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瓔《金磚農家女》


出版日期:2017-01-18


  夠渣夫休離,積蓄全被帶走,丟下兒子去跳河自盡,這原主可真出息啊!
  但既穿之則安之,來自現代的丁沐兒如今當了孩子娘也學著當個好母親,
  加上不小心撿了個失憶男回來吃軟飯……不是,是做善事,
  為了一家三口人,她定要發揮金手指來個發家致富奔小康……個屁!
  只會做陶瓷的她,偏在這大蕭朝無用武之地,只能靠原主手藝種種田、賣吃食,
  最多,做些肥皂到市集賣賣賺點小錢,上館子吃頓好料還要被前夫來嗆聲,
  幸好她腦子動得快,做了雕花磚頭出來,這下連溫州首富湛家都來找她談生意,
  但孩子的信叔是在臭臉什麼?前夫來鬧時他不爽她能理解,
  湛二爺送錢給他們蓋房子,他架子卻擺得比人家大,
  還動不動就說要走,不阻礙她的幸福……喂,他是失憶不是失智好嗎?
  沒忘了在山洞那夜,親了她還對她……(不好意思說),她不嫁他怎麼行!
  當初也說好,她做出陶瓷的話,他就跟她姓!看看,她終于找到做瓷的高白泥,
  連夜燒出個瓷茶碗當「求親理由」,這下他不在她家落戶都不行,
  不過,事情發展怎麼越來越奇怪,婚禮趕進度十日完成,害她被謠傳先有後婚,
  成婚後她家居然被大批官兵包圍,齊聲說︰「恭迎王爺回京!」
  喂喂,他好像很多事都沒交代,包括家里還有個正室,天啊,她莫名變小三?!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第一章 穿越,當了娘

  「丁娘子,你快醒醒!你這麼一走,小陽怎麼辦?你真忍心讓小陽一人孤苦伶仃的在這世上飄零嗎?」一個焦灼中帶著幾分責備的女子聲音。

  「我說丁娘子啊,你怎麼這麼傻呢?你兩眼一閉,也不能改變任何事呀!俗話說的好,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半點不由人,那白眼狼已經進縣城去迎娶杜家嫡女了,這會兒你死了,就是親痛仇快,只可憐了小陽這懂事的孩子,已經被親祖母、親爹給拋棄了,現在又沒了娘,你要他這麼個小不點怎麼活呀?」一個大娘恨鐵不成鋼的聲音。

  「如何了?」一個男人如雨前悶雷的聲音。

  「我再多紮幾針試試,明明還有點兒氣息……」這是先前那女子的聲音。

  聽到扎針,丁沐兒黏乎的眼皮倏地睜開了,模糊的意識也蘇醒了,她轉動眼睛,克服著喉嚨如火燎過般的疼痛,努力開口說話,「不要打針……」

  從小到大,她最怕打針了。

  「醒啦!這可終於醒啦!」郭大娘松了口氣,欣喜的朝外間喊了起來,「小陽!你娘醒了,甭哭了!」

  話剛落下,一個四、五歲左右的小男童就從外間沖了進來,一下子撲到床邊,摟著丁沐兒放聲大哭。

  郭大娘笑道:「你們瞧,這孩子我還以為他不會哭也不會笑哩。」

  「醒了就好,莫要再做傻事了。」晴娘收舍好針灸包起身。「我去給你熬碗粥,再煎一副祛寒湯藥,免得身虛染了風寒。」

  吃了粥,喝了藥,一直到夜都深了,丁沐兒就著透進窗來的月光看著窩在自己身邊的小人兒,這才慢慢有了真實感。

  她穿越了。

  還穿成了孩子的娘。

  也就是說,她現在有孩子了……這不是廢話嗎?

  前世的事她都記得,出事時,她正開車要去市區的大賣場補齊一個月的生活用品和食物,就在經過連結城鎮的大橋時,地震了,橋斷了,她連人帶車的落到海裡,然後,她就來這裡了。

  原主的記憶她也有,這裡是大蕭朝,朝陽十五年,她住的這地方是溫州吉安城甜夢鎮的安然村。

  她前世叫丁沐,現在叫丁沐兒,十九歲,四歲的兒子叫溫丹陽,所以她這副身子十五歲就生孩子了,這實在令她咋舌,原來古代人真是都很早婚,上輩子十五歲時,她也才國中畢業……

  丁沐兒的丈夫叫溫新白,是個讀書人,眼下只是秀才,一心想考功名,有個寡母和妹妹,家裡就靠丁沐兒賣吃食和種田維生。

  不久前,溫新白進城訪友,在清風寺前撿到了吉安城首富的嫡女杜樂芝的帕子,杜樂芝對他一見鍾情,表明了要他入贅,待他明年秋闈中舉之後,杜家會資助他進京參加會試,榮華富貴的日子不在話下。

  於是,溫新白回來後就以七出第一條「不順父母」休了丁沐兒,且怕被杜家發現他有妻兒,他連兒子也一併不要了,還在休書上寫明兒子是丁沐兒嫁給他之前就懷上的,跟他沒半點關係。

  隔日,溫家母子三人就喜孜孜的收拾包袱離開了安然村,還帶走了丁沐兒僅有微薄積蓄,任憑丁沐兒怎麼抱著溫新白的腿苦苦哀求,怎麼保證她會努力賺錢讓溫新白進京參加會試都沒有用,溫母走前甚至還踹了丁沐兒一腳,讓她放手,不要再糾纏她即將飛黃騰達的矜貴兒子。

  溫家母子三人走後不久,丁沐兒就不吃不喝,過了三天,她就想不開跑去跳湖自盡了。

  丁沐兒死了,而她丁沐來了。

  她在心裡歎了口氣,為了一個不見得會中舉的渣男,值得嗎?

  那個溫新白,當秀才都好幾年了,誰說明年就一定能成舉人?且那負心漢,為了富貴連孩子也不要,真是忍心啊,而原主也不是個好的,要去死前就沒想過小陽才四歲,要怎麼過活?真自私,真殘忍……

  她輕輕撫著懷裡熟睡中孩子的白淨小圓臉,不知怎麼地,母愛就大噴發了。

  她柔聲對小陽說道:「你放心,你娘死了,我會照顧你,你娘丟下你,我不會丟下你。」

  從現在開始,她不是丁沐了,她是丁沐兒。

  丁沐兒來到安然村三天了,她原本的個性就有些大隱隱於市和既來之則安之的自在從容,如今更是落實得很徹底。

  要不是如此隨遇而安的性格,她一個大學剛畢業的花樣年華女子,又怎能跟隨脾氣陰晴不定的當代陶藝大師崔勇澤隱居在山裡學藝呢?

  其實,安然村還不錯,這裡有百來戶人家,前世她住在深山裡時可是一個鄰居都沒有,而現在她的鄰居也都不錯,對門的郭大娘很照顧她,旁邊住的晴娘就是那日為她扎針的女子。晴娘自謙略懂醫術,平時也幫村民看看小病小痛,丈夫李猛靠打獵維生。

  「小陽,出來吃早飯了。」她進書房去叫人。

  這屋子不大,就兩個房間,原本是溫新白、原主和小陽住一間,溫新白的娘和妹妹住一間,她看小陽愛讀書,就把另一個房間改了當書房,溫新白走的時候,一屋子的書跟文房四寶都沒帶走,小陽就有現成的教材,而這孩子也乖巧得讓她心疼,每天雞鳴她起來做飯,他就跟著起來搶著疊被,洗漱後就去練字,還寫得有模有樣的,讓她嘖嘖稱奇。

  前世她有一個哥哥、兩個姊姊,他們各生了兩個小孩,所以她侄子、侄女、外甥、外甥女都不缺,但他們個個都是被寵壞的恐龍小孩,都沒有小陽一半的乖巧懂事……不,是連四分之一都沒有……奇怪了,難道這就是自己的孩子最好的概念?

  雖然小陽不是她親生的,但確是這具身體生的,而經過三天的朝夕相處,她已經完全把自己當娘了。

  「是的,母親,孩兒這就出去用飯。」小陽擱下毛筆,用紙鎮將宣紙壓好,有條不紊的起身。

  丁沐兒扶著門框,眼裡揚笑。

  聽聽,多麼乖巧啊,她能不疼嗎?

  每當這時候,她就會覺得原主自私,怎麼能把這麼可愛的孩子丟下,原主尋死真的嚇到孩子了,小陽夜裡都要緊緊依偎著她睡,彷佛怕他一睡著,做娘的又會丟下他去死似的,常看得她心裡一揪,忍不住把他抱緊處理。

  所以,她現在反而擔心一覺醒來,自己回到了現代,如果連她都消失了,那小陽可怎麼辦才好?

  娘倆吃完了早飯,小陽又去練字了,丁沐兒把飯桌收拾了一下。

  微風從敞開的窗子吹進來,門廊下一個木制風鈴響了幾聲,除此之外,四下安安靜靜的,除了蟲鳴鳥叫和風吹樹葉的沙沙聲,也沒別的聲音了,倒和她前世生活的環境很像。

  她倒了杯水進書房給小陽,自己也倒了杯水在飯桌旁坐下,若有所思的盯著裝水的杯子……與其說杯子,不如說是碗來得恰當些。

  這裡還沒有瓷器,裝水的就是個陶碗,盤子都是黑不溜丟的,湯碗上也都有斑點瑕疵、白裡泛黃,形狀還不很圓,可以說是有些扭曲。

  如果她能做出彩繪陶瓷的話……

  原主是靠賣吃食和種田養家活口,她承襲了原主的手藝,加上自己原本廚藝也不差,理當可以繼續賣吃食養活自己和小陽,而且如今少了三口人吃飯,想來會更容易些。

  原主的另一個活計是種田,依然是個體力活,如果賣吃食夠她和小陽過活,田可以租給別人種,幸好她現在住的這間茅屋跟那兩畝地都是自己的,不然租金又是一筆花費。

  茅屋和兩畝薄田是原主過世的爹娘留下來的,那溫家母子三人就是看上這點,溫新白這才會娶了她。

  溫家原是賃房而居,溫新白娶了她之後,三口人就一起搬進來了,吃穿過活都賴著她,攀上高枝就一腳踢開她,真是夠不要臉的。

  也是,不管哪個世界都一樣,人不要臉,天下無敵,崔大師的作品也被剽竊了幾回,對方還死活說自己才是原創呢!

  眼下雖然有棲身之所,可她知道,現在是夏天,還可以過,冬天會下雪,就會變得很冷,而且估計如果來個颱風,茅草屋頂都能吹走。

  所以了,長久之計,必須要蓋青磚大瓦房。

  晨起趁太陽還沒出來,她出去走了一小圈,看到散落在視線所及之處的鄰居都是瓦房,分別只在於是大瓦房還是小瓦房,只有她家是茅屋,想來是原主爹娘太窮,蓋不起瓦房,而她嫁給溫新白之後,要養更多人就更窮了,以至於沒有多餘的錢銀蓋房子。

  眼下,光憑她賣吃食賺的微薄收入,有可能在入冬前存夠蓋房子的銀兩嗎?感覺是癡人說夢啊,且她對賣吃食也提不起勁來,她想做的還是她的老本行……

  「丁娘子!」

  安然村依山傍水,民風十分的淳樸,白日裡,家家戶戶都敞開著門,丁沐兒家裡也一樣,郭大娘就自己進來了。

  丁沐兒連忙起身倒水,招呼著不請自來的郭大娘,「大娘坐,請喝水。」

  不管古代還是現代,敦親睦鄰都很重要,尤其像她這樣的孤兒寡母,有個能守望相助的鄰居更好;她也打算今天去向晴娘夫婦道謝,據說她跳進湖裡時,就是晴娘的丈夫李猛下去把她給救上岸的。

  「哎喲,這麼客氣,還給我倒水,那我就喝啦。」郭大娘笑嘻嘻地說。

  以前這丁娘子的性格較剛烈,還有些木訥,不太懂得和人打交道,鬼門關前走一遭回來,倒是有些轉性了,人看著也和氣許多,臉上都有笑意了呢。

  郭大娘一口氣喝完了水,擱下空杯說道:「丁娘子,我想著你身子還虛著,今日要插秧,便讓我家那口子把你的田也插上秧苗了。」

  「多謝大娘。」丁沐兒誠心誠意地說道:「也幫我向大叔道個謝。」

  「沒事。」郭大娘大氣地手一揮。「鄰居嘛,互相照應是應該的,尤其你還是個苦命的……」

  郭大娘驀地摀住嘴巴,她好怕丁沐兒會像之前剛被休時一樣,動不動就悲切的哭出來。

  沒想到丁沐兒只是一笑。「虧得有大娘您這樣的鄰居關照我和小陽,我們才能住得安心。」

  見丁沐兒沒要哭的意思,郭大娘放心了。「你能想開就太好了,你還年輕,日子還長得很,總會苦盡甘來。」

  丁沐兒乖順地點了點頭。「我明白,我們母子倆日後還要勞煩大娘多照應了。」

  郭大娘又爽快地道:「你一個人,天氣熱,總帶著個小不點出入也不方便,你若要出去採買食材或是要去田裡,儘管把小陽往我那兒擺,我家裡那幾個小蘿蔔頭都比小陽大上四、五歲,一塊兒玩保管不會欺負他。」

  丁沐兒想到自己要做的事還很多,不可能走到哪裡都帶著小陽,便真心誠意地說:「那我先謝過大娘了,這份恩情,我們母子會永遠記得,若是沐兒有出頭的一日,絕不會忘了大娘的照拂。」

  這話郭大娘聽得舒服,笑得見牙不見眼的。「說的什麼話,鄰居嘛,就是要互相照應,再說小陽又乖巧又懂事,還聰明,這麼小就會認字了,說不定還能教我家那幾匹小野馬寫字呢。」

  聊了一會兒小陽,丁沐兒又問道:「對了,大娘,這附近可有磚廠?」

  郭大娘笑了起來。「咱們這小地方哪有磚廠啊,不過村子裡的高大爺家裡倒是有個窯,專門在燒磚。」

  丁沐兒興致來了。「哦?怎麼家裡會造個窯燒磚呢?」

  「村裡的事問我就對啦。」郭大娘如數家珍地說:「那高大爺原是縣城裡湛家磚廠的工人,年紀大了之後,身子吃不消,便不再去磚廠幹活了,自個兒在家裡造了窯燒磚,每燒出一批磚,就賣給他以前在湛家磚廠的工頭,那工頭會私下找人買,從中賺點薄利,高大爺的利潤也不錯,就是個體力活,眼下高大爺是將看窯的事交給他兩個兒子,勉強也算是個餬口的生計。」

  郭大娘走了之後,丁沐兒又沉思起來。

  這裡的人顯然是連拉胚都不會,弄出來的碗都不成方圓,器皿表面粗糙,無法光滑。

  如果她能做出彩繪陶瓷……不不,那野心委實太大了,她不貪心,只要能做出普通陶瓷就好,那就是獨家商品了,肯定能賺錢,入冬前蓋房子不成問題。

  想得是很美,但首先原料就是個很大的問題。

  拉胚用的黏土,雖然也能用普通泥巴,但色澤遠不如瓷土或高白泥來得潔白。

  在現代,景德鎮高嶺村的高嶺土都被開採光了,可她現在是在古代,尚未有人發現高嶺土的用途,肯定還沒被開採完。

  從大門看出去,遠處巍峨青山環繞,那山名叫木綿山,未經濫伐的山林肯定都是寶,若找不到適用的黏土,也能找到果子或菇類來加菜。

  第二日,用過早飯,丁沐兒便把小陽託付給丁大娘,稱自己要去買食材。

  她背上竹簍子,帶著竹棍,用朴葉包了兩個饅頭、兩顆水煮蛋,再裝滿一竹筒的水,便動身往木綿山山腳而去。

  雖然對地形不熟,但她前世就是住在山裡,山林就像她的朋友似的,對未知的山林並不恐懼。

  一個時辰之後,太陽已經紅彤彤地映照著大山,丁沐兒來到山腳下的河流,眼看青山翠綠,河流很長,蜿蜒到她看不到的遠處,而山的另一邊鬱鬱蔥蔥,山風吹來,倒也不熱,河岸兩邊遍地的石頭,用肉眼看不出來,要拿回去試試才能知道哪種可用。

  撿了一小會兒不同的石塊之後,她眼睛一亮的看到了薺菜。

  薺菜是種可食的野菜,營養價值很高,她出門時,在田間地頭沒瞧見有薺菜,剛剛才發現河流兩岸隨處可見,既然都看到了,不順便摘回去就太可惜了,可以做成薺菜餃子或薺菜餛飩,小陽肯定喜歡!

  她沿著河岸摘薺菜,驀然抬眼,紅色的河水嚇了她一大跳。

  不是吧?古代也有河川廢水污染?

  緩緩靠近,心跳也緩緩加快,就見隨流水聚集在一起的枯枝爛葉裡有個人,是個臉色死白的男人!

  丁沐兒的心跳瞬間加快,幾乎快跳出胸口了。

  是……死人嗎?

  她膽子雖然不小,但也沒大到看到浮屍還能鎮定的地步,一時腿都軟了。

  就在驚疑之間,她看到男人的眉心蹙了蹙。

  他沒死!

  她連忙再撲近點兒看,水流有些急,他是被河裡的石塊卡住了,這才沒再往下流,可是他在流血,就是他的血染紅了河水。

  憑她的力氣,是絕不可能把這個人拖上岸的,但她也不可能見死不救,可若是回去找人幫忙,他可能會被河水沖走,下游也不知在何方,要是沖進了大海裡,後果不堪設想……

  那怎麼辦才好?

  「丁娘子!」

  男子渾厚的聲音嚇了她好大一跳,一回頭,看到李猛站在不遠處瞪著她,他身上背著弓箭和一竹簍的柴,腰上掛著各種獵物,臉色很是扭曲。

  他沒好氣地朝她喊道:「你在那裡做什麼?不會又要尋短吧?」

  丁沐兒想到原主尋死就是李猛救的,難怪他會誤會了。

  她連忙道:「我不是要尋短,這裡有個人,你快過來看看!」

  聞言,李猛臉色肅然,大步走過去。

  待他走到身邊,丁沐兒趕緊道:「他受傷了,不過沒死,我正在想要怎麼救他上來……」

  李猛瞪著水裡的人片刻,打斷道:「這人不能救。」

  丁沐兒瞪大了眼,「為什麼?他是通緝犯嗎?」

  他說不能救,難道是有看到要緝拿此人的告示?

  「不是。」李猛臉色沉沉。「總之不能救,你聽我的就對了,走吧!」

  丁沐兒難以置信的看著他。「難道就把他丟在這裡?」

  她以為現代人冷漠,原來古代人也一樣。

  李猛淡淡說道:「吉人自有天相,他不會有事。」

  丁沐兒眼睛瞪得更大,什麼狗屁不通的理論?要是每個人都吉人自有天相,那醫院還要不要開啊?醫生還要不要混啊?

  「你來做什麼的?」李猛看了眼她的竹簍。「摘薺菜和撿……石塊?」他有點困惑的看著簍子裡不少的石塊,但很快便略過此事。「都撿好了嗎?都好的話,一起走吧!」

  丁沐兒搖頭,「你走吧,我沒辦法丟下他走。」

  李猛瞪了她片刻,然後他真的掉頭走了。

  丁沐兒也瞪著他背影幾秒,決定靠自己救人!

  就在她蹲下來,打算先試試能不能靠蠻力把人拉上岸時,李猛又回來了。

  他黑著一張臉道:「你真會給自己找麻煩!」

  丁沐兒眼裡滿溢感激地看著他。「給你添麻煩了李大爺,我知道我在多管閒事,可不把他救起來,我回去也睡不著,我想你也是吧,所以才會再回來。」

  李猛不置可否的撇了撇唇,不再說話,卸下背上的竹簍,又卸下腰際的獵物,身手矯健地跳下河去。

  果然是男人,她看了半天都一籌莫展,他三兩下便把人給拖上岸了。

  丁沐兒也連忙過去查看,檢查那人的心跳和脈搏,確定他還活著沒錯。「他身上的傷口好像很多。」

  李猛的眉頭更是打了死結,他把傷者背在肩上,傷者的衣物都浸了水,很是有些重量,加上傷者其實也人高馬大的,李猛便顯得有些吃力。

  丁沐兒看著地上那些他今天進山的戰利品。「這些……」估計她想幫忙,也只能拿幾隻較小的獵物而已。

  「回頭再來拿!」

  李猛已經大步走開了,丁沐兒連忙跟上去。

  回到村裡,傷者自然是進了丁沐兒家,放在書房的床板上,丁沐兒取了布巾把他一頭一臉的水擦乾。

  這人長得還真是好看,還沒睜眼,已看得出俊美的長相,唇瓣緊緊抿著,即使昏迷中也擋不住身上透出來的一股肅殺之氣。

  丁沐兒好奇了,這人怎麼會溺在河裡?身上的傷又是怎麼來的?

  李猛把人安置好就走了,沒一會兒,晴娘來了,提著藥箱,李猛跟著又來了,手裡拿著乾淨衣物。

  「出去一下,我給他換衣服。」

  丁沐兒連忙把手裡的布巾交給他,這擦乾身子的任務就交給他了,她是做不來的。

  李猛「砰」地一聲關上門,晴娘朝丁沐兒笑了笑——

  「丁娘子,你別介意,他是刀子口豆腐心。」

  丁沐兒對那一口一個丁娘子實在彆扭。「晴姊姊,你就叫我沐兒吧!我還沒謝謝你跟李大爺救了我,今日又給你們添麻煩了。」

  晴娘一笑,「無事,換了是我,也會救。」

  衣裳換好了,門開後晴娘進去,先是把脈,又細細檢查傷者的傷口,一一上藥包紮。

  丁沐兒崇拜的看著晴娘,長得美,又懂得把脈治傷,根本是現代的外科美女醫生嘛!

  再看看旁邊濃眉深鎖的李猛,深不見底的虎目,人如其名,就像山裡的豹子似的,說他們是美女與野獸的組合也不為過。

  「沐兒,此人失血過多,可能會死。」晴娘說道,一邊收拾藥箱,那語氣就像尋常見慣了生死似的。

  丁沐兒是親眼見到他流了多少血的,也沒抱著他一定能活著的希望。「盡人事,聽天命,咱們已經救了他,無愧於心。」

  「你能這麼想就好。」晴娘取出一個小藥瓶來。「我明日再來給他換藥,他這樣子沒法喝湯藥,這裡有些我自己秘制的還魂丹藥,能夠止血化瘀、祛風養氣,每隔兩個時辰就在他舌下擱一粒藥丸,藥丸會自行融化,要是這期間他有動靜了,你再來喚我。」

  「明白。」

  丁沐兒送他們出去,再去對面郭大娘家接小陽,順道跟郭大娘說她和李猛回程時碰著,救了一個傷重落水的陌生人,晴娘已經診過,此刻人在她家裡,還昏迷著。

  她是在想,那人說不定會死,一個來路不明的死人,她沒法處理,先跟郭大娘講講,郭大娘自然會去村裡廣播,村長定會知道,要是那人有個什麼萬一,將來也不至於給自己和小陽找上什麼麻煩。

  丁沐兒跟郭大娘說話的時候,小陽都聽見了,這會兒回了家,丁沐兒便讓小陽去書房見見「客人」。

  小陽好奇地端詳著那人的時候,丁沐兒一邊收拾李猛給那人換下來的衣物,沒什麼值錢的東西,就只有一隻圓盤狀的玉佩。

  前世她跟著崔大師,也見過不少好東西,而她手裡拿著的這個羊脂白玉佩,在她看來就不是普通玉佩,不說玉質白皙溫潤,狀如凝脂,就說那玉上雕的九龍祥紋就非凡品,不是一般人能佩帶的。

  丁沐兒臉上閃過一絲不安,這人是不是什麼貴族子弟啊?要是他死了,她會不會有麻煩?

  她鎖著眉心看看玉佩又看看那人,看久了發現玉佩上的九龍祥紋裡帶著一個「信」字。

  「信?」她又把視線定格在那人蒼白的臉上。「你叫做信嗎?」

  見小陽好奇的盯著那人看,丁沐兒便趁機諄諄教誨了起來,「小陽,雖然咱們窮,但一定要心存善念,不能見死不救,這就是娘親把他帶回來的原因。」

  那什麼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的,太艱難了,就不跟四歲小娃兒說了。

  小陽點了點頭。「母親的話,孩兒明白,所謂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便是這個意思。」

  「……」丁沐兒內心呐喊:小陽,你真的只有四歲嗎?

  晴娘每日過來換藥,丹藥從兩個時辰含一粒到一日兩粒,如此過了五日,這天丁沐兒正在做午飯,前屋傳來小陽喜悅的叫聲——

  「母親!母親!信叔手指動了!」

  丁沐兒立刻放下手邊的活兒沖進書房,果然看到那人的手指動了動,眉心也蹙了蹙。

  兩母子都極其緊張地看著那人,在兩人滿懷期待的眼神中,那人緩緩地將雙眼睜開了。

  他似乎不太適應光線,好看的眉頭蹙得死緊,在看到丁沐兒和溫丹陽之後,眉頭擰得更緊了。

  他一睜眼後,丁沐兒對他的相貌十分驚豔,他比她想像的還要好看,端的是萬中無一的出挑容貌,就差在眉眼透著矜貴冷峻,眼尾上挑的桃花眼像有畫眼線一般,給人一絲絲的壓迫之感。

  「信叔,您終於醒了!」

  小陽上前一步,施了個禮,雖然難掩激動,但禮數還挺周全的,丁沐兒看了不禁莞爾。

  這五日,小陽時不時就來探探這人鼻息,生怕他死掉,每日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到書房來看他,也不怕他這麼動也不動的躺著,逕自在書房裡練字,還攬下了在他舌下放丹藥的任務,可謂是與他培養出感情來了。

  「你是誰?」他蹙著眉,眼睛不眨一下的看著小陽。

  四歲小童端端正正地道:「我叫溫丹陽,您叫我小陽就行了,母親與鄰里都是這般叫我的。」

  他像是懶得跟小鬼搭話,視線直接落在丁沐兒身上,依舊是蹙著眉。「你又是誰?」

  丁沐兒對他這無禮的態度有些感冒,對他不理會小陽更是不高興,便大剌剌地道:「我叫丁沐兒,是這孩子的娘,你的救命恩人,要不是我,你已經死了,所以,懂禮數的就對我們道聲謝,態度好一點,我們可沒欠你什麼。」

  像是被一棒子打到後腦杓,他臉上閃過一絲異色。「你說……我是你救的?」

  丁沐兒動作很大的點了點頭。「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正是我丁沐兒所救!」接著,她把小陽一把摟過來,「還有他!你昏迷的這幾日,這孩子盡心盡力的照顧你,所以你也得跟他說一聲謝謝。」

  她的姿態就像母雞護著小雞,見不得小陽小小的心靈受到一丁點的傷害。

  可是他卻像什麼也沒聽進耳裡,樣子如同有道焦雷在他頭上炸響似的,他看著她,忽然渾身戰慄。

  「那……我是誰?」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救回,失憶男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廟會,遇渣男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前夫,上門鬧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刻磚,錢財到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建房,奔小康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初吻,挾暴雨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好心,得好地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心計,請入甕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要你,從我姓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一章 成親,做夫妻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二章 洞房,花燭夜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謝謝

TOP


第十三章 身分,終揭露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四章 鄰居,是名將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五章 逃妻,怒追回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六章 回京,妻成客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七章 青妃,是何人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八章 相遇,喜緣居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