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紋《甜食王爺》


出版日期:2016-11-23


  哼,這群沒見識的,她是白子癥,才不是天生不祥!
  不過「有娘的孩子像個寶」這句話沒說錯,
  為了保護她,娘親不惜帶她離開嶸郡王府那個富貴地,躲在鄉下裝寡婦,
  要知道,她娘人美心好還有雙巧手,刺繡、下廚都難不倒,
  做出的甜食美味到連糕點師傅都甘拜下風,有這樣厲害的娘親她好驕傲!
  偏偏她的特殊給了覬覦娘親的惡人可趁之機,
  為了不讓娘親被迫當小妾,她只得上京找她的王爺爹爹來救命,
  所幸她那嗜甜如命的爹早開始萬里尋愛妻,
  找到人後馬上把欺負她和娘的家伙整得雞飛狗跳,
  在娘親面前更是化冰山為繞指柔,老耍花招想獨佔娘親和點心,
  她不過吃兩塊她爹的甜食,竟被罵不孝,爭寵爭成這樣真是太不要臉,
  只是爹啊爹,想要她們母女答應回京團聚,總得先拿出誠意,
  桂忘了郡王府里尚有禍害人的麻煩長輩沒解決……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楔子 生死相隨,如夢盡散

  從很小的時候,她就跟著自己的爹相依為命,父女倆住在江南的一個小鎮郊外,附近有個很大的莊園,但旁邊只住了他們這戶人家。

  莊園的人不少,但都沒了呼吸——說白了,這個大莊園就是存放棺材的義莊。

  當然義莊裡的棺材不會是空的,裡頭的屍體有的是一時未來得及尋得風水寶地安葬,暫時借放;有些是客死異鄉,等著家人領回故土,但也有些是無名屍,甚至根本就窮得無法入殮,便放在義莊之中。

  她爹是個小小的提刑官,手底下管理著兩、三個仵作,地位不高,薪餉也不多,好幾年前她娘親帶著她從老家到這個小鎮要與她爹一家團圓,可惜在路上病倒,抵達小鎮後拖了幾個月,幾乎花光了家中錢財,人還是走了。

  她爹帶著她一個女娃兒,身上沒積蓄,總是心中不踏實,便想要多賺點銀子,正好看管義莊的老伯老了,就順勢接了看管義莊的工作,和她一起住在義莊旁的小屋裡。

  住在這裡多年,她接觸冷冰冰的屍體的機會比活生生的人還多,不過她爹是個正氣凜然的北方漢子,教導她平生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因此就算縣衙事多,她爹幾天不見人影,她也懂事的自己照顧自己,絲毫不覺害怕。

  她這輩子永遠記得,遇到他的那天。

  那一年的冬天很冷,一早起來地上都結了霜。

  半夜,她爹被官府的人叫出去,這種時候,她就知道鎮上肯定發生了不小的事。

  等到天色微亮還不見她爹回來,她乖巧的生火煮飯。窮苦孩兒早當家,在她的個兒都還沒爐灶高時,就已經做慣了家裡的大小活計。

  簡單的吃了飯,她走到義莊去上炷清香——這是她爹多年來的習慣,她爹若不在家,就由她來做。

  日子一如過往的平靜,除了這一天真的冷,是冷到骨子裡去的冷。上完香,她本要離去,卻聽到了義莊深處有些奇怪的聲音。

  腳步微頓了下,她記得昨兒個傍晚她來上香時,還特別將門關好了,所以不至於有小動物跑進去。她斂眉想了一會兒,鼓起勇氣踏入了有些陰暗的莊子深處,最後在眾多棺木的間隙中,找到了個衣衫破損、額頭受傷的好看娃兒,他坐在冰冷的地上,一張臉已凍得沒有血色,一雙漂亮的眸子正警戒的盯著她。

  她居高臨下的看著他,不由露出一抹溫柔的笑,她從沒見過這麼漂亮的小男孩,看年紀不過六、七歲,她蹲在他的面前,對他伸出手。

  這附近因為靠近義莊,平時人煙罕至,她不知道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但肯定需要她説明。

  看他動也不動,以為他怕生,她只好柔聲安撫,要他跟著她。

  他沒半點反應,但她才起身,他竟飛快的伸出手拉住了她的衣角,彷佛怕她走開似的,她不禁一笑——真是個好看又彆扭的孩子。

  於是她就讓他拉著自己的衣角,回到溫暖的屋子裡,細心的打熱水給他擦了臉,包紮傷口,端給他一碗熱粥,像她生病時娘親照料她的方式一樣照顧他,她一口一口喂著他吃粥,讓他暖暖身子,看他的臉色慢慢變得紅撲撲的。

  一開始他不太說話,她向來習慣照顧人,既然他不想說話,她也沒逼他,更不曾對此生氣。然而她發現,不論她走到哪裡,他就拉著她的衣角跟到哪裡,像條甩不開的小尾巴。

  她猜他是害怕了,只是不想承認。她沒有點破,只是更有耐心的跟他說話,他沒有反應也沒關係。

  原本做了點甜糕要給爹回來時吃,發現他很愛吃甜食後,為了讓他高興,把甜糕給他以外,她還做了不少各式各樣的甜品。

  她終於讓他笑了,他的笑很好看,看著他的笑容,她也嘴角上揚,任何人都沒法子抗拒這麼一個好看的孩子。

  幾天之後,她爹一臉疲累的回來,見到他驚奇不已,她才知道這幾日她爹忙得無法回家,就是因為要找他。

  這個小她兩歲、才滿六歲,有些驕氣、任性,愛吃甜食的漂亮孩子,原來來頭不小——他是鎬京城來的嶸郡王小世子。

  一個提刑官之女和一個郡王世子,在任何人眼中看來都是一個在天,一個在地。她已經懂事了,知道兩人身分懸殊,即便她真心喜歡他,可惜他終究得走,偏偏他驕氣又任性,像只小獸似的掙扎,不願離開她身邊。

  嶸郡王得知後迫於無奈,勉為其難在京城給她爹安插了個位置,從那一年起,她的生命裡多了他。

  他以世子之尊拜她爹為師,成日與仵作和屍體為伍,還替她尋來宮裡的教養嬤嬤,教她讀書、識字,讓她變得知書達禮,並在她爹打算給她尋門親事時,以還一飯之恩為由,不顧一切定下與她的親事。

  他的任性與霸道將嶸郡王府鬧得天翻地覆,終於在他十五歲時,他如願成為她的夫君,她也更清楚嶸郡王府中的暗潮洶湧——世子爺的生母在生下侯府嫡長女後多年未孕,大度的將自己的麼妹迎進郡王府當側妃,兩姊妹共事一夫。老天垂憐,在妹妹產下庶子隔年,她自己也有了身孕,多年來總算盼到後嗣,可惜運氣不好,世子爺不到三歲時人就去了。

  嶸郡王喪妻,念在世子年幼,原打算將身為世子親姨母的側妃扶正,但因嫡長女撒潑拒絕,嶸郡王煩不勝煩,最後不了了之。不過縱使嶸郡王妃的位置空懸,側妃在照料世子爺上也是盡心盡力,嶸郡王府一家和樂。

  自己與世子無所不談,因此不像外人只看到嶸郡王府表面的和樂。兩人相識在他下江南遇險時,要不是遇上她,他早已殞命。一切看似意外,但郡王府暗地裡波濤洶湧的日子過久了,小夫妻都深刻明白這世上沒有太多所謂意外。

  世子自小聰慧,明白自己羽翼未豐,只能隱其光芒,他自小便立誓,就算賠上一切也要手握權勢,此生唯一失算便是遇上了她——一個身分低下的提刑官之女,讓他甘願冒著可能失去世子之位的風險也堅持要娶她為妻。他對所有人冷漠,獨獨對她狠不下心。

  她是世上唯一知道他深藏心中苦的人,她立誓此生與他相守,何況他不顧一切娶她為妻,她也為他義無反顧、傾盡所有。

  只是恩愛的日子在她生下一個雪膚白髮、雙眸閃著琥珀光亮的孩子時便變了樣。一個異于常人的白子被世人認定為不祥,她不相信自己的骨血不祥,偏偏倒楣的事一件接一件,最後夫君竟然被派離京城,至水患多年、百姓怨聲載道的南方為官,加上嶸郡王府接連遭難,嶸郡王忍無可忍,要夫君在孩子與妻子之間,選擇去留……她明白夫君從小積壓在心中的恨,心知他一心等著有朝一日奪回所有,她想助他,可惜一個不祥的孩子不見容于嶸郡王府,他選擇留下她,決定將閨女送養。

  在權勢面前,有舍才有得,但她無法像他一般心狠,她無法眼睜睜送走自己的骨血,迫不得已動了自請下堂的念頭。相互扶持多年,她第一次看到總對她像個孩子似撒嬌的男人怒火滔天,最後氣憤的甩頭而去,天還未亮就孤身離京。

  她知道他怒了,原本不顧一切想帶著孩子去追,她爹卻突然一病不起,最後撒手人寰,等她打理好一切,他早已遠在千里之外。

  因為她爹的死,嶸郡王府更加盛傳的不祥之說令她幾乎無法喘息,慶倖老天垂憐,讓她得以以盡孝為由,帶著孩子在她爹的墳邊守孝三年。

  守墳三年,嶸郡王府無人聞問,但日子平靜。她也慶倖外派離京的夫君因禍得福,到南方後不單治了水患,還讓百姓過起了安居樂業的日子,三年的時間就讓一個死氣沉沉、看不到明日的水患之地一步步變成繁華的魚米之鄉。

  他立下大功,被召回京,他證明了自己無須嶸郡王府庇蔭,也能擁有自己的一片天。

  在嶸郡王府為他所辦的洗塵宴上,她帶著閨女不請自來,原以為終是等到他回來一家團圓,誰知前來郡王府慶賀的護國公世子失足落湖時,她的閨女就在一旁。這場意外,使得她原本以為的一家團圓場景,只剩眾賓客竊竊私語,盡是充斥著那句「不祥」。

  她的夫君沒問原由,一怒之下,決定將孩子送往家廟領罰,她沒來得及開口求情,向來戒備森嚴的嶸郡王府卻出現刺客,他因此身受重傷,在生死之間徘徊。她守在他身邊寸步不離,直到天明,總算等到大夫一句脫離險境。

  只是在她一心記掛著夫君生死時,沒留心向來被她緊護在身邊寸步不離的孩子不見了,那夜孩子被嶸郡王和郡王側妃帶走,承受了一切責難,被狠狠打得遍體鱗傷。

  看著倒在嶸郡王府大堂前的院子裡、冷冰冰石板上那個滿身是血的孩子,一瞬間,她失了神,心想或許這孩子真如旁人所說的不祥,死了也好……一聲微弱的「娘親」,是孩子的呼喚,她回過了神,不知何時,這個富貴的嶸郡王府已一點一滴磨去她本性中的良善,為了保住夫君的權勢,她得變得跟畜生一般,對自己的骨肉冷眼旁觀,只是她畢竟身為人母,無法狠下心。

  她像是瘋了似的抱著傷重的孩子奪門而出,帶著終究不見容於嶸郡王府、只剩下一口氣的女兒走了,從今以後,她的女兒自有她來守護,她只要女兒,不再需要或等待另一個人。

  成親那時的一句生死相隨,如夢盡散。夫妻多年,當年的一飯之恩早該兩清,從此夫妻緣盡……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一章 與眾不同的白子

  有句話叫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這句話在多年後的今日看來,舒恩羽自然認同,只不過隨著年齡增長,她更體會到此話的另一層真理——一份對她來說是福氣的日子,對另一個人或許代表著不幸。

  夕陽西斜,暈黃光芒曬在小小的身板上,年紀不大卻已看得出好模樣的她低著頭,雙手背在身後,踢著地上的小石頭,耳裡聽著倦鳥歸巢的啾啾叫聲,一旁圈養著的小雞也不甘示弱的啼叫,一切如昨日的平靜,但又有些不同。

  聽到面前的木屋大門被拉開,她怯怯的抬起頭看了一眼,在那道殺人於無形的嚴厲目光底下,緩緩縮回踢著石頭的腳,站直身子。

  「姨母,」終究捱不住這窒人的瞪視,她囁嚅的開了口,「我娘的身子如何?」

  看著小丫頭一臉內疚的模樣,冉伊雪冷冷一哼,「天底下就你舒恩羽最出息,能夠直接把自個兒的娘給氣暈過去!現在知道難受了?死丫頭,你動手打人時,怎麼不想到你娘?」

  舒恩羽縮著脖子,扭著手,想開口解釋,偏偏話到嘴邊又吞了回去。動手打架是不對,說再多都是辯解……想起自己的娘親暈倒在面前,她的眼眶紅了,「姨母,我娘是不是會死?」

  冉伊雪雖想再多責怪幾句,但看她快哭的樣子,沒好氣的說道:「說什麼鬼話,有我在,你娘不會有事。」

  舒恩羽聞言心頭一松,眨了眨含著水霧的眼,把眼淚給逼回去。她長大了,要保護娘親,不能像個娃兒一樣愛哭。

  「娘沒事太好了。這幾日我娘親睡不好,我本就在擔心她,誰知道這時不知哪個混蛋把我打了虎子的事告訴她,才會害我娘一口氣沒喘過來就突然暈過去。姨母,我看我娘暈過去,都嚇壞了。」

  冉伊雪聞言,伸手戳了戳她的太陽穴,又氣又惱的教訓,「嚇壞了?!怎麼不索性把你嚇死算了!有臉說別人混蛋,你舒恩羽才是真混蛋,成天除了闖禍之外,你還會什麼?」

  「姨母我一時氣不過——」

  「氣不過?!氣不過就能動手,這是誰教你的規矩?真不知你娘親性子這麼好,怎麼就生出你這德性的閨女?」冉伊雪心頭實在糾結,不知這個任性的丫頭到底像了誰。

  舒恩羽被數落也不敢有一絲怨言,只能討好的拉著冉伊雪的手輕晃了晃,「姨母別生氣,先進屋去喝口茶歇歇,時候不早,我這就去生火煮飯,一會兒就有好吃的了。」

  壓根不吃舒恩羽獻殷勤這套,冉伊雪反手拉住了往屋裡走的她。「你先別忙,把話先說清楚。」

  舒恩羽立刻聽話的停下腳步。

  冉伊雪沉默的看了她好一會兒,遲疑了下,才抬手摸了摸她的頭,她的發上有些黏膩,染髮是小丫頭每日必做之事,若沒有乖乖照做,她便連家門都不能踏出半步。

  雖然常被她氣得半死,但也知道這個丫頭不容易,想當初第一眼在破廟裡見到她時,她被打得渾身是傷,一身雪白——不單衣服白,連頭髮也近乎銀白,身旁還守著她著急的娘親。

  這對母女好運氣的遇上了她,她同情母女倆孤苦無依,善心大發,甚至不惜打破杏花村不收外人的傳統,將這對母女帶回這個風景氣候皆宜人且民風純樸的村落。

  一轉眼數年經過,日子算是平靜,但這份平靜得要是小丫頭安分的時候。

  「你爬樹、泅水也就算了,現在還打架?!出咱們杏花村去打?!」冉伊雪原想忍著氣,但越講火氣就越大,「雖然我答應過你娘,以後不再動手打你,但你今日若不給我一個好理由,我也不得不破戒,狠狠的抽你一頓!」

  「姨母……」舒恩羽的聲音一低,咕噥著說:「你不是最常掛在嘴邊說,頭可斷,血可流,士可殺,不可辱。他人若不敬我,我也無須客氣,自當以牙還牙,以眼還眼。虎子對我不客氣,那我動手打回去,這可是天道之理。」

  冉伊雪惡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說這什麼鬼話?動手打人還扯上天道之理,還說是老娘教的?!敢情你這性子長歪了還怪到我頭上不成?」

  舒恩羽暗暗躲開冉伊雪揮舞的手,杏花村裡的人口不過一百多人,彼此感情好,就像個和樂的大家族似的,大夥兒三天兩頭聚在一起說說笑笑,確實有不少人私下說她的性子跟冉伊雪像了七八分。

  畢竟她娘親在這村子裡是人見人誇的美人兒,講話輕聲細語不說,還燒得一手好菜,信手拈來就是一盤美味點心,繡功又了得。她也很想像她娘親,但就真的沒半分相似……至於姨母,她長得是不錯,醫術也好,就是脾氣不好,連救人也是端看她心情。

  看得順眼的人,不收半毛銀子,她倒貼藥材也要救下人,但若是對方讓她看不順眼,就算把全副身家都捧到她跟前,跪上三天三夜,她也不會心軟半分。

  如此古怪又任性,確實跟她挺像。

  冉伊雪見她想跑,眼明手快的拉住她,伸出食指用力的又戳了戳她的額頭,「真是個沒腦子的丫頭,你這次真闖了大禍!」

  舒恩羽被戳得痛到嘴扁了起來。

  「當年你娘帶著傷重的你,沒個安身立命之地,幸虧遇上了我。這些年,你們孤兒寡母好不容易在杏花村安定下來,今日你卻動手打了隔壁村村長的兒子,兩村若為了你一人起爭執,我看你拿什麼謝罪!」

  一個小小的村長,冉伊雪也不是真怕得罪對方,只是不想惹是生非,畢竟自巴蜀遷村至雍州甯安,已平靜過了二十餘年。

  杏花村向來以和為貴,與鄰近幾個村子相處起來還算愉快,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杏花村數裡外的俞陽山山頭挖出了鐵礦,一下子令原本稱不上富裕的甯安縣熱鬧了起來,來往的人多了,原本看中此地純樸才定居於此的悠閒也不復見,反而多了偷拐搶騙、人民失蹤,甚至路有屍骨等等的凶案。

  離杏花村最近的一個村落叫長順村,走路不過半個時辰,一村幾乎以姓崔的為大宗,村長原本也算老實,但人一有了銀子,心思就不正,暈暈然的忘了自己是誰。

  這種狗仗人勢的傢伙,冉伊雪向來沒興趣相交,反正杏花村從來就獨立於世俗之外,她不需也不用巴結任何人,但也不會沒事找事的去得罪。

  因為舒恩羽異于常人的特別,為了讓她出外時不要太惹眼,她花了些時間鑽研,將黑豆泡在醋中,加熱煮爛,熬成膏狀,讓舒恩羽塗在自己一頭銀絲上,若不近看不會察覺她異于常人。

  只是幾個月前,長順村裡有戶李姓人家的媳婦半夜產子,一時找不到產婆,竟急匆匆的跑到了杏花村求救。

  舒恩羽入睡前才沐浴洗去那一切的偽裝,聽大門被敲得緊,沒多想就開了門,嚇了來人一大跳,自此杏花村裡有個白子的事就悄悄傳了開來。

  長順村村長的獨苗叫做崔南輝,名字聽著氣派,長得五大三粗,有個小名叫虎子,他是長順村村長的心頭肉,也一時好奇來杏花村瞧過幾次。

  冉伊雪原以為他不過就是個無須放在眼裡的小子,沒料到卻跟舒恩羽打了起來,而她回村時,還沒得及去問虎子被舒恩羽打成什麼模樣,就聽到舒恩羽的娘暈了過去,連忙趕回來瞧瞧。慶倖診察過後,瞧出舒恩羽的娘這陣子應是累極,一時體力不支才昏了過去,休息會兒便沒有什麼大礙,這才松了口氣。

  「長順村的村長家是你能惹的嗎?你也不想想那位村長夫人,別的本事沒有,碎嘴長舌的功力卻是一等一,平時無事就愛一群女人湊著說閒話,一人一口口水就足以把你和你娘淹死。這幾個月,他們村子裡不論是當面或私下議論肯定不少,雖說你娘親鮮少出村,但肯定多少耳聞,她疼你,聽你被說閒話,心裡肯定難受。

  「你倒好,不知安分也就算了,還盡往麻煩裡鑽。好了,現在打傷人,對方再拿你的外貌作文章,說你不祥,要把你趕得無處可去,讓你娘跟著你四處漂泊,你就樂了?!」

  說到不祥,舒恩羽心頭一刺,她的容貌始終是她的痛,她至今還想不通她到底犯了何錯?微斂下眼,她語氣不平,「我不過就是白子症,除了頭髮比常人白、皮膚比常人白、雙瞳色彩比常人淡之外,一切與常人無異。

  娘親總說我長得特別,是上天給我的珍寶,我沒有一星半點輸人,我沒有錯,錯的是那些無知又對我指指點點、全然不瞭解我的人。我不是故意要打人,真的是虎子欺負人。」

  冉伊雪一時啞口,意會到自己氣急脫口而出的話不經意傷了舒恩羽,在她這個習醫之人眼中,舒恩羽確實只是白子症,只可惜未開化的人多,不過是長相特別,便人云亦云的歸成非我族類,拿異樣眼光看待也就罷,更糟的是有不少人將此視為毒蛇猛獸,避之唯恐不及。

  想起當年舒恩羽被打得那一身傷,雖然母女倆沒多提,但她也大概知道就是為了一句「不祥」。

  「我不是數落你的容貌,」冉伊雪的唇一抿,不自在的想要替自己脫口而出的傷人話語解釋,「你也不小了,行事實在不該衝動。甯安最近不平靜,去年來了個新縣令,心術不正,我是擔心你娘親——」

  「娘!」一個圓滾滾的身子從屋外跌跌撞撞的沖了進來。

  冉伊雪因為自己的話被打斷,不由眉頭一皺。

  舒恩羽一見冉伊雪的神情,立刻很有眼色的抓住了跑進來的紀修齊,偏偏這小子的伙食太好,雖然只有六歲,個子不到她肩膀,但是重量卻是自己的兩倍不止,一時之間她沒將人沒拉住,還因為扯得太用力,讓他一個踉蹌,整個人往前一撲,兩個半大不小的孩子在地上跌成一團。

  「好疼。」紀修齊被舒恩羽一壓,眼中聚集了淚。

  「別哭,讓姊姊瞧瞧。」舒恩羽連忙從紀修齊身上爬起來,小心翼翼的哄著他,「齊哥兒別哭,沒事兒。回頭姊姊給齊哥兒你最愛的蜜棗糕,晚上再殺只雞給你補身子。」

  冉伊雪看著他們一副姊弟情深的樣子,忍不住翻著白眼,「補?!他都胖成這副德性,還補?!」

  舒恩羽抱著紀修齊有點吃力的站起身,「不是補齊哥兒,是為了娘親和姨母。姨母累了幾日,今日才回來,娘親身子也不好,正好殺只雞,燉個湯,讓娘親和姨母一起補補氣血,齊哥兒不過只是順便吃些。」

  這番說辭令冉伊雪覺得好氣又好笑,要不是舒恩羽年紀太小,生不出自家這個小胖子,不知情的人還真會以為舒恩羽才是紀修齊的親娘。

  「說得好聽,只怕最後我和你娘親才是順便吃些的那個,不論是什麼東西,只要是吃的,哪一次不是全進了這小子的肥肚裡了?」冉伊雪的手不客氣的拍了拍自己兒子那一圈胖肚子。

  「娘。」紀修齊見娘親的神情稍霽,討好撒嬌的湊到了冉伊雪的面前,伸手抱著她。

  「走開!我才回來,還未來得及梳洗,身上髒,你別盡往我跟前湊。」冉伊雪口氣不耐煩,但也沒將人給推開。

  「齊兒想娘了。」紀修齊說著,一顆眼淚就掉了下來。

  冉伊雪看到那滴淚,原本才消去的火氣突然又往上直沖腦門,她不知道是走了什麼狗屎運,生的兒子性子比女子還要嬌弱不說,打小看到大的舒恩羽卻像個漢子,每每看著姊弟倆極大的反差,她只覺得頭一抽一抽的痛。

  「想娘?!好啊!下次娘進雍州城去找你紀二伯母的時候就帶上你,到時咱娘倆也別坐馬車,你就跟我走個一天一夜,擔保以後你就情願待在家裡想我,不會掉眼淚了。」

  紀修齊委委屈屈的哽著聲音說:「不會的!齊兒想要跟娘親一起出去。」

  「好!話可是你說的,算算日子……後天娘要去雍州城的開國縣侯府,給府裡的老夫人問疾,你若跟著去,路上可別抱怨,若你抱怨一句、掉滴眼淚,我就把你給扔在路上。」

  紀修齊看到自己娘親惡狠狠的眼光,不由脖子一縮,不敢吱聲,他有點後悔,但又害怕因此又被娘親數落。

  舒恩羽倒是護得緊,「這可不成,這一趟路得走個大半日,齊哥兒還是待在家裡的好。」

  冉伊雪淡淡瞄了舒恩羽一眼,「怎麼,捨不得?」

  「不是捨不得,」舒恩羽一本正經,「只是齊哥兒還小。」

  冉伊雪捏了捏紀修齊胖胖的臉,「你別總寵著他,他已經六歲,也不小了。他這性子太軟,不能放任下去,你是姊姊,疼他、愛他可以,但將來合該由他來護著你,而非你事事擋在他前頭。」

  「姨母,」舒恩羽揚了揚下巴,「我沒關係。」

  冉伊雪好氣又好笑的瞧她一眼,「你是沒關係,但我可不能由著他。被這小子一攪和,都忘了你為何要動手打虎子,是不是他拿你是白子的事作文章?」

  舒恩羽微斂下眼,長長如雪般的白睫毛輕覆而下。

  看她神情,冉伊雪就知道自己猜中了,想想這個地方似乎越來越不能待了,連個小小村長的兒子都能欺負到他們頭上來。

  「娘親,」紀修齊在一旁小聲的開口,「虎子說,要姊姊去他家做奴才。」

  冉伊雪聞言一怒,聲音一揚,「他要你姊姊去他家做奴才?!」

  紀修齊點頭。

  冉伊雪的臉冷了下來,甩開自己的兒子,一把拉過舒恩羽,「跟我說清楚,怎麼回事?」

  「前幾日我帶著齊哥兒要去山上採桑果回來給娘親釀甜果子,卻在路上遇到了正好也要上山的虎子,他帶著幾個人擋著我們的路,跟我說,他娘告訴他,我長這副模樣沒人敢要,因為怕娶回家晦氣。但他喜歡我,所以替我去求他娘,終於讓他娘點頭同意,說要娘親和姨母說個價錢,把我賣給他們家當奴才,若是我奴才當得好,再過幾年,興許還能給他做個通房。我聽了之後氣不過,才會趁他落單的時候動手修理他。」

  冉伊雪氣得一張臉漲得通紅,「該死的小鬼,毛都還沒長齊就想著女人,也不想想自己那長相,套上個犁都能去耕田了!你打得好,那小子活得不耐煩,你就該狠狠的死命打他一頓。」

  舒恩羽看著姨母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心中也生起了一絲的雀躍,果然自己沒做錯!只是……她眼中的光彩一暗,「可是我娘被我氣病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娘親性子好,」冉伊雪輕揮了下手,要她不用放在心上,「聽到虎子的話,她肯定心裡難受,總之讓她休息幾日,身子就沒事了。至於虎子……這不長眼的小子,就不要落在我的手上,不然看老娘怎麼教訓他!」

  紀修齊見狀,連忙開口邀功,興奮的說道:「娘親、娘親,這次的事兒齊兒也有功勞,我也有替姊姊出氣。」

  「你?」冉伊雪打量了下自家的小胖子,這德性,她真沒指望他能幫上什麼忙,但是……她目光炯炯的看向舒恩羽,就見她正跟紀修齊使眼色,她的神色立刻有些陰鬱,嘴邊則泛起一絲危險的甜笑,「乖!齊哥兒,跟娘親說,除了打人之外,你們還做了什麼?」

  紀修齊一派天真,傻笑著據實回答,「我跟姊姊趁機在他喝的茶里加了京大戟的粉末,讓他腹部急痛,整個山頭跑著如廁,趁他拉得虛脫,再聯手姊姊打他一頓。娘親,我跟姊姊很聰明對吧?」

  「是啊!聰明。」看著紀修齊一臉得意,冉伊雪的怒火一下沖天,起身拿下掛在牆上的藤條,在小胖子還一臉懵懂、搞不清楚情況時,不留情的朝他的大腿一抽。

  紀修齊一痛,跳了起來,「好痛!」

  他委屈的扁起嘴,躲到舒恩羽的身後,「娘親,不要打我……娘親,我痛!」

  「就是要打得你痛!」

  「姨母,」舒恩羽連忙護著紀修齊,「你別生氣,齊哥兒也是為了幫我才下藥,你別打他,要打就打我好了。」

  冉伊雪聞言,也不客氣的抽了舒恩羽一下,「你們倆倒是姊弟情深,一個護著一個,弄得老娘像是後母似的,我幾天不教訓你倆,你們都要上天了。下藥這種傷天害理的事也做,一個不好可是會出人命,你們姊弟倆出事無妨,到時可會拖得一整個杏花村陪葬,你們真是混帳!」

  舒恩羽的眉頭因為痛而緊皺,但抿緊著唇,硬氣的沒吭半聲,被護在她懷裡的紀修齊卻哭得好像天要塌了。

  「小胖子,給我過來!」冉伊雪揮著手中的藤條,這小子哭得她更是一肚子的火,這軟弱的個性,出去不給外人一口吞了。「閉嘴,不許哭。」

  紀修齊搖著頭,哭得更大聲,圓圓的身子更往舒恩羽懷裡縮。

  舒恩羽抱著他的手一緊,也緊緊護著不願放手。

  看著兩人看她的眼神,冉伊雪猛翻著白眼,「小胖子,你給我過來,別以為你躲在你姊姊身邊就可以少挨幾下,過來!」

  「姊姊——」紀修齊搖著頭,圓圓大眼睛滾下的淚水像是不要錢似的,祈求的看著舒恩羽。

  「紀修——」

  「妹子,別打了。」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美貌惹來禍事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美貌惹來禍事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去鎬京找靠山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多年期待原是空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留字條出走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縣侯府死人了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我才是你的唯一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失明的原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相似的父女倆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寶慶王駕到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一章 爹娘的爭執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二章 再見故人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三章 這一生生死相隨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四章 重回嶸郡王府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五章 杏花村的秘密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六章 王妃懷孕了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七章 郡王府的內鬼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