蒔蘿《必娶十兩妻》


出版日期:2015-12-09


欸,人家女主角穿越威能一開,哪個不是十里紅妝、嫁妝一籮筐,
怎麼輪到她,卻是淪落到被牙婆子用一籠狐狸換給個獵戶暖床去,
若非那一臉大胡子的福九還算老實,對她也是呵護有加,
當兩人常一起聊天、捉獵物,及他出資支援她開燒烤店的夢想時,
她也發現自己對福九的感情不只是將就,而是真正認定了他,
怎料,就在他們正式成親那天,下山采買婚慶用品的他竟墜谷身亡!
無依無靠之際,她只得回到這身體原主冷輕嫣的家──鎮北侯府,
而冷輕嫣來頭不小,就連前未婚夫都是鼎鼎有名的大將軍韓澈,
如今她與同樣失蹤多時的韓澈重返京城,兩人的婚事自然要再接軌,
但想嫁他得參加皇宮舉辦的才藝比賽並得魁首?她才不要!
皇帝特許她若勝出便有婚姻自主權,她拼了,
定叫他刮目相看,是姊太優秀你配不上我,替痴情原主出口氣,
哪知卻意外發現,韓澈與福九有著許多神秘的相似之處……
然而她卯足勁贏得比賽,他竟寧可魁首從缺?!
缺你令堂的!這下她跟他杠上了,非讓他高喊「必娶冷輕嫣」不可!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第一章 媳婦一個十兩

  「十兩,十兩,十兩就可以把這個姑娘帶回去,當妻子、當小妾、當通房、當丫鬟當什麼都好,要買要快唷,只要十兩,十兩!」

  半個月一次的趕集,市集裡擠滿了滿滿前來販賣貨物的人,跟趕著上市集的釆購人潮,整個市集裡各種叫賣聲音此起彼落,而叫賣聲音最為響亮的莫過於那一攤賣活人的攤位……

  「買媳婦唷,還沒有娶媳婦的,快過來看唷,媳婦便宜賣唷,一個媳婦只要十兩唷,買到賺到唷。」

  市集一處角落臨時搭建的檯子上,一名牙婆子手裡拿著把摺扇用力敲著一旁的矮凳子,對著市集裡人來人往的人潮聲嘶力竭的叫賣著。

  一群上市集買賣的民眾經這名牙婆子這麼一喊,紛紛圍了過來開始交頭接耳、品頭論足的相互討論著檯子上這群被捆著,稍微用清水清洗過,臉上還算乾淨的瘦弱姑娘。

  「來唷,來唷,要買要快唷,早買有得挑,晚下手就沒得挑了,一個媳婦只要十兩,十兩就好,錯過這機會就沒有了。」看著這群圍觀的人絲毫沒有意思購買,牙婆子又扯著嗓門大聲的喊著。

  「買媳婦,買媳婦唷!」

  好吵,好吵啊,還有嚶嚶嚶的哭聲是怎麼回事啊?她不過是出了車禍人又沒死,是在她旁邊哭什麼啊……唐紜吃力的眨著沉重的眼皮,想睜開眼睛叫他們不要再吵,不要再哭了,只是她喉嚨幹得就像是被煤炭燙過一樣,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

  她仔細的聽著這吵雜的聲音,愈聽愈覺得怪,她不是在醫院嗎?醫院怎麼會這麼吵?還有拍賣的喊叫聲音?

  唔,好痛!她的手怎麼好像被綁住了?唐紜再度用力眨著眼睛,這次好不容易,終於能夠將沉重的眼皮睜開,可透過迷蒙的視線卻發現眼前是個奇怪的場景,而不是醫院。這是怎麼回事?她跟著一群女子被綁在一起,整個人呈蜷縮狀窩在檯子上的一個角落裡。聽著前面那個胖女人在喊價,什麼叫做媳婦一個十兩?

  還有他們身上穿的衣服全部是古裝,這是在搞笑嗎?她該待的地方是醫院,而不是影視文化村!她記得公司南下舉辦活動,活動結束後她與公司幾個同事一起搭車要返回臺北,車子卻在路上出了車禍沖出了高速公路護欄,然後……然後她醒來就在這文化影城裡,這場景轉換的速度也太快了吧!只是,這影視文化村的臨時演員跟道具怎麼這麼逼真哪!臨時演員們一個比一個還要瘦弱幹扁,現在這年代要找到這麼大一群衣著淩亂,像是活動骨架子的瘦子可真不容易。這群人身上的衣物沒有一件是乾淨,全是洗得發白泛黃,破舊的衣服上有七、八個補丁……這麼破的道具服竟然還有戲組在用,真是讓她大開眼界了。

  就在她茫然不解時,旁邊那個跟她綁在一起,身穿藍色粗布補丁衣裳的女孩,擔憂的看著她小聲的詢問她的狀況。

  「你醒了,頭還暈嗎?」唐紜愣愣的看著這名年紀約莫十多歲,頭髮幹黃且瘦成皮包骨的女孩,想問她這是哪裡,但發疼的喉嚨卻讓她一句話也說不出。

  「你頭受傷了,昏迷了好幾天,是我照顧你的,剛剛也是我把你撐上來的,你傷口沒事吧。」

  她說的話讓唐紜嚇了一大跳,什麼叫她昏迷了好幾天,是她照顧她的?她該待的地方不應該是醫院,由醫生護士照顧她的嗎?怎麼會是這個女孩來照顧她?一連串的問號不停的冒出頭頂,卻找不到人跟她解釋這一切是怎麼回事。

  唐紜吃力的開口,「你……為什麼是你照顧我,你叫……」

  「我叫小滿,不過我不知道你的名字。」小滿稍微伸長脖子看了一下前頭扯著嗓子叫賣的牙婆子一眼後,又窩回角落裡跟她說著當天救起她的經「三天前牙婆子拉著我們經過一處山坳之時,發現一個婦人正把受重傷的你從山坳拉上來,那婦人就把你賣給牙婆子,牙婆子吩咐我照顧你。」

  唐紜摸摸頭,頭上確實纏著布條,腳上也受傷了,可以感覺到自己好像捆了一大團的紗布,看來她是腦震盪了,難怪醒來她就覺得頭暈噁心,腳也超痛的,「謝謝你,對了,這裡是哪裡?」知道人在哪裡,等等再借個電話……

  「這裡是鹿竹鎮。」鹿竹鎮是什麼鬼地方?臺灣地圖裡有這一個鄉鎮嗎?

  「那……那胖女人她在幹麼,為什麼她一直對著前面那一群人喊一個媳婦十兩的?」她看到有的女的被人粗暴的扯走,拉到前頭讓一群打扮奇怪的大男人品頭論足的,唐紜心裡直覺不妙,小聲的問著。小滿看了眼一臉茫然的唐紜,又瞧了瞧前頭的牙婆子,很淡定的告知她現在面臨的處境。

  「那是牙婆子,她正準備把我們每個人以十兩銀子賣給前面那一些人。」

  「你說什麼,賣了?」唐紜滿臉驚愕,怎麼這個叫小滿的女孩說的事情她都聽不太懂,「賣了,賣我們嗎……」

  「對,賣了,十兩把我們賣了。」她真的沒事了嗎?顯然腦袋還是受到了影響,一件事要一問再問。

  「可是買賣人口是犯法……」等等,為什麼小滿嘴裡說的單位是銀兩,不是元?!唐紜頓時察覺到不對勁,她低頭看了一下自己,整個人瞬間驚聲尖叫,「啊,我穿的這是什麼鬼東西啊!」

  太誇張了,為什麼她身上穿的會是古裝,她的格子襯衫牛仔褲呢?再不然也應該是醫院的病人服啊,為什麼她身上穿的是古裝?老天,誰來告訴她這是怎麼一回事?

  她的尖叫聲引來了牙婆子的不滿,怒氣衝天的走過來朝她狠狠甩上一巴掌,怒喝道:「一醒來就給老娘雞貓子鬼叫個什麼,給老娘老實點,否則有你苦頭吃!」

  這一巴掌甩得唐紜耳朵嗡嗡作響,眼前又是一片暈眩,一旁的小滿連忙護住嘴角沁出一絲血絲的她,替她跟牙婆子求情。「牙婆,她剛清醒,什麼都還不清楚,你別怪她,她不是故意的。」

  牙婆子啐了一口口水,「你給我看好她,她要是再這樣給老娘雞貓子鬼叫,我就唯你是問!」

  「是。」小滿恭敬安分的點頭。盛氣淩人的牙婆子轉身繼續叫賣,「來唷,來唷,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媳婦的最佳人選,還沒有娶到媳婦、還沒討小妾的漢子們趕緊過來看看唷。」

  看到牙婆又專注在上頭拍賣,小滿這才松了口氣安撫她。「你沒事吧?這牙婆子很凶,一路上已經有不少姑娘被她打得皮開肉綻的,你得小心一點不要再惹到她了。」

  唐紜捂著印有火辣辣五指印的臉頰,搖頭,心裡不斷喃喃地重複念著:這麼荒唐的事情是不可能的,不可能……滿心慌亂惶恐的看著四周,四周圍著一圈又一圈像是在看猴戲般對她們品頭論足的人群,以及臺上這些跟她捆綁在一起,絕望地埋頭在膝上哭泣的姑娘們。

  那蠻橫一巴掌甩在她臉上的瞬間,她意識到一點,她有可能穿越了,現在四周的情景完全不是她所熟悉的世界,她真的是她娘親的狗血穿越了……

  這個認知讓她心下驚駭惶恐不已,穿越這麼狗血的事怎麼會發生在她身上?唐紜瞬間感到惶恐無助,還有對未知這一切的茫然……現在,她該怎麼辦?

  這鹿竹鎮市集每半個月舉行一次,分成兩個區域,一邊是賣南北奇貨,另一邊賣的大部分都是鎮上農家自己生產的瓜果、雞蛋、豬肉、豆腐、米麵,獵戶自己捕獵到的獵物例如兔肉、山雞、野鹿等等,或是籮筐等手工藝品之類的土特產。

  拍賣媳婦被分派到了南北雜貨這一邊,臺上拍賣媳婦的叫賣聲和殺價聲音此起彼落的好不熱鬧。市集的另一邊,腰上系了許多動物皮毛,身形魁梧,一臉落腮胡,頭髮隨意用根竹子紮起髮髻,一身充滿獸性的福九,跟另一名與他同樣是獵戶,身量較矮但也是結實俐落模樣,腰上綁著幾隻瘦野兔的阿旺,兩人肩上分別扛著一頭野鹿和一籠裡頭裝著一窩雪白狐狸,來到熱鬧滾滾人聲鼎沸的市集,尋了一處空位,便將肩上的獵物放下。

  福九看了眼人潮滿滿的市集,覺得有些奇怪,「今天市集的人好像有點多。」

  一旁的阿旺剛將野鹿給放好,用手背抹去額頭上的汗漬,「你忘了,今天我們要出門的時候,我老爹說了什麼嗎?」

  福九呻吟了聲,重重的拍了下腦門,有些受不了的嘀咕道:「這老沈他是吃飽撐著!」阿旺一臉賊笑,「沒辦法,一年就只有這麼幾回,今年這應該是最後一批,要是錯過,就得等明年,我老爹也是替你著急,怕天冷了沒人替你暖被,你年紀也不小了,是該有個女人。」

  每年到田裡農活忙得差不多的時候,就會有牙婆子趕著一群女人,到他們這荒山野嶺的鹿竹鎮來拍賣,一群在本地娶不上媳婦的男人,就會砸鍋賣鐵的籌個一、二十兩銀子,買個女人回家熱炕頭。

  「嗤,得了吧,我像是缺女人的樣子嗎?」

  「你是不缺,不過我爹急啊,你又不肯跟我們一起住,只好讓你找個女人照顧你。」

  約莫半年前,他爹在林子山坳下救了受了重傷、奄奄一息的福九,生怕他跟自己大哥一樣錯失救治良機,他爹稍微簡單包紮過福九後,便要他扛著福九沖下山找大夫救他,許是想起大哥過世的事,他爹不忍心見死不救,好人做到底的要大夫一定得把人救活,他爹幾乎花光了家中所有積蓄,買了上好的藥材,好不容易才將福九一條命救回來。

  福九救醒後卻不知自己姓啥名誰,大夫說這是頭受傷後的症狀,也不知何時能好,快的話也許三、五個月,慢的話一輩子想不起來都也可能,沒辦法,只好跟著他們留在山上,做起獵戶。「我不缺女人照顧,要買女人,你自己買好了。」福九一臉不屑。

  「我買女人做什麼?別忘了我有小玉,小玉比那些被賣的女人都好。」阿旺看他一臉興致缺缺的模樣,要是他真的沒買女人回去,老爹不知該怎麼嘮叨了。眼珠子一轉,他想了個法子——

  「要不這樣好了,福九哥,我們來比賽,看是你這一窩白狐狸先賣出去,還是我這頭野鹿先賣出去。」福九不解的挑眉看著一臉賊笑的阿旺。阿文續道:「輸的人就去檯子上買一個女人回去如何?」

  「賭這麼大!」瞧阿旺笑得一臉篤定他所獵得的野鹿會先賣掉,這賊小子,當他不清楚這鎮上酒樓早己先跟他約好了,一會兒便會到市集來取貨,這頭野鹿只是先讓他擺在這裡做做宣傳,讓來往人潮知道他所獵的野味,如果有意買山產活物的話可以跟他預訂。

  「沒法子,我要是不按著我爹的交代辦事,回去我會被他拿著扁擔追著打。」阿旺一邊說著一邊很無奈的解下腰上的野兔,反正就算他打賭輸了,買來的女人還是可以塞給福九哥,怎樣都算完成老爹的交代。

  福九也開始動手取下腰上綁的那些灰鼠毛、貂毛、狐狸毛、兔毛等等的各色毛皮,等著上個月跟他訂購毛皮的貨主來取貨。

  福九將那些毛皮放到麻布袋上擺好,也讓各路來往的人看看他所獵到的野味,如若有看上的,也可以同他預訂,下一回市集交貨。

  沒一下子,上一回跟他訂毛皮、一身穿金戴銀,一看就知是土財主的胖嘟嘟貨主,掮著摺扇滿臉笑容的朝他走來——

  「福九,你怎麼現在才到,這市集一開我可就到了。」

  「陳掌櫃,有點事所以晚了。」福九抱拳稍表歉意,還不是老沈臨出門前羅唆一通害的。

  「沒事,不過為了等你,讓我又多浪費銀子買了個女人回去。」陳掌櫃揮了揮他的胖手後,接過福九交給他的皮毛。

  「女人?」福九銳眸眯起,冷睞了眼陳掌櫃身後那名一身骯髒破亂、頭髮淩亂,畏畏縮縮顯得十分膽怯的女子。

  「是啊,另一邊檯子上已經開始叫賣女人。」陳掌櫃滿意的翻看這些品質十分良好的皮毛。「不錯,我就知道,要買好毛皮找你福九准沒錯,你這些皮毛的質地比那幾個獵戶都好。」

  「滿意就爽快的把尾款付了。」

  「成。」陳掌櫃掏出他的錢袋,將尾款全數算給他,還多給了福九十兩銀子當做是茶水錢。

  「來,我多給你十兩銀子喝個涼的去,這種天氣太熱了,你在這裡別中暑了,下一回我再過來看,我還缺一些狐狸毛跟貂毛,幫我多獵一些。」又瞄了那一窩白狐狸,心底直可惜這福九怎麼不把它們的皮給扒了呢?福九點了點,手上的銀子一文不少,還多了十兩茶水錢,這些皮毛毛色稱得上是極品,再賣到京城各家皮毛鋪子或是衣鋪子,價錢可是連翻好幾倍,也難怪陳掌櫃會大方多給他十兩銀子喝茶。

  既然如此,他也不跟陳掌櫃客氣,便將所有銀子收進自己腰帶上系的荷包裡。陳掌櫃指揮著身後的小廝,趕緊將這些珍貴的皮毛收進箱子裡小心放好,同時跟福九話家常地閒聊著。

  「福九,上回我聽見那個跟你一起來的老頭,不是看見誰家一直娶不上媳婦,最後在檯子上買了個媳婦,讓你也買個女人嗎?今天你來正好趕上,檯子上就在賣媳婦,你去看看挑一個,一個才十兩銀子,便宜得很。」陳掌櫃手中摺扇指著市集另一頭。

  福九不置可否的撇了撇嘴角,「女人,這是非必要物品,也不能剖了剝皮賣了,十兩買一個女人有點不划算。」

  剖了,剝皮,賣了……陳掌櫃跟一旁的阿旺聽到這話差點沒被自己一口口水給噎到,猛吞了下口水後一口氣才順過來。陳掌櫃連忙刷開摺扇用力掮掮風,「福九,這女人不是用來看劃不划算的,女人是用來暖被,用來替你洗衣、煮飯、生孩子、伺候你的。」

  「我不缺人伺候。」一說到女人他就覺得頭疼。

  尤其是那老傢伙,一天到晚在他耳邊念著,要他趁著市集裡有賣女人時買一個回來,煩。陳掌櫃瞧他對女人嗤之以鼻的模樣,又掮了掮扇子,仰頸大笑一聲,「那是因為你還沒體會有女人在你身邊的好處。」

  「不需要。」陳掌櫃手中的摺扇敲敲他的肩頭,又指著另一邊市集,「對了,福九,我上一次提議的事,你考慮得如何?」

  「上山打猞猁?」福九犀利的橫他一眼。陳掌櫃點了點頭,「你們山上那裡的猞猁毛色漂亮,放心,價格上我不會虧待你的,一千兩吧。」

  「我這條命可不只值一千兩。」他鼻腔裡發出一記輕哼。「一件猞猁皮,賣到京城可不只一千兩這個價,少說也得是萬兩。」他也打聽過了,這鹿竹鎮偏僻歸偏僻,消息可不閉塞。

  「呵呵呵,一千兩不滿意我們還可以再商量啊……」陳掌櫃額頭掉下一滴冷汗,暗忖:這福九還真不好糊弄。

  「再說吧。」福九不耐的掮手打發他走人。阿旺一聽到「一千兩」,眼睛瞪大下巴掉下,心疼看著逐漸消失在人潮裡陳掌櫃的胖身影,問著福九道:「福九,一千兩欸,我一輩子都沒見過這麼多銀兩。」

  「沒了命,再多的銀兩也沒用。」阿旺摸摸鼻子,「也是。」福九腳邊這一籠白狐狸,母狐狸跟三隻小白狐狸皮毛白得跟雪團子一樣,十分惹人喜愛,經過的百姓都忍不住停下腳步,圍在籠子邊七嘴八舌的。有的看小狐狸可愛,想要買只回去當寵物,卻被福九拒絕了,他想一次一整窩賣掉,單賣也許有利潤,可他不忍心這窩狐狸母子分開,要就必須一起買。賣不掉這一窩狐狸,大不了他帶回山上自己養。就在福九應付著這些圍觀著白狐狸、慫恿著他單賣的群眾時,另一邊市集靠近檯子的地方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轟」地一聲喧鬧了起來。太遠了也不知道在吵什麼,反正就是一群人嘰嘰喳喳的議論著,然後引來更大的一群人圍觀過去,裡裡外外圍了好幾圈,將那檯子圍得水泄不通。

  「發生什麼事了?」這邊市集頓時空空蕩蕩,福九一愣,眯起銳眸抬眼望過去,只聽見聲嘶力竭的叫賣聲音。

  「一百兩、一百兩,這個漂亮姑娘一百兩就好,一百兩。」

  「一個姑娘一百兩?!不知道是什麼天仙美女要一百兩?福九哥,我野兔子都賣光了,我也去看這個一百兩的姑娘,你先幫我看著這頭野鹿。」阿旺話落下人就跑得不見人影。

  福九看了眼這邊的人潮,全部被那正在拍賣女人的喊價聲吸引過去,看來也沒人會過來看貨物,還是早點收攤,這窩白狐狸他扛回山上養吧。

  就在此刻,突然被強拉到臺上的唐紜簡直無法相信,她還未從自己穿越的震驚中回神,還不能接受自己穿越的事實,竟然就被這牙婆子當成牲口貨物一樣,硬是拉到臺上喊價一百兩。

  這震撼簡直讓她無法接受,又看到圍著她上下掃量的這些漢子,她腦中是一片空白。這一百兩一喊出來牙婆子就後悔了,這群泥腿子哪個買得起?

  自己當時真是鬼迷了心竅,在路上看見一個婦人吃力的把一身是血的她從山坳下拖上來,她一看這女人長得標緻,美得讓男人流口水,就花了三兩銀子跟那婦人買下她,想回頭賣給給青樓老鴇。

  結果一看到前面的人多,匆忙之下就把她拖出來,腦中直覺反應一出口喊價就是一百兩,現在要叫這女人退回後面待著去,自個兒也下不了臺,不如咬著牙死喊這個價,說不定真有金主開價。

  「一百兩、一百兩,漂亮的姑娘一百兩,買回去擺著看都開心,有沒有人要,有沒有人要啊,快出價,出價晚了我就把她拉到下個村賣給青樓了,到時你們就只有後悔的分了。」

  「便宜點,牙婆,太貴了,你看她還是個腿殘的,腳上受了傷。」一名有意買唐紜回去的漢子扯著嗓門討價還價。

  「便宜點可不成,你沒看到她長得跟天仙一樣嗎?」

  「她腿受了傷,包紮成這樣,看來傷勢可不輕啊,青樓老鴇也不是傻的,會出一百兩買一個瘸腿的?你不便宜賣,我們沒人買,你就虧了。」

  聽著他們你一句、我一句的喊價,唐紜整個腦子嗡嗡作響,腦海裡不斷出現一個聲音告訴她:跳,跳,快逃,他會救你的!他?他是誰?腦中那個聲音又是誰?

  不過沒有那聲音,唐紜也知道自己不逃不成,不逃,她下半輩子會十分淒慘!她閉起眼睛用力再睜開,甩開腦海裡不斷出現的聲音,用力往檯子下方一跳,整個人跌倒在地,腳上的傷口傳來撕心裂肺的疼痛,讓她疼得幾乎站不起來。

  可腦海裡那聲音又傳來:快站起來,快逃!她咬著牙撐起身體,死命推開圍觀人群,拐著腳向前吃力的跑著。

  「你這死賤蹄子,竟敢給老娘逃走,還發什麼愣,還不快給我追!」牙婆子對著一旁的手下吼著。唐紜一拐一拐吃力的不停跑向前,突地,眼前——

  個壯碩身影自轉彎處冒了出來,她來不及停下腳,迎面撞了上去。

  在撞上這男子的瞬間,唐紜不知道為什麼,本來懸在眼眶裡的淚珠莫名其妙地撲簌簌掉落,不是心傷不是委屈,是一種打從心底開心放心的情緒,不論她怎麼想阻止眼淚繼續掉,但淚水就是不聽使喚的不停奪眶而出。

  顧不得自己為何會在看見這男人時眼淚掉個不停,她拉著對方的袖子,淚如雨下的哭喊著,「拜託,救我,救我,我不要被賣掉,我不是她買來,我不是奴隸……」

  肩上扛著野鹿、手裡提著一籠白狐狸的福九,擰著眉頭低頭看著這個撞上他,接著抓著他不放,哭著求他救她的女子。

  看著她淚眼婆娑、緊張惶恐的臉蛋,一股熟悉的感覺無來由的湧上心頭。

  「賤蹄子,你再給老娘跑啊!」追上來的牙婆子一巴掌就往唐紜臉上轟去。

  這一巴掌下去,唐紜整個耳朵嗡嗡嗡的響,根本聽不清楚牙婆子說的是什麼,掄著髒兮兮的衣袖擦拭著不停落下的眼淚,含著眼淚咬著下唇,依舊淚眼汪汪的看著不為所動的福九。

  「你這賤蹄子,你以為這個窮酸漢子有錢買你嗎?你今天要是沒賣出去,今晚老娘就給你一頓好看!」牙婆子撩起裙擺抬起腳就往她踹去,解氣後扯著她的頭髮要將她拖回檯子上。

  「救我……」福九那雙犀利精悍眼眸在她被扯離時與她那傷心欲絕的眼神對上,銳利眼眸倏地一眯,目光變得有些迷惘,直看著唐紜那雙帶著水霧憂傷的眼眸,心底瞬間像是被什麼刺到一樣,一陣刺痛鑽進心窩,那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揪心感讓他十分難受不舒服。

  看著這牙婆子兇狠殘暴對待這姑娘,一團怒火便不由自主地竄上,又聽到牙婆子這樣警告那姑娘,整個人火氣不禁湧上。

  「站住!」福九氣勢凜然的命令。牙婆子轉身看著福九,「怎麼,你想買下她?一百兩。」

  「你有她的賣身契嗎?」福九向前拉過唐紜,詢問牙婆的同時怒聲警告,「她說了她不是奴隸,非法買賣是要下到大牢裡去的!」

  「呸,老娘我有賣身契!」牙婆子往一旁吐了口痰,自衣襟裡扯出一疊賣身契,從裡頭挑出一張,「這裡!」

  唐紜看到那張賣身契上的畫押,用力的搖頭,「不是,陳阿花,那不是我的名字,我叫……我叫冷輕嫣,不叫陳阿花!」

  冷輕嫣?!這名字很熟悉,像是在哪裡聽過……福九皺著眉頭想。

  一群本來圍在台邊看女人的百姓,紛紛轉移戰場圍著福九、牙婆子跟唐紜三人,繼續看熱鬧。

  本來是要來看看是誰這麼大膽,敢跟這個打手很多的牙婆子拍桌叫板的,一看見是福九,紛紛「唷」了聲點了點頭,原來是他啊,難怪。

  福九並不是他們鹿竹鎮的人,他從哪裡來更沒有人知道,只知道四個月前,他開始跟住在山上的老沈父子一起來到市集,賣他們打到的獵物跟皮毛。

  由於他們所捕到的獵物都是極為珍貴的山產,尤其是福九他硝制皮毛的手藝高超,整張卸下的皮毛非常完美,因此名氣很快打開,鎮上的人多少都認識他了。

  「這上頭的手印是她不會錯的吧!」聽到她說出自己名字,牙婆子心虛的指著賣身契上的手印吼道。

  「我當時受傷昏迷了,剛剛才在臺上清醒過來。我看這是她趁我昏迷期間抓著我手蓋印的,並不是我自願,那名字也是她隨便取的。」唐紜反駁。

  「你們兩個各說各話,依我看,還是去衙門吧。」

  「我有辦法證明牙婆子說謊,我識字,我會寫自己的名字,看筆跡就知道是誰說謊。」唐紜火速在黃土地上寫下「冷輕嫣」三個字。

  想來這名字是屬於身子原主的,剛剛情急之下,腦中閃過這個名字,她便喊了出來。

  福九表情嚴肅地看著臉色不太好的牙婆子,「這上頭陳阿花的畫押明顯就不是她自己簽的名,你怎麼說,要不你還是跟我到衙門跟官老爺說吧。」

  「這……我也是受害者,我跟一個婦人用三兩買她的!」她做非法買賣人口的事情還會少嗎?一進衙門她就別想出來了,牙婆子連忙招了。

  「給你兩個選擇,一是放過她,二是上衙門,自己選吧。」

  「可是我花了三兩銀子,這一路上怕她死了又找大夫給他療傷,加上吃的用的,少不得也要花上幾十兩,嘖,這年頭看大夫可貴著呢,這些都是錢啊,總不能讓我賠本吧!」

  一看這男人就知道是不好惹,算她倒楣,可是,也不能讓她賠錢啊。

  福九將手上那籠白狐狸丟到牙婆子腳邊,「這幾隻狐狸你拿到縣城去賣,夠抵得上你的醫藥費。」

  「你真的要用那籠狐狸要換這個女人?」牙婆子貪婪的目光又落到他肩膀上扛的那頭野鹿上。

  一旁看熱鬧的阿旺馬上沖出來,搶過福九肩上扛的野鹿,對著牙婆子怒喝,「這頭野鹿是我的!死牙婆,你別不知足,還想打我的野鹿的主意,識相點提著那一籠狐狸就快滾!」

  「白狐狸可是十分稀有珍貴,活物在縣城少說可以賣到幾百兩,到京城這價錢更是能翻上幾番,上千兩都不成問題,比你喊破喉嚨在這邊賣人來得划算,識時務就提著狐狸走,不肯,我們就衙門見。」福九表情冷硬,絲毫沒得商量。

  牙婆子目光泛青,一雙貪婪的眼不停的打量著這籠白狐狸。這魁梧的漢子說的不錯,京城那些名門千金們最喜歡養這些活物當寵物了。

  這一籠白狐狸好生照顧的話,到京城後叫價到二千兩都不成問題,賣籠白狐狸比她扯破嗓子賣這些賤蹄子來得省事多。

  一旁看熱鬧的人便開始起哄,「牙婆子你就賣了吧,這個女人長得是不錯,可你看她瘦的,能幹多少活啊。」

  「就是,你看她一身是傷,說不定是個瘸子,這腿上的血一直流不停的,弄得不好明天一早就翹辮子了,你現在沒賣掉明天死了,虧得就不只是——

  百兩而是一千兩,我看你就答應吧。」

  牙婆子皺眉想了想,這些漢子說的沒錯,萬一這賤蹄子晚上死了,那她不是雙頭賠錢?不成!這一籠狐狸就算拿到縣城賣都夠本,若能把狐狸帶到京城賣,那就更是賺翻天。

  牙婆子心底做出決定卻還是裝腔作勢的揮著手,「不成、不成,我虧太多,再補點、補點,好歹不能讓我賠醫藥費。」

  這牙婆子真是貪婪。福九懶得跟她糾纏,將方才陳掌櫃給他喝涼茶的十兩銀子丟到她腳邊,定定盯著牙婆,一副你愛要不要的樣子。「十兩,沒了,隨你愛要不要,不要的話我們到衙門去。」牙婆子也知道見好就收的道理,撿起那十兩銀子,提起那籠白狐狸道:「好吧,就看在你這麼有誠意的分上就便宜你了,這姑娘就用你那籠白狐狸跟這十兩銀子換了。」

  唐紜怔愣看著轉身離去的牙婆子,心裡五味雜陳,她本以為自己死定了,頓時有一種逃出生天的感覺。

  福九蹲下身,定定的看著眼眶裡還帶著淚,一臉錯愕茫然的唐紜,看著她這無助的模樣,不知怎地,他心頭不自覺的浮現一種近乎心疼的感覺,他不解。看著她,福九覺得自己好像該說點什麼,下意識的便說了句,「別怕,跟了我以後,不管遇到什麼事,我都會護著你。」

  這話一說出口,福九就後悔了,養一個女人跟養一窩狐狸可不一樣,只是怎麼也收不回己說出的話,算了,就當做順了老沈那傢伙的願,買一個女人回去好了。

  不知怎地,當唐紜聽到福九說「跟了我以後,不管遇到什麼事,我都會護著你。」這句話時,她竟然喜極而泣,開心的猛點頭直說好。

  「小心,慢點,你的腳受傷十分嚴重,還好福九及時將你帶來醫館醫治,我家老頭說了,你這腿再晚個半天就廢了。」醫館葉大夫的太太扶著唐紜小心的跨過門檻走到院裡。

  唐紜臉色發青的用另一隻受傷較輕的腿,支撐著全身重量,慢慢跨過門檻,「嗯。」這一跨出門檻便看到,手裡拿了包東西、肩膀上背了張竹椅,剛好從外頭走進醫館院子的福九。

  「福九,你回來得正好,事情都辦好了吧。我跟你說,唐姑娘的腿剛包紮好,你要小心,記住這幾天不可以碰到水,保持傷口乾燥,不小心照顧,姑娘家的腿就廢了,你可得多注意。」

  葉太太叨叨絮絮的跟正將背後竹椅拿下的福九交代,同時拿下掛在手腕上的幾包藥材放到石桌上。

  「在下知道,有勞葉大夫跟葉太太。」

  福九自衣襟裡取出荷包,從裡頭拿出幾塊碎銀交給葉太太後,接手唐紜並小心的將她扶坐到竹椅上,又將那幾包藥包掛到竹椅邊上。阿旺把野鹿賣了後,說要給老沈打兩壇酒,同時給他未來媳婦小玉買塊布做衣裳,先走了,走之前還吃吃笑著,說是沒他這個礙事的,他跟他的小媳婦兒可以在路上培養培養感情。

  唐紜還弄不清楚他要做什麼之際,只聽見他喊了句,「抓好。」

  而後她連人帶椅的懸空而起被他背在身後,他隨即又交給她一把繪著荷塘風情的油紙傘,語氣簡單俐落。

  「熱,撐著。」

  「謝謝。」沒有想到看起來像個大老粗的福九竟有這麼細心的一面,這讓唐紜有些意外。

  「還有,拿好。」他反手將方才手裡拿的一包物事交給她。「衣服,你的。」

  唐紜詫異的看著這包只,沒想到竟然是她的衣物!

  「福九,記得每四天帶唐姑娘下山來讓我家老頭檢查。」葉太太送他們出醫館,生怕福九忘記似的又再次叮嚀,「這藥包一天要熬兩包,記住。」

  「唐姑娘?」福九這回才聽清楚葉太太叫她什麼。

  唐紜趕忙點頭,小聲解釋道:「是的……你知道的,剛剛葉大夫也說了,我暫時無法恢復記憶,我想著,聽那牙婆子說我是從山坳下被撿來的,也許我不是出意外而是遇上什麼危險,不如換個名字比較安全……」

  福九點了點頭,也沒多說什麼。

  「以後……你就叫我唐紜吧……」

  福九再點了點頭,向葉太太稍稍頷首後,便背著唐紜離開醫館準備回山上去。

  葉太太看了眼漸行漸遠的福九背影一眼後,撩著裙子正要進入醫館,便有三名看起來不像鎮上或附近山坳居民的男子上前打探。

  「這位夫人,跟你打探個人,那個福九是這附近的人嗎?」其中一名身穿藍色短褐,留著落腮胡的男子指著福九消失的方向問。

  葉太太皺眉狐疑的貓了他們三人一眼,警覺性的問著,「你們哪裡人?問這麼多做什麼?」

  「那位福九有可能是我們一直在找的人,因此跟夫人打聽打聽。」

  「不知道。」葉太太一口不知道便轉身進入醫館,不打算理會這三人。

  這三個人一看就知不是善類,說得好聽是他們在找的人,誰知道是不是搶匪。

  她可沒這麼傻告知他們福九回去的路線,要是他們是搶匪,半路攔截福九,那她豈不是罪過?

  不過……說也奇怪,前些天聽她家老頭說,也有些談吐很有禮貌的人在找人,雖然沒有指名是福九,但聽那些人的描述跟福九挺像的。

  這福九該不會是在山上打獵無意間惹到了什麼大戶人家,派打手出來尋仇吧,下回福九到醫館來時得要提醒他小心些才是,山上那老傢伙可是受不了再一次失去親人的痛苦。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二章 上山打猞猁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三章 送間鋪子贏芳心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四章 福九死了?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五章 威赫大將軍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六章 同是天涯失憶人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七章 烤肉金桔立大功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八章 情敵見面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九章 福九,是你?!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章 白眼狼露馬腳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一章 四角關系不容易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二章 有緣無分,你要幸福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三章 男子漢說裝病就裝病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四章 搶親聖旨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第十五章 冤家變賢婿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尾聲 幸福如此簡單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全書完】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後記:人生,偶爾就是會當機的嘛

  不知道各位親愛的讀者有沒有一種經驗,就是要做或是講一件事情時,突然間一個轉頭竟然忘了,不知道自己要找什麼或是說什麼。

  蒔蘿發現自己最近很常出現這問題,瞬間不知道自己要幹麼,就像電腦冷不防地當機,滿腦子的問號。

  舉例來說,這本《必娶十兩妻》稿子終於0K,當美人魚編寫信來跟蒔蘿說要交後記時,我還愣了下,後記,後記是什麼?

  對著螢幕發呆好幾秒怎麼也想不出來,只好去把出版的書拿出來翻了翻,唷,這下總算想起來了,原來是叫蒔蘿話家常說一下近況之類的。

  然後又想起,之前我早有寫下一些記錄,能拿來寫後記的事情,只是當把電腦的檔案夾一打開,蒔蘿的腦袋瞬間又當機了,對著螢幕發呆……我要幹麼?

  怎麼也想不出來我是要找後記的記錄,直瞪著螢幕三分鐘,還是想不起來,只好又把檔案夾關了,直到半夜才驚呼一聲,「啊,我開檔案夾是要找後記……」

  當下蒔蘿真的覺得有三隻烏鴉在頭頂「嘎、嘎、嘎」的飛過。

  說到這一本《必娶十兩妻》,蒔蘿感覺真是一本血淚史,能夠寫完蒔蘿真覺是奇跡。

  其實有好幾次蒔蘿都想放棄不寫了,想任性的打電話給美人魚編問她說我可不可以「自宮」……可是,沒膽!

  因為家中之前發生大事,美人魚編知道事情經過後也馬上同意讓我延期交稿,要我好好的寫不要趕,美人魚編都這麼照顧我,怎麼可以讓她失望呢,想了想,便收拾心情繼續寫稿。

  可是到了第二次交稿日進度還是嚴重落後,我要是再跟美人魚編說可不可以再延或是自宮,我想美人魚編大概會馬上把我叫去公司「好好聊聊」吧其實這本《必娶十兩妻》剛開稿時,蒔蘿的心情是非常開心的,還去了一趟三天兩夜綠島行,那三天每天騎著摩托車在綠島上賓士,欣賞綠島海岸美景,享受綠島風情,浮潛觀看珊瑚礁,泡海底溫泉,還有好吃的特產、美食,累了就回民宿休息睡覺,醒了騎摩托車再出去晃,玩到幾乎不想回來寫稿了。

  第三天下午依依不捨的從綠島搭船回來時,還跟家人說:「我們明年再來,明年再住久一點。」

  可惜事與願違,是樂極生悲嗎?生活過得太輕鬆自在了嗎?蒔蘿也不知道,就在寫稿寫得正歡快,劇情進入第八章後半段時,所有事情發生得讓人措手不及,家中親人接二連三發生幾件非常重大的事情,生病,住院,開大刀,受重傷。

  蒔蘿忙著照顧他們忙得分身乏術,又要抽出時間寫稿子,常有力不從心的感覺,也因為這些事情嚴重影響到蒔蘿寫稿的心情跟創作靈感,當然還有進度。

  當時第一次交稿,從美人魚編那裡聽到徐姊看這本稿子還誇獎了下蒔蘿有進步,該注意的細節都有注意到,劇情也不錯等等,可是怎麼到第八章後就「掉鏈子」?

  還好最後沒整本退稿,而是後半段重寫。

  美人魚編也跟蒔蘿討論了後面劇情,給了我不少建議及疏忽的重點,幫蒔蘿度過瓶頸,這才能讓嚴重拖稿又掉煉的我順利完成這一部作品。

  在重新修改寫後半部劇情時,家人的身體狀況也逐漸康復之中,焦急心慌的心情也差不多恢復正常了,所有事情都回歸原來軌道,心情好了,靈感就來了,而且還能提前交稿。

  真的是很感激公司的體諒跟美人魚編的意見與幫忙,也希望各位讀者會喜歡這本《必娶十兩妻》唷,我們下一本書見。




★╮好睇╭☆ www.happyfunnyland.com ★╮好睇╭☆
起得比雞早 睡得比貓晚 干得比牛多 吃得比豬差

TOP

Thanks

TOP

謝謝

TOP

UK Fashion British Fashion UK Fashion New Arrivals British Fashion New Arrivals UK Fashion Tops British Fashion Tops UK Fashion Skirts British Fashion Skirts UK Fashion Dresses British Fashion Dresses UK Fashion All-in-One British Fashion All-in-One UK Fashion Sale British Fashion Sale