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喜格格《甕中妻》[精選優質男之二]


出版日期:2014-04-02


  噓,別跟別人說,她和老板之間其實有個小秘密,
  上班時,他是嚴厲的老板、她是萬能的特助,
  下班後,他們倆是朋友,只有她知道他有多溫柔,
  不只偷偷記著她的喜好,請她吃甜點,
  甚至在得知她和家人的夢想是自己努力蓋一棟房子時,
  故意跟她玩大富翁把錢輸給她,拐彎抹角的資助她,
  所以她無法看著他獨自處理公司的意外狀況,天天爆肝加班,
  只能力勸他回家休息,或者讓她替他分擔工作,
  可意外的是,她的關心讓他非常高興,
  高興到居然……吻了她,還告白說對她一見鐘情?!
  這下她再怎麼遲鈍也知道,他對她那麼好是因為愛,
  而她自己也早就偷偷喜歡上他……
  只不過,他們的戀愛路好像不順利,才甜蜜交往沒多久,
  她就發現他有很重要的事情瞞著她沒說……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序︰喜格格、福格格駕到

    前幾日,喜格格應邀到一位朋友家作客,家里男主人到曼谷出差半個多月,由外婆跟媽媽照顧一位一歲大的保羅哥。

    喜格格跟這位俏媽咪先去外頭餐廳用餐,再去跟保羅哥初次見面。用餐時,俏媽咪先給喜格格打預防針,原來保羅哥似乎不太喜歡跟女性互動,也很怕生,情感很細膩(明明保羅哥一副很陽光男孩的樣子),就連跟外婆初次踫面時,也大哭了好一陣子。

    俏媽咪解釋,保羅哥好像不太習慣有陌生人來家里,所以俏媽咪很快便打消請家事媽媽到家打掃的念頭。

    對話的結論是——如果保羅哥看見喜格格大哭,請不用過度傷心,那是保羅哥的個人風格。

    喜格格連忙表示,絕對尊重每個人的個人風格,不會要求每個人都要對自己表現得很熱情,剛剛好,最好!尤其來自孩子,相反的,喜格格反而很喜歡能自然表達出自己喜好的孩子,也不太會為了這點小事傷心。

    進到俏媽咪家里後,傳說中的保羅哥一看到喜格格,立刻躲到外婆身後,偶爾探頭看看喜格格,很害羞的樣子。喜格格怕孩子怕生會哭,連忙走向客廳沙發,希望別引來太悲愴的痛哭就好。

    十分鐘後,保羅哥自己走到客廳邊邊,探頭看看喜格格,看見可愛的寶寶,喜格格忍不住就會舉起右手,開朗問候一下,「哈羅,保羅哥,你好啊!」

    就這樣,十分鐘後,保羅哥拉著喜格格的手,開始把他的書跟玩具一件、一件放到喜格格手中,還邀請喜格格到他的寶寶房,把他以前戴著保護頭的帽子,親手給喜格格戴上,在眾多玩具中,包括一個鋼琴書本,上面有琴鍵跟琴譜,接著保羅哥坐下來,開始彈琴給喜格格听(當然是亂彈,不過也很好听,有一種非古典音樂的叛逆風格)。

    就在此時,外婆在旁邊偷偷拭淚,後來經過詢問,才知道原來外婆原本正偷偷擔心保羅哥是不是同性戀?看到保羅哥熱情拉著喜格格一塊玩(外婆定義喜格格為年輕女人),心里感到十分慰藉。

    俏媽咪听到後,大大笑開來,這才突然意識到,原來外婆原本很擔心這件事情啊。不過,俏媽咪本人並不十分擔心,只要孩子健康、快樂,她其實不太在意這些事情,有時候順其自然反而更好。

    晚上,俏媽咪跟老公愛的連線時,用驚奇的語氣,報告保羅哥今天跟喜格格踫面十分鐘後,就手拉手玩在一起的事。

    身邊有些朋友很害怕跟孩子相處,喜格格卻完全相反,很喜歡跟孩子共處,感覺很自然也很自在。

    不管是神經縴細的一歲保羅哥,還是五歲大被親戚冠上嬌嬌女公主的孩子,見到喜格格第一反應大多是害羞,所以喜格格會盡量避免讓他們更尷尬,如果他們願意過來聊天、玩耍,也不錯,如果想靜靜互看彼此,喜格格也很尊重,跟孩子相處,尊重是非常重要的,就算只有一歲,他們也都能感覺得到喔!

    想到寶寶們,喜格格忍不住就會想到他們的未來,撇開有錢到令人困惑的人不談(怎麼會有人說要去拿個錢,結果抽屜一打開,里頭裝滿一千元紙鈔?把錢一張一張數好,存進銀行很難嗎?),喜格格拼命鼓吹身邊的媽媽們,一定要記得給孩子培養一種能力︰美學。

    謗據可靠消息,下學期有些有遠見的學校,會開設一系列美學學程,不管是音樂、電影、視覺、文學、繪畫、文物賞析……等等美學。

    資訊會不斷更新,數量龐大又快速汰換,而且大多意義不大,例如︰我們常常在手機里分享「已知訊息」,像是某某某開演唱會、台灣飛機實習技師拿手冊修飛機,內地卻是擁有所有飛機機型,而且邊修邊學……等等訊息,卻很少往下討論。

    與其耗費力氣追求很快就變成無用訊息的新資訊,不如從小先培養扎實的美學修養,讓孩子們培養出屬于個人的獨特觀點,未來可以因此結交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將來也會在職場上更勝一籌,畢竟人類是不斷追求真、善、美的族類。

    最後,希望大家都能擁有超強感受力與美學力,好好享受這世界所有美好的一切!

    也祝每一位拿起這本書的人與新月家族每一位成員,都能開開心心、柔軟溫暖度過珍貴的每一天。

    最後,歡迎大家到Facebook「喜格格、福格格駕到」粉絲團,跟喜格格與福格格(喜格格的老妹)一起分享旅行大小事與姊妹相處爆笑、扭捏、糾結的種種輕松小事吧!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楔子

    快下雨了。

    王競奧側仰起頭,眸光銳利,神情威嚴冷肅。

    一對冷目望向烏雲密布的天空,比起陽光璀燦的晴天,他更喜歡陰暗中夾帶大量壓力的氛圍。

    天底下有兩種不幸的人生,一種是沒有錢,另一種是太多錢。

    前半生,他陷在第一種泥沼里,白手起家讓自己一腳踏進第二種情況後,發覺自己沒有跳脫不幸的回圈。

    「老板,似乎快要下雨了,要不要我把車開進停車場?」司機小李在紅燈前停下車子,透過後照鏡,看著手中始終拿著手機按個不停的老板。

    「不用,你直接去機場。」王競奧簡短下令。

    德國科隆派來促進合作交流的史蒂芬,應該快到桃園國際機場,下雨天容易塞車,讓小李直接去接人才是上策。「是,老板。」小李恭敬回答。

    車子一抵達公司大樓門口,天空突然響起一聲巨雷,緊接著,豆大的雨點開始大量灑下。

    「啊!」

    「下雨了。」

    車外不斷響起驚呼聲,王競奧把手機放入口袋,打開車門,無視于在自己身前抱頭鼠竄的人們,踩著平穩腳步,以直線方式一步、一步往公司大門前進。

    彷佛天生具有一股生人回避的魔力,在雨中快步行走的人們總會不小心小小擦撞到彼此,唯獨他例外。

    整個世界,除了越下越大的雨絲之外,無人靠近他身邊。

    王競奧保持「零人踫撞」的紀錄,完美穿過亂成一鍋粥的人行道,卻在自家公司大門口,被一個意外輕撞了一下。

    他停下腳步,半斂眼瞼向下垂視,是一支亮著螢幕的手機,在地面上轉了幾圈,輕輕撞上黑亮皮鞋前端。

    換作平常,他可能選擇視而不見,但這次沒有,他彎下腰,撈起手機,螢幕上是三個女人的合照。

    左手邊的女人,一副女強人模樣,右邊的女人則留著短發,眼神積極且精明,中間這個女人……

    頭發呈現自然的卷卷頭,微蓬,兩只眼楮笑起來像兩彎月亮一樣,散發淡淡的光與溫和的溫暖,看起來沒有什麼心機,甚至還給人疑似有點迷糊的感覺。

    只有長期習慣黑暗的眼楮,才能一眼認出光芢,而光芢總是能輕易征服黑暗之眼。

    王競奧腦子里突然閃過這句話,忘了是從書里看來,還是哪個廣告文案,他心里暗自希望手機的主人,是中間那個女人。

    察覺自己有些莫名其妙的想法,他冷冷撇嘴一笑,一面快速踏進公司、走向電梯,一面試著操作手機,想連絡手機主人拿回。

    但不管他怎麼操作,手機始終停在原本的畫面上。當機了?直到他踏出電梯,手機依然維持在原畫面。

    看來這支手機摔得不輕。

    叮。電梯響起清脆的聲音。

    電梯門一開,即將被他調往德國的特助蕭子萬,馬上機伶抱著一疊資料快步走向他。

    「老板,今晚跟史蒂芬踫面後,您飛往美國的班機為深夜十二點,另外這份是日本剛寄過來的訂貨單,要交給陳經理處理後續制造與出貨嗎?」

    王競奧把手機放入公事包內,拿過蕭子萬手中的訂貨單,一一細看,同時快步走向自己的辦公室。

    在推開門板前一秒鐘,他把訂貨單交還給蕭子萬,丟下一連串命令,「訂單沒問題,交給陳經理,這次量很大,交代他要謹慎處理,另外交代人事部,兩個星期後應征新人,除原有職缺外,外增一名特助。」

    「是,老板。」蕭子萬接過訂單後,飛快替老板打開門,把手中一疊設計圖呈交上去。「這疊是最新家具設計圖,請您過目。」

    老板非常注重家具設計的多元性與可能性,每個月由公司內部設計師設計的新款家具,老板都會親自一一過目。

    「我要參與應征新人,日期訂在我回國後。」王競奧寬大左掌一手拿過,昂首闊步踏入辦公室里。

    「是,老板,我會把這些事盡快交代下去。」蕭子萬站在門口說完後,微微點頭,隨即將老板辦公室大門緊緊關上。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一章

    原本不抱任何希望,甚至瀕臨死心階段,沒想到峰回路轉,獲得老天爺垂憐,這——就是「奇跡」啦!

    「奇跡,奇跡,我愛你~」

    臂芢妃手里抓著自己做的蛋糕圖形布包包,腳底穿著高齡五年的「白刷刷」帆布鞋,開開心心赴約去。

    二姊的手機已經從人間消失快要兩個禮拜,沒想到還能接到有人打電話來說要歸還手機,這——絕對是奇跡!

    二姊最近工作忙,所以她得知消息後,馬上舉手、自告奮勇要幫二姊把手機拿回來。

    二姊有小小警告她一下,一般人撿獲手機後,通常會盡快通知主人拿回,拖了兩個禮拜,似乎有點古怪。

    知道她跟對方約了今天,二姊昨天半夜兩、三點回家後,還特地繞進她房里,提醒要她小心一點,害她夢里蛋糕吃到一半就被吵醒,好可惜?

    抱著「對方可能是壞蛋」的心情,芢妃大步走向約好的踫面地點,突然,宏亮到有些驚人的哭聲,突地竄進她耳朵里。

    「哇……哇……」

    誰家的孩子哭得如此慘烈?芢妃皺眉,一顆頭迅速左右轉動,探測一下。嗯,聲音來源好像在正前方。

    她想也沒想的加快速度,最後發現哭聲來源就站在跟對方相約踫面的餐廳前。

    「這位先生,很對不起,我兒子不是故意的,真的很對不起。」一位胖胖婦人低著頭,給一位西裝筆挺的高大男人道歉。

    「他一邊吃冰淇淋,一邊玩手機游戲才會撞到人,自己卻不道歉?」男人冷冷揚嗓,現場氣溫宛如零下十度。

    「哇……哇……」听見男人一說,小男孩愣了一下,扯開喉嚨,火力全開大聲哭喊。

    幾個行人經過哭得呼天搶地的男孩身側時,一面皺眉,一面對男人指指點點,偶爾飄出幾句「那個男人好嚴格」或是「大人干麼跟孩子計較」之類的話,也有例外的,像是「他好英俊」、「氣質很像大老板」、「不曉得他有沒有女朋友」這一類。

    芢妃慢慢把視線移到號哭小男孩面前的大男人身上。

    俐落黑發、剛冷五官、嚴峻表情、不怒而威,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強烈的狂霸氣息。

    如果可以選擇,她希望自己這輩子都不要惹到他,否則後果大概跟不小心踩到獅子尾巴一樣慘烈。

    他的表情好嚴肅,渾身上下雖沒有一點火氣,卻給人硬冷如鋼的感覺。似乎是不太好相處的人吶?

    才剛想到這里,她突然愣了一下,想起撿到手機的人打電話來時說自己會穿深藍色襯衫、藍黑色西裝外套,手提深褐色公事包。

    一項、一項逐一對照下來,眼前這位「威冷哥」,該不會就是和她約見面的王競奧,王先生吧?

    芢妃頭皮一陣發麻。

    像是兩人之間擁有特殊的頻率,王競奧突然微側過頭,一雙犀利黑陣筆直看向她。

    就是她,手機里位在照片中間的女人。

    像小學生常畫的那種臉,露出笑容,開開心心的,臉型是大圓,眼楮是兩個小圓,皮膚微微白里透紅。

    照片中,她吸引住他的注意,現實里踫面,他一眼就喜歡上她,而且幾乎是看見她的那一秒鐘便對她產生好感。

    在兩人視線交會那一剎那,芢妃感覺有個調皮小孩,狠狠抬起強勁有力的右腳,猛踢一顆石頭,「咚!」一聲,石頭重重沉到她心湖里,泛起層層帶電漣漪,令她緊張地吞咽了兩下唾沬。

    「這位先生,我跟你道歉就好了嘛!小孩還小,又不懂事,你就不要跟他計較了嘛。」胖胖婦人一听有人批評自己的孩子,嗓門也跟著大起來。

    王競奧目光在她臉上多停留兩秒,徐徐轉回視線,雙手抱胸,冷睨男孩一眼。

    「這不是計較,是教養問題。」

    靈魂脆弱又有媽媽護體的孩子,哪禁得起這般冷瞪,嘴巴一扁,馬上又驚天地、泣鬼神的大哭特哭起來。

    「他才幾歲?一個國小三年級學生,哪懂什麼東西!」胖胖婦人抓過孩子,自己擋在孩子身前。「你是在故意刁難我嗎?」

    王競奧神情冷漠,嘴角微勾,流露出不屑跟鄙夷。

    都已經是念國小三年級的學生,自己犯了錯,除了哭,就是躲在媽媽背後,連一句對不起都不會說,書都白念了。

    芢妃見眼前這場爭執似乎不會太快結束,而且大有越演越烈之態,愛好和平的她,搶在雙方再起戰火之前,輕巧滑步介入雙方之間。

    「哈羅,請問你是競奧先生嗎?」她堆起滿臉笑意,笑得兩只眼楮像兩彎月亮。

    王競奧半斂眸子的眼珠,稍微動了一下,看著眼皮子底下笑容滿面的女人,緩緩挑高右眉。

    苞手機照片里給人的感覺,還真是一模一樣啊她。

    「觀芢妃。」他口吻篤定。

    「對,我是。」芢妃在他目光下微笑著,總覺得自己好像正在被寒光掃射,壓力好大。

    「我等會把手機給你。」王競奧冷冷表示。

    他要先把眼前這對母子料理完,再來專心面對她。

    「喂,這位先生,你可不可以不要得理不饒人啊?只是一坨冰淇淋沾到你身上,到底還要纏著我們多久?」胖胖婦人察覺王競奧不打算放手,當街扯開喉嚨大聲喊叫起來。

    「這位媽媽,那坨冰淇淋沾到的西裝,是特地到歐洲訂做的超貴西裝,一件要一萬多塊歐元,換算成台幣大約是四十萬左右,這樣你還覺得沒什麼嗎?」芢妃左手放到嘴邊,神秘兮兮的講著。

    「那麼貴?!」胖胖婦人瞪大雙眼,嘴巴張大。

    「歐洲本來就比較講究質料,你看他衣服那麼合身,不訂做怎麼可能準成這樣!好的東西呢,價格當然會貴一點。」芢妃刻意壓低音量,黏到胖胖婦人身邊咬耳朵。「這位媽媽,我覺得呢,他現在不是要刁難你,只是覺得小孩犯錯就應該自己道歉,不能老是躲在媽媽背後,他從頭到尾也沒要你賠錢,或是付清洗費用,只是想要你兒子對自己犯的錯負責任,只要他誠心道個歉,他一定不會再追究,光想到那恐怖的洗衣費,我就替你覺得心疼!」最後這句出自她肺腑。

    胖胖婦人想了一下,又看眼眼前高大的男人,用力吞咽一下口水。「寶貝,過來道個歉,然後我們回家吃晚飯。」

    胖胖婦人把兒子從身後拉出來,推到王競奧面前。

    「喔。」見媽媽陣前倒戈,剛才氣焰囂張的男孩瞬間變得像小貓,只能乖乖低頭道歉。「對不起。」

    「這樣可以了吧?」胖胖婦人嘴巴抿了抿,一雙豆子般大小的眼楮,在王競奧跟芢妃身上轉了兩圈。

    「可以可以,再見嘍。」芢妃搶在他開口之前,朝那對母子揮揮手,然後轉身面對「威冷哥」。

    她正要開口拿回手機,就听見對方先開口——

    「有空嗎?」王競奧冷銳視線掃向她,嗓音極其冷淡。

    他不高興她擅作主張嗎?芢妃輕咬著下唇,有點搞不清楚眼前這位冷面男,心里到底正在想些什麼?

    「有啊,所以二姊的手機才由我來拿回。」她一點堤防也沒有,照實回答,明天才要去新公司應征,在此之前,她是自由的鳥兒,飛呀飛、飛呀飛……

    不過,一想起自己因設計圖被主管盜用而離開上份工作的事,自在飛翔的鳥兒瞬間摔落谷底。

    那種感覺就像自己的孩子被偷了,對方還不認錯。前主管擺出理所當然的態度,甚至大言不慚地表示,如果不是他,這個設計根本不會被重視,真是太可惡了。

    「不介意一起吃個飯吧?」說完,不給人拒絕的機會,轉身,高大身形筆直走入身後的高級餐廳。

    芢妃看得傻眼,直到看見負責開門的服務生,臉上的微笑越來越僵,才抬起腳步,快速走向王競奧。

    沒辦法,誰叫他挾手機以令諸侯。

    那支手機花了一萬多塊買的耶,絕對不是在開玩笑,要她付幾千塊買回都沒問題,更何況只是請對方吃頓飯,這頓飯總不可能吃超過五千塊吧?

    這是什麼鬼餐廳?

    芢妃剛才瞄到菜單上的價目表時,差點當場昏死過去。一客牛排要兩千塊?!黑店喔。

    可是為了答謝他送回手機,她只能咬牙點了最便宜的一道沙拉陪他。

    但她把菜單翻到後面時,赫然驚見有看起來超美味的巧克力蛋糕。

    唔~好想吃喔!

    「女士只要一道沙拉就可以嗎?」服務生笑咪咪確認。

    「對,我正在減肥。」為了怕服務生一再追問,她還扯了一個小謊。「請問飯後需要甜點嗎?」服務生不疾不徐地問。「不需要。」她說。「要。」他說。

    空氣凝結了一秒鐘。

    服務生顯然有練過,在芢妃窘得熱氣沖上臉時,依然氣定神閑地笑著,活脫脫像尊彌勒佛。

    芢妃轉頭看向王競奧。他冷冷的樣子,看起來明明就不像是愛吃甜點的男人,為什麼他會說「需要」?令人費解。

    「每一樣甜點都來一份。」王競奧對服務生說話,彷佛對一切都了然于胸的直定定看著她。

    「是。」服務生確認過餐點後,離開桌邊。

    等到服務生走遠,她才傾身靠向他,盡量壓低音量開口問︰「你好像很愛吃甜點喔?」想起有些男人不喜歡被人知道自己愛吃甜點,她問得很小心,音量小到他差點听不到。

    「我從不吃甜點。」王競奧連想都不必,就知道她誤會了。「不吃?」芢妃眉頭皺緊,小心控管臉部肌肉不要露出吃驚表情。

    從不吃甜點,卻點了一堆甜點?她額頭青筋跳動兩下。現在是在浪費食物嗎?「但我知道你一定很喜歡吃甜點。」看著她半是吃驚,半是不太開心的樣子,

    他勾唇淡淡一笑。

    吃驚,他可以理解,但生氣又是怎麼一回事?她讓他感到有些困惑,又有些好奇。

    我知道你一定很喜歡吃甜點——芢妃嚇得闔不攏嘴,抬起右手食指,指向他。

    「你會通靈,還是讀心術?」

    她很快意識到自己的動作不禮貌,連忙收回手,不知怎麼搞的,她覺得自己指著他時,好像指著月亮一樣,有種不太尊敬的感覺。

    好奇怪的錯覺。

    「不是,是你包包上的圖案跟你剛剛看菜單的表情,很清楚告訴我這一點。」她剛剛一臉渴望地看著菜單,模樣跟嬰兒見著了奶瓶似的,雙眼張得又大又圓,亮燦燦的,很可愛。

    他嘴角微勾,生平第一次笑意傳進眼中。

    「你觀察力還真好。」原來是福爾摩斯再世。她嘿嘿笑了兩聲,耳里听見的不是自己說話的聲音,而是心碎的匡啷匡啷聲。

    听見他為了自己點這麼多蛋糕,一方面謝謝他的體貼,一方面她卻忍不住愁苦起來。

    這個月要怎麼做,才能把「飲食類」的開銷打平?天天吃飯加醬油?還是深夜

    食堂里有演過的奶油拌飯?

    看那些厲害的演員們吃起來的樣子,好像還滿好吃的,應該可以吃一個月不覺得膩,對吧?

    「如果你從小要看別人臉色過活,也可以跟我一樣。」王競奧半斂著眼,眼底閃過一道深沉冷光。

    甭兒身分讓他從小就知道,在現代社會,自己口袋里有多少錢,決定別人給你白眼,還是笑臉。

    從小到大的訓練,讓他往往只看一眼,就能清楚知道自己該做什麼,然後傾全力去做好把自己送上目標位置。

    只是等他賺飽了錢,才發現金錢能賺到優質服務,卻得不到他最渴望的家以及幸福。

    直到看見她的照片時,靠著後天培養起來的敏銳眼光,他很快明白自己想要這個笑得很溫暖的女人,這也是他非親自還手機不可的原因。

    「什麼?」芢妃眨眨眼,不確定自己剛剛到底听到了什麼。

    「我開口請你吃飯,如果你真的只吃一盤沙拉,我會覺得很過意不去。」王競奧面不改色的直接轉移話題。

    「你要請我?」她兩條眉毛皺得像麻花卷一樣。「這樣不對,應該是我請你才對,謝謝你幫我撿回手機。」

    「我開口約你,就是我請,付錢那一方有選擇餐廳的權利,餐廳是我挑的,當然由我來付帳。」

    听著他理所當然的語氣,她一時半刻居然吐不出半個字來反駁,恰巧服務生開始上菜,兩人便開始默默吃了起來。

    他一道一道吃,但吃到主菜羊肉時,只吃一口就放下刀叉,請人收走。服務生上前收盤,詢問原因。

    「肉太硬。」他冷冷開口。

    服務生端起盤子,微微欠身後離去。

    芢妃瞠大雙眼,暗中吞咽了好幾下口水,憋了一肚子的話不敢說,深怕把對面的威冷哥惹毛。

    不久後,服務生送來好吃到會讓人噴淚的甜點,而且還一道接著一道,先是爆漿溶岩巧克力蛋糕,接著是俄國頂級巧克力冰淇淋、香甜濃郁的布朗尼、散發著淡淡酒香的超多櫻桃黑森林蛋糕。

    她拿著叉子,吃得不亦樂乎,心情一放松,原先憋在肚子里不敢說的話,竟開始肆無忌憚的飄出口。

    「你的行事作風好像很嚴格喔?」話剛說出口,芢妃愣了一下,臉上閃過想要把話抓回來吞下肚的懊悔表情。

    倒是他,一臉雲淡風清,淡定得讓她好想起立鼓掌。

    仔細研究眼前這張臉後,她發現他也不是完全的面無表情,甚至是露出一抹令她匪夷所思的感興趣神情。

    「你是對指羊肉,還是對小男孩?」王競奧嘴角微勾,露出極淺淡笑。

    不知怎麼搞的,她就是知道他正在微笑,而且是出自真心的那一種,于是她敞開心胸開口說話。

    「都有,一般人遇到那種愛子心切的媽媽,通常會輕易就算了,你跟她爭也沒用,你卻很堅持要小男孩道歉。」

    這是他最奇怪的一點,不在乎被弄髒的衣服,只在乎男孩自己有沒有負起責任。

    芢妃看眼他鼓勵的眼神,想了一下,挑選谷較不剌激的字眼,接著往下說︰「當然肉也有啦,肉太硬,有時候是個人口味問題,並不一定是廚房出錯。」

    她不相信人的舌頭這麼靈,稍微硬一點也吃得出來,像她只要一盤七十塊的羊肉炒面,就能吃得嚇嚇叫!

    罷才看見他眼楮眨也不眨,退掉那盤弄得跟藝術品沒兩樣的主菜時,她真心覺得他殺了那道菜,跟殺人魔王一樣可惡。

    「每個人都應該為自己做的事情負責任,不管年紀多大、有沒有父母,還是有哪一種父母都一樣,關鍵點在于自己要怎麼做,而不是父母。」說到最後兩句話時,王競奧語氣轉為冷硬。

    社會的殘酷面,他從小領教到大。

    對成功有強烈欲望,是他現在能夠站上金字塔頂端的重要因素,「頑強精神」節是能創造財富的原動力。

    「你說的也沒錯啦,可是就覺得有點不近人情,反正媽媽道歉了,小孩也哭成那樣。」沒察覺他態度上的些微轉變,閃亮叉子輕點著粉唇,她在嘴里咕咕噥噥說著話。

    「也許現在可以用哭來逃避責任,但長大後他哭,你覺得還會有人理他嗎?」他眼神流露出不贊同。

    「說不定他以後就能學會獨立跟負責任。」就像她們姊妹一樣,有些事時候到了就會了啊,很自然的。「像我以前哪懂怎麼煮東西,更別說寫家計簿,可是當事情來的時候,人就會被迫成長。」

    這是她的經驗談。

    「那是你,有的人會隨時間成長,有的人一輩子都只能躲在別人後面,有的人……」他的嗓音輕如微風,卻堅冷如鋼。「……則是一出生就必須急速成長,否則只能被社會淘汰,或者是永遠待在社會底層。」

    看著他說出最後一句話時的陰冷神情,芢妃不安地動了一下,懼意跟怒意同時纏上她心頭。

    「王先生,你這樣說太嚴重了,什麼‘永遠待在社會底層’?就算永遠待在社會底層又怎樣?雖然我知道錢很可愛,但至少我還知道快不快樂,跟擁有多少錢是兩件事。」

    王競奧不說話,靜靜看著她。

    罷才還喊他競奧先生,現在就變成王先生了?

    他自嘲一笑。快不快樂,跟擁有多少錢是兩件事,這個道理他現在懂了,那又怎樣?

    有錢,不一定快樂,但沒錢就一定不會快樂到哪。

    「生氣了?」他冷冷的嘲諷似的說,態度轉為有些尖銳。

    也許她身上令人溫暖開心的氣質,源自于一個幸運的人生,但他跟她不同,他一出生,手中就拿了一副全天下最爛的牌。

    「對,手機呢?」她也不拐彎抹角掩飾什麼,感受到他態度上的轉變,直接朝他伸出手。

    他沒有異議,拿出在美國修好的手機,放到她手中。

    從他手中拿過手機後,芢妃迅速站起身。「謝謝你好心還手機,沙拉跟甜點都很好吃,再見。」

    「我送你回去。」王競奧緩緩站起身,大方表示。

    「不用麻煩了,我跟你非親非故,一再麻煩你讓我覺得很不妥。」她拒絕得干淨俐落。

    「當作是我說錯話的懲罰?」他沒有因她拒絕而退縮,或表現出任何局促的模樣,反而淡然一笑。

    靶覺他似乎又變得沒那麼尖銳,芢妃看著他,猶豫著該怎麼反應,結果拒絕的

    話說不出口,反而出言調侃。

    「送我回家是一種‘懲罰’?」就當他剛剛說那句話,只是一時口誤,算了吧,如果他真是壞人,也不會還她手機,又請吃飯。

    嗯。她對自己點點頭。應該是這樣沒錯吧!

    「我道歉。」他低笑出聲,不疾不徐舉起雙手,做出投降狀。「讓我送你回去吧,再追究下去就是……嗯……你剛剛是怎麼形容的?不近人情?」

    他拿她說過的話堵得她沒辦法拒絕,心里同時詫異著她的寬容。明明上一秒還一臉氣呼呼的模樣,下一秒卻因他態度變軟而軟下心腸。

    就在芢妃還在猶豫時,服務生快速移步過來。

    「王先生,您要離開了?」服務生仍是笑咪咪的模樣。「是。」王競奧掏出黑卡,遞給服務生。

    沒想到服務生居然搖搖頭。

    「主廚說這次餐點完全免費,剛剛那盤羊肉是我們新進廚師縱向切肉,里頭含有肌縴維,才導致肉質吃起來太硬,真的很抱歉。」服務生雙手遞上餐廳貴賓卡。「主蔚還請您務必再次光臨,以後您來,可以享用我們最高等級的私人包廂,而且終生有效。」

    「私人包廂,我收下,但堅持付帳,除了那盤肉以外,其他食物……」王競奧轉頭看向她,眼中浮出淡淡笑意。「尤其是甜點,相當美味,吃到好吃的食物卻不付帳,說不過去。」

    「可是主廚交代……」服務生完全被他說服,可是想起自家老板的交代,當場陷入兩難局面。

    「請先幫我結帳吧,這位小姐急著走,我必須送她回家,如果主蔚有問題,可以等我下次過來用餐時再討論。如何?」王競奧三兩下解決令服務生為難的問題,把結果推向自己要的方向。

    「好的。」服務生微微傾身,雙手接過王競奧手中的黑卡,轉頭看向芢妃。

    「不好意思,耽誤您了,女士。」

    「沒什麼,不差這一點時間。」芢妃被服務生恭敬又抱歉的態度嚇了一跳,連忙抬起左手,胡亂揮了兩下。

    服務生把卡還回來、他親自開車送她回家,所有事情都按照他的意願發生,而且十分自然。

    回到家後,芢妃全身無力的癱在沙發上,雙手放在裝滿幸福甜點的肚子,想起氣勢超強的王競奧,無預警抖了一下。

    都怪甜點太迷人,讓她一時頭昏,居然敢當面說他嚴格又不近人情,自己到底去哪生出來的膽子啊?

    幸好啊~

    他跟她的交集到此結束,二姊的手機順利拿回來了。「一切完美!」她甜滋滋地笑著。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尾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THX

TOP

d THX

TOP

thanks for sharing

TOP

Thx

TOP

Thank you

TOP

謝謝分享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