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可《宴城妖女》[嫁到什麼鬼地方之二]


出版日期:2012-09-26


她是當年目睹喬家被滅門的遺孤,也是赤落國九公主,
雖然只是被收養在宮中不受重視的替身,日子倒也平靜,
每月的月圓之夜,她化身為「迎笑閣」九姑娘,
但盡管她姿態妖嬈、艷絕天下,男人卻對她又愛又怕,
誰教成為她入幕之賓的人,之後總會離奇猝死,
可想不到人稱「宴城妖女」的她,竟也有失手的一天,
這男人用一百萬兩買她一夜,卻不受她的迷香和酒影響,
給她的感覺莫名熟悉,對她充滿獨佔的話語也似曾相識,
他強悍又溫柔令她無法抗拒,最終臣服成為他的女人,
隔日她正在懊惱,居然就發現他是血洗她喬家的殺手之一?!
十五年前那晚他心軟放過她,後來還承諾要照顧她一生,
如今他果真出現了,且成為她第一位真正的「恩客」,
然而面對血海深仇,縱然他有萬般深情,她又怎能接受?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序

    生日禮物——書寶寶妮可

    得知妮可的第一本書寶寶準備誕生的那段時間,正值生日將至,無疑地,這是一份非常驚喜的生日禮物,對此,妮可充滿感激與感謝。

    生日當天,好久不見的朋友特地來找呢可見面,陪了妮可一整個下午。

    記得那天艷陽高照,走在路上不到幾分鐘便感覺酷暑難耐,我們相邀躲在賣場吃飯聊天游晃吹冷氣,交換彼此的生活點滴,傍晚時分去吃冰,晚上八點多送朋友搭火車回家,結束妮可的生日行程。

    好開心妮可的第二本書寶寶也準備成型了,感謝出版社的辛苦與用心,當妮可一遍又一遍地閱讀著自己寫的故事內容,內心的喜悅與滿意難以言喻。

    滿意的當然是書頁文案、封面繪圖,尤其是收到書開封的那一剎那,瞧見封面繪制的美女,一眼立即愛上,好佩服會畫圖的人,妮可就沒這種才能了。

    妮可構思書寶寶的故事內容總是天馬行空,有時只憑腦海一幕場景便開始敲打鍵盤,記得寫這本書的那個時候,只是想寫一個漂亮可愛的女娃娃,後來忽然發現,妮可將女主角小時候描寫得像是超齡成熟的小大人了,呵……(這笑聲是企圖草草帶過的意思?)

    人哪,是不是一旦長大了,就再也找不回孩提時代那顆無邪的童心呢?(別懷疑,這也是企圖草草帶過的意思,呵)

    那,妮可就不唆了,歡迎各位看官踏進妮可的書中世界,跟著超齡成熟女主角一起愛上仿佛賴皮鬼、黏皮糖的溫柔多情男主角吧,下本書見!——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楔子

    清晨曙光自東方升起,沉重冰雪下降大地,為喬府點綴幾許哀悼之意。

    純淨的雪白色一點一點地覆蓋住整座喬宅,慢慢地吞噬遍地血紅冤尸,毫不留情地抹殺喬府以往的富貴榮景。

    經過一夜的摧殘,由已變得破廢不堪的大門口開始,典雅大廳堂、廣闊庭園里、彎曲長廊上、隱密閨房中無一處幸免,皆是教人觸目驚心的刀痕斷壁、殘尸斷肢。

    一片死寂的大宅院內,只有滿心不甘的魂魄在風中哭泣,再無其他的聲音了。

    偏廳旁、斷柱下,一個六歲小女孩全身癱軟地靠坐在血泊中,腥紅鮮血沾染了她的臉蛋與衣裳,交織出一幅詭異絕美的畫面。

    她那張慘白的臉色看不出有活人的氣息,雙眼彷佛死不瞑目般地瞪得大大的,乍看之下,令人毛骨悚然,卻又忍不住夠她標致的臉孔、嬌媚的美眸所吸引,移不開視線。

    喬家一夕被滅門,沒有人會懷疑她仍活著,瞧她眼神茫然空洞,就跟其他每具被奪走靈魂的死尸沒什麼兩樣,但她長得如此甜美可愛,就此喪命不免連老天爺都會嘆息。

    驀地,詭譎的一幕發生了,她的眼瞼不期然閉上,而後又睜開,看似眨了一下。

    她的視線緩慢移轉著,最後停留在她正前方,一對全身血淋淋相擁而亡的男女身上。

    那是她的爹娘,而她喬鈺……還活著。

    喬府經歷一夜死劫,一夕之間讓她脫胎換骨般成熟許多,年僅六歲的她不哭不鬧、不吵不叫,只安靜地盯著已死的爹娘瞧。

    天大的疑惑在她那小小的腦袋瓜里盤旋著,到現在還覺得身在幻夢之中,只是事實殘酷地擺在眼前—喬府上下,包括她爹娘在內,起碼百余人口無一幸免地全部死亡了,除了她之外。

    因為她讓從小帶她長大的奶娘護在懷里,奶娘叫她裝死,要她無論如何都要活下去。

    活下去……奶娘說完這句話,便讓人由背後刺了一刀,一口鮮血全數吐在她臉上和身上,而那個殺了奶娘的黑衣惡少明明瞧見她還活著,卻放過她了,轉身繼續屠殺。

    于是,她听話裝死,眼睜睜看著府內的婢女姊姊、長工哥哥們一個個倒下,痛苦慘叫、被殺身亡,直到……她看見了大哥。

    血洗喬府的惡人,僅僅只有一個大人和兩名少年,而那兩名少年之中的一個,竟然是她失蹤數日下落不明、生死難測的大哥喬墨。

    喬府有一半的下人們是死在大哥手上的,在她印象中溫柔善良的大哥就像換了個人似的,听著惡人命令,面無表情地拿著刀,一個接一個瘋狂砍殺著。

    直到他站在爹娘面前,卻再也不動了,就像一尊木頭娃娃般僵硬站立,任憑惡人怒罵惡吼,也不理會爹娘哭泣叫喚,他不動就是不動,只流著眼淚不言不語。

    她听見爹娘質問惡人,說大哥是讓他給控制住的,可惡人沒回答爹娘的話,反而怒氣沖沖地轉叫他帶來的另一名黑衣少年動手殺爹娘。

    那名黑衣少年出手比大哥還殘忍,府內另一半下人們就是被他殺死的,但不知怎的,惡人的命令他也不听了,還跟惡人吵起架來,罵惡人太狠心他不屑听從。

    最後,惡人干脆自己動手,一刀殺死她的爹娘,她無力地望著爹娘痛苦掙扎直至斷魂,震驚哀痛又害怕。

    殺了爹娘後,惡人帶著大哥與黑衣少年揚長而去,她成了喬府死劫唯一的幸存者。

    人活著,但心卻死了,留下的只有她滿心不解與困惑。究竟是什麼原因,讓喬府遭受如此浩劫?

    凝望爹娘遺體,她低喃的對他們立下誓言,「爹、娘,你們安息吧。請放心,總有一天我會帶著大哥回來,讓他跪在你們的面前……叩頭謝罪……」話語方落,她再也承受不住這沖擊,雙眼一閉,昏死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一抹黑影由暗處走向她,黑眸凝視著她毫無血色的臉蛋。

    好半晌,他放開手中緊握著的刀,任沾染斑斑血跡的刀滑落雪地。

    而後,他走近她,將她攔腰抱起,默默地一步步走出喬府。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一章

    眼皮干澀地眨動幾下後完全張開,映入喬鈺眼簾的是一片昏暗,她的神智幽幽轉醒,像只受驚貓兒似的跳坐起身,環視四周後,赫然發現自己並不在喬府內。

    她提高警覺認真打量,這是一間陌生的屋子,屋內沒有點上蠟燭燈火,她只能憑藉窗外月光看見一點端倪。

    待她適應屋內的昏暗後,才發現這間屋子像是很久沒有人住,惡心的蜘蛛網垂掛在梁柱牆窗,殘舊的門窗遮掩不住冷風侵襲,令她不禁皺著眉頭。

    屋里供奉一尊高大的泥菩薩像,菩薩的眼楮彷佛瞪著她瞧一般嚴肅,一股深深的涼意襲上心頭,她害怕地蜷縮身子,滿心疑惑。

    這是間許久無人造訪的荒廢破廟嗎?她為什麼會在這里?

    突然,破廟門板被人揭開,嚇得她望向門口,接著一道黑影潛進來,更讓她驚恐萬分。

    「你醒了?正好,我帶了幾個包子給你吃,過來吧。」

    黑影釋放善意,喬鈺卻仍覺得恐懼。這個人究竟是誰?

    巫天風見她沒有動作,他也不甚在意,走到破廟中央坐下,生火給她取暖。

    藉著火光的照射,她看清楚了他的長相,強烈的驚懼霎時籠罩她全身,讓她忍不住緊縮在牆角瞪視著他。

    這個人不是血洗喬府的惡人帶來的黑衣少年嗎?他為什麼會在她身邊?

    既然他在這里,那惡人是不是也在這里?想不到,她還是逃不過死劫……

    見她那雙漂亮眼楮惶恐瞪視著他,巫天風也沉默凝望她。

    她年紀雖小,卻有一張不屬于她這年齡該有的嬌美臉蛋,當他第一眼瞧見她,就被她的絕色容顏給迷惑住,瞬間決定不下手剝奪她的生命。

    他舍不得她死,沒有靈魂的漂亮娃娃不是他想要的,活生生的她比較靈活可愛。

    為了博取她的好感,一向難有笑容的他嘴角露出一抹善意的微笑。

    「過來吧,你很冷不是嗎?這里有火讓你溫暖。你也餓了吧?這些包子都給你吃。」他第一次對一個人這麼好,在家里向來都是別人將他服侍得舒服無憂,他從來也不曾為人著想過,只要乖乖听爹的話練武殺人就夠了。

    哀著自己咕嚕咕嚕叫的肚子,喬鈺承認她好餓,可是,她能吃壞人給她的食物嗎?為什麼他要這麼好心給她東西吃?

    見她仍然不為所動,巫天風的耐心很快用罄,改以他慣于使用的口氣與態度恐嚇她。

    「我再說一次,過來!或是你要我親自動手,將你押過來?」討好無用,他也不怕自己會嚇到膽小的她了,反正她已知他是殺她全家的壞人,害怕他是理所當然,他也沒辦法。

    喬鈺抿著唇猶疑許久,捱不住餓的她最後妥協了,那些看起來好像很好吃的包子和肉香味誘惑著她起身,來到他對面坐下。

    然而坐下後的她卻不敢拿起包子來吃,巴巴地望著近在眼前的包子掙扎。

    「你是怕我下毒嗎?我吃給你看。」耐不住她慢吞吞的,巫天風干脆「以身試毒」,抓起一個大包子就往嘴里塞,一口接著一口吃,有意向她炫耀包子的美味。

    他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樣,看得喬鈺口水都快流出來了,于是她也抓起一個包子拿在手中,卻只盯著它瞧,遲遲不敢張口咬。

    「你到底在怕什麼?我都吃給你看了,這包子絕對沒毒。」快速解決了一個包子,瞧見她還是不敢吃的樣子,他氣得差點想以強迫的手段硬逼她吃下。

    喬鈺眨著漂亮的眼楮,開口問出令她遲疑許久的原因,「是不是只要我吃飽了,你就要殺我了?」她真不明白他是什麼心思,為什麼要對她這麼好?他突兀的好心讓她感到不解與害怕。

    巫天風一愕。原來她在擔心這個?

    「我不會殺你,你放心吃吧。」他緩緩一笑,安撫她受驚的情緒。

    得到他的答案後,喬鈺對著包子張口就咬,眼楮還瞪著地上那五個原封不動的包子,那副饞樣彷佛怕他會跟她搶包子吃似的,惹得巫天風失笑出聲。

    喬鈺邊吃邊打量呵笑的他,心里覺得這個人好奇怪,他可以面不改色快刀奪人性命,卻沒有置她于死地;剛剛才凶惡怒聲恐嚇她,現在居然開懷大笑,好像他們是朋友不是敵人……

    想起他殺了喬府下人們,想起被惡人殺死的爹娘,想起跟著惡人殺人的大哥,她的淚水無聲無息地掉落下來。

    可即使哭泣,她仍不忘繼續啃著口中的包子。

    凝望著她掉淚的容顏,巫天風居然看呆了。

    真是不可思議啊,連落淚都美到讓他目不轉楮,她無疑是只迷人小妖精,害他為了保護她,連自己親爹都背叛了,該死的紅顏禍水!

    「你是誰?為什麼……為什麼要殺我喬家這麼多人?我爹娘跟你有仇嗎?」望著他看似懊惱的表情,她好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讓喬府遭此劫難?

    「我叫巫天風,是听我爹的命令殺人的,我跟你爹娘都沒仇。至于我爹為什麼這麼做,很抱歉,我不清楚,他做事從來不給我理由。人死不能復生,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你的人生還很長,看開些好好的活下去吧。」第一次說安慰話勸導死者的家屬,巫天風的神情與口氣顯得十分尷尬別扭。

    從小他就被爹教養成一個冷血無情的小殺手,一刀斷人活路不能留情,今天是他殺人以來破天荒放過刀下的活口,也是第一次跟爹吵架,更是第一次背叛了爹。

    當爹命令他殺喬府老爺與夫人時,他明白他們是她的爹娘而斷然拒絕,只因不想親手殺死她爹娘,要是他真殺了他們,想必她一輩子也不會原諒他。

    原諒?他苦笑一記,自己居然在奢求死者家屬的原諒?太可笑了。

    在爹多年嚴厲苛求的訓練下,他的良知早埋葬在內心最底處,可是今天遇見她,卻輕易將他的良知勾上心頭,深重罪惡感油然而生。

    于是,離開喬府回幽垣國天剎魔教的路途上,他趁著爹只顧責罵巫天墨沒注意他的時候,下了一個連自己都難以置信的決定—他決定「離家出走」。

    他要離開惡名昭彰的天剎魔教,不要再做一個只會听爹命令殺人的凶手,天剎魔教教主兒子的位子,他願意讓給爹剛收養的義子巫天墨來坐。

    擔心爹發現他人逃跑追上來,他趕緊先回到喬府將她帶離開安頓,想暫時陪伴照顧她,順便思索自己未來的人生該怎麼走下去。

    其實他也才九歲而已,跟她一樣,未來的人生還長得很呢。

    「命中注定……」听見這四個字,喬鈺滿臉震撼,淚水掉得更凶了,「果然是命中注定,爹娘就是被我們四個孩子克死的,尤其是我喬鈺,嗚……」她哀傷得吃不下包子了,想到自己竟跟惡人的兒子坐在一起,她就覺得對不起被惡人殺死的爹娘,爹娘不會原諒她的。

    「你在胡扯什麼?喬府是被我爹殲滅的,關你什麼事來著?」他搞不懂她怎麼會把責任往自己身上攬?

    「前幾天我家小弟剛出生,在那之前有好多算命師上門找爹娘,爹娘听了他們說的話都好生氣,叫下人將他們抓去官府處罰,姊姊告訴我說,不是只有小弟出生有算命師上門,大哥、姊姊和我出生時,也都有算命師上門惹爹娘生氣。」她嗚嗚咽咽的解釋著。

    但巫天風有听沒有懂,「他們到底說了什麼話惹你爹娘生氣?」

    而且教他吃驚的是,喬府竟有四個孩子,那除了她以外的三個孩子到哪兒去了?

    不會是……被他或巫天墨不小心給殺了吧?

    可是在他模糊的印象中,喬府只有她一個小孩子而已,連個剛出生的娃兒都沒有啊?

    「我听不懂他們說什麼,是姊姊解釋給我听的,意思是我們四個孩子命中帶煞、相生相克,有其中一個孩子存在就會失去另一個孩子,還說大哥和小弟長大後非妖即魔、嗜血殘暴,我和姊姊長大後嫁了人,夫家不得善終。尤其小弟是帶煞邪星,將會帶著喬家走向滅亡之路……反正他們的意思是要爹娘早點殺了我們四個孩子就是了。」爹娘就是沒有听算命師的話,才會被他們給克死,嗚……

    「一派胡言!我可以明白告訴你,算命師講得再怎麼天花亂墜,其目的也只是為了掙錢而已。」天底下哪來這麼悲慘的事?一個孩子命中帶煞也就算了,居然連生四個都是相同命格?

    如果屬實,他一定會懷疑是她爹娘或是她家祖先造孽導致禍延子孫,同時也會替自己擔憂,因此他爹此生作惡多端,世上若有報應存在,他肯定死無葬身之地了。

    「我才不是胡說八道。小弟出生第二天,大哥就被你爹劫走,當時爹娘派了好多人找尋大哥,卻一直沒有大哥的消息。爹娘擔心我和姊姊會跟大哥一樣失蹤、下落不明,決定將我和姊姊送養,以保全我們平安長大。

    「姊姊送養後接下來該輪到我了,可是突然有個自稱南里國國師的叔叔上門說他喜歡小弟,要將小弟送給南里國沒有孩子的女皇撫養,爹娘舍不得卻也答應了,所以喬府才會只剩下我一個孩子留下陪伴爹娘,沒想到……小弟離開後第二天,你爹就帶著我大哥前來血洗喬府,一切的一切都讓算命師料準了,不是嗎?」她淚眼迷蒙大聲哭訴道。

    小弟出生到今天不過十天,短短數天內喬府便慘遭巨大惡耗,這教她怎麼能不信算命師的話?老天為什麼待她喬家這麼不公平啊!

    她聲淚俱下的控訴,巫天風卻只能震驚瞪著她,無話可說。

    巫天墨是喬家大哥?可爹明明說巫天墨是他撿來的孤兒……事已至此,他不得不想,爹遠從幽垣國跑到赤洛國殲滅喬府,肯定有個很大的陰謀在背後。

    原本他對自己離家出走的決定感到不安,但現在他不再愧疚自己背叛了爹,反而慶幸即早離開天剎魔教。

    望著她哭得聲嘶力竭,他內心緩緩升起憐惜與不忍,起身來到她的身旁輕輕將她摟進懷中,安撫她痛心疾首的憂傷。

    「你干麼」正哭得傷心的喬鈺被他輕柔擁抱住,嚇得震驚掙扎著。

    他是壞人的兒子,她不能跟他這麼要好,他是她的仇敵!

    「是你救贖了我迷惘的心,讓我照顧保護你一輩子好嗎?」巫天風好喜歡她,許下諾言問。

    因為他爹,她失去了原本美好和諧的家庭,不但爹娘離開她,又與三個兄弟姊妹失散各地,這教她今後該何去何從?他舍不得放她一個人在這世間無依無靠。

    「我才不要!」喬鈺斷然拒絕。他居然大言不慚說要照顧她一輩子她為什麼要讓壞人的兒子保護啊?她一個人……一個人也一定可以活下去的。

    「是嗎?不過我已經決定了,由不得你拒絕。」他笑得很邪肆,就像一個剛拿到心愛玩具不肯放手的小男孩,完全不給她置喙的余地。

    可惡!咚!

    可惡!咚!

    喬鈺雙手握著一把沉重的斧頭,認真努力地將院內堆積如山的木柴砍半,大嬸說中午以前得全部劈完,不然她就有一頓打要捱了。

    伴隨著劈柴動作,每砍一下她就在內心咒罵一句,恨不得斧頭下的木頭就是那該死的巫天風,讓她將他砍半砍半再砍半!

    那家伙就跟牛皮糖一樣糾纏著她不放,整個人從最初她所見的冷酷無情小殺手,轉而一變成為嘻皮笑臉的賴皮鬼,她四處賣身富家大戶做童工掙銀兩好埋葬喬府百余人口,他也賴定了她,追著她四處跟。

    但他離家出走沒地方去關她什麼事呀?口口聲聲說她是他未來娘子便硬是死纏上她,哼!什麼未來娘子?她才不要嫁給壞人的兒子!

    同樣是身無分文四處流浪,叫他跟她一同賣身掙錢他又不要,說什麼堂堂天剎魔教教主的兒子不屑干苦差事,他自己有辦法求得溫飽。

    她恨死天剎魔教了,他居然還敢在她面前提該死的天剎魔教真是氣煞她也!

    而他口中的「辦法」,就是專干些見不得人的偷雞摸狗壞事,真不愧是大壞人巫蒼教養長大的壞孩子,惡人生的孩子個性會好到哪兒去?

    可惡!咚!

    可惡!咚!

    趁著院內沒人注意,巫天風大方現了身,在喬鈺身邊不遠處悠閑就坐。

    「很累嗎?我就說吧,讓我去偷銀兩來送你還比較快咧,像你這樣慢慢掙要掙多久才能有埋葬喬府百余人的銀兩……嚇!」

    正當他還在說風涼話的時候,一把斧頭毫不留情的直往他丟擲而來,幸好他反應一流躍身閃過,不然可就死在親親小娘子手上了。

    「小娘子,你這是在謀殺未來夫君耶,我死了誰來照顧你一輩子啊?」他愁眉苦臉地向她抱怨著,這娃兒真是一點感激之心都沒有。

    提氣躍向被她丟遠的斧頭,反手一抓,斧頭就乖乖回到他手上,他輕而易舉地再將斧頭耍到她面前,直直定在木頭上還給她,讓她繼續工作。

    然而他的神乎奇技在喬鈺眼里已經不新奇了,與他相處一個月下來,她已明白他本身武功有多高深精湛,盡管他只比她大三歲而已。

    而就算她討厭他,卻還是不免為他暗自心疼,因為他將功勞全數歸于他爹的嚴厲教導,不就說明了其實他並沒有一個快樂的童年,幼年時光全在練武的痛苦中度過?

    但心疼歸心疼,他的不要臉還是讓她很火大。

    「叫你不要喊我娘子你听不懂嗎?我根本就沒承認你是我未來夫君!」胡言亂語硬要跟她扯上關系,她命中帶煞,他娶了她可是會不得好死的。

    偏偏他又說他不怕死,大不了一命抵她喬家百余人口……拜托!他這條爛命哪值得抵一百條人命啊?況且她又不是他和他爹,殺人不眨眼,要是他真的為她而死,她會愧疚一輩子。

    「沒關系,我承認就夠了。」他笑著凝望她氣憤的臉蛋,自願代替她爹娘照顧她一輩子,既然是他自己下的這個決定,誰也阻礙不了他。

    「嘖!」他的臉皮真的好厚,厚到她無言的地步,根本就說不過他。

    算了,反正他們年紀還小,她就不信他真的會纏她一輩子,等他有一天玩膩了,就會自己離開了……

    喬鈺執起斧頭繼續劈柴,心情卻低落了不少。

    她現在已經是個無依無靠的孤女了,這一個月來他雖然死皮賴臉地糾纏她,但他想盡胳法惹她生氣,確實沖淡了不少她失去爹娘的痛苦。

    盡管她表面上不願承認,心底卻是有股平穩的溫暖感覺,要是有一天他真的膩了跟她玩「扮演夫妻」的游戲,想要放下她一個人離開了,那她要怎麼辦?

    她真的無法再接受身邊的人一個個離開她的打擊,可也許就像是他所說的「命中注定」那樣,她終究要孤單一個人。

    咚!

    「小鈺……」

    咚!

    咚!

    偌大的院子突然安靜下來,只有她砍著木頭的聲音,面露哀愁地干著活。

    咦?剛剛是不是有人喊她名字?

    不過那不是巫天風喚她的方式,比較像是……

    「小鈺!你耳朵聾了是不?叫你好幾聲了都不回應,膽子可真大啊。」

    一個肥胖的大嬸喘吁吁地跑到喬鈺身邊,伸手揪住她的耳朵就是一擰,疼得她低聲哀號卻不敢哭。

    早看見有人來而躲避在樹上的巫天風伸手一拈,想給那個敢欺負他未來娘子的胖女人一個教訓,可是轉念想到上回有次他為了她出手傷人,她氣得三天三夜不理睬他,他便吶吶放下了手,選擇靜觀其變。

    「我看看……什麼劈了一上午才只有這些?你分明就是偷懶。不過不要緊了,你進去換新衣裳到大門口等著,老爺說要將你賣掉了。」大嬸交代完畢就要離去。

    「等等,我一直有乖乖听話,活也都有做完,為什麼要將我賣掉?」喬鈺哭喪著臉,她已經被人轉賣好幾回了。

    「今早小少爺出門上街莫名其妙跌進水里,一條小命差點撿不回來,听說你是白鳳鎮喬府的遺孤是吧?傳說喬府孩子個個命中帶煞,咱們林家供不起你這尊小掃把星,所以你別想繼續留下來克咱們。還不快去換衣裳?動作快!」胖大嬸喝斥完了,氣呼呼地搖搖崗擺走了出去。

    喬鈺哀怨重嘆,听見巫天風諷笑聲傳來,也提不起力氣去罵他了。

    「又有一家人讓你命中帶煞給克傷了……小娘子,要不要干脆趁現在沒人發現,讓我帶你逃離被轉賣的命運?我早說過了會好好照顧你一輩子,你根本就不需要賣身掙錢嘛。」他笑得很幸災樂禍,第一次遇見這麼固執倔強的人。

    她真的害慘不少買下她的主人,輕則受傷、重則喪命,以致這些大戶人家都說她是小掃把星,避之唯恐不及地一次次將她轉賣給其他不知情的富人。

    「可惡!你怎麼就沒被我克死啊?」她給他一記白眼,轉身進屋換干淨衣裳。

    「我怎麼知道?也許我就是你命中注定的夫君,你克不死我的。」他愉悅地在她屋外回嘴道。

    「哦?我命中注定的夫家會不得善終呢。」她惡意詛咒著。

    就這樣,巫天風與喬鈺一來一往地拌著嘴,誰也沒料到,這一回竟是他們分離的開始。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欲知喬家二姊喬靜和鬼皇子的古墓戀曲,請看新月春天系列R287嫁到什麼鬼地方之一《帶煞皇妃》。
www.happyfunnyland.com/viewthread.php?tid=36345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Thanks!!!!

TOP

TOP

Thx

TOP

thanks for sharing

TOP

10q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