容地踩著腳步。

    坦白說,劉巧薇一直都能體會那些女孩子的心情。

    上帝絕對是不公平的,這家伙光是走路的英姿就已經迷死一票春心蕩漾的少女,若再搭上冬季制服的西裝外套,瞧他酷帥的模樣,簡直就是個邪惡的存在。

    「那不然呢?不喜歡太死板的女生?」她回過神,繼續追問。

    「倒也不是這樣講。」他沉吟了一會兒,聳聳肩,又道︰「其中也是會有一些不錯的女生,只是該怎麼說呢……就是覺得可能會很麻煩。」

    她听了,靜了幾秒。「喔。」淡應一聲,低下頭來。

    原來他認為她會很麻煩啊……

    陳士勛不是瞎子,他察覺了她的反應。

    「你別隨便對號入座。」

    「我哪有?」她悶哼了聲,急忙轉移話題,「欸,今天去吃泡菜鍋好不好?你吃不吃辣?」

    「吃啊,只是你有時間吃小火鍋嗎?補習班會遲到吧?」

    「遲到就遲到,反正我今天一定要吃到火鍋!」她甚至握緊拳頭,一副斗志滿滿的模樣。

    那副德性逗笑了他。「你今天是怎麼了?突然火鍋魂上身?」

    「你不知道喔?天氣冷的時候只會想睡覺,哪有心情專心上課。」

    「你很冷嗎?」他瞥了她一眼。

    「廢話,當然冷啊!手都快變成棒冰了,今天還寫了五張考卷,每一張都像鬼畫符……」

    他毫無預警地握住她的手,她僵住,瑟縮了一下,沒說完的廢話頓時硬吞了回去。

    他露出淺淺的微笑,視線依然是在前方,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劉巧薇一時不知所措,只能任由他這麼牽著。他的手掌又大又暖,她瞬間心跳加速,臉頰上也浮現一片紅暈。

    「真的很像棒冰。」他突然出了聲,打破尷尬的沉默。

    她回過神,連忙堆起僵硬的傻笑。

    「我就說了啊,所以才要——」

    豈料,他驀地停下腳步,當街就牽起她的手,置于自己的唇下,呵氣,然後把她的小手包覆在掌心里搓揉,毫不害臊。

    她驚嚇得瞠目結舌,像是被他的魔法給定身了,耳里听見的不是車水馬龍的喧囂,而是自己那如雷般的心跳節拍。

    「這樣不行。」他卻神色自若,彷佛這事情微不足道,「明天我帶條圍巾給你,你上下課就圍著吧。」

    她仍是僵直地站在那兒發怔。

    那模樣看得陳士勛都不免覺得好笑,可他非常明白,她是心動,也是害羞。

    「劉巧薇?」他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臉頰,「你還好吧?你臉快燒起來了,記得要呼吸啊。」

    總算,她倒抽了口氣,像是溺水的人終于浮出水面。

    「咳、咳,」她清清嗓子,故作泰然無事的模樣,冷靜地抽回了自己的手,「看不出來你這麼老套,連偶像劇的技倆也拿出來用。」

    「老套?」他眉一挑,訕笑了聲,「那這樣呢?」語落,他捧起她的臉頰,好整以暇地吻上她的唇。

    她驚嚇,瞪大眼楮,身子幾乎跳了起來,接下來的本能反應就是退一步、手一揮,巴掌送上,動作一氣呵成。

    「啪!」好響亮的一聲。

    「嗷嗚!」他哀嚎,吃疼地捂住左臉頰。

    他陳士勛這輩子第一次因為吻了女孩子而被掌摑。顯然,痛的其實不是肉體,而是自尊心居多。

    「啊!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回過神來,連忙伸手去摸了摸他熱燙的臉頰,「誰叫你突然就……我嚇一跳,不知道為什麼就出手了……」

    「不知道為什麼?」他皺著眉,哭笑不得,「你是練功夫的嗎?什麼叫做不知道為什麼就出手了?」

    看著他的囧樣,劉巧薇也忍不住古出笑聲。「那不然重來一次?」

    听了,他頓住。「真的?」有如撿到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他高興得就像個小男生。

    「不過不能在路邊。」

    「那……」他側頭想了想,道︰「就我房間吧。」

    她瞪了他一眼。「你少得寸進尺。」

    「不然你房間?」

    「陳士勛!」

    「我開玩笑的。」見她嗔怒又害臊的樣子,他露齒而笑,張開手臂一把將她攬進懷里,狠狠地熊抱住她。

    她紅著臉,埋在他的胸口前,雖然听不見他的心跳,鼻腔里卻滿滿都是他的氣息。這味道她認得,曾經整整半個學期,他都坐在她的前面,偶爾她就會聞到這股清新且專屬于他的氣息。

    她說不出來這是什麼樣的味道,總之,大概就是一種令人放心、舒坦,像是躺在草原上感覺的氣息。

    「陳士勛。」她突然喚了他的名。

    「嗯?」他下巴輕輕抵在她的頭上,她在他的懷里是如此縴瘦弱小。

    「我記得國中的時候,你連理都懶得理我,為什麼現在卻……」願意擁抱她、親吻她?

    他先是意外她會這麼認為,可下一秒,思緒翻騰,他回憶起自己在國中時的種種,也就不難理解她為什麼會那麼想了。

    「是因為你的眼神。」他輕聲道。

    「我的眼神」這下子她變得更加困惑了。她退開他的懷抱,抬起頭來凝睇著他,「為什麼?」

    他微笑了下,道︰「因為,每次你看我的眼神,都好像在看一只解剖台上面的青蛙。」

    解剖台上的……「青蛙?」這什麼跟什麼呀?

    「所以你願意讓我變成王子嗎?」他低下頭,又想趁機索吻。

    她卻以手擋住了他的嘴。

    「少來,你早就是王子了吧?」

    听了她的話,他唇一勾。

    「那就只缺個公主而已了。」他闔上眼,輕輕地吮吻她的掌心。

    那時,她的雙手已經不再感到冰冷,取而代之的是指尖上的刺麻,以及他唇上傳來的柔軟。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Thanks

TOP

TOP

謝謝分享

TOP

謝謝分享

TOP

謝謝
晨安

TOP

Thx

TOP

THX

TOP

thanks for sharing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